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陆先生撩你当然是故意

陆先生撩你当然是故意

川之页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小落不仅是一名记者,她还是一名小三劝退师,她最擅长的就是应付那些吃里扒外的渣男,从未失手过。直到她遇见了陆东庭,他跟她之前遇见的那些渣男不一样,他帅气多金,成熟稳重,完全看不出来哪里渣了。可惜,陆东庭不仅是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他还家暴,渣出天际。于是,沈小落决定替天行道,教训某人。她在撩拨陆先生的同时,意外发现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简单,她好像搞错了什么。

主角:沈小落,陆东庭   更新:2022-07-16 01:4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小落,陆东庭 的女频言情小说《陆先生撩你当然是故意》,由网络作家“川之页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小落不仅是一名记者,她还是一名小三劝退师,她最擅长的就是应付那些吃里扒外的渣男,从未失手过。直到她遇见了陆东庭,他跟她之前遇见的那些渣男不一样,他帅气多金,成熟稳重,完全看不出来哪里渣了。可惜,陆东庭不仅是别人家的上门女婿,他还家暴,渣出天际。于是,沈小落决定替天行道,教训某人。她在撩拨陆先生的同时,意外发现事情没有自己想的那样简单,她好像搞错了什么。

《陆先生撩你当然是故意》精彩片段

世间情薄,为你情深。

----陆东庭

“啪!”

沈小落关上笔记本电脑,然后偏头看向窗外,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透亮,有晨光虚虚实实地笼罩在她的脸上,她皮肤白皙,眉目如画,但她的眼底却是一片乌漆墨黑,就像被人给狠狠地揍了两拳。

作为一名记者,像这种通宵达旦的赶稿子基本就是生活的常态,她早已经习以为常,打着哈欠去了一趟浴室洗漱,再出来的时候,手机里多了一条信息,是姚曼妮发给她的。

“落落,我接到一笔单子,非你不可。”

沈小落实在懒得打字,直接就将电话回拨了过去。

对方几乎是秒接:“你这个夜猫子,我就猜到你还没睡觉。”

沈小落将手机开了免提丢在沙发上,她一边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涂抹着眼霜,一边懒洋洋地说到:“曼妮姐,我最近忙着调查一桩案子呢,实在没空接单啊。”

“没空也得接,我寻思了半晌,只有你能扛得起这个大梁,交给别人,我怕把咱们的招牌给砸了。”

“少给我戴高帽子啊。”沈小落撇了一下嘴角,“我可不吃这一套。”

姚曼妮见硬的不行,立即就改变了策略方向。

“哎,哎呀……”她开始在电话那边长吁短叹,“我的落落啊,你是没看见那对母子有多可怜,孩子才三岁,小胳膊小腿的全都是伤,还有,孩子的母亲也被她的丈夫给打了。”

沈小落神色一滞,她停止了抹眼霜的动作,沉默片刻才问道:“都遭受家暴了,对方为什么不报警?”

“报警?”姚曼妮压低声音,“你觉得天兴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会让这种事情曝光出来?”

天兴集团是南城的支柱企业,最初的时候它靠着医药起家,现在已涉猎到各个产业,近两年更是牢牢把控着这座城市的GDP,但凡集团的高层人员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能在商界引发一场剧烈的海啸。

这些情况,沈小落当然是知道的,因为她最近刚好就在暗地里调查天兴集团的一位大股东。

“落落,这个单子真的是非你不可。”姚曼妮继续说到,“豪门水深,错综复杂,其他姐妹胸大无脑,我担心她们搞不定。”

沈小落下意识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位置:“曼妮姐,你的意思就是我……”

“没有没有。”姚曼妮立即矢口否认,但语气却变得十分的欢乐,“我家落落怎么可能是飞机场呢?努力的挤一挤,好歹也算是有个B吧。”

沈小落:“……?!”

除开记者这个身份之外,她其实还阴差阳错地加入了一个特殊的团队,类似于“小三劝退师”,而姚曼妮正是这个团队的领头人。

姚曼妮也不给沈小落炸毛的机会,自顾自地巴拉巴拉地说道:“今天下午三点,客户约你在蔚蓝咖啡厅见面,具体情况她到时候再详细的告诉你。哦,对了,客户已经预先支付了五十万的定金到你的银行账号,待你成功拿到她丈夫出轨的证据之后她再支付你剩下的五十万。”

“怎么这么多钱?”沈小落疑惑地问道。

“钱多好办事嘛。”姚曼妮说,“你最近不是刚好在到处筹款嘛,有了这笔收入,估计也就差不多了。”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姚曼妮打断她的话,“落落啊,有钱人的思维与我俩这种穷鬼都不太一样,人家虽然给了这么多钱,但是也有条件的,万一你毁约,还得三倍赔偿人家违约金。”

