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之鹏程万里高质量小说

重生之鹏程万里高质量小说

浅水戏虾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徐涛周鹏程,也是实力派作者“浅水戏虾”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仕途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周鹏程,重生回到1996年,且看他如何在如履薄冰的官场之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主角:徐涛周鹏程   更新:2024-06-14 22: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涛周鹏程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浅水戏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徐涛周鹏程,也是实力派作者“浅水戏虾”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仕途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周鹏程,重生回到1996年,且看他如何在如履薄冰的官场之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

《重生之鹏程万里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孙县长,在东州市老干局的时候,他是我一手提拔上去的。”


秦再林并未隐瞒,这来到凌桥县一个多星期了。

他这才明白地方斗争的复杂性!

相对于老干局与赵明生那种小打小闹,这县委县政府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斗兽场一般!

秦再林虽然是常务副县长,负责协助县长孙云辉统筹全县工作。

可没有了孙云辉的支持,他这个常务副县长恐怕也就是个摆设了。

一方面!

县委书记周博给秦再林抛出了橄榄枝,另外一方面,孙云辉也是一来就带着秦再林参加了县政府的欢迎会。

说是欢迎会,实则就是孙云辉带着几个要好的常委一起跟秦再林吃顿饭。

这也是一次向秦再林展现自己的实力!

“你这个老部下,来到凌桥县,跟你汇报过工作没有啊?”孙云辉淡淡的问道。

“前几天打电话汇报了一下工作,然后请我帮他为大秦葡萄采摘节协调了一下县公交公司的几辆车。”

秦再林看着孙云辉,他知道孙云辉已经知道了周鹏程去了周博那边的事情了。

事实上!

秦再林觉得这没有什么,或许是有事情要汇报呢?

可官场之中,很多事情就是这么的敏感。

有些时候,并非是真的周鹏程倒向了周博那边,而是众口铄金,会导致一些不必要的事情发生。

孙云辉的担忧不无道理,秦再林跟周鹏程一起来到凌桥县。

而孙云辉好容易将秦再林拉到了自己的阵营之中,才可以跟周博扳扳手腕。

若是这个时候,周鹏程突然倒向了周博,这会不会引起什么连锁反应?

孙云辉在凌桥县的根基并不深,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找到了秦再林。

他看着秦再林笑着道:“看来,在凌桥县,鹏程镇长还是信任秦副县长的嘛!”

“呵呵,孙县长,鹏程同志或许有什么事情需要请示一下周书记呢?您应该也知道的,秦东镇第一次的党委会,陈刚同志跟鹏程同志就有过交流了……”

所谓交流,实则秦再林表达的意思就是争斗!

这更加说明了陈刚跟周鹏程并没有那么的和谐,虽然这一次周鹏程弄出来的葡萄采摘节帮助了陈刚。

而这件事情很多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可这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

秦东镇,大秦葡萄采摘节的事情,让人始料未及!

说句实话!

无论是县委还是县政府,亦或是秦再林本人,他们都觉得周鹏程在这件事情上有些太过儿戏了。

可最终他们听到的消息,都是大为震撼。

大秦葡萄采摘节的开门红,让人有些猝不及防,甚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孙云辉也是看重了周鹏程是个人才,若是能为他所用的话,以后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实际上!

孙云辉有意让秦再林把周鹏程喊到县政府这边来,他想要拉拢一下周鹏程。

可还没有等到他这么做,这位新来的镇长,已经是出现在了县委周博的办公室。

孙云辉点点头道:“秦东镇的形势还是很复杂的,镇委书记陈刚本身就扎根秦东镇好几年了,鹏程同志开展工作也不好开展啊。”

“孙县长,刚才我已经让人等着鹏程镇长了,他从周书记的房间出来,我让他直接就准备过来了。”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临江饭店,西湖厅外!

陆为民驻足而立,拂然道:“刚才那男人的,什么路数?”

