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极品神医废婿

极品神医废婿

西北望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在安曾经手持九魂连环剑保家卫国,叱咤风云,无所不能,是强者中的强者。最值春风得意时,他惨遭算计背叛,痴傻两年,变成了残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结果有人不愿意看他就此沉沦下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招他为林家的上门女婿。阴谋阳谋接踵而至,危机重重之下,姜在安只能重新站起来,将自己最在意的女人护在身后!

主角:姜在安,林初晓   更新:2022-07-16 01: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在安,林初晓 的女频言情小说《极品神医废婿》,由网络作家“西北望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在安曾经手持九魂连环剑保家卫国,叱咤风云,无所不能,是强者中的强者。最值春风得意时,他惨遭算计背叛,痴傻两年,变成了残废。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这样了,结果有人不愿意看他就此沉沦下去,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招他为林家的上门女婿。阴谋阳谋接踵而至,危机重重之下,姜在安只能重新站起来,将自己最在意的女人护在身后!

《极品神医废婿》精彩片段

“姜在安,你醒醒啊!你千万不能出事啊!”

“不都是说你是战神,是不死之躯吗?为什么,为什么还不醒过来?”

“你不是说爱我吗?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啊!我是林初晓,你最爱的女人啊!”

身材姣好,长相绝美的女人脸上挂满了泪水,她紧紧的抓住姜在安的手,眼中充满了哀求,盼望着在安可以睁眼睛看她一眼。

“你再不醒来,我真的...真的坚持不住了。”

“我...马上就...要嫁给赵然了,我如果不嫁给他,他们就不给你提供治疗,到时候你该怎么办啊?”

林初晓眼中的泪从眼中流下,

她深情的望着姜在安,但慢慢的放开了他的手。

“今天,赵然就要来娶我了,我很爱你,我也很舍不得你,但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必须得嫁给赵然。”

林初晓的眼神慢慢变得决绝,她站直了身体,摸了摸在安的脸,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初晓,初晓别走...”

正当初晓放下了手,要离开在安的时候,在安奇迹般地睁开了眼睛,紧紧握住了初晓正打算离开的手。

初晓转过了身,惊喜的望着那个醒过来的男人,男人下半身瘫痪,只能借助轮椅移动,之前他略显痴啥的眼睛清明了起来。

突然,在轮椅上的他剧烈的开始挣扎,大滴的汗滚滚流下,脸上充满了痛苦。

“在安,怎么了,在安?”

初晓脸色一白,赶紧弯下了腰,扶住了在安。

在安,你必须死!

你活着就是我所有计划最大的阻碍!

呵,想死是吧,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会让你看着我取得一切,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我会让你如蝼蚁一般的活着!

啊,好疼啊,这是什么!

回忆如潮水般涌来,让在安慢慢清醒了过来,我想起来了!都想起来了!我本被称赞为战神,是不死之身,是所有人都为之称赞敬佩的!可如今...

在安低了低头,看见自己已经不能动弹,只能待在轮椅上的下半身,握紧了拳头,都怪那个混蛋!是他背叛了我!否则,我一代战神怎么可能沦落至此!

在安陷入了回忆,双眼发红。

“怎么了,在安?”身边传来一名女子熟悉的声音,让在安从回忆中转醒。

在安抬头看见了她的未婚妻,林初晓,陪伴了他很久很久的女人,女人白净的脸庞隐约还挂着泪,眼神中充满了担忧和在意。

因为岳父看中自己的实力,认为自己前途无量,所以这才想将孙女许配给他,定下了婚约,她也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自己的未婚妻,只是可怜她陪了自己这样的废人。

正想着,在安的眼神慢慢柔和了起来,正当想告诉她没事,自己没有关系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女声从门口传来。

“赵公子,快请进,我家千金就在里头!”

一位中年妇女,满身的胭脂俗粉,声音尖锐而又明亮,就在她身后跟着一位年轻男性,铺满了油的大背头,满面春风的推着门进来了。

林初晓赶忙的站了起来,脸上有显而易见的慌张和匆忙:

“你,赵然...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你不是说...说..明天下午才来吗?”

“怎么了?是我让他现在来的。你看看你,你不会现在还惦记这个废人吧!那臭小子,都是残废了,你还天天想着他干嘛!”

中年妇女满脸倨傲,话语间充斥着对姜在安的不屑。

中年妇女正是林初晓的母亲,在安的岳母,沈清,而那个年轻男人便是初晓以后要嫁的男人,赵然。

“你赶紧过来,这就是你未来的丈夫了,你还不快点,怎么,还让我去请你过来啊!”