“三倍?”沈小落一脸惊愕,“卖了我也换不到这么多钱啊。”

“风险和收益当然是成正比的啊,不过你担心什么?”姚曼妮娇嗔到,“在这个世间上就没有我家落落拿不下的男人……”

挂断电话之后,沈小落已经睡意全无,她再一次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江薇薇,天兴集团董事长的唯一嫡孙女,这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女人从小众星捧月一般长大,却在二十岁那年突然嫁给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男人。

男人姓陆,名东庭,曾经只是天兴集团里一个分公司的部门经理,在与江薇薇结婚之后的短短四年时间,陆东庭已经一跃成为成为天兴集团的执行总裁。

为了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沈小落又搜寻了一下陆东庭的照片,遗憾的是,她费尽心思搜遍全网也只在天兴集团的官方网站找到了一张证件照。

其实绝大多数人对自己的证件照是非常不满的,甚至恨不能将自己的身份证给藏起来。

可陆东庭的证件照却是让沈小落眼前一亮,照片上的男人穿着一件纯黑色的商务正装,衬衣纽扣严严实实地扣到了最上面一颗,连鬓角处的发丝都梳得一丝不苟。

沈小落忍不住“啧”了一声,这个男人挺严谨啊。

再看对方的五官,他的眉眼极为深邃,面部轮廓棱角分明,可他偏偏皮肤白皙,唇色微红,就像刚好介于清冷无欲与温润儒雅之间……

其实这种极端的男人对女人来说是最为致命的,再加上他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也难怪他当初能一举俘获豪门千金的芳心。

下午两点半,沈小落提前到了咖啡厅的预定包间。

三点整,江薇薇带着一个小男孩坐在了沈小落的对面。

沈小落飞快地打量了一眼这对母子的情况,此时,江薇薇的精神状态看起来还挺不错,她披散着一头妩媚的卷发,穿一件橘色风衣,白色紧身裤,即便她已经是一位孩子的母亲,但她举手投足间依旧风姿绰约,妩媚风情。

而那个小男孩则是一直低垂着脑袋,从沈小落的角度只能看到他有些自然卷的头发和脑袋顶上的小小的发旋儿。

或许是注意到了沈小落的目光,江薇薇介绍到:“这是我儿子江浩。”

沈小落在心里稍微默了一下,这个小男孩儿居然是跟着母亲姓的,于是她问道:“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


果然,江薇薇在看了沈小落一眼之后才意味深长地说道:“沈小姐真是冰雪聪明,以后,你就叫我江小姐吧。”

“好的,江小姐。”沈小落点头。

江薇薇又将沈小落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沈小姐的模样身材也是万里挑一。”

“江小姐谬赞了。”沈小落回了对方一个礼貌性的微笑,“比起江小姐的美貌和气质,我只能算是平庸之姿。”

江薇薇顿时轻笑了一声:“沈小姐挺会哄人。”

“我只会哄男人。”沈小落回答,“毕竟职业需要。”

江薇薇十分满意:“看到沈小姐有如此的专业素养,那我也就放心了,这样,我们也不再耽误彼此的时间,就直接开门见山吧。”

“好。”沈小落说。

江薇薇便转身撩起了小男孩的衣服:“沈小姐你看,我儿子身上的这些伤疤,还有我……”

说着,她又准备抬手撩开自己的衣服,沈小落阻止到:“江小姐,您的情况曼妮姐已经告诉我了,您就说说您的要求吧。”

一个身份矜贵的女人不再顾及自己的颜面将伤口展示出来,这说明对方真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

江薇薇倒也没再坚持,她将小男孩抱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小男孩便那么一直低垂着小脑袋安安静静地坐在原地,从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哪怕是一个字。

“沈小姐,你或许也看出来了,我儿子有自闭症。”江薇薇偏头看着小男孩说到,“所以陆东庭一直不喜欢他。”

“我要离婚。”江薇薇继续说,“让陆东庭净身出户。”

沈小落皱起了眉,据她之前查询的资料得知,陆东庭的身份虽然是江家的上门女婿,但他成为执行总裁之后却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将天兴集团的市值翻了一番。

单凭这一点就可以断定男人并不是只有外貌的绣花枕头,而是一个杀伐果断,手段强硬的商界霸主。

让他净身出户,能行吗?

