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最牛兵王

都市最牛兵王

银眸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特种兵陆骁刚刚从部队归来,就在飞机上遇到绑匪劫机。危难时刻,陆骁和绑匪提出换人质,拿他去换那个甜美的美术老师。随后,身法矫健的陆骁全部解决了那些绑匪,却在绑匪头子口袋里找到一个十二生肖的黑色本子。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本子的秘密有多厉害......

主角:陆骁,楚秋月,唐妙彤   更新:2022-07-16 03: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骁,楚秋月,唐妙彤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最牛兵王》,由网络作家“银眸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特种兵陆骁刚刚从部队归来,就在飞机上遇到绑匪劫机。危难时刻,陆骁和绑匪提出换人质,拿他去换那个甜美的美术老师。随后,身法矫健的陆骁全部解决了那些绑匪,却在绑匪头子口袋里找到一个十二生肖的黑色本子。这时候的他还不知道,这本子的秘密有多厉害......

《都市最牛兵王》精彩片段

仲夏之夜,闷热难当。

原本繁华喧闹的启东机场,此时寂静中只剩下一片闪烁的警灯。

“刘天豹,你跑不掉的!负隅顽抗只有死路一条!马上放下武器,走出机舱,接受宽大处理!”

一位全身挂满战术装备,颇有些英姿飒爽的女特警指挥官此时手持大喇叭,正冲着一架刚降落不久的飞机隔空喊话,蒸笼般的天气将她热的满脸湿漉漉的,仿佛才从水里捞起来一样。

“别给我打官腔!老子再说一遍!马上给飞机加满油!不然,哼哼!老子每隔一分钟枪毙一个!现在就开始!”

说着,缩在登机口后面的光头丢下喊话筒,转身便带着几个描龙画虎的小弟往商务仓走去。

不过,谁知他刚迈进商务仓的隔离门,忽然眼珠子一瞪,顿时只觉肺都快要气炸了。

只见,在一堆瑟瑟发抖、坐立不安的旅客之中,竟然有个姿容秀丽的女孩正捧着画板专心作画,瞧她双眼直勾勾的看向斜对面的模样,明显画的是对面靠窗睡觉的青年男子。

“都到这个份儿上了,你居然还有心情画画?就选你啦!”说罢,刘天豹摸了摸自己锃亮的光头,挥手直接下令道。

闻言,他身后的两名小弟如狼似虎的率先冲了上去,不容分说的劈手夺过画板,一把将女孩从座位上揪了起来。

而刘天豹接过画板瞥了一眼,果然自己猜的没错,画纸上的男子头戴蟒纹棒球帽,身穿灰色速干短袖,剑眉星目、皮肤黝黑、浑身肌肉鼓鼓,这不是那个酣然入睡的青年才怪呢!

“哼!这个节骨眼上,花痴病还没好?还在想男人?好!老子就提前送你下去快活!”

刘天豹抖了抖自己的丧八眉,大声狞笑着捂住女孩支支吾吾的嘴,随即拔出后腰上的伯莱塔手枪逼着其赶紧走出机舱,接受自己对警方的枪决示威。

“等等!”

忽然,一句沉稳有力的话音在机舱之内响起,刘天豹等人狐疑的转身向后,似乎想要看看究竟是谁活的有些不耐烦了。

不过,待他们定睛一看之下,顿时集体愣住了,却见不知何时摘掉棒球帽的青年此时正十分配合的高举双手向他们走来。

“枪毙女人算什么?我看头一个先毙了我这个身强体壮的男的更有威慑力!妇女儿童留着后面慢慢杀呗!反正没什么反抗力。”青年耸了耸肩,嘿嘿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嘿!奇了个怪啊?老子十五岁就出来混了,头一次听说主动抢着死的!真邪门!”刘天豹眯缝着一对闪烁着精光的眼睛,上下朝着青年打量起来。

青年见状,反倒是哈哈一笑,神情轻松自在的道:“自打这飞机一降落,你们就不管不顾的就冲上来把我们劫持了,那我们这一机舱乘客现在可就是你们的筹码了!

