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天才女军医穿成废柴

天才女军医穿成废柴

七月半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是相府人人嫌弃的丑千金夜九歌,亲爹无情,后母伪善,还有一大堆白莲花对她百般算计。她是拥有顶级医术战地女医生,一朝不慎,魂穿古代,成为了花痴丑女夜九歌。当她带着现世的强大灵魂归来之时,她斗白莲虐渣渣,还一不小心成为了当朝摄政王霍北然的心尖宠妃……

主角:夜九歌,霍北然   更新:2022-07-16 02:1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夜九歌,霍北然 的女频言情小说《天才女军医穿成废柴》,由网络作家“七月半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是相府人人嫌弃的丑千金夜九歌,亲爹无情,后母伪善,还有一大堆白莲花对她百般算计。她是拥有顶级医术战地女医生,一朝不慎,魂穿古代,成为了花痴丑女夜九歌。当她带着现世的强大灵魂归来之时,她斗白莲虐渣渣,还一不小心成为了当朝摄政王霍北然的心尖宠妃……

《天才女军医穿成废柴》精彩片段

啪的一声,一道狠厉的耳光打的夜九歌瞬间从昏迷中醒。

怎么回事,谁打她?

“老鸨,这傻子醒了!”

一道戏虐的声音响起,夜九歌睁开眼睛就看到了一男一女像看猴子一样看她,她还有些发懵,她不是死了吗?

那身穿华服的女人瞥了她一眼尖酸道:“臭丫头好大胆子,胆敢刺伤老娘的客人逃跑,你跑啊你!”

见夜九歌不动,那模样似乎被吓到了,一旁男人贼溜溜摸着下巴,“老鸨,这傻子被你吓的说不出话了,依照我的意思把她卖到穷山沟去,既省了麻烦又帮了二小姐忙,二小姐一定会感谢我们。”

老鸨可舍不得,“卖了?老娘可指望她的开苞费,这虽然丑了点好歹没被人睡过,还能卖个好价钱,杵着作甚,给老娘捆着带回去!”

这话一出,那两个大男人准备上前抓夜九歌,夜九歌瞄准时机以迅雷之势一脚踹开了一个男人,她动作麻利,一个漂亮的回旋腿让人瞠目结舌。

夜色下,她批头散发,整个人看起来如地狱修罗一般可怕。

老鸨吓懵了,看到手下被这傻丫头打趴下了,她气的跺脚,“你们这些没用的废物,平时叫你们多吃点,竟连一个傻子都收拾不了!”

老鸨挽起袖子想上前收拾她,谁料,夜九歌轻轻一招擒拿手,一动便扭断了老鸨的胳膊,顿时,老鸨惨叫一声昏过去了。

“谁还想断手脚就来试试?”

“臭丫头你敢反抗,老子……”

啪啪啪!

林中响起了男人凄惨的喊叫。

解决了两个男人,夜九歌在打斗中也理清了如今的情况,是了,她穿越了。

前世她是医毒双绝的军医,服务于秘密军队,还是黑科技科学家,因为做一个保密的实验被人出卖,她吞了芥子科技逃了出来,没想到跳海竟穿越到了这古代废材小姐身上。

这里叫天朝,原主本是相府嫡女小姐,原本该受万千宠爱,可生来草包痴傻被人愚弄,今日更是被自己的亲妹妹哄骗,没曾想转身就被卖入青楼接客,原主挣脱跑了出来却被老鸨等人追上被打死,这才有了她。

原主悲惨的记忆和她的记忆相互磨合重叠,瞬间,她胸膛有无数的恨从心中涌起。

好的很,相府!

她很快处理了自己的腿伤,去河边洗把脸准备回去,却是看到左脸上竟有巴掌大小的一块胎记。

原主这么丑?

她有些颜控见不得这张脸,仔细找了找从袖中找到了一张丝帕把脸遮住,准备回去之时,忽地,林中传来一道诡异之声。

刷刷刷……

惨白的月色下,有无数的长箭朝林中射来,她寻了个草丛处躲避,直觉告诉她这里在发生厮杀得溜了。谁料,突然之间那草丛中竟伸出了一只手,一把拽住了她的腿,那力气之大让她心惊。

“谁?”

