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亲手缔造互联网帝国

重生亲手缔造互联网帝国

公子不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作为一名老程序员,熬夜加班写代码早就习以为常,可没想到,李牧竟然会因为过度劳累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再次睁开双眼,他在救护车上醒来,正巧赶上高考的那一天!前世,他因为错过了最后一场考试而发挥失常,因此导致了悲催的人生。重生回到悲剧酿成前夕,李牧发誓要改变命运!

主角:李牧,苏映雪   更新:2022-07-16 0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牧,苏映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亲手缔造互联网帝国》,由网络作家“公子不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作为一名老程序员,熬夜加班写代码早就习以为常,可没想到,李牧竟然会因为过度劳累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再次睁开双眼,他在救护车上醒来,正巧赶上高考的那一天!前世,他因为错过了最后一场考试而发挥失常,因此导致了悲催的人生。重生回到悲剧酿成前夕,李牧发誓要改变命运!

《重生亲手缔造互联网帝国》精彩片段

2001年7月8日,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如瓢泼一般卖力的冲刷着整个海州市。

措手不及的路人纷纷躲到路边寻找一尺屋檐避雨,街道上除了汽车和零星打着雨伞的行人之外,还有一个浑身泥水的少年,顶着暴雨狼狈的在大雨中狂奔。

他的怀中紧紧抱着一个塑料的透明档案袋,其中放着圆珠笔、铅笔、橡皮等文具,还有一张高考准考证与身份证。

少年名叫李牧,此时他的左侧额头正在不断向外渗出血液,即便如此,他还在疯了一般的狂奔,如此疯狂的模样让路人纷纷侧目。

此时,李牧的嘴里暗暗感叹:“重生之后还是没躲开被车撞,早重生十分钟也行啊!”

半小时前,骑着自行车去参加高考最后一场英语考试的李牧,在过人行道的时候被一辆轿车撞了,整个人也昏了过去,救护车赶到匆忙把他送往医院,没想到,救护车还没到医院,李牧就醒了。

只是,醒来后的李牧,已经不是之前被撞的那个少年了,虽然他们是同一个人,但此刻醒来的,却是十五年后的李牧。

重生前的李牧正在加班写代码,写着写着好像天就黑了,然后自己就如同熟睡过去一般失去知觉,再醒来时就已经躺在了救护车上。

醒了好几分钟之后,李牧才确定自己重生了,而在他记忆中,今天发生的这场车祸改变了自己一生。

今天下午三点钟,是高考的英语考试,也是高考的最后一门科目。

李牧上辈子被车撞了之后,并没有像今天这次一样醒的这么快,上辈子他醒的时候,人已经被送到了医院,时间是下午三点十五分,英语考试已经开始十五分钟。

他当时不顾医生以及那个美女肇事司机的反对,坚决要到考场考试,最后医生简单查明伤势没有大碍,和交警以及肇事女司机一起,乘坐救护车把李牧送回了考场。

抵达考场时,李牧已经晚了35分钟,按照规定,超过半小时就没有资格入场,但由于李牧情况特殊,又有交警和医生担保,李牧才得以进入考场,但那个时候,英语考试的听力部分已经差不多快完了。

那时候的李牧心理素质并不好,加上耽误了听力部分,他那场考试的发挥非常糟糕,英语只考了49分。

由于英语拉分严重,李牧这次高考,总分考了535分,与一本线差了5分,最后只能报了一家省内的二本理工学院。

上辈子,自己的父母,以及那个肇事女司机,都希望自己能够复读一年,肇事女司机甚至愿意额外补贴李牧复读的所有费用,但李牧考虑到当时的家庭情况,想早些毕业、工作赚钱,所以放弃了复读。

后来,李牧就没再见过那个女司机,一直到2015年,自己在燕京做北漂时,父母忽然电话让自己赶回家,带着自己参加了一场葬礼。

那时候他才知道,去世的就是那个当年撞了自己的年轻女人,名叫陈婉,生前曾是当时是本省电视台一个综艺节目的主持人,虽然不算大火,但在本省的知名度还是比较高的。

爸妈也是那时才告诉自己,当年陈婉在撞了自己之后,悄悄出了自己大学四年的学杂费,出于遵照对方的意愿,爸妈一直没有告诉自己。

至于她的死亡,也让人唏嘘感慨:先是父亲因非法集资被判死缓,而后丈夫又配资炒股,在股灾中赔光了所有家产人间蒸发,当地一家无良媒体对她的事情进行了大量歪曲事实的报道,对她的打击极大,她借酒消愁,意外死于酒精中毒。

李牧在得知这一切的时候,对这个女人一直心生感激,所以刚才他不顾一切从救护车里跑下来时,还不忘回头对车里那个正要追出来的漂亮女人说:“你别跟着了,这事不怪你,以后千万记得,别乱炒股!”