你想逼着警方给飞机加油,恐怕不杀几个人是不现实的,而我这个人呢!又比较信命,所以,你还是先从我开始吧!我也少受些煎熬,大家各自安好!”

“哟呵!你倒是个明白人啊!”刘天豹眉开眼笑的一把推开被捂住嘴苦苦挣扎的女孩,随即顺手用大臂锁住青年的脖颈,确保他动弹不得后,方才嘴脸泛起一丝冷笑道:“放心!待会儿哥哥给你一个痛快!”

眼瞧着青年就要被挟持去当筹码枪毙了,女孩忍不住一下情绪崩溃的失声哭泣道:“我叫唐妙彤,你叫什么名字?”

闻声,青年回头展颜一笑:“陆骁!骁勇善战的骁!”

“老子削个大头鬼!快走,前脚毙了你!后脚老子就送她下去和你作伴!”

说话间,刘天豹蛮横的一把将陆骁推出商务仓,左手勒住其脖子,右手手枪拨开保险顶住其太阳穴,看起来一旦走到登机口,陆骁随时都有脑袋开花的危险。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陆骁对于手枪顶着脑袋的事似乎早已司空见惯,反倒是刘天豹那句骂娘的粗话让他眼角微微一搐,双眸之中杀机一闪而逝。

“小兄弟,看在你这么有种的份儿上,我实话告诉你,我手里这把可是名枪,9毫米的口径,保管一枪把你脑袋打成破西瓜,一点痛苦也没有!”刘天豹敬佩陆骁还算一条汉子,所以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张着臭轰轰的大嘴巴宽慰道。

不过,陆骁似乎丝毫没领情,斜眼瞥了瞥太阳穴前黑洞洞的枪口后,随即挤眉弄眼的朝旁边嘟了嘟嘴道:“嘿嘿!用小枪打有什么意思啊?你们的目的不是想逼迫警察和你们谈判吗?

用那玩意儿啊!大口径!一枪下去半个脑袋就没了,白色的脑浆子混着动脉血飞溅出去,场面要多血腥有多血腥!威慑效果一定好!”

然而,谁料此言一出,刘天豹没来由的就吓的身形晃了晃,仿佛马上要被枪决的人是他自己似的,在微微一愣之后,他当即破口大骂道:“这丫的不会是个神经病吧?求死都要死的这么个性?”

与此同时,装甲指挥车旁,一直举着夜视望远镜密切观察的女特警指挥官忽然神情一僵,当她看到刘天豹正挟持着人质躲躲闪闪的走到登机口时,不禁蹙着秀眉有些慌神了,随即她果决的一把抓过搁置在车顶的步话机喊道:“A组,A组,我是楚秋月,你们运动到哪里了?”

“报告队长!我们已经通过地下排水通道秘密运动至被劫持飞机的腹部,马上实施攀登突袭!”

机腹下方,A组组长带着一队手持防弹盾牌,浑身上下武装到牙齿的特警们一边布置攀登挂钩,一边压低声音冲着空气导轨耳机说道。

然而,此时登机口处,在陆骁嬉皮笑脸的再三劝说下,刘天豹挠了挠后脑勺上寸草不生的光头,冲旁边手拿散弹喷子的小弟努了努嘴,算是同意了陆骁这个看起来处处为他们着想的请求。

不过,谁料刘天豹刚一分神看向小弟,示意二人交换位置之际,一直等待这个时机的陆骁骤然动手了。

刹那间,陆骁猛地抬臂反手扣住刘天豹持枪的手,在闪电般的往外拉高枪口的同时,他的另外一只脚也伸到了刘天豹的脚脖子后面。

“砰!”

