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浴血战龙

浴血战龙

不问春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边疆守卫八年,血雨腥风提心吊胆,生与死仅在一念之间。八年之后,楚河得胜归来,一身殊荣,低调回归都市。这一次他只想守着爱人陪伴她度过余生,给她一片安稳的天……奈何麻烦接连不断的找上门,楚河想过的平静生活,看来是难以得到,实力太强大,想低调不允许了。

主角:楚河,柳云烟   更新:2022-07-15 21: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河,柳云烟 的女频言情小说《浴血战龙》,由网络作家“不问春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边疆守卫八年,血雨腥风提心吊胆,生与死仅在一念之间。八年之后,楚河得胜归来,一身殊荣,低调回归都市。这一次他只想守着爱人陪伴她度过余生,给她一片安稳的天……奈何麻烦接连不断的找上门,楚河想过的平静生活,看来是难以得到,实力太强大,想低调不允许了。

《浴血战龙》精彩片段

九月初,秋风寒。

枯黄的树叶落在宽厚的肩膀上。

楚河矗立在老树下,目光所及之处,是荒芜的楚家老宅。

八年前,新婚之日前夜,云城楚家一夜间倾覆殆尽,父母葬身火海化为灰烬,大哥沉尸江底尸骨无存,哪怕是年幼的侄子也死于非命,可仇人却无法无天,逍遥法外。

“孩子,快跑,跑的越远越好!”

“逃,活下去,替楚家报仇......”

痛苦地回忆在楚河脑海里蔓延,他清楚的记得二叔背着他逃离火海,最后奄奄一息扑倒在冰冷的雪地上。

忍辱负重十三载,如今楚河功成名就,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时机已成。

待一阵寒风呼啸而过,云海散开,楚河深吸一口气:“父亲,母亲,大哥,二叔,我回来了。”

楚河只身立荒宅之前,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暗暗攥紧拳头。

“国将,根据雁归楼提供的最新消息,楚家灭门一案绝非偶然,云城五大世家皆有干预。”

“只要国将一声令下,今夜过后云城五大世家将不复存在。”

夜色中,一道孤影逼近,恭敬地停在楚河身后。

楚河摇了摇头:“区区云城五大世家,蝼蚁而已,弹指可灭,我要的是一个真相。”

话说到一半,楚河加重了几分语气:“此乃我家事,定要亲力亲为,亲手血刃敌人。”

八年前,他背负仇恨逃至边疆,为躲避仇家追杀混入军营,在尸骨遍地、血流成河的边疆浴血奋战,生与死不过一瞬之间。

八年后,他凤凰涅槃,今浴血而归,他是龙国威名四方的护国将军,也是敌人眼中麻木不仁、杀伐决断的至尊战神。

“我要的东西准备好了没有?”楚河将肃杀的寒意压下,回头问道。

葛风应声点头:“已经准备妥当,按照您的吩咐,一共一亿美金。”

话音落下,一支整齐划一、训练有素的队伍将十个保险箱陆续摆放在楚河面前,打开保险箱的一瞬间路人惊住了,纷纷停下脚步观望。

保险箱内摆着整整齐齐绿油油的美钞。

“什么情况,美钞,这么多,至少得有好几千万吧,真的假的?”旁边一个男人难以置信的揉着眼睛问道。

“肯定是假的,试问谁家有钱会光天化日露财,再说咱云城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美金。”

“不,这些美金全是真的。”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打破了争论,女人身穿银行制服,应该是银行从业人员,一下子现场炸开了锅,围观的人数越来越多。

“光天化日露财,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天知道,装呗,还能干啥,现在的富二代除了装还会干啥,有点钱瞎得瑟。”

路人的议论,楚河充耳不闻,他渐渐弯腰蹲下,从保险箱里拿出一摞美钞,接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煤油打火机。

“叮”的一声脆响,火光升起点燃了美钞。

“烧......烧,美金......”围观群众目瞪口呆:“这也太畜生了吧,这人到底谁啊,家里有金矿?”

今日是冬至,在龙国冬至有上坟祭祖的习俗,随着火光越烧越烈,楚河将一摞一摞的美钞扔进熊熊烈火之中。

青烟升天,只盼楚家亡魂可以早日安息。

足足一亿美金,烧了近半个钟头,围观群众亢奋不已,跟得了红眼病一样。

“还真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祭祖烧美金,还是头一遭见。”

待火光消散,青烟逝去,下属和围观群众也纷纷离开,然而就在此时,远处开过来几辆挖掘机,挖掘机正正好好停在楚河身后。

接着从挖掘机上跳下来一个叼着烟的长毛年轻人,指着楚河气焰嚣张的叫道:“谁给你的狗胆,竟然敢在我们赵家的地盘上烧纸钱,真晦气,赶紧给老子滚。”

楚家的旧宅成了赵家的地盘?

