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99天的妈妈

99天的妈妈

观海之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星愿的职业是一名漫画师,她画笔下的男女主角最美是暧昧期,最多到热恋。许星愿固执的不画婚后部分,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受原生家庭影响,她的童年十分不幸福,所以她对于婚姻以及孩子非常恐惧。表姐莫瑶是个女强人,为了参加医疗支援,把五岁的女儿托付给了许星愿。一个对带娃恐慌的单身女孩,在与娃共伍期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主角:许星愿,莫瑶,洛琦   更新:2022-07-16 03: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星愿,莫瑶,洛琦的女频言情小说《99天的妈妈》,由网络作家“观海之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星愿的职业是一名漫画师,她画笔下的男女主角最美是暧昧期,最多到热恋。许星愿固执的不画婚后部分,因为她有不得已的苦衷。受原生家庭影响,她的童年十分不幸福,所以她对于婚姻以及孩子非常恐惧。表姐莫瑶是个女强人,为了参加医疗支援,把五岁的女儿托付给了许星愿。一个对带娃恐慌的单身女孩,在与娃共伍期间,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99天的妈妈》精彩片段

“哈?完、完结?老师你不是开玩笑吧?这部作品现在热度正好,粉丝们都敲碗想看婚后生活一百话呢!”

责任编辑小张吓出了大舌头,苦口婆心用数据、用人气、用排名劝了一天,许星愿心意已决。

小张欲哭无泪,求助漫画公司制作总监尤雅。

尤雅是许星愿的第一任责任编辑,也算是带她出道连载新人作品的伯乐。

小张对尤雅这张王牌寄予众望,却被直接拒绝了。

“算了,连人气和稿费都不能打动她,我们总不能绑住她手脚,逼着她画?她有新作想法了吗?有就行,让她画。”

许星愿画过很多甜甜的恋爱故事,唯独不画婚后部分。

她笔下的男女主角,最美是暧昧期,点到为止是热恋期,然后就收拾完结了。

小张去年入职才接管许星愿,对她这个坏毛病还不了解。

尤雅可是对她知根知底。

许星愿这个女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养孩子。

她喜欢谈恋爱,也愿意跟喜欢的人认真考虑未来,但是这个未来里头,绝对不能有“娃娃”这一项。

“哎,就挺可惜啊。”小张垂头丧气走出总监办公室,低头一看手机信息,许星愿已经整理好新故事梗概发过来了!

“哇,这个新故事也很有趣啊,一定也能火起来!没问题的,老师,我会继续支持你的工作,我们新作搞起来吧!”

小张看完梗概,就抑制不住欢喜激动,给许星愿打电话过去了。

小张憧憬新的漫画故事,满血复活。

尤雅隔着办公室玻璃看到小张的变化,无奈地笑笑:“许星愿,真有你的,这一招百试百灵,对付我的老套路了,还能用。”

当年的出道新作引起不小话题,男女主角属于日久生情的,连载了100回才互相表白。

可是,表白完,谈了不到一个星期恋爱,许星愿就提出要完结。

当时尤雅的吃惊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小张。

足足花了三天三夜劝说,最后听了许星愿一番真心话,尤雅也没放弃。

直到第四天清晨,尤雅打开邮箱看到许星愿发来的新故事,就认输了。

“许星愿,你能不能换个招数?”

尤雅给许星愿打视频电话,那人接了之后,却把手机直接丢在画室桌上,让她跟天花板聊天?

“哎,许星愿,我虽然不是你责任编辑了,好歹也是闺蜜,给点面子啊。”

尤雅气得把手机丢在桌上,让两个天花板去视频吧。

“不是啦,我这边有点急事。”许星愿的声音,从画室外面传来。

“哦,人有三急,我理解,去吧。”尤雅正要挂断,许星愿倒是把手机拿起来了。

不是许星愿,是一个大眼睛的甜美小女孩。

“大姐姐,我干妈在跟我妈说很重要的事情。”

尤雅乐开了花:“叫我阿姨就好,你说许星愿是你干妈?你不是莫瑶的女儿吗?应该管星愿叫表姨吧?”

“对,我妈妈叫莫瑶,我爸爸叫洛信诚,我叫洛琦!小姨是临时的妈妈,就叫干妈!”

小姑娘果然很机灵聪明。

尤雅听许星愿提过好几次,毕竟许星愿这种社恐宅女交际圈极小,说来说去也就莫瑶一个好姐妹,也是相差仅一岁的表姐。

表姐结婚了,表姐生孩子了,转眼都五岁大的姑娘了。

“哎,莫瑶!”