低垂着头一瞧,竟是……

身下竟是一个带着黄金面具的男人,男人有着一双犀利清冽的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用力拽着她的腿不松手。

“放开!”

她想挣脱离开,谁料,男人的手瞬间松了倒在了地上,她本不想多管闲事,但是那边传来了有人的脚步声,还有火把朝着这边赶来,还有人还在厉声喊着,“搜,一定要抓住他!”

隐秘的山洞内,夜九歌终于把这身材高大的男人给拖了进来,男人在她拖动中已经醒了,一双清冷的眸子就如夜鹰一般盯着她。

“醒了?”

她冷冷询问,男人也没有说话只是警惕的盯着她,这让夜九歌有些无趣,她这是倒了什么霉,穿越废材身上就罢了,还救了个哑巴。

夜九歌的生存能力极好,很快就在这里生火了,火光照耀之下她这才仔细打量男人,男人着一袭黑衣,面具在火光下发出熠熠生辉的光彩。

男人的眼睛并未从她身上移开,似乎在打量她是友还是敌。

直觉告诉夜九歌这男人不简单,他身上的杀气太重了。

忽然,男人身子抽搐了起来,看样子很痛苦,她立刻上前准备给他号脉,男人却是有些警惕不让她碰。

“放肆!”

“你会说话?”

她还以为是哑巴。

看到男人极力想控制的样子,她喃喃道,“不让我碰你,你就要死了,你是中了毒。”

“你会看病?”

男人有些惊诧,夜九歌没搭理她,粗鲁拽过男人的手仔细查看,越查越觉得麻烦,这男人可真能忍,身中数毒竟还能撑到现在?

“你中了五毒散,别强力用功,否则真气逆流会死的更快!”

丢下这话她站了起身,“我去给你找点药。”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这男人中了五毒散,她得去找点西河子来解毒,出去后她就后悔了,这外面是一片密林不好找药。

要是她的医疗室能带来就好了,那里面可有不少好药,她就这么一想,没想到惊人的一幕出现,半空之中出现了一个奇妙空间,她一喜,“芥子?”

她这才想起来了自己吞下去的芥子竟被自己带来了,那她所想的一切都能实现。

抱着试试的态度她轻轻呢喃,“三叶银针!”

瞬间,三根带有奇效的银针便出现在她手中,见到这一幕她更是欣喜若狂,自己不仅穿越还把医疗空间带来了,空间内有很多药品,都是她从前用过的医疗设备,有电脑,呼吸机,CT,助听器,核磁共振,现代的医疗设备竟都有了。

“太好了!”

有了这些宝贝何愁这男人的毒无解?

“呜……”

突然,洞内传来男人难耐的痛苦声,她立刻走了进去,“你怎样了?”

她快速跑到男人身边蹲下,立刻抽出银针,看到男人痛苦的样子她忙道,“你忍着点我为你祛毒!”

她这话刚落,洞外突然来了一个黑衣人,黑衣人朝她大喝一声,“住手!”

她一愣看向来人,那来人朝男人恭敬跪下,“主上恕罪,末将来晚了。”

男人已经毒发的很难受不太想说话了,夜九歌白了来人一眼,“你家主子再不治就该死了。”

说完,她寻到了穴位快速插入了银针,而后竟把男人的中指放入嘴里狠狠一咬,这一举动可让黑衣人更是大怒,“丫头你放肆!”


霍北然用眼神示意属下不要说话,他知道这女子是在给自己吸毒,可他不明白,她不怕中毒吗?

在他遐想之时,夜九歌已经吸完了毒用力吐在了地上,泥巴地上全是黑色的鲜血,她立刻站了起身看向男人,“你的人来了我就放心了,不过我救了你,你得报答我。”

霍北然解毒后觉得舒服了很多,他径直坐了起身微微眯眼,这时候的他有些阴冷和可怕,浑身上下也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你想要什么?”

