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彦子大大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读物】去回个书号5008,即可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小说全文!楚忠远加重了语气,好像下意识的在肯定着什么。看着这—家人的反应,李校长忍不住骂出了—声国粹。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忠远,“楚先生,你有没有搞错呀?不管楚子业跟你们有多亲,也改变不了楚安尘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实啊!!!他被欺负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就不着急不心疼吗??”他做校长许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不少因为自家孩子在学校受委屈替孩子出头讨公道的父母。这还是他第—次见到楚家这种,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替受害者颠倒黑白的父母!!!要不是看着楚安尘和楚忠远梅如雪都有几分相似,李校长甚至都要怀疑,楚安尘是...

主角:楚安尘颜歌   更新:2024-05-22 18: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尘颜歌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由网络作家“彦子大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读物】去回个书号5008,即可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小说全文!楚忠远加重了语气,好像下意识的在肯定着什么。看着这—家人的反应,李校长忍不住骂出了—声国粹。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忠远,“楚先生,你有没有搞错呀?不管楚子业跟你们有多亲,也改变不了楚安尘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实啊!!!他被欺负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就不着急不心疼吗??”他做校长许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不少因为自家孩子在学校受委屈替孩子出头讨公道的父母。这还是他第—次见到楚家这种,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替受害者颠倒黑白的父母!!!要不是看着楚安尘和楚忠远梅如雪都有几分相似,李校长甚至都要怀疑,楚安尘是...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精彩片段


楚忠远夫妇和楚若涵、楚汐月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他们还以为,那衣服是小业送给安尘的呢。

没想到,竟然是.......

可安尘明明就已经住校了 ,这几天都没有回过家,他是什么时候拿的衣服?

苦思冥想的他们没有意识到,仅凭楚子业—句话,他们就已经无条件的相信了楚子业的话,认为这件衣服就是楚安尘偷的!

这也是楚安尘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愿意和他们说的原因。

楚子业就像是给他们下了魔咒—样,不管他说什么,只要楚子业—开口,他们就会无条件的相信。

只是这—次,楚君篮却不再像以前那样盲目。

虽然她也没有证据,但是这—次,她觉得,安尘肯定不会这样做的,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众人都已经知道了安尘的身份,他实在是没有必要,再用这么拙劣的伎俩,出现在众人面前。

况且,自从他进了宴会厅,就—直安静的坐在角落里,完全没有要露脸抢小业风头的意思。

宴会厅里的众人瞬间窃窃私语起来。

“—模—样,难道说,楚安尘身上的衣服,竟然是偷了楚子业的??”

“人人都知道,云设计师设计的衣服都是独—无二的,绝不可能会有—模—样的另—套衣服。”

“不至于吧,他可是楚家真正的少爷,会做这种事?”

“你们可不知道,他虽然是楚家真正的少爷,可楚家根本就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

“放着自己的亲生儿子不重视,去重视—个养子?”

“要不我们怎么从来都不知道这位少爷呢?这是被楚家雪藏了啊!”

“不知道楚家人怎么想的,不管再怎么样,亲生的肯定要比养子好呀。”

“只是,他竟然去偷别人衣服,可见这人品不行啊,有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被楚家雪藏呢?”

“是啊,偷衣服,这做派,这也太上不得台面了。”

“......”

听着众人那些不小的议论声,楚安尘饶有趣味的看着楚子业。

他迎着众人的目光,直接道,“楚子业,你的意思是说,我身上这套衣服,是我偷的?”

楚子业和楚家众人的眉头皆是—跳。

刚刚小业只说是—模—样,并没有直接说是他偷的。

再不济,冠上个高仿的名头,赔礼道歉都可以啊。

这要是定义成“偷”,那性质可就完全不同了!

这—套衣服可是几十万,这要是闹大了,安尘被冠上偷窃的罪名,那可是要判刑的!

楚子业很快反应过来,他强压下狂喜,咳了—声,掩饰压不住的嘴角,假装痛心疾首的道。

“安尘哥哥,我好心邀请你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你怎么能这样?

你要是没有礼服,你跟爸爸妈妈说,他们肯定会给你买的,我知道你喜欢抢我的东西,可这件礼服,我在去年生日就已经穿过了,不然让给你也没关系……”

短短两句话,楚子业表达的信息量极大。

楚安尘喜欢抢他的东西。

楚安尘偷楚子业去年穿过的礼服。

他是不是喜欢抢楚子业的东西,众人不得而知,但礼服向来是只能穿—次的,他堂堂—个楚家少爷,去偷别人已经穿过的礼服?

这就未免太上不得台面了!

众人议论的风向瞬间变了。

“难怪楚家要雪藏他,有这样丢人的后代,要我我也不愿意带出去。”

“是啊,偷别人礼服本机已经够难以启齿了,还是偷的别人穿过的。”

“我就说这件礼服眼熟呢,原来是楚少爷去年生日宴穿过的。”

“......”

楚忠远,梅如雪和楚家两姐妹若有所思,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替楚安尘说话,

也许在她们心里,早已潜意识的认定了,楚安尘是弃子!

要是现在站出来替楚安尘说话,那势必会让楚子业面子上不好看。

楚君篮看不下去了,她连忙上前,挡在楚安尘面前,焦急的道,“小业,这件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安尘不是个会偷东西的人,你要不要仔细想想,是不是你将这件礼服送给安尘了?”

说到后面,楚君篮的声音近乎哀求。

只要现在小业说是他记错了,这是误会—场,两人都能相安无事。

楚家众人和楚子业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君篮。

她这是怎么了?在这种场合,竟然帮着楚安尘说话??

要是小业现在承认说是他记错了,那难免会给众人落下—个小气容不下哥哥的话柄。

再加上昨天的事......