许星愿垂死挣扎大喊了一声,很快回到画室,对洛琦说了句:“你先去客厅玩吧。”

洛琦乖巧地把手机放到她手里:“干妈,漂亮的阿姨夸我好看。”

许星愿脸上写着生无可恋,尤雅不厚道地笑起来:“咦?我们画师太太这是怎么了?不是刚把死缠烂打的小张打发了吗?”

“你就幸灾乐祸吧!对了,你今天下班没事吧?过来帮我想想办法啊。”

许星愿能够求助的人,除了莫瑶,也就剩下尤雅。

那个平常充当她救星的莫瑶,这次偏偏是给她带来最大麻烦的人。

许星愿挂断视频聊天,拖着沉重脚步来到客厅。

“干妈,我可以吃蛋糕吗?妈妈买了杯子蛋糕,也有你的份!”

洛琦星星眼看着桌上的蛋糕盒子,许星愿叹口气:“吃吧,我去泡花茶。”

洛琦犹豫不决地挑选杯子蛋糕,最后还是选了红丝绒草莓蛋糕。

稚嫩的小手拿着叉子,有点点笨拙地挖着蛋糕吃,不小心就把奶油沾到脸上了。

养娃真的不行啊,这才刚刚开始,光是看着洛琦吃的小花猫一样,许星愿就有点头晕。

尤雅按照许星愿开的清单,从商场买了小女孩喜欢吃的零食、有营养的肉类和蔬菜。

两人一边准备晚饭,一边说起洛琦要寄宿好几个月的事情,尤雅笑得更大声了。

“哈哈哈,你这叫什么?叫喜当妈啊。”

“喜?给你当?”

许星愿翻了个白眼,又担心被洛琦听见,小心翼翼朝客厅看一眼,洛琦正开心地看着《彩虹宝宝》,还学着唱歌。

“不闹你了,不过这事你不帮也不行啊,莫瑶的心情,你应该最能理解。”

尤雅严肃起来的时候,还是挺有大姐风范的。

许星愿乖乖点头:“我当然能理解,不然,也不会让洛琦留在这里。”

尤雅拍拍她肩膀:“我有空就来帮忙,还有小张,我吩咐过他了,全力协助你带娃!”

要不是双手都是鱼腥,许星愿想给尤雅一个大大的拥抱。


洛信诚看到莫瑶是一个人回到停车场,心情复杂。

他希望妻子带着洛琦,满脸失望地走过来吗?

倒也不是,妻子能如愿去医疗队,他也有个好搭档,还能当成久违的夫妻海外旅行。

但是,父母那边少不了又要念叨和生气一阵子了,他这个夹心也不好做。

上个星期,医院里要组医疗队,这次不是国内支援,是远赴海外的医疗队。

挑战更大,责任更大,洛信诚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次也是首选的队员之一。

丈夫是医疗队不可缺少的大将,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大家都觉得莫瑶这次也没戏了。

莫瑶结婚早,生孩子也早,却没有在工作上落后,年纪轻轻也是科室的主力成员。

上回,领导委婉地说,“医疗队人数也够了,你这边夫妻两人都去也不合适,下回吧,下回一定给你报上。”

科室领导也出面挽留:“咱们医院也不能倾囊而出,也得留一些主干力量。”

碰巧那段时间女儿肠胃不好,莫瑶就退让了。

当了妈妈,对孩子负责任,牺牲时间精力和事业心,都是在所难免的。

看到孩子健康奔跑的样子,大口吃饭的样子,甜甜喊“妈咪”的声音,心中的遗憾也就消散了。

但是,这一次她坚决不让,甚至甩了狠话,“非得留一个在家看孩子照顾老人,那就你留下来,上次让你去,这次换我去,公平。”

父母都对孩子的成长有责任,不是女人一个人的责任。

洛信诚知道,妻子下定决心了。

莫瑶表面文雅柔弱,当初洛信诚也是被她小女人的模样打动。

交往之后,才发现莫瑶内心是一颗金刚石。

两人要是意见不合,洛信诚硬碰只会身心受伤,最后还得妥协。

所以,洛信诚只能给莫瑶设了一道关卡。

“行,你非要远赴海外医疗队,那就想办法说服我爸妈。”

公公婆婆默契十足地拒绝带孙女,平常都争着抢着要带,关键时刻故意掉链子呢。

莫瑶也豁出去了,合着你们姓洛的全家联动来给我设关卡,考验我人际关系?