“你现在就赶紧的,把婚事定下来,省的我天天都操心你的婚事,赵然多好啊,要人品有人品,要相貌有相貌,怎么?还不如你那个废物?”

林初晓满脸踌躇,紧紧握着在安的手,舍不得松开,她是真的真心喜欢在安的,在安都醒了,让他亲眼看着自己走向别的男人,对别的男人曲意逢迎,她真的舍不得,她真的做不到!

沈清看着她犹犹豫豫,顿时火冒三丈,“还犹豫什么!?还不赶紧过来!他都是只能靠轮椅活着的废人了,你还想着他?!蠢货!蠢货!不孝女啊!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不孝女!”

虽然,当时,让初晓跟在安订婚,她是双手双脚赞成的,但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今夕非比,现在老爷子都战死沙场了,以前他看中的女婿也成了一个脑子不清醒,双腿残废的废物,自己的家族也中道没落,彻头彻尾的从之前的一流家族变成了现在的三流!

而自己也因为这个傻子,成为了中州各个贵族圈的笑柄,沈清越想越气,

“今天,你必须过来!”她看到初晓和赵然紧紧拉住的双手,赶忙就上前把他们的手拽开。

初晓还是死死的握着,沈清使劲的拽着,顿时初晓细皮嫩.肉的小细胳膊上就出现了沈清的五指印。

而现在,在安也都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当时,岳母双手双脚的赞成,不过就是看中了自己战神的称号,可以给她带来家族的利益,而现在自己废了,岳父死了,她便开始嫌贫爱富,马上找了个富二代想把自己的妻子初晓嫁过去。

如果她不答应,便让自己自生自灭!

这就是在强娶啊!

在安的眼神慢慢变的冰冷,这是我的女人,真是万万没想到啊,居然有这么一天,有人因为一个破富二代就要强迫他的妻子!

“伯母,哎呀,没事的,不要逼她啊,初晓只是太善良了而已。”赵然看着这一幕,开始假心假意的劝说了起来。

“姜在安,现在就是个傻子了,咱们就别跟傻子一般见识了,显得我们掉价。”

赵然看着眼前的氛围,马上就想要在初晓面前展示一番,假装着大度,还直了直腰,拉了拉衣领。


在安看了看眼前的局势,一张脸瞬间冷了下来,眼中闪过暗盲。

沈清看着女儿初晓,瞥见在安瞬间气不打一出来,猛的把在安一推:

“你个废物,都是残废了,还想着惦记我女儿呢?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吃我的,用我的,你还有脸看?!”

在安的眼神愈发深邃,这边赵然还在努力塑造这他绅士大度的形象,

“今天我和初晓就要结婚了,伯母,咱们就不提这个傻子了,这么大喜的日子。”

他今天的外貌一看就花了不少功夫,一身正装,头发梳的油亮油亮的,身上配着的剑一看就不平凡,身上黑色的战袍显得他威武挺拔,在这一番装饰下,把他道貌岸然的身躯伪装的高大伟岸了起来。

姜在安眼神一定,望向了赵然腰间佩戴的挂饰,九魂连环剑!

九魂连环剑!是他在安贴身必备武器!

也是伴随着他取得了各个战役的胜利!也叫不败之剑!就是因为它伴随着在安保卫了国家,取得了一次又一次战役的胜利!

“就凭你,你也配拿九魂连环剑?”

“这是你能承受的起的?!”

“姜在安?你!你....说什么?!”赵然神情慌张了一下,但瞬间又安定了下来,

“呵,你都站不起来了,你还好意思说我?要是我呀,我可没脸哦!”

“在安,在安,你终于...终于醒了!”初晓的眼睛又红了,她小心翼翼的说着,生怕刚刚的一切只是一场幻觉。

她害怕极了,她怕在安根本没有醒过来,她怕自己只是大梦一场空,她怕自己还是要被迫嫁给那个自己根本不爱的赵然,她好怕离开了姜在安。

“是的,我醒了”姜在安温柔的答到,“以后,你不用再担心了,你也不会嫁给别人,我绝对不会允许的!”

