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来人生

重来人生

鲸玉是条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她一个现代女医生,玩的是刀救的是人命;谁想到一个穿越,医生成了林黛玉。于是乎众人发现林姑娘变了,她竟能面不改色的将人的肚子剖开之后又缝合好,最重要的是被如此对待的人真的活过来了。能御兽,救了老头竟是太上皇,林黛玉想着自己这究竟是什么神仙运气。

主角:林黛玉   更新:2022-07-15 21:5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黛玉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来人生》,由网络作家“鲸玉是条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一个现代女医生,玩的是刀救的是人命;谁想到一个穿越,医生成了林黛玉。于是乎众人发现林姑娘变了,她竟能面不改色的将人的肚子剖开之后又缝合好,最重要的是被如此对待的人真的活过来了。能御兽,救了老头竟是太上皇,林黛玉想着自己这究竟是什么神仙运气。

《重来人生》精彩片段

水面平静无波,船儿慢慢地向前划过,身后拖着长长的涟漪。

黛玉闭着眼睛,裹着被子,浑身上下说不出的愁绪满怀。

昨晚偷喝了船上的桃花酿,果然香甜无比,不知不觉就喝了一瓶。

醉的什么都不知道,倒是睡了个好觉。

伸伸懒腰,被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硌得慌,随手往外一摸,林黛玉猛然睁大了眼睛。

一个方方正正的盒子,盒子上有个小小的十字,还有十字旁边粘贴的一个晶片饰品,跟她在在医学院念书时候用的药箱一模一样。

穿越到红楼世界才两天,药箱就跟着不期而至。

黛玉有点懵了。

她是二十一世纪的一名医学院高材生,和师生们一起做义诊的时候遇到泥石流,被一棵大树砸中晕倒,醒来就发现自己穿书了。

穿到红楼梦第十二回,坐船回家探视病重林如海的林黛玉身上。

记得她刚醒来的时候,差点被穿书的事实重新吓晕回去,为了让自己大醉一场早点回到医学院,她便偷喝了船上的桃花酿。

结果睡了一觉醒来,她依旧在船上。

……

容不得多想,药箱就在她手上。黛玉熟练地找到开关打开,里面有一些调理肠胃的药,和一只多巴胺针剂及静脉注射器。

拿出一颗养胃丸含在嘴里,黛玉瞪着多巴胺发了呆。

这些东西她从没往药箱里放过,养胃丸应该是为她准备的,那么多巴胺呢?还有注射器呢?

刚这样想着,药箱在她合上的一瞬间,竟然消失了。

黛玉惊得嘴巴张开老大,有三秒钟都不敢呼吸。

简直见了鬼了。

……

“砰砰砰”,门外传来敲门声,“姑娘,您睡醒了吗?奴婢进来伺候您梳洗。”

听到紫鹃的声音,林黛玉赶紧闭嘴将药丸使劲吞下,吞得急了些,有些噎着了,眼里顿时噎出了眼泪。

紫鹃一进门就看见自家姑娘正眼泪汪汪地抻着脖子往下咽,那副痛苦的样子她从来没在姑娘身上见过。

吓得三步并作两步跑到黛玉身边,一边伸手替黛玉捶着背,一边吩咐小丫鬟快点端茶过来给姑娘喝下。

等到一口茶入喉,将药丸冲下去,黛玉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紫鹃拿出手绢替黛玉擦了擦眼泪,叹息地道:“眼看着就要到扬州城见老爷了,姑娘别再哭了,哭得岔了气,奴婢们看着都心疼,更别说是老爷了。”

敢情她以为刚才那是黛玉哭岔气了。

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黛玉的心里猛地痛了一下,瞬间觉得像有一只手揪进来一般,疼的不能呼吸。

想来是原主的情感在作祟,六岁生母病逝后就离开父亲到了京都,没想到再见面竟是来送父亲最后一程的,连在父亲眼前尽孝的时间都没有。

怎能让她不伤心!

从今往后没有了来处,人生悲凉莫过于此。

紫鹃见黛玉沉默,习惯了似的不再说什么,在小丫头的辅助下伺候黛玉梳洗穿戴起来。

刚才琏二爷派人过来说,今天巳时左右就可以靠岸了,现在已经是卯时末,得先让姑娘吃点饭,吃完饭喝药,还得哄着姑娘不要哭哭啼啼的,免得一会见了林老爷更添伤怀。

……

从昨天穿越过来黛玉就没出过船舱,现如今已然是这样了,反倒没有了刚穿越时候的仓皇,便想到甲板上去透透气了。

“紫鹃,一会找出长毛披风,吃完饭我要到甲板上站一会。”

