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入骨盛宠

入骨盛宠

然渔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十五岁那年的一场意外,致使沈予予成了所有人熟知的傻子;长大后竟幸运的嫁给了齐家的财阀少爷。知道自己要娶个小傻子,齐司瑾本是想陪着对方玩玩,之后便一脚踢开,可谁知道小傻子沈予予越相处越上瘾,到了最后还是齐司瑾死缠着人家不放。

主角:沈予予,齐司瑾   更新:2022-07-15 21:3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予予,齐司瑾 的女频言情小说《入骨盛宠》,由网络作家“然渔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五岁那年的一场意外,致使沈予予成了所有人熟知的傻子;长大后竟幸运的嫁给了齐家的财阀少爷。知道自己要娶个小傻子,齐司瑾本是想陪着对方玩玩,之后便一脚踢开,可谁知道小傻子沈予予越相处越上瘾,到了最后还是齐司瑾死缠着人家不放。

《入骨盛宠》精彩片段

“我要离婚。”

刚进门,男人就听到了那道熟悉甜美的声音。

男人一怔,随即抬头,狭长的眸子如同一把利刃,直接锁定声音的主人,冷冽的声音徒然响起:“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男人气场太过强大,生气的时候更是骇人。

沈予予本能的后退。

她二十三岁,却只有五岁的智商,十五岁那年,被歹徒打中了脑袋,智力从此就变得有些迟钝。

沈予予从小就喜欢齐司瑾,小时候,便是齐司瑾的小尾巴。

但自从三年前,他们结婚那天晚上齐司瑾压在她身上,把她弄痛开始,她就怕他了。

此刻,她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下意识的抓住一旁的楼梯扶手,这才让自己的呼吸顺畅下来。

“我说,我要离婚,齐司瑾,我要和你离婚。”

一张稚嫩的小脸,带着恐惧又带着从未有过的倔强,故作凶狠的看着齐司瑾。

看的齐司瑾某处,不由得有些燥热。

还好这是在客厅,这要是在房间,他肯定二话不说就办了她,看她还敢不敢这么口无遮拦。

他从来都不否认,眼前的女孩是漂亮的,长在所有男人审美上的漂亮,而他娶得,也就是她的漂亮。

齐司瑾收起那副欲吃人的愤怒,嘴角露出笑意,讥讽着,“离婚?你知道什么是离婚吗?”

“我知道什么是离婚。”

沈予予一本正经的回答着齐司瑾,“离婚就是我们不在一个家里住,我回去找我爸爸妈妈,你也回去找你爸爸妈妈。”

两人结婚一年后,齐司瑾随后就带着沈予予搬离了齐家老宅。

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买了几百平的顶层复试花园。

从此就过上了正宗的二人世界。

沈予予智商欠缺,对夫妻的理解,就是像爸爸妈妈一样住在一起,睡在一起,然后再有一个小宝宝。

本就懵懂的她,加上对齐司瑾的依赖,还有齐司瑾刻意的哄骗,婚后的她,世界就只剩齐司瑾,连最爱的爸爸妈妈,她们一年也只见一面,一面也就半天时间。

而齐司瑾,有多讨厌沈予予的傻,就有多享受沈予予的世界,只围着他一个人转。

“你要是和我离婚,回你爸爸妈妈的家,那你就几天都看不到我了。”齐司瑾学着沈予予独有的稚态,语气里却充满了威胁。

有那么一瞬间,他居然被傻子口中的“离婚”两个字,乱了心跳。

沈予予没傻的时候,粉粉嫩嫩,可可爱爱,齐司瑾是喜欢沈予予的。

可傻了之后,沈予予喜欢的齐司瑾,已经不喜欢她了。齐司瑾为了躲她,好几年都没去过沈家,直到沈家拿着祖辈的定下的婚约逼婚。

然而齐司瑾怎么都没想到的是,已经傻了的沈予予,居然长得比小时候还要勾人。

典型的妖精。

真是除了傻,一点毛病都没有。

于是,在齐老爷子的威逼下,他勉为其难的娶了沈予予。

一边嫌弃沈予予傻,不准她出门丢人现眼,一边却是每晚的温香软玉,一次也没有落下。

只是他不明白,向来温顺的女孩,今天怎么敢公然反抗自己,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

“不,不是几天见不到。”沈予予纠正着。

就知道傻子害怕这个,齐司瑾嘴角露出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他一个坐拥百亿的大总裁,还能被一个傻子拿捏不成。

“是我们永远都不在见面了。”沈予予看不懂齐司瑾的表情,但不妨碍她补充说明。

“你说什么?”

