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七零福妻要当家

七零福妻要当家

锦鲤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严乐之曾天真的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直到她的丈夫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多年付出竟是一场笑话。幸好上天眷顾,让她带着前世的种种不堪回到年少之时,这一世,严乐之发誓她绝对不会重蹈前世覆辙……

主角:严乐之,梁国庆   更新:2022-07-16 00:5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严乐之,梁国庆 的女频言情小说《七零福妻要当家》,由网络作家“锦鲤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严乐之曾天真的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直到她的丈夫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提出离婚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多年付出竟是一场笑话。幸好上天眷顾,让她带着前世的种种不堪回到年少之时,这一世,严乐之发誓她绝对不会重蹈前世覆辙……

《七零福妻要当家》精彩片段

严乐之进屋之后,喝了一杯水缓试图缓和一下自己情绪,然而依然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激动和兴奋。

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挂在衣架上的包,里面装着刚从医院取回来的化验单,化验结果显示怀孕了。

结婚十年左右了,终于要有孩子了,对每对夫妻来说都是值得高兴的事情。

虽然严乐之和丈夫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很和睦,然而乐之想有了孩子也许就不一样了,这让她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期待,越想越兴奋,她把双手捧着的杯子放到茶几上,站起来走到门口的衣架前面,准备把包里的化验单拿出来。

然而手刚碰到包包,还没拉开拉链,门砰的一声被推开了。

严乐之愣了一下,但是随即脸上又扬起了微笑:“你回来了。”

冲着丈夫打了声招呼之后严乐之就继续刚才的动作,准备去拿包包里的化验单,但是余光瞥到了跟在丈夫身后的婆婆以及婆婆旁边的严乐之的舅妈和表姐的时候,于是严乐之的双手缓缓的垂了下来,轻声的开口:“妈……”

“没看到还有人吗?”严乐之的婆婆斜了眼严乐之,没好气的说。

她旁边的女人,也就是严乐之的舅妈轻轻的拽了一下严乐之的婆婆,“大姐,何必呢,乐之这死性子也不是今天一天了,不用动气,再说了以后你也不用看她脸色了。”

严乐之咬了咬牙,想要冲舅妈理论,可是大概是小时候舅妈给乐之的感觉太过刻薄和苛刻了,让严乐之所有的勇气都没了,她往旁边站了站,让门口的人都进来,看着的大家都坐下之后,严乐之也拉了一把椅子准备坐下,可是还没挨到凳子,就听到丈夫王强的声音:“离婚吧。”

猝不及防的三个字让严乐之僵在了原地,以一种要坐不坐的姿势目瞪口呆的盯着自己的丈夫。

直到眼睛快要盯出眼泪来了,严乐之才缓缓的移开视线,目光缓缓的从沙发上的三个人身上一一说完扫过。

看着婆婆和舅妈以及表姐李悠然趾高气扬,甚至是得意到挑衅的目光,严乐之心里的预感很不好,但是却也不敢去做任何揣测。

就在严乐之忐忑不安的时候,她听到婆婆说:“悠然怀孕了,强子的孩子,严乐之,你和我们家强子结婚这么多年了,站着茅坑不拉屎,没给王家生下一儿半女的,你要是还有良心的话,就想想当初你是怎么嫁给我们强子的,心里念着点我们的好,赶紧离婚,对谁都好,不然撕破脸了,难堪的是你。”

严乐之索性也不坐了,她站直身体,双手垂着,讷讷的看着眼前所有人,嗫喏了许久,轻吐出几个字:“你们真无耻。”

严乐之这话一出,她的舅妈张瑜就坐不住了:“严乐之,你差不多得了,你结婚多少年了,十几年了,没生下一儿半女的,你婆家人不说你,你自己还心安理得了?你脸皮怎么能这么厚呢,以前也就算了,现在悠然有了王强的孩子,你麻溜的赶紧离婚。”

丈夫有了别的女人,这个别的女人还不是外人,是严乐之的表姐、亲舅舅的亲闺女,李悠然。

这么无耻的事情做了也就算了,竟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还理直气壮的讨伐自己的不是?

