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夫人她每天都想离婚

夫人她每天都想离婚

子夏zx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颜茗雪的妹妹不愿意嫁给秦家那个瘸子,公然逃婚,凉薄父亲求她替嫁,她虽然不愿,却也只能妥协。一个戏子,一个瘸子,所有人都等着看她跟秦肆的笑话。殊不知,某男不仅是颜茗雪的前男友,还是她的初恋男友。婚后,两个人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互相扎刺,剑拔弩张。直到真相揭开时,他们才明白过来,原来从始至终,他们深爱的,牵挂的,都是彼此。

主角:颜茗雪,秦肆   更新:2022-07-16 02: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颜茗雪,秦肆 的女频言情小说《夫人她每天都想离婚》,由网络作家“子夏zx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颜茗雪的妹妹不愿意嫁给秦家那个瘸子,公然逃婚,凉薄父亲求她替嫁,她虽然不愿,却也只能妥协。一个戏子,一个瘸子,所有人都等着看她跟秦肆的笑话。殊不知,某男不仅是颜茗雪的前男友,还是她的初恋男友。婚后,两个人因为一个小小的误会,互相扎刺,剑拔弩张。直到真相揭开时,他们才明白过来,原来从始至终,他们深爱的,牵挂的,都是彼此。

《夫人她每天都想离婚》精彩片段

“茗雪,爸求求你,替你妹妹嫁过去。”

颜茗月逃婚,不愿意嫁给秦家那个瘸子,她就愿意了吗?

站在秦家订好的宴会厅口,脑中响起父亲跪在她脚下所说的话,颜茗雪唇角勾起一抹嘲讽。

现场已经来了不少宾客,大多是云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走进宴会厅的瞬间,颜茗雪脸上的冷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恰到好处的笑脸。

看到她出现,一群记者蜂拥而至。

“茗雪姐,《临城》获奖,你也荣登影后,请问有什么感想?”

“听说昨天《无赦》杀青,能不能简单为大家透露一些影片内容?”

“……”

颜茗雪一袭白色长裙,长发柔顺地挽在耳后,就着一个递到嘴边的话筒,柔声道:“抱歉,今天我有些私事要处理,影片的事下次我会好好跟大家聊聊。”

说完,颜茗雪露出一个歉意的笑,走进了宴会中心。

看到来人,代表秦家长辈出席的秦争风眼底划过一抹深意。

“茗雪,好久不见。”

颜茗雪闻言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笑意不减:“好久不见,二叔。”

她表现得落落大方,仿佛秦家指定的订婚对象一直都是她。

一旁的颜国忠见秦争风并不准备追究茗月逃婚一事,当下松了一大口气。

颜茗雪眸底却是一片凝重。

在这之前,她从不认为秦争风会是这场荒唐的订婚宴上的阻碍,真正的阻碍应当是……

宴会现场突然出现一阵骚动。

颜茗雪没有回头,心却已经悬了起来。

人群迅速朝两边散开,中间的红毯上,一个高瘦的中年男人推着轮椅缓慢前行。

轮椅上的秦肆背脊挺直,几乎与脖颈成一条直线,薄唇抿出一道锐利的弧线,鼻梁挺直,驼峰高耸,凤眸微阖,似乎并不在意周围的情况,即使这是他本人的订婚宴。

似乎是察觉到了颜茗雪的目光,男人蓦然抬眸看了过来。

“茗雪……”颜国忠莫名地感到慌乱,下意识地看向身边的女儿。

颜茗雪猝然撞上秦肆的目光,心里的弦猛然绷紧,哪还顾得上其他。

四目相对,秦肆面上的矜贵瞬间被不悦取代。

“颜家只来了你们?我的未婚妻呢?”

话音落下,宴会现场一片哗然。

“阿肆,你说什么呢?茗雪不是在这儿吗?”秦争风含笑迎了上去。

秦肆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

“秦氏家规严苛,我不可能娶一个戏子。”

“颜茗月呢?”