李牧上辈子就没怪过她,现在就更不会怪她了。

至于她在十几年后才会发生的悲剧,李牧暂时也没有办法提醒她更多。

手上的电子手表显示,现在是下午两点五十分,距离考试还有十分钟、距离自己的高考考场,还有不到一公里。

“时间还来得及!”李牧来不及体会重生的激动,满脑子想的都是接下来的英语考试,重生回来,如果这门课还考不好该怎么办?

当年的李牧不懂二本与一本、重本的区别,但是,在燕京做了十一年码农的他,对学历的用处再清楚不过了!

重生前,李牧在燕京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工作,与自己差不多年纪、又是名校毕业的,基本上都已经是总监、副总级别,年薪五十万起步,自己却因为学历不过关,只能做一个所谓的高级工程师,根本做不到真正的管理岗位,年薪满打满算也只有区区二十几万,对一个已经工作十一年的人来说,这个薪资极其平庸。

那时候的李牧无数次后悔,如果自己当年不逞强,复读一年考个好学校,自己人生的轨迹也许会改写,或许自己三十几岁时就能在燕京买的起一套房、或许也就不会三次恋爱都以失败而告终,或许自己有能力把爸妈也接过去享清福。

李牧也无数次幻想过,人生有没有机会选择一个时间节点重新开始。

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弥补人生中的许多缺憾。

比如,回到高三高考之前,挽救01年高考的失利;

比如,回到少年时代,对父母多几分体贴、少几分叛逆,让他们不要老去的那么快;

比如,他可以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向自己一直暗恋的校花苏映雪表白,就算是被拒绝也不要紧,自己可以读档回到表白前的那一刻,继续和她做朋友,而不是因为担心朋友都没得做,便彻底放弃了表白的念头。

没想到的是,今天竟然真的回到了这个记忆最深刻的人生拐点!

可是,一重生就被车撞,还要拖着被车撞的身体赶着去高考,也确实是惨烈了些。

另外,当年英语考试的考题,时隔十五年他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能考多少分还是个巨大的问号。

回想自己上辈子高考遭遇滑铁卢之后,爸妈对此多年都未能释怀,李牧心中压力就更大了。

真要命啊!

想太多也没意义,还是尽力去考吧。

……

好在海州是一个五线小城市,市区拢共就那么一小撮地方,再加上李牧对上大学前的海州非常熟悉,所以他轻车熟路的狂奔,终于赶在打铃的那一刻,赶到了自己所在的考场。

刚到考场门口,一个男监考老师刚好站在门口处,没等李牧进去,他便伸手将李牧拦下,诧异的打量着李牧,皱眉问:“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来考试的。”

教室内另外两名监考老师,以及三十多名考生都被眼前的李牧惊呆了,谁也没见过这么来高考的,一个差不多一米八的高个男生,一身泥水也就罢了,脸上还带着血水,半边白T恤也被鲜血染红了,又被雨水晕开,煞是醒目。

正在拆试卷密封袋的女监考老师惊得连手上拆卷的动作都停了,监考老师每场都要轮换,她也是第一次监考这个考场,更是第一次见到李牧。

这时,在门口挡住李牧的男监考老师,皱眉看着李牧、厉声喝道:“哪有你这样来参加高考的,像什么样子!当考场是你家客厅啊,先把身上的水弄干了再给我进来!”


李牧已经有了一次高中经历,深刻的知道21世纪初的老师,面对学生都有极强的霸权、强权主义,现在的媒体不够发达,大众对教师的监督不够,别说这种说话带刺的老师,就算是体罚与变相体罚,从小学到高中都还非常普遍。

而李牧参加高考的考场是在市五中,五中可是全市口碑最差的高中。

这里的学生是全市最差的,老师团队的素质更是全市垫底,这里的老师大多毕业于本市的一所师专,师专是个什么货色,李牧再清楚不过了,本地学生高考只要过了建档线,师专就会向他敞开大门,可即便如此,每年还都招不满学生。

这种学校的老师,出口说出那样的话,李牧也不感觉惊讶,只是重生之后的他,实际的心理年龄已经三十多岁,怎么可能买这种帐?

