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1986重造商业帝国

1986重造商业帝国

南极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吴斌刚刚拿下一个新项目,在庆功宴上,不小心多喝了几杯,随后便不省人事。再度醒来,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和孩子的哭声,而眼前的陈设竟然是八十年代的风格!随后记忆如江水一般涌来,他竟然重生了!原主是个不思进取的啃老族,在父母去世之后,没有了经济来源,便想到了赌博,欠下了巨额外债,对妻女十分苛刻!吴斌接受上天的安排,定要改变悲催的人生!

主角:吴斌,江如雪   更新:2022-07-16 02: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吴斌,江如雪 的女频言情小说《1986重造商业帝国》,由网络作家“南极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吴斌刚刚拿下一个新项目,在庆功宴上,不小心多喝了几杯,随后便不省人事。再度醒来,耳边传来了一个女人和孩子的哭声,而眼前的陈设竟然是八十年代的风格!随后记忆如江水一般涌来,他竟然重生了!原主是个不思进取的啃老族,在父母去世之后,没有了经济来源,便想到了赌博,欠下了巨额外债,对妻女十分苛刻!吴斌接受上天的安排,定要改变悲催的人生!

《1986重造商业帝国》精彩片段

“吴斌,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跟了你,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拿不出一分钱来!”

客厅里传来抽抽搭搭的抽泣声,一个女人带着绝望的哭喊。

谁在叫我?吴斌头痛欲裂,迷迷糊糊睁开眼。

昨晚他刚拿下一个大的新项目,一时高兴就和合伙人多喝了几杯,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完全不记得了。

“妈妈,你别哭了,我害怕……”

一道稚嫩的童声传来,带着哭音颤抖的声音听的人心底微颤。

“小雨别怕,妈妈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谁也别想伤害到你!”

江如雪瘫坐在地上和不足四岁的女儿紧抱在一起,眼泪如断线的珍珠哗啦往下掉,沙哑的声音里透露着一个母亲的坚定。

听着外面不断传来的抽泣呜咽,吴斌皱眉揉着太阳穴缓缓坐起身来。

可当他看清周围环境的那一刻,彻底呆滞了。

屋子里蔓延着一股浓厚的恶臭,墙上挂着发黄老牌日历,陈设简单到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房间里唯一的装饰就是一个暗红色的老式衣柜,这是江如雪出嫁时从娘家带过来的嫁妆,如今也只剩这么一件了,还是她拼了命才保下来的。

“嗡!!”

突然,还不等吴斌反应脑子就里传来嗡的轰鸣刺耳之声!

与此同时,一道记忆犹如滔滔江水钻进他的脑海中。

足足缓了十几分钟,脑袋里的那种刺痛轰鸣声才渐渐淡去,替代的是脑子里多了许多关于别人的记忆。

他看到原本吴斌一家生活在这个叫做牛栏村的地方,靠着父母在工地上干活赚钱,日子也还算过得去,前几年在家里的支持下娶了媳妇儿,两人还共同生育了个女儿。

可自从两年前吴斌的父亲因为施工故障出事,当场撒手人寰,而他的母亲虽然保住了性命,但也落下了隐病,不能干重活只能靠药物支撑才能勉强下地,从此家里没有了经济来源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啃老族的吴斌没了经济来源,从此迷恋上赌博、酗酒、稍有不顺心就拿妻女出气,对动辄妻子家暴,让本就如火如荼的家庭雪上加霜。

“我,穿越重生了?”

而且还是重生回到了1986年的一个窝囊废身上!

吴斌余光扫到地上打破一地的镜子碎片,他发疯了似的跑过去捡起一块碎片照着自己的脸。

镜子里的男人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不修边幅,面容肌瘦,但好在五官清明硬朗,眉宇间倒是依稀有种忧郁落魄公子的意味。

醒目的蓝色上衣灰色裤子,这是八十年代的农村统一穿着,无一不在强迫吴斌接受重生的事实。

吴斌拿着镜子的手都在颤抖。

他——前世被称2021年商业帝国中的奇才,年纪轻轻就开始发家创业,不到35岁就坐拥了上十亿的资产,并拥有了自己的上市公司,40岁跻身进入华国富豪榜前五十名,一直单身,是不少明星和网红巴结的的对象。

如今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原本的主人简直和前世的他天差地别!

一朝凤凰变山鸡!这谁能忍啊?

“怎么会这样?”