他的声音清冷带着一抹不容拒绝的气势。

夜九歌想了想,目光看在他腰间的一串佛珠上,用力一拉把那佛珠抢在手中,顿时,她鼻尖竟有一股佛香的味道。

“就它了,日后我有难处你得帮我做一件事!”

丢下这话她转身便要走,霍北然突然道,“你不知本王是谁,日后如何寻本王?”

夜九歌扭头笑眯眯的,一点都不担心这问题,“你既自称本王那小女子自然能寻你,这全天朝没几个王,好找,告辞!”

丢下这话夜九歌便快速离去,等她离去后,那墨渊低垂着头,“主子,阴月的人已全被抓,请主子处置!”

霍北然却是不急不躁,他的目光看向洞外,第一次对今夜的神秘女子产生了好奇。

他猛然站了起身有君临天下的气势,冷冽的道:“墨渊,去查那姑娘是谁?”

当夜九歌寻着记忆来到相府大门口之时,那守候在房门的几个侍卫见到她像见鬼了一样,“瞧,那不是傻小姐吗。她咋回来了?”

“夫人吩咐不要她进屋,快拦住她。”

夜九歌正欲上前,两个侍卫立刻拦住了她故作不认识,“你什么人胆敢擅闯相府?”

夜九歌瞥了两个侍卫一眼,这不就是欺负原主的狗东西,她一把扒了脸上面纱,“是本小姐,两个看门狗也敢拦本小姐的路,滚开!”

“这……”

两个侍卫懵了,这相府的废材小姐是个傻子大家都知道,如今怎么正常了?

“还不滚开?”

这话刚落,那大门处突然跑出来了一个扎辫子的丫鬟,“小姐你可回来了,你让紫儿找的好苦啊!”

那丫头瞬间钻入夜九歌怀中哭的可伤心了,夜九歌一愣这才拍了拍丫鬟的背部,这是原主的贴身丫鬟叫紫儿,是对原主最好的人。

“紫儿别哭,我这不是好好的?”

紫儿一愣,似乎觉得她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小姐不傻了?”

“傻丫头,你瞧我像傻子?”

紫儿不停摇头,“不像,小姐你去哪了,全府的人都在寻您,相爷很生气,夫人和二小姐也急疯了,小姐,日后你看到萧公子可别跑了,这跑丢了可怎么办?”

听到这话夜九歌便明白了,明明原主是受害者被人给设计卖了,这下还坐实了花痴的罪名。

“先进屋。”

正准备进去,紫儿看到了来人有些害怕。

“小姐,张嬷嬷来了!”

这话说着,张嬷嬷带着一个老女人拦住了她们,“哟,还说是谁呢,这傻小姐回来了,来人,抓住她带回去好好教训!”

这张嬷嬷是继母的人,从前可没少欺负女主。

“张嬷嬷,小姐回来了您就放过她吧!”

“放过她?哪有这么容易,这可是夫人的吩咐,这傻子不教训就没规矩乱闯祸,还楞着干啥,给我抓进去。”

一个老娘们挽起袖子正想抓夜九歌,突然,夜九歌身子一闪。

啪啪啪……

“哎呦!”

那老女人瞬间被打在了地上而后哀嚎大喊着,“不好了,傻子打人了!”

张嬷嬷一瞧这可不得了,“好你个废物你敢动手打人,老娘……”

啪啪!

夜九歌出手极快,还没看清楚,那两巴掌打的张嬷嬷的脸瞬间肿了,张嬷嬷不可置信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女子,那夜九歌一身污垢头发也是乱糟糟的,只是……

眼前的丑丫头还是丑丫头,那双眼睛却亮的惊人。

张嬷嬷还以为她已经被二小姐秘密卖了,没想到她回来不说还会教训人了!

“你好大胆子,你给老娘等着,老娘这就叫人收拾你!”

紫儿很是担心,“小姐怎么办,张嬷嬷一定会去叫夫人,老爷上朝了还没回来,我们躲一躲吧!”

这原主从小就胆子小,明明是嫡女却被继母和继妹欺辱,这相府上下都是势利眼,看她是傻子也欺负她,甚至连这看门的都不把她这大小姐放在眼中。

紫儿想拉住她走后门,从前小姐跑出去都走后门,怎么这次要走前门了?

