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毒妃倾天下

嫡女毒妃倾天下

顾长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白璃烟,一朝穿越,成了渣爹不疼、夫君不爱、还受尽恶毒白莲欺凌的丑陋将军夫人。面对战神夫君对自己的羞辱,她不甘忍受,为此那一天,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造反。于是,她利用医术修复了脸上的疤痕,惊艳了四座,顺便还治好了将军的顽疾,使之不忍心再对自己动粗……

主角:白璃烟,萧慕寒   更新:2022-07-15 2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白璃烟,萧慕寒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毒妃倾天下》,由网络作家“顾长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一世纪的医学天才白璃烟,一朝穿越,成了渣爹不疼、夫君不爱、还受尽恶毒白莲欺凌的丑陋将军夫人。面对战神夫君对自己的羞辱,她不甘忍受,为此那一天,她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造反。于是,她利用医术修复了脸上的疤痕,惊艳了四座,顺便还治好了将军的顽疾,使之不忍心再对自己动粗……

《嫡女毒妃倾天下》精彩片段

“来人,把这个不知羞耻的女人给我吊在树上!”

森冷的男声在耳边响起,趴在地上的白璃烟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身上钻心的疼!

睁开眼,古色古香的房间里摆着一张雕花红木桌子,上面燃着一炉香,幽幽的香味带着似有若无的奇异香味。

这是……

她还未反应过来,两个身影就走到她面前,一边一人压着她的肩膀往外拖。

地面摩擦着裸露的后背,原本就酸痛的身体伤上加伤。

“嘶!”

白璃烟疼得倒吸一口冷气,咬牙忍痛,突然暴起,一脚一个,直接踹翻两个身材壮硕的婆子。

“我可是将军夫人,把衣衫不整的我吊在外面,将军是打算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白璃烟一个踉跄,扶着桌角勉强稳住身形,目光淡然地看着正对面身穿白玉袍子,裹着狐裘披风的男人。

萧慕寒,剑眉星目,清风霁月,乃是江国战神大将军,年少成名,在战场百战百胜,却一朝患病,身子虚弱极为怕冷,再难上战场。

眼下正值盛夏,他却一身狐裘披风御寒,面色苍白,身体虚弱无比。

而她,本是国际上最有名的天才医生,年纪轻轻,便能一手中医一手西医,行遍天下,得奖无数,却因为连做七台手术后,劳累猝死。

再睁眼,就成了眼前这个男人的妻子,相府庶女——白璃烟。

要说原本的白璃烟,也是可怜之人,亲娘本该是丞相正妻,却因为现在的丞相夫人临门一脚,成了妾侍,生下她就去世了,而原身出生后,脸上就有一大块黑斑,丑陋不堪,算是京城第一丑女。

就在一个时辰前,原身被萧慕寒误会算计他,两人春风一度后,被萧慕寒一通羞辱,本就软弱的她觉得未来没了指望,一头撞死了。

“就你,也配?”萧慕寒立在房门中间,一想到自己方才的狼狈,森冷的眸子就冒着寒意。

他听说白璃烟重病在床,还不思悔改,每日都在打听他的动向,他本想来瞧瞧,警告几句,却没想到,她竟然如此不知羞耻。

他们,便发生了极尽旖旎的一幕……

白璃烟被他这么一看,猛地打了个哆嗦。

这男人太可怕了,一个眼神就能让人不寒而栗,周身寒意肆虐,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而她的底牌,大概也只有一个皇上赐婚。

只可惜,皇上赐婚,不怀好意。

萧慕寒功高盖主,皇上容不下他,丞相就自告奋勇,将她嫁给了萧慕寒,名义上是赐婚,其实是安插一颗棋子在萧慕寒的身边。

当初原身满怀期待地嫁给他,却在出嫁前夕被亲爹一句话打入地狱。

她不过是她父亲和皇上安插在萧慕寒身边的一颗棋子。

“配不配,我说了不算,毕竟是皇上赐婚。”

白璃烟莞尔一笑,故作镇定地坐在床边。

没办法,腿软,坐着舒服。

萧慕寒半眯着眼睛,审视着她,感觉,白璃烟好像,不一样了。

“你以为,皇上赐婚,就能保住你一条贱命吗?”


他冷声开口,话里带着几分嘲讽,若非白璃烟性格软弱,胸中无点墨,如何能嫁给他,成为将军夫人,皇上的棋子呢?

这是对他的羞辱!

“早在你嫁给我时,我就警告过你,别动不该有的念头,你,会死!”

萧慕寒冰冷开口,长手一抬,两个眉清目秀的丫鬟便冷着脸要把她拖出去。

白璃烟想要故技重施,两个丫鬟的手段却出奇的诡异,反扭住她的胳膊,叫她反抗不得。

她低咒一声,也是她身上疼得不得了,否则怎么会被两个丫鬟欺负。

深吸一口气,她猛地后退一步,咔擦!左手手臂骨头错位。

那个丫鬟猝不及防,眸底闪过一抹惊讶。

白璃烟反应极快,趁着她反应的间隙甩开她的手,狠狠踹开另一个丫鬟。

她来不及把骨头捏回来,直接用右手捏住丫鬟的手臂,狠狠使劲,卸了她的胳膊。

“啊!”丫鬟惨叫一声,疼得大汗淋漓,另一个丫鬟见状,警惕了几分,忽然暴起,却被白璃烟算准时机,一脚踹在胸口,爬不起来了。

萧慕寒面无表情地目睹了全过程,平静无澜的心,泛起了波澜。

白璃烟什么时候变得这般有趣了?手段狠辣,又出其不意。

“你真的是白璃烟?”萧慕寒面色森冷,沉声问道。

白璃烟莞尔一笑,“我不是白璃烟,白璃烟死了,你信吗?”

