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王爷不好了王妃又去撩汉了

王爷不好了王妃又去撩汉了

蓝翎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神医特工白璇玑在执行任务时出了意外,苏醒后意外穿成了古代架空王朝尚书侍郎的嫡女。但因为生母不得宠,自己脸上又有丑陋胎记,从小就是府中公认的草包丑女。但这一切都将在她换了芯子后改写,她先治好了脸,颜值瞬间惊为天人。对于渣爹和嫉妒她陷害她的庶母庶妹,她都不会放过!

主角:白璇玑   更新:2022-07-16 01: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璇玑的女频言情小说《王爷不好了王妃又去撩汉了》,由网络作家“蓝翎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神医特工白璇玑在执行任务时出了意外,苏醒后意外穿成了古代架空王朝尚书侍郎的嫡女。但因为生母不得宠,自己脸上又有丑陋胎记,从小就是府中公认的草包丑女。但这一切都将在她换了芯子后改写,她先治好了脸,颜值瞬间惊为天人。对于渣爹和嫉妒她陷害她的庶母庶妹,她都不会放过!

《王爷不好了王妃又去撩汉了》精彩片段

天元朝,护国寺后山一处破庙里。

“啧啧啧,真是闻名不如一见,这天底下果真有这般丑出天际的女子,身材嘛倒是不错。”

“还白府嫡女呢,就长这样,白给我我都不要,要不是拿人钱财,我是碰一下她都嫌脏的。”

耳边传来两个男人恶心的笑声和对话,白璇玑猛然睁开眼。

身上像是被万千蚂蚁啃噬一样,又酸又痒,身上还伴着热,好像浇盆水下来都能马上蒸发,头疼的要命。

她这是穿越了?!

那两个男人凑得白璇玑很近,一个脸上爬满了麻子,另外一个满脸脓包,麻子擦拳磨掌,露着猥琐的笑容,脓包的手欲要抚摸白璇玑的脸,白璇玑不禁要吐了。

MD,都长成这样还嘲笑老娘?

“你虽然长得丑,但是身材好,又是贵胄千金,今天我哥俩大发慈悲,让你感受一下女人的快乐。”

“滚!”白璇玑想要起身,可身子没有半分力气,掐了自己一把,痛嘶一声,艹,她不光穿越了,还被下了毒,这群杂碎!

“白璇玑,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你一个废物脓包,一定八辈子没见过男人吧,妹妹我好心赏你两个,也让你快活快活。”

一妙龄女子手里把玩着‘夜春宵’,厌恶的看了白璇玑一眼,言语之中恶毒之意那般明显,嘴角带着一丝即将得逞的痛快弧度。

脑海里突然涌出一段陌生的回忆,光怪陆离,如同走马灯般流转。

“贱人!要不是你有个宠妃亲姐!就凭你一个草包废物,怎么配嫁给誉王!誉王那样的人物,就该娶一个温柔贤淑的女子。”

白慕凝朝着白璇玑啐了一口,将视线放在了两个小厮身上,“好了,你们哥俩好好享受吧,伺候好我这妹妹,不然你们一分钱都得不到!”白慕凝闪到一边去,一脸看好戏的模样。

脓包像是被放出笼子的野兽,接到白慕凝的命令,露出迫不及待的淫笑来,在靠近白璇玑的时候,白璇玑狠狠咬了一口脓包的胳膊,脓包吃痛下意识甩开了白璇玑,她重重跌在地上。

白璇玑摔在地上,震荡的五脏六腑生疼,吐出一口鲜血。她四下看了看,这是一间破败的小庙,庙里杂草一堆,完全没有可用的武器。

“想给自己立牌坊?嘴这么硬,让爷尝尝你的嘴到底多硬。”白璇玑还没缓过神,麻子上来一把薅住女主的头发,就要扇下去。

忽然,白璇玑琥珀色的瞳孔变了颜色,一道水色的光射了出去,将麻子重重弹开。

医疗空间?!

白璇玑惊喜!

它竟然跟过来了!