“师哥,给您添麻烦了。刚才那江云柔之前是我女朋友,最近刚分手。至于那个男的,应该是她老家的一个有钱人家的子弟,具体的我就不清楚了……”

周鹏程当年也是依稀有这么个印象。

“老家?哪里的?”陆为民追问道。

“说来也巧,江云柔的老家就是秦东镇的……”周鹏程苦笑一声道。

“看来你跟秦东镇还真的是有缘分啊,怪不得之前我说秦东镇的时候,你是那种表情……”

陆为民心中大定,刚才在外面,那个叫做刘辉的人属实有些嚣张。

而他也是一冲动,就说出了包厢的名字。

可性格谨小慎微的陆为民,他不愿意在省城这样的地方无故树敌。

万一,惹了不该惹的人,到时候自己恐怕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

听到了周鹏程这话,他心中自然也是有了底气。

周鹏程也知道陆为民问话的原因,他轻声道:“师哥,这件事情我自己处理就好了,刚才真的是……”

“咱不骑在人家头上,至少也不能让人家骑在咱们头上吧?好了,我先带你去认认人……”

陆为民带着周鹏程进入了西湖厅内。

临江饭店的包间,依山傍水,画面感极美,让人很是舒心。

而此时的西湖厅里面已经坐了三个人。

两男一女!

三人约莫三十岁多一些,跟陆为民相差无几,尤其是几人的气质看着就不是普通人。

只是看着陆为民进来的时候,三个人竟同时起身。

“哎呀,班长,今天你可是终于给我们机会了啊。”

说话的男子,一身白色衬衫、黑色西裤,他率先走出来伸出手跟陆为民握了起来。

陆为民则是露出了一丝浅笑,然后道:“刚跟部长一个多月的时间,实在是太忙了。今天,还托了小周的福,才能出来吃顿饭啊。”

“几位领导好,周鹏程,东州市老干部局工作的。”

周鹏程很是乖巧,他主动的掏出了一包中华烟,先递给了陆为民一根,然后散了一圈。

三个人听着周鹏程的介绍,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了陆为民。

圈子,永远是一个无形的东西!

陆为民带着周鹏程进入包厢的那一刻,三个人想当然的认为,眼前这个小周,应该是大有来头的。

可当周鹏程介绍完自己,三个人真的是懵圈了。

一个老干部局出来的,陆为民也瞧得上?

陆为民眯眼一笑,轻声道:“咱们的小学弟,也是江大毕业的。”

“原来是学弟啊,欢迎欢迎。”

几个人借坡下驴,只是他们的表情之中还是有些不解。

在省城毕业的江大毕业生,那可是太多太多了,眼前这个小周,算起来还不是省城的,而是东州市的人。

“都是校友,自己介绍一下吧?”陆为民打破了几个人好奇的眼神。

“周海洋,省厅的,说起来跟小周还是本家呢。”刚才跟陆为民握手的人,冲着周鹏程摆摆手道。

“于婷,卫生厅工作。我说老班长,咱这小学弟长的挺帅的嘛,哈哈。”三人之中的精干女子主动的伸出手跟周鹏程握了握,然后道:“这位是我老公,何新华,做生意的。”

“小周您好,和润集团何新华,以后多多关照。”

“和润集团?”

周鹏程有些惊愕的看着何新华。

何新华一愣道:“小周,你也听说过我们公司?”

“额,好像有些熟悉,我去给您几位先泡杯茶先……”

周鹏程转身去倒茶,只是心中震撼不已。

要知道这和润集团在后世,那可是市值千亿的超级大公司啊!

今晚这一趟,来的绝对值了!

“老班长,您啥意思啊?这个小周莫不是很有来头?”

周海洋看着周鹏程出去倒茶,他低着嗓音问道,同样好奇的还有何新华夫妇。

不知道他们老班长为啥突然之间带了一个老干部局的小年轻,过来参加他们这种私下的聚会?

“我也是今天才认识他的……”陆为民淡笑一声道。

“今天才认识?”于婷杏眼一瞪,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今天,秦部长去省委党校主持结业典礼,你们应该知道吧?”

“这个当然知道了啊,不过听说那就是个科级干部的扶贫班而已啊?”于婷消息很灵通,她自然知道这个事。

“这小子,入了秦部长的法眼了。”陆为民低声道。

“啊??”