严乐之想要呵呵了,可是她一向柔弱,而且小的时候就寄人篱下,这让严乐之虽然愤怒,但是却说不出反驳的话。

这个时候严乐之的婆婆、王强的亲妈也开口了:“乐之啊,你也不要觉委屈,也不要怪我们欺负人,实在是你……”

婆婆的话还没说完,严乐之的舅妈张瑜就迅速的开口:“亲家母,看你这话说的,谁欺负乐之了,她嫁到你们之前那事儿你们不仅没嫌弃她,她嫁进来之后你们还一直娇贵着她,什么活儿也不让她看,王强上进,眼看着家里的条件一天天的好起来了,明明没大小姐的命,可是真真正正过的是大小姐的日子,她有什么好委屈的呢……”

严乐之咽了咽口水看着眼前一个个凶神恶煞一样的人,有点被吓到了,下意识的看向了坐在一边不吭声的她的丈夫王强。

一直没说话双手娇羞的抚摸着自己肚子的严乐之的表姐生怕前功尽弃了,忍不住的开口:“妈,阿姨,你们不要说了,这事儿是我做的不好,什么也不说了,是我对不起乐之,我这就去找个没人认识我的地方,把孩子悄悄的打掉……”

张瑜和王强的亲妈一听到李悠然这话,迅速的拉着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李悠然:“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有了孩子就生下来,我们王家不比以前了,又不是养不起。”

说完王强的亲妈严乐之的婆婆恶狠狠的看向严乐之:“离婚!”

严乐之不安的看向一直没出声的丈夫王强,紧张的叫了他一声:“强哥……”

尾音还没落下,严乐之就感觉头好像被什么东西砸到了一样,被打歪倒在地上的严乐之试图要站起来,可是王强甩着手再次打了严乐之……

在严乐之再次被打之后再次试图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要窒息了,因为婆婆和舅妈还有表姐不仅没阻止王强打人,甚至还抱着双臂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聊着天,甚至觉得王强打的好像太轻了……

严乐之头晕眼花,耳边嗡嗡嗡的在响,他们说了什么,严乐之听不到,因为她感觉自己的小腹处有东西往下坠,之后她似乎摸到了铁锈一般的血腥味道……

在要昏倒之前,严乐之气若游丝的开口:“孩子……”

之后严乐之就昏过去了,等她再次有意识的时候,听到耳边全是焦急的声音:“赶紧止血……赶紧止血……”

“子宫保不住了,赶紧让家属签字去……”

“家属说了死活都无所谓,外面那些人是家属吗?简直比畜生都不如呢……”

“行了,救人要紧……”

“出血止不住……止不住了……”

“放弃抢救,通知家属吧……”

在听到医生说放弃抢救的刹那,严乐之的眼角有眼泪悄悄的滑过,之后彻底的闭上了眼睛没了任何的意识。

 


严乐之混混沌沌的睁开眼睛,揉了一下发胀的脑壳,看着眼前既陌生又熟悉的一切,她楞了一下。

意识里残余的痛楚和手术室里的血腥、消毒水的味道仿佛还萦绕在鼻端。

她不是抢救失败死了吗?

还是说其实死了,传说中死亡时大脑走马灯一般回访过去记忆的梦?

她下意识的把手指放在嘴里咬了一下:“嘶,好痛。”

有痛觉,她竟然没死,居然还活着!然后眼角余光瞥到旁边桌子上的日历,看着上面的日期……

一九七五年,咦?一九七五年!