一声巨大的枪响撕开了暴风雨前的宁静,怒射而出的子弹堪堪擦着陆骁的鬓角击中天花板而弹飞掉。

不过,伴随着枪响的瞬间,似乎依旧是面不改色的陆骁忽然猛地发力勾动刘天豹的脚脖子,顿时双双齐刷刷的向后倒去。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陆骁身子失去平衡跟着刘天豹往后倒时,第二声枪声再次响起。

肉眼难以分辨的硝烟在枪口处喷薄而出,陆骁紧握住刘天豹持枪的手,抬臂扣扳机,瞬间将手持散弹喷子想要上前助阵的小马仔给爆了头,巨大的冲击力将马仔的头盖骨高高掀起,红白相间的液体顿时炸裂开来,宛如一道飞溅的血雾。

望远镜下,看着场面如此失控的楚秋月当机立断的下达了总攻指令,于是,转眼间四面八方的一线突击警力迅速像一道黑色的潮水似的向孤零零的飞机涌去。

这时机舱内跟着刘天豹一起倒地的陆骁,在击毙小马仔后,眼中精芒暴闪,猛地双手死死扣住刘天豹持枪的右手向左一转,调转过来的枪口不偏不倚,正好杵在对方的心窝子上。

“砰、砰......”

一连数声枪响,刘天豹的心房处绽放出了一朵朵血花,整个尸身的半边胸腔更是在子弹的强大冲击力下变成了一堆模糊的烂肉。

眨眼之间,登机口处便已留下两具死相难看的尸体,场面更是一度有些血腥恐怖。

不过,不等陆骁稍有耽搁,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开始从机舱走廊里传来,他压根不用想也能猜到,多半是刘天豹的小弟们听见第二声枪响开始赶来了。

心念及此,陆骁一把抄起马仔尸身旁的散弹枪,以一个蝎子倒挂的姿态,三下五除二的攀到了机舱出入口的天花板上。

不过,谁料他刚一用双臂撑住自己身体的平衡,一伙杀气腾腾的大汉便转眼赶到了,不过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血腥场景时,不由的傻眼了。

“这......这不会是警察打上来了吧?快去抓两个人质!”

人群之中不知是谁突然吆喝那么一句,顿时吓的众人面色发白,齐刷刷的向商务仓看去,似乎是想先抓两个人质在手里以求自保。

不过,像壁虎一般紧贴在墙上的陆骁岂会给他们机会,只见陆骁双腿倒勾在排风孔处,依靠腹肌力量来了个卷腹下沉,兜头冲着众劫匪们便是一喷。

近距离从散弹枪里喷出的扇形金属风暴瞬间犹如秋风扫落叶般,刷的一下刮倒一大片。

仅剩的几个惊呆的马仔也被陆骁一招鱼跃龙门飞扑在地,还未等他们回神拔出匕首,硕大的温切斯特的枪托便将他们砸翻了过去。

不过就在这时,商务仓中的残余劫匪也发现了走廊上的不对劲,当他们看到陆骁浑身是血犹如杀神下凡一般拎着散弹枪步步紧逼进来时,早已吓破胆的残存小弟们立马掉头慌乱中捅伤几名乘客后,连滚带爬的向着驾驶舱冲去......


约莫一支烟的功夫,在经过几次烟雾弹和闪光弹的战术试探后,楚秋月终于带着一群手持防弹盾牌开路的特警摸了上来。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登机口和整个走廊除了几具死尸以外,其余的劫匪竟然不见了?

而且早已暴力破窗抢先控制商务仓的A组特警此时也向楚秋月摊手表示,并未发现劫匪的踪影。

然而,面对如此奇怪的变故,这压根难不倒向来心思缜密的女特警队长,只见她弯腰俯身摸了摸地面上残留的血迹,以及血液滴落时散布的情况,迅速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拖拽判断。

“这......这怎么可能?看这血迹的滴落情况以及脚印的疏密程度,这明显是一个人追赶着好几个人跑啊!”

楚秋月张大嘴巴有些暗自吃惊的感叹道,不过出于专业的特战素养,她还是拔出悬挂在大腿外侧的手枪小心翼翼的带领特警们摸了过去。

然而,谁知没走几步,忽然她瞄见地上被拖拽的血迹在拐角洗手间处消失了!