前世的商业奇才,如今变成街边老鼠窝囊废,这个事实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咕咕咕……”

不等吴斌多做思考,从昨晚到现在油米未尽的肚子已经开始叫唤了。

吴斌浑浑噩噩的走出房间,这才发现无论是客厅还是他刚才所在的房间全是一地狼藉和各种碎片,不难看出这个地方前不久刚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斗争。

而地上那滩发黄带着酒臭的呕吐物,仿佛已经说明这场争吵的源头。

“妈妈!坏蛋醒了!”

小雨像是看见了洪水猛兽的一般,吓得把江如雪抱的更紧了。

眼前这个瘦如同竹竿小女孩正是吴斌和妻子江如雪的女儿。

但吴斌不仅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还经常对女儿破口大骂,发泄怒火,对她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地上的女人身子一僵,脸色大变,几乎条件反射般将女儿紧紧的护在身后,一副虎视眈眈又充满畏惧神情盯着吴斌,生怕他对自己女儿做什么。

看着眼前的女人,吴斌眼前微微一亮。

肤如白雪的皮肤没有一丝瑕疵,眼睛如同小鹿一般清亮,红润的樱桃小嘴,身材恰到好处的完美,特别是刚刚哭过的眼睛朦胧中带着泪水,看的人心中一颤。

简直吊打后世那些开着美颜滤镜卖清纯人设的明星网红。

吴斌毕竟阅历无数,只两秒便很快收回目光,有些尴尬的抓着后脑勺。

“两位别怕,我不会对你们做什么,我只是……饿了。”

“你说什么?两位?”

对于吴斌突然转变的语气,和这莫名其妙的称呼,江如雪觉得惊讶又可笑。

按照惯例吴斌现在应该已经二话不说直接上手暴打发泄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又生疏?

“我现在就去做饭。”

虽然心中疑惑,江如雪仍然是逃也似的立刻抱着小雨前往厨房。

趁着江如雪去厨房的间隙,吴斌也打量起这个家。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个家是根本没有任何可打量的,在屋子里原地转一圈,整个房屋就被一览无余的收入眼底,毕竟这屋子里甚至连个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吴斌叹了口气,认命似的开始收拾地上的狼藉,只想借机转移下自己的注意力,也给自己一些理清头绪的时间。

等江如雪从厨房出来,吴斌已经把房屋里里外外全部打扫的干干净净,连地上那些恶臭的呕吐物居然都已经被清理了。

“这些都是你做的?”江如雪震惊到瞳孔放大。

“嗯,闲着没事就正好收拾了。”吴斌不在意的点头应声,看向江如雪身后的饭桌,问道:“饭弄好了?”

先把饭吃饱了,才有足够的精力去思考事情。

“哦,做好了,你先过来吃吧!”

江如雪连忙应声。

吴斌点头去洗了个手才来到饭桌上吃饭。

看着饭桌上的饭菜,吴斌没来由的有些心酸苦涩,这娘两儿这几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一锅白粥大半锅是水,米饭少得可怜,旁边两碟毫无油水的素白菜看着更是毫无食欲。

看着吴斌突然沉默的表情,江如雪以为他是嫌弃饭菜寒酸不合胃口又要对她动手,毕竟这样的事情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她站在一旁低着头,小心翼翼的讪讪解释。

“钱都被你拿去赌光了,这些米还是我去隔壁王婆家借来的,你就算嫌弃也先将就一下吧。”

吴斌神情有些僵硬,虽然之前的事情不是他做的,但也无法向江如雪解释这一切,他摇头说道:“抱歉,是我的错,有的吃就不错了,我觉得挺好的。”

江如雪小嘴微张,满脸不可置信。

她没听错吧?这个人刚才居然说自己错了?

老天爷,究竟她这些年每日求神告佛起作用了,还是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升起的,一切都是她的幻觉?

吴斌闷声干饭没有注意她的情绪,头也不抬的说道:“你们也赶紧一起坐下吃吧,等下粥凉就不好了。”

还不等江如雪答话,那扇破旧的木门就被人在外面砸的砰砰作响。

“砰砰砰!”

“姓江的小娘儿们!欠老子的钱都两个月了,再不出来还钱老子今天让你母女两没好日子过!”


江如雪身子猛的一抖,小脸顿时惨白,来回跺脚。

“完了,他又来了,可我现在哪里有钱还给他呀!”

吴斌放下碗筷,轻声询问。

“怎么了,我们欠了那个人很多钱吗?”

