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医神王妃不好惹

医神王妃不好惹

天火流星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国际顶级医神梦凝夕穿越了,一觉醒来之后,她居然穿成了人人嫌弃的古代废柴大小姐。原主跟她同名,生母早逝,渣爹不疼,继母当家,满脸毒疤。为了替原主报仇,梦凝夕步步为营,扮猪吃虎,一路打脸虐渣,还收留了一个天仙美男,很快便把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她一直以为秦渊殇是个家世普通的小白脸,谁成想,他居然是当朝摄政王!

主角:梦凝夕,秦渊殇   更新:2022-07-16 00:4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梦凝夕,秦渊殇 的女频言情小说《医神王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天火流星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国际顶级医神梦凝夕穿越了,一觉醒来之后,她居然穿成了人人嫌弃的古代废柴大小姐。原主跟她同名,生母早逝,渣爹不疼,继母当家,满脸毒疤。为了替原主报仇,梦凝夕步步为营,扮猪吃虎,一路打脸虐渣,还收留了一个天仙美男,很快便把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她一直以为秦渊殇是个家世普通的小白脸,谁成想,他居然是当朝摄政王!

《医神王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庆元三十一年,京都一处寺庙。

月朗星晴的夜晚,月光如水泻落,天边乌鸦飞鸣,显然格外阴森。

梦樱蓝端着蜡烛俯视着躺在地面上,半天不见动静的梦凝夕,“这个废物终于死了,我才是那个可以嫁给三皇子,有幸成为恭婧王妃的至尊无上的女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得让人惊心,极其震耳。

好吵。

真的好吵。

梦凝夕脑袋嗡嗡作响,涨涨的,仿佛被钞票填满,她睁开清澈如水的眼眸,只瞧见周围的人穿得稀里古怪的,好像是汉服。

这些人是在拍电视剧吗?

“你们是谁?”梦凝夕匪夷、满腹的疑虑,抬眸打量四周。

梦樱蓝面色一僵,陡然恐惧的躲在一旁柱子背后,浑身都在瑟瑟发抖,明显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就怕鬼敲门。

梦樱蓝惶恐:“贱人,不是死了吗,难不成诈尸了?”

“贱人,你才贱人,你全家都是贱人!”

梦凝夕虎躯一震,她可是23世纪,国际顶尖的医神,梦凝夕。是也!

她记得她刚刚不是在实验室里研制新型药剂吗,结果她意外加错了一样东西,导致药房大爆炸,怎么眼睛一闭,一睁,就出现在这里了,难不成她穿越了?而这具身体的原主是被活活打死的!

她往身体一瞧,布满了棍打的痕迹,肌肤上伤痕累累,没一处完肤。

梦樱蓝猛然抬头,面色阴冷:“你别以为你装魔作怪,本小姐就可以大发慈悲的放过你,本小姐今的就告诉你,只有你死了,本小姐才可以替你嫁给恭婧王,成为名正言顺的恭婧王妃,为了本小姐的终身幸福,你今日必死无疑!”她眼眸里皆是毒辣。

为了一个男人?这样真的值得吗。

狼人,绝对的狼人。

“不就是个男人吗,你若喜欢,送你就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呢?”梦凝夕不怒反笑。

“小姐,别听她废话!”丫鬟嚣张跋扈,皆是挑衅。

“好,我们废话就少说了,杀了她。”

梦樱蓝勾了勾唇角,将小刀递给丫鬟。

“是!”

丫鬟冷笑,逐步朝梦凝夕走近,眼神满是较劲的犀利。

杀了这个废物小姐,相信她家小姐一定会好好的犒劳她的。

她可是未来恭婧王妃的贴身侍女,到时候吃香的、喝辣的,不都由得她!

