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全球首富从重生1983开始

全球首富从重生1983开始

炽热寒鼠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觉醒来,资产过万亿的董事长骆翔重生到了八零年代,成了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上一世,他虽然有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但却永失所爱,妻女全都凄惨离去。如今重新来过,骆翔不会让她们跟着自己吃苦,他要让妻子和女儿锦衣玉食,风雨无忧。于是,他胆大心细,在这个商机遍地的年代做起了买卖,投机农贸当厂长,地产重工互联网!

主角:骆翔,卫媛佳   更新:2022-07-16 01: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骆翔,卫媛佳 的女频言情小说《全球首富从重生1983开始》,由网络作家“炽热寒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觉醒来,资产过万亿的董事长骆翔重生到了八零年代,成了一穷二白的穷光蛋。上一世,他虽然有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但却永失所爱,妻女全都凄惨离去。如今重新来过,骆翔不会让她们跟着自己吃苦,他要让妻子和女儿锦衣玉食,风雨无忧。于是,他胆大心细,在这个商机遍地的年代做起了买卖,投机农贸当厂长,地产重工互联网!

《全球首富从重生1983开始》精彩片段

震惊!知名董事长离世!

据悉,上市公司鸿毛集团董事长骆翔先生不幸因病去世,百万亿资产归于国有。

……

“嘶!痛!”

脑袋里剧烈的疼痛感让骆翔感觉,后半辈子辉煌的人生如放映片按下了后退键一样,不断倒退。

缓缓睁开双眼,昏暗的白炽灯在眼前缓缓闪烁。

下意识的回顾四周,不大的屋子里,到处散落着破裂的啤酒瓶。

烟头四处散落在地面。

骆翔撑住疲软的身子站起来,发现墙上的日历赫然是1983年2月7日。

“我重生了吗!”

骆翔瞳孔紧缩,一脸震惊的看了日历一遍又一遍。

一时间,两行浊泪从眼角留下。

太好了,每日的忏悔终于换来了老天爷的怜悯。

1983年2月7日,也就是今天,妻子和自己的女儿被放贷的人带走,女儿被卖到不知哪儿的山区,几十年都没有找到,而妻子则被卖到窑子里,刚烈不阿的她选择了割腕自杀!

抱着妻子冰冷的身躯,钻心的痛楚,终于让骆翔醒悟,哪怕后半辈子骆翔赚够了钱也无法弥补,那是他一生的亏欠。

想起前世自己一次一次的恶劣行径,骆翔狠狠的扇了自己几巴掌。

本是一个有为青年,但是因为交友不慎,沾染上了赌博。

他不爱妻子女儿吗?不,他爱,可是越是输越想赢回来。

一而再再而三,家里的钱全部被他输的精光。

赌红眼的他怎么会甘心,父母亲戚全部借了个遍,最后还借了高利贷。

最终无钱可赌的他,完全的沉沦下去,喝酒,打牌,撒酒疯。

没钱了便找妻子卫媛佳,拿不到钱,就是一顿拳脚伺候。

就在昨夜,他又拿走了妻子借来的饭钱,和几个狐朋狗友喝酒打牌,直到花光了钱才回到家里。

“咿呀~”生锈老旧的房门发出刺耳的声响。

房门被人缓缓推开。

“爸爸!是爸爸!”幼嫩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

“爸爸抱!”

一个四岁的小女孩,摇摇晃晃的小跑到他的面前。

“爸爸,安安想你了,爸爸不要老是出去好不好,可以陪安安玩儿吗?”

看着自己可爱的女儿,已经止住的泪,再次掉落下来。

“爸爸,你怎么哭了?”

安安见骆翔不为所动,小嘴巴撅了起来。

彻底缓过神来的骆翔,连忙蹲下身子,紧紧的将安安抱在怀里,感受女儿的体温。

没错了,这是真的,他真的重生了!

“爸爸,你今天不一样了”

安安被骆翔紧紧的抱着,忽然有些不自在。

“安安!”

一声怒斥传来,安安顿时露出委屈的样子,从骆翔的怀里抽出身子来。

只见一个身着白色碎花群的女人,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口。

卫媛佳!

