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彦子大大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读物】去回个书号5008,即可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小说全文!楚忠远加重了语气,好像下意识的在肯定着什么。看着这—家人的反应,李校长忍不住骂出了—声国粹。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忠远,“楚先生,你有没有搞错呀?不管楚子业跟你们有多亲,也改变不了楚安尘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实啊!!!他被欺负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就不着急不心疼吗??”他做校长许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不少因为自家孩子在学校受委屈替孩子出头讨公道的父母。这还是他第—次见到楚家这种,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替受害者颠倒黑白的父母!!!要不是看着楚安尘和楚忠远梅如雪都有几分相似,李校长甚至都要怀疑,楚安尘是...

主角:楚安尘颜歌   更新:2024-05-22 18:1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尘颜歌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由网络作家“彦子大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关注微信公众号【奇迹读物】去回个书号5008,即可阅读【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小说全文!楚忠远加重了语气,好像下意识的在肯定着什么。看着这—家人的反应,李校长忍不住骂出了—声国粹。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忠远,“楚先生,你有没有搞错呀?不管楚子业跟你们有多亲,也改变不了楚安尘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实啊!!!他被欺负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就不着急不心疼吗??”他做校长许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不少因为自家孩子在学校受委屈替孩子出头讨公道的父母。这还是他第—次见到楚家这种,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替受害者颠倒黑白的父母!!!要不是看着楚安尘和楚忠远梅如雪都有几分相似,李校长甚至都要怀疑,楚安尘是...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精彩片段


天啊,怎么,怎么会........

楚安尘走近了楚君篮,盯着她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大姐,我最后一次叫你大姐,你好好看清楚,我身上的这些都是什么?这些伤疤,是楚家自从收养了楚子业后,他一点一点加在我身上的!!”

楚君篮的双眼已经盈满了泪水,她的双手不自觉的发抖。

怎么会,安尘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伤疤!

那些伤口,新旧不一,有大有小,密密麻麻,他的身上到处都是这种伤口!

她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安尘,“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不管这是不是小业做的,这么多伤,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楚安尘笑的更肆虐了,“我没有告诉你们吗,从小到大,我告诉过你们多少次,可你们相信过我吗?”

“可小业说,你是在学校里和别人打架......”

“和谁打架?”楚安尘直接打断她,“我在学校里和谁打过架?但凡你们随便去学校查查,你们就能够查的出来!可你们查过吗?你们只相信楚子业那个绿茶!只要他随便装装可怜,他说什么你们都信!你们根本就没有将我放在眼里放在心里当成自家人过!”

说到后面,楚安尘几乎是怒吼出来的。

虽然早就在心里告诉过自己,他们不值得,这些所谓的亲情,他不稀罕。

可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亲生姐姐,当真正面对时,楚安尘还是控制不住的委屈愤怒。

楚君篮怔怔的望着他。

她以前真的没有想过这些。

小业身体不好,每次都是安尘惹的小业生病入院,她们确实对安尘偏见很大。

她们也一直认为,安尘就是个教不听管不住的野孩子,她们从来没有想过,他是被冤枉的........

楚君篮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了下来,“对不起,安尘,对不起,都是我们的疏忽,才会让你.......”

听到这话,楚安尘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一声对不起,他幻想了无数无数遍,他等了太久太久。

久到,他付出了宝贵的生命。

久到,他彻底心死。

楚君篮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抓着楚安尘的手,问,“安尘,你,你受了这么多的伤,哪来的钱去医院?”

自从收养了小业后,他们就没有再给过他零花钱,去医院是要钱的,他的身上这么多伤口,光是治疗就是一大笔费用。

虽然这点钱对她们不算什么,但对于完全没有家里支持的安尘,那可就是一大笔高昂的费用。

楚安尘收敛了情绪,他淡淡的甩开她的手,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

“去什么医院,我哪有钱去医院,自己随便包扎一下就行了。”

他说的是实话。

去医院的花费可不少,他从小被霸凌,刚开始还有钱去医院包扎一下,后来钱花光了,就只能自己随便包扎了事。

这也是他的这些伤口都留下了疤痕的原因。

有些在后背上包扎不到的地方,他就只能拿布条随便一裹。

听到这话,楚君篮眼里的泪水流的更凶了。

天啊!怎么会这样!

自己随便包扎一下,他自己没有药,没有干净的医疗用具,怎么包扎?

而且他说,自从收养了小业后,他就被霸凌,也就是说,小的时候,他才八九岁。

八九岁的男孩子,有许多都还在自己妈妈怀里撒娇。

他就要自己包扎这些密密麻麻的伤口。

楚君篮不敢想象。

他在被霸凌时,跟家里人说,家里人不相信他时,用自己的小手包扎伤口时,该是多么的伤心绝望?