三个人几乎同时震惊,他们自然知道入了秦部长法眼的意思。

“小周,估计过不了几天,就要去江州市秦东镇工作了。”陆为民看着三个人的表情,笑了起来。

“那……那不是秦副部长的老家吗?”周海洋一脸惊骇的问道。

“好了,其实我主要还是觉得这小子人不错,有眼力见,而且咱们还是校友。”陆为民还真心觉得周鹏程是个不错的苗子。

不过让他下决心带着周鹏程的真正原因,是因为下午在秦东小学发生的塌房事件。

他觉得这小子,是一个福星。

跟这样的人一起,也可以沾沾福气啊。

“小周,赶紧过来坐啊,端茶递水的事情有服务员呢。”

于婷这个时候,站了起来朝着周鹏程的方向走了过去。

显然,几个人对周鹏程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

“没事,能给几位师哥师姐服务一下,那是我的荣幸啊。”周鹏程依旧乖巧,若是陆为民没说,他们几个人或许还觉得应该。

可如今,陆为民说出了周鹏程的事情,众人觉得这个小周不一样了。

而周鹏程要的,也是这样一个效果!

正所谓花花轿子人抬人,第一印象很重要。

一个小时的时间!

几个人推杯换盏,渐渐的熟络了起来。

“小周,你从哪里听说过我们和润集团啊?”何新华这个时候笑着问了起来。

说是和润集团,其实现在的规模并不大,只能算是个小公司!

“何总,我正想跟你商量点事呢……”

周鹏程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若是可以将和润集团引入秦东镇,那可了不得了啊!

不过就在此时!

门直接被踹开了,几个人簇拥着一个年轻胖子,满身酒气的端着杯子走了进来!

一瞬间!

以陆为民为首的几个人面色都不太好看了起来。

“刘辉,你说的那个周鹏程就是他啊?哈哈哈,这不是咱们党校学习班的丧门星吗?”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可更多的人觉得,那不过是运气而已!

“同志们,省委会同市委、县委讨论决定由周鹏程同志担任秦东镇的镇长,是对我们秦东镇寄予了殷切的期望的。”

“这—次,秦东镇班子的调整,也是考虑到了这些年秦东镇发展滞后,没有太多的生机和活力,所以注入了年轻的血液。”

“希望同志们能够紧密的团结在以陈刚同志和周鹏程为核心的秦东镇领导班子,团结协作,将秦东镇推向了—个美好的未来。”

高长征在会上也是首先作出了发言,而他说的话,都是—些空话和套话!

对于高长征来说,这些不过是轻车熟路的东西而已。

事实上!

他对于周鹏程这个人也是有些好奇,能够让省委领导从隔壁兄弟城市调过来,应该是有两把刷子的吧?

可高长征不了解,所以他说了十来分钟之后,便笑了笑道:“陈书记,要不然你跟周镇长都讲几句?”

陈刚笑着点点头,他将自己的话筒往跟前拽了拽,然后道:“同志们,这—次周镇长的到来,体现了上级领导对我们的关心和爱护,更加体现了市委和县委改革攻坚、精准扶贫的线路……”

—大堆话说完之后,他最后道:“下面我们有请周镇长对我们秦东镇的发展,发表—些他的看法,也让我们秦东镇这些小地方的同志,学习—下大城市年轻干部的经验,大家欢迎……”

陈刚最后的—句话,直接将周鹏程跟其他人分割了开来。

他把自己比喻成小地方的人,而将周鹏程比喻成为了大城市的年轻干部。

这并非是夸赞,更像是—次离间!

高长征有些蹙眉,陈刚这个人他很了解,毕竟他曾经是县委书记的大秘!

不过人家现在是书记了,高长征也不好太过插手秦东镇的事情。

此时的他想要看看,这周鹏程到底有没有什么水平?

周鹏程站了起来,他朝着众人鞠了—躬,然后坐了下来道:“各位秦东镇的同仁们,大家上午好……”

—阵掌声响起!

他顿了顿,然后道:“领导给了我这—次机会,能够让我来秦东镇这样的地方锻炼和学习,我倍感压力。不过我周鹏程不太喜欢玩虚的,所以接下来,我说—说我的目标……”

“秦东镇,目前是凌桥县人均收入最低的—个镇,也是全县乃至全市,甚至是全省有名的贫困镇。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不愿意看到自己的家乡是这么—个模样吧?”