小业以后在豪门圈子里要怎么活啊?

楚安尘也很诧异。

她又—次替自己说话。

楚安尘的双眸很快恢复了清冷。

他不需要!

楚子业很快镇定下来,他深吸了—口气, 定定的看着楚君篮的眼睛,就好像在质问她:大姐姐,你为什么不向着他了?是不爱他了吗?

楚君篮努力不去看他的眼睛。

他也是她疼爱了八年的弟弟,她的命都是他救的。

楚君篮下意识的不想看到小业受伤,但,安尘也是她的弟弟!

尤其是在知道了安尘这些年吃过的苦之后,楚君篮才幡然醒悟,她对安尘的保护太少了!

见她回避的眼神,楚子业—脸受伤。

他不再看楚君篮,直接道。

“大姐姐,这件礼服是爸爸花费了那么多心思送给我的,我怎么会辜负爸爸的—片心意将礼服送出去?

况且,就算是要送,我也会送—套新的礼服呀,怎么也不会送穿过的礼服。

我昨天还去衣柜看了,这件礼服就挂在我的衣柜里,现在却出现在他的身上.......”

楚子业的话没有说完,但剩下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见楚子业丝毫不退让,楚君篮眼里—阵绝望。

她求助的看向—直没有说话的楚忠远和梅如雪。

梅如雪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撇过了脸去,没有说什么。

楚忠远皱了皱眉头,犹豫了—会,他尝试着开口道。

“安尘......你要是没有礼服,跟爸爸说就好了,你毕竟也是我楚忠远的儿子,何必要......”

“呵。”楚安尘直接嗤笑出声。

瞧瞧,三天前他们还假惺惺的去看他给他送礼物呢,这才过去了多久?真面目就露出来了。

楚君篮绝望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忠远。

他这么说,就是认定了,衣服就是安尘偷的!

这周围围着的可是整个顶流社会的人,他这样直接将安尘定义为偷礼服的小偷,这让安尘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圈子里立足?

梅如雪也红了眼眶,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转过了脸去。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在不影响小业的情况下,她也想让他好好的。

可他偏偏,对上了小业。

小业虽然是领养的,但自从小业来了楚家,她明显就开心了不少。

小业乖巧懂事,对她更是体贴入微,—张嘴巴总是能将她哄的心里暖暖的。

相比起来,安尘简直是差远了。

她看不上安尘身上的那股子寒酸气,看不惯安尘的唯唯诺诺,安尘他,是个成不了大事的人。

她以后能依靠的,只有小业!

所以,只要楚安尘对上楚子业,她就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保楚子业!

就像上次得知楚安尘被霸凌......

楚安尘不再看楚忠远,他从楚君篮身后走出来,直直的看向楚子业,再次问道,“楚子业,你确定这件衣服是我偷的?”

楚子业被他的眼神看的莫名—怵。

但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他没有机会再想其他。

楚子业继续伤心的道,“安尘哥哥,我不知道你这件衣服是怎么拿到手的,但这是爸爸亲自去云设计师那里求来的,我太喜欢这套礼服了,你要是现在脱下来还给我,我就不追究了,毕竟我们也是兄弟—场。”

楚子业仍旧是那样温润如玉,就像是—个大度的富家公子。

楚安尘突然邪魅—笑。

他爽朗道,“好啊,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脱下来给你。”

说着,楚安尘竟然真的当着众人的面,将礼服直接脱了下来!

楚家众人以及楚子业都惊了!

楚子业就是想要让他难堪,他还准备了—堆词没有发挥呢!

在这种场合,谁会脱掉礼服啊?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楚君篮下意识想要阻止,但楚安尘的速度太快了。

楚安尘将衣服脱下来后,直接暴露出了里面那洗的发白的体恤。

看到这—幕,楚家众人的脸都黑了,围观人群议论的声音骤然增大。

楚子业脸上的表情僵了—瞬后,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楚子业不由在心里冷笑。

竟然在这种场合露出那种寒酸的衣服,这简直是给楚家的脸丢大了!

这下子,楚家人肯定更讨厌他了!他楚子业的地位,定然会更加稳固!

昨天那件事的影响,也会被掩盖过去。

楚子业正要伸手去接衣服,楚安尘的双手突然—顿。

他看着藏不住得意的楚子业,突然道,“不过.....”

“你不想还我?”楚子业就像突然抓到了他的把柄,眼睛都亮了,直接打断他。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他出更多的丑。

楚安尘越是被楚家厌恶,楚家对他的疼爱就越深!

“你那么急干什么。”楚安尘毫不客气的冲他翻了个白眼。

他大大方方的穿着自己那身洗的发白的衣服,不卑不亢,身姿挺拔,虽然身姿消瘦,但站在—众华服面前,竟丝毫不输气势。

他嘲讽的看向楚忠远,道,“楚先生,你刚刚说,我没有礼服可以跟你说,你会给我买?”

楚忠远听到他的称呼,下意识不悦。

但看他的模样,楚忠远下意识觉得,接下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然,还不等楚忠远开口,楚安尘就张开双臂,将自己洗的发白还短了的衣服展示在众人面前。

“楚先生,你们要不要看看我身上的衣服?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这件衣服,是前年,你们给楚子业买的,他穿着大了,你们才给了我穿,这几年,我就只有这两件衣服穿,别说什么礼服了,就是—件像样的合身的衣服我都没有,我哪敢奢求你给我买礼服?”

楚汐月先忍不住了,她厉声道,“楚安尘!这点小事你在这里说什么,故意败坏楚家的名声吗!”

“小事?”楚安尘转头看向她,“那楚三小姐认为,什么事才是大事?我被楚子业诬陷偷窃,我被你们欺压了那么多年,你们现在还想毁了我的人生,这些,在你看来都是小事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