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系统要我当干爹

系统要我当干爹

穷得遥思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从几天前开始,林欢的脑海里总是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提醒他系统开启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只当是自己小说看多了,走火入魔,出现了幻听。后来,林欢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真的觉醒了系统,不是什么金钱系统,逆袭系统……而是所谓的“干爹”系统!获得系统的他无语凝噎,这系统能有什么用?再后来,体验到系统带来的好处后,他真香了……

主角:林欢,朱丽娟   更新:2022-07-16 03:5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欢,朱丽娟 的武侠仙侠小说《系统要我当干爹》,由网络作家“穷得遥思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从几天前开始,林欢的脑海里总是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提醒他系统开启了。一开始的时候,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只当是自己小说看多了,走火入魔,出现了幻听。后来,林欢不得不接受现实,他真的觉醒了系统,不是什么金钱系统,逆袭系统……而是所谓的“干爹”系统!获得系统的他无语凝噎,这系统能有什么用?再后来,体验到系统带来的好处后,他真香了……

《系统要我当干爹》精彩片段

晋都红枫叶小区,三楼一处阳台,林欢正在有条不紊地晾晒衣物。

“主人,最强干爹系统,已经激活五天了!"

一个嗲声嗲气的女声,在他的脑海中响起,道:“我在等着主人的初次临幸,欢迎主人使用。”

林欢甩了甩脑袋,镇定心神。

几天前开始,他的脑海里,就出现这个带着几分骚气的女声,提示他,什么系统被激活了。

这几天,时不时就催促他,赶紧使用系统功能,把她的处给破了。

他觉得,可能是看小说,走火入魔了,出现了幻听。

脑袋里有系统了?

这不是开玩笑吗?

脑海的声音肯定是虚幻的,假的,而耳旁的声音,却是真实得刺耳。

身形显得臃肿的丈母娘朱丽娟,那张圆脸上,显得极其的不耐烦,道:“雅儿的态度,已经非常明显了。赶紧的,滚出我的家!”

林欢的神情,很是黯然,却没有停下手头,晾晒一件精致蕾丝内衣的动作,道:

"知道了!我把雅儿的衣服都挂起来就走了。”

三年了,做牛做马,任劳任怨,受尽羞辱,希望以此,博得陈家的认可。

他本以为,三年时间,就是单纯的相处,都能处出感情来。

可惜,陈家的家风势利,真心是没有意义的,没钱没权,都是徒劳,如今,还是被扫地出门。

就连他的妻子陈雅儿,也拒绝接听他的电话,态度不言自明。

朱丽娟横眉怒目,指着林欢,道:“你这个废物!还在磨蹭什么?不要想着我们陈家会给你一分钱的遣散费!”

小舅子陈小其也附和,道:"没错!三年来,你在我家里白吃白住,我们没向你讨要生活费,只有我们这种大方仁善之家,才做得到,你不懂感恩也就算了!还想要钱?”

三年里,林欢洗衣做饭,承担起所有的家务,还兼职陈家的出气筒,就算是请一个佣人,也不只是包吃包住就行的吧?

林欢摇了摇头,道:“我没那个意思。”

他将最后一件衣物挂起来,桶中的水倒掉,正想提起他的背包,却是被朱丽娟一把夺过,打开就是一通翻找,道:“我得检查,你有没有顺走我们家的贵重物品。”

背包中,主要是日常换洗的几件衣物,不过,一块值几千元的爱登堡手表,还是被朱丽娟给翻找了出来。

朱丽娟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极其振奋地尖叫起来,道:"这块手表,不是我帮小其买的吗?怎么在你的背包里?

陈小其一看,顿时暴起,一把扯住林欢的胳膊,道:“我这手表,前一段时间不见了,我找了它许久,没有想到,日防夜防,家贼难防。

还有什么好说的?兔子还不吃窝边草,你却敢于偷我的手表?我要报警!”

