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草包娇妻马甲多多

草包娇妻马甲多多

直白白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苏年被迫嫁给傅家那出了车祸成植物人的未来继承人,众人都以为苏年这个没背景没本事的草包村妇,会给傅煜琛拖后腿。事实上苏年这个女人非常不简单,不仅能稳定家宅内斗,还能坐镇公司收拾残局,甚至找出了害的傅煜琛车祸的幕后黑手,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她。

主角:苏年,傅煜琛   更新:2022-08-08 19: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年,傅煜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草包娇妻马甲多多》,由网络作家“直白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年被迫嫁给傅家那出了车祸成植物人的未来继承人,众人都以为苏年这个没背景没本事的草包村妇,会给傅煜琛拖后腿。事实上苏年这个女人非常不简单,不仅能稳定家宅内斗,还能坐镇公司收拾残局,甚至找出了害的傅煜琛车祸的幕后黑手,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够难倒她。

《草包娇妻马甲多多》精彩片段

江城第一大商业帝国,傅老爷子钦点的继承人傅煜琛出车祸了。

人被送进医院的时候,满身是血,至今未醒。

傅老怕孙子后半生无人照顾,让人选个合适的女孩子和傅煜琛婚配。

消息一经传出,之前上赶着和傅家联姻的名门世家全息了火。

人人都知道傅煜琛现在就是个植物人,谁也不想自家女儿跳这个火坑,说白了,嫁过去就是守活寡。

“我嫁!”

江城一处私人住宅。

苏年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吓坏了苏柄仁夫妇。

夫妻俩根本没想和傅家联姻,被女儿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吓得半天没反应过来。

苏年的妹妹苏然第一个举手反对。

“姐,你别开玩笑了行吗?你要嫁给傅煜琛?他在医院躺了三个月都没醒过来,八成以后都醒不过来了!你要给我找一个植物人姐夫?不行!我不同意!”

母亲夏晚荷也急忙在旁边劝:“是啊,小年,你怎么突然要嫁傅煜琛了?我们平时和傅家没有半点来往,这次傅家联姻也找不到我们头上,你干嘛要往这火坑里跳?”

父亲苏柄仁在一旁连连点头。

看情形,苏家上下没一个人希望苏年嫁过去。

“爸,妈。婚姻大事关系着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女儿想自己做主。”苏年从沙发上站起来,郑重其事的说:“我决定了,我要嫁给傅煜琛。”

“呼~”

夏晚荷年纪大了,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晕倒在沙发上。

旁边的苏柄仁也坐不住了,着急的开口问:“小年,你,你这是为什么呀?你和傅煜琛也不认识。即便傅家在江城有权有势,可我和你母亲也不会为了高攀傅家牺牲你一辈子的幸福!不行!绝对不行!”

苏柄仁坚决反对。

苏然也是眼巴巴的看着姐姐,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谁知道,苏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爸妈,你们也说了,这是女儿一辈子的大事,那就请让女儿自己做主。你们都知道,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这句话让苏柄仁夫妇哑了声。

夫妻俩都了解苏年的脾气,她决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最关键的是,以往苏年做的每一个决定,全都是对的。

可这次……

苏柄仁夫妇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两人又是垂头又是叹气。

沉默了好一会儿,苏柄仁才勉强妥协了。

他是这么想的,儿大不由娘。既然劝不动苏年,也只好让她嫁。大不了,以后苏年后悔了,他们再把人接回来自己养着。反正不管苏年嫁给谁,都是他们夫妻俩最疼爱的大女儿。

再者,苏柄仁还抱了那么一丢丢侥幸心理,万一选不上呢?自己女儿不就不用跳这个火坑了。

“那好吧。”苏柄仁松了口,“明天我叫人把你的资料送到傅家去。”

“不用了。”苏年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模样,“我今天已经让人送过去了。”

夫妻俩哑然,心想:“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先斩后奏了!”

想必苏年的资料现在已经到了傅家手里,他们再拦着也没有用,两人只能不情不愿的接受这个事实。

苏年心满意足的往房间走,苏然从后面追上来,缠着她问:“姐,你不是真的要嫁吧?”

苏年反问一句:“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苏然看着她严肃的表情,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像!可是……可是姐你为什么要嫁傅煜琛呀!他要是这辈子都醒不过来可怎么办?难道……难道你要……”

苏然脑子突然灵光一现,再看到苏年勾起的嘴角,更加确认了自己的想法。

她忽地瞪大眼睛,像是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事,抓住苏年的胳膊,急得舌头直打结,“姐、姐你、你不是要用那个吧?万一,万一他扛不住,死了怎么办!”

 

 


傅氏集团,二十三楼办公室。

一位长相俏丽的妇人坐在老板椅上。

她是傅老爷子的三女儿,也就是傅煜琛的姑姑,名叫傅美玉。

这次傅煜琛婚配的事,就是傅老爷子交给她去办的。

“妈,你还真当皇帝选妃呢!这都过去三天了,还没选出来。我看随便给傅煜琛找个女人算了,反正他这辈子也醒不过来,给他找个天仙也是浪费!”

傅美玉的儿子陆丰年没好气的撇撇嘴。

傅美玉斜他一眼,骂道:“看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你以为这次是给傅煜琛找个女人结婚那么简单!”

陆丰年一听这话里有话,马上凑过去问:“那妈你的意思是?”

傅美玉眼底阴沉,手指点着办公桌上的备选人资料,“不管怎么说,傅煜琛都是傅家的子孙。只要他不死,傅家的家产都有他一份。给他找个背景殷实的女人,早晚对我们不利。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他娶个废物,以后还不是任我们摆布。”

陆丰年恍然,“妈,还是你厉害!”

