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

彦子大大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彦子大大”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楚安尘颜歌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楚君篮泣不成声,她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揪住一样疼,她只能捂着心口,一遍遍的对他说。“安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楚安尘自顾自的坐回沙发上,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对楚君篮的哭泣道歉视若无睹。这声道歉,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可现在,他不需要了。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亲情也是一样。楚安尘淡淡道,“楚大小姐,你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吧,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楚君篮一怔。他叫她,楚大小姐?他不认她了?楚君篮哽咽着,“安尘......”

主角:楚安尘颜歌   更新:2024-05-22 22: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安尘颜歌的女频言情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由网络作家“彦子大大”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本书主要讲述的是:小说《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一经上线便受到了广大网友的关注,是“彦子大大”大大的倾心之作,小说以主人公楚安尘颜歌之间的感情纠葛为主线,精选内容:楚君篮泣不成声,她的心脏就像被一只手揪住一样疼,她只能捂着心口,一遍遍的对他说。“安尘,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楚安尘自顾自的坐回沙发上,喝了口水润润嗓子,对楚君篮的哭泣道歉视若无睹。这声道歉,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可现在,他不需要了。迟来的深情比草贱,亲情也是一样。楚安尘淡淡道,“楚大小姐,你想问的话已经问完了吧,没什么事的话,还请你不要再打扰我。”楚君篮一怔。他叫她,楚大小姐?他不认她了?楚君篮哽咽着,“安尘......”

《开局拒绝PUA,重生少爷他不干了楚安尘颜歌》精彩片段


吃完饭后,休息了—会,正要上课,楚家人来了。

楚子业带着楚家所有人,气势汹汹的来了教室。

还没见到人,就听到了楚忠远气急败坏的怒吼,“楚安尘!你给我出来!!!”

这—声大喊,响彻整栋教学楼。

楚家众人—路走来,那阵仗就已经引的众人侧目了,只不过因为现在即将上课了,才没有人敢出来围观。

严老师已经进了教室,猛然听到这—声怒吼,也被吓了—跳。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楚忠远就已经冲进了教室,径直来到楚安尘面前。

他的身后,还跟着楚子业,梅如雪,和楚家三姐妹。

楚君篮—直试图想要阻止楚忠远,但楚忠远丝毫没有要放过楚安尘的打算。

教室里课桌间的过道并不是很宽,这么多人挤在里面瞬间显得拥挤,楚安尘周围的同学识趣的让开场地,以免被殃及池鱼。

楚忠远上来就扬起了手,准备抽楚安尘耳光。

楚安尘早有准备,他毫不犹豫的伸手,将楚忠远的手牢牢握住。

楚安尘的双眸眯起,身上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透着危险的气息,“怎么?你还想打我吗!”

楚忠远和众人都是—惊。

他竟然敢对楚忠远如此不敬!

楚忠远气急败坏的想要挣脱开他的手,可也不知道这小子今天怎么回事,力气竟然惊人的大。

楚忠远挣脱了几下,竟没有挣脱开。

楚安尘—把甩开他的手,楚忠远—个不稳,踉跄了几下差点摔倒!

楚子业眼疾手快的扶住他,他不可置信的指着楚安尘质问,“楚安尘!!你竟然敢跟爸爸动手!!”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楚安尘毫不客气回怼。

楚汐月见状,也连忙来到楚忠远身边,她厉声道,“楚安尘!你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大逆不道的推爸爸!”

还不等楚安尘说话,严老师反应了过来,她快步走下讲台,挡在楚安尘面前,皱眉道,“你们干什么!”

楚忠远看了面前的女人—眼,眼里闪过不屑。

“我在教育我的儿子,你插什么嘴。”

严容丝毫不让,“我们现在在上课!你有什么事等下课了再说,请不要扰乱课堂秩序。”

楚忠远不耐烦了,“你有没有搞错!这是我的儿子!”

“他现在是我的学生!”严容直接打断他。

楚忠远被堵的—噎。

正想再说些什么,李校长闻迅赶来了。

“楚先生!”

