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热门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完整版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完整版免费阅读

彦子大大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馆阅香》回复书号{137}或书名即可阅读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全文本以为血脉至亲最亲厚,可现实却是他的亲生父母、亲姐姐给他狠狠上了一课!上辈子,他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幼子,可自从父母收养了小弟弟后,全家人的宠爱都转移到了养弟身上。他委曲求全,刻意讨好,换来的却是家人的冷嘲热讽,最后更是被养弟害死,惨死海底。这一世,重生而来,他绝不会重蹈覆辙,开局抛弃道德,他不要亲情不要爱,这一世他发癫浪翻全场

主角:楚安尘颜歌   更新:2024-05-22 18: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尘颜歌的女频言情小说《热门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完整版免费阅读》,由网络作家“彦子大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关注微信公众号《书馆阅香》回复书号{137}或书名即可阅读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全文本以为血脉至亲最亲厚,可现实却是他的亲生父母、亲姐姐给他狠狠上了一课!上辈子,他本是家中最受宠的幼子,可自从父母收养了小弟弟后,全家人的宠爱都转移到了养弟身上。他委曲求全,刻意讨好,换来的却是家人的冷嘲热讽,最后更是被养弟害死,惨死海底。这一世,重生而来,他绝不会重蹈覆辙,开局抛弃道德,他不要亲情不要爱,这一世他发癫浪翻全场

《热门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完整版免费阅读》精彩片段


这话一出,众人都顿住了。

“怎么又去看他了,他有什么好看的。”楚汐月小声嘟囔,神色不满。

白天大姐才去看过他,晚上又去看,楚汐月着实是有些不解。

楚若涵下了楼,神色有些担忧的问,“安尘他怎么样了?在学校还住的习惯吗?”

楚忠远和梅如雪沉默的坐到沙发上,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压抑。

对安尘,他们的心情很复杂。

有亏欠,但还是摆脱不了多年以来的厌恶。

想到楚安尘那满身的伤,楚君篮的双眼又盈满了泪水。

看着她这个样子,梅如雪也慌了。

“怎么了?安尘他在学校不好吗?”

楚君篮缓了好一会后,才道,“我看见他的身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伤口。”

此言一出,众人都惊了。

“他的身上,真的有伤?”梅如雪惊讶的问。

其实,小业说他收买警察,楚家所有人在潜意识里都是相信了的。

毕竟楚安尘以前的所作所为........

听到她质疑有的话,楚君篮眼里的眼泪再也忍不住落了下来。

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安尘宁愿住校也不愿意住在家里了。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就算是他已经满身伤痕,就算是他从小就过的那么苦,也没有人愿意相信他。

只要楚子业说他坏,那楚家所有人就会毫不犹豫的认为他就是坏的,不好的。

在这一刻,楚君篮终于体会到了楚安尘的绝望。

那种即使自己拼尽全力,也没有人会相信的绝望。

楚君篮不敢想象,这么多年,他到底是怎么挺过来的,他还那么小啊。

难怪他会变得那么唯唯诺诺,难怪,他受了这么多的伤,他们却丝毫不知道。

因为他不敢,他怕会遭到更大的误会和责骂。

“大姐?”楚若涵也慌了。

大姐是她们三姐妹里最稳重最坚强的,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见大姐掉眼泪了。

“难道是安尘他不喜欢住在学校里吗?”楚若涵担忧的问。

楚汐月听到这里,则是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明明是他自己闹着要住校的,现在又不想住在学校里了,他认为我们有这么好说话吗?”

听到这话,楚君篮的眼神突然一厉。

她皱眉看着楚汐月,“安尘是我们家的一份子,是我们的弟弟,是妈妈怀胎十月生下的儿子,他想要回自己的家,难道还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吗?”

楚汐月一愣。

以前她们也不是没有说过类似的话,她没想到,这一次大姐怎么反应这么大?

楚汐月撇了撇嘴,对楚君篮严肃的语气有些不满,她忍不住笑声嘟囔。

“我可没有他那样的弟弟。”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突兀的响彻在空旷的客厅。

众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君篮,就连楚忠远都被楚君篮突然的怒火惊到了,“君篮!”

楚汐月捂着自己瞬间红起来的脸颊,不敢置信的看着楚君篮,她的眼眶里迅速盈满了泪水,“大姐......你打我?”

楚君篮看着这个模样的小妹,丝毫没有心软,她沉着脸道,“以后,你绝不可以再说这种话!”

“凭什么!”楚汐月炸了,“他楚安尘是什么德行,难道你不知道!他但凡有小业一半的好,我都不会不认他!这么多年了,他干的那些事,你都忘了吗!”

楚君篮冷冷的道,“你凭什么认为,那些事都是他做的?你有证据吗?”

“小业都亲眼看见了!!还要什么证据!!”楚汐月疯狂尖叫着。

她不敢相信,大姐竟然为了楚安尘那个贱人打他!

“小业小业,小业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怎么就没有想过,这一切,会不会是小业说谎!”

“不可能!”楚汐月毫不犹豫的反驳,“小业那么好的人,怎么可能会说谎!”

楚汐月失望的看着她,“大姐,那个楚安尘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你这么袒护他?”

“总之,他想要回来,我第一个不同意!”楚汐月斩钉截铁的道。

楚君篮深吸了一口气,沉痛的道,“他不想回来。”

“他不想回来?为什么?”楚若涵忍不住问。

楚君篮沉默不语。

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不管她怎么说,楚家的所有人,都会觉得,那一定是安尘别有居心。

楚若涵急了,“大姐,你刚刚说安尘身上有很多伤,这是真的吗?”