就在这时,那男老师看了看时间,一副好心好意的语气说道:“考试允许迟到半小时,你现在回家换衣服应该还赶得及。”

李牧一听这话,不禁皱眉问:“那听力部分怎么办?”

那男老师耸着肩膀,摊开手满脸无奈:“那我就没办法了,你现在这个样子,我不可能让你进考场。”

考场里其他的考生都被惊到了,这男老师真是混蛋,在高考这种事上难为一个学生,就是拿别人的前途在开玩笑。

李牧此刻却冷笑一声,完全没将他放在眼里,扬起下巴、将自己那沾水的学生头刘海梳理到一边,露出清秀却又有几分惨相的脸庞,指着自己左侧额头上的伤,一副混不吝的语气说道:“我告诉你,我来考试的路上刚被车撞了,现在整个人晕的很,十秒钟之内,你要是不让我进去坐着,我随时有可能躺下,我今天只要躺在这儿,你三年的工资摆出来都不够看,你信不信?”

此话一出,不仅三个监考老师面露惊讶,全考场的学生都用近乎看外星人的眼神看着李牧。

一方面,这年头媒体和网络不发达,大家还不太懂“碰瓷”的概念,另一方面,谁他妈见过这么跟老师说话的学生?太牛逼、太牲口了!

可是,越是反常规的举动,往往越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李牧要是走寻常路线,连哭带求,估计对方还会蹬鼻子上脸,但自己一摆出这种你不让我进,我就讹上你的语气,那个年龄不过二十七八的男老师,几乎立马就怂了。

毕竟李牧的额头是真有伤,脸上带血、衣衫带血,说是被车撞了没人不信,他如果不找李牧麻烦,李牧进来之后要是自己躺地上了,和他没一毛钱关系,但他不让李牧进门,李牧站在门口要是就这么躺地上,再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几十双眼睛可是看着呢,你不让人进来坐,人家站不住倒下了,不是你干的也得把账算你头上。

认怂之后,那男老师急忙摆了摆手,面色不善但语气彻底溃败:“行行行,赶紧进来坐着吧!”

考场内瞬间哄堂大笑。

又不是你的学生,大家笑笑你也没办法,更何况法不责众。

那男老师脸色难看的很,李牧在被那女老师检查完准考证之后,几乎是在全考场学生的崇拜目光下走进了考场,来到唯一的空位上,看了看桌子上的序号、名字正是自己无误,这才坐了下来。

“嘿哥们,你太牛逼了!”坐在李牧身后的胖子用笔捅了捅李牧,仰慕之色溢于言表。

李牧朝他笑了笑,没说话,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接下来的英语考试。

胖子说话嗓门不小,话音刚好被那一脸酱色的男老师听到,他顿时恼怒,指着胖子威胁说:“考试的时候不许交头接耳,否则以作弊论处!”

“操!”有了李牧之前的表率,这胖子心里也跃跃欲试,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当即反问:“试卷发了吗?试卷都没发,你就说我作弊,这叫血口喷人,当心我去教委投诉你!”

“你……”男老师几乎一口狗血喷出,妈的,今天真是走背字儿,被两个学生当众威胁调侃,可他偏偏又无言以对,试卷没发,说别人作弊,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要说还是女老师的素质高一些,她当即打圆场道:“行啦小王,赶紧发试卷吧,都晚了一分钟了。”