前世无数年为这个女人每夜哭醒的人。

如今正活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骆翔浑身一震,白色碎花裙,惨白的脸颊,满地的鲜血,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那一日,死死的留在他的记忆里,永远无法磨灭。

后世即便骆翔外人看来无比光鲜亮丽,但是对于他来说,每一日都是苟活,只能不断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婚后,没有做过一次饭,没有陪过一次产检。

更不要说拿回一分钱。

他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也不是合格的父亲

看着脏乱不堪,充满酒味的房间,卫媛佳死死咬住嘴唇。

这个男人,她给了无数次的机会,作为传统的女人,她始终抱着一丝丝的幻相和期待。

试图让她的男人重回正轨。

可是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最让卫媛佳崩溃的是,骆翔竟然借了两万元的高利贷。

若不是追债的人都追到厂里去了,她都不知道骆翔欠了这么大的巨款!

83年的卫媛佳的工资也就十多块钱,就算加上两份零工,一个月也就二十块左右。

这两万元的高利贷,好比一座大山,将卫媛佳压的喘不过气来。

“媛…媛佳”

看着面前这个憔悴的女人,骆翔声音有些梗塞。

然而卫媛佳根本没有看向他,目前光向四周扫去。

仅仅一晚上,原本打扫干净的房子,又变得七零八乱,狼狈不堪。

阵阵酸臭味在房间里弥漫。

卫媛佳再也忍受不了,瘫倒在地,掩面痛哭起来。

“骆翔,你到底还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娘俩!”

当初那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如今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她。

自己为什么当初会觉得骆翔是可以托付众生的人?

不顾家里的反对,毅然和骆翔结婚,果然如长辈所说就是一个错误!

“媛佳,我…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也无法弥补之前对你的伤害!”

“够了,骆翔,你的这些话我都听够了!”卫媛佳擦干眼泪慢慢站起来,“放过我们吧,追债的人都到厂里去闹了,我都要疯了!”

“追债!”

骆翔想起来,就是这群人,将他妻子女儿带走,导致了后面不可逆转的结局。

“媛佳,快,你赶紧带着安安走”

话音刚落,楼道里就传来的噼啪的脚步声。

“砰”

一声巨响,破旧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往哪儿走?”

为首的刀疤男冷哼道,身后跟着两个黄毛小弟。死死的将门口封住。

刀疤男朝骆翔冷笑道:“还想走?骆翔,识相的赶紧把钱还了,不然就把你老婆孩子拿来抵债!”

突然出现的三个面容恐怖的混混,顿时把安安吓得哭了起来。

“妈妈,安安害怕!”

“哭什么哭,听着烦人”

刀疤男,二话不说,直接一脚朝安安踹了过去。

卫媛佳不顾一切,赶紧抱住安安,同时背上也结结实实挨上一脚。

她也认出此人,就是这几天道工厂催债的人。

卫媛佳跪在地上哭着说道,

“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她还小,你们的钱,我会想办法还的!”

此时此刻,卫媛佳哪里还有什么办法,只能哀求。

“两万块钱,你拿什么还?”

“你也不打听打听,这方圆几十里,谁敢赖我刘霸的账?”

“骆翔,你若不还钱,我今天就把你老婆拿去卖!”

刘霸一脸冷笑,伸手在骆翔脸上拍了几下。

“不过,你老婆姿色还算不错的,卖之前,让我们几个先爽一爽,免你10块怎么样?哈哈哈哈”

骆翔双眼赤红,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刘霸。

上一世就是这个刘霸做局,一步一步落入深渊,最后输的倾家荡产,欠下巨额高利贷,落得一个妻亡子散的结果。

五十年了,他足足忍受了五十年的煎熬。

刘霸目光不断的在卫媛佳的身上打量着。

“啪!”

啤酒瓶破碎的声音响起。

“欠钱的是我,讨债找我来,我告诉你,你若是敢对我家人动任何心思,我就是豁出命来,也要弄死你!”

话毕,骆翔抓起啤酒瓶指着刘霸怒喝道。

前世的记忆逐渐拼凑起来,当初他懦弱不堪,即便看到妻女受辱,也不敢正面出声。

现在重生的他,怎么可能再让这些混混伤害妻女一分一毫?

“呸,真搞笑,别以为那个破酒瓶就能吓退我们”刘霸面露凶色,一步步朝骆翔靠近。

“来来来,你霸哥我就站在这儿,你敲啊,土鳖孙子,跟我在这儿耍横?”刘霸故意将头靠近,这么久了,刘霸深知这个骆翔,胆小如鼠。

别说动手了,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

“去你的!”