秦争风脚步微顿,眼底划过一抹阴翳。

颜茗雪怔怔地站在台上,一眼就看到了秦肆脸上毫不掩饰的不屑。

他是认真的。

她知道秦肆未必会接受她,却没想到他会当众羞辱。

出现这样戏剧性的转折,记者们纷纷冲到了第一线,一时间,颜茗雪被闪光灯包围。

即使是遭受这样的打击,镜头里她的表情也依旧完美。

她顶着众人诧异的眼光,提着裙摆一步一步地向着秦肆走去,在他面前站定。

“我也不想嫁给一个瘫子,不过——”她弯腰凑在秦肆耳边,笑容完美,语气满是讽刺,“你这么不想娶我,难道是因为心虚?”

说完,没有理会秦肆的反应,兀自转身回了台上。

到场的宾客们看到轮椅上的秦肆面容阴翳,一眼便能看出他对这场婚约的厌恶。

有人忍不住好奇,开始低声讨论起来。

“秦少的订婚对象是颜家那个二小姐?”

“二小姐又不傻,谁愿意嫁给个半身不遂的后半辈子守活寡呢?”

“一个残废,一个戏子,谁也看不上谁,这场订婚宴没白来。”

一片哗然中,秦肆的轮椅缓缓动了起来。

“是我考虑不周。”

轮椅在颜茗雪身边停下,转了个圈面朝众人,秦肆不紧不慢地开口。

“戏子配不上一般的秦家人,配我这个残废刚好。”

台下鸦雀无声。


订婚宴以一个戏剧性的结尾落幕。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秦肆在婚宴结束后,派人以婚约做要挟,提出了让颜茗雪当天搬入别墅的要求。

根本不给颜茗雪拒绝的机会。

迎接她的是订婚宴上推着轮椅的那个中年男人。

“颜小姐,我是这栋别墅的管家,您叫我盛叔就好。”男人带着她到了二楼,“这是您的房间,请早点休息。”

说完,男人便转身离开,只字未提秦肆的存在。

颜茗雪看着房里颇合她心意的布置,眼底有些茫然。

就在这时,手机“嗡”的一声震了起来。

颜茗雪猛地回过神来,垂眸接起电话。

唐棉,她的经纪人。

唐棉语气不善:“你还知道接电话?为什么订婚这么大的事不提前告诉公司!你知不知道你的订婚宴几乎在网路上同步直播?”

颜茗雪面色一顿,作为一个当红演员,婚姻状况发生这么大的变动,她居然忘了向公司报备。

“恭喜你,现在你的片约已经丢的差不多了。”唐棉冷嘲着结尾。

颜茗雪一时不解:“为什么?”

唐棉沉默了几秒才道:“这个问题我想你去问你的未婚夫会更合适。”

“那些提出解约的片方背后都有秦氏的投资。”

秦肆……

颜茗雪瞳孔微颤,想到了秦肆在订婚宴上的那句话——“我不可能娶一个戏子”。

“我知道了。”半晌,她稳住思绪,有些挫败地回了一句。

唐棉跟着叹了口气:“跟他好好谈谈吧。”

颜茗雪没再回复,挂断了电话。

与此同时,敞开着的窗口响起了一道鸣笛声。

颜茗雪回过神来,走到窗边看了一眼。

一辆黑色奥迪在院子里缓缓停下,司机从后备箱拿出折叠的轮椅打开,紧接着有条不紊地打开车门,恭敬地背过身半蹲下来,两手伸向身后,随时准备托举。

一双手从车里探了出来,这是一双非常漂亮的手,干净修长,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骨节明显却不突兀。

就在这双手要碰到司机的背时,手的主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停下了动作。

明明隔着车窗,颜茗雪却觉得自己分明撞上了一道如有实质的迫人目光。

四目相对,颜茗雪不由得退后了一步,楼下的场景也从她的视线中消失。

等她再看过去时,秦肆已经端坐在了轮椅上,盛叔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正推着轮椅款步往屋里走。

唐棉的话在颜茗雪耳边响起。

要不要现在下去跟他谈谈……

现在下去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任由秦肆这样下去,她彻底从娱乐圈消失,颜家的经济来源又该怎么办,她母亲的死又从哪讨说法?

