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边王长子赵晋

边王长子赵晋

不能不爱喝水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穿越成被废弃的边王长子,母亲被打进冷宫,宫女太监们谁都敢踩上一脚;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手起刀落了,毕竟不能对不起前世雇佣兵的身份不是!做了一辈子雇佣兵,赵晋重生这一世只想平淡简单,奈何身份不允许,自身实力更不允许,打吧,战斗吧,不能让别人瞧不起自己。

主角:赵晋   更新:2022-07-15 21: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赵晋 的女频言情小说《边王长子赵晋》,由网络作家“不能不爱喝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成被废弃的边王长子,母亲被打进冷宫,宫女太监们谁都敢踩上一脚;既然如此,就不要怪他手起刀落了,毕竟不能对不起前世雇佣兵的身份不是!做了一辈子雇佣兵,赵晋重生这一世只想平淡简单,奈何身份不允许,自身实力更不允许,打吧,战斗吧,不能让别人瞧不起自己。

《边王长子赵晋》精彩片段

气味,有些酸涩刺鼻。

他感觉到一双略带冰冷的手,正在抚摸自己的面颊。

赵晋想睁开双眼,却没有力气。

“晋儿不怕,娘一直陪着你……一直陪着……”

如莺啼血般凄婉的泣声传来,在赵晋耳畔飘忽。

谁?是谁?

我……这是在哪?我不是死了吗?

晋儿……她在叫谁?叫我吗?

娘?

这个词对于赵晋来说无比陌生。

他便是没有双亲,才会选择最危险的工作,特种雇佣军。

他猛然打了一个冷颤,不知从何处迸出了力量,勉强睁开双眼。

一座破败的房舍映入眼帘,两旁挂着有些破败的帷幔。

古建筑?

酸涩的味道再次钻入鼻腔,赵晋的脑中好似炸雷一般,无数画面急速涌来。

“额……”

头疼难忍,诸多不属于他的记忆快速融合,消化。

转瞬间,赵晋便明白了一个现实。

他穿越了。

他现在已不是纵横蓝星,刀头舔血的特种雇佣军,而是赵国边王的长子。

是长子,却不是嫡子,比当今世子,早生了半月。

赵国,亦不是记忆中的赵国,而是另外一个时空的王朝。

杂糅的王朝似几代古朝融合,但发展却差的极远,只政体相似。

边王长子,落魄的长子,被他人不待见的张子。

这便是赵晋所面临的情况。

他不是王妃所生,又偏长了世子半月,夺了长子的名头,自小就不受待见。

儿时,母亲被他人诬有疑心,又受牵连,被打入这偏殿之中,如同冷宫。

十数年如一日,他便在这偏殿长大,受尽凌辱,度日如年。

别说王宫内的贵人,便是她们身边的宫人,都敢对其颐指气使。

几日前,原本健康壮硕的赵晋忽然病倒,甚是蹊跷。

若说这其中无人动手脚,绝无可能。

如果不是他穿越而来,恐怕这边王长子赵晋,早已是一命呜呼了。

“晋儿……咳咳……你醒了!真醒了!咳……”

一只冰冷的手扶上了赵晋的额头,他转头去看,却见一面容憔悴,皮肤蜡黄的妇人正用手轻抚他的额头,泪如泉涌。

“谢天谢地,孩子……你昏了三日,所有人都说……”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娘……娘……”

眼前这面容干瘦憔悴的女子,便是赵晋的娘亲,宁夫人。

赵晋伸手,轻轻的抓住她的手腕,入手微凉,心中更凉。

干瘦,没有常人身上的温热,孱弱。

多年的操磨,已让她变成如此样子,似风中残烛。

赵晋依稀记得,儿时的宁夫人,是如何的光彩夺目,风华绝代。

而现在,哪里有往日的风华,刚至不惑之年,身上却带几分完全不符的迟暮之气。

且她身子不好,患有顽疾,自进了这偏殿,这顽疾便如跗骨之蛆,挥之不去。

“娘……你别担心,我没事。”

口中唤着这陌生的称呼,赵晋心中却涌出一阵暖意。

说起来,宁夫人有这般遭遇,怕和赵晋也有极大关系。

若他晚生几日,没了这长子的名头,也不至于连累母亲受这般苦难。

若他不是藩王之子,若他多有几分本事……

而今既然穿越而来,得了这落魄王子赵晋的身,便要承担一切。

他要报答娘亲,拼尽自己全力,改变处境!