夜九歌一把拉住了她,“不必,本小姐今日就从大门走定了,我看谁敢拦我?”

她眼神犀利,浑身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势,这让侍卫都不敢上前,废材不疯了怎么这么可怕。

很快,大门内走出来了一个女子,那张嬷嬷竟把相府二小姐夜锦瑟给叫来了。

夜锦瑟,相府二小姐,十五岁左右,长得小家碧玉,明面上对原主好,其实是一朵超级白莲花。

“二小姐您瞧这傻子,她乱跑回来老奴要叫她学规矩,她不听还打了老奴,你瞧老奴这脸肿的。”

张嬷嬷想告状,夜锦瑟惊诧于夜九歌竟然回来了,她在心里暗骂老鸨一句废物,很快就反应过来挤出一丝笑意,“姐姐你可回来了,你吓死妹妹了,你说你乱跑什么,害得相府人都去寻了,姐,日后你可别乱跑了。”

说完这话,那夜锦瑟竟垂泪了起来,她看起来文文弱弱娇滴滴可眼中满是凶光。

本以为事成了,可这废物她怎回来了?

“二小姐,您不能偏袒这傻子啊。”

夜锦瑟故作

“住嘴,母亲吩咐了,姐姐回来就好,来人,把大小姐给我带进去!”

“不必了,我有腿自己能走,无需人带。”

这话一出,夜锦瑟瞬间有些懵,什么,这傻子正常了?

夜九歌见她不吭声,忙走到夜锦瑟身边,“妹妹,你姐我有话和你说。”

夜锦瑟很是惊诧,试探问道:“姐你不傻了?”

“我好的很,进来!”


被这傻子怼了,夜锦瑟气的把丝帕捏成了团,傻子竟不傻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夜九歌见她不跟进来,扭头看她一眼,轻飘飘道:“还不进来?”

原主这么惨全拜这朵白莲花所赐,表面上在外人眼中这女人对原主很客气,可背地里面这女人容不下她,还伙同青楼的人把原主卖去青楼接客。

很好,这笔账先算。

那张嬷嬷听闻这话忙施礼,“二小姐您看这废物竟然还敢命令您,她刚刚还打了老奴,您可得给老奴做主啊。”

夜锦瑟稳得起故作大度,“好了嬷嬷,你又不是不知姐姐是傻子,你和一个傻子计较什么,你们都退下我和姐姐单独说会儿话!”

这话一出,那紫儿有些担心,“二小姐,您……”

“放肆,那可是我亲姐,难道我还会害她不成?”

夜九歌走入了自己住的院子,这里是相府最不起眼的角落,原主在这里住了整整八年,相府嫡女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

想到这些,胸前的怨恨便更多了。

她进来后,那夜锦瑟也跟了来,还特意关了屋门。

“贱人,你还真是命大,把你卖了都能回来?”

夜九歌抬眸,“妹妹你这话什么意思?”

“闭嘴,别喊我妹妹我觉得恶心!”

见夜九歌一副狼狈不堪的模样,夜锦瑟很得意,正常又如何,还不是一个废物。

“废物就是废物,活着也是白费粮食,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你花痴去追我表哥走丢了,夜九歌,你这样的废物根本就不配活在世上,还妄想嫁给我表哥,你配吗?”

“妹妹,你在胡说什么?”

“闭嘴,我说了别叫我妹妹,你知不知道你毁了我的一切!”

夜九歌不动神色淡漠,“为什么?”

夜锦瑟有些激动,似乎对她又回来了很是生气,“为什么,你问的真好,因为你碍我的眼,你天生丑颜又是个傻子,凭什么占据着相府嫡女位置不让?凭什么我娘这么多年还入不了夜家族谱,告诉你,这些年你丢尽了爹的脸,他早就想赶你出去,只是碍于你外祖父家的关系,你那短命的娘虽死了,可她娘家势力还在,你真以为爹会对你这傻子格外照顾,那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废物,你根本就不该回来!”

