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小撩精偏执反派是我养哒

快穿小撩精偏执反派是我养哒

云焰糖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千世界有无数的悲欢离合,它们会投影到主世界,以小说的形式存在,负责维护书中世界正常运转的部门简称为“穿书局”。舒萌萌是穿书局的一名新人员工,种族是仓鼠。她穿到书中世界,扮演配角,修正剧情中的bug。却不料,书中的大反派不给女主打造竟金丝牢笼,却对她一个兢兢业业修正剧情的穿书人非常感兴趣……

主角:舒萌萌,霍池渊   更新:2022-07-16 0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萌萌,霍池渊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小撩精偏执反派是我养哒》,由网络作家“云焰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千世界有无数的悲欢离合,它们会投影到主世界,以小说的形式存在,负责维护书中世界正常运转的部门简称为“穿书局”。舒萌萌是穿书局的一名新人员工,种族是仓鼠。她穿到书中世界,扮演配角,修正剧情中的bug。却不料,书中的大反派不给女主打造竟金丝牢笼,却对她一个兢兢业业修正剧情的穿书人非常感兴趣……

《快穿小撩精偏执反派是我养哒》精彩片段

锁链哗啦作响。

少女乌黑的长发异常凌乱,半遮住盈着泪光的漂亮眼睛,她莹润白皙的双脚挣扎着从男人身下探出,脚踝却被透着寒光的铁环牢牢桎梏。

“霍池渊!”少女哽咽着,不可置信地质问:“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东西,霍池渊眼神变得更加凶狠:“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少女身体颤得厉害,别开脸哀求道:“别这样……”

她双手被领带缚住,身体紧贴着男人的胸膛,挣扎之中脚踝被锁链磨得微微发红,已彻底失去逃脱的可能。

“看着我,”霍池渊捏住少女的下巴,强迫她与自己对视,一字一顿从牙缝里挤出质问:“你以为,这是谁的错?”

少女眼中盈满眼泪,拼命摇头:“阿池,放过我,求……”

她的唇瓣被一根手指按住,霍池渊大力摩挲着这抹粉嫩,恶狠狠地说:“闭嘴!”

为什么萌萌总说些让他不高兴的话。

为什么萌萌不能乖一点,就像以前那样。

为什么……萌萌喜欢别人?

霍池渊恨不得把眼前这个满嘴胡话的家伙撕咬着吞吃入腹,让对方彻底跟自己融为一体。

可如果这样做,他就再也见不到他的萌萌了。

少女的眼泪从脸边划过,哭得悄无声息,像是这些眼泪浇灭了施暴者心中的火气,霍池渊终于将她松开。

少女眼睛里浮起几丝希望:“你愿意放……”

“我不会放你走,”霍池渊无情地拒绝道:“你最好早点适应现在的生活。”

房间门被从外面锁上,少女无力地仰面躺着,即使手腕已经被解开,她也还是一动不动。

“我不信,不可能……”她喃喃自语:“只要我不看,薯片就不会变!”

只有她能听到的奶萌童音在她脑子里冷嘲热讽:「醒醒,你们两个成年人在上面压着,铁打的薯片也会被压出问题!」

少女这才接受现实,伴随着哗啦啦的锁链声翻过身,从被子底下掏出袋刚打开的薯片,呜咽着说:“我最后一袋焦糖瓜子味小宝贝,你死的好惨!”

她颤巍巍往里面看了一眼,捂住胸口:“碎了,全碎了,破碎的薯片没有灵魂!”

小奶音呵呵哒:「那你觉得你破碎的任务剧情有灵魂吗?」

少女心虚,顿时安静如鸡。

事情说起来有点复杂。

她叫舒萌萌,是穿书局的新人员工,种族是仓鼠,也是穿书局唯二的妖物员工之一。

三千世界有无数悲欢离合,它们会投影到主世界,其信息以小说形式存在,负责维护小世界运转的部门简称为“穿书局”。

原本她进穿书局是为了寻找自己愚蠢的主人,但意外无处不在。

最近各小世界配角离奇失踪,为保证主角们顺利完成生命的大和谐,舒萌萌连员工培训都没来得及做就被踹进来扮演女配走剧情,负责撮合主角们谈恋爱。

舒萌萌当时什么都不懂,慌到化原型蹿床底下,后来才知道这任务特别简单,自由度超高,偶尔还能围观点福利剧情。

比如男主把女主按在墙上亲亲,按在桌上亲亲,按在酒吧亲亲,按在床……啊不对,这个看不到!