或许是看出了沈小落的疑虑,江薇薇一边用银质汤匙搅拌着杯中的咖啡,一边淡声说到:“沈小姐,你的任务只是用你的手段哄着陆东庭婚内出轨就行,至于其他事情,包括你现在的身份问题,那都不需要你操心。”

说到此,江薇薇突然抬起头看着沈小落,然后话锋一转:“但是沈小姐,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你,陆东庭这个人并不贪念女色,他一贯谨言慎行,自制力极强,你要引诱他,除开舍得下血本之外,或许还需要那么一点好运气。”

傍晚时分,沈小落拖着一个行李箱跟着江薇薇来到了云博苑。

这是南城的高端富人区,地处闹市,却又闹中取静,一栋栋的二层小楼错落有致地掩映在花红柳绿之中。

江薇薇径自打开了九号别墅的大门,然后将沈小落的指纹也输了进去。

“沈老师,从今往后你就可以随便进出这栋别墅了。”江薇薇说。

沈小落此时的身份是一名自闭症特教老师,她在江家的工作就是一对一地陪着江浩小朋友说话识字玩游戏,当然,这些都只是幌子,核心内容是不遗余力引诱陆东庭。

“江小姐,”沈小落站在玄关处稍微迟疑了片刻,然后压低声音问道,“陆先生的喜好是什么?”

“权利。”江薇薇毫不迟疑地回答,“除此之外,他无懈可击。”

“那他酒量怎么样?”沈小落又问。

“千杯不醉。”江薇薇说。

沈小落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支蜡,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软肋,她该怎么完成这笔订单?

正想着,江薇薇的手机响了。

她在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之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怨怒:“陆东庭,你又不准备回家吃饭?”

沈小落和江薇薇也就是咫尺之遥的距离,她很清晰地听到了江薇薇的手机里传来一道很有质感的男音。

“今晚有应酬,我大概……”

陆东庭还未说完,江薇薇直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

“你看,”江薇薇回头对沈小落说到,“陆东庭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至少三百六十天都在外应酬,等他酒气冲天的回来,稍不顺心就会拿我和浩浩撒气,像他这样的男人,我还留着过年吗?”

沈小落的脑子里顿时就浮现出了一个场景,那是她六岁之前的记忆,她醉醺醺的父亲将她的母亲捆绑在椅子上,然后劈头盖脸地用擀面杖抽打她母亲的身体。

直到现在,她的耳朵里似乎还能听到母亲的惨叫声。

“沈老师,”江薇薇见沈小落的眼神莫名变得有些空洞,她稍微拉高了音调,“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

“啊?”沈小落回过神来,“抱歉,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江薇薇问。

“别墅里有监控吗?”

“没有。”江薇薇摇头,“陆东庭不允许有任何东西留下他的把柄。”

沈小落便抬手摸了摸她戴在脖颈上的吊坠,吊坠从表面上看只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璀璨夺目的黑水晶,实则水晶里面藏着一枚微型摄像头。

此时,保姆阿姨在听到门口的动静之后从厨房里急匆匆地走了过来。

“太太回来啦。”对方招呼到。

“张妈。”江薇薇喊住了她,然后又看了一眼沈小落,“这位是沈老师,你待会儿将书房隔壁的客卧收拾出来,沈老师以后会长期住在家里陪着浩浩。”

“好的,太太。”张妈点头。

夜里十点,沈小落陪着江浩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看小人书。

那些小人书是沈小落专门去书店买的,她发现小家伙虽然不会说话,但好像很是痴迷书本上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从晚饭后到现在,他一直抱着书就没舍得撒手。

小小的身体蜷缩成一团,一张白嫩的小脸上面无表情,但浓密卷长的眼睫毛会时不时地眨巴一下。

沈小落想,这应该是小家伙唯一能够表达自己内心情感的方式吧。

就这么一个生病的可怜小孩儿,他在遭受父亲虐待的时候甚至都不会哭喊出声。

莫名的,沈小落的心脏开始抽抽地疼。

“张妈,浩浩他平时都是什么情况啊?”她偏过头问旁边正忙着追剧的保姆阿姨。

“平时啊?”张妈皱了一下眉,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小少爷平时……”

正在此时,别墅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听到门口的动静之后,沈小落下意识地回头看过去,澄亮的水晶灯下,一道笔挺修长的身影便强势地占据了她的所有视线。

目测,男人的身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穿一套纯黑色的衬衫西裤,这明明只是最普通的简约商务风,可男人穿在身上却偏偏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距离感和压迫感。

再看男人真实的五官,竟然比证件照上的照片还要好看,欺霜赛雪的容颜,深沉如墨的眉眼,仿佛是有明月流光,星河万千。

沈小落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下,一个男人长成这样,是不是太犯规了?

转念又一想,好看有什么用?

还不是一个家暴渣男。

就在沈小落一晃神的功夫,一旁的张妈已经慌忙迎上去接过了陆东庭手里的公文包:“陆总回来啦,厨房有醒酒汤,我马上就去给您盛一碗。”

“不用了。”陆东庭淡声说到,“麻烦给我泡一杯浓茶到书房。”

沈小落:“……?”

一个渣男的声音近距离听着竟然也这么浑厚磁性?

简直过分!

