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还做你的顾太太

重生还做你的顾太太

棉花花糖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前世的安伶韵傻傻的听信渣男贱女的鬼话,做错了很多不可饶恕的事,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死无全尸的结局。天可怜见,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置之死地而后生,更何况自己获得了重生,虐渣脚踩仇人,那些对她不起的人,安伶韵一个都不会放过。

主角:安伶韵,顾铭爵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伶韵,顾铭爵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还做你的顾太太》,由网络作家“棉花花糖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安伶韵傻傻的听信渣男贱女的鬼话,做错了很多不可饶恕的事,害的自己家破人亡,死无全尸的结局。天可怜见,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置之死地而后生,更何况自己获得了重生,虐渣脚踩仇人,那些对她不起的人,安伶韵一个都不会放过。

《重生还做你的顾太太》精彩片段

山顶的夜,很冷,很静。

“呜——呜”的风声像是催命的鬼嚎,令人不寒而栗。

破旧阴暗的木屋内,被铁链紧紧锁住手脚的安未央蜷缩在角落,双眸空洞,神色萎靡,浑身上下满是大大小小的伤痕,虚弱的似是连喘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哒哒哒!”

是高跟鞋踩在木地板上的脚步声,有人来了。

“我的好姐妹,你......还好吗?”姚可心推门进屋,站在安未央身前,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安未央闻声抬眸,待看清来人的面容时,无神的眼眸闪过一抹光亮。

“可心,怎么是你,你是来救我的吗?”

安未央挣扎着站起身,可因为太过虚弱,仅仅迈出一步,她便重重的跌倒在地,额头撞到地板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咯咯。”看到安未央如此狼狈的一幕,姚可心难掩心底的欢愉,忍不住笑出声来。“救你?安未央,别傻了,我怎么可能是来救你的?”

安未央抬起头,一脸茫然的盯着姚可心:“可心,你......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不是来救我的吗?”

“啧啧,看样子你的脑子的确不太灵光了呢。”姚可心双手环胸,饶有兴趣的盯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自然不是来救你的,要知道,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你从顾辰翊身边绑到这里来的。”

也不知道安未央给顾辰翊下了什么蛊,她都已经变成又丑又痴了,顾辰翊仍视她为珍宝,百般呵护,千般宠爱。

“可心......为什么?”安未央满目的难以置信。

姚可心是爷爷收养的弟子,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两人虽无血缘,但感情却胜似亲姐妹。

谁曾想,竟是她绑架了自己。

“为什么?”姚可心阴恻一笑,眸中透射出怨恨的冷芒。“因为我恨透你们安家了啊!”

“你还不知道吧,我之所以会成为孤儿,寄安家篱下,全都是拜你爷爷那个老不死的所赐,你们安家现在拥有的一切,本就应该是属于我的!”

“这么多年,我一直忍辱负重,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把你们安家彻底摧毁,好在老天有眼,我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你们安家人一个一个都被我送走了,而你,就是最后一个!”

“这两年,若不是顾辰翊把你看的这么紧,你就已经上西天了。可惜啊,顾辰翊对你那么好,而你呢,却故意医废了他的双腿,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他,啧啧......”

安未央眼睛瞪得大大的,瘫坐在地上,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怎么会是这样?

她的爷爷,父母,还有可怜的弟弟,竟全都是被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的,而她却傻傻的以为这是顾辰翊带给她的厄运!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

安未央彻底崩溃了,她捂着脑袋痛苦的狂嚎起来。

姚可心起身退后一步,望着癫狂的安未央笑的越发得意起来。

“可心,不要再磨蹭了,顾辰翊的直升飞机已经朝着这里赶过来了,赶紧解决,避免夜长梦多。”正笑的起劲,一个嗓音沙哑沉闷的男人自屋外传来。

男人的声音是刻意伪装的,似乎生怕被安未央识破。

“好了,我知道了。”姚可心收敛笑容,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转而凶狠地瞪着安未央。

“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好,竟让顾辰翊爱你爱的死心塌地,就是不知道当他赶来看到你化成一具黑炭时,会是怎样一番表情。”姚可心狞笑一声,转身离开了木屋。

屋外,男人已经将几桶汽油尽数泼到了木屋上,待姚可心走出,毫不犹豫的点了火。

刹那间,烈火包裹了整个木屋,浓烈的黑烟直冲云霄。

“顾少,你看!”直升机内,驾驶员看到山头的火光与烟雾,赶忙汇报。

顾辰翊定睛一瞧,心立马沉了下去。

“马上降落!”顾辰翊嘶吼着。

直升机很快距离在木屋几十米的位置迫降,不等直升机停稳,顾辰翊便跳下去,一瘸一拐的往木屋奔去。

木屋内,火光频现,黑烟滚滚,安未央早已被黑烟呛的头晕眼花,险些昏死过去。

“嘭”的一声巨响,木屋的门被一脚踹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跌跌撞撞的冲进来。

“未央,未央!”看到扑倒在地的安未央,顾辰翊急急的奔过去将她抱起。

听到顾辰翊的呼唤,安未央虚弱的睁开眼睛,待看清是顾辰翊时,顿时喜极而泣。

“顾辰翊,是你吗?”