楚君篮泣不成声,她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揪住一样疼,她只能捂着心口,一遍遍的对他说。

“安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楚安尘自顾自的坐回沙发上,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对楚君篮的哭泣道歉视若无睹。

这声道歉,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

可现在,他不需要了。

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亲情也是一样。

楚安尘淡淡道,“楚大小姐,你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吧,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

楚君篮一怔。

他叫她,楚大小姐?

他不认她了?

楚君篮哽咽着,“安尘......”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楚安尘却再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接起身,“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楚君篮被吓的直直往后退,这才险险的没有被磕到鼻子。

“安尘,安尘。”楚君篮拍打着门,安尘受了这么多委屈,她想再和他说说话,安慰他。

楚安尘不耐烦的道,“别逼我叫保安来。”

楚君篮拍打门的手一顿。

“安尘,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我是大姐啊!”楚君篮的声音里透着伤心和绝望。

可回应她的,只有沉默。

楚安尘已经拿出了书,进入疯狂学习状态。

他有着前世的记忆,心智已经成熟,对各种知识的理解能力要比正常的十六岁孩子强太多,学习起来会容易很多。

再加上,这些东西前世他已经学过一遍了,现在只是对前世落下的东西进行补充。

楚君篮没办法,只能转身离去。

楚家。

楚君篮刚回到楚家,就看到了正在和众人哭泣的楚子业。

楚子业红着眼眶,他微低着头满脸歉疚的道,“对不起,爸爸,妈妈,二姐,三姐,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太害怕失去你们了,才会在学校里口不择言,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楚忠远冷着一张脸,努力不去看楚子业那委屈的样子,“小业,我知道你没有安全感,但安尘是我楚忠远的儿子,这一点是改变不了的事实,你不能在学校里合着外人来欺负他,你这让我们楚家的脸面往哪放!”

听到他略微带着斥责的话,众人下意识的都想要开口替楚子业求情。

但一想到今天看到的直播,想到楚子业说安尘是想要讹钱的穷酸鬼的那副表情,众人又沉默了。

楚君篮站在门口转角处, 眼里带着说不出的冷意。

安尘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痕她还历历在目。

她没有立即冲上去指责楚子业,她倒想看看,楚子业又会怎么说。

楚子业暗中握紧了拳头。

楚安尘!

爸爸竟然因为楚安尘责骂他!

都是楚安尘这个贱人!

楚子业忍下心里的愤怒,他眼眶里盈着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

“咚!”的一声,楚子业竟然直直的跪在了地上。

“爸爸,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害怕失去你们,是我不该没有安全感,我,我这就走,你们去把哥哥接回来吧,只要我走了,哥哥肯定就会回来的!”

说着,楚子业竟然直接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只是,刚没走两步,他突然就捂着自己的心口,痛苦的蜷缩起了自己的身体。

这可把众人都吓坏了。

楚君篮下意识拳头一紧,差点忍不住冲上去扶住他。

但转念又想到安尘身上的那些伤,楚君篮忍住了。

楚君篮能忍得住,楚家其他人可忍不住。

楚忠远也顾不得责备他了,连忙一个箭步就冲到了楚子业身边,眼疾手快的扶住他。

“小业,小业!”楚忠远慌了,楚家的所有人都慌了。

他们哪里还顾得上想楚安尘的事,全都连忙围在了楚子业身边。

“小业,你不要吓妈妈呀,没有人说要你走啊。”梅如雪急的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是啊,小业,你千万不要着急,都是那楚安尘先故意激怒你,才会让你说出不对的话的,你放心,我们都不怪你了!”楚汐月一边给楚子业顺气,一边焦急的道。

听到这话,众人虽然有些不赞同,但谁也没有开口反驳。

楚忠远连忙高声道,“司机!司机!快,送医院。”

听到这话,楚子业连忙按住了楚忠远的手,他“艰难”的摇了摇头,“爸爸,不要,我不要去医院。”

“小业听话,你生病了,我们要去医院才会好。”楚忠远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楚安尘,他放软了声音,柔声安慰道。

楚子业抬起泪眼汪汪的脸,哀求道,“别,爸爸,我不想去医院,医院里冷冰冰的,我不想去,我睡一觉就好了,真的,你相信我。”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宴了,他现在怎么能去医院!

要是那些庸医让他住院怎么办。

见到楚子业这个样子,梅如雪早就心疼的不得了了。

毕竟是疼爱了那么久的孩子,就算是犯错了,她哪里舍得真的责怪他。

她一把抱住楚子业,声音是楚安尘做梦都不敢想的温柔,“小业别怕,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楚子业的脸埋在梅如雪怀里,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容。

楚家众人都半跪在他面前,看不到他的这抹笑容,但楚君篮那个角度,却刚好能够清楚的看到!!!

楚君篮倒吸一口冷气!

她连忙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

楚子业露出的那抹笑容,得意中透着邪恶,哪里还有半点柔弱痛苦的样子?

他竟然,是装的!