紫鹃点头应下,赶紧吩咐人去备饭。

冬日的江南没有了花红柳绿的喧嚣,反而更像一副轻抹淡写的素描,迎着众人鉴赏的目光,缓缓展开。

黛玉刚出船舱,便感觉到了扑面的温润水气,比之京都的冬天要舒服了许多。

已经接近扬州城,岸上的繁华尽管不能和京都比,但是较之也另有不一样的韵味。

“姑娘,”紫鹃走过来,将手炉递给她,担忧地道:“姑娘到阳面站一会吧,在这里小心着了风。”

黛玉贪婪地呼吸着这难得的新鲜空气,欣赏着岸上的人间烟火,接过手炉,饶着甲板走动起来。

紫鹃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心里暗暗纳罕:姑娘怎么既不咳也不喘了,难道真像人家说的那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到了姑娘出生的地方,身子自然而然就好了?

刚这样想着,就见黛玉从甲板上探出头去,看向船底的水面。

紫鹃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姑娘,”她快走两步,紧紧抓住黛玉的衣服道:“姑娘千万要小心,昨晚才听说有个人落水了,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呢。”

黛玉赶紧将脖子往后一缩,俏皮地伸了伸舌头。

那表情在她清美至极的气质里凭添了一丝灵动,就像夜空上的皎洁月光突然芳华绽放,周围船上的人都看呆了。

一艘大船缓缓错过,幕帘后站着一名长身玉立的男子,男子的目光一直盯着甲板上的黛玉,深邃幽暗的眸子微微眯起,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想法。

黛玉似乎察觉到了旁人的视线,脸微微一红,低头走到了另一边。

“主子,”男子身边的护卫恭敬地道:“这是荣国府的船,属下刚才打听过了,船上的人是贾府琏二爷和林姑娘。”

感受到头顶男子的目光,护卫继续说道:“听说扬州盐政林如海最近染了重疾,荣国府老太君便令琏二爷亲送林姑娘回家侍疾。”

男子不置可否,抬眸又看向刚才的方向。

护卫小心翼翼地看了主子一眼,低声道:“说起来这琏二爷也的确是个人才,咱们船上连徽记都没有,他竟然觉察出了不一般,听说他也在命人打听咱们船上的人是谁,小的们要不要……”

男子手指一抬,止住了长随的话头,沉吟片刻方才说道:“他这里不足为虑,不要打草惊蛇。”

然后摆了摆手,护卫没有再说什么,躬身退了出去。


马车颤颤悠悠向城里驶去,黛玉坐在车内,一路看过扬州城的车马喧嚣,更是别有一番光景。

林家人丁单薄,黛玉是林如海唯一的骨肉。

稚子时离家已七年,府里很多下人和姨娘都没见过她,但是一想到她的外家是荣国府,都也不敢存了轻视的念头,一个个规行矩步,比平日里还要添加了几分小心。

黛玉记得原著里的林如海就是这段时间去世的,从此剩下原主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这个世上,成了无根的浮萍。

如果林如海没有去世该多好,林黛玉就可以顺理成章地留在扬州,不用回去见证荣国府的那些糟粕事,更不用和一帮心怀鬼胎的美人天天斗法。

这样想着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将手拢到袖子里,却触摸到袖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整个人都血液凝固了。

那是她的药箱,此刻变成了小小的一个,正躺在她的手上,令她瞠目结舌。

轿子一顿,好像停下了,外面有问候声传来:“老奴给姑娘请安,给琏二爷请安。”

黛玉急忙把小药箱塞回袖袋里,听到紫鹃答应了一声,轿子又被抬了起来,往内门走去。

她的心里乱成一团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又将手伸进袖袋里,摸了摸小药箱,方才觉得有点安定了下来。

轿子终于在一处敞阔书香的院子停下,竟是直接将她抬到了父亲这里。

进入正室,正室里很多人,黛玉看了一眼,只见个个衣衫精致,面容凄婉。

这些人她大都不认识,想来是父亲的姨娘,见到黛玉都齐齐蹲身行礼,轻声道:“妾身给姑娘请安,给琏二爷请安。”

黛玉点点头,迈步进了内室。

林如海躺在床上,面容枯槁,看上去不是太清醒,正张大嘴巴使劲吸着气。

黛玉的眼泪瞬间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心里的疼痛就像从骨子里钻出来的,疼的她的四肢百骸都没有了力气。

那种血缘里的牵扯,一点都掺不得假。

管家春伯弯腰在林如海耳边说了句:“老爷,姑娘回来看您了。”

本来呼吸艰难的林如海,眼睛仿佛泛出了光,露出满脸的慈祥之色,用力抬了抬手,示意黛玉向前来。

黛玉赶紧走上前去,跪在床前。

贾琏将人都招呼出去,只留下父女俩在屋子里说话。

林如海嘴巴颤了颤,轻轻叹了口气,眼里都是不舍的神色。不知道是不是见到黛玉的缘故,他的呼吸较刚才有力了一些,尽管依旧短促,但不再像是油尽灯枯的样子。

黛玉知道他有心症,她记得听母亲说过。

如今这个样子,恐怕是心衰了吧。

心衰?