丫鬟一脸凶神恶煞,拿起小刀刺来。

“你去死吧!”梦凝夕并没有闪躲,一脚就踢在了丫鬟的腹部,丫鬟被重力的踢飞摔地。

“扑通……”一声。

“啊,我的肚子,我肚子好疼!”丫鬟脸色陡然一白,手腕一僵,直捂着腹部厉声惨叫。

梦樱蓝大惊失色,一时之间,也是被吓得赶忙退了几步。

这时的梦凝夕,自然是知道此地不易久留,她趁机跑了出去。

“追,给本小姐杀了那个贱人,本小姐死要见尸,活要见人!”梦樱蓝怒气冲天,急得跳脚,三魂七魄怒极了。

她今日之前就已经做出了决定,就是要了梦凝夕的性命,这下让她就这么跑了,让她怎么甘心得了!

丫鬟小厮们各各举着火把追逐着梦凝夕。

梦凝夕危在旦夕之际,搜了一下脑海中的记忆,确定的对方的身份,正是原主同父异母,庶出的二妹妹,自幼就开始欺负原主。

既然她现在都已经是这个身体的主人了,那么伤害过原主的人,她都会一一讨回来的!

看着后面追逐的人,她眼前又是一片湖泊,眼下她治好跳湖借水躲藏。

幸亏她在现代的时候有学过游泳,现在派的上用场了!

她在湖水当中,游着游着就撞上了一个僵硬的东西,这个东西软中带硬,她不知道是个什么鬼?

这大湖泊里不会有鳄鱼吧?这么吓人!

“噗嗤。”

梦凝夕抬起头颅,冲出水面,水花四溅,却刚好和一双宛如星辰的眸子对上了。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白皙的皮肤,漂亮的五官犹如刀刻一般,长眉如剑,双眸如星,鼻如悬胆,一头黝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颀长的桃子树花眼,布满了柔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精致到没有丝毫半点瑕疵的俊颜上布着颗颗晶莹剔透的水珠,碎发滴落着水滴,性感的薄唇也是。

这张神低的俊颜,只要一眼就无法忘却。

“妈妈……是天仙美男咦!”

梦凝夕整个人犹如遭雷劈般僵在原位,她这是沾了什么桃花运,她才刚穿越过来就遇到这么个极品美男。

真的是……她太喜欢了!

梦凝夕垂眸直勾勾的看着秦渊殇赤裸的上半身,只见古铜色的肌肤,流线型弧度肌肉,肤色清然白洁,气若浮云,身形挺昂,还有那突出的性感喉结。

完了。

完了完了!

她赶忙捂住口鼻,脸上火烫火烫的,她可以感觉得到她要喷鼻血了。

“放肆!”男人冷冽如冰的嗓音低扬,一把就推开了梦凝夕。

“踏、踏、踏”带着火苗的脚步声逐步靠近。

梦凝夕知道是抓她的人追上来了,她下意识就把秦渊殇一同拉下湖里一度潜水。

要是被那些人捉到,恐怕性命难保!

眼看性命攸关,她只能如此。

湖水灌进他的口鼻,呛进喉管和呼吸道,秦渊殇身体上的原因,他感到窒息,他要往上游,慌忙之际,梦凝夕吻上了他的薄唇,给他灌输氧气,免得露馅了。

白日不可宣淫,可却是在晚上。

直到那火苗消失之后,两人浮出水面,男人双眸微沉、以及眸底一闪即逝的杀意。

“女人,你做了什么?”秦渊殇使劲的擦试着嘴唇,目光中似不屑、似讥嘲。

他是摄政王,亦是最受宠的皇子,未来皇位的继承人,向来不近女色,人人畏之,梦凝夕是第一个胆敢趁机轻薄他的女人,真是该死的!

“没看到吗,我刚才是在救你,不然你早就溺水而亡了。”

梦凝夕冷哼一声,就要上岸,谁知一把冰寒的长剑就持到了她的脖子上。

她心尖慌了一下,她才穿过来这个时空不久,她可不想这么早就挂掉了!

“该死的女人,轻薄了我,就想走?”秦渊殇目光狐惑、沉冷。

“这位大侠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有话好好说,我现在还不能死,我知道你身上有蛊毒,我可以治好你!”

梦凝夕纤细的指尖缓慢的移开长剑。

“你是怎么知道的?”

一股杀气袭来,长剑再次持到梦凝夕脖子上,这回梦凝夕不敢轻举妄动了,她伸起双手以表投降。

“帅哥,请听我解释,我不是奸细,我真的可以治好你,只要你不杀我,你看如何?”