总而言之,是个非常轻松的任务,还能借机寻找蠢主人。

舒萌萌这次身份是男主的白月光,恶毒女配之一,主角恋爱她回国,主角甜蜜她作妖,主角吵架她插足,主角结婚她买凶,主角上床她入狱。

安排得明明白白,无比顺畅地走在去往法制频道的路上。

前提是,没有遇到一个更应该做法制在线主角的拦路虎——原文反派霍池渊。

「我早就说不要做跟剧情任务无关的事,你偏不听,非要收养人类做宠物,现在好啦,“宠物”居然是原文大反派!」

系统恨铁不成钢:「现在反派不囚女主,改对你下手了,怎么办?」

提到霍池渊这个“宠物”,舒萌萌格外心虚。

她把破碎的薯片倒进嘴里,鼓着脸颊嚼啊嚼,眼神格外飘忽,试图转移话题:“统统啊……”

系统大感不妙,上次这狗比玩意儿眼神发飘,没几天就定制了个超大号仓鼠转轮!

「你想做什么?」系统防备地说:「不许买鼠笼,不能睡在坚果上,不可以跟反派求包养,你现在是人不是小仓鼠!」

舒萌萌委委屈屈地低下头,小声哔哔:“你怎么这样想我,我当时是刚成精不久业务不熟练……”

她模样精致,脸颊两侧略带着点种族特有的婴儿肥,容貌是偏向少女的软糯,装可怜时格外有说服力。

系统良心不安,又拉不下脸道歉,别扭地问:「那你在想什么?」

舒萌萌从个人空间里取出袋板栗味薯片,边打开边嘿嘿嘿傻乐:“统统你看,没我搞事男女主感情也挺坚固,那我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

对于一只恋家的仓鼠精来说,关在别墅里不让出门跟带薪休假有什么区别吗?

很显然,没!有!

系统深呼吸一口气,又呼出去,再深呼吸一下,再呼出去,最后叮地一声下线了。

舒萌萌:“统统?”

「您好,这里是自动回复,剧情回放请按1,好感查询请按2,开启商城请按3,辅助功能请按 4……统工服务请按181474688」

舒萌萌把最后那串数字念几遍,懂了。

今天的统又是生气自闭的统,她最好老实苟着不要打扰系统爸爸。

否则商城会被关掉的,非常可怕!

焦糖瓜子味薯片吃光了,板栗味只剩下六包,以后怎么跟撒娇卖乖让系统爸爸进新货?

舒萌萌越想越觉得鼠生无亮,每一包薯片都无比珍贵,之前被压碎的焦糖瓜子味就像早死的白月光,没有什么能与之相比。

都怪霍池渊,要不是他突然进来……

「警告!反派将于五秒之内进入房间,请做好准备!五——」

卧槽!

舒萌萌慌得六神无主,左看是白白的墙壁,右看是空空的地面,往上看是天花板,往下看床跟地面相接没有缝隙。

梅开二度,板栗味薯片去了焦糖瓜子味待过的地方。

霍池渊站在舒萌萌床边,盯着她看了很久。

舒萌萌低头不吭声,视线要是有热度,她头发都得被点着,这人看她的目光比鼠毛过敏的爱鼠客人还火热。

果然鼠子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生物,变成人了还是特别讨人喜欢!

她嘚瑟得不行,忍不住抬头瞅了眼霍池渊。

男人眉头正皱着,跟她对视之后脸色好像更难看了,但还是耐着性子坐到床上,从被子底下掏出她的双脚放自己腿上。

锁链碰撞声掩盖住薯片破碎的声音,也掩盖住舒萌萌的心碎声。

我的,薯片……

她捂住嘴,热泪盈眶,为自己逝去的薯片默哀。

霍池渊僵了僵,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怎么,被我碰到就那么难受?”


舒萌萌泪汪汪地摇头,又赶紧停住:“我只是不太习惯……霍池渊你放我走好不好?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

系统爸爸正在发脾气,得好好表现。

霍池渊将她脚踝上的铁环拨开,按了按微微发红的位置,语气很淡漠:“那就早点习惯。”

嘀的一声,系统上线。

舒萌萌兴奋地说:「你看你看!不是我故意不走,是他不放我走!」

「鼠啊……」系统叹了口气:「下次语气不要那么欢快。」

舒萌萌:「啊什么意思?」

「叮——您好,这里是自动回复……」

舒萌萌:???

