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爱你情深不寿

爱你情深不寿

兜里有糖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顾倾城曾经凭借满腔热忱,为萧冷寒付出所有,倾尽一切,最终换来的却是他的痛恨和厌恶。一场大火,烧光她对某人所有的柔情刻骨,所有的缱绻眷恋,她终于选择放手,成全萧冷寒和他的白月光。一年后,顾倾城浴火重生,破茧成蝶,她终于活成了别人羡慕的模样。这一次,换她不要他了,他却开始慌了神!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豪门孽缘,最终该归于何处?

主角:顾倾城,萧冷寒   更新:2022-07-16 01:0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倾城,萧冷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爱你情深不寿》,由网络作家“兜里有糖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顾倾城曾经凭借满腔热忱,为萧冷寒付出所有,倾尽一切,最终换来的却是他的痛恨和厌恶。一场大火,烧光她对某人所有的柔情刻骨,所有的缱绻眷恋,她终于选择放手,成全萧冷寒和他的白月光。一年后,顾倾城浴火重生,破茧成蝶,她终于活成了别人羡慕的模样。这一次,换她不要他了,他却开始慌了神!这段剪不断理还乱的豪门孽缘,最终该归于何处?

《爱你情深不寿》精彩片段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一声凄厉的惨叫划破夜晚的寂静。

房间里没有亮灯,外面电闪雷鸣的点点光亮,透过窗户照射进来,顾倾城瘦弱单薄的影子映在墙壁上。

“为什么?你不是应该很清楚吗?当初你给我下药的时候,可有想过这种感觉有多痛苦?”男人的声音冷厉至极,身姿高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没有!”顾倾城嗓音沙哑的嘶吼,浑身上下的感觉让她痛不欲生。

她身子一软瘫在床上,脸蛋通红,身体忍不住的扭动,加上迷离的眼神,更显得她此刻的妩媚。

男人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一双如同雄鹰一般的眸子,此刻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将手中的信狠狠的丢在她的脸上。

顾倾城的皮肤像是剥了皮的鸡蛋,纸张过于锋利,甚至在她的脸上留下一道血痕。

她摇摇头迫使着自己保持最后的理智,仔细的看着信中的内容。

——我已经拿到了萧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以高价卖给了东城集团,如今萧景琰已经发现了咱们的行动,他一定会报复我们,你一定要想办法杀了他!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事成之后速速离开!”

这字迹她认识,是妈妈的,而这里面说到的其他所有事情,她都是一头雾水。

“这,这不可能!”她拼命的摇着头。

母亲和萧景琰叔叔是二婚,两个人感情一直都非常好,三天前母亲突然失踪,萧景琰高楼坠落至今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

她一直以为是意外,却没想到,居然真的和母亲有关。

“不可能?我叔叔自从娶了你母亲进门,对你视如己出百般疼爱,对你母亲更是极为上心!可你们,就是这样报答他的吗?”

萧冷寒说着,将不停扭动的小人死死的控制住。

“不要!我真的不知道,我没有伤害萧叔叔,况且你知道,我是爱......”

顾倾城的眼角布满泪花,她害怕的挣扎着,身体却又渴望,这种感觉让她无比耻辱。

“住口!你爱什么?爱我?呵呵,可笑!顾倾城,你母亲算计我叔叔还不够,你还要来算计我?你们母女真是蛇蝎心肠,让人恶心!”

顾倾城觉得不可置信,眼前这个凶狠冷厉的男人,明明三天前还那么温柔,如今,居然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萧冷寒像是一头狮子,将她身上的衣服撕了个粉碎。

顾倾城几度想要挣扎反抗,最终却难以抗拒药物的作用。

看着她泪水横流的样子,萧冷寒觉得可笑,一双大手狠狠的捏着她的下巴,仿佛要将她的下巴捏碎。

“呵呵,你也配跟我玩欲擒故纵?一年前你在我酒里下药的时候,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只可惜当时我以为你是个清纯的,愣是强忍着苦楚去了医院,如今想来,还真是可笑,当初你一定失望极了吧?”

语落,他在她精致的锁骨上狠狠咬下一口留下痕迹.

顾倾城吃痛的叫出声来,眼角的泪水越发不受控制,耻辱混合着难受与失望,让她痛不欲生。

他最终在她的耳边留下一句:“你这辈子也别想抽身逃走,我要让你留在这,为你们母女的所作所为,永远赎罪!”