穿越之前,白璇玑是一名特工神医,在一次执行特殊任务的时候,被自己人暗算,而医疗空间是二十一世纪里最强大的医疗设备。

白璇玑意念一动,调动了医疗空间,找到一瓶体力恢复药剂喝了下去。

不到三秒钟,全身力量充盈,她体力暂时恢复了,医疗空间也随即与她合二为一,化为眼尾一道斜红。

白璇玑轻蔑一笑,“就凭你们,也配碰我?”然后“啪”一脚踹开一麻子。

麻子一口鲜血喷出。

脓包惊恐错愕地指着白璇玑,“你你你……”她怎么一下变得这么厉害了?!

白璇玑挑眉:“你什么!你也想试试?!”说着,作势要上。

脓包吓得跌倒在地,战战兢兢,害怕道:“我错了,小姐饶命!”

白璇玑一脚踹到了脓包的命脉上,脓包疼得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

还想趁我病,要我命,门都没有!连窗户都不给!

白慕凝见白璇玑像个没事人一般站了起来,笑容还凝固在脸上,瞬间心中一紧,现下慌了,急忙喊道:“废物!她中了药,你们怕什么!给我上啊!”

两个小厮早就倒在地上痛得打滚了。

“对了,忘了还有你啊。”

白璇玑身手敏捷,闪身出现在白慕凝身边,一手夺过夜春宵,红唇微勾,一个轻佻邪气的笑容挂了上来。

“夜春宵?名字倒是好听。既然姐姐这么好心,妹妹我也不能白占人便宜。好东西当然要一起分享咯。”

白慕凝顿感害怕,连连后退,却被白璇玑掐住了下巴,一瓶药就这么被猛灌了下去。

这玩意儿的效果白璇玑可是深有体会,实在太厉害了。

白慕凝被呛到,猛烈的咳嗽,白璇玑松开她。

“白璇玑,你不得好死!你竟然敢这么对我!”白慕凝一边躲着,一边谩骂道。

“你刚才说要我好好享受,现在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你竟然骂我,让我这个当妹妹的太伤心了。”白璇玑无所谓的耸耸肩,瞳色发光,两个小厮被控制了,眼神空洞,犹如傀儡。

“你们的猎物是她,去吧,让她好好享受鱼水之欢。”白璇玑指着白慕凝对两个小厮说道。

说话间,药效发作,白慕凝一时之间瘫软下来,两个小厮如同饿狼朝白慕凝扑了过去。

白璇玑勾起嘴角,也不管白慕凝叫得凄惨,兀自走了出去,还不忘贴心的为他们关好了门。

这荒郊野外的,白慕凝喊破喉咙都没人来救她的。

她的医疗空间似乎受损了,刚才在调动解药的时候,发现有的药品根本传送不出来,夜春宵的毒还没解,她坚持不了多久。

夜春宵的药效凶险,若不解毒,怕是有生命危险,除了合欢,别无他法。

夜幕降临,白璇玑在树林里穿梭,身上愈发滚烫。

路过一条河,白璇玑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想物理降温,只不过看着倒影,白璇玑看到自己的这张脸,吓得差点说出国粹来。

“好家伙!原来原主长这样。”

这张脸皮肤蜡黄,一看就营养不良,左脸还有一大块黑斑,覆盖了大半张脸,看着很吓人。

白璇玑急忙转移了视线。

“不对,这黑斑……是中毒。”白璇玑感觉到了不对劲,接着忍不住吐槽,“这原主造了什么孽,又是被下药,又是被下毒的,太惨了吧?”


兀的。

白璇玑听到一声咳嗽,急忙回头。

昏暗的月光下,一个男人趺坐在瀑布下,全身浸泡在水里,水花溅湿了他的长发,衣服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完美的线条。

他的唇色泛白,乌墨般的浓眉紧蹙,脸上一丝血色也无,似乎在忍耐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何人?”君夜离听到动静,墨眉紧蹙。

莫不是追兵又折返回来了?

可白璇玑却喜上眉梢。

男人?这不正是现成的解毒工具吗?