见此情景,一向谨小慎微的楚秋月连忙抬手制止所有人的动作,迅速后辈贴墙挥手做了一个预备突袭的手势。

一见楚秋月的战术动作,众特警连忙分散两边,只余下手持防弹盾的排头兵逐步接近洗手间位置,而其余人等则是分别手持79微冲从各个角度瞄准,只等一声令下便要来上戏波速射。

楚秋月看着部下如此训练有素,不禁目露赞许之色,当即抬起胳膊,在心理默念三二一后,猛地挥手一劈!

刹那间,两枚闪光弹当即沿着门缝滚了进去,在接连两声闷响之后,楚秋月当先带领众警悍勇的冲了进去。

不过,当她正准备在狭小空间里展开一场硬战时,忽然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大堆壮汉,他们双手被鞋带反绑住,各个动弹不得,犹如一头头案板上待宰的猪一般伸长脖子奋力想要干嚎。

不过,此刻他们被一坨坨臭袜子塞住的嘴里只能无能为力的发出一阵呜呜哀鸣声......

“队长,你看他们的武器全在这里!”

火力突击组里一位眼尖的特警忽然瞄到了小便池里整齐排放好的枪支,急忙兴奋的回头冲楚秋月报告道。

闻声,楚秋月连忙上前查看,不过待她细看之下忽然皱起秀眉诧异道:“哎!奇怪!这些枪的弹夹怎么被卸掉了啊?弹夹哪儿去了?”

“不用找啦!那些弹夹全在我这儿!”

一道声音没来由的忽然在众人身后响起,惊的大伙儿慌忙警惕的回身去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起,一位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正歪着头斜倚在门框处,咬着冰可的细管邪魅的笑着看向他们呢!

陆骁笑眯眯的抬手扬了扬手中的塑料口袋,随即一脸无精打采的道:“我说你们的突袭速度也太慢了一点吧!我都绕了一圈,特地去空勤室倒了一杯冰可,结果你们这个时候才赶到?”

“你......你就是刚才那个被劫持的人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秋月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一想起望远镜里看到的情景,当即诧异的发问道。

不过,话音刚落,忽然门外急冲冲的跑进来一名特警,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到楚秋月跟前耳语几句,却见楚秋月猛地面色一变,当众寒脸斥责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让记者混上来了呢?现在情况还不稳定!万一哪里还藏着劫匪余孽伤到人怎么办?”

说着话,楚秋月又抬头大有深意的看了陆骁一眼,随即不动声色的叮嘱道:“一会儿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把情况交待一下!”

然而,一听这话,陆骁只是礼貌性的浅浅一笑,待看到楚秋月转身离去走远之后,当即借拿行李为借口,动作迅速的朝商务仓走去,因为无论如何,他现在都不想和警方沾上半点关系,毕竟此次费尽功夫好不容易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一旦到了局子里怕是又要惊动那位老头了!

不过,正当陆骁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走到登机口时,他忽然瞄到了刘天豹的胸前鼓鼓的。

见状,陆骁不禁暗自猜想,这是什么?难道这厮身上还有武器?

心念及此,陆骁赶紧趁着记者和乘客们争先恐后下机的功夫,连忙弯腰假意系鞋带,实则将手探入刘天豹的尸身里摸了摸。

不过令他略微有些失望的是手指触及之处,没有金属特有的坚硬质感,只有厚厚的一摞像是牛皮似的东西,待他抽出来一看,原来仅仅是个黑色笔记本。

然而,仍旧不死心的陆骁当即拿起笔记本翻了翻,但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这笔记本里除了十二张动物画像以外,再无半点内容了。

陆骁一时之间有些大感失望,不过本能的直觉告诉他此事又没那么简单,这个劫匪头子不会无聊的揣个图画本在身上,不过转念一想到一会儿那位女队长还要找自己做笔录,随即无奈的收起笔记本悻悻的混入人群之中跟着下了飞机。

然后谁知刚走几步,还没出机场大厅,忽然肩头轻轻被人拍了一下,陆骁本能的心下一沉,暗道警方动作这么快?