统统又怎么了?难道她说错什么了?

霍池渊磨了磨牙,阴恻恻地盯着舒萌萌的脸。

又是这样,还是这样,即使他把舒萌萌关在这里,舒萌萌也还是神游天外,眼里永远没有他!

他哪里比不上沈明宸?

凭什么沈明宸可以得到舒萌萌专注的目光,他却无论做什么都无法让舒萌萌的视线在身上停留?

“舒萌萌。”他语气很重,像是要把这三个字嚼碎。

脚踝被大力攥紧到发疼的程度,舒萌萌终于回神,不明白霍池渊又在发什么疯。

她跟霍池渊是在国外认识的,当时剧情还没开始,她也才成精不久,看什么都觉得新鲜,捡了只受伤的流浪汉养着玩。

结果剧情正式开始后她跟系统双双傻眼。

流浪汉居然是原文的重要角色,是不仅把女主关小黑屋,还差点把霸总男主宰了的大反派!

小仓鼠瑟瑟发抖,即怕自己领盒饭,又怕反派领盒饭,连忙远离反派,特意快进剧情想赶紧撮合男女主。

然后她就获得了风景清幽的独栋别墅OVO

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系统偷偷上线,盯着舒萌萌具现化的心情里那个「OVO」看了一会儿,安静地去商城下单了速效救心丸。

霍池渊没有等到舒萌萌的回应。

他早有预料,嘲讽地笑了笑,掌心紧贴少女被锁住的脚踝,一寸寸探了上去。

舒萌萌:这、这个……

这个可真是太棒了呜呜呜呜,变人之后都好久没有人摸摸她了!

作为一只白汤圆版可爱银狐仓鼠,她超喜欢被人捧手心里揉来揉去哒!

小仓鼠那么软那么可爱就应该被rua!

舒萌萌捂住通红的脸颊,直勾勾盯着霍池渊,要不是怕崩人设,她早就被揉得躺床上摊成鼠饼了。

霍池渊却突兀地停手,指尖从舒萌萌宽松的睡衣下抽出来。

“你要乖。”他掏出药管,把雪白的乳膏慢慢揉化在舒萌萌脚踝上,声音很轻:“乖一点我就不动你。”

舒萌萌:……

崽,爸爸对你很失望。

别说是小肚子,你连我大腿都没揉。

居然对我这只可爱的鼠子那么冷漠,爸爸看错你了!

霍池渊没有看舒萌萌,他知道少女一定是很不情愿。

当初失去记忆的时候是舒萌萌把他捡回家照顾,舒萌萌是个很喜欢热闹的人,会去各种地方观察人生百态,喜欢跟人交朋友。

霍池渊不喜欢,除了舒萌萌之外霍池渊不想跟任何人交流。

霍池渊记忆的初始就是舒萌萌,从此以后心里只能装得下舒萌萌,就像一条冬日冻僵的蛇,固执地缠绕住农夫的身体。

现在,这条毒蛇正噬咬属于他的农夫。

这不是我的错。

霍池渊想:错就错在舒萌萌不应该爱上沈明宸,不应该为沈明宸疯狂。

掌心的皮肤微微发热,铁环外侧却一片冰凉,霍池渊握住铁链看向舒萌萌:“伯父伯母那里我已经解释过了,最近你要在这里休养。”

舒萌萌瞳孔骤缩,她强忍住某种强烈的情绪,一把攥住霍池渊的手:“你不能这么对我!你这是违法行为!”

喜讯来得如此突然,憋笑好辛苦。

“是休养,你病了。”霍池渊加重语气重复:“你病了,需要好好治病,别的不要多想。”

舒萌萌眼睛里又盈满水光,霍池渊只要一想到这个人为什么想离开他就怒火中烧,几乎要按捺不住地彻底占有舒萌萌。

反正舒萌萌心里眼里都没有他,那他不如让这个人的身体记住他。

舒萌萌悄悄把脚从她腿上挪开,防止自己那两条腿让薯片破碎得更彻底。

这像是一种无声的抗拒。

忍耐,忍耐……霍池渊狠狠地闭上双眼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能伤害舒萌萌,否则他们就彻底没有可能了。

“不用这样防备我。”他将舒萌萌的腿放回被窝里,“我说过,只要你乖,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舒萌萌小心翼翼问:“怎样算乖?”