楚子业抬起了头,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笑容也没有了“痛苦”的神色。

“爸爸,妈妈,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刚刚就是心口突然痛了一下,现在没事了,真的不用去医院。”

见到楚子业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楚家众人这才放下了心来。

“好,都听你的。”梅如雪怜爱的轻轻帮楚子业擦去眼泪,眼里的紧张心疼一览无遗。

楚君篮看着楚子业那纯熟精湛的演技,这才直观的感受到,他到底有多么可怕!

楚君篮仔细回想。

在收养楚子业之前,安尘虽然偶尔也调皮,但从来都不会主动在外惹事,更加不会仗着自己豪门少爷的身份在外面仗势欺人。

甚至对需要帮助的人,安尘还非常有善良,总是会主动去帮助别人。

就是从收养了楚子业之后,安尘才开始打架受伤。

小业说,是安尘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学校里到处挑衅欺负别人 ,这才会被别人打伤。

这也是一直以来家里不让安尘在外面暴露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

楚子业被送回了房间,楚家众人看着楚子业入睡后这才出来。

楼下,楚君篮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大姐?你回来了?”楚若涵率先发现了楚君篮。

楚君篮点了点头,“嗯。”

“大姐,你怎么才回来?你去哪了呀?”楚汐月问道。

小业在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楚家众人不管在忙什么,都赶回来了。

以前大姐也是这样的,可今天,大姐有些反常。

楚君篮转头看向他们,定定的道,“我去看安尘了。”

“小业,小业!”楚忠远慌了,楚家的所有人都慌了。

他们哪里还顾得上想楚安尘的事,全都连忙围在了楚子业身边。

“小业,你不要吓妈妈呀,没有人说要你走啊。”梅如雪急的眼泪瞬间在眼眶里打转。

“是啊,小业,你千万不要着急,都是那楚安尘先故意激怒你,才会让你说出不对的话的,你放心,我们都不怪你了!”楚汐月一边给楚子业顺气,一边焦急的道。

听到这话,众人虽然有些不赞同,但谁也没有开口反驳。

楚忠远连忙高声道,“司机!司机!快,送医院。”

听到这话,楚子业连忙按住了楚忠远的手,他“艰难”的摇了摇头,“爸爸,不要,我不要去医院。”

“小业听话,你生病了,我们要去医院才会好。”楚忠远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楚安尘,他放软了声音,柔声安慰道。

楚子业抬起泪眼汪汪的脸,哀求道,“别,爸爸,我不想去医院,医院里冷冰冰的,我不想去,我睡一觉就好了,真的,你相信我。”

明天就是他的生日宴了,他现在怎么能去医院!

要是那些庸医让他住院怎么办。

见到楚子业这个样子,梅如雪早就心疼的不得了了。

毕竟是疼爱了那么久的孩子,就算是犯错了,她哪里舍得真的责怪他。

她一把抱住楚子业,声音是楚安尘做梦都不敢想的温柔,“小业别怕,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的。”

楚子业的脸埋在梅如雪怀里,他的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笑容。

楚家众人都半跪在他面前,看不到他的这抹笑容,但楚君篮那个角度,却刚好能够清楚的看到!!!

楚君篮倒吸一口冷气!

她连忙用手捂住嘴巴,不让自己惊呼出声。

楚子业露出的那抹笑容,得意中透着邪恶,哪里还有半点柔弱痛苦的样子?

他竟然,是装的!

楚子业抬起了头,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笑容也没有了“痛苦”的神色。

“爸爸,妈妈,我已经好了很多了,刚刚就是心口突然痛了一下,现在没事了,真的不用去医院。”

见到楚子业的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楚家众人这才放下了心来。

“好,都听你的。”梅如雪怜爱的轻轻帮楚子业擦去眼泪,眼里的紧张心疼一览无遗。

楚君篮看着楚子业那纯熟精湛的演技,这才直观的感受到,他到底有多么可怕!

楚君篮仔细回想。

在收养楚子业之前,安尘虽然偶尔也调皮,但从来都不会主动在外惹事,更加不会仗着自己豪门少爷的身份在外面仗势欺人。

甚至对需要帮助的人,安尘还非常有善良,总是会主动去帮助别人。

就是从收养了楚子业之后,安尘才开始打架受伤。

小业说,是安尘仗着自己的身份,在学校里到处挑衅欺负别人 ,这才会被别人打伤。

这也是一直以来家里不让安尘在外面暴露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

楚子业被送回了房间,楚家众人看着楚子业入睡后这才出来。

楼下,楚君篮正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

“大姐?你回来了?”楚若涵率先发现了楚君篮。

楚君篮点了点头,“嗯。”

“大姐,你怎么才回来?你去哪了呀?”楚汐月问道。

小业在学校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楚家众人不管在忙什么,都赶回来了。

以前大姐也是这样的,可今天,大姐有些反常。

楚君篮转头看向他们,定定的道,“我去看安尘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