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霸总前夫的白月光

霸总前夫的白月光

柳从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五年前,秦悦走投无路的时候,遇上祁北伐,男人冷漠的提出条件:为期一年,生下孩子,其他的,休要多想。十月怀胎,秦悦拼死生下一对龙凤胎之后,被祁北伐扫地出门。她知道霸总前夫心底,藏着一抹够不到的白月光,却没有人知道,某人的白月光,其实是她。五年后,她化身为火爆辣妈,高调回国,霸总坠入打脸火葬场,开始追妻。

主角:秦悦,祁北伐   更新:2022-07-16 02: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悦,祁北伐 的女频言情小说《霸总前夫的白月光》,由网络作家“柳从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秦悦走投无路的时候,遇上祁北伐,男人冷漠的提出条件:为期一年,生下孩子,其他的,休要多想。十月怀胎,秦悦拼死生下一对龙凤胎之后,被祁北伐扫地出门。她知道霸总前夫心底,藏着一抹够不到的白月光,却没有人知道,某人的白月光,其实是她。五年后,她化身为火爆辣妈,高调回国,霸总坠入打脸火葬场,开始追妻。

《霸总前夫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黑色迈巴赫后座,秦悦穿的还是入狱那天的白色连衣裙,问身侧矜贵男人:“你要带我去哪?”

一年前,秦悦错手烧死自己双胞胎亲姐姐秦姿,逃逸三周逮捕入狱,被检验精神失常,仍被判无期徒刑!

力求她坐牢的就是祁北伐,本该是她的姐夫。

为什么还要救她?

五官如妖孽俊美的男人长腿交叠,手里把玩着手里秦姿送他的黑金打火机,沉声开口:“民政局,为期一年,留下一子,一笔勾销。”

秦悦垂着眼帘:“为什么?”

祁北伐没说话,但秦悦知道,因为她有着跟秦姿一模一样的脸……

……

大雨滂沱,伴随着雷鸣闪电响起,还有年轻女孩的惊呼。

秦悦稚嫩青涩的脸满是痛色,她本能地想转身抱住那矜贵的男人,缓解不安恐惧,耳畔是冷冽的命令:“趴好,别拿你脏手碰我!”

这双杀死秦姿的手,没有碰他的资格!

男人眼底克制着的是嗜血的杀意。

初次破身的疼痛,秦悦紧攥着被子的手泛白。

春情像是狂风暴雨般将她吞没,狠狠拽入深渊……

……

一年后,秦悦在别墅里提前分娩,顺产生下一对龙凤胎。

祁北伐的人还没来,卧室里,秦悦抱着两孩子,犹豫不决。

身旁长相雄雌莫辩的年轻男人催促:“快点选,等会祁北伐过来就麻烦了。”

外面脚步声愈发逼近,男人仓忙之际,随意抱起一个:“就这个吧,我先走了。”

“狐……”秦悦刚唤出一个字,裴九卿闪身进卧室露台,身手矫健,抱着孩子迅速消失在别墅中。

瞬间,卧室的房门被打开。

身高逼近一米九的俊美男人身后跟着秘书一同进来,目光落在她怀中的婴儿身上,使了个眼色。

秘书弯腰欲将孩子抱起,秦悦抱着不撒手,眼含热泪:“让我再看看她。”

“没必要。”

男人冷酷无情将小女儿从怀里抱起,刚出生的孩子,五官皱巴巴,但一双大眼睛,可看出,是个很标致的娃娃。

祁北伐拿过一早准备好的离婚协议跟一张支票丢到她跟前,冷酷宣誓:“一千万,够你衣食无忧。永远,别再出现在她跟前。”也别出现在他眼前!

“等等。”

男人步伐一顿,秦悦揪着被子:“祁北伐,一年,你就一丁点都没喜欢过我吗?你跟我结婚,要我生孩子,只是因为我跟秦姿长了张一模一样的脸?”

“当了一年祈太太,真以为你配了?”

祁北伐居高临下俯视着她楚楚动人的脸,字字如刀:“如果不是你这张脸,你早该死了!”

