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山河为聘为卿一笑

山河为聘为卿一笑

猗兰霓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凌雪薇是宰相府的千金小姐,自幼养在深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世人只知宰相千金才貌双全,却没有人真正见过,直到那一天,凌雪薇被封为皇后,被迫走进了深宫。皇帝拥有三宫六院,佳丽无数,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凌雪薇,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第一次受到了冷遇,她不甘心蹉跎年华,但逃不出深宫,今后的日子里,谁会是她的依靠?

主角:凌雪薇,沈羲赫   更新:2022-07-16 06: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雪薇,沈羲赫 的武侠仙侠小说《山河为聘为卿一笑》,由网络作家“猗兰霓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雪薇是宰相府的千金小姐,自幼养在深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世人只知宰相千金才貌双全,却没有人真正见过,直到那一天,凌雪薇被封为皇后,被迫走进了深宫。皇帝拥有三宫六院,佳丽无数,自然不会在意一个凌雪薇,这位养尊处优的大小姐,第一次受到了冷遇,她不甘心蹉跎年华,但逃不出深宫,今后的日子里,谁会是她的依靠?

《山河为聘为卿一笑》精彩片段

 三个月前,我还只是凌府的小姐,生活无忧无虑,每日只是在闺房中看书习字,弹琴画画。要么与三位兄长吟诗作对,或者与母亲一起做些女红,很惬意。

兄长三人分别是三界的文武状元,让父亲脸上很是容光。

父亲是当朝右相,位极人臣,很受先帝的赏识,是先帝的肱骨。因此,新帝年少继位时,父亲受先帝遗命辅佐,因此朝中大事多由父亲做主。

再加上三位兄长,大哥是户部尚书,二哥是镇西大将军,手中握有重兵,三哥虽是状元但没有入朝为官。当时国家倒也算重视鼓励商贾买卖,商人地位比起从前大为提高,三哥幼时便对此有兴趣,便到江南经商。在没有借用凌家势力的情况下也颇为成功地成为国家有名的商人,我们凌家因此名噪天下。

也许是因为父亲有些自恃功高,对那位年轻的皇帝有些压制,他俩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总是会有分歧。不过父亲说他是难见的英主,等再成熟些必有很大的作为。

毕竟能对一个只有十六岁的人要求什么呢。

不过,他们在朝堂上经常的“战争”使父亲很无奈,两个人都是为了国家,可是思考的方向却是不同。

父亲每次与皇帝闹得不欢而散后都会称病在家,而每次为了父亲让“康复”,皇帝总会给父亲或兄长加官晋爵。所以,我们凌家的地位渐渐地变得非一般大臣能及,几乎与王爷相当了。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我长到十六岁,皇帝也十九岁了。

那天,父亲再一次气冲冲地从朝堂上回来,接着便一连一个多月没有去上朝。这次,皇帝在对回疆用兵的问题上,与父亲产生了巨大的分歧,父亲主张怀柔,而皇帝却想出兵,一时在朝堂上都忘记君臣之分吵了起来。最后皇帝竟给了父亲一巴掌。

于是,一切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端着一碗野鸡乌参汤走进书房。父亲正在奋笔挥毫,屋内燃着西域朝贡的香料,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父亲,喝碗参汤吧。”我走到父亲身边,只见几乎铺满整张书桌的宣纸上,写着“宠辱不惊”四个大大的字,字字力透纸背。

“薇儿,这汤是你熬的?”父亲品了一口汤,转过头来问到。

我拿起那张宣纸背光而立,明亮的阳光将我的身影投在大理石地面上,如同墨染的仕女图。我仔细地看看那字,笑着说:“这真的是父亲心中所想么?宠辱不惊,看花开花落;去留随意,任云卷云舒。”

父亲没有回答,半晌才说:“你认为呢?你哥哥他们都劝我上朝,太后那边也有这个意思。你瞧,昨个儿皇上又给你大哥晋了一级。不过,现在朝中左相的实力也有些长了,前几天,太后把礼亲王的合硕惠敏公主嫁给了他大儿子。”

“父亲是怕再称病下去,左相的实力会再长么?”我看着那四个大字,继续说道:“父亲若真能做到宠辱不惊,又在乎什么呢。”

“女儿家家的,你懂得什么。”

看到父亲在微微地皱眉,我笑了笑:“可是女儿知道,我们凌家已经荣耀三朝,父亲是断断不会放弃的。皇帝对父亲做的,父亲也还是很在意的吧。”

我走回父亲身边,笑着将那宣纸放在一旁:“女儿愚见,父亲是在想着,既然要出,就出得个千呼万唤。”

父亲看着我,赞许地点点头。

我道了福,拿起汤碗:“父亲,您看书吧,女儿先下去了。”

父亲果然没有去上朝,尽管大哥不停地游说,二哥也从西北来了信……

终于,对回疆的解决办法出来了——怀柔。据说这也是太后的意思,还听说皇帝为此很是不满,甚至与太后发生了争执。可是,他毕竟还是不敢违背太后。

“父亲,您到底何时才上朝呢?”书房里传来大哥的声音。他仍在游说父亲,但看来效果不大,因为马上传来父亲的训斥声——

“放肆,这就是你跟父亲要讲话的么?”

接着是大哥认错的声音。

“你呀,还没你妹妹看得长远。”

“薇儿?”

我坐在花园里正在绣一尾锦鲤,突然一个身影来到面前。我抬起头笑道:“大哥。”

“小妹,陪哥哥走走吧。”

我站起身,把手中的东西交给皓月,笑着对哥哥说:“好的,大哥。”

在花园里走了很久,大哥一直没有说话,直走到百鲤池上的曲桥,大哥才停下了脚步,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回身。

我看看池塘中的锦鲤道:“大哥,你看这锦鲤游得多快活啊。”

大哥点点头,没说话。

我笑着说:“妹妹觉得,它们快活是因为没有任何世俗的烦恼,不用担心明天是不是还有今日的安逸。你说呢?”