这手表,是陈其用坏了,丢在垃圾桶里,林欢捡回来修好的。

陈小其丢弃手表的时候,林欢还问过他,确定是不要了。

小舅子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底,真是炉火纯青,林欢彻底地呆住了。

朱丽娟打了鸡血一样,道:"人赃并获,无法抵赖了,这手表,可是花了我一万多块,远超过立案数额,足够他坐上一年半载的牢了。”

林欢的眼睛,都睁大了。

这不止是要把他赶出门去,还要把他送到牢里啊。

林欢把求助的目光,投向身形矮壮,一直没有说话的岳父陈志和,道:"爸!我当时修手表的时候,您也是看到的。”

陈志和饶有趣味地看着林欢,道:"我只看到,你今天鬼鬼祟祟地进了小其的房间,自称是去打扫卫生。我想,你就是那个时候,偷了小其的手表。”

陈小其大叫起来,道:“好啊!这不就是人证物证俱在了吗?你抵赖不了了!”

林欢眉头皱起,道:“爸!您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来诬陷于我。我今天,压根就没有进过小其的房间啊!”

陈志和一把扯住林欢的衣领,戏谑地盯着林欢,道:“你这废物,听好了。我说你有,你就一定有。没有也有。因为没人信你,你就是一个下贱之人,活着,就像小偷!就这么一个玩意儿,在我们家里白白吃喝了三年。这是一种僭越,你得付出代价。小其!打电话报警!”

“好!”

陈小其果然就掏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出去。

林欢急了,道:“我并没有白白吃喝,我一直给大家做事...”

啪!

陈志和一巴掌打得林欢的声音戛然而止,嘴角冷笑,道:“你这窝囊废,根本就没有同我们说话的资格,等着给警察解释吧!”

林欢一愣,心头的火气,顿时就往上冲。

他深爱着陈雅儿,把眼前的人,当成家人,平日受到些羞辱,也就算了。

没有长辈不教训晚辈的,他就当是受到了长辈的教训而已,对他们无丝毫怨恨之心,还是千方百计的想得到他们的认可。

只是,今天,他们实在太过分了。

他想要推开陈志和,反被陈志和一把掐住脖子,抵在墙上。

陈志和的眼神,满满的不屑,道:“你这个废物,还敢反抗啊?你再动试试!我甩的就不是你的嘴巴,而是打折你的狗腿!”

林欢被陈志和的大手掐住脖子,呼吸极其的不畅,脸都憋得红了。

只是,使尽吃奶的力气,也无法撼动身强力壮的陈志和。

就在他要放弃挣扎之际,脑袋中,又出现那个软绵绵的声音。

“主人,真的不试试吗?只要主人愿意,可将任何人,变成您的干儿子。”

林欢觉得很是头疼,幻听越来越严重了,这是要真的疯掉了吗?

“主人!好几天了,用一次嘛,求你了,么么哒!”

林欢不再挣扎,自嘲地一笑,于脑海中道:“你要是真有这能耐,干脆让陈志和叫我爹,你行吗?”

"叮!陈志和身份契约已签定!”

"主人,做好心理准备吧,他马上就想起您这个干爹了!”

什么?

林欢闻言,哭笑不得!

这幻听,还能同自己对话了。

精神病人们,大多都能同自己对话,同天神对话,同任何一个想象得到的人对话。

他的病情,一定非常严重了,林欢心头涌上来一股悲哀。

他还真是倒霉透顶了,他不仅会有牢狱之灾,还成了精神病患者。

这扯淡的人生!

"主人,别灰心,破了我的处,您的精彩人生,刚刚开始!”

林欢哑然失笑,这脑海中的幻听,还越来越起劲了。

林欢的笑声,让得所有人,都愣了下。

朱丽娟立刻就恼怒道:"反了!你这废物,还能笑得出来?志和,折了他的腿!”

陈小其也沉声道:“爸!他在嘲笑你不敢真的动他!折了一条腿,便宜他了。手脚都折了,我来帮你!”

他真的就走上前来,却是看到陈志和两眼圆瞪,先是愣了一下,极其突兀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声音微微地颤抖,道:“干爹!”


顿时,在场的人,都呆住了。

这是闹哪出啊?

陈志和竟是跪地喊这废物干爹?