男人嘲弄的眼神,像在讽刺她。

“祁北伐,你会后悔的。”

秦悦一改刚才卑微,平静的口吻仅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还有点嘲弄。

可看在男人眼里,仅是她在垂死挣扎。

祁北伐单手抄着袋,高贵不可攀:“我确实该后悔,没让你直接死刑!”

……

五年后,瑞拉国

秦悦从战火纷争的交界处,将一身特定军绿装,背着ak47的小不点提溜出来。

粗暴扔进越越车副驾驶:“秦小宝,跟你说多少次了,你是个五岁小宝宝,不许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你听哪去了?再这样,我打你屁股!”


五岁的小酷哥戴着顶军帽,大墨镜,板着画着三道彩色横线小脸,腰杆儿笔直:“妈咪,我是军……”

“闭嘴,你不是。”

秦悦横蛮霸道,瞪了眼随后跟着上车的裴九卿,咬牙切齿警告:“死狐狸,你再把我儿子带到这种地方来,我扒了你的狐狸皮信不信!”

裴九卿叫冤:“他自己偷偷跟来的,关我什么事。”

秦小宝作证:“是我自己躲在车厢跟来的,狐狸叔叔不知道。”

摘下墨镜的小脸,跟五年前那男人几乎一模一样,活脱脱的缩小版,就连气质性格都没差别。

天生来克她的!

一路飙车赶回基地,提溜着儿子回宿舍教育,半路,被老大请到了办公室:“秦悦,有个任务,需要你去办。”

小酷哥率先答应:“干爷爷放心,我跟妈咪务必完……”

秦悦一把捂住儿子嘴巴,忙婉拒:“老大,这不好吧,我还要带孩子。要不你让其他人?”

“一个月前,古巴特定位到在祁家。祁北伐生性警惕,很少有人能近他的身。”

这次任务对象是祁北伐?

“老大,你这不是让我去送死吗?祁北伐可是让我别……”

“我得到消息,祁北伐女儿白血病,性命垂危,他已经找了你四年。”

老大目光深邃的注视着她,继续抛出诱饵:“任务完成,特批你隐退。”

小贝有白血病?

秦悦瞳孔骤然紧缩,心脏一瞬剧烈颤抖,指甲几乎掐进了掌心,才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这任务太危险了,除非组织给我份保证书,否则,我不答应!”

秦悦狠着心,冷凝着脸,抱着儿子就走,不见好处不执行!

那群老东西,最擅长的是出尔反尔,这是她唯一脱离组织的机会!

一个月后,港城,高级私人会所——

三楼不对外开放区域,贵宾包间里,合同敲定签字。

严谨会议转为轻松牌局酒局,推杯换盏之间,祁北伐的手机铃声响起,上面赫然显示对方的备注是小宝贝。

祁北伐做了个失陪手势,摁了静音。

他走到三层洗手间附近,这里环境相对安静,正准备接听,被走廊里两个正在撕逼的女人,引起注意。

“赔?我的裙子可是高定,你知道我裙子多少钱吗?比你命都值钱,你怎么赔!”美艳的女人气焰嚣张,秦悦瞥了眼不远处过来的男人,秦悦故作傲慢:“那你把我命拿走吧。”

女人没想到秦悦非但不赔礼道歉,还敢挑衅她,扬手就要给她一耳光。

但巴掌还没落下,祁北伐已经走了过来,拽开秦悦挡在她跟前。女人认出祁北伐的身份,仰瞠目结舌:“祁总,你这……”

“多少钱,找我秘书要,他给你。”祁北伐扔了张钟林的名片给她,长臂一扬,将欲图逃跑的秦悦拖进一侧洗手间。

秦悦没站稳,措不及防倒在地上疼的嘶了口凉气。

祁北伐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秦悦,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祁北伐俯视着她的眉眼森寒:“你可够能藏的!”

整整四年,毫无消息!