八月底正是雨季,外面电闪雷鸣大雨瓢泼,却不及顾倾城此刻的内心。

她曾经想过无数次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场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过,居然会是现在这样。

顾倾城已经不记得萧冷寒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了,只记得外面天还没亮,雨还在下,曾经她最害怕的电闪雷鸣,此刻她却如同没有看见一般,呆愣的瘫在床上。

过了许久,她才起身去浴室冲洗着,看着自己浑身的淤青,都是那个男人留下的痕迹。

萧家虽然是整个蓉城屈指可数的大世家,可是人丁并不兴旺。

在萧冷寒五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因为一场车祸而丧命,好在萧景琰是个称职的好叔叔,对萧冷寒视如己出培养成才。

甚至为了萧冷寒,萧景琰一直都没有娶妻生子,直到五年前才终于和顾倾城的母亲沈洁结了婚,顾倾城也因此和母亲一起来到了萧家。

顾倾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回忆着那天第一次和萧冷寒见面的场景。

那天也是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她穿着白色的真丝睡衣,因为害怕打雷的声音,所以捂着耳朵急匆匆的从房间跑了出去。

本来想去母亲的房间,却跌进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她抬着泪眸,和他那双满是温情笑意的星眸相对。

他对她说:“想不到新来的妹妹,胆子这么小?”

那天,她抱着这个哥哥一直没有松手,而他也一直陪着她聊了一夜,那个曾经给了她所有安全感和陪伴的男人。

如今却将她所有的安全感都撕碎踩在脚下,甚至将她一人丢在这个冰冷的夜里。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不过是那一封信,一封她从未看过的信,她从来没有想过害萧景琰,更没有想过害他。

自从三天前萧景琰出了事,沈洁就失踪了再没踪影,可是她不信,不信这一切都是母亲亲手策划的。

更不明白,为什么母亲走之前,还要留下这封让她无法解释无法辩驳的信。

她不甘心就这样被误解,更不甘心母亲就这样背负骂名,而最不甘心的,还是萧冷寒的冤枉。

将手机紧紧握在手里,顾倾城的眸光透露着坚韧,无论如何,她都一定会找到母亲,将这一切问个清楚!

她倔强的擦干脸上的泪水,托着疼痛疲惫的身子,随意穿上浴袍回到房间,在墙角蜷缩着蹲下身,打开手机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传来的,依旧是您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


三年后,萧家公馆......

门外急促的敲门声,将顾倾城从无尽坠落的噩梦中拽回现实,她猛然睁开眼,额头满是细汗,还不等回过神,门外便传来催促声。

“都几点了还不起来干活!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呢!干起活来慢慢腾腾的,要不是少爷慈悲,你这种货色早就被丢出去了,不知好歹!”

顾倾城对此早已习以为常,扯着沙哑的声音答应:“对不起,我现在就起来。”

门外又传来了几声叫骂,这才安静下来,她看了看表,不过早上六点,匆忙的穿好衣服便跟着去楼下的厨房准备早餐。

母亲失踪已经三年了,萧景琰自从三年前高空追落后就成了植物人,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萧冷寒认定她是凶手,这三年来将她囚禁的死死的,成了这萧家最低等的女仆,任人差遣任人辱骂。

她一开始还幻想着有一天能找到母亲,真相大白后重新回到平静的生活,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到了现在,连她自己都已经不抱有什么希望。

“动作麻溜点!少爷已经起来了,一会要是耽误了早饭时间有你受的!”张嫂在一旁不断的催促。

顾倾城做了三年动作娴熟,很快便完成早餐出了厨房。

萧冷寒已经坐在了餐桌前,手里拿着今日财经,甚至连余光都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早餐已经做好了,您慢慢品尝。”说完,她想要转身上楼。

却被萧冷寒低沉的声音唤住。

“坐下。”

“什么?”她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这三年来,他从不让自己和他一桌吃饭。

用他的话说,看到她会觉得恶心难以下咽。

而顾倾城从前最喜欢的,就是等他一起回来吃饭,后来她也一直幻想着有一天能和他重新坐在一起吃饭,可久而久之,她自己也就不在奢望了。

毕竟这个男人恨她入骨。

故而到了现在,他毫无温情的过来两个字,都足以让她傻傻愣住。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萧冷寒放下手中的杂志,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