楚河面色骤然一冷:“赵家何时也敢觊觎我们楚家的祖宅了,谁给的赵兴隆勇气。”

“嘿,你小子还挺拽啊,我说这里是赵家的地盘,它就是赵家的地盘,我看你小子是欠收拾。”

说着长发挥起拳头朝楚河砸去,还没等拳头触碰到楚河的后背,楚河回身一拳。

砰的一声,长毛瞬间倒地。

“你敢打我?”长毛怒道。

见事态不对,长毛带来的其他人纷纷跳下挖掘机,十来个人一窝蜂的朝楚河涌去。

所话说双拳难敌四手,长毛习惯了仗势欺人,顿时忘好了伤疤忘了痛,乐呵呵的爬起来指着自己的脸冲楚河叫道:“老小子,你刚刚不是牛吗?还敢打我,有本事你再打一拳。”

楚河从容不迫、微微一笑:“我从军八载,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贱的要求,好,我满足你。”

“砰!砰!砰......”

完全看不见动作,这一次不止长毛,连带他的手下也一并倒地。

他,楚河,纵横沙场、百战之身,区区十几个普通人,又何曾放在眼里。

“区区蝼蚁,回去告诉赵兴隆,八年前的恩怨是非,我会一笔一笔和他算清楚。”楚河厉声道。

“好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是谁敢扫我们楚家的门楣。”

突然间,一辆车开过来停下,车门打开后,一个相貌堂堂的年轻人走下车。

年轻人衣着光鲜,身上每一件服饰都是国际名牌,手腕上更是戴着一块限量的百达翡丽腕表。

此人楚河也认识,正是赵家的大少爷赵祥瑞。

“大少爷,就是他,他不仅妨碍我们施工,还公然辱骂我们赵家和老爷。”长毛指着楚河惊恐的回道。

赵祥瑞冷着脸上前一步,用眼角的余光瞄了楚河一眼,眉头微微一皱,下一秒忽然笑道:“呦,这不是楚家的大少爷楚河吗?怎么,你还没死啊?”

说完,他转身朝着众围观的人笑道:“各位朋友,请容许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便是八年前楚家灭亡唯一苟且偷生下来的窝囊废—楚河!”


赵祥瑞的话一出,众人哗然,八年前楚家的事情他们都是知道的。

“啧啧,穿的这么破,从名门阔少到街头乞儿,楚河,你究竟是怎么办到的。”赵祥瑞绕着楚河转了一圈嘲讽道。

楚河面不改色,丝毫没有把赵祥瑞的挖苦放在心上。

在楚河看来,此刻活着的赵祥瑞已经是个死人,包括赵家。

八年前的恩怨,他们赵家也难辞其咎,只是今日楚河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比灭了赵家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柳云烟,他的妻子,他们结婚前柳云烟已经怀有身孕,想来孩子如果安全顺产,现在也应该有八岁了。

在边疆征战这八年,楚河无时不刻都在想着与妻儿团聚,从日暮到黄昏,从春夏到秋冬,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睦睦。

楚河不想再与赵祥瑞纠缠,冷冷的扫了赵祥瑞一眼,用命令的口吻说道:“撤走你的人,否则今夜过后赵家将再无安宁之日。”

“哈哈哈,好大口气,你还以为自己是楚家的大少爷吗?就凭你?”赵祥瑞肆意放声大笑,言语藐视:“你现在不过就是一条丧家犬,看你这样子,吃得饱饭吗?竟然还敢来阻挠我们赵家动工,该不会是饿的受不了,故意来讹钱的吧,我看要不这样,我给你两千块,以后跟我干,怎么样?”

羞辱,毫不掩饰的羞辱。

楚河面色一沉,寒气盘腾而起:“你不配!”

说着,楚河向前走去,刚走两步远又停了下来,背对赵祥瑞说道:“跪在这里替我们楚家守孝七日,我可以考虑给你们赵家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

“给我们赵家一个自我救赎的机会?哈哈......楚河,你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还是说你是故意想笑死我,好守住你们楚家这最后一块地。”

“我告诉你,没可能,我不仅要收了你们楚家的地,还要收了你们楚家的坟,哦,我忘了,你们楚家好像连座土坟都没有,一把火全烧没了,连骨灰都找不着,可真惨啊。”

角落里,葛风眼中杀气汹涌,恨不得过去拧断赵祥瑞的脑袋。

在他眼中楚河一直是高高在上、威震八方的护国将军,龙国子民对他只有崇高的敬意,即便是愚民,也不曾敢如此冒犯楚河。

一道凌厉的目光投来,是楚河。

葛风跟随楚河八年,自然明白楚河的意思,但他不明白的是楚河为何不直接动手复仇,他还是那个杀伐决断的护国将军吗?