“是你说,让我不许出现在你们跟前的。”秦悦白着脸反驳他。

祁北伐脸一沉,正好这个时候,手机再度响起,秦悦侧目一看,目光触及小宝贝三个字的备注时,脸色骤然一变。

他有女朋友了?

也是,秦姿死了,他有个女朋友算什么?

秦悦冷笑,甩开他的手,跟泥鳅转世一样迅速往外面跑。

“秦悦,你给我站住!”祁北伐喝了一句,追出洗手间,走廊两侧,早已经没了她的身影。

手机还在响,祁北伐先摁下接听键。

“爹地,你怎么才接电话?”软糯的童音不满抱怨,又说他:“你是不是又去应酬喝酒了?怎么还不回来呀?”

“sorry,爹地刚刚有点事,马上就回去了,甜甜乖,先睡觉。”

祁北伐哄了她几句,掐断电话后,又立刻拨通钟林的电话:“秦悦回来了!立刻调查瑶池监控,掘地三尺,都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

他倒是要看,她这次还藏到哪!

……

城中村,破败狭小的出租房里,秦悦气喘吁吁地坐在床里,拉下衣领,肩膀红了一块。

狗男人,下手可够狠的啊!

秦悦自己给自己上药,秦小宝发来视频,小脸严肃,积极想过去支援:“妈咪,任务进展如何?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

秦悦毫不留情打断他的幻想,眯起的漂亮眼眸危险:“除非你想失去我,不然就听你狐狸叔叔的话,好好上学。”

“妈咪。”

“妈咪还想多活几年,你丫给我老实点。”

秦悦掐断电话,一天不揍,上房揭瓦。

肯定是遗传了祁北伐那混球的基因,不然怎么那么能气她!

匆忙赶回来,出了一身汗。

秦悦上完药,翻出衣服刚想要换上,房门却在这时突然被踹开,秦悦吓得尖叫:“谁啊,滚出去!”

祁北伐脸色骤然变化,反手将门关上:“都在外面等着!”

凌厉的呵斥,几个保镖吓了一跳,老实呆在门外。

“你也出去!”秦悦紧紧捂住胸口,她还在换衣服,他进来干什么?!

祁北伐将门反锁:“你哪里我没看过。”

秦悦气的面红耳赤,硬着头皮将裙子套上,薄怒道:“你不是让我永远别出现在你们眼前吗?你来这里干什么?”

“五年不见,你倒越发牙尖嘴利了!”

从前的秦悦唯唯诺诺,什么时候敢在他跟前嚣张?

一个杀人犯,配吗!

祁北伐攥住她的手腕,几乎捏碎她的腕骨,字字阴霾:“如果可以,我确实一辈子都不想见到你这女人。可你不想见她吗?她有病,快死了你知道吗!”近乎低吼出来的声音阴沉。

“你什么意思?”

“先天性白血病。”

祁北伐睥睨着她,一字一句冷的发沉:“秦悦,满世界电视台通报,找了你四年,你别说你不知道!整整四年,你倒是舍得出现了!”

他眼里的杀意,恨不能掐死她。

可这女人什么时候有良心?自己的同胞姐姐都能活活烧死,何况是要她用骨髓去救她素未谋面的女儿!

秦悦知道他不会相信自己,可想到小贝,真情实感,她眼眶不住泛起泪雾,声音都不受控制的哽咽:“祁北伐,你可以让我看看她吗?”

这五年秦悦一直在瑞拉国,初为人母,身边都是些大老粗,秦悦一心照顾小宝,等他两岁后,好不容易可以省点心,又被派各种任务。

小兔崽子还不省心,每天忙得晕头转向,喘口气都难。有意无意,她其实也没多敢去关注留在祁北伐身边的小女儿。

不敢想,因为祁北伐不可能给她。

甚至一露脸,她很可能连小宝都要失去。

要不是这次任务,老大为了让她接下过来,她怕是还不知道……

她楚楚可怜,祁北伐毫无动容,只有不尽的鄙夷。

“以护工的身份照顾她,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认她!骨髓匹配,我会再给你五千万!你要敢跑,我就让你到地狱里给你姐姐忏悔!”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