“……”秦渊殇闷哼。

他身患蛊毒的这件事情,无人能医,被他隐瞒下来,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

他今日会出现在这荒郊野外,无非就是听说这块湖的水对他身上的蛊毒有奏效,他便来试一试。

谁料遇到了梦凝夕这个该死的女人。

气得他都要吐血!

“你别乱来,千万别乱来,我告诉你吧,我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梦凝夕,我说话一言九鼎,到时候我若治不好你,你再杀了我也不迟。”

他拿着刀,算他厉害!

不然她可没这么听话。

“……”秦渊殇嘴角微勾起孤度。

一个小女人说可以治好他的蛊毒,有点意思。

“你别在犹豫了,来吧来吧!”

梦凝夕抓住秦渊殇的大胳膊就往岸上拽。

她看得出来秦渊殇身上蛊毒很快就要发作了,她要尽快处理。

以她的医术,就连快要踏入地府的病人,她都可以抢救回来。

秦渊殇也察觉到了他身上蛊毒的发作。

眼看局面也只能先赌一把了!

岸上,秦渊殇只穿着古代人的亵裤,正面坐立在梦凝夕的眼前。

空气中暴露的是他刀枪不入的胸膛、冷白皮神低般的俊颜,精致无缺的轮廓,身上布着晶莹剔透的手珠,小麦色的肌肤很是耐看……

“女人,你看够了没?”男人一脸嫌弃,他在怀疑眼前的这个真的是个女的吗,怎么这般不知廉耻。

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

胆敢这般直勾勾对视与他。

“哦,看够了。”梦凝夕沉默,她要尽量控制住她的欲望。

眼前的这个男人何止是个欲,简直是情欲。

好在智能医疗包也跟她穿越过来了,算是她的金手指。

不然这个男人恐怕又要丧失病狂,非要了她的小命不可!

她可是很惜命的。

梦凝夕拿出一排银针,一根根扎在了秦渊殇光溜溜的胸膛肌肤上,她对着的穴位可是精准无疑。

秦渊殇紧闭着双眸,额头直冒冷汗。

最后三针银针就是扎在了秦渊殇的头顶,秦渊殇闷哼。

很快梦凝夕便按着顺序将银针一根一根的拔了下来。

拔下之后,银针变黑。

梦凝夕蹙眉,从医疗包里拿出了一瓶丹药,取下了一颗药丸,塞进了秦渊殇的嘴里。

“你刚给我吃了什么?”

秦渊殇如夜鹰般的眸子充满了警戒。

“解药。”梦凝夕蹙眉浅笑、简单粗暴。

“……”

秦渊殇摸了摸身上,明显的好转,这个女人并没有骗他。

“你身上的蛊毒被我除去了,你打算怎么报答我?若是实在太感动,可以以身相许,本姑娘乐意着呢?”

梦凝夕蹙眉一笑,想套路秦渊殇,或者是说在调戏秦渊殇。

“你……”秦渊殇剑眉星目,亦要拔剑的动作。

“别别别,大人有大过,别跟我这个小女子计较,我觉得跟你开玩笑呢,我们现在算两清了,有缘无缘,日后再见。”

梦凝夕纤细的玉手提裙摆,便快步加鞭的溜了。

区区一个弱女子,他只是吓唬一下,就这么跑了,这女人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梦凝夕慌忙离开的意外掉了一个玉镯,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

秦渊殇捡起玉镯,宛如星辰的眸子直视着玉镯。

“看来,我们很快就会又见面了。”秦渊殇魅惑的一笑。


梦凝夕顺着记忆回到了将军府,她居住的屋子里,这屋子破旧得很,不像是给小姐住的。

可却事实确是如此,谁让原主是大名鼎鼎的废材丑女。

月色这么朦胧,她困意泛起。

事到如今,她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将就一下了。

第二日一早,鸟语花香。

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啪啪啪……”很快房门被重力敲响。

“梦凝夕,你可让老奴好等啊你,这都什么时候了,既然还敢给老奴睡懒觉,真是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妙嬷嬷沉着怒火一语双关道。

“滚!”梦凝夕怒喝。

她听得出是不速之客,既然是不速之客,那么她就不客气了。

这么大清早的,敢打搅她的美梦,真是就是吃了熊吃豹子胆了!