骆翔怒吼一声,举起手里的啤酒瓶狠狠的砸在刘霸的脑袋上。

“砰”的一声,啤酒瓶应声而碎。

“啊!臭小子,你竟然真敢动手”

刘霸一声吃痛,双手捂着头顶,鲜血缓缓流下。

接着骆翔拿着手里半边酒瓶,直接抵在刘霸的脖子上。

刘霸的两个小弟见状,立马就要冲上来制止骆翔。

“都别动!”

骆翔怒喝一声,两个小弟见自己老大被抵住脖子,瞬间停住动作,不敢上前。

“骆翔,你敢…”

刘霸虽然被抵住脖子,但是仍然不信这个骆翔敢杀人!

骆翔双目赤红,如同发疯一般吼道:

“你看我敢不敢!”

说完,手里又用力半分,玻璃已然刺破了皮肤,留下丝丝鲜血。

刘霸此时也看出这个骆翔似乎被他们逼急了,连忙出声缓和道:“翔子,有话好好说,先放下来,都好商量的!”

商量个球,刘霸心想,只要你敢放下来,看老子怎么弄死你!

没想到骆翔丝毫没有放松力气,反倒加重几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什么,老子反正贱命一条,大不了和你换了,黄泉路上做个伴!”

刘霸也有些后怕了,换命?为什么换,他刘霸是谁,到处叱咤风云,日子过得滋润的很。你骆翔一条贱命能和他比?

不过好歹是道上走过的人,知道骆翔虽然已经狗急跳墙,但是还没有到达你死我活的地步,不然这酒瓶早就割下去了。

“好,骆翔,算你有种,只要你放下东西,我给你一周时间”

刘霸语气缓和的说道,他犯不着和这种烂人换命。

“好,一周以后两万,连本带利还给你,在此期间,若是再招惹我家里人,我就让你后悔一辈子!”

骆翔瞪红双眼,满脸狰狞的说道。

“好,一言为定,那你先放手!”

刘霸咽了咽口水,一阵心悸,没想到这个骆翔还有硬气的时候!

他今天带的人不多,没想到这个骆翔这么扎手,差点栽在他手里。

见对方已经答应,骆翔也松开了手。

“霸哥,没事吧!”

“霸哥,叫人吗?”

两个小弟见刘霸解除危险,连忙上前问候。

“叫什么人!走”

刘霸大骂一声,摸着脖子朝外走去。这个时候惹骆翔才是有病。

“你小子可以啊,我记住了,一周时间,再还不上的话,我看你还有没有今天这么好的运气!”

走到一般刘霸转头过来指着骆翔的鼻子威胁道。

几人走后,骆翔赶紧上前,紧紧地抱着女儿。

五十年了,终于再见到自己的女儿了!

“安安,爸爸看看疼不疼啊?”

“爸爸,不疼”

安安顶着眼泪花,一脸委屈的抱着骆翔。

再看到卫媛佳后背的脚印,骆翔顿时心里涌上愧疚之意。

卫媛佳赶紧把安安抢了过来,痛哭起来。

“骆翔,你这个王八蛋,你看看这家里还像个样子吗,昨天才借的二十元生活费,你又拿了去,你还想干什么啊!”

此时卫媛佳无比绝望,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媛佳,你放心,钱我会还的!”

“那可是两万块啊,你拿什么还?周围亲戚朋友,哪个还敢借给你?”卫媛佳歇斯底里后,终于脱力的坐在墙边双眼无神,缓缓抽泣着。

“媛佳,相信我,这次我一定不再骗你了!”

“相信你?你让我怎么信?我这辈子嫁给你,就是信你太多次了!”

卫媛可抽泣着站起来,她再也不会相信骆翔了!

“我要带着安安会娘家,你要还是个人,就放我们娘两走吧!”

卫媛佳抱起安安,台步朝外走去。

“妈妈,安安不想离开爸爸,我们不走好吗?”安安在卫媛佳怀里苦苦哀求。

骆翔赶紧上前抓住卫媛佳的手。

此时的情况,的确不能让她们呆在这儿,万一刘霸转头又回来了。

“安安,你先和妈妈去外婆家过几天,过年前,爸爸来接你好吗?”骆翔温柔的对女儿说道

“那好吧”,安安一脸委屈的回答。

“媛佳,你在等我几天,就几天,过年前我一定接你们回家,这次咱们好好过日子,我发誓,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了,一定要等我。”

骆翔一脸哀求,就怕卫媛佳想不开。

卫媛佳甩开骆翔的手,抹着泪,头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望着离去的母女两,骆翔心中一时间辛酸不已。

七天之内要赚够两万元,用什么赚?