不过当他转身之后,不由的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刚才那个在飞机上顺手救下的女孩。

“看把你紧张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不会是把我当飞机上的劫匪了吧?”唐妙彤落落大方的收回玉手,随即俏皮的眨了眨眼笑道。

“有你这么漂亮的劫匪,那我情愿被打劫!”陆骁耸肩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道:“不好意思,我还赶时间,先走一步了。”

“哎!等等!你刚才在机舱走廊上的英勇表现我全看到了!谢谢你救了我,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知道机场不远处有一家火锅店很不错!顺带咱们再重新认识一下呗!”

唐妙彤眼见陆骁说话间就想走,赶紧不容分说的抓住其胳膊,一个劲的往机场另外一个出口走去。

然而此刻内心原本打算拒绝的陆骁一听美女请吃火锅,当即有些动摇,要知道原来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打拳和打边炉可是自己的平生两大爱好!

于是乎,在内心的一番犹豫挣扎中,陆骁不知不觉的被唐妙彤给拽走了。

半小时以后,当楚秋月从一群记者的长枪短炮里终于逃出来时,哪里还有半点陆骁的踪影!

听到陆骁溜走的消息后,楚秋月扭头瞪了一眼那帮误事的记者,气的她咬着银牙冲手下发火道:“从机场各个监控录像中调出此人的影像,并分发到各级警察局,让他们帮忙寻找这位机场劫持大案的重要目击者,我们需要他的口供组成完整的证据链!

另外,此人身份极为可疑,能凭一己之力解决掉十多个悍匪的人,不是受过特殊组织的特殊训练那才怪了!我们务必要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不过,也许令楚秋月压根就难以想到的是,此刻的陆骁正坐在一家复古雅致的小店里,围着沸腾的铜炉火锅欢快的大快朵颐呢!

“陆帅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为什么我看你对付那些劫匪就像砍瓜切菜一样呢?动作帅爆了有木有?”

唐妙彤一边替陆骁斟酒夹菜,一边面露花痴状的好奇发问道。

闻言,陆骁不禁眼珠子一转,拿起旁边的酸梅汁浅酌一口后,随即微微一笑道:“哪有这么夸张?我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业余散打教练,有心算无心所以恰好打他们一个措不及防而已。”

然而,谁料话音刚落,唐妙彤瞬间瞪大双眼看向陆骁,似乎像在他脸上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

“怎么啦?我脸上有花啊?”陆骁以为谎话被看穿了,当即坐直身子略微有些心虚的问道。

“不是!你说你以前是业余散打教练?太好啦!我们美术学院最近为了丰富学生的课余活动,正准备筹建搏击俱乐部呢!

可惜场地都装修好了,特警队的楚队长临时有事又不来了,我正为这事犯愁呢!没想到因祸得福遇见了你,你的水平我是见识过的,教我那帮学生绝对是绰绰有余!对了!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唐妙彤兴奋的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郑重的递了过去,陆骁当即接过来一看,不由顿时愣住了,任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女孩竟然是美术学院的副教授兼辅导员。

不过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陆骁忽然眼前一亮的拿出黑色笔记本道:“既然你是学美术的,那麻烦你帮我看看!这本子上画的生肖图有什么内涵吗?”

一听这话,唐妙彤连忙好奇的接过笔记本翻了翻,谁料细看之下,她不禁眉头深皱了起来:“这画画的笔法好奇怪啊?细条和比例都非常的刻意和僵硬,与其说是画出来的,不如说是更像机器算出来的!

而且轮廓的勾勒和空间层次分布之奇诡!简直在我美术生涯中闻所未闻!”

“呃......这么特别?那你能帮我找出里面暗藏的玄机吗?”陆骁猛地精神一振,顿时兴致勃勃的道。


“从绘图的比例和线条勾勒特点来看,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肯定能找出其中的规律!这样吧!我先带你去住的地方看看,完了之后你早点休息,明天下午先上一节课试一试!”

说着唐妙彤生怕陆骁不答应,当即不由分说的将黑色笔记本放入自己包中,径直买单之后拽着陆骁离去。

然而,也许令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对面街角茶楼包厢之中,正有人端着高倍望远镜观察。

只见此人看着镜中的陆骁和唐妙彤上了出租车后,他精瘦干涸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冷笑:“看来我没推断错,警察在现场没发现提货密码本,我就知道这东西肯定被这小子给拿走了!火猴,先派人咬住他们,等你师父他们回来再动手!”