赵晋暗中发誓,目光坚定。

宁夫人自不知赵晋已然变了,她伸手擦去脸上泪水,坐在赵晋身旁道。

“娘不担心,你没事就好。”

阵阵水雾传来,她转头去看,心情似好了许多,笑道。

“给你煎的药,等娘去给你端……咳……端来。”

言罢起身,却忽然脚步虚浮,一脚踏空,整个人便要栽倒下去。

赵晋一惊,立刻伸手去扶。

宁夫人堪堪站住,摆摆手,轻声道。

“我没事,别担心……咳……”

“你才刚醒,别乱动,小心招了凉气,好不透。”

宁夫人站定。脸上又露了笑意,道。

“喝了药,娘去给你弄些饭菜。”

“这三日你滴米未进,要好生……咳……好生吃饭才是。”

听到这话,赵晋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好似被人狠狠的戳了一刀。

三日三夜,为了照顾自己,宁夫人自也是滴米未进,寸步不离。

前世孤苦,何时有人对自己这般?

“娘,多弄些吧。”

赵晋压住心情,轻声开口。

“好。”

宁夫人闻言一笑。

“晋儿这是饿坏了,娘给你弄。”

“儿子想和娘一起吃。”

“这几日,娘也瘦了许多。”

赵晋靠在床沿上,看着宁夫人,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

听到这话,宁夫人眼眶一红,泪水再次涌出。

她转身摸了摸赵晋的头,轻语道。

“娘听你的,多弄些,一起吃。”

“有了力气,才能照顾晋儿。”

“儿子已经长大了,以后会照顾好自己,也会照顾好娘。”

宁夫人脸上露出欣慰笑容。

“我晋儿长大了,知道心疼娘了。”

赵晋自幼在偏殿中长大,饱受欺凌,那种自卑和懦弱深深的刻在骨子里。

因如此,平日他沉默寡言,更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坦露心迹,哪里和宁夫人说过这样的话。

只是他大病初愈,宁夫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

儿子好了,她心中自是满心欢喜。

擦去眼泪,正转身去取药罐,却忽听砰的一声,房门被狠狠踢开。

一股冷风倒卷灌入,屋内瞬时雪花纷飞。

原本就身体孱弱的宁夫人,被这冷风一灌,当即剧烈的咳嗦起来。

赵晋抬头,却见一个身材肥胖,横眉立眼的宫女,正掐着腰站在门口,眉头紧皱。

这宫女身上穿着崭新的锦缎,和她一比,宁夫人身上的衣物,却要寒酸的多。

一个下人比主子过的都好,自己到底位于什么处境,直观的现在赵晋眼前。

“宁婆子!”

“贵人让你洗的衣物,洗完了没有?”

肥胖宫女掐着腰站在门口,完全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张口便叫宁夫人婆子。

且那颐指气使的口吻,好似命令一般。

“我可告诉你,让你干的活你要是没干完,今儿你们两个都别想有好!”


这宫女有个极不相符的名字,冬芷。

她口中的贵人,便是淮阳王侧妃,杨贵人。

多年前,这杨贵人还能算是宁夫人的对头。

当年宁夫人进王府,风华绝代,深受淮阳王疼爱,自也让杨贵人心妒忌。

只是这妒忌持续了十数年,却愈演愈烈。

十数年间,杨贵人时不常便会派人来故意找茬,刁难,更有甚时,会被羞辱,打骂。

宁夫人母子深处这王宫偏殿,根本无人问津,他们想怎样便怎样。

这种冬日里扔一些下人的衣服让宁夫人浆洗,已然是寻常手段了。

为护着赵晋,哪怕数九寒天,哪怕十指被冷水冰透,出了冻疮,宁夫人也会坚持完成。

但这两日赵晋一病不起,宁夫人还哪有心思去管这些。

若赵晋真有个三长两短,宁夫人也不打算活了。

“冬芷姑娘,晋儿病了……咳……耽误了这事,我……”

“什么!”