几番犹豫后,颜茗雪猛地掐了一下掌心,大步向楼下走去。

走到客厅时,正遇上从外面进来的两人。

看她似乎有话要说,盛叔简单向她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客厅。

“什么事?”秦肆淡然扫了她一眼,一只手覆上轮椅扶手,按了下按钮,轮椅缓缓向里驶进。


颜茗雪迟疑着跟上,试探着问了一句:“你下午去哪了?”

男人停下轮椅,朝她的方向微微侧目,露出来的侧脸线条宛如天工。

“我的事与你无关。”

这个回答在颜茗雪的意料之中。

“既然如此,你凭什么随便解掉我辛苦签下的片约?”她恍然地扯了下唇角。

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秦肆俊美的脸上划过一抹错愕,片刻后化作一片阴翳。

“这是你自己选的路。”

秦肆漠然的按下轮椅扶手上的按钮,轮椅掉头滑向一楼的书房。

“你本可以继续做你的戏子。”路过颜茗雪身边时,秦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语气意味不明,“但是你坚持要跟我订婚。”

他的视线犹如一条冰冷的蛇缠绕在颜茗雪颈间,让她喘不过气来。

“那么你就要为此付出代价。”

随着“咔哒”的关门声,秦肆的身影消失在颜茗雪的视线中。

颜茗雪只觉得周身冰冷。

她木然的回到房间,给唐棉发了条消息——

谈崩了。明天的拍摄现场,帮我约林破过来。

照现在的情形,她要是想拿回那些资源,只能指望她这位老板能跟秦肆稍微抗衡一下了。

与此同时,一楼的书房里。

“少爷,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您尽快打入秦氏内部,我不建议您在秦争风面前显露锋芒。”盛叔面色凝重。

秦肆眼底满是愠怒:“他的手伸的太长了!”

闻言,盛叔迟疑了几秒,才道:“您失态了,今天在订婚宴上,要是您不忤逆他的意思……”他就不会拿颜茗雪来开刀。

秦肆冷声打断了他的话头:“我明天去见他。”

“少爷……”盛叔欲言又止。

“我知道。”秦肆用力压了压眉心,把怒意压了回去,沉声道,“只要给他一点甜头,他会忘记这些的。”

第二天一早。

颜茗雪连早饭都没有吃,直接跟着唐棉去了拍摄现场。

她离开后不久,盛叔推着秦肆上了车,一路朝秦氏集团驶去。

“林总说他一会儿到。”车上,唐棉突然开口,“不过,我不觉得他会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颜茗雪看着窗外:“试试。”

唐棉在手机上划了两下,翻出一张照片递到颜茗雪面前。

“这是即将接替你担任女主角的新人陆青青,昨天刚签到辰星。”

屏幕上的女人长相清纯,笑容乖巧,看上去很讨人喜欢。

“秦氏的人?”颜茗雪只能想到这种可能。

“也有可能是林总找来的你的接班人。”

闻言,颜茗雪的心往下沉了沉。

她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已经到达了拍摄现场,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拍摄。

妆造整整花了两个小时。

从化妆间出来时,颜茗雪原本随意披散在耳后的黑发被高高挽起,用小巧的镶钻王冠固定,露出纤细皎洁的天鹅颈,额头光洁,却也不显得突兀,反倒是很好地表现了她优越的脸部线条,红唇黑眸,再加上一袭鸦黑色的露肩拖地长裙,仿佛穿越时光来到这里的中世纪名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