“皇上已经晋了我官职,也采纳了父亲的想法,父亲没有理由还称病啊?左相最近在朝中的势力越发高涨,前段时间又与皇家联姻,大有盖过我们家的势头……”

我看着大哥英俊的侧脸,笑着说:“大哥,父亲那是在等。你不用着急,既然左相家与礼亲王联姻,那父亲就必然会想办法再抬高我们凌家的威望。或者,必要时父亲会出山的。”

“等?还等什么?父亲已是一品大员位列三公,食亲王禄了。满朝上下,除了王爷还有谁比父亲位高?还能再怎么抬高啊。”

我正要说话,皓月急匆匆跑来气喘吁吁地说:“大公子,小姐,太后要来了,老爷让你们快去准备接驾。”

我回头看着大哥,他脸上满是惊讶。我笑了:“大哥,这不是等来了。”


 我坐在坤宁宫东暖阁的大床上,按大羲朝祖制,这里是历代皇后的寝宫。

虽然我头上大红飞凤的盖头还没有被掀开,眼前只是红色的一片小小的天地,只能看见鬓间九凤金步摇垂下的那长长的流苏,以及身上那华丽的凤袍,但是,我知道在这盖头之外,一定燃着许多花烛,上面的图案应是龙凤呈祥或是花好月圆。

离我不远的地方应该有一张红木圆桌,上面摆着精美的喜宴,子孙饽饽是少不了的,还有其他大婚必有的许多吃食。等会儿,会有礼教嬷嬷给他递上喜秤,还会有宫女送上交杯酒。

他应该是不情愿娶我为后的,而太后之所以力促这件喜事,也多是为了让父亲尽早上朝。想那日,太后驾临凌府,我就站在主厅的门外,却并未召见我,即使她来的目的就是要我做她的儿媳。

我静静地等着,一旁的皓月有些焦急,轻声问道:“小姐,都快二更了,怎么皇上还没有来啊?”

我先“嘘”了一声:“今日毕竟是大婚,满朝文武都来庆贺,皇上必然是要多喝几杯的。”

“小姐,这皇宫真漂亮啊。”皓月赞叹着:“哎呀,这被子也好漂亮呀。”

“上面有很多幼子图,是吧?”我笑着问。

“小姐,你怎么知道?”

“傻丫头,那是百子千孙被。”

“哦。”皓月似懂非懂地应着。

我轻轻笑了。

“小姐,你说皇上是什么样的啊?”皓月轻轻问道。

“什么样?天子样呗。”我听到自己的话中带着明显的懈怠。毕竟,即便我是皇后,也只不过是这后宫三千粉黛之一。更何况,我应该不会受到宠爱的。

“小姐,我想皇上看到你一定会喜欢的。”皓月说。

“何以见得啊?”

“小姐你这么漂亮,又有才,还有什么女人能比得上啊?”

“你错了,皓月,这皇宫中既美貌又有才的女子不知有多少呢,都是万里挑一选出来的。我,恐怕是比不上她们啊。”我自嘲地笑起来。

美貌?后宫里哪个女子不美?如果不够美,又如何吸引帝王的目光呢?

皓月正要说什么,门被推开了,浓烈的酒味随着风一起飘进来。我听见衣服的窸窣声,是皓月跪下了:“奴婢叩见皇上。”

没有人说话,但我知道他定是摆了摆手。

“你就是朕的皇后?”还没等我回话,这个声音继续说道:“你听着,朕不愿娶你,其实太后也是逼不得已,你的使命现在已经结束了。所以……从今往后,不会有任何妃嫔来向你请安,朕也不会临幸于你,你更不要与任何人接触,你就在这坤宁宫里好好做你的皇后吧。这是你凌家要的,朕给了。”

我木然地坐着。即使我知道他不会轻易接受我,但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我努力使自己平静,深吸一口气,再吸一口,站起来,深深地行了一礼。

“皇上,臣妾会谨记的。”我心中都是苦笑,这一辈子看来真的要葬送在这皇宫里了。

“你知道就好。”他的口气中有一丝惊讶,也许他以为我会闹吧,以为至少我会哭吧。

我听见他的脚步声远去,在门重新合上的那一刹那,我感到有冰凉的东西从脸上滑落。

刚才,他看到我这么平静,没有如他所愿,一定很失望吧。可是,我是凌家的小姐,怎么能失礼于人前?尽管,这个人,是我名义上的丈夫。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皇上他走了。”

我掀开盖头,长嘘了口气:“皓月,帮我更衣。今天很累了,快些睡吧。”

“小姐,你……”皓月看着我,满眼的不解。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看着她,露出笑容。

“不用卷进后宫的钩心斗角,我们的家族也得到了荣光。最重要的是,父亲不会再与皇上起大的纷争,这样朝廷就安稳了。”

“可是,小姐你不就太委屈了么?小姐本来可以找到很好的人家嫁了的,夫妻恩恩爱爱的,可现在……”皓月难过得似要哭出声来。

“这样有什么不好?我生性淡泊,你是知道的。这皇宫这么大这么美,又有那么多经史子集可以阅读,那么多名家字画可以欣赏,我觉得很好啊。”

我站起身,嗔怒道:“皓月,你要是再不来帮我更衣,我就自己动手了啊。”

“来了,小姐。”皓月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环视着坤宁宫,心中暗暗赞叹:“多么精美的金丝笼啊。”

桌上的红烛还在燃着,我也看到了曾经听说过的百子千孙被,看到了只有皇室大婚才有的喜宴。可是,它们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不,是我,是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转眼间我进宫已经三个多月了。太后在大婚的第二天就动身去了五台山礼佛,说那天是个黄道吉日,宜远行。但又说要戒奢靡,就没有按礼制要文武百官隆重送行,只是皇帝一个人送到宫门口,我是接到懿旨不用去的。这一去至少要半年时间。

我心中暗想,自己也不是什么害人的东西,怎就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呢?当然了,自己毕竟是为了平息帝臣间的纷争才进得宫的,并不是因才学甚至容貌。

我很守规矩。在嫁进来之前,早有宫里的嬷嬷在凌府教给了我全部的规矩。只是,现在看来我并不需要遵守,因为坤宁宫里除了宫女太监,再没有什么人来了。我说的守规矩,是遵守和他的约定,不出门,不让任何妃嫔看见我,就好像,这后宫中根本没有皇后一样。

坤宁宫里的宫女太监让我全换了,我不想委屈他们跟我这么一个不会受宠的皇后,更何况我进宫必然会引起各宫主位的“好奇”,在我身边安插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从新来的宫女太监中挑了一些,上报皇帝。

据说,他看都没看就写下“准奏”,我想他一定不愿多花时间在我身上的。因为是我亲自挑出来的原因,所以这些宫女太监对我还算忠心,而那些妃嫔知道皇帝对我的态度后,也没有必要再打探我的情况,尽管我是皇后。

可是一个无宠的皇后能对她们有多大威胁呢?