在安的眼神似有似无的瞟过了身边的赵然,而赵然也是一个哆嗦,但转念一想,不管以前他多么强大,现在也只是一个只能依靠轮椅活着的废物,瞬间胆量又大了起来。

初晓听见了在安安抚的话语,瞬间狠狠抱紧了姜在安。

“你...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着这几年我过得有多么的难,我真的好怕...好怕你以后再也醒不来了,我以后就要嫁给别人了。”

这些年所受到的所有委屈,一刹那全部迸发了出来,初晓委屈的抱紧了在安的肩膀,发出一声声的啜泣声,像是想把这些年所有的委屈一把宣泄出来。

“是我的错,是我不好,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姜在安也环住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他拍了拍女人的肩膀,示意自己以后会永远陪伴在她的身边。

以前的他那么强大,多少女人向他扑来然后呢?然后,他残疾了,败落了,这些女人都不翼而飞,避他如虎蛇,更别讲照顾他,关心他了,只有眼前这个女人,一直不离不弃,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关心着自己的安危,还从不放弃自己,对自己充满了希望。

想着想着,他眼中更加的温暖,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的自己会用尽全力守护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想要夺走他的女人,做梦!不可能!

赵然看着眼前紧紧相依的俩人,顿时火冒三丈,一股怒火涌上了心头,他顿时黑了脸,之前伪装的美好形象荡然无存。

他赶忙过去拉开了紧紧相拥的二人,“玛德,你们给老子分开!现在初晓是我的女人,你特么给老子闪开!”

在赵然心中,初晓早已经是他的所有物了,而在安现在抱着他的女人,已经完全侵犯了他的东西了。

“你特么一个残废,还想跟我争女人?”

“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笑死了,是你的衣服,是你的剑,那又怎样呢?你现在给我赵然提鞋都不配!”

初晓听见这话,顿时怒气冲冲,“赵然,你给我放尊重点,我还没有答应嫁给你,他现在还是我的未婚夫呢!”

“你怎么说话的呢!?还要不要脸!你还真想要个废物当未婚夫啊!你傻了吧你!”沈清听见女儿的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生怕女儿的莽撞得罪了面前这位富二代,搅黄了这门亲事。

“初晓,我知道你善良,但你善良也要看人啊,你看看他,他现在这样,哪配的上你啊!”

“双腿残废,之前还是个傻子”

“就他那样,能干什么?他能给你带来幸福吗?你还是老老实实跟着我吧,吃香的喝辣的少不了你的。”

赵然的脸愈发扭曲,一股子倨傲摆在了脸上。

他靠近了在安,摸了摸他的腿,阴森森的说到,“你说是不是啊?废物?”

说时迟那时快,赵然突然被一股力量重重地推到在地,只见,跟奇迹一般地,

在安居然站了起来。

“你怎么,你什么时候......可以站立了?你...你的腿是..是...什么时候好的!”赵然开始语无伦次了起来。

他之前的倨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和害怕。

因为,在他们的众目睽睽之下,那个残废已久的男人,居然站立了起来。

“你..你..!”初晓开心坏了,摸着他的腿,又哭又笑。

而赵然躺在了地上,摸着还生痛的胸口,惊的说不出话来。

姜在安一站起来,气势顿发,一股子战场上腥风血雨的气势铺面而来,震的在场人都说不出话来。

他神情冷漠,高高在上的俯视着在地上狼狈不堪的赵然。

谁高谁下,一目了然。

“我!姜在安!保家卫国,驰骋疆场!大大小小的战役不知道胜利了多少回!还轮的上你?来染指我的女人!?”

“呵,就凭你,赵然?猪狗不如的东西!还敢这样对待我?!”

他对着赵然步步紧逼,一步一步慢慢地靠近着赵然,高举着手臂,正准备一把扇下,好好给他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一点教训。


但被初晓拉住了手,在初晓的心中,不管姜在安以前有多么多么的强大,那也只是过去式了,现在的在安也才刚刚恢复,而赵然当时当事可不一样,他现在可是中州权贵!在中州的一流家族,自己妈妈做梦都想攀附的对象,这两者肯定比不了。

而在安刚刚清醒,也不知道他现在恢复的怎么样了,她生怕在安刚刚醒来就遇上了这么大的麻烦。

初晓拉住了在安的胳膊,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头,凑近了他的耳朵,“在安,不可,你才刚刚醒来,好好休息一下吧,别再跟他一般见识了。”

然后她挡在了姜在安的面前,深吸一口气,对赵然说:

“现在这种情况,我未婚夫已经醒过来了,我是不可能再嫁给你了,你就别想了,至于今天的事情,我代替在安跟你道歉,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别再计较了。”