顾倾城这才坐过去,曾经那个她最喜欢的位置,如今坐下来,却觉得如坐针毡。

“怎么,你不是最喜欢吃水煎蛋?难道还让我,请你吃?”萧冷寒撇了他一眼。

顾倾城咬了咬牙,拿起一旁的刀叉,小心翼翼的将鸡蛋进行切割。

“晚上跟我去参加饭局。”他冷不丁的一句话,让顾倾城心头一颤。

她早该想到的,萧冷寒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叫自己一起吃饭。

“我不想去。”她放下刀叉,声音小的像是蚊子。

半个月前有一个王总开过萧家,看到她的时候两眼发光,而今天萧冷寒就是要和那个人出去吃饭,她心里很清楚,这并不是一件好事,有或者说简直糟透了。

“不想去?”萧冷寒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嘴角忽而扯起一丝冷笑,缓缓起身来到她的身后,弯腰在她的颈间轻轻吐息。

顾倾城感觉到危险的气息靠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一张小脸瞬间变得惨白。

“你也配和我说不?”他说着,猛然间一把按住她的头,将她半张脸按在盘子中半熟的水煎蛋上。

顾倾城吓了一跳,颧骨被盘子隔得生疼,就连皮肤都被蛋液烫的火辣辣的,可她不迸发出叫声,就一直忍着。

“顾倾城,你也不看看你的身份,凭什么拒绝我?我只是再通知你,你最好别不知好歹,否则你外婆的命,我可不保证能不能保得住。”

萧冷寒的声音仿佛都透露着对她浓烈的恨意,咬牙切齿隐隐发抖,一双眸子更是狠狠的盯着隐忍的她,仿佛恨不得将她撕碎。

听到外婆,顾倾城平静的眸子瞬间闪过紧张,一张小脸惨白的更加厉害:“你,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萧冷寒又一把扯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后狠狠一拽,看着她脏兮兮的呃呃脸蛋,泪眼汪汪的样子,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

“你只需要知道,你不配和我说不,更不配拒绝我,只要你乖乖听话好好赎罪,我就保证你外婆能平安度日,否则,我也不保证我会做什么!”

说完,他手上用力狠狠的将她甩了出去,顾倾城身体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余惊未定,那人已经越过她直接出了萧家。

顾倾城很清楚,晚上的这一劫,自己是躲不掉的,脑海中不断的想起那个王总油腻色狼的样子,她怕的打了个哆嗦。泪水开始打转。

路过的佣人开始收拾残局,看到她这幅样子,纷纷不耐烦的绕过去,在萧家所有人眼里,她顾倾城都是一个罪无可恕的罪人。

她也早就没有了和他们辩解的精力。

到了晚上,萧冷寒便叫人送来了一套短的可怜的红色礼服裙,她穿上不自在的往下拽了又拽,可终究不是胸部太低,就是裙子太短。

按照萧冷寒的吩咐,她是要化个妆美美的出去的,可是她此刻却没有这个精力,便就这样披散着头发,随便披了一件大衣将自己裹住,随后出了别墅。

磨磨蹭蹭的足足晚了十分钟,这已经是她此刻能做到最大程度的挣扎和反抗,虽然对于萧冷寒的无情来说,这样的反抗简直微不足道。

上了车,她惨白的小脸儿对着窗外,像是在坚持自己最后的倔强。

“呵,我看这裙子果然适合你,倒不如下次我直接给你选一个胸口更低的好了,披头散发的样子,还真是浪荡。”

萧冷寒余光瞥她一眼,满脸的嘲讽。

顾倾城咬了咬牙,用手捂住胸口没有说话,而她越是淡漠,他就越是不爽。


萧冷寒猛然间靠过去,一只大手一把扯下她身上披着的大衣。

顾倾城回过头愤愤的看着他,可对上他那双冰冷的眸子,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小贱人,为了你的外婆,你最好给我安分点。”说着,他冷冷一笑。

缓缓靠近将她的长发顺到耳后,随即修长的手指在她修长的脖子上来回摸索。

手指所触及之处,都让顾倾城觉得皮肤如同在灼烧,让她不适的皱了皱眉头。

尽管只是微妙的表情变化,他却看的一清二楚,在靠近,他在她的脖子上用力一啄,顾倾城只觉得脖颈一疼。

他冷冷嗤笑:“呵呵,贱人就是贱人。”

顾倾城早就习惯了他的讽刺,纵使心里万念俱灰委屈至极,却也只能不动声色的将大衣重新披好,恨不得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他不屑的撇了她一眼,随后拿起一旁早就准备好的口红,一只大手狠狠的捏住她的下巴,迫使着她面向自己。