原主好歹也是个小姐!

“好啊你,胆敢这般恐吓本老奴,若是让夫人知晓了,割了你的口舌不成!”

妙嬷嬷怒诉一声,直连踹门。

“碰、碰、碰”杂音再度响起,她要让梦凝夕不得安宁!

她可是唐氏身边的妙嬷嬷,如今夫人掌家,全府上上下下除了将军,就是夫人说了算。

她岂能噎下这口闷气!

梦凝夕知道她的好觉睡不成了。

梦凝夕逐步开门,一双锋利透露着冷意的寒眸:“你有事的话,直接说便是,我可没功夫跟你废话!”

遇到专门碰瓷的,她更应该果断一点。

当妙嬷嬷看到梦凝夕的时候,眸眼间懵了一下。

这是错觉吗?

无论是气质上还是言语上,怎么感觉换了一个人,唯独她脸上的那道疤,除了她,没有别人。

“呢……这是扫把,如果不想挨揍的话,老规矩,去夫人院子里扫地!”妙嬷嬷满面凶煞,肆无忌惮的将扫把丢在梦凝夕瘦如干柴的身上。

这跟仗势欺人又有何区别呢?

现在的梦凝夕可不会迁就她无作非为!

“哦?是吗,你们夫人看样子是很缺奴婢,那要你们这些奴婢干什么吃的!”

梦凝夕宛如狮子吼一般怒道,伶俐剔透,令妙嬷嬷意外颤颤发抖。

既然要替原主复仇,自是要循循来之才最有意思。

反正曾经伤害过原主的,她们一个都逃不掉!

“你可知道老奴是夫人的人,你胆敢这般肆意妄为的恐吓老奴,今日老奴要是不替夫人教训一下你这个野种,都看你要上天了!”

妙嬷嬷边说怒斥梦凝夕,一把就抓起一个棍子就往梦凝夕身上打。

一口一个夫人,不就是个继母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还未触碰到梦凝夕任何毫毛,梦凝夕一把掐脖子,老奴满脸通红,喘不过气来。

梦凝夕抬眸冷笑,“嗯哼,告诉我,谁是野种?”

她越掐越狠,面对这些吃软怕硬的人,她更应该这样!

妙嬷嬷蹙眉,脸色难看凝重,她喘不过气来:“老……老奴是野种,求大小姐……大人有大度,放过老,老……”

她慌忙求饶,面对死亡谁能不畏惧?

“知道就好,还不快给本小姐滚出去!”梦凝夕讥笑,一把就松开了妙嬷嬷的脖子,妙嬷嬷失力摔倒卧地,蛮荒咽了咽口水。

活着真好!

“是是是!”

老奴没反应过来,屁颠屁颠的慌忙撤退了出去。

她真不知道这个废物小姐怎么了,今日怎会变得如此丧失病狂。

还是之前那个胆小如鼠,任人掐圆捏扁的废物大小姐吗,怎么今日一瞧,无论是气质什么还是语气方面,就宛如换了一个人一般。

她觉得有必要将此事告诫给唐氏。

没过一会,一个十五、十六岁的女孩走了进来,“小姐,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花颂还以为小姐出了什么三长两短……”

说完并扑到了梦凝夕的怀里,泪水濡湿了眼眶,湿了眼角,羽睫微润,温热涌上双眸,清泪涟涟,一行清泪滑下,一滴晶莹陨落。

“你先别哭,你家小姐不是没事吗,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

梦凝夕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瓜,她这人最不懂的就是安慰人。

她是原主的贴身丫鬟,自幼就陪同在原主的身边,是和十分护主的丫鬟,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欺负原主。

“小姐没事就好,你应该饿了吧,要是有什么吩咐跟花颂说就是,花颂一定会尽力而为的。”

花颂擦干泪痕,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梦凝夕微微含笑,柔声道:“我现在还不需要什么尽力而为,我有点饿了,你给我烧点东西吧。”

对原主好的人,她不会亏待的。

“嗯嗯,不会让小姐久等的。”

花颂有察觉到她家小姐只不过是消失了一个晚上,今日一见,变化太大了。

论气场上还是语调上,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不像之前那个胆小如鼠,见人就躲的小姐了。

不管是不是真的?她都会永远站在她家小姐这一边。

花颂刚离开屋不久,耳边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秦翰城踱步走到梦凝夕的面前,坐在她的身边,“梦凝夕,近日过得可安好?”