“是我,坚持住,我马上救你出去。”

顾辰翊正要抱她离开,一伸手,触到了束缚着安未央手脚的冰冷铁链。

安未央摇头:“不要管我,快走。”

有铁链束缚着,根本就逃不掉,火势越来越大,用不了多久,整个木屋都会坍塌,到时候定会连累他。

“该死!”顾辰翊狠狠的捶了一下地板,思索几秒,转身又冲出来木屋。

再回来时,顾辰翊手里已然多了一块硬石,他一声不吭,奋力的用石头砸着铁链,一下又一下。

安未央哭喊的更大声了,她不停推搡着顾辰翊,催促道:“不要管我,快走,快走。”

那么粗的铁链,短短时间内怎么可能砸的断,他再这么傻傻的砸下去,到最后岂不是要陪着她一起葬身火海。

可是任凭安未央如何哭喊,如何推搡,顾辰翊只是不做声,用尽浑身力气举起石头狠狠的砸向铁链。

“咔嚓!”一声脆响。

安未央猛地抬头,赫然发现头顶的木梁已经断折,正缓缓的坠落,随时都有可能砸落下来。

“顾辰翊,快逃!”她用尽浑身力气将顾辰翊推开,含笑望着他,心底默道,“永别了!”

下一秒,木梁吐着火舌砸落下来。

就在安未央内心平静,坦然面对死亡时,一个身影斜刺了冲过来,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

“咚。”的一声闷响,还有一声刻意隐忍的呻吟。

安未央感觉到湿热黏稠的东西低落在脸颊上,她整个惶恐的瞪大了眼睛,一时间张大了嘴巴,竟连一丝声音都发不出。

顾辰翊,竟然毫不犹豫的扑上来护住了他,可他的额头却被木梁狠狠砸中,鲜血横流。

“未央......对不起......我......”

“不......不要!”


“顾辰翊,不要......”安未央着急的大喊起来。

“不要?安未央,你现在已经是我的人了,要不要可由不得你!”男人低沉且隐忍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

“不要!”

安未央猛然睁开眼睛。

入眼是乳白色的天花板,华丽的水晶垂钻吊灯,和煦的日光透过窗帘缝隙打在脸上,暖洋洋的,很舒服。

这里......是天堂吗?原来好人死后会入天堂是真的啊!

只是这“天堂”看起来怎么有些熟悉呢?

安未央揉了揉眼睛,自床上坐起,茫然的打量着四周。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般的瓷砖,玻璃色的纯黑香木桌,进口的名牌垫靠椅,精美的细雕书橱,整个房间透着奢华与高贵的气息。

这......竟然是翠菱苑她与顾辰翊的卧室!

莫非人死后进入了所谓的四维空间,亦或者是与现实平行的新世界?

她掀开被褥一瞅,整张脸立马红成了猴屁股。

天啊,她竟然一丝不挂,浑身上下全是大大小小的淤青与红痕。

这场景,似曾相识啊。

犹记得五年前那个夜晚,顾辰翊不知从何知晓了她要为靳翰墨庆生的消息,将她关在卧室禁足,她气不过,偷偷爬窗户逃跑,结果不小心一脚踩空摔到楼下晕了过去。

醒来后的安未央与顾辰翊大吵了一架,甚至扬言这辈子心里只有靳翰墨,把顾辰翊气的差点吐血,后者怒不可遏,直接将她丢到床上了。

回想起这些过往,安未央脑袋里猛的蹦出一个可能,她该不会是重生了吧?

想到这,安未央立马转头望向了床头柜上的闹钟,拿起一瞧,赫然发现上面显示的日期正是五年前。

她竟然真的重生了!

安未央有几秒钟的呆怔,随后脸上露出一抹庆幸的笑容。

这个时候的她还是外人眼里千年一出的天才闺秀,安家也没有落败,爷爷还健在,父亲和弟弟也没有遇害,顾辰翊也没有被她害的变成残疾,一切都是最初最美好的模样。

既然老天让她重来一次,那么她定然不会让历史重演,她要保护好家人,也决然不会放过罪魁祸首的姚可心。

最重要的,她要珍惜身边那个默默守护自己,真心待她的男人。

顾辰翊,这辈子,我认定你了!