陈小其回过神来,疑惑地道:“爸!你怎么了?竟跪在这废物面前,喊他干爹?你脑子有问题吗?”

陈志和闻言,猛地跳起来,一巴掌就盖在陈小其的脸上,两目通红,显得极其的恼怒,厉声喝道:“小兔崽子!你好大的胆子,敢于骂你爷爷是废物!你给我跪下,向你爷爷道歉!”

向爷爷道歉?

陈小其硬生生的懵了,丝毫没感觉到,脸被扇得肿了半边的疼痛,就被陈志和的一只大手,给一把掐住了脖子,直接就按跪在林欢面前。

陈志和再次噗通一声,跪倒在旁边,声泪俱下地磕头,道:"干爹!我教子无方,方才教出这等无天理人伦的逆子,当着我面,就敢于出言羞辱你。我这就打断他的一条腿,向你谢罪。”

什么?

陈小其惊愕地看到,陈志和真的四处找合适的棍棒,身躯一个哆嗦,终于是急了起来,惊叫道:“妈!你看爸,他真的疯了!他真的要打折我的腿啊!”

朱丽娟终于是反应过来,那肥胖的身躯,倒是变得很灵活,跳了过去,一把扯住陈志和的耳朵,两目圆瞪,喝道:

陈志和!你想找死吗?你敢打小其?”

陈志和两目充血,瞪得比朱丽娟的还要大,喝道:“打小其?这三年来,你们对干爹的态度,如此恶劣。这都是你纵容的结果。

回想起来,我真是觉得,恨不得杀了你们,才对得起干爹。是了,罪魁祸首就是你!”

啪,

他一巴掌,没有丝毫的留力,直接就盖在朱丽娟那些圆脸上,打得她的身体,都微微地向着对侧歪了一下。

朱丽娟错愕至极,捂着肿痛的脸,看着陈志和,道:“你敢打我?”

从结婚到现在,几十年了,陈志和牛高马大的一个人,在她面前,都是挨打挨骂的份,从来不敢吭一声儿。

陈志和恨声道:"打你?就凭这些年来,你对干爹的所作所为,我杀你的心都有了。你立刻过去,同小其跪在干爹面前,乞求干爹的原谅,否则,我打死你!”

陈志和用力一推,朱丽娟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林欢面前。

陈志和照着朱丽娟的臀部,就是一脚,喝骂道:"贱人!磕头认错!”

朱丽娟强势惯了的人,哪里受得了陈志和这等的打骂羞辱,心头怒火翻腾,暴喝声,肥硕的身躯,猛地弹起一撞竟是将身躯健硕的陈志和扑倒在地上,两人咆哮着扭打在一起。

认真打起来,朱丽娟自然不是陈志和的对手,很快就被压制下去,赶紧向目瞪口呆的陈小其求援,道:"小其,你还跪那个废物干嘛?过来帮忙,他疯了。找条绳子来,咱们绑着他,送医院去。要不然,咱们母子都被他打死!”

陈小其深以为然,也是跳了起来,扑过去,加入混战之中。

一直站在那里,眼睛瞪大地看着的林欢,心头猛地一颤,系统是真的!

眼看着陈志和快要被制服了,他察觉到此地不宜久留,丈母娘和小舅子的怒火,必定倾泄到他的头上,先离开再说。

于是,他趁着没人注意,提起背包,悄悄地走了。

到得外面大路上,林欢正想于脑海中,向系统查证,便听到系统骚气的声音。

"初次成功使用最强干爹系统,奖励任意读取个人信息功能。

林欢微微一愣,道:“什么是任意读取个人信息功能?”

"主人!就是你可以查询到,在你面前的人,如名字、工作、生活、健康、存款等,一切的信息!”

林欢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这不是说,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没有隐私可言?

这时,前方一处巷口,传来一声尖叫,道:“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要不,我就喊救命了!