幸好我姐妹关系够铁够暖,于是莫瑶就将所有希望寄托在了许星愿身上。

洛信诚帮忙给女儿收拾行李,上了车才想起落下女儿最喜欢的小羊玩偶。

他没有特地回去楼上拿玩偶,也没有提醒莫瑶和洛琦,他认定莫瑶会失败。

许星愿那么害怕养娃,怎么会接受莫瑶的任性请求?

“你都跟她说清楚?不是帮你带两天,是带几个月哦?要每天照顾三餐、洗漱,还要带洛琦去幼儿园,要带洛琦学舞蹈画画兴趣班?”

莫瑶一身轻松潇洒上车,坐上副驾驶座就扣起来安全带,洛信诚却不敢开车,反复向妻子确认。

“你看起来不希望我成功过关?那你就低估和星愿的姐妹情谊了,我们虽是表姐妹,胜似亲姐妹,她懂我,再难也会帮我的。”

莫瑶是星愿来往最多的人,是表姐妹,也是最好的朋友。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年纪相近,性情也相近,她比谁都理解许星愿的恐育和社恐。

许星愿不想一个人去的场合,莫瑶都会陪她同行;许星愿那些小任性的行为和选择,莫瑶都会无条件站在她这一边,支持到底。

最懂她、最照顾她软肋的人,不是走投无路,又怎么会直戳她的弱点?

“这事对你来说很难,也很委屈你,但是我只能找你帮忙。星愿,你拒绝也没关系,我不会生气。”

莫瑶把女儿和一大箱行李带到许星愿家门口,直言不讳说了请求。

她知道这件事对小表妹来说多难多苦,她知道自己这回是自私了,她也知道表妹愿意当这根救命稻草。

姐妹之间的义气丝毫不逊色于男人,洛信诚这次心服口服。

事情已成定局,父母那边肯定得罪了,总不能连老婆这边也得罪了啊。

洛信诚拉住莫瑶的手,甜言蜜语:“难得两人世界,我们先在外面吃个烛光晚餐再回去?”

“你可别得意忘形了,洛信诚,抓紧去买些爸妈喜欢的海鲜,回家亲自下厨做顿大餐讨好讨好吧。”

莫瑶通情达理,情商智商双高,洛信诚又一次感慨自己眼光真好,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忍不住抱了抱她:“瑶瑶你太好了,不愧是我的真爱!”

莫瑶嫌弃地推开他:“行了吧,洛信诚,你对我能叫真爱?星愿那才叫真爱。”

“我也很感激她啊,不只是感激,我还很信任她,要不然能把我们宝贝女儿交给她?”洛信诚笑嘻嘻地又靠过来。

“哎,希望爸妈能理解吧,我不想每次都退让,一次两次,我再不为自己争取机会,以后就只能退让一辈子。”

洛信诚轻轻拍她的手,安抚道:“我会跟他们好好解释,等我们两人荣誉归队,他们再多的气都消了。”

莫瑶点点头:“个人荣誉和事业发展是一回事,我也想跟你并肩作战,不想再让你一个人去。”


许星愿走上全职漫画作者这条路,也遇到不少坎坷挫败,也披荆斩棘,也接受了不少挑战。

她全都熬过来,撑下来了,唯独带娃这事,她实在束手无策啊。

吃饭问题解决了,吃完饭就要看动画片,许星愿找了半天没找到洛琦想看的那部。

“小姨不是画画吗?小姨不看动画片吗?”

许星愿终于找到了动画片,实在不懂如何向洛琦说明,“漫画和动画片的不同,以及她的作品跟幼儿看的动画片受众不同”。

讲的太深奥,洛琦又开始一连串的“为什么”轰炸。

必须满足孩子的好奇心,不能打击和敷衍他们的问题,许星愿记得莫瑶这样说过,只好硬着头皮对洛琦的“十万个为什么”奉陪到底。

也不晓得洛琦最后懂了没懂,她“哦”了一声,就开开心心看动画片,完全沉浸在这番乐趣中,跟随着动画片中的动物们跳舞,因为动物们的可爱笨拙模样哈哈大笑。

“呼,终于可以松口气。”

许星愿躺在沙发上,不过是带着孩子吃了顿饭,收拾了一下,给她找了个动画片,仿佛经过一番艰辛历程。

“小姨,到时候吃饭后水果了,我们今天吃什么水果呢?”

洛琦眨巴眼睛看着许星愿,期待满满。

许星愿从沙发上弹起来,冲向厨房,打开冰箱嘀咕着:“我找找看,有苹果、火龙果,还有芒果和葡萄!”