“不要总想着沈明宸,”霍池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舒萌萌:“待在我给你准备的房间,使用我给你准备的东西,任何多余的想法都不要有。”

“否则你一辈子都别想离开这栋别墅,我说到做到。”

舒萌萌感动得眼泪汪汪,满脑子都是:好耶!

无期限带薪休假,附赠独栋别墅,霍池渊一定是菩萨下凡普度她这只小仓鼠来了!

她把脸埋进被子里,笑得直发抖,嘴上胡乱地说:“你这是非法监禁!我、我报警……”

少女身形单薄,哭得身体发颤,霍池渊下意识想哄哄她,伸出的手却突兀停在半空中,许久之后才慢慢收回。

舒萌萌大概只会觉得害怕……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霍池渊开门出去,最后留下无比坚定的一句话:“你只能待在这里。”

你只能待在我身边。

确定人已走远,舒萌萌仰起脸嘿嘿嘿傻笑:“统统你听到了吗,他说我只能待在这里。”

真是太好了,她一点都不想出门!

「您好,这里是自动回复……」

舒萌萌:???

小气统统居然还在发脾气,看来新薯片暂时不会进货了。

等等……

舒萌萌手忙脚乱地从被窝里扒出薯片,整颗仓鼠心跟薯片一起碎成了渣渣。

呜呜,都是霍池渊的错。

没有大号仓鼠笼做礼物别想让她原谅!


数了数薯片数量,舒萌萌忍不住叹气。

快乐即将消失,好愁哦。

系统冷嘲热讽:「叹气干嘛,刚刚不是想着一直待在这里?」

舒萌萌欢快地点头:“是啊是啊,我还是比较想留在这里,统统我跟你说,以前我有个……”

「超大仓鼠笼,里面四个跑轮,还安装了好多隧道跟爬梯——这是你四百五十二次重复,请不要浪费我的内存空间。」

“以前我还有……”

「数不清的瓜子和坚果,塞满整个小窝,饿了随时可以拿来吃,永远不用担心会吃光——这是第七百九十一遍,请说点我没听过的好吗?」

舒萌萌从枕头下面摸出十几个薯片袋,气呼呼地控诉:“以前我不用发愁垃圾应该扔哪里!”

系统商城可以购买各种东西,但不回收垃圾,她的新手礼包够买薯片吃一年,可这一年的垃圾应该扔哪儿?

她看来看去,视线投向床与地板相接的位置。

那里几乎没有缝隙,但也只是几乎而已。

舒萌萌抬床塞薯片袋一气呵成,满意地坐回床上,打开一袋新薯片,自我夸奖:“谁是最聪明的鼠子啊?当然是萌萌,萌萌nb!”

系统的小奶音飙出杀意:「聪明的萌萌,你想过自己完不成任务会失去你的商城吗?」

舒萌萌干笑着放下手里的薯片:“我、我这不是逃不掉嘛。”

系统温柔地呼唤她:「我最聪明的鼠子啊,你亲爱的系统有意进一批焦糖瓜子味薯片,不过要等你离开这栋别墅……」

舒萌萌眼神飘忽,她的存粮勉强还能再撑几天,不用急着走。

见这鼠子冥顽不灵,系统放出杀招,毫无起伏的刻板金属音陡然响起:「哔——消极怠工惩罚:一,扣除金瓜子一颗;二,味觉失灵三十天。」

舒萌萌背后一凉,身上汗毛起立,嘴里的薯片都不香了。

系统关闭金属声音,小奶音苦口婆心地劝:“你不是还要买特殊道具卡嘛,那个得用金瓜子换,不做任务的话……”

话还没说完,舒萌萌已经原地消失。

圆滚滚背带浅灰色条纹的小仓鼠从空荡荡的锁链边逃脱,雄赳赳气昂昂往窗台上爬,还不忘跟系统哔哔:“别抢我金瓜子,薯片也要上新!”

系统:……

系统看着爬到一半滑下来正蚂蚱似的努力蹦达的鼠子,气都气不出来,只能发出迷惑的声音:「你为什么不变成人形再爬?」

肉眼可见的,小仓鼠僵住,整只僵成了石鼠。

别墅一共三层,二楼主卧的窗被悄悄打开,舒萌萌探头探脑往下看:“统统,反派在不在下面啊?”