我没有要很多,只挑了四名宫女四个太监。给宫女起了我喜欢的花的名字:紫樱、蕙菊、馨兰、玉梅。

至于太监,还是他们自己原来师傅起的名字,倒也好听好记:福、喜、荣、禄。他们毕竟之前不曾在嫔妃的宫中伺候,还没有学来皇宫中那些跟红顶白的嘴脸和心计,再加上曾秘密托人查过来历,倒也都还干净,我对他们也就还算放心。

每日御膳房会送来吃食,可是皇宫中素来是看谁得宠的,所以即使我身为皇后,吃得还不如家里好。还好,坤宁宫有一个小厨房,皓月做得一手好菜,也知道我吃东西的喜好。

我上书皇帝,希望免去御膳房每日的供应,但希望允许皓月可以出宫采买食材。

皇帝允许了我自己做饭的要求,却不允许皓月出宫。不过,他让太监每日到我这里领取食材清单,再去买来。每次这个叫黄敬的太监来时,我都让皓月给他些好处,开始是一些碎银,之后熟起来了,也可能是自调的一壶酒或者一盘点心。

这样,我的日子过得还不错。至于平日里的衣物首饰,毕竟我是皇后,还是按礼法配给,只是没有多余的赏赐而已。

坤宁宫内有一个小花园,花园内有一个小小的池塘。毕竟是历代皇后的居所,所以种植着奇花异树,池中也有名贵的锦鲤,更有专人看护。我让小福子和小禄子在玉兰树下给我摆了一条长椅,我常常在午膳后,面对池塘坐在这里看书抚琴,也算是没有踏出过这坤宁宫。只是那池塘太小,让人奏不出大气的音调来。

一日有雨,我坐在窗边和皓月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忽报黄敬来了。

皓月看看天色:“还不到取单的时候,这黄敬怎么就来了?”

“今日雨水很大,他这时来就多给些银子吧。”

我摆摆手,起身走到案前:“皓月,一向是你跟他接触,去看看他来还有其他的什么事。”

皓月点头,走了出去。

我看看外面阴雨的天空,倒也清新。略一思索,提笔在薛涛签上写下——

“轻阴阁小雨,

深院昼慵开。

坐看苍苔色,

欲上人衣来。”

轻轻薄薄的一张小纸,上面绘着细小的花样。巧极了是淡绿色,正与“苍苔”相应。

皓月进来了,看见我手中的花签,笑着说:“小姐今天好兴致啊。”

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那黄敬送了一盆兰花来,我瞅着开得也艳,花香正郁,就收下了,又给了他一锭银子。”

此时,紫樱抱进一盆兰花,果然开得正盛。我示意放到窗边:“黄敬还说什么了吗?”我走到窗边,一边欣赏着这株兰花一边问。

“他说今日皇上大宴群臣,晚些他可能就要去忙御膳房的事情,所以就提前来取单了。这株是他前些日子在东市买的,感激娘娘这段时间的照应,就送来了。”馨兰答到。

我点点头:“可知为何大宴群臣么?”

“这个,奴婢不知。”馨兰小声说着。

“去打听打听。”我挥挥手,心中有些凄凉。以前在家,听着父亲和哥哥们的谈论还能知道些外界的事,如今进了宫,反而愈加闭塞起来。如今,关心的只剩下自己家族的命运了。

不一会儿儿,皓月回来了:“小姐,我问过了,是二少爷凯旋了。”

我猛地站起身:“二哥回来了?”脸上绽开笑容,却有泪滑过。

“娘娘,张总管来了。”我正坐在红木圆桌边品尝皓月新做的桂花糕,玉梅慌慌张张地跑进来。

一旁的皓月喝道:“慌什么,如此没有规矩。”

我不在意地笑着:“哪个张总管啊?”

“回娘娘,就是皇上身边的内侍总管。”玉梅已平缓了语气答道。

“我知道了,下去吧。”我饮了口茶,对着皓月不急不缓地说道:“皓月,这乌龙要从第二道开始喝,头一道就弃了吧,下次记得。”

“小姐,在家你从来不喝乌龙的啊。”皓月忙端下。

“在宫里不能和家里比。不过,这乌龙越喝越香呢。你先去看看张总管来有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儿,皓月手中捧着一个朱漆盘子,上面用明黄的丝帕盖着,她身后玉梅的手上也有同样的一个。皓月喜道:“小姐,皇上请小姐同赴今晚的宴会。”

我上前揭开皓月手上托盘的黄丝帕,是一套做工精致的衣裙。皓月轻轻抖开,朱红色的丝绢底料上,用金丝银线绣成百鸟朝凤的图案,又有各色珍珠宝石镶嵌其中,做成百鸟的眼睛。

“真漂亮,太漂亮了!”皓月不停的赞叹着。

我没有说话,走到玉梅身边,揭开她手上托盘的丝帕,一瞬间,我的眼前金光四射——是一顶凤冠,金制的凤鸟口中含着一颗翡翠明珠,垂下三缕金丝绦,底端缀着红宝石。凤鸟的翅膀上全是珍珠串。盘中,还有精美的钿花、金簪等佩饰。

我能想象得出这身行头穿上是什么效果,可这本就应属于我的东西为何现在才拿来?