离开楚家废墟,葛风跟上问道:“国将,属下不解,刚刚为什么不直接宰了那混蛋?”

楚河仰起头,看了眼天空:“死,岂不是便宜了他,我要让他们活在无尽的恐惧之中。”

“交代你的事情,查清楚了没有。”

“查清楚了,但是似乎夫人现在并不想见你。”

说着,葛风恭恭敬敬递上一张照片,顿时楚河冰冷的脸逐渐变得柔软起来,眼中含着温馨的光,像那春天里的朝阳。

葛风从未见过楚河如此感性的一面。

照片中,一道倩影深深地映入楚河眼帘,那么美,又那么优雅,仿佛九霄之上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一般。

她是柳云烟,楚河的妻子,也是云城有名的美女,如果说在云城论姿色柳云烟称第二,那绝对没人敢称第一。

她曾经是无数少男心中的梦中情人,多少富家子弟踏破门楣都梦想娶她为妻。

可偏偏她嫁给了楚河,一夜间,数以万计的男人梦碎了,心也伤了。

在柳云烟身旁还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模样可爱,即便年少,也已经有了倾国之容。

云城柳家,怀揣着不安和愧疚,葛风敲了门。

半晌后门开了,只见一个模样和蔼的中年人从院内走出来,中年人眉头紧锁,看起来似乎有心事萦绕。

此人正是楚河的岳父柳风海。

见到楚河的第一眼,柳风海愣住了身,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你是......楚河?”

“是我,柳叔。”楚河微笑说。

柳风海虽然是楚河的长辈,但是和楚河交情颇深,更胜似挚交好友。

当年如果没有楚河相助,柳家的公司早已宣布破产,至今柳风海都对楚河心怀感恩,后来楚河和柳云烟坠入情网,更是毫不犹豫答应把女儿嫁给楚河为妻。

只是八年前楚家遭劫,楚河从此销声匿迹。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不打算要我宝贝女儿了。”

柳风海热泪盈眶,激动的握住楚河的手,急忙拉着楚河进屋:“老婆子,你快来看谁回来了。”

“谁啊?”

叶珮清急忙从屋里赶出来,可一见到是楚河,瞬间冷下脸来:“是你,你竟然还有脸敢回来?”

“你这个抛妻弃子的负心汉,八年前,要不是因为你和你们楚家,我们柳家也不会落魄至此,我女儿更不会成为别人眼中的小寡妇,你知道这些年外人都是怎么说我宝贝女儿的吗?”

“你给我滚,滚出我们柳家,我们柳家不需要你这种没担当的女婿......”

“老婆子,你这是干什么,楚河能回来那是天大的喜事。”柳风海劝道。

“我呸,他就是个扫把星,要不是因为和楚家结亲,我们柳家也不至于被五大世家如此打压,我的宝贝女儿更不会被侮辱......”

叶珮清说着两眼发红,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开始默默啜泣。

“侮辱?柳叔,阿姨说的到底怎么一回事?”纵使楚河是百战之身,却也难逃儿女情仇,更别说自己的妻子被褥。

柳风海微微张嘴,却欲言又止。

“妈,你胡说什么呢。”

柳云烟从客厅走出来,时隔八年,再次见到柳云烟,楚河眼眶湿润了,含着辛酸挤出一道浅浅的微笑。

“云烟,你还好吗?”

柳云烟神色忧郁,低下头凄冷的回道:“你还回来干嘛,八年前你明明就还活着,却丢下我们孤儿寡母忙于逃命,楚河,你就不是个男人。”

是,他不是,他不该丢下他们母女逃命,他心中有愧。

“妈妈,你怎么哭了,哭了就不漂亮了。”

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循声望去,一个穿着白色碎花小洋裙的小女孩紧紧地抓着柳云烟的裙子。

小女孩脸蛋红润,模样十分乖巧,有一双和柳云烟一样水灵的眼睛。

楚河非常确定,那一定是他的女儿。

出于一个父亲的爱,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一个箭步冲上去,想要抱住小女孩。

可就在这时,柳云烟一把抱住小女孩,将小女孩揽在怀里,冷漠的盯着楚河警惕道:“你干什么,不许你碰小晗,你不配。”


是,他不配!

八年过去了,他没有尽过一天做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他心中有愧。

“她是我们的女儿对吗?”

楚河一改往日治军杀敌之威,束手束脚的站在原地,想往前却又不敢,模样倒有几分幼稚可笑。

“不是!”柳云烟矢口否认。

八年前,她把自己的青春和爱情全部献给了这个男人,她以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可最后也不过是镜花水月梦幻一场。

“你也不该回来。”柳云烟表情淡漠,冷若冰霜,语气更是深寒入骨。

“我......”楚河撇了撇嘴,纵使心中万般苦水,此刻也难以倾诉,但他清楚自己回来的目的,也深知她心中有恨,所以这些他都不在意。

楚河吸了口气,换了一张温和的笑脸,弯下腰望着小女问道:“你叫小晗?楚晗?”