这是重生了吗?!重生到她十七岁的时候?!严乐之惊得目瞪口呆的,脑袋里全是懵的。

没死成重新活过来了,虽然匪夷所思,但是严乐之也不是不能接受,可是重生到一九七五年……严乐之情不自禁的的咽口水。

她的父母早早去世了,她从小在舅舅家住,她家的成分,舅舅家的成分……严乐之宁愿死去也不愿意重新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严乐之的亲妈和亲爹当年结婚算是门当户对,外公外婆家和爷爷奶奶家都是大资本家,在香港、美国甚至对岸都有亲戚。

父母去世后,严乐之就住到了舅舅家,那时候的舅舅家还住着大别墅,家里有保姆和厨子……后来房子没了,什么什么都没了,舅舅被下放到了这个北方的小岛上。

之所以不想从这个时候开始,除了大环境的关系之外,还有就是这个时候严乐之的遭遇……

严乐之正要去看日历,看具体是什么时候,看上一世那个足以让自己再死一次的事情发生没有的时候,听到外面有说话声。

“郑医生是吧?你看乐之现在这情况,我们也……”

“乐之舅妈,我们家国庆是好心,难道让我们国庆眼睁睁的看着乐之跳海不管吗?”

“梁国庆救了乐之我们是感激,可是嘴对嘴的……”乐之的舅妈胆怯但是难为情的开口。

不等舅妈说完,乐之就听到舅妈被称呼为郑医生的那个人打断了:“那是人工呼吸,是正常的急救手段,当然了乐之还是小姑娘,国庆又是男的这么做是有点不妥了,可是让我们家国庆娶了乐之……这就有点……我们家国庆当兵之前在家里谈过一个,现在还有联系呢,我来之前呢已经和女方家里说好了,说找个时间把两个孩子的婚事给办了呢……再者说了你们家这成分,我们也不敢要……啊……”

后面舅妈又说了什么,严乐之就没再去听,因为听到这些话,严乐之看了眼桌子上的日历,也恍惚的想起了许多事情。

重生之前舅妈和乐之的婆婆一直说严乐之结婚前那事儿……那事儿其实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革委会的儿子刘勇敢觉得严乐之漂亮,猥琐的总是想占严乐之的便宜。

严乐之的家庭成分不好,让她生活的是很谨慎和战战兢兢这没错,但是她心里是有道德的底线的,她宁愿艰难一点,也不愿意出卖自己。

所以严乐之虽然看起来软弱可欺的,但是却也倔强的很。

这导致革委会的主任的儿子刘勇敢一直没得手,有一次他气不过,趁着了乐之一个人往海边去的时候,就悄悄的跟着乐之去了,想着趁机占乐之的便宜。

可是乐之抵死不从,就从石头上往下跳,跳到了海里。

当时有个在岛上当兵的人救了严乐之。

救乐之的人好像是叫梁国庆,因为呛水了,严乐之被救上来的时候没呼吸了,梁国庆就给严乐之进行了人工呼吸。

乐之的舅妈觉得这是个机会,在岛上逢人就说乐之和那梁国庆怎么怎么了,舅妈那人算计的很,当时想着要是因此摆脱了乐之最好,至于乐之的名声……舅妈是从来不在乎的。

那个时候梁国庆的母亲是来过舅舅家里,但是当时的严乐之羞愤的很,加上对方不软不硬的拒绝了舅妈,严乐之也不想救了自己的人被自己连累了,毕竟乐之的家庭成分是最不好的那一种,所以就没再见那个梁国庆,包括梁国庆的母亲。