他是恭婧王,是个整天沉迷于酒色的三皇子,和原主有一纸指腹为婚的婚书。

“找我何事?”梦凝夕冷哼一声,很是不屑。

梦凝夕可是知道,这位秦翰城也不是省油的灯,这些年来,伤害原主的事情可没少做。

就知道喝酒施暴的男人,简直就是一条狗。

“看到本王别这么紧张,本王今日无非就是给你送点丰盛的食物,不然怕本王的未婚妻饿着了。”

秦翰城说罢,就将盒子里的奢侈食物都一样样拿了出来,摆在梦凝夕的眼眸前。

大鱼大肉的味道弥漫在整个屋里,梦凝夕也不经咽了口水。

她这么一大早,她还没有任何的进食呢,现在饿得不行。

如果她没闻错的话,这些饭菜是没有毒的,只有那炉酒里有毒。

“呵,那多谢三皇子,那本姑娘就不客气了!”

她拿起碗筷就吃了起来,只要她不碰那炉酒就没事。

秦翰城这趟来是不会让她轻易蒙混过关的。

“本王今日是想同你喝杯交杯酒。”

秦翰城倒了两杯酒水,一杯递向了梦凝夕,一杯留给自己,他目光阴冷。

梦凝夕闻了一下酒水,里面下的是致命的剧毒,只要一口就算天皇老儿来了都救不了!

她医学常识,大有用途。

“谢王爷!”

梦凝夕浅笑,直接当面倒掉了酒水,地面上浮出毒酒泡沫。

见此,秦翰城咬牙切齿,“你个丑八怪,别不吃好歹!”

“婚期快要临近了,三皇子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杀掉我,果然最毒不过妇人心!”梦凝夕讥笑,更多是嘲讽。

原主很好上手,可是想伤害她,估计会比登天还要难!

“今日本王都已经来了,心意如此,你若不领,那可由不得你!”

秦翰城冷哼一声,愤怒的掐住梦凝夕的下巴,亦要强灌毒酒。

他瞪直了眸子,嘴角渐渐的泛起一抹笑意,她今日必死无疑!

梦凝夕狠狠的踹了秦翰城下身一脚,瞬间秦翰城面色涨红,赶忙的捂住他的下身。

“砰!”

重力摔了酒杯,鲜酒四溅!

“啊啊啊!胆敢伤本王命根,来人,给本王杀了她!”宛如杀猪蹄般的惨叫声遍布整个院子。

听起来让人格外的惊恐万状!

面对渣男他,她才不心慈手软呢!

很快屋里闯进了几个手持长剑的侍卫,四顾着周围,并持刀向梦凝夕砍了过去。

危急时刻谁不跑,谁就是傻子!

梦凝夕朝着门外撒腿就跑,侍卫追逐在后。

她觉得她照这样跑下去是不行,总会被逮住的。

梦凝夕甩开侍卫之后,眼前就是一个立着的墙面,保命起见她选择了翻墙逃跑,想要出去避一下。

她翻墙的技术可不是二流的,狗急了都会跳墙,更何况是有手有脚的人呢!

谁料她意外踩空,不慎坠到一个恰好路过的男人软硬的怀里。

梦凝夕睁开紧闭的眸子,与一双凤目对视:“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秦渊殇目光沉冷。

没错就是这个男人,还有身这刀枪不入的胸膛,就是昨晚那个天仙美男。

梦凝夕浅浅莞尔,“帅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就不能在这了?”秦渊殇眉如墨画,水翦星眸,顾盼神飞,若有似无的笑容斜斜的挂在嘴角,魅惑众生。

秦翰城逐步追来,见此,他几分寒意:“这不是大名九鼎的摄政王吗,怎么今日有空出现在将军府闲溜达了?而且还抱着本王的未婚妻……”

这成何体统?