江如雪看了吴斌一眼,眼神中带着责怪和怨气。

“两个月前女儿突然半夜发高烧昏迷不醒,我只好连夜送去医院治病,可我们家根本拿不出医药费人家不接收,要不是我去找周大彪借了三十块钱,现在女儿可能……可能早就没命了!可你呢,第二天醉的像狗一样回家就睡!!吴斌,你还有什么资格当一个男人!”

江如雪越说心中越发委屈,两行清泪直接从她眼中珍珠般掉落。

女儿最艰难的时候,她一个女人在医院和家里两头奔波忙累,吴斌当时却在和那些酒肉朋友喝的烂醉如泥,不省人事。

当初嫁给吴斌,虽是父母之命,她没有任何决定权,但刚嫁过来的那两年,吴斌对她还是很照顾关心的,她也对吴斌有了真正的夫妻感情。

她明明记得,当初得知怀上小雨的时候,吴斌满心欢喜开心了好几天,为什么现如今却对她拳脚相向,对女儿不闻不问。

这两年,江如雪也无数次的问自己,这段婚姻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该不该继续?

这种俗套的场面,吴斌在未来的电视剧和电影中看到过无数遍,按理说早应该已经麻木了,可一看到江如雪抽泣的样子,他心底居然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三十块钱在吴斌那个年代也就是两杯奶茶钱,在这个时代却能治病救人。

吴斌沉默低下头,心情复杂。

他很明白江如雪这样瘦弱的女人要在大半夜把一个四岁的孩子背到医院治疗,需要耗费多大的体力和精神。

可他不是圣人,他是年纪轻轻就在商场上拼搏多年的商人,没有毒蝎心肠也有铁血手腕。

人各有命,他也无力改变。

江如雪其实在说完话的那一刻就后悔了。

今天吴斌态度有些转变,竟让让她失了理智,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等待她的必定又是一场身体的折磨。

可她等了好一会,也没有等到预想中的拳打脚踢,反倒是外面那人叫嚣的越发厉害,眼看着那扇木门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姓江的小娘们儿,你再不出来,老子现在就把你家砸了!”周大彪扯着嗓门大吼。

江如雪生怕周大彪真的把这个家砸了,擦了擦眼泪,赶紧跑过去开门。

她小心翼翼上前,腆着脸讨好讪笑:“周哥,实在不好意思刚才有事耽搁来晚了,你再给我几天时间行不行?”

“少来这套!实话告诉你,要不是你当时跑上门哭着求我,老子也不会把钱借给你,今天拿不到这笔钱,你就等着看我怎么收拾你!”

周大彪脸上横肉一甩,嚣张至极。

当时就是因为看到江如雪脸蛋好看,虽然瘦了点,但该有的地方也都有,周大彪起了心思,这才愿意把钱借给她。

还故意借着这个缘由三番五次找机会上门,可没想到姓江的这娘们儿这么倔强,宁可还钱也不愿意跟他睡一晚,这才彻底把他惹怒了。

“周哥,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钱,要不等我过两天打零工的钱到手了,我立刻给你送上门好吗,求求你了。”

江如雪两眼含泪,语气卑微几乎要跪地乞求。

周大彪是牛栏村村长的儿子,他们家是这个村的万元户,他更是牛栏村的村霸,她得罪不起,也万万不敢得罪。

要不是当时女儿情况危急走投无路,她是绝对不愿意招惹上这种人的。

江如雪本就清秀,这一副双眼含泪的样子,在周大彪眼里更是显得楚楚惹人疼,他当场看的两眼发直。

他眼珠子一转,带着猥琐恶心笑容笑眯眯走上前,语气缓和下来。

“如雪妹子,其实周哥哥也不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这三十块钱对我来说不过是两顿饭钱的事儿。这样吧,只要你愿意去我家陪我玩几天,我不但不让你还钱,还倒给你五十块钱改善你和你女儿的生活,怎么样?”

在这个思想还有些封闭的农村八十年代,周大彪这番意味不明的话代表什么,昭然若知。

江如雪脸色霎时大变。

吴斌本不想插手这个年代人的任何事,因为他怕插手的越多,想要回到未来就越麻烦。

可现如今的情况,他要是再继续坐以待毙,那真是枉费那么多年义务教育了!

“小雨,我去帮妈妈处理点事情,你先到房间里待一会,等下我们叫你你再出来好不好?”

吴斌温柔看向一旁神色不安的女孩,和声劝说。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让小朋友看到的好。

小雨对眼前的男人虽然害怕,还是乖乖点头,刚走没两步又回头,大大眼睛看着吴斌:“妈妈,会有事吗?”