齐司瑾脸上的笑意,瞬间凝固,本就凌厉的五官,越发的摄人心魄。

“我……”

“再敢多说一个字,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沈予予刚要开口,齐司瑾就恶狠狠的威胁着。

那个一天不见他,就魂不守舍的小傻子,居然说出了他们永远不见面的那种话。

一股从未有过的烦躁油然而生,齐司瑾下意识的扯了扯领带,看了一眼已经被他吓坐在地上的人,冷冷命令着。

“跟我回房间。”

从没见过这样的齐司瑾,沈予予吓得缩成一团。

甚至连看都不敢在看他一眼,嘴里却依旧倔强:“我不要,齐司瑾我要离婚,我要和你离婚。”

她喜欢齐司瑾,从小就喜欢那个比谁都好看的哥哥。

妈妈告诉她,要想永远和齐司瑾在一起,就是和齐司瑾结婚。

她不知道什么是结婚,只知道结婚之后齐司瑾会和她有个孩子。

那种白嫩嫩,会哭会笑,很可爱的,只属于她和齐司瑾的孩子。

可是和齐司瑾在一起这么久了,齐司瑾都没有给她这个孩子,反而给了另一个好看的姐姐。

孩子是一定要有爸爸妈妈的,所以,她不能在留在这里了。

她要彻底离开齐司瑾。

而彻底离开齐司瑾的办法,那个姐姐也和她说了,就是离婚。

“沈予予。”

齐司瑾已经被那个傻子气的青筋暴起。

“我劝你想好,离开这个门,你永远都别想进来。”

向来在商场呼风唤雨的齐司瑾,这一刻才发现,他实在拿那个傻子没办法,最后只能小儿科的放着狠话。

“嗯。”

伴着豆大的眼泪,沈予予乖巧的点点头。

嗯?!

那个傻子居然嗯!

她当真是不知道她那声“嗯”代表什么嘛?

傻子就是傻子,养再久也是傻子。

齐司瑾难得的暴跳如雷,若不是怕真的吓到那个傻子,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

“沈予予,你会后悔的,你不是想离婚,现在就给我滚。”

“好。”

得到命令的沈予予爬起来就往门口跑,中途经过沙发,还不忘抱上自己最喜欢的小猪佩奇。

齐司瑾:“……”

暴怒值瞬间彪满。

三年前,怎么就色迷心窍娶了那个傻子!


怒火中烧的看着沈予予逃似的离开这里,齐司瑾没有任何制止。

与其说沈予予是他的妻子,不如说,沈予予是他圈养的金丝雀。

毕竟没被调教过的沈予予一刻都离不开他,更何况他又精心调教了三年。

虽然不知道今天的沈予予发什么神经,敢和他提离婚两个字,但他坚信,沈予予绝对离不开他。

内心无比坚定,却又莫名的心烦意乱,此刻一切身外之物,都成了烦躁的理由。

那个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纯净如一张白纸的小姑娘,什么时候学会了欲情故纵那种恶心的把戏,真是令人厌恶。

齐司瑾用力的扯了扯衬衫领口。

衣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难解了?

“沈予予。”齐司瑾一声怒吼。

三年了,这点小事,还需要他开口。

那傻子当真就只能在床上用。

“先……先生。”

身后传来唯唯诺诺的声音,和小姑娘甜甜糯糯的声音一点都不搭边。

齐司瑾眉心一拧,正想问问怎么回事。

听到声音就从厨房跑出来的吴姨,胆颤心惊的解释着:“……太太已经离开了,就在刚刚,您同意的。”

离开?

简单的两个字,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戳中齐司瑾的要害。

“那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她找回来。”

向来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的齐大总裁丝毫没有意识到,此刻的他,和说话如同放屁的市井流氓根本就没有区别。

他就不相信,已经整整六年没有单独出门,脑子还有问题的沈予予,能走出这栋楼。

现在的她,肯定哭着鼻子蹲在门口等他出去找她。

看到他,肯定会第一时间扑上来,紧紧的抱住他,然后低声下气的求他原谅。

既然如此,就让她多哭一下,看她下次还敢不敢提那么过分的要求。

齐司瑾满心欢喜的等着沈予予回来,眼泪鼻涕一大把的和他认错,并保证永远都不会再提离婚两个字。

一个傻子,居然还知道离婚,看来还是傻得不够彻底。

此刻的齐司瑾,已经想好了一百种,让沈予予乖乖听话,并且永远不说离开的办法,现在就等着沈予予回来执行。

“先……先生。”过了一会,吴姨着急忙慌的回来。

齐司瑾抬眼看向吴姨身后,他要第一时间欣赏到小傻子,等不到他,而惊慌失措的模样。

“太太在楼下,已经被一位小姐接走。”

还没看看沈予予的身影,吴姨急忙解释了一句。

话音刚落,吴姨就觉得屋内温度骤然下降,冷的身在六月天的她,也忍不住想要打个寒战。

“是不是一个很高的短发女人。”

没有想象中的暴戾,齐司瑾又恢复以往的冷冽。

“是。”吴姨如实回答着。

“你可以离开了。”齐司瑾没有温度的说了一句,抬脚朝楼上而去。

果然是小瞧了那个傻子,不仅知道离婚,还知道给自己找后路。

既然如此,他就让那个小傻子好好看看,他们之间,到底是谁离不开谁!