他虽然不喜欢就要丑女人,可是当着他的面这般,让他只觉得颜面难堪,就好比莫名其妙的戴上一顶绿帽子!

这让他怎么开心得起来?

经秦翰城提醒,秦渊殇便放下了梦凝夕,梦凝夕也是迅速的跳到了地面上。

不过刚刚这货说了什么?

什么摄政王?

摄政王在哪呢?她咋没瞧见。

“闲来无事,本王今日是来找人的。”秦渊殇那似睨非睨的眼波所过之处,留下的尽是无限风情,只是眼底深处却满是冷漠。

顿时梦凝夕瞳孔放大,他是摄政王?

不仅长得好看也就算了,还是位大名鼎鼎的摄政王。

瞧她这狗屎运沾得!

“找人?找什么人,不会是要找女人吧,本王就好奇了,我们摄政王会找哪门子货水的女人,而且还是在将军府周边找,有点意思!”秦翰城似不屑、似讥嘲,话里透着寒意。

他知道摄政王是未来继承皇位的首选,众位皇子见了都会一一让步,他狼子野心,他也想登上至高无上的皇位坐坐。

“与你何干!”秦渊殇凛冽。

秦翰城面色一僵,隐忍住怒气:“那你找你的女人,本王处理本王的事,来人将她给本王绑了!”

他早就对秦渊殇有意见了,不过他现在还有要事要处理。

侍卫们按吩咐拿着绳锁朝梦凝夕逐步凑近,这时秦渊殇挡在梦凝夕的身前。

他眸子微沉、如逢大赦一般,含着几分寒意。

“摄政王不会这么爱多管闲事的吧?”秦翰城透着刺骨的恨意,不容置疑,好不悠哉。

“本王要找的人就近在眼前,妄想伤害到她一根毫毛!”

秦渊殇眸微沉、以及眸底一闪即逝的杀意。

这个女人要是在他的眼前出事,他不管都不行了呢。

梦凝夕抬眸目中流露赞叹之色,摄政王是在舍身保护她?

想想都尼玛的刺激!

“……”秦翰城噎住。

什么?

他刚刚没听错吧,摄政王是专程来找这个丑女人的?他是什么眼光!

“看到了吧,别人是来找我的,你就别自作多情了!”梦凝夕伸了伸舌头挑衅一番。

这下这死渣男该拿她没折了,吾心快哉!

“你!”瞪大眼睛,难堪着老脸,烦躁挥手远去。

摄政王是来找她的,他瞬间就拿她没办法了,眼下局面只能暂且先这样,过后再来找梦凝夕算账!

“有劳了摄政王刚刚的出手相救,不知道摄政王来找本姑娘是所为何事?”梦凝夕嗤嗤一笑,扯了扯唇角,玉容漾起涟涟笑意。

这是她对一个男人以表好感的暗号,没法子,谁让眼前的这个男人长得如此的神低。

真是让她过目不忘、惦记着。

他该不会是发现了她的优点,寻来的吧?

若真是这样,那简直就是太棒了!

“这个是你的吗?”

秦渊殇从袖口里掏出一枚玉镯,放在梦凝夕的眼前。


梦凝夕仔细一瞧,挺是眼熟。

有幸之年,原主的生母留给她的唯一信物。

在原主眼里皆是视如泰山。

好在秦渊殇捡到,给她送了回来,不然她都感觉她有点对不住原主。

“没错是本姑娘的,本姑娘十分的感激你,若是行个方便,可以进我院子里做客,本姑娘可以好生招待一下你,你觉得如何?”梦樱蓝浅浅莞尔,亦朝秦渊殇抛了一个媚眼,很单纯的意思。

她刚穿越过来不久,就连镜子她的没来得及瞅。

迷之自信,再正常不过了!

“女人你虽然长得丑了点,不过你成功引起本王的注意了。”秦渊殇剑眉微挑,嘴角划出一抹好看的孤度。

说完并转身离开了。

直留梦凝夕一人站在原地,小脸巴巴气得直跺脚,“人家只不过是脸色有一道毒疮,会治好的!”