傅美玉越看陆丰年越心烦,她之所以谋划这么多,还不是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

“当当!”

有人敲门。

傅美玉说了一声,“进!”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开门进来,拿着一份文件送到傅美玉面前,“傅总,这是第二批备选名单。”

傅美玉看了一眼办公桌,“放下吧。”

男人留下文件后,便关门离开了。

傅美玉打开文件,随手翻了几页,没一个她看中的,直到最后,目光停在一个叫苏年的女孩儿的资料上,“无父无母,两年前才来江城,在这边没一个亲戚。很好,就是她了!”

很快,傅美玉把苏年的名字报给了傅老爷子。

只不过,傅煜琛还昏迷着,既不能领证,也不能办酒席,傅家只是派人草草把苏年接进门。

当晚,苏年走进傅煜琛别墅的时候,身边只带了一个小小的手提箱。

迎接她的是别墅的老佣人刘妈,和两个新来的佣人。

“少夫人,我帮您把箱子拿上去吧。”刘妈很有礼数的帮忙。

苏年婉言道:“不用了,傅煜琛在哪个房间?”

刘妈指着楼上说:“少爷的房间是二楼第一间。”

苏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道了声谢,便自己提着箱子上楼。

这是苏年这辈子第一次进入陌生男人的房间,而这个男人,居然是她自己选的新婚丈夫。

房间只开了两盏床头灯,光线很暗。

苏年抬手摸到门口墙上的开关,房间一瞬间亮了起来。

简约的装修风格,多以黑白灰三个色调为主,看来这个房间的主人并不是个懂情趣的男人。

苏年了解到这一点后,微微笑了一下,之后便向着床边走过去。

她第一眼注意到的是傅煜琛床边的静点支架,上面挂着两袋输液药水。

“奥拉西坦,胞磷胆碱,脑神经营养液,还有一袋葡萄糖。”

苏年确认完药物后,转眸看向昏迷不醒的傅煜琛。

“这男人真是长得好看,优越的下颚线,薄薄的唇瓣,高挺的鼻梁,可惜看不到这一双剑眉下是怎样的浩瀚星目。老公你长得这么好看,我怎么舍得让你一辈子睡下去。”

苏年说着,纤细的手指搭在傅煜琛手腕处。

片刻,她眉头微微皱起,沉声道:“怎么会是这样?”

 

 


即便是昏死之人,脉息也不会像傅煜琛这么乱。

“中毒了。”

苏年初步判断后,立刻去拿随身带来的小箱子。

她嫁进傅家,没带任何嫁妆,偏偏只带了这么一个宝贝。

她从箱子里拿出细针,取了傅煜琛的指尖血,测试后,玻璃片上的血滴果然有了变化。

“三氧化二砷。”

苏年知道傅煜琛身上的毒素后,眉头更紧。

这东西俗称砒霜,古代时,小小一包就能要人命,而刚刚她给傅煜琛把过脉,中毒不深,差不多二十天左右。

“看来对方是想一点点下毒,让人无疾而终,杀人无形。”

苏年眼底闪过一丝狠厉。

她现在没时间思考背后推手是谁,当下最要紧的是,她要找出对方是通过什么手段给傅煜琛下毒。

苏年思索着,“从车祸发生后,傅煜琛就昏迷了,一直到现在都没醒,从口下毒的可能性不大,难道是……”

苏年目光一聚,迅速走到点滴支架前,用小针管分别抽取了两个药袋里的液体。

片刻后,结果出来。

“没毒。”苏年更加疑惑了,“不是通过输液,那对方是怎么下毒的?”

这时,门外传来窃窃的声响。

苏年注意到门外有人,冷静的把手上的东西收回到箱子里,然后静若无声的向门口走去,在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下,一瞬将门打开。

“少……少夫人。”

其中一个新来的佣人站在门口,突然看到苏年,吓得目光躲闪。

“有事吗?”苏年冷声问。

对方低着头,颤颤巍巍的回答:“医生说,每晚要给少爷推一支营养针。”

苏年看了一眼对方手上端着的医用托盘,上面确实放着一瓶小药剂和一支医用针管。

她发话,“进来吧。”

佣人小心翼翼的走进去,把医用托盘放在床头柜上,然后用针管抽出小药瓶里的药剂,动作娴熟的推进那袋葡萄糖里。

苏年默不作声的站在后面,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看似随口的问:“你在医院工作过?”

佣人的手指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嗯,以前在医院做过五年护工。”

怪不得。

苏年心里有了数。

推完药,对方端着托盘告退,“少夫人,药推完了,您没别的吩咐,我先下去了。”

“等等。”

苏年把人叫住,“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脚步一滞,低声回答说:“看少夫人的样子,应该二十刚出头吧,我今年三十四了。少夫人要不嫌弃,可以叫我张姐,有事您叫我。”

说完,张姐便匆匆离开了。

有古怪。

这个张姐绝对有问题,但苏年不急于探究对方的目的,等人离开后,她先是关掉了傅煜琛的输液开关,然后用小针管抽取了一点刚刚被佣人动过的葡萄糖液体。

片刻后。

“果然有毒。”

苏年看到了和傅煜琛血液一样的变化。

在佣人推入营养液之前,她刚测过那袋葡萄糖,没毒,推入营养液之后就有毒了,说明问题出在那支营养液上。

找到了毒素来源,苏年就有办法救傅煜琛。

当下,架子上的葡萄糖是不能用了。

苏年抬手摘下来,把药倒进了洗手间。

接下来,她从带来的小箱子里拿出一个布袋,解开上面的绳扣,淡定自若的挥手铺开,然后对着昏迷不醒的傅煜琛浅笑道:“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本来我也不想这样对你,但事出紧急。得罪了,老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