如果今天的晚宴不是为庆祝二哥凯旋,我恐怕一辈子都不会见到吧!我拿起一枚金簪在头上比了比,细致的玉兰雕刻与我身上的淡青色绣堇兰图的衣衫很相配。

我在镜中看了看,又把金簪放回盘中。

“小姐,我这就帮你穿戴起来吧?”皓月的眼睛闪着光:“小姐穿上它一定比那些什么宫妃都美。”

我摇摇头:“皓月,你去回了张总管,就说我今日淋了雨有些发热,不能去了。请他回禀给皇上,恕我违旨之罪。”

“为什么小姐?”皓月惊呼出来:“别的不说,今日可是为二公子凯旋专门设下的宴会,老爷和大公子肯定会来,难得的机会可以见一面啊。”皓月有些急了。

“我答应过皇上的。”我闭上眼:“就该信守这诺言。你去吧。”

皓月咬咬嘴唇还是带着玉梅走了出去。其实,我心中何尝不想见到父亲和兄长,可是,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他“不与任何人接触”,就不能食言。更何况,我知道他心底是根本不想让我去的,我又何必讨嫌呢。

不一会儿儿皓月回来了,手中还是那个盘子。

“不是让你回了张总管么?”我瞧了一眼,有些不悦地说道。

“张总管说,皇上已经吩咐过了,如果小姐不去,这衣服首饰还是赐给小姐。”皓月轻轻地说。

“那就收起来吧。”我重新坐回到桌边,吩咐蕙菊,“上茶。”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紫樱的服侍下更衣,小禄子面带喜色匆匆跑来通报:“娘娘,皇上来了,快到宫门口了。”

紫樱手一颤,那手中的锦缎就流出一道柔和的光。

“娘娘,要不要奴婢重新给您拿一身宫装?”

我微微侧身从镜中看着自己,一身家常简单装扮,头上只插有一只金簪,还不如自己在凌府的穿着。

“娘娘。”紫樱没有等我回答,就拿来一身樱粉的丝锦宫装,蕙菊在一旁正忙着找出与之相配的首饰。

我笑了一下,问道:“你们都忙什么啊?”随手拿起桌上的绢帕:“皓月,昨晚我跟你说的都办好了么?”

“小姐放心,您的琴早拿到九曲长廊的烟波亭去了。”皓月笑着拿起月白的披风为我披上:“早上风凉,小姐小心点。”我微笑着自己系好,在紫樱诧异的眼光中向外走。

“娘娘!”紫樱突然走到我面前:“皇上就要来了,娘娘怎么要出去啊?”

我摆摆手,侧了头问她:“紫樱,皇上为什么要来坤宁宫啊?我想不到理由。所以……”

我轻笑着,看着正向这里走来的垂头丧气的小禄子。

“皇上只是路过而已,他不会进来的。”我笑着说。

“娘娘,皇上刚才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小禄子进来跪下,有气无力地说:“奴才该死,误报了。”

我让皓月扶他起来才道:“我已经料到了。不过,我也并不盼望着皇上来。”说完,我走出殿门。

他来这里看了一眼,为什么呢?是因为昨晚我没有奉旨前去赴宴么?可是,我是料想他不愿让我去的啊。轻轻摇摇头,嘴角浮上若有若无的浅笑。不想了,不想了啊。

九曲长廊是先皇为其宠妃全贵妃所建,尽头是烟波亭,长廊傍着西子湖,西子湖水是从前面的飞龙池引来的,湖上遍植荷花,每当荷花绽放,实乃人间绝景。据说,当年先皇很喜欢与全贵妃来此赏荷。可全贵妃生下四皇子后就撒手西去,先皇也就再不来此处了。先皇驾崩新帝继位后,在飞龙池上修建了金碧辉煌的栖凤台,以后九曲长廊就更鲜有人来,毕竟这里地处御花园深处,皇帝不来了,宫人们更不会来。

如今的宫妃们都喜欢去那栖凤台,那里可以常常见到皇帝。渐渐地,九曲长廊几乎没有人打扫,落叶凋花凄凄,甚是清凉。所以,我才选择了在这里抚琴。

我不想违背对他的承诺,可是坤宁宫后的小池塘,实在让我奏不出更高远的曲子。这里没有人来,风景也好,正合我意。

我坐在烟波亭中,看着西子湖粼粼的碧波,轻轻叹了口气。

一旁的皓月忙上前:“小姐,是不是哪儿不好啊?我已经吩咐小喜子小福子他们好好打扫过了,可是要全都打扫下来,还得颇费一番工夫呢。”

“不是的,皓月,我只是感叹这么美的地方却被人遗忘,或者说是刻意回避开,这是多么可惜又可悲的啊。”

我将手轻轻搭在白玉栏杆上,闭上眼睛,让风吹拂着我的头发,想象着这里当年的盛景——一定是衣香云鬓环绕,一派歌舞升平的景象。只是现在,因着一个宠妃的离去,因着一个新的帝王的漠视,被人无情地遗忘了。有些像我自己吧,完成了所谓的使命,就被所有的人忘记。

我浅浅地笑着,返身回到亭心,弹奏着一曲《西洲渡》。皓月焚起淡淡的檀香,我整个人沉浸在西洲渡的悲凉之中。

“小姐。”是皓月的声音。我抬起头,手却没有停下。

“小姐不开心么?”皓月的脸上有一层忧虑。

我报以释然的一笑:“没有。你别多想了。”回首,继续弹着。

过了许久,反复地弹了很多遍,直到自己觉得有些累了,才让小福子小喜子先将琴抬回坤宁宫,留下皓月和馨兰,陪着我坐在烟波亭中话话家常,听她们说说宫里的一些趣闻。

“现在宫里最得宠的要数柳妃了。”馨兰见我不在意,也就放开胆子说着些她知道的事,“听说皇上一连半个月都只要她一个人侍寝,很是荣光呢。”

“是么?那一定是个美人了。”皓月吃惊地说道。

“皇上说她是弱柳扶风之姿呢。不过我没有见过啊。”馨兰感叹着,“听说,这柳妃是中书侍郎柳大人的千金。”

我开口道:“她当初没有进宫时,就已经艳名远扬了,听说到柳大人家提亲的人不下百位。”我笑着,惊讶自己怎么也会讲起这些俗事。

“是么?小姐,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曾听府里的丫头们说起过。”皓月想了想,说道:“还听说这柳妃作得一手好诗呢,是位有名的才女。”

“难怪皇上喜欢她啊。”馨兰也点点头,“不过娘娘,馨兰还是觉得,不管这柳妃有多美、有多好的文才,都一定比不上娘娘您的。”