林欢循声而去,看到一个身着热裤,迈着一双白皙的长腿,身材火爆的女孩,被一群穿着流气的年轻人,围在墙边上。

其中一个领头的年轻人,脖子上,挂着一串粗硕的金链子,头发染成白色,眼神猥琐地盯着女孩胸前的傲然,不屑地道:

“美女,叫唤是没用的,这一块谁不知道我白毛?谁敢管我的事,今天晚上,他家就会火光冲天,全家富贵。识相的,跟我到那边去,让我痛快一次。”

旁边的年轻人,跟着起哄。

"我们白毛哥的技术是一流的,搞不好,你会爱上他,哈哈!”

“去吧!不用担心,我们这些兄弟,就当个观众,给你们加油喝彩而已。绝对不参与。当然,你想的话,另当别论。”

嘿嘿嘿!

“别挣扎了,别逼我们白毛哥用暴力啊,这么漂亮的姑娘,小脸蛋儿花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林欢知道这白毛,他是这一带的小痞子,欺男霸女,无人敢管,就算是他,也被这白毛,当街羞辱过几次!

他早就看这白毛不顺眼了,正好在白毛的身上,再试试系统的能力。

“系统!那就给我显示白毛的所有信息!”

“白毛!真名叫朱俊!二十二岁!小学学历!父母早亡,由奶奶养大。十五岁因盗窃入狱一年。十六岁抢劫入狱三年,

十九岁伤人入狱两年....银行存款为0.4元!

真的假的?

系统报出白毛的信息,让得林欢都是微微错愕。

这人生,也够惨淡的!

林欢走上前去,道:“朱俊,你这才从牢里出来,没到一年,又想进去蹲了是不是?”

全场安静了下来,都有些诧异地看向突然出现的林欢。

白毛发现是林欢,眼中满是不屑之色,道:"是你这个废物啊,回去给你老婆洗内衣去,别自找不痛快。没看到哥在撩妹子吗?'

“朱俊!胆子肥了,敢对你干爹这样说话?"

林欢眉头一挑,道:“看样子,是很久没教训过你了!过来,给我跪下!”

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朱俊的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沉声道:“姓林的,你是在找死吗?”

林欢饶有趣味地道:"朱俊!你记忆不是太好,可能一时之间,把我忘记了。你仔细看看我,我是你干爹啊!”


干爹?

“你这小子,脑袋哪根筋不对了?是不是被老婆打了,精神失常了?”

“竟是敢自称我们白毛哥的干爹?我还是你爷爷呢!你忘记了,你是一个靠着女人养活的废物了吗?”

"姓林的,立刻过来,跪倒在白毛哥面前道歉,否则,我把你手脚都折了。我可是告诉你了,你变残疾人了,林家可是真不要你了,你得在街上乞讨为生!哈哈哈!”

一伙年轻人,肆意地讥讽嘲笑,甚至是威胁林欢,就在一名年轻人,上前准备对林欢动手的时候,却是听到噗通一声,扭过头来,顿时愣住了。

所有的笑声,都戛然而止。

白毛竟是对着林欢跪倒在地,一头磕到底。

众人正在疑惑,便听到他带着哽咽的声音,道:“干爹!真的是您啊?我还以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您了。”

全场寂静得可怕,一群年轻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就连那被围住的高挑女孩,都是满面狐疑之色。

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白毛膝行至林欢脚下,一把抱住林欢的大腿,痛哭流涕,道:"干爹!这些年,我真的好想你啊!

我真是太该死了,这么久了,都没认出您来。”

感受到白毛的泪水,打湿了裤管,连林欢都愣住了。

这系统功能,也太强大了,白毛流下的,可是真诚的热泪啊。

林欢这么一想,脑海中的那个骚气的声音,得意地道:“那是自然的。我给他植入了一段记忆,你是他生命中,唯一给过他温暖的人,比他亲生父亲,还要重要。其实,这就是一个缺乏父爱的孩子!”

厉害!

林欢忍不住夸赞了系统一句,系统感应到了,发出魅惑的笑声,道:“主人,用我,包你爽翻天!”

林欢又是一阵无语。

这系统,荤得很啊!

他低声喝道:“朱俊,男子汉大丈夫,不许哭了!真会给我丢脸,跪好!”