“是,龙爷!”

旁边一位浑身上下纹着花臂纹身的青年微微欠了欠身子,当即脚步匆匆的转身出去了。

“龙爷,您对自家兄弟真好!”一位身材惹火的美少妇走上前来温存道:“那刘天豹出货被警察抓了包不说,还傻乎乎的冲到机场里试图劫机逃走,真是要多蠢有多蠢啊!但就是这样您也没忘记替他报仇!”

然而,话音刚落,谁料龙震霆毫无预兆的猛地回身,反手便是一耳光。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强劲的力道瞬间抽的美少妇翻滚倒地,白皙的玉面上赫然出现一道鲜红的五指印,嘴脸更是止不住地流出殷殷血迹。

正值气头上的龙震霆双手叉腰虎目圆睁地瞥了一眼楚楚可怜的美少妇,随即犹不解气的冲上去抬脚飞踹道:“你当我是为那短命鬼报仇?老子是心疼那七千五百万的货!”

古树参天,灯影斑驳,随着出租车的缓缓停下,陆骁来到了一处二层小楼前,看着满墙的爬墙虎和脱落的外墙瓷砖,似乎这小楼有些年纪了。

“欢迎来到你的临时住所,先暂时在这住上一段时间吧!回头等你的教职工宿舍分配下来再说!

这是以前我爸作为特聘教授时,学校给他配的房子,现在他出国搞学术交流,这房子也就暂时归我了!”

说着话,唐妙彤掏出钥匙打开了老式复古的双开木门,回头冲陆骁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看一看。

然而,谁料陆骁刚一进屋,瞬间脸上的表情愣住了,这还是家吗?谁的家能长这样啊?

只见客厅之内大小画板横七竖八,各色颜料桶和石膏雕塑更是星罗棋布的散落一地,说是家?还不如称之为美术馆的大教室。

不过,唐妙彤似乎早就习以为常了,却见她轻车熟路的避开杂乱无章的障碍物,视若无睹的抬手指了指楼上道:“你就住楼上,楼上是老爷子的书房和卧室,稍微要干净些!这下头是我的画室和生活场所,我住惯了!”

“没事儿!我这人在哪儿都能睡着!以前执行狙杀任务的时候......”

话音未落,陆骁自知失言,立马闭嘴赶紧三步并作两步的想往楼上溜。

“狙杀任务?你在说什么啊?”唐妙彤秀眉蹙了蹙,颇为有些诧异的问道。

“呃......我说的是以前在网吧打游戏的时候,环境臭烘烘的我照样能睡着......我洗澡去了!”

说话间,陆骁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当即边脱上衣,边找借口往楼上走去。

不过,谁料恰在此时,原本满脸疑惑的唐妙彤忽然眼前一亮,看着陆骁优美的如同古希腊雕塑一般的肌肉线条,她瞬间面露兴奋道:“站住!过来把衣服脱掉!”

此言一出,陆骁瞬间有些石化了,在微微一愣数秒后,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转过身来道:“你说什么?脱掉衣服过来?我......我告诉你,我可是一个非常传统的男人啊!”

唐妙彤一见陆骁下意识的护住胸口,有些羞涩难当的模样,不禁暗自觉得有些好笑,当即豪放的冲他招了招手:“快点过来啊!别磨蹭!嗯......就当是报答我收留你了,或者你开个价也行!”

“什么?还开价?你把我陆某人当什么了?”陆骁一听提钱,当即有些恼羞成怒了,再怎么说自己以前也是龙影特战队的少卫,精锐中的精锐,翘楚中的翘楚,难道刚一逃出老头子的掌控,就要靠卖弄色相过活?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当什么?当然是当模特啦!”唐妙彤不禁感到有些又好气又好笑,随即拿起一支素描笔拍了拍画板道:“那你想当什么?”