一张美得惊人的脸,却有着一双纯净如同孩童一般天真的大眼睛,此刻却沁满了泪水。

纤瘦的身子,因为委屈,因为故作坚强,而一抽一抽的。

看得人别提有多心疼了。

“予予,你真的决定要离开齐司瑾了?”

楚莫离从小寄养在沈家,和沈予予同龄,也是沈予予这辈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

楚莫离自然比谁都清楚,沈予予有多依赖齐司瑾。

“嗯。”

也许是齐司瑾三个字,也许是离开两个字,沈予予强忍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

她知道齐司瑾不喜欢她哭,甚至还有些讨厌,所以每次在床上,不管她哭的多凶,齐司瑾都不会哄她,反而还故意惩罚她。

把她弄的很痛,然后她就哭的更凶了。

“可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开他?”楚莫离轻声的开口着,深怕声音大一点,就会吓到小姑娘一样。

齐司瑾就是沈予予的天,沈予予的地。

她不明白一个什么都不懂,只以天地为中心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出离开的决定的。

沈予予泪流不止的点点头:“因为一个漂亮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我的肚子里没有小宝宝。”

楚莫离:“……???”

“漂亮姐姐肚子里有小宝宝,和你有什么关系?”

楚莫离试图从沈予予脸上找到答案。

“那孩子是齐司瑾的!”楚莫离反应过来,瞬间就变得愤怒:“那个狗男人……”

“离离,司哥哥不是狗。”沈予予一边委屈,一边还不忘纠正着楚莫离。

“对,不是狗,是猪狗不如。”楚莫离又愤愤不平的骂了一句。

娶了沈予予这么漂亮又听话的媳妇,齐司瑾居然还到外面偷吃,偷吃也就算了,居然还让小三怀孕了,还让小三登堂入室,简直欺人太甚。

“那个姐姐有了小宝宝,属于爸爸妈妈的小宝宝,只有爸爸妈妈才可以和小宝宝住在一起,所以我不能再和司哥哥住在一起,也不能再见司哥哥了。”

说完这句完整的话,沈予予已经哭的难以自持。

“不哭,不哭,予予不哭。”楚莫离心疼的将沈予予拥在怀里。

“离离,我为什么没有小宝宝?司哥哥为什么不给我小宝宝?如果我有小宝宝……”

沈予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说这句话,但是很早以前,她就想要齐司瑾给她小宝宝。

的确,沈予予和齐司瑾已经结婚三年了,他们为什么没有孩子?

沈予予只是伤了脑子,又不是身子。

难不成……

齐司瑾嫌沈予予傻,一直不肯和沈予予发生关系,所以他们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

如果真是那样,齐司瑾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予予,你告诉我,你和齐司瑾,你们每天晚上……你们有没有发关系?”

“什么关系?”沈予予疑惑的摇摇头。

怎么忘记了,沈予予心思纯净的如同一张白纸,根本就不懂。

“就是……你们睡觉的时候,齐司瑾有没有抱你?”

“嗯。”沈予予想都不想的点点头。

“不是那种抱,是那种抱。”楚莫离一下子就急了。

“哪种抱?”沈予予的小脑袋,更转不过来了。

“是那种……”

沈予予什么不懂,为了弄清楚,楚莫离怎么露骨怎么来。

等得到沈予予的肯定回复,楚莫离整个人,就如同掉进冰窟窿里。

整整三年,不仅睡了,还没有做保护措施。

“那你吃药了!”楚莫离几乎可以肯定,不然三年时间,沈予予不可能不怀孕。

齐司瑾那个狗东西,只顾自己爽,居然一点都不考虑沈予予的身体。

虽然沈予予傻,但是那颗爱他的心不假,他怎么可以这么对她。

“没有吃药,我不喜欢吃药。”只是听到药字,沈予予就变得紧张起来,就怕楚莫离立刻会喂她一颗药似的。

“没吃药?”这倒出乎楚莫离的意料之外。

“嗯,没有吃药,我不喜欢吃药,司哥哥说了,我不生病就不会让我吃药和打针。”

“那……那……”

齐司瑾不做措施,沈予予也不吃药,难不成真是沈予予身体的问题?

虽然沈予予身为沈家大小姐,但是她的命已经够苦了,为什么老天还要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不过,既然齐司瑾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不代表别人也给不了。

而且,她知道齐司瑾是狗,可是没想到他居然那么狗。

一边嫌弃沈予予傻,一边居然又无耻的享用着沈予予。

他到底把沈予予当成什么了?

发泄兽欲的玩具!

可是,有那么多想爬上他床的女人,他为什么要伤害一个全身心都爱着他的女孩。

“予予,离婚,你和齐司瑾必须离婚。”

虽然不喜欢齐司瑾对傻了以后的沈予予态度,但是架不住沈予予喜欢他,楚莫离也就不说什么。

但是现在,齐司瑾就是一个人面兽心的禽兽,楚莫离绝对不能再让单纯善良的沈予予留在他身边。

“嗯,离离,我想爸爸妈妈了,我想回家,回有爸爸妈妈的家。”一想到永远都不能再见齐司瑾,沈予予的眼泪又忍不住了。

“好,明天我就带你回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