我报之一笑,没有说话。

“就是啊,小姐,她们有谁能比您好呢?您的文才才是天下第一呢。”皓月说。

我看着她,沉下脸来说:“不能这样说,皓月。”

“怎么不能?”皓月反问了一句,“小姐。你的文才连大公子和三公子都很佩服呢,他们可都是金榜题名的状元郎啊。”

“那是哥哥们自谦了。”我匆匆地说完,不想在此纠缠,站起身,“回去吧。快晌午了,也许会有人来呢,被看见就不好了。”

馨兰走上前帮我抚平衣裙的褶皱。皓月的手伸进衣袋中要拿什么,突然“呀”地叫了一声。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我回头问。

“小姐,您昨个儿写的那张薛涛签不见了。”皓月的脸色有些慌张。

“你不是收起来了么?”我平静地看着她。

“昨个儿忙着应付黄敬了,晚上又有御旨,一乱就随手放在了衣袋中,可现在不见了。”皓月急得快哭出来。

“丢就丢了吧,不过一张签一首诗,又没有什么不敬之词,没事的。”我回忆着那首诗,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便拉了皓月的手:“快回去吧。”

“可是小姐……”皓月还要说什么,我用微笑着示意她什么都不用说了。

可是,心中却有些隐隐地不安,说不上来什么原因。


 大羲朝彰轩七年,镇西大将军凌鸿翔大败匈奴凯旋而归,彰轩帝大加封赏并命其统帅三军。一时间,皇城里到处传言凌家势力盖了天了——

作为朝臣,文至宰相,武及将军,又有号称“天下第一商”的小儿子在民间,且女儿贵为皇后……随之,凌府门前车水马龙,每日都有王公贵族、达观显贵造访。我听得消息,心中忧虑,可是又不能见到父兄,几日里寝食难安。

皓月见我忧虑乃至不思茶饭,也为我担忧,每日里会特别做些精致可口的吃食。可是我就是吃不下,总是思索着怎么能和父兄联络上,告诫他们要小心谨慎。烦忧难耐时,我就一个人抱着琴去烟波亭,试图驱走心中的波澜。

一个清晨,我一夜几乎没睡,早早地到了烟波亭,心乱如麻。

“小妹,你的琴声还是这样动人。”一个声音响起,那么熟悉,我惊诧地转身,是二哥!

“二哥。”我轻声叫出,眼睛模糊了。

“臣,参见皇后娘娘。”二哥笑着跪拜下去。

“二哥,这里又没有什么人,何必这样呢。”我连忙扶起二哥。

“不不,这是应该的。你现在已经是皇后了,我就是臣子啊。”二哥仔细地打量着我,眉头一皱,“小妹,你瘦了。”

我的眼泪一下子流出,二哥慌忙为我擦着,就仿佛小时候每次我哭泣他哄我那样。

“怎么了妹妹,是不是在这皇宫中过得不如意?”二哥的脸色变了,“谁敢欺负我的妹妹?”

“二哥。”我破涕而笑,“你的妹妹可是皇后呢,有谁敢啊?”

二哥也笑了,“我就说嘛,凭我们凌家的威名,哪个宫妃敢为难你?更何况,你是皇后。”

哥哥笑着坐在亭中的大理石雕花圆墩上,“妹妹,那日的晚宴怎么没来?风寒好了吗?”

“好多了二哥。”我也笑着坐下,心中却十分诧异,“二哥怎么能够进宫的?”

“你出嫁时我还在西疆征战,那日也没有见到你,此次班师回朝,便奏请皇上恩准见上妹妹一面。”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皇上对你好么?”哥哥问道。

我却不知怎么回答,不置可否地笑笑:“挺好的。”

只能用谎言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那就好。”哥哥大笑着站起来,“我的妹妹国色天姿,哪个男人能不爱?我们凌家如今还有哪个敢小觑?”他的脸上是骄傲。

“二哥。”我拉着他的衣袖让他坐下,“皇上真的让你统领三军了?”

“对呀。这是你哥哥应得的。”他的神情是那么的意气风发,那么的自信。

“什么时候?就在那天晚宴上。”

二哥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二哥为何不力辞呢?”我低了头轻轻地问道。

“什么?这可是我应得的呀。”二哥不解地看着我,“小妹,你可知道我这次差点就回不来了么?战场上的惨烈是你看不到的。皇上在京城里无忧无虑,可是,哥哥为了这分无忧拼上的可是命啊。这么多年多少场战争,哪次不是我舍命拼死赢下来?不然,这京城哪会有这般安宁。你不懂,你不懂。”

二哥摇摇头,满是无奈。

“二哥,也许薇儿不懂那些战场上的硝烟。可是,如今二哥你被加官晋级,我们凌家的势力也就随之大涨,这样下去,皇上虽不会忧心边疆,却会忧心凌家的。你也知道,皇上一向和爹爹的关系不是很和睦,我嫁进宫来后才好了一些,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如果臣子功高盖主,主子还能不欲除之?”

我站起身,看着二哥阴晴不定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和盘托出,“二哥,妹妹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为了我们凌家以后荣光长在,你也得把这个三军统帅辞了啊!”

二哥没有表态,也什么都没有说。

我继续说:“二哥,你真的以为妹妹在这宫中如外界所说那样吗?妹妹是皇后不假,可是都这么久了,妹妹连皇上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每日的吃食都是让皓月她们在小厨房里做的,皇上心里根本就是恨我们凌家的。”

“你说什么?”二哥噌地站起身,“你说你连皇上是什么样子都没有见过?”