那男老师悻悻点头,开始和其他两名老师一起整理试卷。

此时,浑身淌水的李牧开始收到来自考场四面八方递过来的纸巾,有的是直接从卷纸上撕下一截在口袋里窝成团的,这种一看就是男生,也有那种心相映的小包面巾纸。

李牧一一道谢,好不容易把脸上和胳膊上的水擦干,至于身上的水,实在是纸巾力所不逮,便干脆任它去了。

等试卷的时候,李牧看着自己的准考证,照片上的自己,嘴上有一抹黑色的茸毛,正是自己年少青葱时的模样。

伸出手,抚摸着坑坑洼洼的课桌,指肚传来的触感无比清晰,上面还有不少别人留下的雕刻艺术,有好几排字,但在自己眼里却都是倒着的。

往下探,才发现原来课桌已经被人倒了过来,自己这边摸不到桌洞,这是学生时代考试防作弊的一大铁律。

李牧心中感慨万千,真的是高考的考场啊!破旧的双人课桌、窄窄的长条板凳,这种趴着累腰、坐着硌腚的感觉,十几年间都不再有过,霎时间回归,却是那么的熟悉。

上辈子,作为理科苗子的李牧,数学、理化生物都很不错,受自己那个爱好文学的老爸影响,李牧的语文也一直比较靠前,但英语却一直有些拖后腿。

正常情况下,英语150分的卷子,他发挥好的话能考到100出头,不过即便英语有些偏科,他每次模拟考试也都能考到560分以上,如果不是这场车祸,他上一本是妥妥的。

如果当初英语只要多10到15分,志愿报南苏省内的一本绝对不会滑档,如果英语考过120分,他就能上重点大学。

上辈子考了个二本之后,李牧选择了计算机专业,上大学之后开始接触编程,这才意识到英语的重要性,所有的计算机语言都是用英文编写的,而且在21世纪初,许多国外的大牛软件都还没有汉化版,英语不好几乎完全无法使用。

从那时起,李牧开始恶补英语,不但在大学期间考过了英语六级,而且毕业之后,自学英语就一直没有断过。

李牧的记忆,距离高考已经整整过去十五年,高中学的语文课文、诗词甚至文言文早就忘得七七八八,数学那些繁琐公式更是一干二净,理科综合卷里的内容,他也是狗屁都记不得了,如果让他重生后重头开始考,这三门课加起来能考到一百五十分都是谢天谢地。

万幸的是,老天太照顾自己了,自己重生的这个时间节点虽然惨了一点,但在自己人生道路上,可谓是正正合适。

英语是高考的最后一门课,语文、数学、理综都考完了!

李牧立刻心算了一下,用当年的总分减去英语的49分,也就是说,当初这三门课,自己考了486分。

现在已经有486分妥妥入账,英语只要稍稍考个及格线,全国的一本就可以任由自己挑选。

这时,英语试卷发了下来,女监考老师提醒大家,听力在三分钟后正式开始。

李牧抛开脑中的胡思乱想,飞快的浏览着整个英语试卷的卷面。

当年英语考过什么,他早就记不得了,不过现在快速浏览一遍之后,李牧心里便立刻有了底。

别的不敢说,整个卷面看下来,没有一个单词是自己不认识的,能做到这一点的,基本上已经可以随意吊打九成的高考考生了。


英语、语文考试,与其他理科考试有一个明显的区别,后者永远只考课本里教过的内容,但前者经常会出现超前考试。

比如语文考试会出现没学过的文言文甚至阅读理解题,来考验考生的理解水平,英语考试则会出现一些没学过的词汇、语法,这个时候,要么靠超前学习来应对,要么靠过人的理解能力去推测,如果只考课本里的内容,那么语言科目就变成死记硬背了。

正因为混杂了许多超前的、课本里没有的知识点,又有“作文”这个深受阅卷老师主观影响的大题,所以语文、英语都很少有满分出现。

面对这样一张英语试卷,李牧可以不装逼的说一句,就算闭着眼睛也能考过及格线,运气好的话,没准能考到120以上。

很快,教室拐角的大喇叭开始响起英语听力考试的录音,李牧也打起十二分精神去应对,听力题不容漏听错听,只要听力搞定,剩下的卷面就简单多了。

高考英语听力对现在的李牧来说,真的简单到可以用碾压二字来形容,他口语不敢说多牛逼、多地道,但这么多年苦学英语,又痴迷好莱坞大片与美剧,他早就做到看英语片不需要字幕的水平了。

故此,听力全部结束的那一刻,李牧在心里说了两个字:妥了!

听力一共就三十分,他有绝对的把握全部拿下。

紧接着,李牧开始做单选题。

150分的试卷,其中有115分的题目类型都是选择题,只不过选择题又分为了听力、单选、完形填空、阅读理解等几个大类,对任何一个考过高考四六级的人来说,这样的试卷都属于小儿科。

和大部分参加工作的中年人不同的是,李牧的英语在毕业之后非但没有丢掉,反而演变成了他的一种必备技能,所以他现在的英语水平正处在自己的巅峰状态。

115分的选择题全部做下来,李牧觉得如果被扣超过三分,自己都愧对苍天。

最后35分里,10分的短文改错是标准的送分题,25分的作文题目很有时代特色,2001年华夏民众都在关注两件事,一个是燕京申奥成功,一个是国足出线,尤其是前者,更是举国关注,如果没记错的话,申奥成功是在高考之后的事情了,所以这篇作文题目是:如果你是一名申奥工作者,你会如何向世界介绍燕京奥运?