听到这些话,夜九歌捏了捏拳头不动神色,“我不回来你就能做嫡女了?”

“我是相府最得宠的小姐,而你爹不疼娘也早死了,告诉你,你出现在青楼接客的事已经传到爹耳朵里,爹一回来你就完了,想必你现在已经是破宫之身,贱人,你丢进了相府的脸要被赶出相府了!”

夜九歌冷笑,“是吗?你怎如此笃定我不是处子之身?”

“嘴硬吧你,都去过青楼了你能多干净,这次你完蛋了!”

“二小姐,老爷回来了要立刻见大小姐。”

这话一出,院子的门被人用力打开,那张嬷嬷的脸都肿了,她狠狠瞪着夜九歌,“老爷回来了,要追究废物去青楼一事!”

夜锦瑟很得意,“这么快爹就回来了,姐姐你放心,我会替你求情的。”

丢下这话,夜锦瑟便和张嬷嬷得意离去,夜九歌却是不动神色,谁完蛋还不一定。

紫儿见老爷回来了很着急,“小姐怎么办,老爷一定会责罚您的,怎么办?”

“怕什么?”

“小姐……”

奢华的相府大厅,那相爷夜明镜刚刚下朝回来,当他听出了夜九歌出现在青楼接客一事之时,他气的火冒三丈,直接回来就想收拾这逆女。

“大小姐,二小姐到!”

那夜九歌和夜锦瑟上前朝着上座的夜明镜和继母姬明月恭敬施礼,“拜见父亲,母亲。”

夜明镜大约有四十几岁的年纪,是原主的爹,姬明月有三十多岁,是原主的继母,穿着华丽风韵犹存。

姬明月见到夜九歌回来了,眉目中划过一抹厌恶却很快消失,她立刻起身故作亲昵,“九歌你可回来了,你让母亲好生担心啊。”

那姬明月故作担忧想来抱住夜九歌,谁料夜九歌瞬间后退几步,“母亲不必如此亲密,我好的很。”

这话让几个人都惊呆了,姬明月看了看夜锦瑟,“锦瑟,你姐姐她……”

“娘,爹爹,姐姐她不傻了,看来去一趟青楼还把姐姐的病给治好了,也不全是坏事。”

“放肆,还敢提此事?夜九歌你给老夫跪下!”

紫儿一愣有些害怕,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小姐,让您跪下。”

夜九歌却挺直了背脊,她现在的模样有些狼狈,可浑身却散发着让人不容小觑的气势,她抬起眸子扫视一眼眼前的夜明镜,故作委屈,“爹,女儿没错为何要跪?”

“逆女,你还没错,老夫问你,你发疯去追萧玉怎去了青楼?你去那种地方,你把老夫的脸都丢尽了!”

“老爷莫要生气,九歌你快给你爹道歉,说你以后不去青楼了,不做那些让相府蒙羞的事。”

姬明月假意说着,却是嫌恶的看着夜九歌,“哎呀看看你穿的什么,知道的是我相府大小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上的乞丐。”

“母亲,爹爹,姐姐已经回来就别骂她了,她也不想这样。”

母女两人唱双簧,这让夜明镜更是生气,“逆女,你看看你母亲和你妹妹都在为你说话,你还不承认你做错了?我夜明镜造了什么孽怎生出你这么个逆女?”

姬明月故作无奈,“老爷息怒,事情都出了就别骂九歌了,现在怎么办?”

“怎么办,那萧家已经放言要退婚了,出了这等事老夫能如何保你?逆女,你这副鬼样子,怕是日后也没人要你了!”

“老爷息怒,萧家那边妾身再去说说情,毕竟萧家是妾身的母族,妾身去求情一定有回旋的余地。”

姬明月嘴上如此说,可内心却是巴不得萧家退婚,这傻子怎能嫁给她家侄儿?

夜明镜长叹一口气,“还说什么情,夫人别为难自己了,这丫头八成已经失了身子,萧家不要那也是理所当然。”

“老爷,就算她失了贞洁,可这婚事是当初您和德云郡主亲自定的,这……”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