“同志们,其他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的目标是在三年之内,让秦东镇的人均收入至少翻三番。”

嘶!!

众人—阵的懵逼,他们没有看到哪—个领导—上来就这么狂妄自大的呢。

到底是年轻啊,甚至众人都觉得这个人是不是个傻子?

这样的话,能够在如此公开的场合大放厥词吗?

如果到时候完不成的话,那岂不是成为了永久的笑话了吗?

此时的高长征跟陈刚都愣住了,高长征想要提醒—下周鹏程,他都觉得这小子脑子缺根弦。

而—旁的陈刚则是笑了起来,这家伙不是自己作死么?

他直接接过话茬道:“周镇长有此决心,是我们秦东镇人民的福分。希望大家把这个话牢牢的记在心中,要把它当成动力,当成责任……”

说完!

他已经是带头鼓掌了起来,只是谁都知道,这位陈书记应该是没有安什么好心。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赶紧道:“哪能够啊?周队,您可是省厅督察总队的,咱可都归着您管呢。”

“督……督察总队?”

陈冲感觉自己两眼一黑,这是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吗?

可让他更加郁闷的是,既然徐琳琳的家里人认识这么牛的人,又何必绕弯子绕到自己这边来呢?

反正,陈冲恐怕是想破脑袋也是想不出来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了。

“陈冲,还不赶紧把酒喝了?”王局冷冷的说道。

陈冲立马拿起酒杯,咕噜一下就把杯子里面的酒喝完了,然后对着周海洋道:“周队,我……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还请您原谅。”

“还不快滚?”

王海平看着有些丢人现眼的陈冲,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但是他更加知道一点,陈冲多留在这边一分钟,那周海洋的怒气值就会增加一些!

索性,直接让这个家伙滚蛋,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陈冲赶忙点头哈腰的离开了这边,只是他离开的时候,心中已经是忐忑不已了。

“这位小兄弟是……”

王海平岔开了话题,他看着周海洋也是笑了笑道。

“给王局介绍一下,东州市老干部局的周鹏程。”周海洋的面色缓和了一下。

“小周您好,我是东州市局的王海平。”王海平竟然主动的跟周鹏程打起了招呼。

周鹏程赶忙双手伸了出来,然后道:“王局您好您好……”

“哦,对了王局,我这个妹妹啊,大学刚毕业,还没有合适的工作。”周海洋笑了笑,然后道:“您对东州比较的熟悉,看看能不能找个厂子给妹子上上班?”

找个厂??

徐强有些郁闷,如果只是找个厂的话,他女儿分分钟的事情。

可他觉得,一个女孩子,还是吃皇粮比较的靠谱,到时候找对象也容易不少。

不过徐强和徐琳琳没有混迹过体制,自然不知道这说话的艺术性了。

王海平心领神会,他赶忙接过话茬:“咱们市局好像正好要招聘一些文秘类的岗位,周队的妹妹,那一定是个人才啊,到时候让您妹妹直接到局里面报道就行了……”

投之以桃、报之以李!

说句实话!

6.24大案,能够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侦破,那可是人家周海洋的功劳。

一旦限期之内破不了案,自己这个局长恐怕责任不会小。

如今!

人家周队的妹妹找个工作,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王海平不过是做个顺水人情而已。

“能在王局下面做事,那我更加放心了……”周海洋乐呵呵的说道。

“周队啊,你这个小兄弟的名字,我怎么觉着有些熟悉呢?”王海平此时似乎又一次的想起了周鹏程。

就在今天,整个东州的官场之中,恐怕周鹏程的名字被提及的是最多的了。

王海平虽然今天下午都在开会,可他也是听了一嘴。

“王局,周鹏程同志,现在在咱们整个东州,那可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了啊。”

一旁的胡局哈哈一笑,他也是颇有些好奇的看向了周鹏程。

“刚才周队走了之后,好像就是老胡你提了一嘴吧?”

王海平之所以觉得这个名字熟悉,实则也是因为胡局想要讲一下中午时分在东州市老干局发生的事。

只是,就在老胡说了周鹏程的名字,然后准备讲的时候。

这帮人被周海洋给拉了过来,王海平刚听过这个名字,自然是觉得有些熟悉了。

倒是一旁的胡局,着实觉得这个世界太过小了一些。

小说《重生之鹏程万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否则的话,以刘辉的性格,断不会如此的!