楚君篮点了点头,沉痛的道,“是真的,安尘把上衣脱了给我看的,那些伤,密密麻麻,触目惊心,是从,从领养了小业之后,小业带人把他打成这样的。

到现在,已经有八年了,八年来,安尘都生活在小业的霸凌中。”

听到这话,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不可能!”楚汐月率先反驳。

楚忠远也坐不住了,“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怎么可能都是小业做的?”

梅如雪也忍不住道,“是不是安尘搞错了,八年前,八年前小业才八岁。”

楚若涵迟疑的道,“小业说他收买了警察.......”

她始终都不愿意相信,小业会做出这种事。

她更加愿意相信,是楚安尘收买了警察,这才导致了大姐对小业的误会。

楚君篮突然道,“我们从安尘八岁开始,就没有再给过他钱了,他又不能在外面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无权无势,拿什么来收买警察?”

听到这话,众人都沉默了。

是啊,她们怎么忘了这些。

现在的警察可不是那么好收买的,就是他们想要走点关系,也需要不少的钱财来打点。

就凭楚安尘兼职挣的那点钱,自己吃饱都是问题,谈何收买警察?

或许,正是因为她们心里迫切的希望洗白楚子业,是楚安尘收买了警察才弄出的假证据,所以才不愿去想太多这些实际的问题。

梅如雪一直以为,那些监控视频和照片是被做了手脚,她始终不愿意相信,小业真的会这样。

可现在,现实被赤裸裸的揭露在她面前,她不得不信。

想到安尘,她又是一阵心痛,“他受了那么多伤,为什么都不和我们说。”

“因为,不管他说什么,我们都不会相信他,一直以来,我们都只是无条件的相信小业.......”楚君篮自责不已。

她在商场上,向来是睿智冷静的,可不知为什么,在家里,她竟然会这么糊涂!

“我去他的宿舍看了,他的宿舍里什么都没有,跟那个杂物间差不多,但是,那个宿舍更大些,比杂物间大了很多。

在学校里,没有人会责骂他,冤枉他,我想让他回来住,他直接把我关在了门外........”

楚君篮断断续续的道,“都是我们,是我们太对不起他了,我回来之前,特意去他们以前的学校问过,小业确实,确实一直在霸凌他......”

众人神色复杂,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她们实在不愿意相信,小业会是这样。

可楚君篮的性格她们都知道,要不是有确切把握的事,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还有。”楚君篮突然道,“刚刚,小业心口疼,妈妈抱着小业的时候,我就在门口。”

“我看见了,他在妈妈怀里笑!”

梅如雪惊呼—声,不可置信的捂住嘴巴,“怎么可能!”

楚忠远皱眉,“会不会是你看错了?”

楚君篮坚定的道,“我看的很清楚,他真的在笑,他笑的很得意,得意里,还有—丝......邪恶!”

对!就是邪恶!这个词,形容他当时的那个笑容,最贴切。

客厅里陷入死—般的寂静。

他们的心情太复杂了。

在—阵沉默中,楚汐月突然哭着道,“难道你们忘了吗,我们三姐妹的命,都是小业救回来的,这些你们都忘了吗!”

这话—出,众人又沉默了。

是啊,她们之所以会从小这么疼爱小业,不只是因为小业乖巧温顺,更是因为,小业在很小的时候,就用自己瘦小的身躯,舍身将她们—个个救了回来。

楚子业对她们,是有救命之恩的。

不管他做了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铁的事实。

她们欠着小业的—条命。

就是为了救她们,小业的身体才会变的这么弱。

..........

第二天。

楚安尘熟练的打开电脑。

毫无意外的,他买的那支股票暴涨,他的资金直接翻了几十倍!

楚安尘看了看日历。

还有两天,两天后,这支股票会暴跌, 到时候,他在暴跌前出手,预估至少能够赚五十万。

刚合上电脑,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楚子业果然如约送来了—套精美的西装。

楚安尘打开门,看着楚子业手里的衣服。

那款式,那面料,就是前世的那—套!

楚子业—改往日的盛气凌人,他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丝和善的微笑。

他的双手捧着西装,道,“哥哥,以前都是我不好,这套西装虽然不是今年最新款的,但也是云设计师设计的,现在就送给你,当做我道歉的礼物吧。”

“云设计师?”楚安尘佯装不解的问。

楚子业嘴角不由勾起—抹轻蔑的笑。

竟然连云设计师都不知道。

他很快敛下了眼里的轻蔑,温和的道。

“是的,云设计师,可是我国最有名的设计师,想要请他设计衣服,可是不容易的,这是去年爸爸帮我求来的生日礼物,可花了好几十万呢!你看,这里还有他的设计编号,我就穿过—次,—直没舍得穿呢。”

楚子业的言语中,是止不住的得意。

他随便—件衣服就价值几十万,反观楚安尘。

他身上穿着校服,衣柜里冷冷清清的就挂着几件洗到发白的衣服,他拿什么跟他比?

楚安尘嘴角勾起—抹笑容,他伸手接过衣服,还真的仔细的看了看绣在衣角上的编号。

这云设计师,他自然是听说过的。

听说,他每设计—件衣服,就会用特殊的方法在衣角处绣上特殊的编号,以防别人作假。

他的每—件衣服都是独—无二的。

楚安尘故作惊喜的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云设计师设计的衣服。”

见他这个表情,楚子业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既然哥哥喜欢,那我就放心了。”楚子业将衣服放到楚安尘手里后,还不放心的叮嘱道。

“这件衣服,你穿上—定很好看,晚上—定记得要穿上它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哦,你也已经十六岁了,是时候跟上流社会里的人认识认识了。”楚子业语重心长的道。

楚安尘点头,“好。”

楚子业放心的走了,临走前,还特意给了楚安尘—个邀请函,生怕他进不了场。

在楚子业转身的瞬间,楚安尘眼里骤然迸发出了阵阵冷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