即便自己在后世创造了万亿的资产,但是任何东西都是要本金的,没有本金怎么赚钱?

没有钱,怎么钱生钱?


骆翔把头挠成鸡窝,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起来,一边翻一边回忆这80年代的各种细节。

一段时间后,骆翔累得瘫坐在地上,本就没有吃饭的他,哪里有什么力气。

除了找出了一件结婚时压箱底的西装,还有那仅有的十块钱。

骆翔皱着眉点了一直烟,缓缓思考着。

要在这改革开放的洪流中赚钱,就必须要掌控信息的时差!

这个年代有什么值得他注意的事情呢?

就在这时,院外响起一阵自行车铃。

“自行车!”

骆翔忽然响起了什么,从地上猛的站了起来。

80年代,自行车开始渐渐进入每个家庭的视野,不像70年代,拥有一辆二八大杠都可以作为传家宝一样。

这个时代,很多家庭已经可以负担起一辆自行车了。

而且,在骆翔的记忆里,82年开始,大量的自行车厂从以往的以产定销模式,逐步变成了自产自销的经营模式,如此一来,各大车厂开始不断的扩大生产规模。

但由于国情的原因,即便国内需求十分旺盛,那时候的老百姓消费观念还没有转变,一家拥有一辆,一辆骑十年,都不带换的。

再加上大量车厂的相互竞争。

导致产量是上去了,但是产品没办法及时卖出去,大量的产品被积压起来,最后将许多自行车厂逐渐拖入死亡边缘。

产能上去了,卖不出去?这对于商业摸爬滚打几十年的骆翔来说,无疑不是个问题。

可是,方向虽然定了,自己的本金还是没有着落!

如果不要本金呢?

既然这条路走不通,就变幻一个思路,前世那么多的销售模式…

“不要本金?等等!有了!”

骆翔忽然想到了绝妙的点子,心中大喜。

连忙将箱子里的西装翻出来试了试,感觉还凑合,人模狗样的!

……

此时,骆翔很没有形象的蹲在路边抽着烟,眉头紧皱。

国企就是国企,你没个正事儿,看门大爷拽的给你爸一样,一脚也别想踏进去。

这个时候,一辆黑色的大众捷达,缓缓开了过来,停在自行车厂的门前。

骆翔精神一震,别看不起捷达,这83年能用上汽车的,都是有些地位身份的。

而自行车厂内,一行人说说笑笑,朝门口的捷达走去。

领头的都是派头十足,一看就知道是领导的。

而众人围在中央的,则是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的气质女子。

她穿着黑色束腰小西服,搭配过膝短裙,有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潮流。

“郑丽霞!”

骆翔双目放光,回忆起前世的记忆,这个郑丽霞身份可不简单。

要知道她的父亲可是赫赫有名的郑裕彤,往后那些开遍大街小巷的周大福珠宝店就是他的,同时也是港界四大富豪之一。

而此时出现在这儿的郑丽霞,是被家里派来内地考察市场,投资来的。

自从改革开放一来,国家重新把经济建设放到首位,能不能拉来投资,对于一个地方领导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郑丽霞作为港商来到吴港,可以说立刻得到了当地领导的格外重视。

但郑丽霞的这次出访,骆翔可是一清二楚。

这郑丽霞不过是家里派出来试炼的,如此大的家业,家里自然要不断花钱让后辈成长起来,否则打下的万亿家产,怎么维持下去?

不过最后郑丽霞并没有选择吴港这个小地方,而是去隔壁的江州开办了食品行业草草收工,对于吴港这地方丝毫不感兴趣!

收起回忆,此刻的郑丽霞已经走出自行车车厂。骆翔见时机差不多,弹开烟头,起身整理整理西服,朝前走去。

“唔好意思,请问是郑小姐吗,幸会!”

标准港普一出,顿时引起郑丽霞的注意,转头朝这个一身正装,有些痞气的陌生人看去。

“您是?”郑丽霞搜寻了一圈记忆,却丝毫没有头绪。

“呵呵,不知道近日郑伯父身体如何?多年未见,我父亲总是在嘴边挂念!”