2001年7月中旬之前,华夏的百年奥运梦想还一直都只是梦想,李牧干脆就用后世的经验,简单扼要的阐述了华夏人民对奥林匹克的无比热忱与期待,更是将开放的燕京做了一番大气的描绘,尤其是重点介绍了燕京的历史、文化、包容以及发展。

最后,李牧甚至把05年才会公布的08年奥运主题口号“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One-World-One-Dream)”也给原话搬了出来,成了自己的原创。

两个小时的英语考试,李牧在一个小时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答完,他埋头奋笔疾书的时候,那个姓王的男老师双眼一直就没离开过李牧,他心里憋着火,想抓李牧一点把柄,最好是能抓他作弊,或者找到合适的把柄诬陷他作弊,那样的话就能大大的报刚才一箭之仇。

可是,他盯了一个小时,却失望的发现,李牧除了低头答卷之外,什么都不做,双手一直在桌面上,一手支撑,一手答卷,甚至双目都不曾离开过卷面哪怕一瞬间。

李牧答完试卷之后快速的仔细检查两遍,确定检查不到任何问题之后,才在一个小时零十五分钟的时候起身交卷。

李牧以修罗一般的模样杀进考场,一句话把找茬的监考老师震慑的屁都不敢多放一个,而且,短短七十五分钟就潇洒的交卷走人,在其他考生看来,这种气势,是何等的装逼!

李牧自信这次考试的发挥非常完美,想来120分是绝对跑不掉的,再多的话李牧也不敢确定,只能等过两天到学校参考正确答案估估分数,没准还能更高。

出了考场,李牧到卫生间里去洗了把脸,虽说衣服还都湿漉漉的,但脸洗干净之后,人也就不显得那么狼狈了。

外面此刻雨已经停了,李牧走出五中的教学楼,忽然一拍脑门。

自行车没了,应该还留在事故现场…

没了自行车,自己这模样坐公交也不合适,看来也只能打车回家了。

李牧摸了摸口袋,万幸,还有一张潮湿的十元票子,先回家再说吧。

出了校门,李牧正准备拦一辆出租回家,这时一个女人忽然紧张无比的冲了过来:“李牧?”

李牧侧眼一看,是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女人,再一看,这不就是撞自己那个肇事司机陈婉吗!她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你没事吧?”陈婉此刻紧张的心终于松下来些许,急促的说道:“你刚才跑的太急,我只好回去找你的自行车,幸亏你的自行车上有车牌,我找到你们学校领导,这才查到你的资料,我跑来这找你,保安又死活不让我进去,快把我急死了!”

李牧怔了怔:“自行车还有车牌?”

李牧没反应过来,陈婉立刻从包里掏出一块塑料牌子,上面写着:“海州一中。”

看到这个,李牧才明白过来,这是高中时安在自行车前把手上的牌子,当年进学校、进车棚都要凭牌,而且牌子都是在学校做过登记的,陈婉去一中用这个查到自己也不难。

“我已经打电话到你爸妈工作的西岭煤矿了,要不你先跟我去趟医院,再做个检查吧。”

“不用了大姐,我真没事。”

“没事也不是你说的算,是医生说的算啊!”陈婉的神情关切而又焦灼。

既然她如此坚持,李牧便说:“那行,我等我爸妈到了,就跟他们一起去医院。”

“那怎么行!”陈婉脱口道:“万一有问题经不起耽误,我跟你爸妈说过了,会来考场找你、带你去医院,而且给他们留了我的手机号,他们到了市里会给我打电话的。”

说着,陈婉又道:“西岭煤矿离市里这么远,坐车又不方便,他们一时半会哪能赶得过来。”

这话倒是不假。

李牧的爸妈工作的西岭煤矿,在距离市内三十多公里的乡下,根本不可能有出租车,而且这个年月,国道的路况还不如十几年后的县道,车速慢的很,平时爸妈光是通勤的车程都要一个多小时。

看陈婉这架势,自己不去医院她是肯定不会答应,李牧正好也有心借这个机会跟陈婉熟识一下,毕竟自己心里对她一直充满感激。

眼下自己的家境并不好,父母所在的西岭煤矿已经有好几十年历史,几近枯竭,不停的有工人下岗,父母现在的月收入加一起应该也就一千几百块,只能说是普通家庭。

年底父母双双下岗之后,家里的经济一下子就拮据了许多,每月两百多的下岗工资,逼得爸妈到处打工。

当初两人打工的事情,一直瞒着刚上大学的李牧,要不是有陈婉的资助,以当时父母的收入,李牧也不可能读完大学。

无论如何,自己都该报答她。

她的意外去世是2015年,自己还有十几年的时间,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和她认识,再慢慢想办法让她避免重蹈覆辙。

“好吧,我跟你去医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