我很随意地点点头,浅笑道:“二哥,妹妹不在乎,这样其实很好,不用卷进宫廷争斗中,不是很好吗?妹妹那么爱静,这样的生活是最适合妹妹的了。只要我们凌家好,妹妹就知足了。”

我眼泪掉下来,却给了二哥一个笑容,“二哥,父亲他年事已高,就别说起我在宫中的境况,只说一切安好就行了。”

二哥沉默了许久,终于点了点头,“小妹,为了我们凌家,委屈你了。”二哥突然拜倒,我慌忙中去扶,二哥却不动,“为兄的想得不够长远,父亲也没有想到。小妹,你就受我这一拜吧。”

“哥你快起来。”我手上用力扶起哥哥,“去坤宁宫喝口茶吧,二哥。”

“不了小妹,哥现在就回去写辞表。”他给了我一个温暖的笑容。

我点点头,“二哥,其实真正委屈的是你啊。”

我一人回到坤宁宫,心中微凉,为二哥,也为自己。这一别,何日才能再见到他们啊?今日竟也没有问问父亲母亲好不好,大哥怎样,三哥有没有信儿,就这样匆匆地让二哥走了。

我依在坤宁宫院里高大的桂树下,手轻轻抚摸着粗糙的树皮,微微的有些疼。

“小姐,您可回来了,见到二公子了么?”皓月在殿阁内看见我,忙迎出来。

我点点头,不说话。

“小姐您怎么哭了?”皓月拿出丝帕为我拭着,眼中满是心疼。

“没事,皓月,就是有点儿想家了。”我勉强笑着,“进去吧,我有些饿了。”说罢,我向殿内走去。

皓月的声音再次响起,是迷惑,“小姐,你的碧玉木兰簪呢?”

我伸手一摸,发髻上只有几枚簪花。心下一紧,那碧玉木兰簪是我进宫前母亲给我的,还是她当年的陪嫁呢,弄丢了可怎么是好。

我定定神,“皓月,你快带着小福子小禄子他们,还有馨兰玉梅她们一起去找,应该就在九曲长廊上。”我心中想,定是刚才哥哥猛地拜下我扶他时掉了。

今晨,自己只松松地挽了个髻,定以几枚簪花,看看又觉得太过简单,还不如宫女的装扮,才拿出碧玉木兰簪来戴的。不曾想,一直珍惜不戴的,一戴就丢了。

看着皓月带着他们出去,我慢慢走到小池塘边,坐在长凳上,长出一口气。那簪子一定找得到的,那里根本不会有什么人去,而且就这么一会儿儿的工夫。哥哥那边的事也算解决了,想必哥哥已经明白了我的意思,也会转达给父亲的,这样我们凌家就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机。

我拨弄着池水,有锦鲤游来在指边游来游去,还有几只大胆的啃我的手指。我笑起来,看来我这个不受宠的皇后连累了这些名贵的锦鲤,都没有人再喂它们了。

我转身回到宫中,在小厨房里找了些馒头,跑去池边,仔细地撕好搓成细碎的小球,投喂给那些锦鲤。

白色羽纱的裙子被池水沾湿了我也不顾,席地而坐,手撩着池水,逗弄着那些因食而来的锦鲤,快乐得像个孩子般。

忘记一切烦恼,忘记凌家的荣耀,忘记我是皇后,甚至忘记这里是坤宁宫,多好。

簪子没有找到,这让我心中难过了很久。太监黄敬也带来了我想要的消息,二哥真的听了我的话,辞了三军统帅的头衔,皇上为此赐了他钱帛和府宅,连称他忠心耿耿。

看来我的猜测没错,皇上并不是真心要把三军交给二哥的,应该只是一次试探吧。凌家总算躲过了一劫,我的心也放松了下来,几天里恢复了胃口。皓月很是高兴,每日的吃食都有新花样。只是那簪子,怎么会一会儿工夫就不见了?应该是被什么人捡走了。这至少说明,烟波亭还是有人去的。为此,我让小喜子小荣子在烟波亭上挂了白色的羽纱帘帐。

一日,我正在绣一副大漠如烟图,蕙菊走了进来,踟蹰了半晌才道:“娘娘,方才宫里传闻柳妃已有身孕了。”她顿了顿再道:“还说皇上很是开心,赐了她很多珍宝呢。”

我刚刚开始绣,取材是二哥以前讲给我的西域风光,此时身边满是各种颜色的细丝线。听到这话时,我的手停了一下,浅笑着说:“皇上能一连半个月宠幸于她,有了身孕也不足为奇。而珠宝,”我继续手上的绣活道:“皇上富有四海,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柳妃怀的是皇上登基来第一胎,没有为此晋位,我还觉得奇怪呢。”

“小姐,若是这柳妃真的能生下皇嗣,那我们的日子就更不会好过了吧。”皓月担忧地说。

我没有停止手上的飞针走线,只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来,“你觉得,我们还会比现在过得更差吗?”

皓月抿了唇不说话,但脸色却微微尴尬起来。

我没有再说什么,知道皓月的担心,思绪也回到两日前。

那日清晨我去了烟波亭,晌午时分才回到坤宁宫。一进宫门,只见他们个个垂头丧气,平日里脸上常带的笑容全不见了。

皓月引我回去西暖阁,馨兰端上八宝红枣茶,却不退下,只在门边踟蹰。

“怎么了?”我饮一口,发现茶水略烫,不由微微皱了眉。馨兰在茶水上很谨慎,端给我的必定是温度刚刚好的。如此,只能说明宫里出了什么事。

“回娘娘,今日柳妃娘娘过来了。”馨兰轻声道。

我“唔”了一声:“那又如何?”

“柳妃娘娘她,”馨兰话未说完,便被进来的蕙菊打断了。

“柳妃娘娘说皇后娘娘入宫这么久,她一直没有来拜会,今日特意前来呢。”蕙菊撤下桌上的茶水,重新换上一盏碧螺春。

皓月诧异地看一眼蕙菊,“怎么可能?她会突然这么知礼数了?”

我横一眼皓月:“怎么说话的!”

皓月忙噤声。

我朝蕙菊温和一笑:“本宫知道了,你们都下去吧,本宫想歇一歇。”

待她们都退下,我叫住走到门边的蕙菊,“本宫有些饿了,你去备些点心来。”

不多时,蕙菊便端来四样小点,我拿起一块佛手酥递给她,“说吧,今日到底怎么回事?”

“没什么的,娘娘。”蕙菊接过那酥,轻声道。

我的面上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柳妃正当宠,而我这个皇后,恐怕任谁都知道不过是皇上权宜之下娶进宫来的,根本不会得宠。”我停了停,取过茶盏饮一口:“所以,一个正当宠的妃子,怎么会去向一个有名无实并被皇上厌弃的皇后请安呢?”我盯着蕙菊躲闪的眼睛道:“更何况柳妃一向清高自傲,有时仗着得宠连皇上的话都敢违背一二,她来向我请安,我连做梦都没想过。”

蕙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娘娘,奴婢欺瞒娘娘,还请娘娘恕罪。”

我扶她起来,声音温和:“我知道你是怕我生气,说吧,她今日都来做什么了?”