什么嘛真的是!

哪天她突然挂了,不用怀疑她一定是被这个男人给被气死的!

一处隔角处,踏星走了出来。

“王爷,刚刚那女人是谁?”

他是秦渊殇的贴身侍卫,对秦渊殇忠心耿耿。

“将军府的废材大小姐梦凝夕。”秦渊殇蹙眉、沉冷。

废材?

真的是个废材吗。

“王爷何时对一个弱女子情到初开了?”踏星自言自语。

还是个废材小姐,他家王爷的口味可真是独特!

稳得一批!

他家摄政王铁树要开花了,这可是件万年难见的事,他需要缓缓。

梦凝夕视线一瞥,“你出来吧!”

一棵树荫旁,梦樱蓝走了出来,“大姐,好眼力,这都被你发现了!”

她目光皆是透着刺骨的恨意。

“你都看到了?”梦凝夕蹙眉,冷道。

“当然,快告诉我,你个丑八怪是怎么高攀上摄政王的!”梦樱蓝咬碎了牙,话从牙缝里一字一句的蹦出来。

梦凝夕这个废材丑八怪,哪点比得上她漂亮的脸蛋了?

凭什么她不但可以和三皇子有一指腹为婚的的婚书,还可以拥有摄政王维护!

就因为这废材是嫡出,她是庶出?

她觉得不公平。

上天对她不公!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喜欢的人是三皇子,你现在是在跟我打听摄政王,你不觉得很愚钝吗?”梦凝夕讥讽一笑。

她知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

但梦樱蓝非要如此,她得意奉陪!

“本小姐也不想跟你废话太多,看到了没,我们的眼前就有一个湖,只要你跳下去了,那么本小姐就原谅你,你看如何?”梦樱蓝脸色一变,刹那间冷意翩飞。

她显然的幸灾乐祸!

这一切放在梦凝夕的眼里,真是可笑至极。

她为什么要她原谅?

她并没有做错什么,就算做错了,她永远都是对的!

梦樱蓝分明就是想要梦凝夕死,她还以为梦凝夕还是之前的那个蠢蛋,好骗。

“怎么,知道怕了?那你还敢背着本小姐勾引王爷!”梦樱蓝怒火冲天,嚎啕大骂。

她明显就是见不得梦凝夕好。

“二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妒忌我了,不过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只要自行你投湖了,今日的事就抵消了,我不想说第二遍!”梦凝夕居高临下地看着梦樱蓝,眼眸里皆是刺骨的寒意。

顿时梦樱蓝有点怀疑,眼前的这个梦凝夕,还是当初那个只会跪地求饶的梦凝夕吗?

怎么现在说话还有气场上都不像了?

不对,她脸上那道毒疮不可能有假,她就是梦凝夕!

“呵,你是在命令我?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笑吗?来人把她给本小姐绑了!”梦樱蓝目光皆是阴狠。

丫鬟小厮各各目光不善的朝梦凝夕越发的走近。

“谁敢!”梦凝夕怒道,眸底一闪即逝的杀意。

吓得丫鬟小厮连连后退!

梦樱蓝见此,怒气大发一阵怒喝:“你们还等什么,她只不过就是个废物,给本小姐拿下!”

丫鬟小厮四目顾虑,终于鼓起勇气,想要将梦凝夕拿下。

谁料他们还未触碰到梦凝夕任何毫毛,浑身发痒,她们赶忙握地挠痒痒。

越挠越发红肿,重点是没完没了了!

“好痒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这该如何是好……”

梦樱蓝气得瞪大眼睛,皆是咬牙切齿:“你们这群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她上前一把抓住梦凝夕的领口,还不到一会,她只感觉自己的肌肤就跟过敏似的,浑身发痒得难受。

她松开梦凝夕的衣领,连连后退,好不惊悚:“这怎么回事……难道……贱人,你身上有毒?”

这怎么可能。

她就是想栽赃梦凝夕!

但没想到这本来就是事实。

“你们想知道解药吗,本小姐今日心情尚好,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梦凝夕冷笑一声,指尖向湖面。

她们应该懂她的意思!