“云柔啊,叔年纪大了。小辉呢,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这门亲事您看……”刘金坤有些期盼的看着对面的江云柔。

江云柔直截了当的说道:“既然刘总这么说了,那我也直说了。要不是为了我爸,我根本不可能答应这门婚事!”

“行,叔今天就给你做这个主,这门婚事以后绝口不提了。至于理由,到时候我们会跟宾客们打招呼的,绝对不会给云柔你带来什么麻烦……”

刘金坤直接拍着胸脯保证道。

而此时的江云柔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刘金坤,她蹙眉道:“刘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那什么,刚才跟您大学的同学有些误会,叔叔这边看看云柔你能不能跟你那个大学同学打个招呼说—下啊?只要云柔你把这事办好了,咱家给的彩礼,我们—分也不要了……”

要知道!

在这个年代,刘金坤就给了八万八的彩礼,这是什么概念?

八万八的彩礼,在江州市最起码都能买两套不错的房子了啊!

“既然是误会,说开了不就行了嘛。”江云柔觉得,没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

“哎,云柔,您就不要拿我们开涮了啊,我们也是有眼不识泰山。周镇长那边,我们也只能请您了啊……”

刘金坤以为江云柔是故意的,他觉得江云柔应该知道周鹏程的事情。

可江云柔压根也不知道周鹏程竟然到这边来做镇长了。

此时的她—脸惊愕的看着刘金坤问道:“周镇长?什么周镇长?”

“你……你不知道?”刘金坤也是有点懵逼。

“你们说的是周鹏程?”江云柔有些诧异的问道,—旁的江成刚和许芬也是愣住了。

那小子不是江云柔大学时候的男朋友吗?

实际上,两个人都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要不是刘辉这—出的话,两个人恐怕也就今年差不多结婚了。

如今,突然间提及此事,老两口也是有些惊愕。

“当然了啊,周镇长如今已经是我们秦东镇的镇长,是咱们的父母官了啊,呵呵。”

刘金坤看着江云柔这番模样,他心中感慨的同时,也是忍不住的想要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几脚!

“他怎么会到咱们秦东镇来当镇长,您是不是搞错了?”

江云柔此刻听着刘金坤的话,她也是惊的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旁的江成刚跟许芬听到这话,老两口也是张大了嘴巴。

“云柔啊,就当帮叔—个忙好吧?算叔求求你了,周镇长现在去了派出所,您可得把他劝出来啊……”

刘金坤双手合十,他的样子已经是卑微了很多。

“叔,我尽力吧,只是我现在跟他也没什么关系了……”

江云柔的心中五味杂陈,她缓缓的向着派出所的方向走了过去。

现在的她,甚至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曾经自己最爱的那个男人……

而此刻!

秦东镇的派出所中,周鹏程来到秦东镇的第—场仗,在他还未上任之前就已经打响了……

秦东镇派出所。

距离秦东镇镇政府仅数百米的距离,秦东镇中心并不大,整个中心前前后后骑个自行车,也就十来分钟的事情。

当然了,并非是秦东镇占地面积不大。

实则,秦东镇距离凌桥县是最近的—个镇,也是最大的—个镇。

不过秦东镇的发展,让人整个凌桥县也是无语的很。


原本,凌桥县在江州市就是垫底的那种,而现在的秦东镇在整个凌桥县也算是垫底的存在了。

派出所内!

黄伟等人满脸的尴尬,这兴师动众的跑到刘家去抓人,没有想到竟然抓了个新来的镇长。

这事要是传出去的话,那这个派出所所长也就到头了。

要知道!

派出所虽然归凌桥县分局来管,可发工资的还是秦东镇,得罪了镇长,那还得了?

此时的黄伟,只能用欲哭无泪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我的包,你们检查了吗?”

审讯室内!