蕙菊搓了搓手,轻声道:“娘娘今日一早便出去了,奴婢们正在打扫,一回头就见一位宫妃站在院中,忙向她请安。她身边的宫女叫我们起来,又问娘娘在不在。”

“你怎么说?”我问道,毕竟沈羲遥并不允许我出坤宁宫。

“奴婢说娘娘去了明镜堂。”蕙菊答道:“那位宫妃只是点点头,就带着宫女在坤宁宫院子里前前后后的转。”

我微微皱起眉头,柳妃此举算是僭越了。

“奴婢当时不知她是谁,只知坤宁宫没有娘娘许可,其他人等不得乱闯乱逛,见他们又要进正殿,便拦住了他们。”蕙菊说到这里眼睛微微有些发红,“小福子与奴婢拦住那位宫妃,说娘娘不在宫中,还请她先回去,待娘娘回来再来请安。不想她身边的宫女却发起火来,问我们认不认得眼前人是皇上最宠爱的柳妃娘娘。还说宫里没有柳妃娘娘不能去的地方。奴婢们只能磕头,却不能让她进去正殿。”

我递给蕙菊一盏茶,她道了声谢喝了,继续道:“奴婢几个跪在正殿门前拦住他们,柳妃娘娘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冷笑。奴婢们怕极了,她身边的几个宫女上来拉扯我们,我们死死抓着门槛不动。那几个宫女还踢了我们几脚。”

我的手一颤,柳妃此举,完全是没有将我放在眼中,可是,她又怎么会将我放在眼里呢?

“然后呢?”我极力让声音平静。

“可能是见奴婢们一直死死拦着,柳妃娘娘觉得没意思,便让他们都退下,一个人站在门口朝正殿里看了会儿,便带人走了。”

我舒了口气,生怕他们又遭什么折磨,但心底却也是不甘的。再如何,我是皇帝不得不迎娶的皇后,哪怕他再不愿意,也得看着我堂堂正正从乾坤门走进来。论出身论尊贵我都远胜于柳妃。她不过是仗着皇帝的宠爱便如此跋扈,一点不将我与我背后的势力放在眼中。要么,是她太狂妄,要么,便是她有了其他可与我抗衡的筹码。

想到这里,我不由握了握拳,难道……

蕙菊见我神色不郁忙道:“娘娘别生气。”

我叹一口气,朝她抱歉道:“是我不好,你们本该是这宫里最受人敬畏的坤宁宫宫女太监。但我空顶着这皇后的称号,其实一点用都没有,还连累你们受委屈。”

“娘娘快别这么说!”蕙菊忙道:“娘娘对奴婢们的好奴婢们不敢忘,便是为娘娘死也甘愿。再说这算什么委屈。”她迟疑了一下,“娘娘并不是无宠,而是不争。以娘娘的美貌才情,这宫里哪一个妃嫔能比得去?”

我笑一笑,却摇摇头,才情和美貌,虽然是得宠的资本,却不是得宠的绝对啊!我虽骄傲与自己的出身,却也因这出身,注定不会被皇帝所喜。

“不说这个。那么今日,柳妃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了?”我问道。

蕙菊仔细想了想道:“是没说过话,不过她临出坤宁宫宫门时,奴婢隐约听到她跟身边那个宫女说了句什么。”

“什么?”我突然有些紧张,仿佛这句话将十分重要。

“嗯,她说‘你们方才那样真是给本宫丢脸。难道本宫非要进去不成?待本宫产下麟儿,这里还不就是本宫的了。’”

我心一沉,看来自己的猜测多半是真的了。

自那一日起,我想着很快应该会有柳妃有孕的消息传来。可是却没有丝毫动静。终于,在今日,这消息放了出来。

“小姐,”皓月见我出了神,以为我在感慨今时今日的境遇,低低唤了我一声。

我见她满眼的担心,叹了口气道:“皓月,你是怕万一柳妃产下皇子,会对我取而代之么?”

皓月没有说话,只是为我端上一杯大红袍,我轻轻吹了吹上面的浮叶,细瓷白莲茶碗刚送到嘴边,又放下,“皓月,你放心,我不会让凌家出一个废后的。”

说完,才轻啜了一口,有点微微的苦。又抬头看了一眼蕙菊,“宫中别的妃子可有什么说法?”

蕙菊是我挑出来的四个侍女中最善与人交际的,和宫里一些得宠的妃子身边的太监宫女相熟,因此能告诉我一些后宫的事。虽然我这个皇后有名无实,可是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

“丽妃可是很不高兴呢。”蕙菊接过我手中的茶碗笑着说:“听丽妃身边的小卓子说,知道消息后,丽妃砸了宫里的羊脂瓶,可是第二天还是一脸喜气地去给柳妃道了喜。”

我笑着点点头,“和妃那边呢?”

“和妃娘娘倒是没有太大的举动,听说还向皇上请旨去隆福寺给柳妃祈福呢。”

我长长地“哦”了一声,“看来这和妃还算是个聪明人。”想了想,又对皓月说:“怎么说我也算个后宫之主,皇上即位虽久,可登基时年纪尚幼,现在还没有一个子嗣。柳妃有孕是好事,我们也得有点表示。你明天做些精巧的点心送去,就说是我的一份心意。”

皓月点点头,却又为难地问道:“可是,小姐,该做些什么好呢?”

我笑着看着她,“我大婚那日的子孙饽饽你可是尝了的,就做那个吧,也图个吉利。”

皓月仔细地想了想,“可是那里面是要放些南山金丝桂香蜜枣的,很是少有呢。听说那是只有皇上才能吃到的珍品。”

我低头片刻,就想起黄敬来:平日里没有少给他好处,他应该还是可以给我这个无宠之后办点事的。

心中定下主意,吩咐皓月道:“你去把黄敬给我找来。”

“小姐莫不是让他去找那南山金丝桂香蜜枣?”皓月听我提起黄敬,心中也就有了数。

我点点头,“黄敬是采办食材的太监,在御膳房里应该是有些办法的。”

芙蓉锦纱帐外,黄敬恭敬地跪着。对于他这样一个采办太监,是没资格见妃子的,更何况我是皇后。心中有些想笑,若不是无宠,这蜜枣我还不是想要就有了的?今天却要摆这架势。

“黄敬。”我慢慢开口道:“本宫想要你去御膳房拿些南山金丝桂香蜜枣来,你可办得到?”