那口红的颜色很是妖艳,她虽然没有化妆,可皮肤白皙浓眉大眼,配上个简单的口红都美得不可方物。

他冰冷的目光落在她有些干燥的嘴巴上,一边涂,一边嘲讽。

“这张樱桃小嘴,就这样送给别人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可是顾倾城,你在我这里,也就只有这点利用价值了。”

顾倾城没有说话,任由他摆弄着,甚至不愿意看到他那种冰冷嘲讽的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而下。

萧冷寒看到那两行泪,如同将他眼底的冰冷瞬间燃烧殆尽,而后便是无法隐藏的熊熊大火,刺得他眼睛疼。

手上越发用力,仿佛恨不得把她的半张脸都掐碎,最终他隐忍着将她的脸狠狠甩在一旁。

这三年来,他一直都在换了法的折磨她,可她就是不说出方面的真相,而一开始她还会挣扎,可是后来渐渐的,竟然像个行尸走肉,连挣扎都不在有,如同现在。

顾倾城已经不记得车子开了多久,等车子在酒店门口停下的时候,她觉得全身都冷透了,甚至有些麻木。

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无路可逃,本想坦然面对,可在看到王总那张油腻的脸时,她还是忍不住的发怵。

“我,我要回去。”顾倾城缩在车子的角落不敢往外看。

而萧冷寒看到她这幅害怕又委屈的样子,嘴角的弧度却有加深。

“你最好想清楚,你回去,你外婆......”

“你!”她无能为力,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从来都没有主动权,就连最后的挣扎,也显得苍白无力。

最终,她还是放下大衣,穿着礼服下了车,从她落入王总视线的那一刻,男人油腻的目光就一直盯着她不放,一双手竟也忍不住搓起手来,满脸的期待藏都藏不住。

顾倾城不适应的将裙子又往下拽了拽。

“萧总,我已经再次恭候多时了,快,里面请!”王总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冷寒便往里走去,而王总却看了看他身后的顾倾城,于是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拖下来靠了过去。

“呦,这美人大冷天的可别冻坏了,快把我的衣服穿上。”

顾倾城眉头微皱,正要拒绝,萧冷寒却也不回的传来一句:“还不快谢谢王总?”

她咬了咬牙,这才扯出一个笑脸,接住了王总的外套。

到了已经准备好的包间,顾倾城选择了一个中间的位置坐着,可才刚坐下,萧冷寒便又道。

“怎么这么客气?还不快坐王总身边去?”

王总本来是拿不定萧冷寒的意思的,可这一句话出口,他瞬间就上了劲!

自从上一次在萧家见了顾倾城后,他就一直念念不忘。

只是他本来以为,这是萧家的人,没想到萧冷寒居然这么舍得。

“来美人,坐这,不用不好意思。”王总说着还伸手将身边的椅子往自己的身边拽了拽。

顾倾城明白萧冷寒的意思,便走过去坐下。

王总一开始还只是假装拿东西碰碰她的手,而后过了几分钟就开始变本加厉,甚至一杯酒下肚,就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眼神更不加掩饰的色眯眯。

顾倾城如坐针毡脸色煞白,几次想要收回手,却对上萧冷寒冰冷警告的目光,最终只能忍着。

那种感觉就仿佛将她最后仅存的一丝自尊心也撕碎踩在脚下,让她最后的颜面荡然无存,她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她想过他恨自己,她不断的安慰自己说,那是因为都是误会,因为三年前的那封信,那场意外,等误会解开了,一切都会和好如初。

可这个自己爱了多年的男人,却是一点幻想的余地都不留给她。

曾经那个说想要娶她,和她在一起一辈子的男人,居然真的愿意就这样眼睁睁的把自己推到别的男人。

而自己就像个物件,连一个拒绝的权利都没有,多么可笑。

见王总酒过三巡就要双手齐下,惊喜双手开始伸向她桌下的腿,顾倾城终究是坐不住了,猛然间站起身,桌子都被带的一颤。

她不敢抬头:“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便转身铿锵的快步离开。

看着洗手间镜子里脸色惨白的自己,唇上的大红色看着像血一样扎眼,她讽刺的一笑,倔强的刮掉眼角的泪水。

就算是躲得了这几分钟又如何,她终究是躲不过去的。

可笑的是,王总连这最后几分钟都不肯给她,顾倾城刚用凉水洗了把脸,就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炽热的喘息和酒味迎了上来。

她警惕的猛然回头,果然见王总就站在她的身后,一双大手仿佛正要一把紧紧的抱住她!

顾倾城吓得不轻,条件反射的将他一把推开。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