系统的声音十分冷漠,「你猜。」

舒萌萌欢快地接话:“我猜他不在!”

正常人绝对想不到她能摆脱锁链,霍池渊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盯着她,跳下去一定不会遇到霍池渊。

仗着自己是妖,舒萌萌麻溜地从二楼一跃而下。

她稳稳当当地落地,跟走道里几个五大三粗的带墨镜壮汉对视,面面相觑。

壮汉沉默几秒,竖起大拇指:“女侠好身手!”

“是吧哈哈哈哈哈我跟你说我跑得可快了,比刘翔还……”舒萌萌干笑着打嘴炮,脚底抹油试图偷溜。

壮汉扼住她命运的衣领:“站住!”

舒萌萌力气不足逃脱不成,扭头竖起中指:“你们这是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在你们眼里我还是不是合法公民了?!”

“不是。”壮汉真诚地回答:“你是行走的工资,包五险一金那种。”

这话没法反驳,舒萌萌脑回路一下子就被带偏了,忍不住骚扰系统:「统,我有五险一金吗?」

系统:「试用期别问那么尴尬的问题。」

懂了,不光没有五险一金,还有被辞退的风险。

监控室里,霍池渊表情难看得如同老婆出轨的绿帽男。

现实也没比他老婆出轨好到哪儿去——心上人另有心上人,还为人家跳楼逃生,深情得无比碍眼。

舒萌萌被高大的保镖拎进来,落难鼠崽儿蔫嗒嗒散发着一身丧气。

薯片没了,金瓜子也没了,难受,想哭。

“萌萌。”霍池渊脸上酝酿着怒意:“你是不是非要我把你关进笼子里才接受现实?”

舒萌萌嗖地一下抬起头,脸色严肃眼神发亮:笼子?哪里有笼子?

意识到姓霍的只是嘴上哔哔并不打算付诸行动,她更蔫地垂下脑袋,冷飕飕回应:“哦。”

只会放狠话算什么本事,有能耐直接送笼子啊!

她立刻搬家住进去,绝不含糊!

系统按住自己隐隐作痛的脑袋,有气无力地提醒她:「稳住反派,不然你薯片没收。」

恰好霍池渊终于被她激怒,沉声道:“舒——”

这不行这不可,鼠笼可以自己买,但最爱的薯片只有系统能进货!

舒萌萌大惊失色,压根没注意到某人暗含怒意的语气,急中生智挣脱保镖的钳制,一头扎进霍池渊怀里。

“QAQ阿吃!刚刚保镖凶我!他拽我衣领!!还讽刺我!!!”

霍池渊猛然僵住,饱含怒意的质问卡在喉间,表情甚至带着点怔然无措。

阿吃是当初舒萌萌捡到霍池渊时取的名字,久违的亲昵称呼出现,哪怕心智坚定如霍池渊也胸口发热。

萌萌是想逃脱责罚,萌萌是怕他,萌萌是想让他放松警惕。

但少女瑟瑟发抖地缩进他怀里,脸颊贴着他的胸口,是最近少有的温顺和乖巧,像是在寻求他的怜爱。

沉默三秒,霍池渊一边抱紧她,一边冷酷无情地说:“只要你乖,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舒萌萌自动忽略“只要你乖”这饱含威胁的四个字,微粉的指尖探向最前方的保镖先生,愤怒地说:“他欺负我!扣他五险一金!”

保镖们:……

不是应该扣工资吗?为什么他们听出来一股子羡慕嫉妒恨的味道?

墨镜底下的眼睛齐刷刷看向霍池渊,据说霍总公私分明,哪怕亲爹求情也不会退让,逮人是霍总的吩咐,所以……

啊,漂亮小妹妹恐怕要失望了,不知道会不会气哭。

霍池渊抱着舒萌萌,转身上楼,低声说:“嗯,扣他五险一金。”

楼上传来清晰的开门关门声,楼下保镖们终于从沉默中回神,不知道谁幽幽说了一句:“铁面无私抵不过枕边风。”

“醒醒,”保镖队长——被扣五险一金那位保镖先生瞥了他一眼:“这跟枕边风没关系。”

“咳……您的意思是咱们不考虑到位?也是,毕竟这是人家的心头肉,下次动作应该轻一点,这么娇滴滴的小姑娘简直跟一碰就碎似的。”

“不是。”保镖队长说:“他没把人追到手,没有枕旁风吹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