“这……”黄敬犹豫了一会儿儿,才开口,“娘娘,实不相瞒,这蜜枣可是只有皇上才能品尝到的啊。奴才我一个小小的采办太监,哪有机会接近这稀罕物件。”

我示意了皓月一下,只不做声地喝着茶。

这芙蓉锦纱上纹路虽密,可是却能将外面的情形看得清楚。只见皓月在黄敬耳边说了两句,那是我早就交代好的。

据我所知,黄敬有一个兄弟在牢军效力,差事繁重辛苦,军饷却不多,我以将他调到护城军为条件,黄敬定能接受。果然,黄敬眼睛一亮。

皓月刚回到帐中,就听见黄敬说:“娘娘要是实在想吃这蜜枣,奴才想法子给您弄到。皇上不喜甜食,又很少有人知道这么个珍贵的食材,只是多了奴才可就弄不来。”

我笑笑,“不用多,一两足矣。”

当天下午,黄敬就把南山金丝桂香蜜枣送来了。我也托人向二哥打了招呼,这等小事对于身为将军的他来说,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

皓月精心地将子孙饽饽做好,我仔细地挑了一只凤舞九天的朱漆木匣,又从院中采下几只桃花,一切都装好后,吩咐紫樱、玉梅和小福子小喜子,小心送去柳妃的昭阳宫。

直到晚上,还不见她们四人回来,我心中有些焦急,不知发生了什么。

夜色渐浓,终于派去打探的小禄子回来了,气喘吁吁地说:“娘娘,他们被柳妃扣下了。不过奴才去的时候已经放人了,现正在回来的路上,奴才怕娘娘等得急就先回来报信。”

我霍地站起身,“扣下了?为什么?得罪柳妃了不成?”

小禄子没有回话。此时,紫樱、玉梅、小福子和小喜子小心翼翼地走过来。

“娘娘。”紫樱一下子跪在我面前,哭起来,其他人也抽泣着跪下。

我上前扶起他们,皓月、蕙菊和馨兰给他们擦着泪。我回身坐下,看着他们渐渐停止了哭泣,才柔声问道:“出了什么事?”

“娘娘。”小福子擦了擦眼睛对我说:“今儿个奉娘娘的懿旨给柳妃送贺礼,刚走到昭阳宫门口,就被门外的侍卫拦下了。那些侍卫好凶啊,仔细验过腰牌通报了才让我们进去。”

小福子没说完,紫樱接着说道:“巧的是皇上也在。我们进去时,皇上正跟柳妃说着话,身边站着和妃,我们只好在一旁候着。等皇上说完话,柳妃问我们是哪个宫的,我刚说是坤宁宫的,柳妃脸色就变了。”

说着,紫樱突然又哽咽了。

我转头看着玉梅,内心不是不愤怒的,但是,我没有说话。

玉梅接着紫樱的话说道:“皇上笑着说您做得还算得体。柳妃的脸色变得好快,一眨眼就又是笑了。柳妃让我们先在偏殿候着,还让丫鬟们好好招待。可我们等了很久,却一直不见召见。”

小禄子道:“就这样一直到晚膳时间才召见我们。可谁曾想,她看见食盒里的子孙饽饽就生气了,硬说您没安好心,还逼着我们吃。我们哪儿敢呀。她就让身边的太监硬塞,还打了小福子和小禄子。”

“小姐,奇怪啊,咱们又没有什么不对,她凭什么打他们啊?”皓月愤愤地说。

我苦笑了一下,自己怎么就糊涂没有想到呢,柳妃一定是恨我的啊,这后位本应是她的,却突然降到我头上。现在她有了身孕,当然也很小心怕这宫里有人害她,我这时送吃食去,她自然疑心,是我没有想周全,连累了他们四个啊。

“怪我没有想周全,你们吃苦了,快下去好好歇着吧。”我摆摆手,让蕙菊、馨兰带他们下去擦擦药。

“皓月。”我起身,“跟我去烟波亭吧。”

“小姐,这么晚了您去什么烟波亭啊?”皓月惊诧地问。

“心里憋得很。”我笑笑,“就让小荣子跟着吧,他懂点功夫,就别惊动侍卫了。”

“小姐。”皓月还想说什么,可是看到我坚决的神色,叹了口气,回到内室取了轻裘披风给我。

我笑道:“穿这么厚做什么,已经三月了啊。”

“晚上冷,您身子不好,别着了凉。”皓月坚持给我披上,我就依了她。

夜有些深了,穿过御花园时我也有些害怕,小心地避开了巡夜的侍卫,来到烟波亭。没有带琴,却带了三哥去年从江南回来送我的紫玉菱花箫。

让皓月和小荣子在一旁候着,我凭栏而立,望着远处的栖凤台,我在想自己当初的决定是不是正确。到底是想办法得到皇上的垂青,做个有底气的皇后,也为凌家在朝廷的势力做一些保障?还是随皇上心中所愿的那样,默默地避世,安静地做这个有名无实的皇后?

风吹起了我鬓间的长发,我不禁裹紧了身上的轻裘披风,手触及紫玉菱花箫,一点凉,想起了远在江南的三哥。

从小三哥是最疼我的,大哥深沉又比我年长许多,我懂事起大哥已经在朝为官了,而二哥在军营的时间多过在家,只有三哥比我大不了多少,从小一起从师,什么他都护着我。

这箫是我无意中向他提起,没想到三哥就细心地搜罗来送给我。而今我在这皇宫中,见不到任何亲人,且这个“皇后”也是有名无实,想避世却避不开,到底该怎么办?

吹起三哥喜欢的《流水浮灯》,略带哀怨的曲子飘荡在西子湖上。

突然有人拍手,我惊得回身,隔着羽纱帘,借着月色能看出来是个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