很好,水果充足,好歹有四种品类,总有一款是洛琦想吃的。

洛琦皱起眉头:“妈妈说我有点上火了,不能吃芒果和葡萄,但是我不喜欢苹果和火龙果。”

太难了,洛琦脸上就写着这三个字,许星愿心里也默念着这三个字。

她一个临时受命的代理妈妈,洛琦小小年纪就要跟爸爸妈妈分开这么长时间,她们都太难了。

幸好跑腿方便,许星愿一口气买了五六种水果,一字排开:“来,你挑挑,想吃哪个,姨给你削皮去核。”

许星愿习惯吃水果罐头,图方便,能吃到新鲜水果,都是男朋友、尤雅、小张或莫瑶来家里的时候。

“洛琦,你真是夺走了姨姨很多第一次啊。”许星愿笨手笨脚处理橙子,洛琦在旁边垫着脚,两眼放光芒。

第一次独自照顾孩子吃饭,带孩子看动画片,给孩子准备她喜爱的水果,还有第一次给孩子洗头洗澡。

带娃要是一个闯关游戏,洗头洗澡应该是中级难度的关卡了。

水温、洗澡玩具、毛巾、替换衣服,一切准备就绪,只等许星愿动手来把孩子从头到脚洗干净。

洛琦把洗澡泡泡弄得满地满盆满身,许星愿手忙脚乱,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收拾起来。

“奇怪了,不就是洗澡吗?为什么给你洗澡这么难啊。”

许星愿只想仰天长啸,门铃还偏好响了,她一个着急转身,脚下打滑就摔了一跤。

“妈咪!”

洛琦还小,孩子的天性就是爱玩,在家里洗澡的时候也喜欢这样玩泡泡,还因此被莫瑶教训了几次。

但是一看到许星愿摔跤了,她心里就忐忑不安起来,意识到是自己犯错了,害表姨摔倒,心里一急,随口就喊了一声“妈咪”。

在门口按门铃的宋远河,听见屋里好像有动静,急忙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冲进浴室就看到狼狈的许星愿,还有喊她“妈咪”的洛琦。

“洛琦不哭,没事的。”

宋远河安抚了洛琦一句,先把许星愿抱到客厅沙发,叮嘱她别动:“你先躺着,我帮洛琦收拾一下,会感冒的,一会再帮你检查一下摔伤了没。”

许星愿一听这话,使劲拽住宋远河:“不行不行,我来帮她擦干身子换好衣服!”

莫瑶很重视对孩子的教育,洛琦三岁开始,莫瑶就坚持自己帮孩子洗澡,实在抽不出时间就让婆婆代劳,从来不让丈夫和公公代劳这件事。

莫瑶说,“要培养女孩子的性别认知,要从小学会保护自己的隐私”。

许星愿记得莫瑶说过的话,表姐信任自己,才把洛琦交给自己照顾。

许星愿摔了那一下,走路一瘸一拐,还是坚持走回浴室,帮洛琦擦干水珠,一边擦一边安慰她:“不哭,姨姨没事,一会擦点药就好了。”

宋远河默默关注许星愿的一举一动,及时地接过穿好衣服的洛琦,把洛琦送到沙发,又迅速折回来搀扶恋人。

保护好洛琦是许星愿这个代理妈妈的责任,那么爱护和照顾女朋友就是他的责任。

许星愿明明害怕育儿,却这么努力尽职照顾洛琦,宋远河看着她,觉得自己也应该再努力试试做好工作。

他按照父母的期望上大学,大学专业是父母选的,毕业后的工作也是父母期望的,看似体面的工作,枯燥乏味,每天过的麻木无聊。

跟许星愿谈恋爱,像是他暗淡人生唯一的光亮,能够安静陪着赶稿的她,能够当她的第一名的读者。

是许星愿让他得见新鲜趣味、五颜六色的世界,暂时逃离他自己那个黯淡无光的刻板生活。

“浴室交给我收拾,你先坐一会,这杯咖啡是你的,这杯牛奶是洛琦的。”宋远河帮许星愿处理好伤口,还给她和洛琦准备了饮料。

咖啡帮疲惫不堪的许星愿续命,牛奶能让哭泣过的洛琦睡得更香甜。

洛琦捧着咖啡喝了一口,是她的续命黑咖啡,入口却是甜蜜的味道:“幸好你过来了。”

宋远河比她细心周全,家务做得好,很会照顾人。

把宋远河介绍给尤雅和莫瑶的时候,她们异口同声说“星愿捡到宝了”。

今晚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吧?饭也吃了,动画片也看了,水果也吃了,澡也洗了,牛奶也喝了。

许星愿喝完杯里的咖啡,长舒一口气,以为今晚的带娃流程要到终点了——睡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