在后来那个刘勇敢得逞了,真的占了严乐之的便宜,舅妈为了扔掉严乐之这个麻烦和包袱,就把火速的给严乐之找了一个婆家,就是严乐之上一世的丈夫王强。

王强家是岛上的一个海霸,海霸的成分也是很高的,通俗一点说就是地主。

因为这样的成分,王强一直拖到三十多岁了都没结婚,所以虽然看不上严乐之,但是为了给王家留个后,就娶了严乐之。

谁知道结婚后严乐之一直没孩子,直到……

想到上一世自己为什么惨死了,严乐之忍不住又流泪了,不过她迅速的擦干眼泪,生怕被舅妈看到了。

重生了严乐之想自己不能像是上一世一样再那么软弱可欺了,可是该怎么做,其实严乐之是没想好的,虽然重生了,可是她这个人没变,所以思维方式什么马上转变也不可能。

严乐之想着这个时候自己还是在舅妈家住着的,扫了眼外面,早上,天已经大亮了,自己要是还不起来,舅妈肯定是不会让乐之好过的。

所以乐之忍受着疼的发胀的脑袋准备起来,刚用胳膊支着要坐起来的时候,布门帘被掀开了。

乐之赶紧坐好,紧张而且拘谨的看着缓缓走向自己的人。

虽然是陌生的,但是因为刚才听到了外面的声音,乐之想这应该就是舅妈口中的郑医生,也就是梁国庆的母亲吧。

“乐之是吧?”

乐之眨了眨眼,点头。

郑医生拉着乐之的手,仔细的端详着乐之,情不自禁的说:“真像啊……”

乐之茫然的看着郑医生,刚想开口问什么像的时候,乐之的舅妈进来了,郑医生迅速的放开乐之,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

严乐之诧异的看了眼郑医生,然后把目光移向舅妈,乐之多少还是有点害怕的:“舅妈……”

舅妈张瑜没有乐之记忆中的那么苛责,她笑着说:“乐之感觉怎么样了啊?”

和蔼的语气让乐之吓了一大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就在乐之茫然的时候,郑医生说:“不是说去做饭了吗?一会儿你们不出工了吗?万一要是迟到了,扣工分的话……”

听到郑医生的话,舅妈张瑜的神色一紧,赶紧说:“对,耽误不得,这就去做饭,你们聊。”

看着张瑜出去了,郑医生微不可查的冷哼了一声,之后再次去拉严乐之的手,可是看到乐之脸上的茫然和紧张甚至还有不解的时候,郑医生说:“孩子,不要害怕。”

 


严乐之听到郑医生的话,拘谨和紧张甚至忐忑瞬间少了许多。

虽然父母去世的时候严乐之就是一个孩子,可是在舅舅家,谁也没把她当成是孩子,后来运动开始了,他们家的成分夹着尾巴做人都不一定能安安稳稳呢。

所以严乐之更是不敢把自己当成是孩子了。

虽然她已经活了一辈子了,可是看着眼前的郑医生用长辈一样慈祥的目光看着她,叫她孩子的时候,严乐之还是有点动容的,眼睛忍不住有点发酸。

因为活过一辈子了,严乐之更是清楚明白这是什么时候,这样的感动严乐之不敢放肆,她吸了吸鼻子,轻声开口:“刚才在外面你和舅妈的话我听到一点,我想我能猜到你是谁,是我该道谢的……”

说着严乐之就要穿上鞋下地,准备恭恭敬敬的冲着眼前这位阿姨鞠躬,可是阿姨却阻止了严乐之:“听我说完,不然一会儿你舅妈过来了,咱们就不好说话了。”

严乐之茫然的点了点头,看着郑医生站起来往门口去,掀开帘子看了一眼,然后把严乐之这屋的门关上。

郑医生下意识的环视了一圈严乐之住的地方:一张床板,被褥什么的都是潮的,还有一个柜子,不大的屋里除此之外还堆了许多的杂物。

如果说有什么看起来比较贵重的东西的话,大概就是桌子上的那个台历吧,之前已经过去的日期并没有撕掉,只是翻了过去,看得出来乐之好像很宝贵这东西。

看着就让人心疼,郑医生敛好情绪,再次抓住严乐之的手说:“我姓郑,最近调到了这岛上基地的卫生所,我丈夫呢,也马上要调过来了,他是当兵的,职位还不错,所以以后你有什么事儿可以来找我,虽然我不可能明面上光明正大的帮你,但是暗地里照顾你一下,我尽量……”

不等郑医生说完,严乐之就赶紧把手从郑医生的手中抽出来了,一边哆嗦一边摆手:“不行的,不行的,我不能忘恩负义的,你儿子救了我说不定都会给他惹麻烦呢,我不能再给你们家也惹麻烦,你们家都是当兵的,这不能和我……我们家的成分……我不能……”