萧慕寒:“……”

可笑!人死岂能复生。

可眼前白璃烟的怪异,又让他非常困惑,她到底,隐藏了什么。

自她嫁给自己,已有一年,她在将军府的日子,举步维艰,却还听信白丞相的话,监视他的一举一动。

既然要存心掩饰自己,为何又突然暴露了?

“想不明白?”白璃烟眉梢轻挑,对上萧慕寒的眸子,眸底带着几分挑衅,“我还有更多让你想不明白的事情。”

“你到底想做什么?”萧慕寒冷冷地看着她,“你若能安分守己,将军府也不是容不下你。”

他早知道白璃烟在丞相府的处境,故而一开始没打算为难她,是她再三挑战他的底线,他才出手。

对上他厌恶的目光,白璃烟眸底闪过一抹笑意。

“我想,这样!”

她快步冲到萧慕寒的面前,趁其不备,抓住了萧慕寒的手腕,温润的指尖搭在他的脉搏上。

平静的脉搏看似诡异,却在刹那间,带着不同寻常的诡异。

果然!

就像她猜想那样,萧慕寒极可能并非真的生病,更谈不上什么怪病,而是中了毒。

这种慢性毒会腐蚀他的内脏,侵蚀他的身体,让他不能动武,之后甚至不能动气,不能剧烈运动,到最后,连寻常人的正常行走都不行。

“白璃烟!”

萧慕寒感受到手腕上柔若无骨的手,眸光顿时阴沉,脑海中再次划过两人缠绵的画面,犹如被烫伤一般,猛地甩开了她的手。

心底,尽是厌恶。

白璃烟唇角微扬,并没有半点难看。

“你若是想重新走上战场,最好,听我说下去。”


“你若是想重新走上战场,最好,听我说下去。”

-----

“你说什么?!”萧慕寒平静的心掀起波澜,抬眸对上她含笑的眸子,竟莫名的,生出几分希望。

白璃烟唇角微扬,勉为其难地说了第二遍:“如果你还想冲上战场,最好,听我说完。”

萧慕寒紧抿着唇,目光紧锁在她身上。

眼前的白璃烟神采飞扬,即便脸上带着黑斑,也好像,顺眼了不少。

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才让一个软弱无能的人,变成这幅模样。

“萧大将军,你这样看着我,我会以为你对我们之前发生的一切,意犹未尽。”

白璃烟冷不丁地开口,打断了萧慕寒的思考。

想到两人的缠绵,萧慕寒面色蓦地一沉,拂袖而坐,“有话就说。”

就知道天子骄子如萧慕寒,一旦有一丁点的希望,就不可能放弃,即便,她是他最厌恶的人。

“盛夏的天儿,将军都穿着一身狐裘,还觉得通体生寒,这种寒症,可不多见。”

白璃烟大步走到萧慕寒跟前,眸底带着几分凝重,葱白温润的指尖,再次落在他的手腕上。

这次,她耐下心来,细细查探他脉象的诡异,原本温热的皮肤,也逐渐变冷,寒意肆虐,侵入骨髓。

白璃烟猛地打了个哆嗦,萧慕寒这寒症果然不简单,毒性恐怕已经侵入大半的身体了,不过,眼下还不是最佳解毒时期。

她微微松了口气,且不说眼下萧慕寒视她为眼中钉,将军府不把她当成主子,就连丞相府都不待见她。

一个小可怜,没点自己的实力,情何以堪!

“如何?”

萧慕寒声音微冷,如同他皮肤渗出来的寒意,让白璃烟又打了个哆嗦。

白璃烟端正了脸色,淡然地看着他,“我觉得,你快死了。”

萧慕寒:“……”

你可真是会说话。

“逗你的!”白璃烟揉了揉太阳穴,吓唬不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她慢悠悠地走到萧慕寒身后,双手按在他的头上,指尖轻揉,微微用力。

一道暖意陡然从头顶蔓延开来,萧慕寒身体为之一振。

自他生病以来,无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盛夏酷暑,他都觉得浑身发冷,通体生寒。

白璃烟只是在他头顶上按了几下,他竟然感受到了温暖。

萧慕寒暗暗捏紧了双手,身上的狐裘好似都有点多余了。

可也只是刹那间,这种温暖就烟消云散,抓也抓不住,好像从未出现过。

他眸底闪过一抹冲动,想要留住这种温暖。

他……真的太冷了。

萧慕寒眸底满是挣扎,却不愿在她面前表现出来。

白璃烟气定神闲,手指继续在他头顶按摩,萧慕寒就感受到源源不断的暖意从身体涌出。

暖和起来,身体舒畅。

紧皱的眉头缓缓舒展。

看他魇足的模样,白璃烟轻笑,若是此时她有银针在手,给萧慕寒施针,辅以汤药,药浴,定能事半功倍。

“萧大将军,如何?”

话音落下,她收回手。

萧慕寒下意识想要抓住她的手,可理智让他没有动作,看向白璃烟的眼神,也多了防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