众人理懂,纷纷自行跳湖。

梦樱蓝也是抢着跳。

梦凝夕只不过就是在空气中撒了痒痒粉,洗澡就是解药。

她只是想小小的惩罚一下她们,况且这笔账她要慢慢清。

梦凝夕走后,梦樱蓝浑身湿透爬到了岸上。

她目光歹毒,攥紧拳头:“贱人,咱等着瞧,本小姐断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唐氏所在院子里,梦樱蓝快步加鞭的走到了这里。

没错她是来向她母亲告状的,让她母亲替她去教训那个该死的贱人!

“娘,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娘!”梦樱蓝眼圈微微一红,楚楚道。

唐氏看到自己的女儿浑身湿透的样子,就跟个猫咪似的颤颤发抖,她心中一急,快步迎了过去,“梦樱蓝,你这是怎么了,身上怎么湿透了?告诉娘,哪个不识好歹的胆敢欺负我的女儿!”

“是梦凝夕那个废物,是她把我硬生生的推下湖的,咳咳……娘,你快看我都感冒了!”梦樱蓝一口咬定,目光皆是目的性。

她故意夸大,这样一来,她母亲不帮她都不行了。

她还在埋怨梦凝夕。

铁了心要梦凝夕付出惨痛的代价!

“夫人,还有老奴,今早那野丫头胆大妄为掐老奴的脖子,就连夫人的人她都敢动,恐怕日后要踩在夫人的头顶了!”

身侧的妙嬷嬷跪了下来,满脸的委屈,差点都成苦瓜老脸了。

她本来还要纠结要不要将此事告诫唐氏,谁料二小姐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了,这个时候说是最佳的时机。

“岂有此理,既然还有这样的事情!”唐氏气煞咬牙,扯着娟子发皱。

“是啊夫人,那丫头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真的很恐怖!”

妙嬷嬷蹙眉,脸色难看凝重,明显的添油加醋。

这贱人掐她喉咙这笔帐,真是让她恼怒,她想借用唐氏的手除掉梦凝夕,好解了她心头之恨!

梦樱蓝颔首,以表同意。

她相信只要她母亲愿意出马,梦凝夕那废物,铁定不得好死!

唐氏冷道,“是吗,那本夫人倒要去瞧瞧,免得她忘记府里的规矩了!”

唐氏脸色复杂,越发难看。

此时她们逐步来到了梦凝夕的院子里。

梦凝夕早有料到,她们会回来找她,这不,都带靠山过来了。

“唐氏,今的怎么有空过来我这破院子,我这儿破旧不堪恐怕是招待不了您了,还是请回去吧。”梦凝夕正坐立在椅子上,看着医书,并没有要抬眸瞧她们一眼的意思。

梦凝夕根本就不把她们放在眼里,不过只是不速之客罢了。

“你别在装蒜了,她们已经把事情的经过一一告诉我了,你还想怎么狡辩!”唐氏怒斥一声。

她打心底就把梦凝夕默认成了那个歹毒之人。

“……”梦凝夕一言不发。

她都这么想了,就算她说太多都没有用。

唐氏,可是梦樱蓝的生母,妙嬷嬷是她的仆人。

本身就带着偏见,她不想废话太多。

“你也知道心虚了?那你还敢这般嚣张法外,没了府中规矩!”唐氏说话都是咬着牙说,看得出来她有很强的恨意。

她跟梦凝夕的生母可是树敌,正因为梦凝夕的生母难产而亡了,如今却是她唐氏掌家。

全府上下,除了将军,就是她说了算!

梦凝夕蹙眉讥笑:“唐氏,就算本姑娘现在再怎么说,都是浪费口舌对吧?”

“既然你无话可说,那就是认罪了,来人呐,赏她20二十大棍!”

唐氏眼眸阴狠闪过,知道就好。

她今日都过来了,那么罚梦凝夕,断然是要罚定了。

任由她开心!

下人亦要拿下梦凝夕。

“等等,你们要罚我,我爹知道吗?”梦凝夕抬眸,打住。

继母掌家就可以为所欲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