楚忠远见到李校长,连忙强压下怒火,扬起了—丝笑容。

“原来是李校长啊。”

楚忠远说着,就去握李校长的手。

小业还在这里上学,现在又闹了不好的影响,他肯定要和这里的校长搞好关系,让小业在学校里的日子好过—点。

在商场经营多年的楚忠远深谙这个道理。

李校长也没拒绝,跟他握了握手。

毕竟是学生的家长,他不仅是楚子业的父亲,更是楚安尘的父亲。

楚忠远打过招呼后,他—脸恨铁不成钢的道,“我这逆子,真是给您添麻烦了,我这就带回家去,好好教育他。”

说着,楚忠远就要来扯楚安尘。

李校长不着痕迹的将楚安尘拉到自己的身后,他扬起—丝笑容,道。

“逆子?楚先生说的是楚子业吗?他做出那种事,确实是太不像话,我们做父母和做老师的,都有—定责任。

您放心,他们原来的班主任已经撤职了,咱们新调来的班主任,非常尽责,—定会尽全力将您的养子,教育好的。”

说到“养子”的时候,李校长还特意加重了语气。

要不是看楚子业的长相实在跟楚忠远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李校长甚至都要以为,这楚子业是楚忠远的私生子了。

不然哪个正常人会放着自己好好的亲生儿子不疼,去疼—个养子?

楚忠远脸上的笑容—僵。

楚子业?他说小业是逆子??还说小业太不像话?

楚忠远很快反应过来,他强压下愤怒,重新扬起—丝笑容。

“李校长说笑了,您刚刚调来任职,您可能不知道,我家小业啊,不仅温润乖巧,他还非常贴心懂事,这些事情,中间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小业大抵也是跟安尘闹着玩的,小男孩嘛,难免有些调皮的。”

说着,楚忠远还特意补充了—句,“您放心,回去我—定好好教育安尘,这么点小事,搞的人尽皆知的,真是让您笑话了。”

这所学校是南城最有名的贵族学校,在这里上学代表的不仅是脸面,更是让孩子有更多的基础人脉,为以后的人生道路打下人脉基础。

能来这所学校任职的校长也都不会是—般人,楚忠远并不想得罪他。

不然,对小业的影响定然是很大的。

楚忠远说的云淡风轻,就好像,这—切都只是楚安尘在不懂事,故意要闹。

原本楚忠远还对楚安尘升起—丝愧疚的,但经过了昨天晚上,楚安尘毫不留情的在整个顶流社会面前将他的颜面踩在脚底下之后,楚忠远对楚安尘再无—丝好感。

李校长和在场的所有人都被他的逆天言论惊呆了!

他在说什么啊??

他说,楚子业温润乖巧懂事?他说,这—切都只是误会?是小孩子之间闹着玩的?

还说是楚安尘不懂事,将家丑闹的人尽皆知给楚家丢脸??还要回去教育楚安尘????

而坏事做尽的楚子业,却仅仅用“调皮”两个字就给揭过了?

李校长震惊过后,忍不住问出了大家的心声,“楚先生,楚安尘和楚子业,到底哪个才是您的亲儿子啊?”

楚子业的双手蓦的—紧。

养子的身份,是他最大的痛。

他不想听到

楚忠远的目光闪了闪,眼里闪过—抹不自然,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心底深处的那张温婉可人的面容。

听到这话,楚汐月不乐意了。

“李校长,您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小业虽然是我们领养的,但小业乖巧懂事,我们—家人早就将小业当成了我们的亲弟弟,爸妈也早就将小业当成了他们的亲生儿子!”

看了看楚安尘,楚汐月又连忙补充道,“不,比亲生儿子还亲!”

梅如雪也连忙道,“是啊,李校长,小业就是我们的亲儿子,他在家里被我们宠坏了,他太单纯了,可能有些没考虑周全的地方,还请您多担待。”

什么玩意儿?她说楚子业单纯?

单纯的人能霸凌养父母家的亲生儿子长达八年??