骆翔一副熟络的模样,朝郑丽霞靠近。

周围几位身着中山服的领导,顿时眉头紧皱,不断打量着这个年轻人。

“真是抱歉,不知您父亲是?”郑丽霞微笑道,同时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人谁啊,上来就攀关系?

不过出生富贵人家,不可能像前世那些富二代般上来就嚣张跋扈,基本的待人接物,她做的堪称完美!

“我父亲是包言撤啊,早年在港区与郑伯父是最亲密的合作伙伴,小时候我还来你家玩儿过呢!”

骆翔刻意将郑丽霞拉到一边低声闲聊起来,譬如郑裕彤的私人爱好,旧家住址等等,说的那是丝毫不差!

“哦!原来是包世兄啊!不好意思,小时候的事,记不太清楚,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你!”

郑丽霞捂着小嘴轻笑,相互说着客套话!至于什么包世兄,她完全没印象。

她哪里知道,前世互联网的强大。这些信息在网上大多都能找到。

二人的低声谈话,好像故意避开几位领导似的。

但是这个年代能当领导的人,哪个不是察言观色的狠人?能和郑丽霞攀谈如此亲密的人,身份都大差不差,几人心里已经有了底!

“回港之后,有空定要来我家做客,我父亲可是多年没见你了!”

骆翔闲聊完,随即便转身离开。

郑丽霞此刻真是莫名其妙,她还以为此人是来求她办事的,结果真的就是偶遇打个招呼?

“小姐?”郑丽霞身后的一个身材魁梧面露不善的保镖上前询问。

“不用,一位世兄,他家和我父亲应该有些渊源。”郑丽霞摆了摆手,随意答道。在她看来,能够准确说出父亲生活习惯和爱好的人,应该没错。

这句话从郑丽霞嘴里冒出来,不过是轻描淡写的话罢了,但是李岩听到耳里,却得让他眼前一亮。

能和郑家有所渊源的,恐怕也是某个豪门家族!

李岩本来想借此机会,拉郑丽霞投资自行车车厂,把积压在库房的大量自行车清理掉。

结果对方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反倒是一提隔壁江州食品厂,顿时拔腿就走。

若这年轻人也是某个香港富豪子弟的话…

望着离去的骆翔,李岩的心思逐渐活络起来。

可李岩不知道的是,骆翔刚刚的举动,不过是诱饵罢了,诱的不是郑丽霞,而是李岩!


夜幕降临,吴港大饭店门口

“呵呵,郑小姐慢走,若是以后有意向,可随时联系我!”李岩挥着手,面带笑容的送走了郑丽霞。

李岩心里清楚,郑丽霞这一走,投资基本是不可能了,至于以后联系?联系个狗屁,低头哈腰半天,连个电话都不让留!

李岩憋着一肚子火,拿上包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好巧不巧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洗手间出来!

“先生您好,不知是否有幸闲聊几句?”

李岩顿时火气大散,满脸笑容的上前招呼道。本来白天还打算打听一下这个年轻人,没想到这么巧就碰上了。

“嗯?你是?”骆翔停下脚步,装出一脸茫然的样子。

为了制造这个完美的偶遇,骆翔在吴港大饭店的厕所里都拉了三趟了!

“李岩,吴港自行车车厂的厂长,有幸一见先生!”

李岩伸出双手,满脸笑意,同时也在打量着骆翔。

“骆翔!”

骆翔十分坦然,伸出右手与李岩握了一下。

“骆先生也是来吃饭的?”

李岩抽回手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刚吃完!”

骆翔嘴角微笑,知道眼前这个李岩已经上钩了!

李岩这个人,骆翔了解的很,原因在于,再过几年,这只老狐狸就将踏步青云,扶摇直上,最终做到副常委的位子。

这个自行车车厂,不过是他栖身的跳板罢了!

“太好了!我也刚吃完,可否一起喝个晚茶?”

李岩刚刚明明啥都没吃,硬是装出吃饱喝足的样子!

骆翔自然顺水推舟,二人坐下后,李岩便开始更为仔细的观察起骆翔,不断猜测骆翔的真实身份!

不过,作为前世连五星级酒店都住麻了的骆翔,这吴港大饭店最豪华的包房,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

表情坦然,怡然自得,丝毫没有紧张和好奇感!