白璇玑打定了主意,撕下一块布,将自己的脸蒙了起来,朝着君夜离游了过去。

“咳咳,帅哥,我就用你解下毒,很快的。”白璇玑摩拳擦掌,口水都要流一地了。

“你胆敢再动我一下,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君夜离中了软骨散,自然动弹不得,眼前的这个女人倒是大胆,完全不听他的话,她虽然蒙着面,长发的水珠淌下来,眨巴着铜铃般的眼睛,清澈见底,倒是一双好看的眼睛。

更为特别的是,她眼尾那一抹斜红,倒是奇特。

“你别口嗨啊,有本事嫩死我啊。”白璇玑得意的笑笑,她早看出君夜离中毒了,动弹不得。

白璇玑用了吃奶的劲把君夜离拖到岸边。

哟,小东西还挺重。

时间不等人,白璇玑冰冷的手扯开君夜离的衣服,他虽然在冷水里泡了很久,但是身上却发烫。

“我说了,滚远点!”君夜离搞不懂,这个死女人从哪跑来的,她身上没有任何能够证明身份的物件,胆子又这么大,那双手冰的刺骨,却又不老实。

“等等我就滚。”

解毒以后傻子才跟你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呢!

“这该从哪开始下手......”白璇玑抓耳挠腮,这方面她也没经验啊,嘴里说着不懂,身体倒是诚实得很,

月色里,一具完美的身体就展现在了君夜离眼前,他分明厌恶抗拒,可他的身体却忍不住有了反应。

“该死!”君夜离愤愤骂道。

白璇玑坐了下去,情不自禁叫出了声。

明明是强了别人,但这反应......

情毒失效,白璇玑瘫软在了君夜离的胸膛上,看着那肌肉,白璇玑又忍不住摸了一把,她明显感受到了君夜离的身子僵了一下。

“果然,女人对肌肉没有抵抗力。”

再抬头,便对上了君夜离那双深邃的眸子,脸上虽有两片绯红,眼神却像是要杀人一般,白璇玑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别这样,你又不吃亏,对吧。”

“还不快滚下去?”君夜离看着白璇玑那双标志性的大眼,好,很好,他记住这个眼神了。

“凶什么凶嘛......”白璇玑麻溜的起来穿好衣服扬长而去,深藏功与名。

“你等着,再碰到我,就是你的死期!”君夜离吐了一口鲜血,若不是他中毒丧失了行动能力,他一定会拧断白璇玑的脖子的。

白璇玑按着起伏的胸膛,为了解毒还真是豁出了自己的老脸,心里问候了一下白慕凝八十遍,只是希望以后别遇到那个男人,看他气度不凡,定然不是善类。

下山的路上,白璇玑心中倒是同情这个原主了,明明是尚书侍郎的嫡女,却不受待见,虽然有一个成了皇妃的亲姐姐,说服皇上为她和誉王赐婚,可是记忆中,誉王和白慕凝是有一腿的。

这就是为什么自己会中毒出现在这里了,想必在中毒以后,原主已经死了。

同样是女人,原主却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生母木婉清在生下她之后难产血崩而亡,后来被祖母养到五岁,祖母偶感风寒,随后疾病缠身,卧病不起。

现在想来,事有蹊跷。

后来被送到焦青梅身边养,可焦青梅暗里虐待原主,为了不让白岳峰察觉,给白璇玑冬穿絮芦花的棉衣,夏穿粗麻内面的绸衣,借着为祖母礼佛名义,给白璇玑吃素。

又在饭菜里下毒,才导致脸成了这个样子。

“没关系,我会帮你报仇的!”白璇玑拍拍胸口,算是慰藉原主的亡魂了。

想想自己是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神医特工,对付那群渣滓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那个姨娘焦青梅,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

天已经完全黑了,尚书侍郎白府却朱门大敞,灯火通明。

焦青梅神色焦急,不停地吩咐下人找人,白岳峰则脸色铁青,还有一个陌生男人神色不虞。

府外贴了一张告示,上面是白璇玑的画像,还有一行字,若是有人找到了,赏金千两。

吴妈妈急匆匆跑上来,气都没喘匀,神色惊慌道:“夫人,不好了!四小姐和外男私奔了!”