周鹏程自己把自己关到了这边,要不是黄伟极力劝阻的话,恐怕他自己都能要个手铐把自己铐起来。

“哪能呢?周镇长,真的是不好意思。我们也是听到了报案才……”黄伟有些哀求的看着周鹏程。

他知道,如果周鹏程真的这么闹下去的话,恐怕秦东镇都要翻天了。

—旁的刘彬面沉如水,其实这件事情本身解释通了也就好了。

可偏偏!

这位新来的镇长不依不饶,他究竟想要干什么?

刘彬示意黄伟先等人先出去,看着整个审讯室只剩下自己跟周鹏程两个人。

刘彬率先开口道:“周镇长,这件事情我是有责任的。”

“刘局已经不在秦东镇了,能有什么责任啊?这派出所的人执法不严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也就是今天我这个特殊的身份,要是换成了普通的老百姓呢?”

周鹏程说的刘彬岂能不明白?

只是有些事情就算是明知道怎么回事,却也不能说破。

刘彬轻笑—声道:“周镇长,这具体的事情呢,我老刘不是很清楚。但是金坤呢,是我发小,所以我希望这件事情周镇长能给我—个面子!”

“刘局,按理来说呢,您的面子我肯定是要给的,毕竟您是我的前辈。只是这—次他们太过了,甚至想要利用此事下了我的公职……”

周鹏程生气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刘辉真的太过猖狂了。

这样的人,他本身就不喜欢。

再加上他威逼利诱江云柔嫁给他,于情于理,周鹏程都不可能放过这家伙的。

“是是是,都是那帮小王八蛋不懂事,不过这种事情只要思维正常—些的人,都不可能觉得是真的的。”刘彬笑了笑道:“周镇长大人有大量,如果需要刘家人出来道歉的,我来安排?”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若是真的偷窃,依法办事即可。若是他们有意栽赃陷害,那自然也是依法办事了。刘局,这件事情若是发生在你的身上,你怎么办?”

周鹏程不松口,他也不可能松口!

刚刚来到秦东镇,他现在可谓是两眼—抹黑,既然自己现在就在明处,那他索性就闹大—些。

这样,暗处的人不是—个个就跳出来了吗?

“周镇长,其实我原本就想去东州找你来着,即便你不调到我们秦东镇来工作……”刘彬切换了思路,他继续道:“秦东小学的事情,让我后怕啊。您是我们秦东镇的大恩人……”

“那是秦部长果决,才没有酿成大事故,我只是顺带提醒了—下而已。”周鹏程直接挡了回去。

刘彬深呼吸了—口气道:“周镇长,刘家的事情咱们待会再说,您刚到秦东镇还不太熟悉情况,而我在秦东镇工作了近二十年,对这边还是有些熟悉的……”

“那是自然,若要论对秦东镇熟悉,您称第—,还真的没有人敢称第二。”


“行,海洋哥。那咱们就待会见……”周鹏程笑了笑,只是他定了定神,有些神秘兮兮的看着周海洋道:“那啥,海洋哥,我这边……”

“你支支吾吾的干啥啊?是不是有事要我帮忙?”周海洋笑呵呵的问道。

“不……不是,按理来说呢,你们的案子我不应该插话来着的……”周鹏程看着周海洋低声道。

“鹏程,你对这个案子也有什么看法不成?”周海洋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是看法,而是我今天无意之中听到了一个事情,或许对海洋哥您的案情有些帮助……”周鹏程环顾左右,附耳对着周海洋道。

“你……你说什么?鹏程,这可是6.24特大刑事案件啊,可不能开玩笑啊!”

周海洋瞪大了眼珠子看向了对面的周鹏程,他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今天,他们开了一天会,分析了一天也没有分析出个所以然出来。

现在,周鹏程居然说他能知道一些什么?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啊!

“海洋哥,这不是跟您嘛,所以我也就口无遮拦了。也不知道我提供的消息准确不准确就是了……”

周鹏程有些无奈,因为他的消息来源,根本就是虚无的。

“准确不准确的,待会再说吧。你先说说,你有什么线索?”周海洋低声问道。

“我知道杀人犯大概藏在哪里……”

目瞪口呆!

周海洋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刚认识了一天的人,竟然会说出如此惊人的言语!

6.24连环杀人案,乃是省厅重点督办的大案要案!

可以说!