宁夫人的话还没说完,那冬芷一声尖叫。

“宁婆子,你敢耽误贵人的事?活腻烦了?”

“丧家之犬罢了,居然还敢为了这废物,耽误贵人的事?”

说着,冬芷伸手指向赵晋,继续厉声道。

“若不是贵人,你觉得这废物现在还能活?你对得起贵人的好意吗?”

听着冬芷口中的话,宁夫人却陪着笑脸,这么多年过去,她早已习惯了。

“冬芷姑娘说的是,我……咳……我这就去洗。”

宁夫人看了一眼门口,语气带着几分讨好。

“先关上门儿吧,晋儿的病才好,若再招了风寒,可就……”

“谁让你动了!”

冬芷伸手,拦住宁夫人的路。

“冬芷姑娘,晋儿他……”

“啪!”

宁夫人刚转过头,只听啪的一声,脸上竟被那冬芷打了一个耳光,整个愣在当场。

身后,赵晋已是眉头紧皱,怒火中烧,心中当即起了杀意。

这下人竟敢打他的母亲,嚣张如此,死不足惜!

“宁婆子,我看你是真活腻了,居然还想着去管这废物?”

冬芷却完全没有以下犯上的惶恐,此刻看着宁夫人,盛气凌人道。

“关上门,我让你那病鬼儿子传了病,你是想害贵人吗?”

“还不快滚出去洗衣物!”

说着,冬芷用手指向屋外,外面轻雪漫天,天寒地冻。

“是,是,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宁夫人眼底闪过一丝屈辱,伸手捂脸,想着自己出去了,再关上门。

不能让寒风打了她的晋儿。

然刚迈开步子,却感觉自己手臂被人拉住。

“娘,不用去。”

宁夫人转头,却见赵晋穿着单衣,正站在身后。

“不行不行,松开娘!”

“晋儿,你刚醒,快回去躺下,万莫招了风寒。”

但赵晋却并未松开半分,反而抓的更紧了。

“天冷,娘身子也不好,不用去。”

听了赵晋的话,那冬芷却好似被踩了尾巴一样,当即掐腰尖叫道。

“病痨鬼!显出你来了怎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是王爷长子呢?”

“敢抗贵人的命,你受的起吗,宁婆子,你……”

说道这,冬芷忽见赵晋正默然的看着她,原本那双怯懦的眸子中,此刻却带着几分冰冷。

“再聒噪,弄死你。”

赵晋声音冰冷,这句话却似点燃了冬芷的某根神经,眼睛立刻瞪起来,叫道。

“病痨鬼,你……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我……”

说话间,冬芷便要举手去打赵晋。

一旁的宁夫人见了,不知从哪来的力量,上前一步越过赵晋,张开双手护在他身前。

赵晋见状,抢先一步,伸手一把推在冬芷的肩上,直将她推的后退数步,一脸震惊。

“你敢推我?”

“我……我……”

冬芷气急,左右去看,便看到一旁座在火炉上的药罐,转身就是一脚。

“别!”

“我儿的药!”

药罐倒在地上,刺鼻的味道瞬间弥漫,宁夫人似疯了一般上前,却于事无补。

“敢动我!这就是得罪我的下场!”

“你不是要救你儿子吗?我偏让你救不成!以后我看谁敢给你们开药拿药!”

“病死你个病痨鬼!”

“我打死你个死婆子!”

说话间,冬芷抬手,又要冲宁夫人的脸上冲去。

“啪!”

一声脆亮的声响传来,东芷踉跄着后退一步,看向赵晋,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敢打我?!!”

“啪!”

赵晋上前一步,抡圆了又是一个嘴巴,打的冬芷眼冒金星。

“以下犯上!”