理清了思绪,安未央起身寻了套衣服穿好,只是在看到自己满身的淤青和红痕时,还是红着脸低声骂了句“禽兽”。

可不嘛,把她折磨的几乎散了架,连走路都腿脚发软。

时间已经是十点多钟,太阳已升的老高。

出了卧室,刚好遇到正在收拾卫生的王嫂,看到她,王嫂立马停下手上的活。

“太太,您醒了?是不是肚子饿了,我马上去厨房把早餐热一热。”王嫂低垂着头,恭敬的开口。

看到王嫂这幅小心翼翼的样子,安未央顿时心生愧疚。

重生前,她视顾辰翊为仇人,处处与他针锋相对,连带着身边的人都遭了殃,王嫂平日里可没少遭受她的责骂。

“的确是有些饿了呢,王嫂,那就麻烦你了。”安未央难得温和的笑道。

王嫂?麻烦?

这两个字眼可把王嫂惊的眼珠都瞪大了一倍,太太啥时候对她这么客气过?

昨晚她半夜起来上厕所,听到楼上房间里的动静,该不会是夜里太太挨了打,脑袋被打的有些不正常了吧?

“王嫂,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见王嫂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安未央心虚的扯了扯衣领。

“哦,没有,我这就去厨房热饭。”说完,王嫂忙不迭的跑楼下去了,下楼时还偷偷用余光瞥了她一眼。

看到王嫂这样的反应,安未央也忍不住笑起来。

五年前的她与重生归来的她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一夜之间变化这么大,也难怪王嫂会如此震惊。只是不晓得顾辰翊见到她之后,又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想到顾辰翊,安未央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上辈子灵魂离窍时,顾辰翊抱着她的尸体决然跳崖的画面。

哎,他怎么可以这么傻,为她付出那么多,结果呢,却一无所得,甚至还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这辈子,她一定要把上辈子欠他的,加倍的还回来。

早饭很快就热好了,安未央坐在餐厅安静优雅的吃着。

刚才问过王嫂了,今天是顾辰翊与朋友合伙投资的一家五星级餐厅的开业典礼,他怕是要忙到深夜才能回来,可是死而复生的她实在是按捺不住想要见他的冲动,所以犹豫着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

“太太。”正想着,王嫂走了过来。“姚小姐来了。”

姚小姐?姚可心!

“咣当”一声,是安未央按捺不住心底的愤恨,失手将碗筷重重放到桌上的响声。

上一世被姚可心欺骗羞辱的一幕幕再次浮现,安未央微微垂下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压抑住几欲迸涌而出的怒火。

她不能这么冲动,步子要一步一步的迈,事情要一点一点的做,反正时间多的是,她有的是机会报仇雪恨。

“太太。”王嫂被这一声响吓了一跳,“您没事吧?”

“哦,没事。”安未央已经收敛了所有情绪,面上挂着得体且不做作的笑意,“手滑了一下而已,你去把姚小姐请进来吧。”

“好的。”王嫂识趣的离开,只是心底有些许诧异,之前太太总是称呼姚小姐为可心姐的,怎么突然就生分了呢?

没一会儿,三嫂便带着姚可心进了客厅。

“未央,听说你身子不舒服,还发了高烧,怎么样,现在好些了没有?”姚可心挨到安未央的身边,伸手便要去探摸安未央的额头。

那模样,那表情,无不彰显着她对安未央的关切和疼爱。

若是以往,安未央定然会认为两人姐妹情深,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但现在,知晓了姚可心虚伪面具下的恶毒心肠,她只觉得恶心和嫌恶。


眼瞧着姚可心的手就要触到自己的额头,安未央不动声色的端起空碗转头望向王嫂。

“王嫂,这汤真好喝,麻烦你再帮我盛一碗好吗?”

“好的,太太。”王嫂接过碗转身去了厨房。

姚可心探过来的手摸了个寂寞,尴尬的在半空停了几秒,才悻悻的收回去。

“对了,未央,知晓你不舒服,又喜欢喝汤,来之前我特意煲了一锅鸡汤,里面添了不少补气血的药材,你尝尝合不合你的胃口,如果你喜欢,回学校后我可以天天炖给你。”

姚可心倒没想太多,只做是凑巧,仍旧一脸殷勤。

说话的功夫,姚可心已将带来的餐盒提上餐桌,打开餐盒,立马一股浓郁的香气弥漫开来。

不得不承认,这鸡汤煲的着实有水平,否则上一世安未央也不会因为贪嘴中了招。

“除了鸡汤,还有你喜欢的糕点,也是我亲手做的,顺便给你一起带了来。”话音刚落,姚可心不知哪又变出来一盒糕点。

望着面前热气腾腾的鸡汤还有精致的糕点,安未央凤眸微阖,嘴角扯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前世因为贪吃和对姚可心的信任,她毫无顾忌的将姚可心煲的鸡汤喝了个精光,结果导致自己神仙般的五感与智商直线下降。

之后又吃了添了料的糕点,体内激素失衡,满脸长痘生疮,活生生由一个白嫩美少女变成了黄脸丑八怪。

“赶紧趁热喝吧,再不喝就要凉了。”姚可心似乎有些心急,见安未央迟迟没有动作,亲自拿起汤勺盛了一碗。

结果刚盛好,王嫂便端着一碗汤走进餐厅。

安未央见状,故作歉意的开口:“你说巧不巧,王嫂今个也给我做了汤,而且我这些天身子不舒服,肠胃尤其不好,不太适合喝油腻的鸡汤,可心姐,你看......”