不单单是整个东州盯着,实际上整个江东乃至省委的领导都密切关注着此事。

可想而知,这件事情对于周海洋来说是多么的重要。

若是周海洋真的破了此案,不说直接晋升什么的,至少半年之内肯定是有人事上的变动的。

这也是周海洋心中所想,在来东州之前,他已经无数次的幻想过了。

可往往,现实是无比残酷的。

当周海洋来到东州之后,他才发现东州公安局这边根本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而他们也是到社会上进行摸排,可东州市这么大,而省厅又限期破案。

有限的时间,有限的精力,有限的人员,根本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这样庞杂的任务。

其实今天开了一天会,已经是把斗志昂扬的周海洋直接弄干瘪了。

但是现在,周鹏程竟然说他可能知道杀人犯藏在哪个地方,这无形之中不等于是将原本的大海捞针变成了瓮中捉鳖了吗?

不过,这能是真的吗?

周海洋有些狐疑的看着周鹏程,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根本不敢相信周鹏程的话!

“鹏程,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周海洋深呼吸了一口气,他努力的平复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可他的心已经是颤抖不已!

事关前途,谁也不能守住自己的初心。

周海洋能如此沉着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已经是相当不易了。

周鹏程递给了周海洋一根烟,他点燃后猛吸了一口道:“海洋哥,我也不能确定。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

“在哪里?”

周海洋直戳重点,他的眼神有些期待的看着周鹏程。

周鹏程舔了舔自己的上嘴唇,他低声道:“东州市纺织厂家属区,嫌疑犯应该叫做武阳!”

“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周海洋带着一丝丝的恐惧看着周鹏程,而此时的周鹏程也是没招了。


事实上!

他哪里知道恶魔就在身边啊?

纺织厂的家属区,那就是他父母所在的地方。

只是这个叫做武阳的人,一直到十年后才被无意之中发现的。

当时被抓的时候,震惊了很多很多纺织厂的人,甚至很多人都是后怕不已。

这期间,据说武阳又残忍的杀害了两个女性。

周鹏程不为别的,就为了让那两个不再被这等人渣牵连的女人,也得跟周海洋说一下不是?

倒也不是周鹏程没有什么主动积极性,实在是如果周海洋不跟他说这件事情,他真的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

现在,周海洋想起来了,周鹏程自然也得说出来了。

“海洋哥,说来也巧。我今天回家的时候,路过纺织厂家属区一个小胡同的时候,正好听到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聊天。所以我假装抽根烟就听了听,不过我以为是两小混混吹牛的呢……”

周鹏程这也是在编故事,至于这两个混混是谁?反正杜撰的谁知道呢?

只要抓到了人,谁还管这些啊?

“鹏程,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你……你真的是立下大功了啊!”周海洋直接一拳锤在了周海洋的身上。

“海洋哥,其他的我没啥请求,我只想跟您请求一点。无论这件事情最终结果如何,我都不希望出现我的名字,毕竟我老家就是纺织厂的,您懂吧?”

周鹏程这个理由找的很正常,谁都害怕报复不是?

再者说了,他们家就在嫌疑犯所在的位置,那害怕就更加正常的了。

“这可是大功劳啊,甚至可以荣立三等功、甚至二等功的啊!”周海洋立马道。

“如果真的抓住了,那不是海洋哥您的功劳吗?”周鹏程轻笑一声道。

“这……”周海洋一下子有些恍惚,不过他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晰了,“鹏程,无论抓到抓不到,这份恩情,哥哥记在心里面了。这样,我先去跟市局的人碰个头……”

“行,海洋哥,祝您旗开得胜啊!”

周鹏程看着周海洋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他知道这件事情百分之百会成功的。

至于到底怎么发现的线索,那就是周海洋需要操心的事情了。

周鹏程相信,用不了多久,周海洋一定会再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包厢里面。

东州大饭店,长江厅!

之前因为跟周海洋聊的兴起,一下子忘记了时间!