“什么?!”焦青梅一脸惊诧,反应过来后,却立刻斥责道:“放肆,四小姐可是誉王的未婚妻,怎么会和一个野男人私奔。吴妈妈,你可别胡乱说坏了女儿家的清誉。”

这句话,看似关心却藏着锋呢。果然,焦青梅话一落,誉王脸色已经黑如锅底。

吴妈妈脸色涨红,“老奴怎么敢?老奴方才出去找,可是亲眼看到了。”

周围人更是哗然一片。

“私奔?!那个废柴丑女怎么敢做出这样的事来。”

“怪不得白府到处寻她,原来是她耐不住寂寞和男人跑了!”

“这废物这么不知廉耻,我看啊,应该拉出去浸猪笼。”

焦青梅和嬷嬷的眉眼传递,白璇玑看得真切,烟眉一挑,“有趣。”

“这个姨娘,还真是好计谋啊,这是防着她那个宝贝女儿那边事不成,这边推波助澜,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直接敲定我失贞的罪名,若我还是那个懦弱的原主,恐怕这辈子就毁了。”白璇玑心想。

在众目睽睽之下,白璇玑昂首挺胸,一副骄傲的模样,俨然没有当初那种连走路都不敢抬头的怯懦模样。

“听说姨娘说我私奔了?”清脆如银铃般的声音响起,底气十足,眼中是不同往昔的自信。

一阵风拂过,三千青丝扬起,身姿绰约,若是不看脸,像极了下凡的仙女。

闻言,众人视线都投了过来,瞬间鸦雀无声。

这......还是那个废材白四小姐吗?

“你还有脸回来?看看你都做了什么!”白岳峰满脸黑线,恨不得现在就打死这个丢人的女儿,如果她害得白家和誉王的婚事作废,定然不会轻饶了她。

焦青梅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笑容,坐等看戏。

“我为什么没脸回来?这是我家,我还真是脸大啊,白慕凝也不曾回来,没见告示里有她啊,为何单单寻我一人?”白璇玑挑眉,看了一眼焦青梅,佯装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哦~原来是焦姨娘没告诉爹爹,白慕凝把我骗出去,自己私通去了吧?”

这话一出,众人都沸腾了。


“三小姐原来不在府中啊?”

“那私通的人到底是谁啊?”

大家这才注意到,白慕凝竟然不在。

“你别胡说!慕凝身体不适,在房中呢,女儿的清誉岂容你这般诋毁?”焦青梅慌了。

“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你不过是个妾,妾便是奴,一日为奴,终身下贱!”白璇玑的话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焦青梅先是一愣,随即哭了起来,“老爷......”

她好像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大胆!你私通外男,还敢诬陷亲姐姐,今天若是不教训你,我们白府还有没有规矩了?”白岳峰一直厌恶白璇玑,不仅长相丑陋,与家中几个姊妹天差地别,性格胆小懦弱,目不识丁,简直是白府的一大败笔。

说着,几个小厮过来,便要绑住白璇玑,白璇玑一跃而起,将几个小厮踢倒在地。

“你就是这么当人家爹的?不分青红皂白,还真是笑话。”白璇玑落稳,嗤鼻一笑。

“孽障!”白岳峰没想到白璇玑会反抗,还这样理直气壮,被气得不轻。

这个草包怎么像是换了个人?

“婚期在即,与外男私会,不仅狡辩,还公然忤逆长辈,四小姐还真是好家教啊~”在一旁的誉王君楚宸终于忍不住了,自从皇上给他俩赐婚的那一刻起,君楚宸恨不得自剜双目,娶那样的丑女,还不如让他死了算了。

“哟,这不是我那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未婚夫吗?怎么?自己的小情妇没回来不担心,竟然担心起我的清誉来了?这不是正合你意吗?”

见白璇玑把那件事漫不经心的说出来,君楚宸现在在皇上身边如履薄冰,好不容易被重视了一些,断然不能犯错的,便矢口否认,“空口白牙的,胡说些什么?”

“是是是,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嘛。”白璇玑嗤鼻一笑。

“住口!”白岳峰哪敢得罪君楚宸?白璇玑三番五次的顶撞,他一个箭步上去抬手便要给白璇玑耳光,白璇玑眼疾手快,躲了去。

“爹爹莫急,我且问爹爹一个问题,爹爹若是答了,我便任由您处置。”白璇玑勾起嘴角。

“说!”白岳峰倒是想看看白璇玑还能说出什么来,今天是势必要打死这丫头。

“是不是私通罪大滔天,不论是谁,只要败坏白府声誉,爹爹一定会严惩?”白璇玑不紧不慢道。

“废话!”白岳峰坚定道,脸色未曾缓解。

“有爹爹这话女儿便放心了。”

白璇玑抬头看看时辰,白慕凝也该回来了,她扭头,见白慕凝衣衫不整的想要混进人群里从白府后门溜进去,白璇玑哪能如她意?