“你现在可以离开了。”初晓的声音虽然温柔,但字里行间可以听出她的坚决,和对姜在安的爱护和关心。

在安看着她护着自已,听着她温柔的话语,眸子渐渐柔和了起来,身上的气息也慢慢的收了下去。

“你...你!你疯了!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赵公子,他,他是什么人?他是你,是我们一个三流家族的得罪的吗?你真是!我真是恨不得从来没有这么傻的女儿!”沈清听着初晓的话,整个人都气疯了,开始骂骂咧咧。

她扬起了手,眼看着就要扇在了初晓白净的脸上。

但,并没有扇下去。

因为,姜在安铁似的手狠狠地握住了她的胳膊,力量之大,不能阻挡。

“滚!!”在安的眼神渐渐冰冷,看着沈清的眼神也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了。

要不是看她是自己未婚妻的妈妈,他才不会忍,她早就被自己扇死了。

而沈清,在在安的面前,根本没有什么气势,在在安凌冽的眼神下,她渺小的跟蚂蚁一样,即使是死,也不值一提。

“你....!我要!我要杀了你!!”赵然还是不能接受眼前的一切,他不能接受马上要成为自己的女人又变成了别人的妻子,他不能接受自己的面子丢光了,他要找回属于自己男人的尊严!他要反抗!他不信,这个废物还能回到驰骋疆场的从前!

他提起了九魂连环剑,对着在安就不管不顾地砍了过来。

但,在看到在安冷的发寒的眼神之后,他硬生生的大了个哆嗦,拎着剑的手又硬生生的缩了回来。

“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我一定!会再回来的!”

他恶狠狠的放下了狠话,然后,屁滚尿流的,落荒而逃。

而沈清见状,也赶忙的跟着赵然离开了。

其实姜在安清楚自己的情况,自己本来的腿并没有完全的残废,只要静养一下,应该就可以完全的恢复,回到自己当时巅峰的时期,但现在。

自己强行运功,废了太多气力,现在可能真的一时半会真好不了,还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

他深情的望着眼前的女人,让她放宽心,“没事了,现在,我马上就可以回归到以前那个驰骋疆场的样子了,只是,现在,现在,我还没有好全。”

“你不用担心我了,真的!我已经没事了,不需要多久,我就能重回巅峰了。”

在安深情的拉住初晓的手,深情的说到。

“你...唉,你终于好了。”初晓从之前的欣喜交加,但后来慢慢冷静了下来,心情顿时变得很复杂。

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姜在安了。

在过去的每一天她都很渴望在安的醒来,每一天都很想念姜在安。

但是,现在..他真的醒过来了,她又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那个驰骋疆场的他了,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英姿飒爽,气宇轩昂,可现在的他,名声尽毁,以前的自己和他是多么般配啊,到处都有人说,她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而现在,自己的家族也是沦落为三流家族了,他成了人尽皆知的废物,自己的生活也因为他的存在搞得一团糟。

“初晓,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的,你对我的好,我一辈子都会记得我会用我的余生来偿还”

姜在安深情款款,并且牵住了她的手,“你...你怎么这么肉麻!”初晓顿时羞红了脸,“讨厌...”

姜在安开始低声的笑了起来,他在心中已经默默发誓,以前的那些账他会一笔一笔的算清,而现在他也会无比珍视眼前这个女人,他一定会陪这个女人一辈子,而且不会让任何人来欺负她。

赵然,呵,想夺走我的女人,门都没有!

姜在安这么想着,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他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脑海中刻骨铭心的号码。

“你是?”电话那头的声音熟悉但又冷漠。

“是我,姜在安。”

在安低声应道。

“你...你回来了?不可能!你现在都是废物了?怎么....怎么可能!”

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了难以置信和不可思议,“啪”的一声,电话就被挂断了,只剩下“嘟嘟嘟”的忙音。

姜在安的神色变得神色难辨,电话的那头是自己以前的战友!朝夕相伴的战友!怎么能?难道真的都这样的吗?

当时手下背叛了自己,现在昔日的战友也对自己爱理不理。

难道这就是人走茶凉?还是,当年还发生什么自己不知道的?

在一个苍苍茫茫的边境边。

可以看到一名大汉痛哭流涕,统帅,统帅,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其实一直再等你。

可是,可是!沈哲突然想到了什么,不行,一定不能让那个人知道统帅已经恢复了,不然那个人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让他知道了,一切都会回到原点,自己也会害了统帅的。

一名战士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将领!将领!”战士看见自己的将领正摊坐在地上,痛哭流涕,一愣。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