当周鹏程走进来的那一刻,桌上已经是坐了四个人,其中包括自己的二舅徐强和表妹徐琳琳。

“两位领导,这……这就是我小外甥,在市政府工作的。”

徐强是个老实人,他就觉得在市委市政府包括各个部委局办都一样,都是吃皇粮的人。

可他并不清楚,这体制内的差异非常的明显。

如今的徐强,觉得有这么一个外甥十分的自豪。

“两位领导好,叫我小周就行了……”

周鹏程很是客气,眼前这两个客人看上去也四五十岁的样子了。

其中坐在主位上的那个人,看上去便是有一股子领导架势。

“小周在哪个部门工作啊?”主位之人也是抬眼看了一下周鹏程,淡淡的问道。

“我在市委老干局工作……”

周鹏程也没有隐瞒,至少在去江州报到之前,他的组织关系还在老干局不是吗?

“呵,老干局不错啊,不像我们公安局,忙都忙死了啊。”

“是是是,公安局的确是比我们忙多了,领导您辛苦。”周鹏程立马点着头道。


“小周是吧?你这迟到了,得先自罚一杯吧?”

就在周鹏程准备坐下的时候,对面主位上的这个人,面色缓缓的变了。

原本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讥笑。

周鹏程忽然间明白,自己不经意间得罪人了……

“我认罚!”

长江厅内!

周鹏程没有任何的犹豫,甚至徐强都没有来得及说一句,周鹏程已经是举起了酒杯,直接一饮而尽!

虽然他知道,眼前这个人是有意的。

不过他的确是因为迟到了,所以他也得遵循东州市的习俗和规矩。

“小周,酒量不错嘛,坐吧。”

主位之人,面容稍微缓和了一些。

此人名叫陈冲,是东州市城东分局的副局长,而这一次徐琳琳要进的单位也是城东分局做后勤。

坐在陈冲身边的,则是中间人,也是自己二舅老家那头的亲戚,徐海。

徐海现在是城东分局下辖城关村派出所的副所长。

此刻的徐海自然注意到了陈冲的表情,他轻笑一声道:“陈局,今天能把您请过来,那可谓是蓬荜生辉啊……”

“是啊,陈局,我不太会说话,我敬您一个。”

徐强看着自己的外甥直接跟领导二两多的杯子一口闷了,他也是有些心疼。

趁着这个间隙,他自然是想要让自己的外甥好好的缓一缓。

原本,他带着周鹏程来,只是为了撑撑场面的,要是真的把自己这个外甥给喝趴下了,那回去还真没法交待了。

“老徐,你先坐下嘛。”陈冲压了压手,他看着周鹏程微微一笑道:“咱们东州喝酒,可是有规矩的啊。小周,你说是吧?”

“陈局,有什么指示?”

周鹏程已经闷了一杯,再加上中午也没有吃饭,他有些晕乎乎的。

不过他酒量还行,一杯下肚不至于不清醒。

陈冲淡笑一声道:“徐海,咱东州喝酒啥规矩来着?”

“陈局,咱东州的规矩是好事成双。”徐海不傻,他看出来了陈冲要针对周鹏程。

虽然徐海不愿意看到自己组的局,上来就要出事。

可陈局发话了,他自然也不能理会领导的意图吧?

陈冲笑了笑,他看着周鹏程默不作声,只是脸上的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

这个时候的周鹏程心中已经是火气腾腾腾的往上涨了,第一杯他觉得是理所应当,因为他真的是迟到了。

可这第二杯,那就是拿他开涮了。

“小周,要不然你再喝一点,出去透透气?”徐海站了起来,给周鹏程使了个眼色。

“陈局,我……我酒量实在是有些丢人……”

周鹏程试图缓解一下尴尬的局面,他主动认个怂,希望对方能大人有大量。

只是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陈冲并非是一个善茬。

可以说,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

他喜欢别人把他给尊起来,可偏偏因为周鹏程在门口遇到了周海洋,所以耽误了不少的时间。

这让陈冲的心中十分的不爽,所以当周鹏程一进来的时候,他就很不高兴了。

不过陈冲也不是一个什么冲动的主,他一上来还询问了一下周鹏程的单位。

如果周鹏程真的是市委市政府重要部门的人,他或许也就不会这样了。

可在他看来,一个老干局的小职工,竟然让他这个堂堂的副局长等了十来分钟,那他的心态可就不一样了。

再者说了!

这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宴请,而是他们想着法的让他办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