“白慕凝啊,你可回来了,你看看,爹爹让你气成什么样了?”白璇玑邪魅一笑。

众人:你确定不是你?

众人将视线放在了白慕凝身上,白慕凝愣在原地。

“这三小姐的样子倒是更像私通吧。”

围观百姓开始指指点点。

白慕凝见自己藏不住了,哭喊着跪在白岳峰脚下,焦青梅见势不妙,也忙着抱着白慕凝跪了下来。

“爹爹,你可要为女儿做主啊!”白慕凝哭喊着。

“老爷,这是白府家事,我们回府吧,外面人多口杂。”焦青梅哀求道,白慕凝现下的形象这样明显,她又不傻。

“慢着,有什么话人多才好有个见证,我什么都没做,你们就空口白牙毁我清白,如今真相你们心知肚明了,便要回府了?早干嘛去了?”白璇玑不依不饶,她就是要让焦青梅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慕凝,你受了什么委屈,跟本王说,本王定会为你做主。”君楚宸看到这样的白慕凝,势必要为她出头,不然如何让白岳峰心甘情愿换个女儿嫁给他。

“殿下,是白璇玑,她为了掩人耳目,骗我同她一起去清真观拜佛,可是却抛下我一人,去与外男私会,我一人迷路,险些被野兽吃了。”白慕凝一脸的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回府说!”白岳峰坚定道。

“大伙都是来看真相的,既然敢把我的事摆在台面上,那爹爹觉得白慕凝是好的,自然不怕了,对吧?大伙。”白璇玑故意回头征求围观群众的意见。

“就是!”

“这些事也让我们为白大人分辨分辨不是?”

一群起哄的答道。

这下白岳峰骑虎难下了,他拉着脸瞪了一眼白璇玑。

“白大人,白璇玑颠倒黑白,陷害姐姐,你若是不重重惩罚,如何正家风?”君楚宸就是看不惯白璇玑,便说道。

“四小姐,慕凝平日里可是与你最亲近的,你也是一直养在我房里的,你怎么可以利用她呢?还把她扔在荒郊野外。”焦青梅故意让白璇玑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

“你母女俩搁这儿给我演双簧呢?你们怎么对我的心里没有数啊?白慕凝是不是清白,一验便知,若是焦姨娘怕你女儿吃亏,那我不介意陪她一起啊,反正这么多人看着呢。”白璇玑量他们也不敢。

“你胡说!你毁我清白!白璇玑,我要杀了你!”白慕凝被说破,她恼羞成怒,上前抓住了白璇玑的头发,撕扯道。

“怎么?不敢了?”白璇玑一脚将白慕凝踹开,挑衅道。

白慕凝被踹出几米远,吃痛的皱起眉,君楚宸过去将白慕凝扶起。

“殿下,知道你是心疼慕凝,没关系,有爹在,天色不早了,您先回府吧。”白慕凝抬头看向君楚宸,哀求道,她是害怕万一白璇玑说出真相,那么她和君楚宸就完了。

君楚宸巴不得赶紧离开,若不是白慕凝说今日定能让他退婚,他才不来这破地。

“白大人,本王希望明日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复。”君楚宸的意思是,麻溜退婚!

“恭送王爷。”众人行礼。

送走了君楚宸,白岳峰知道,以白璇玑这样的容貌定然留不住君楚宸,他不能连白慕凝都损失了,便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好了,你们两姐妹也别闹了,回去吧。”白岳峰看白慕凝和焦青梅的反应,大概懂了几分。

“若是爹爹不愿请嬷嬷验身,那女儿善做主张便去请了。”白璇玑想起刚才这群人是怎么欺负她的,她怎么肯罢休?

“不行!”焦青梅和白慕凝异口同声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