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赘婿上京

赘婿上京

泽殷zern​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过两日就入春闱了,我给你备了考篮,你收拾些衣物细软,便可以上京了。”他坐在桌旁,朝我怅惘叹气:“惜不想去,只想与娘子待在庄上竟日消磨,不问寒暑。”,“惜活了二十年,从不知夏日这般短暂,只得娘子几声轻喝,食一盏瓜果,吟几句酸诗,这一天便遽悉肖逝。”

主角:阎罗惜玉栩真   更新:2022-11-12 10:0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阎罗惜玉栩真的女频言情小说《赘婿上京》,由网络作家“泽殷zern​”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过两日就入春闱了,我给你备了考篮,你收拾些衣物细软,便可以上京了。”他坐在桌旁,朝我怅惘叹气:“惜不想去,只想与娘子待在庄上竟日消磨,不问寒暑。”,“惜活了二十年,从不知夏日这般短暂,只得娘子几声轻喝,食一盏瓜果,吟几句酸诗,这一天便遽悉肖逝。”

《赘婿上京》精彩片段

绿芜墙绕青苔院,中庭日淡芭蕉卷。

此时此刻,一对燕子停在帘钩上低语呢喃,杨花柳絮在井垣四周飘旋飞转,与庄上孩子们跳脱戏耍的声音,汇成一首轻曲,不断传入帘内。

阎罗惜披衣下床,油然感慨:“人间却有这般天。”

“说人话。”

“太阳老大了,娘子。”

许是无人叨扰,他最近比以往要丰盈一些,精神充完,看着比之前更加从容跌美。我躺在凉榻上,懒洋洋地指挥人收拾行李。

“过两日就入春闱了,我给你备了考篮,你收拾些衣物细软,便可以上京了。”

他坐在桌旁,朝我怅惘叹气:“惜不想去,只想与娘子待在庄上竟日消磨,不问寒暑。”

“惜活了二十年,从不知夏日这般短暂,只得娘子几声轻喝,食一盏瓜果,吟几句酸诗,这一天便遽悉肖逝。”

我默然听了半晌,不知该如何回应。

纵然再不愿去,每个人还是要奔赴自己的命运,不能回头。

为了更妥帖的照应,我给他配了两个靠谱的小厮—齐上京,他前脚刚走,我后脚便心慌得睡不着觉了。

真·奇哉怪也。

会试过后,我正在床上补眠,几个婆子冲入里厅大声嚷嚷:“大娘子,夭寿啦!姑爷给人当街捉走啦!”

我旋即大喜过望,爬起来就开始收拾衣物!

再也不用留在庄子里喂蚊子了,又可以回富得流油的玉家蹭吃蹭喝了!

被关在柴房数日,阎罗惜高枕安卧,我却是娇生惯养,受不了那冰冷潮湿的地面,已是数日未眠,精神迅速萎靡下来。

“娘子昨日也未睡么?”

我懒得理他,只把后背冲着他,却听身后人用不正经的语气调笑:“丰神绰约,玉中纤婀,说的便是娘子这样的,连后背都生得标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在这性命攸关的当口,他居然有兴致说荤话?

见我气得头晕眼花,他连忙扶住我追耐斗的肩:“今夜惜不睡了,先紧着娘子睡,如何?”

这话实在很有吸引力。

我哼了一声,便顺着那手臂的招揽倒了下去,他胸膛宽厚而温暖,如小舟一样轻轻起伏,很快让我陷入了迷糊中。

“对了,你不是玉栩真,那到底是谁?”

我真名?

实话实说,我真名就叫玉栩真,当初要不是看书里的恶毒女配与我同名,我怎么会想不开跑去看男频?

于是我轻咳—声:“玉子烧。”这是我笔名,灵感来自我侄女玉子招。

“好可爱的名字。”

在他诚挚的夸奖和胸膛的震动里,我斩渐睡着了。

可惜没睡多久,便被人粗鲁叫醒。

“阎公子,听闻您在这里,吴王特地来访,还请您即刻赴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