“啪!”

“目无尊长!”

“啪!”

“言语恶毒!”

“啪!啪!啪!”

左右开工,一双大手用力的抽在冬芷的脸上,将她抽的连连后退。

“你……你竟敢打我?”

“不想活了!不想活了!”

冬芷已被抽的脸颊隆起,嘴角溢血,看向赵晋的眼神,却带着几分恶毒。

原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赵晋,今日却好似一头暴怒的雄师。

“打你?”

赵晋回手,一把拿起桌上的药刀,轻声道。

“再敢说一句,杀你。”

赵晋冰冷的目光让冬芷一个哆嗦,却还不服道。

“你敢,我可是贵……”

“再废话试试。”

赵晋手持短刃,上前一步,强大的压迫感瞬间涌上冬芷的心头,手都抖了。

前世纵横沙场的雇佣兵,若不是赵晋的身子孱弱,方才那几下,就能要了这丫头的命。

“你你……你给我等着!”

“今天的事,我一定一五一十告诉贵人,告诉贵人!”

冬芷怕了,颤抖的说了这么句话,看也不敢看赵晋一眼,落荒而逃。

关闭房门,赵晋扶着宁夫人坐下,低头去收拾地上的狼藉。

“儿……”

看着眼前的赵晋,宁夫人心中不安,急道。

“那杨贵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若她们来了……咳……我们……”

这偏殿只有她们母女,若杨贵人真的差人来报复,该如何是好?

“娘放心,不会有事的。”

赵晋收拾了散落的碎片,垂首,声音很轻。

“若他们来了,最好。”

此刻,赵晋的眸子中,闪出一抹刺骨的冰冷。


赵晋的变化让宁夫人意外,但现在却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儿……你到底……”

宁夫人看了一眼放在桌上的药刀,便要伸手去抓。

“娘,您做什么?”

赵晋抢先一步将那药刀抓在手中,伸手去扶宁夫人。

“儿啊,可不敢真的杀人!”

宁夫人眼中满是关切,瘦弱的双臂紧紧抓着赵晋的手,颤声道。

“这么做……绝对不行,绝不行啊!”

赵晋虽深处偏殿,不着淮阳王待见,但这王府中想要他命的却是大有人在。

按大赵的规矩,只有长子可继承藩王爵位,淮阳王生的嫡子虽已是世子,但有赵晋这长子在,便有人心中不安。

宁夫人之所以如此忍气吞声,便有示弱示小之意。

她只想让赵晋好生的活下去,不卷入任何纷争中。

“娘,你多想了,我就是吓唬吓唬人。”

赵晋闻言心中一暖,面带轻笑,扶着宁夫人坐下,道。

“儿子没那么蠢。”

“千千万万别上了他们的当。”

宁夫人略微放心,拍着赵晋的手掌,轻声道。

“一会若是他们来人了,你别说话,娘去求他们。”

“你好歹是王爷的儿子,他们不会真的如何的。”

耳中听着娘亲的话,赵晋轻轻点头,没有多语。

他心中自有办法,只是这办法,不能和娘亲说罢了。

未过多长时间,门外果然传来阵阵声响,赵晋刚起身,房门便又被一脚踹开。

除了之前被赵晋收拾的冬芷外,此番来的还有三个宫人,为首的正是杨贵人院中的总管梅根。

三个太监一个宫女,对付赵晋这一对孱弱的母子,绰绰有余了。

随着冷风灌入,总管梅根扯着嗓子,冲赵晋喝道。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打贵人贴身的侍女,看你是不想活了。”

“今儿咱就要替贵人主持公道。”

“梅公公,晋儿大病初愈,脑子迷糊,这才冒犯了冬芷姑娘,我……”

“娘,不用求他们。”

宁夫人正开口求饶,却直接被赵晋打断。

他此刻上前一步,将宁夫人挡在身后,看向眼前趾高气昂的几人,轻声道。

“人是我打的,要怎样,说!”

“呦!你这废物居然也敢这般跟咱家说话了?”