看着严乐之快哭了的样子,郑医生心里也不好受,她再次拉住乐之的手说:“以前我母亲在你外婆家干活,你妈妈把我当成是亲姐妹一样对待,我现在能当上医生,也是你妈妈当初资助我上学的关系,我也不能忘恩负义啊……说实话,这些年我一直悄悄的打听你们家的消息,知道你们家肯定过的艰难的很,后来得知你父母早死了,你被你舅舅养着,你舅舅和舅妈以前我也见过,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更是担心的不得了,但是你们家的情况……一般人也不愿意多说什么,我以为我可能一直都找不到你了,谁成想咱们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我见到你舅舅和舅妈的那一刻,我真的是有点感激老天的帮忙,虽然在你这状况下,我这么想不好,可是孩子啊,我真的是想你好的。”

严乐之听着也感动,也想有个依靠,可是两世的经验让她知道自己不能头脑一热就点头把郑医生当成了是依靠,因为自己这身份,对人家绝对是祸。

“郑医生我……”

“叫阿姨。”

“阿姨……”严乐之刚出生叫了郑阿姨,就听到有人敲门,严乐之知道应该是舅妈,她紧张的看向郑医生。

只见郑医生搓了搓脸,之后已经没了刚才和乐之说话的时候的和蔼,开口的话也变得而有点刻薄了:“看着你这孩子应该是懂事儿的,所以还希望你能放过我们,我儿子救了你,我不求你感激,但是也不能害了我们不是……”

敲门的是严乐之的舅妈张瑜,敲门之后虽然并没有听到里面的人说让进来,但是舅妈还是直接推门进来了,没成想竟然听到了郑医生和严乐之说话也这么的不客气。

在舅妈的既定思维里,她觉得严乐之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虽然也知道这郑医生是不想和他们之间有什么牵扯,但是舅妈还是怕严乐之坏事了,就及时的出声:“郑医生,饭好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饭吧?”

在看到舅妈的瞬间,郑医生已经站起来了,她面无表情的说:“我刚调过来,手续什么的都没办呢,谁知道先遇到这事儿了……吃饭就算了,一摊子事儿呢。”

郑医生没再看严乐之一眼,甚至有点嫌弃的看了眼张瑜就直接走了。

虽然张瑜心里气不顺,但是面上也不敢说什么,这些年来,张瑜太知道怎么看人脸色了。

“郑医生……”张瑜跟在郑医生后面想着送送,可是郑医生走的很快,张瑜没跟上,看到郑医生走的快看不到了,就往回走了。

严乐之在舅妈去送郑医生的空档,就赶紧的下床收拾了一下,刚从自己的屋里出去,就看到舅妈张瑜从外面回来了。

严乐之还没叫人呢,就听到舅妈满是牢骚的话:“神气什么啊,以前不过你家老妈子的闺女,现在……”

严乐之知道这话是在说郑医生,刚想稍微提醒舅妈一下,舅舅就先出声了:“不会说话就当哑巴什么也不要说,我们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听到丈夫的话,舅妈张瑜也意识到自己这话不能说,虽然是在自己家,但是难不保隔墙有耳,吓得捂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然后嘟囔了一句。

严乐之的舅舅听到之后吧嗒一声把筷子甩到了桌子上。

舅妈讪讪的看了眼自己的丈夫,然后看着还楞在原地的严乐之,有点气不打一出来:“傻站着干什么。”

严乐之怯懦的看了眼舅妈,然后坐下吃饭,拘谨的不得了,不过舅舅和舅妈也都习惯了,就不说什么了。

严乐之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是重生了,但是自己该怎么办,还是满脑子浆糊呢,不过她觉得不管怎么样,吃完饭先找个借口出去,赶紧出去,不然舅妈可能会找茬,不过乐之还没想好呢,就听到舅妈说:“你这没事儿了是吧?发生了这事儿,你也不用去上学了,我和你舅舅商量了一下,你等着下乡去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