“不会的,有我在。”

吴斌走过去摸摸小雨的头。

目送小雨走进房间关上门,吴斌柔和的眼神瞬间变得坚定。

无论哪个年代,永远不缺八卦的群众,吴家门外汇聚了一群人磕着瓜子儿看江如雪笑话。

“大白天的就勾引男人,真不要脸啊!”

“就是,不要脸!”

“我看她早就巴不得去村长家住下了,还一直在这儿装呢!”

“我早说这女人是狐狸精,现在尾巴露出来了吧。”

……

各种不堪入耳的话传入江如雪耳中,仿佛一人一句唾沫星子都能把她骂死。

江如雪委屈至极,两眼发红仰头大叫。

“周大彪,我虽然欠你的钱,但我一定会还的,你要是再胡言乱语,我……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到时候你也脱不了责!”

这是江如雪目前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周大彪顿时怒不可遏,扬起手掌对着江如雪的脸就要打下去。

“臭婊子,还敢威胁我,你当老子吓大的!”

江如雪认命的站在原地,她不能躲,要是躲了只会更加惹怒周大彪。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她身前,如同一座大山挡在她面前为她挡去风雨。

吴斌二话不说,毫不客气冲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周大彪踹翻倒地。

江如雪呆滞在原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影,是那么伟岸和坚定,她居然有种看到了一些希望的曙光感觉。

周大彪倒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不修边幅外表邋遢的男人,眯眼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他就是江如雪那个废物老公吴斌。

“是你?吴家那个废物酒鬼?你疯了,居然敢踹老子,你特么是不是不想活了!”

吴斌脸色冰冷,再次冲上去骑在周大彪身上对着他的肥脸又是一顿暴揍,嘴里同时念念有词。

“这一拳,是你刚才对我老婆嘴巴不干净!”

“这一拳,是你刚才想对我老婆动手!”

“这一拳,是你刚才砸我家大门!”

“这一拳……”


众人哪里见过吴斌这幅凶残狠戾的样子,纷纷都被吓得脸色大变,连忙退避三尺。

吴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但其实他心里十分冷静。

越是愤怒,越是冷静。

这也是他前世在商场混迹多年累积下来的经验和习惯。

“别打了……别打了,我戳了,戳了……”

周大彪双手抱头,嘴里混杂着血沫和口水,口齿不清连连求饶。

江如雪也终于从惊愕中反应过来,赶紧上前拉开吴斌劝阻:“你别打了,要是打出人命可是要吃人命官司的!”

吴斌其实下手一直有分寸,但也没再继续,顺势跟着起身。

虽然他前世一直保持着锻炼的习惯,也在闲暇之余报名学习了散打之类的拳击,但现如今这个吴斌常年酗酒,饮食不健康,所以身体条件很差。

要不是她刚才趁周大彪没有防备下手,以周大彪那个庞大的身躯,他如今这小身板儿还还不够抗揍的。

“欠你的钱我自然会想办法还给你,但你以后要是再敢对我老婆胡说八道,我不介意和直接弄死你,反正我就是个废物,大不了一命抵一命!”

吴斌神色阴冷。

周大彪艰难站起身,本来还想说什么,结果被吴斌吓的大气都不敢喘。

吴斌就是个酒鬼废物,发起酒疯起来完全不要命,但周大彪有钱有势,要是现在真把这小子逼急了,到时候得不偿失的可是他自己!

“死酒鬼,你别嚣张!我最后再给你十天时间,要是你们再还不上钱,我们周家也不是好惹的!”

丢下这么句话,周大彪逃也似的快速离开吴家。

周大彪一离开,刚才围聚的那些邻居也都赶紧装作什么事没发生一样,光速散场各回各家。

江如雪和吴斌走进屋子里,她连忙担忧询问。

“你没事吧?”