梅根一撩拂尘,眼中全是鄙夷。

“你认了就好。”

“冬芷,方才他是怎么打的你,你现在怎么还回来,双倍奉还。”

梅根转头看了冬芷一眼,却见冬芷双颊臃肿,听了这话竟不敢上前一步,立刻骂了一句。

“没用的东西!”

“来啊,给我……”

“梅公公,不要!千万不要……”

宁夫人此刻拼命上前,将赵晋拉向身后,开口求饶。

“晋儿一时糊涂……”

“滚一边儿去!”

梅根脸上带着不耐,一把推在宁夫人身上,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亏赵晋在身后扶住。

“宁婆子,你还敢给你这废物儿子求情?”

“贵人可是说了,今儿咱家是来帮你教育儿子的,贵人对你恩重如山,若换是我,定不饶你们。”

“公公别跟他们废话,快将这废物打……”

冬芷在一旁扯着嗓子喊,说了没一句话,正对上赵晋冰冷的目光,竟不敢在说了。

“教育我?”

“很好,你最好别让我起来。”

赵晋扶着母亲,隐隐挡在母亲身前,声音低沉。

“您说的哪儿的话,咱们做下人的,可不敢下这重手。”

“最多,就是将王子打的下不来床罢了。”

这些下人虽奉了杨贵人的命不断欺辱这对母子,却还不敢太明目张胆。

赵晋毕竟是淮阳王的骨肉,乃是皇家骨血。

事情一旦闹大了,就算王爷不管,府中的那些文人也能将他们几个下人撕了。

“废话真多。”

赵晋扶着宁夫人坐好,在宁夫人焦急关切的目光下,直接转身,一拳挥出。

他这一拳速度极快,打在梅根的面门上,打的他口鼻窜血,后退一步。

赵晋紧跟上去,再次提膝,狠狠顶在对方小腹上。

“啊!!”

“动手!快给我动手!”

这两下,打的梅根连续后退,猛然弯腰,口中却拼死叫嚣。

一旁的两个太监立刻直奔赵晋而来,凶神恶煞一般。

赵晋却根本不管他们,直奔梅根而去,猛然起身,一脚便踹在梅根的脸上,将他踢了个狗啃泥。

“打!往死了打!”

冬芷在一旁尖叫,两个太监快速上前,伸手便要去抓赵晋。

赵晋身子孱弱,若放在前世,就这几下,便能将那梅根打成梅命。

不过力道不行,动作却不慢。

只见他一个闪身,直闪到桌子旁,一把抄起桌上的药刀,两个太监当即停下,不敢上前。

“疯了!疯了!”

“快给我上!打!打!”

梅根狼狈的从地上起来,才捡起帽子,已被打的狼狈不堪。

然看到赵晋手持药刀站在屋内的时候,也愣了一下。

“你……你是找死!”

赵晋双手下垂,微微气喘,却是目光冰冷,面无表情。

身后的宁夫人见赵晋拿了药刀在手,心中焦急,直起身喊道。

“晋儿,不可!不可啊!”

赵晋不为所动,直提起药刀,冲着自己的手臂,用力划下。

殷红的血液瞬间流出,滴落在地面上,淡淡的血腥气飘在空气中,所有人都楞了。

“今日,你们一个个,都要陪葬。”

赵晋脸色苍白,将药刀仍在地上,整个人身子一虚,向后瘫倒。

宁夫人一把扶住,两人跌倒在地,泪水当即夺眶涌出,口中急道。

“晋儿!晋儿!”

“你为何如此!为何如此啊!!”

“你要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活了……”

宁夫人声泪俱下,赵晋手腕血如泉涌。

面前,梅根四人已然吓傻了,愣愣的站在那,如五雷轰顶。

赵晋再不计也是淮阳王的骨血,是皇亲!

若他真因为此事没了命,那在场的所有下人,甚至他们的主子杨贵人,都没好下场。

“快!快些!快些上……”

梅根急的跳脚,一脚踢在眼前太监的身上,高声道。

“快抬起来,送医!”

“疯子!疯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