小女孩容颜稚嫩,童真的点了点头,亮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的问道:“叔叔,你是怎么知道我姓楚的?”

楚河露出欢喜的笑容:“叔叔当然知道,因为叔叔也姓楚。”

此刻楚河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小女孩姓楚,这足以说明一切,她还爱着他,而小晗也是她和他爱情的结晶。

抬起头,楚河正了正神色,郑重的说道:“云烟,八年前的事万分抱歉,今后我一定会尽到一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请你相信我。”

柳云烟早已经不是当年稚嫩的小姑娘,像这样的花言巧语她也不知听过多少,听多了也就腻了,假了,要说什么人的话最不可信,当然是男人。

柳云烟嗤嘴冷笑,绝道。“免了,请你离开!”

“妈妈,叔叔看起来好可怜,穿的那么破,好像很多天没吃饭了,为什么要赶他走?”楚晗揪着柳云烟的裙子,仰起头眼巴巴的问道。

柳云烟嘴角一僵,刚准备开口,叶珮清抢先说道:“楚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心里面在打什么如意算盘,如今你们楚家覆灭了,肯定是惦记我们柳家的产业,毕竟我们柳家只有云烟这一根独苗,谁娶了我们云烟,注定要继承我们柳家的产业,但是我告诉你,门都没有,请你出去。”

“叶姨,我没这个意思。”楚河解释道。

叶珮清冷哼一声,随意的瞥了一眼楚河,直冲冲去打开院门:“云烟打小娇贵,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狼狈的模样,凭什么养云烟,靠爱发电吗?”

“老婆子,咱也是从穷日子熬过来的,以貌取人这事我不认可,小河在外八年,多少肯定是有一点建树的,小河,你说说,你这半年都有哪些成就?”柳风骨问道。

“柳叔,我这八年一直在外从军,也算混了个一官半职。”楚河说。

听楚河这么一说,柳风骨顿时神清气爽,挺直了腰,拉着楚河对叶珮清说:“老婆子,听到没,大小是个官。”

叶珮清不屑的哧了一声:“就凭他?”

“咋的,还不信啊,小河,你在外面当官,肯定有个证书什么的吧。”

证书楚河回来急没带,但是手上有一份嘉奖令,嘉奖令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至尊战神!

署名是东洲军区总部。

接过嘉奖令,叶珮清也是愣了一下,看着至尊战神四个大字,又恼又羞,指着楚河道:“糊弄谁呢你这是,至尊战神,我还从来没听过有这种军衔称谓,别人从军都是挂帅封将,可你倒好。”

说着,叶珮清手一挥将嘉奖令抛出,当即楚河双目一沉,顷刻间换步移位。

这封嘉奖令是他浴血八年保家卫国的荣耀,是军人的尊严,若不是因为叶珮清是他岳母,此刻怕是早已经命丧黄泉。

将嘉奖令小心翼翼的收好,同时收回一身惊人的杀意,极速收缩的瞳孔也在片刻间恢复正常。

“怎么,你还想打我不成?”叶珮清瞪大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楚河,但就在刚刚,她不由得后背发凉,心底更是一阵一阵寒颤。

“走走走,赶紧滚。”叶珮清伸手去推楚河,但刚碰到楚河的后背,立刻将一双手收了回来。

“没这个真材实料,就别充大爷,老头子眼瞎,我可不瞎,什么狗屁嘉奖令,这种东西街上一块钱能买一打。”

楚河身份尊贵,三言两语也难以解释清楚,他回头看了柳云烟一眼,柳云烟眼中满是失望,还夹着一点晶莹的泪光。

“承认自己失败有那么难吗?为什么一定要用逃避和谎言去解决问题?”柳云烟痛心的问道。

曾经他以为楚河是个敢做敢当的男人,可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他不仅是个负心汉,还是个懦夫。

八年前如此,八年后依然如此。

“我......”

楚河欲言又止,恋恋不舍的留恋了一眼楚晗:“爸......叔叔下次再来看你。”

走出柳家大院,葛风立刻迎上来说道:“老大,关于楚家祖宅归属的问题已经调查清楚,是赵家同土地局新上任不久的孙局暗箱操作,巧取豪夺,事后所得收益五五分账,涉及非法金额至少高达2000万。”

楚河正了正神色,理了理袖口,目空一切说道:“调查清楚,若有罪,必诛,绝不心慈手软。”

“是,另外刚刚接到上头的命令,现任沧州军区的陈老退休,经过协商,决定由您临时任命,同时沧州各市准备进行一次警备、消防、医疗等各部门安全联合演习,由您负责统一指挥安排。”

“回了,就说我很忙,没时间!”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