陆东庭换了拖鞋就习惯性地朝二楼走去,却在客厅正中的时候突然顿住了,他回过头,然后朝着沈小落的方向看了一眼。

沈小落自从加入姚曼妮的团队以来已经断断续续地接了好几笔单子,接触过的男人也算是五花八门,她在那些男人面前从来都是游刃有余,收放自如。

不知为何,她在迎向陆东庭的目光之后竟然会莫名感到脊背发凉,如坐针毡。

其实也不是沈小落胆小怕事,而是这个男人的眼神太过于敏锐和犀利,就好像能轻而易举地看穿所有人的心思和秘密。

沈小落有些心虚地垂下了眼帘,眼角的余光里,她发现陆东庭不急不缓地走了过来。

下一秒,男人朝着她伸出了自己的手。

由于距离太近,沈小落甚至都能闻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酒味儿,还混有一丝若有似无的冷香。

她紧张地咽了一口唾沫。

“怎么还没睡?”男人开口问到,手掌却是落在沈小落身边的江浩的小脑袋上,并不轻不重地揉了揉。

沈小落:“……?!”

江浩却没动,甚至连头都没抬,小家伙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些小人书。

张妈见状赶紧解释到:“陆总,小公子今天难得有兴致看看书,沈老师也说了,得先让小公子提起兴趣……”

说到此,张妈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忙抬手指了指沈小落:“陆总您看,我都差点忘了,这位姑娘叫沈小落,是太太专门聘请过来陪小公子学习的特教老师。”

沈小落此时已经稳住了心神,她面色从容地站起来,并朝着陆东庭微微点了一下头:“陆先生您好。”

因为猜不透陆东庭的喜好,沈小落在思虑再三之后给自己挑选了一件白色衬衫搭配藏青色西裤,是一套干净利落的职业装。

她想,陆东庭常年在商场中厮杀博弈,职业装虽然不会让男人在看到她的第一眼时感觉到惊艳,至少也不会让他觉得反感。

事实证明,她的推断还是挺正确的。

陆东庭并没有像江薇薇描述的那般冷漠无情,而是礼貌又疏离的说到:“沈老师费心了。”

“陆先生客气。”沈小落回了他一个职业性的微笑,“这是我的职责所在,应该的。”

此后,陆东庭再没有与沈小落继续交谈,而是转身问张妈:“太太呢?”

“太太出差去了。”张妈想了一下说到,“今晚十点的飞机。”

陆东庭略微点了一下头。

“哦,陆总,太太这次好像是飞M国。”张妈又补充了一句,“说是那边有一个新项目需要实地考察。”

陆东庭似乎微微眯缝了一下双眸,眸底情绪讳莫如深。

片刻之后,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江浩的小脑袋上:“不要让他睡得太晚。”

说完就转身上了楼。

沈小落看着他的背影暗自琢磨了一番,心说,这个家暴男居然还会当着外人的面假惺惺地关心一下江浩,可真是太会演戏了。

当晚,沈小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闪过白天发生的场景。

半夜的时候,她隐隐听到隔壁书房传来陆东庭的咳嗽声。

张妈住在楼下的保姆房,房门关上之后,张妈对于楼上的动静基本是一无所知。

这也是江薇薇为什么要安排沈小落睡在书房隔壁的原因,而江薇薇去M国出差也是为了给沈小落创造机会可以单独接近陆东庭。

稍微思虑之后,沈小落怕引起怀疑并没有打开房间的台灯,而是借着窗外的月色给自己换上了一条虾粉色的睡裙,圆领,短袖,裙摆刚好遮到膝盖处,看起来中规中矩,实则却暗藏玄机。

她皮肤白皙,即便是裸妆,虾粉色也能衬得她的五官明媚娇艳,圆领的领口则是若隐若现地将她的锁骨显露了出来,如此又平添了几分撩人的性感。

至于短袖和裙摆的长度,这也是她刻意计算过的,能恰到好处地展现出她的手臂和小腿的纤柔之美。

一切准备就绪,沈小落猫腰躲到了房门后,然后竖着耳朵偷听屋外的动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走廊上终于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沈小落赶紧推门而出,然后佯装做困倦的模样打了一个哈欠。

“……就不该在睡前喝水的。”她像是呓语一样小声嘀咕着。

此时的走廊同她的卧室一样昏暗,只有朦胧的月色从窗户透进来,沈小落依稀能看到一道高大欣长的身影在离她几米开外的地方顿住了。

但她并没有朝着那道身影靠近,而是睡眼朦胧地朝着旁边的墙壁一头撞了上去。

一声闷响之后,沈小落疼得倒退了几步。

昏暗中,她的后腰又重重地撞到了不远处的护栏之上。

“嘶!”

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走廊那头,陆东庭突然打开了廊灯。

刺目的光线自头顶倾泻而下,沈小落一时不太适应,抬手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待她再移开手指的时候,陆东庭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