白毛真的就松开了林欢的大腿,用衣袖三两下抹掉泪水,直挺挺地跪在林欢面前,就像一个听话的孩子,犯了错罚跪一样。

林欢咳嗽两声,道:“以后,不许再做坏事,要是被我发现,皮都都揭了你的,听清楚没有?”

白毛磕头如捣蒜,道:“是!干爹!我以后,再也不敢做坏事了。我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绝不会再丢干爹的脸。”

林欢满意点头,道:"好了!别跪了!刚才路过来,发现路面垃圾挺多的,去它打扫干净了。以后,要是我从那边路过来,看到一片垃圾,就唯你是问!”

“是!干爹!以后,这一带的卫生,我包了!”

他站起来,向着目瞪口呆的同伴喝道:“听到干爹的话没有,咱们清理垃圾去!”

众同伴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迟疑了一下,道:“白毛哥,....没事吧?”

白毛一巴掌就拍在那人的脑袋上,喝道:"我有什么事?有也是好事!我有干爹了。去准备扫把垃圾铲,今天开始,我们要扫大街去。我们要做对社会有贡献的好青年。”

好青年?

众年轻人们嘴巴都张大了,一副见鬼之状。

随后,被白毛连打带骂地驱赶着,真的去拿来扫把,扫大街去了。

林欢回过头来,微笑地对着那靓丽的女孩道:"美女,现在没事了。”

“当然是没事的了!"

女孩白里透红的脸上,带着一抹愠怒之色,上下打量了林欢一眼,道:“你是我的粉丝吧?别白费心思了。就你这样的,一看就是一个穷小子,配得起我吗?”

什么情况?

“系统,显示简单的个人信息!

"朱青青!女!二十岁!未婚!职业为模特和直播达人!直播平台粉丝一百三十万!”

原来是一个模特兼网红。

林欢疑惑道:"朱青青小姐,你什么意思?"

"看吧,果然是知道我名字的。"

朱青青不屑地看着林欢,道:“这还不够清楚吗?你们的演技倒是不错,这个剧本啊。编得是挺好的。好一出英雄救美,最后抱得美人归。可惜,这里面,有一个致命的破绽!”

林欢愕然,她竟是觉得,这是一场戏!

朱青青看林欢没有说话,愈加的肯定了心中的想法,鄙夷地道:"那白毛的年纪,同你差不了多少,怎么可能是你的干儿子?

看你的衣着,绝非大富大贵有权有势之人,他没有什么动机,认你作干爹。这么大的破绽,当我是傻的?"

林欢解释道:“朱小姐...”

“别说了!”

朱青青那张俏脸,很是不悦,道:“别白废心思了,我对你这样的,一点兴趣都没有。别以为在直播间刷点小礼物,然后演场戏,就能打动我。我的身价,不是你这种穷鬼,能想象的。”

她冷哼一声,极其傲娇地扬起了头,迈开她那白得亮眼的长腿,头也不回地走了。

林欢好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脸上讪讪地一笑,这是不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妻子陈雅儿的来电,赶紧的接听,道:“雅儿...

他的话,被那头带着哭腔,近乎咆哮的声音,给打断了,道:“林欢!你对我爸做了什么?他现在疯了,大喊大叫,说你是他干爹,要打我妈和小其,说他们对不起你。还说我辈分上,是你的孙女,嫁给你是人伦悲剧....”

爷爷娶孙女,绝对的人伦悲剧啊!

林欢神情都呆滞了。

还有这样的?

林欢赶紧地开口,道:“雅儿,不用担心!爸的病,我能给他治好。”

“到这种时候,你还说大话,你连医生都不是!"陈雅儿那头,真的哭了,显得极其的委屈,道:"林欢!嫁给你,真是我辈子,最大的过错,还连累到我爸都疯了。

原本,我是没有下定决心的。现在没有挽回的余地了,等我找好日子,咱们去办离婚手续吧!”

林欢还要解释,陈雅儿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

林欢也是急了,问系统道:“系统,能不能解除同陈志和的契约?”

系统那清脆的声音响起,道:“可以!解除契约费用,三千万一次!”

三千万?

林欢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