一听这话,陆骁瞪大双眼,如遭雷击似的看了看唐妙彤,又看了看她身边那些不穿衣服的古希腊石膏雕塑,似乎有些回过神来的他当即面红耳赤,头摇的犹如拨浪鼓一般转身便跑,嘴里还不忘嘟囔道:“我郁!大半夜的谁还有心思陪你折腾啊?坐了一天飞机累死了!我要洗澡睡觉去!”

......

一夜无话,旅途疲惫的陆骁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方才如梦初醒,电话里按照唐妙彤的吩咐,匆匆忙忙的在教师食堂用过餐后,趁着午后的阳光,早早的来到了塑胶操场上。

“叮叮叮......”

随着一阵清脆的上课铃响起,辅导员唐妙彤亲自带着她的一群叽叽喳喳的学生们过来了,避开太阳光刺眼的角度,陆骁伸手搭了一个凉棚眺望了一番,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之下,他惊讶的发现对面走过来的竟然是一群娘子军!

“来来来!各位同学,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呢!就是新来的搏击教练,以后咱们美术学院的搏击课都由他来给大家上!”

说话间,唐妙彤带着一帮亭亭玉立的小女生们挨个站成两排,随即落落大方的揽着陆骁的肩头介绍起来。

“呃......同学们,我叫陆骁,其实我也算不上什么教练,就是希望和大家一起锻炼锻炼身体,放松一下心情......”

话音未落,陆骁没有打算继续说下去了,因为当他的目光在人群里习惯性的扫视时,忽然猛地发现居然零零散散的有七八位女生浓妆艳抹的穿着高跟鞋来上课。

见此情景,陆骁面色微微一僵之后,随即有些不满的转头皱眉道:“唐老师,你没有事先通知同学们吗?怎么还有人穿着高跟鞋来上搏击课啊?这......待会体能训练还怎么搞啊?”

“啊?我一大早就通知过了啊!”唐妙彤闻言,顿时顺着陆骁的目光看去,不过一见带头违纪的女生后,当即气不打一处来的伸手斥责道:“沈芸菲,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之前你擅自教唆同学去搞聚会的事,我还没找你谈话呢!现在你又想闹什么幺蛾子?”

“搞聚会?呵!我说唐老师,您是有千里眼吗?人在外地出差都能血口喷人!我问你,你哪只眼睛亲眼看到了?”

说着,沈芸菲嘴角含着一丝冷笑,忸怩着水蛇腰一般的身姿向唐妙彤走来,精勾细画的眼线下竟然迸发出咄咄逼人的目光。

“你......”唐妙彤哪里料到几个星期不见,班上这个学生居然如此嚣张,顿时有些气结的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似乎沈芸菲并未打算就此罢休,反倒是阴恻恻的转过脸来,美眸里透着一丝狡黠的道:“陆教练,我不参加体能训练,那是有原因的,但是具体原因嘛!你敢检查吗?我来大姨妈了!”

此言一出,陆骁眉头皱了皱,他压根想不到现在的女大学生居然能是这幅模样。

他嘴角歪了歪,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泼辣的沈芸菲:“你不是说你大姨妈吧!成,那我就批准你休息!”

沈芸菲脸色唰地难看了下去:“你他妈是不是疯了。”

陆骁这一要求,哇地引起远处不少路过的男生,不少人充满好奇地注视过来,想看看怎么回事。

几个女生目目相觑,有点手足无措,齐齐望着陆骁的眼神,都有些古怪,这似乎来了一位不得了的奇葩老师......

“不扯啦?不扯的话,全都给我站好了!”陆骁一声厉喝,就像炸雷一样,吓得几个小姑娘都兀地一惊,纷纷不敢轻举妄动。

沈芸菲脸色难看极了,嘴里咕嘟了好几下,过了一会儿才冷笑道:“好!你挺有种的!敢为这女人出头,希望你一会儿还能这么硬气!”

说罢,沈芸菲也懒得去看陆骁似笑非笑的嘲弄表情,当即转身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冲着那头娇滴滴地开口:“喂!大鹏哥!回来了,还带着一个傻子,她好像要断你的财路,还说要把我们带到教务处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