“我没事,倒是周大彪那小子,这下彻底成猪头脸了。”

吴斌不忘轻笑调侃。

江如雪没好气的抱怨,小嘴却忍不住向上翘起。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虽然打人不对,但今天看到吴斌这么为了她这么冲上去,从前窝囊胆小的男人,居然也敢为了她得罪村霸,江如雪心里还是很欣喜感动的。

好或许们的夫妻生活也有了一丝丝未来的希望。

吴斌微愣,从他拥有的那份记忆中,江如雪自从嫁给吴斌生了孩子,就一直是在焦虑和痛苦中度过,从来不知道她可以笑的如此动人。

没两秒,江如雪又紧皱眉头,一脸愁容。

“可短短十天的时间,我们要去哪里弄来三十块钱?你这次把周大彪打成这样,下次他肯定会想法设法报复我们的,要不你出去躲几天吧。”

在这个八十年代,普通人在工厂上班一个月的工资最多也才三四十块钱。

江如雪为了方便孩子,一直都是四处打打零工,一次能赚个一块、八毛什么的就已经谢天谢地了,也正因此才迟迟不能换上周大彪的三十块钱。

她不想自己刚看到希望的未来,就这么毁在周大彪的身上。

吴斌神情复杂,却是在想另一件事儿。

如果他现在回去的话,十天后周大彪找上门来,江如雪母女俩肯定难逃毒手,可他要是不回去,他根本不知道未来世界的他那个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如果他和八十年代的吴斌对换了灵魂,那还有他的苦苦经营的公司和产业就彻底完蛋了!

“妈妈,那个坏蛋胖叔叔走了吗?”

小雨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小雨,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江如雪这才响起女儿的存在,惊慌上前抱起她左顾右看。

小雨带着童音,小手指着吴斌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他刚才让我躲在房间里别出来,还让我别害怕。”

刚才事发突然,江如雪担心周大彪闯进来伤害小雨,一时冲动忘了安置好她。

没想到吴斌却先她一步想到了这些,还贴心的提前让小雨躲进房间里,这才没让她看到刚才凶残的那一幕。

江如雪越发有种眼前这个男人给了她一种安稳的感觉,她破天荒的替吴斌解释:“小雨,爸爸已经把坏蛋叔叔打走了,放心吧。”

小雨歪着小脑袋想了想,上前抓住吴斌的手掌,仰着小脑袋问道。

“爸爸~坏蛋以后还会来吗?”

吴斌身躯一颤。

就在小雨抓住吴斌手掌的那一刻,他心底有种前所未有的亲近感,好像两人本来就是无法改变的血缘亲人。

前世活了四十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被叫孩子爸爸,心情有种说不上来的愉悦。

“爸爸会保护你们,不会让那个坏蛋再来欺负你和妈妈。”

要不,还是再迟一点回到未来吧!

至少等他先帮眼前的母女解决周大彪的事情。

不过区区三十块钱,以他叱咤商场的能力,应该不会耗费太久,应该赶得及的。

肯定赶得及的!

吴斌默默的在心里告诉自己。

江如雪此刻也从吴斌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和安稳。

这个男人难道真的转性了?

既然做下了决定,那就速战速决,吴斌从来不喜欢拖延事情。

“我出去转转,晚上你们不用等我回来吃饭。”

从家里出来,吴斌一直漫无目的的在村子里闲逛着,观察着周围环境的同时,脑子里也一直在想着之前的吴斌身上发生的事情。

周围全是七八十年代的老式建筑,前几天下过一场雨,路上都是淤积的烂泥,走一步裤腿上全是带动的泥泞,村落邻居之间都隔得不远,基本谁家有什么事喊一声都能听到。

这个年代还不流行出去打工,也还没有什么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之类的说法。

现在正好是夏季下午,几个中老年人就搬个小板凳坐在门口用竹子编织竹篓,然后拿到市场上去卖,可以补贴家用。

村头几个妇女聚在一起,嘴上聊着最新的八卦,手里纳鞋底、缝衣服、甚至还有人已经开始织冬天的毛衣,惊奇的是她们像是下巴长了眼睛似的,根本不用低头去看手里的活儿,却能做的十分精细还能毫不出错。

田地里用的也都是最原始的锄头镰刀等工具,没有任何机械器具,在这个年代,机械都是非常昂贵的东西,一般只有那种大型养殖户人家才用得起。

八十年代的空气远比未来清新舒畅的多,吴斌慢慢走着,心也越发宁静。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一栋两层楼房的房子前。

这个年代的农村,能盖得起青砖房,而且还是两层的,都是万元户,而吴斌面前的这家,正是村长周强家,也就是周大彪的家。

吴斌眼神微眯,他记得八十年代的村长虽然比现在的村长说话更有力量,但工资也并不算高,更不至于这么富有甚至盖起两层平房的地步。

说起来,周强家平房盖起来,好像也就是前两年的事情。

吴斌心头猛的一震!

两年前?

他记得吴斌的父母好像也是两年前在工地上出的事,而且没记错的话,当时好像就是村长周强介绍的工作,结果刚去没多久就出事了。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关联或是隐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