姚可心似乎没料到安未央拒绝的这么干脆,微微怔了一下,眸中闪过一抹遗憾与诧异。

不应该啊,这丫头一向最听自己的话,从没拒绝过自己,莫非她察觉到鸡汤里加了曼陀罗了?

考虑到安未央天生敏锐异于常人的嗅觉,她还特意将药量消减了大半,应该不会被察觉才对。

嗯,一定是偶然吧。

如此一想,姚可心便不再纠结,反正以后两人相处的机会还有很多,不急于一时。

“既然这样,那不喝也罢。”姚可心笑笑,顺手将汤碗放到的桌上。

安未央却盯着汤碗,叹口气惋惜道:“哎,这么好的鸡汤,再搁着就凉透了,浪费了实在太可惜了啊。”

“嗯?”姚可心奇怪的看着安未央,一脸不明所以,这丫头似乎话里有话啊。

果然,安未央回望了她一眼,嫣然一笑,又道:“可心姐,既然盛上了,就趁热喝了吧,我记得你也蛮喜欢喝汤的,不是嘛?”

“......”姚可心心头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呵呵。”姚可心干笑一声。

婉拒道:“未央,这可是专门为你精心炖制的,里面加了不少名贵药材和补品,就算是凉了也没有关系的,等到午饭的时候热热就好。再说了,我可是吃过早饭赶过来的,肚子已经装不下了。”

开玩笑,这加了曼陀罗的鸡汤,她哪里敢喝?

安未央听她如此说,更加断定这鸡汤有问题了,自然不会让她轻易搪塞过去。

“可心姐有心了,这鸡汤竟然这么金贵,本来还打算让王嫂喝了呢?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就舍不得了呢。”安未央笑道。

姚可心心底暗松了一口气,哪知安未央突然话锋一转。

“不过,这么好的东西我独享实在不太好,我看餐盒里还余不少,足够我中午喝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一碗分量也不多,喝了也撑不坏,可心姐就不要再客气了。”

说话的同时,安未央将鸡汤端起放到了姚可心的面前,笑的那叫一个天真无邪。

“......”

姚可心差点吐血,她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这丫头,今天说话做事透着古怪,可是瞧她脸上的笑,又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真是奇了怪了。

事已至此,若是再推脱只怕真的会引起安未央的猜忌,姚可心暗忖几秒,终究还是端起了汤碗。

“没事的,只是一碗而已,曼陀罗的分量很少的,应该没大碍。”姚可心给了自己一个小小的安慰,然后仰头将鸡汤喝了个精光。

瞅见姚可心面不改色的将鸡汤喝完,安未央不免对她刮目相看。

能够隐忍到这种地步,姚可心的心性绝不简单,上辈子正是因为小觑了她,才会落得那般悲惨的下场。

“对了,未央,昨晚靳翰墨的庆生会你没去,他好像很不开心,一个人喝闷酒喝到酩酊大醉,最后还是让人给抬回去的,听说晚上吐了好几回呢。”

喝完鸡汤,姚可心故作闲聊似的说了一句,只是言语间,却隐隐透着对靳翰墨的担忧与关切。

这意外的发现让埋头喝汤的安未央像是发现了新大陆。

姚可心对靳翰墨,怕不是有什么别样的心思吧?

上一世,安未央与姚可心情同姐妹,每次出去玩基本都是结伴而行,哪怕安未央与靳翰墨出去约会,安未央也不避讳,偶尔会邀姚可心同行。

当时没有留意,现在细细回想,两个人之间莫非有着她不知晓的猫腻?

还有,上一世被姚可心绑架后,她依稀听到门外有一个刻意伪装沙哑难辨的男声,那一定是姚可心的同谋,极有可能是她认识的人。

那个人会不会是靳翰墨?

疑问一个个冒出来,这让安未央觉得有些头疼,哪怕是重生了,但许多秘密似乎仍触不可及。

“未央,未央,你怎么了?”见安未央微蹙着眉吭声,姚可心只觉奇怪。

安未央回神,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昨晚没有休息好,吃饱饭之后有点犯困。”

“昨晚?顾少没把你怎么样吧?”姚可心故作担忧的问,眼底透着一抹心虚。

只一眼,安未央便什么都明白了。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