这一点细节自然被李岩看在眼里,更是加深了他对李岩身份的断定!毕竟没有经常出没过高档场所的人,这些神态是不可能装出来的!

“骆先生,你和郑小姐关系似乎很好?”

李岩先动身起来,给骆翔掺满一杯茶。

“家父之间有些来往罢了”

骆翔的话很是随意,翘着二郎腿依靠着真皮沙发,俨然一副富家子弟的模样。

“能和郑家有来往,想必骆先生家也非富即贵吧?”

李岩此刻已经有些激动,这骆翔果然如他所料。

“家里做点外贸生意,小打小闹罢了,不值一提!”

骆翔喝着茶,说着自己早已编好的故事!

“哈哈哈,骆少爷谦虚了,能做外贸的都是大家族,何来的小打小闹!”

李岩此刻已经彻底相信了骆翔的身份。

然而此刻,骆翔却摆弄起茶道来。

只见沸水反复相沏,在倒入茶碗中。骆翔三指并齐,呈“三龙护鼎”,将青瓷茶碗托于手心,三片茶叶在沸水中逐渐展开,旋转,下沉,随后再升再沉,三起三落,芽影水光,相映交辉。

这在前世,不过是一种基本的茶技手段罢了,不过在李岩看来,这样的沏茶,简直装大爷装到心尖里去了,直呼太爽!

“真不愧是骆大少爷!如此精湛茶技,佩服!”

这一刻,李岩哪里还有一丝丝怀疑,终于按奈不住,接着说道:

“骆大少,其实,我有个小事,需要找你帮忙。”

骆翔轻轻品着茶,等待着李岩继续开口。做了这么多的铺垫,不就是等的这一刻吗?

这豪门大少他骆翔既然做了,那就要做个大的!

“李厂长,有什么不妨直说,我这个人向来比较豪爽。”

骆翔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其实内心十分紧张,就怕这鱼儿犹犹豫豫不上钩。

“骆大少想必也了解过,这自行车在普通人家的火爆程度吧”,李岩喝了一口茶,目光灼灼的看着骆翔,想从表情上了解一些心理活动。

“知道一些,这内地家庭的储蓄逐渐增加,对于这些日常用具,属于刚需,对比国外的话,国内的潜力和市场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

骆翔一口气就说出了对国内的分析,让李岩内心一惊。

李岩见此,呵呵一笑:“骆大少,果然是大家子弟,眼光和格局都是常人不能比的”

“我们自行车车厂自从82年开始,就和化工机械厂合并,技术力量大大增强,也对车型进行了工艺改进,可以说前景是十分的广!”

骆翔淡淡一笑,缓缓道来:“因此你们的产能也不断的增加?”

李岩自豪的说道:“这是当然的!不是吹牛,我们往后年产可以达到2万辆,甚至更多。”

“所以你们产品积压了,我说的对吗?”

骆翔抿了一口茶,盯着李岩说道。

李岩闻言,喝进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心中顿时骇然,眼前的这个豪门大少哪里是外表那样玩世不恭?

“骆大少,这是…”

李岩苦笑道,没有想到对面这个骆翔竟然如此精明,一眼就看穿了他们厂的痛楚。

骆翔摆手阻止了李岩的辩解,正色道:“李厂长不必说了,我知道你拉我到这儿的目的,就是招商引资,帮助你们将库存清理掉,我说的没错吧?”

李岩叹息一声,面部表情有些僵硬,“骆大少,虽然我们产品积压,但是质量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只要打开销路,肯定是有的赚的!”

骆翔心中一喜,差不多该收网了,他怕再聊下去,这鱼儿就跑了!

于是放下茶杯说道:“李厂长,我帮你们打开销路是没问题”

李岩闻言顿时精神一震,“这么说来,骆少打算投资多少?”

“不,李厂长,接下来我要说的,你可能需要好好考量一下,但是我保证肯定让你们积压的产品统统卖掉!”

……

拿着合同送走骆翔的李岩,此时也觉得脑子无比混乱。

“这个骆翔到底打的什么算盘,从来没见过这样古怪的商人”

“呵呵,管他呢,反正我们国内也需要资金来改善吴港人民的生活,不管怎么说吴港和自行车厂是永远不亏的,至于这个骆大少要折腾,就让他折腾吧,反正他家钱多!”

李岩俨然已经把骆翔当做人傻钱多的富豪子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