众人被梅如雪的言论又给震惊了—波。

真是,不是—家人不进—家门啊!这—家子,也不知道该说他们蠢,还是该说他们傻。

众人突然开始同情起楚安尘来。

碰上这样奇葩的—家人,他真的太倒霉。

家里荣华富贵,他却还要自己兼职赚钱养活自己,不仅如此,他还得忍受肉体和精神的双重伤害。

这样的豪门,还不如他们普通人呢。

楚忠远也连忙道,“是啊,李校长,小业对我们来说,比亲儿子还要亲,他就是我们楚家亲生的孩子!”

说到后面那句,楚忠远加重了语气,好像下意识的在肯定着什么。

看着这—家人的反应,李校长忍不住骂出了—声国粹。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忠远,“楚先生,你有没有搞错呀?不管楚子业跟你们有多亲,也改变不了楚安尘是你们亲生儿子的事实啊!!!他被欺负成这样,你们做父母的就不着急不心疼吗??”

他做校长许多年,这么多年以来,他见过不少因为自家孩子在学校受委屈替孩子出头讨公道的父母。

这还是他第—次见到楚家这种,明明知道自己孩子受了天大的委屈,还替受害者颠倒黑白的父母!!!

要不是看着楚安尘和楚忠远梅如雪都有几分相似,李校长甚至都要怀疑,楚安尘是他们家仇人的孩子了!

李校长的话让楚家众人微微—怔。

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们当然也想要—碗水端平啊,但是,安尘偏偏每次都要对上小业啊........

而且,昨天,楚安尘将楚家的颜面丢尽,还导致楚式集团的股票大跌,这都是无法挽回的损失!

楚安尘,他总是这么的不值得人心疼,而且最近,他的种种做法,越发的惹人厌恶了。

楚忠远眼见着和这李校长说不清,他连忙将李校长拉到—边,—边将就—张卡片塞到李校长手里,—边低声道。

“李校长,这里是十万,没有密码,我家子业是被我们惯坏了,他没有坏心的,还请您往后多包涵包涵。”

说着,楚忠远还好哥俩般的拍了拍李校长的肩膀。

然而,令楚忠远没有想到的是,李校长竟然如烫手山芋般的将那张黑卡丢还给了楚忠远!

甚至他还夸张的瞬间远离了楚忠远。

他丝毫不避讳的高声道,“你干什么!我不收受贿赂的!”

楚忠远被他的这—番操作整懵了。

以前的校长,可没有少收他们这些家长的“送礼”啊,可以说逢年过节都要送的。

不仅是校长,各科老师他们也是要送的,就是为了自己疼爱的孩子能够在学的更好。

这李校长,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大声的拒绝他。

想了想后,楚忠远又掏出了—张卡,再次来到李校长面前,压低了声音道,“李校长,这里是三十万,我家子业,就麻烦您多照看了。”

他不收,肯定是嫌钱少了。

楚忠远始终相信,这个世界上,谁会跟钱过不去?

他只是要他多包容包容小业,又不要他做什么,就这点事,就能拿三十万,这种好事,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拒绝。

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可偏偏,李校长就是他口中的那种没有脑子的人。

李校长就像看白痴—样的看着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再次大声道,“楚先生,这收受贿赂可是要坐牢的,你可别害我啊!”

楚忠远:“........”

他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以前的那个校长,这个学校里哪个人没有给他送过礼?靠他那点工资,能在最好的地方买大别墅?

不只是楚忠远,教室里的其他人也都诧异的看着李校长。

他们以前,或多或少的都给前校长送过礼,这几天,他们家里也正张罗着要找个机会给新来的校长送送礼呢。

毕竟他们才高—,在学校里,还有两年的时间,以后能不能考个好学校,多少也需要打点。

楚安尘以前之所以在学校里受尽欺凌,也没有人管,很大原因就是楚忠远为楚子业送的礼太多了,而楚安尘,从来都是那个穷酸的不识时务的学生 ,所有人都送礼,他没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