呼吸困难?

她猛地记起来,药箱里的那支多巴胺!

天呐。

原来药箱竟然能提前预知她会用到什么药!并且自动出现在里面!

这个认知震撼住了她,她呆愣了几秒钟,伸手进袖袋里摸了下小药箱。

林如海看着眼前肖像嫡妻的女儿,心内百感交集,眼泪慢慢积满眼窝,抬手想去抹掉,竟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黛玉当即拿过父亲的手腕,替他把起脉来。

千真万确,的确是心衰。

时间已容不得她犹豫,她趴到父亲的耳边,轻声说道:“父亲的病女儿能治,片刻就好。”

然后将食指竖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林如海满脸疑惑地看着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

她避过父亲的目光将药箱从袖袋里拿出来,心里念着变大变大。

药箱竟然真的能听懂她的指令,慢慢变大了起来,

黛玉有两秒钟的愣怔,只是现在顾不得多想。

打开药箱,用葡萄糖水稀释了多巴胺,拿出静脉注射器,黛玉俯身在林如海耳边道:“父亲别出声。”

一边说,一边将药水慢慢给林如海注射进去。

一分钟,两分钟……

注射完毕。

她急忙收起注射器和药箱,心里默念着变小变小,药箱瞬间又变回了拳头大小,她赶紧藏回袖袋里。

药已经用上,黛玉紧张地噗通噗通心直跳,抬眸遇见父亲疑惑的目光,她才想起来要解释点什么。

“女儿偷偷跟神医学了点医术,这药是神医赠给女儿的……”斟酌了一下,她接着道:“父亲也别问神医的名字和去处,神医不许说,女儿要信守承诺。”

这些话由不得林如海不信,因为此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子在发生变化,好像有了点力气,呼吸也不再像刚才那样憋得喘不动,抬手再去摸黛玉的头,轻松做到了。

果真是神医,没想到女儿竟有这样的造化,林如海顿时百感交集。

……

用过药后,黛玉在等着看效果,好像也没过多长时间,林如海竟然想吃东西了。

要知道他都多久没有胃口了,要不是还盼着再见女儿一面,说不定他早就支撑不下去了。

张了张嘴,嗓子干哑得很。

黛玉看了看父亲的脸色,嘴唇的紫绀已经明显褪去,呼吸也顺畅了很多,她松了一口气。

病人这个时候想要什么,她是太有经验了。

“快点来人,给父亲端点热水过来,切记不用泡茶,”黛玉大声吩咐道:“再去熬点粥,父亲一会要用。”

春伯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再确认了一遍,方才狂喜地吩咐厨房去准备。

姑娘真是个福星,刚一回来老爷就有好转,林家有救了。

贾琏在旁边也暗暗称奇,真是神了,刚进门看那一眼觉得林姑丈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结果转眼的功夫就有好转,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此时林如海的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样蜡黄,他也真切感受到了身子越来越轻松。

想来这样的神药肯定不多见,女儿竟能毫不犹豫地拿出来抢救他,父女骨血,令他心里满是暖流。

米粥端上来了,黛玉接过碗来,亲自侍奉父亲喝粥。

手里忙着,心思却飞了出去。

书里的林如海是这个年岁去世的,是不是就因为这次心衰加剧了病情,最后才无力回天的?

穿书到红楼梦里本来就对她造成不小的冲击,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她也就认了。

如今无意间救了林如海,只要继续将他的心脏病治好,她就有了改写结局的希望。

如果任由林如海病逝,她则必须跟贾琏再回荣国府。


不,她不想回去。

荣国府里的糟粕最是消磨人,明知道结局还要往里跳,她不是那么想不开的人。

更何况作为一名医者,救人从来都不应该是一道选择题。

想到这里,黛玉的目光坚定了起来。

她要治好林如海,她要留在自己家里,不去做依附别人的菟丝花,更不用去看别人的脸色生活。

当年看红楼梦,林黛玉的结局给多少人留下了遗憾,如今有了改写这个结局的机会,她要狠狠抓在手里,将黛玉活成一副畅快淋漓的模样。

此时贾琏上前,命随来的太医为林如海诊脉,太医将林如海的手腕把在手里一试,怔住了。

这怎么可能?

不是说已经油尽灯枯了吗?

可是这脉象不像啊。

御医将心里的疑惑问出了口。

林如海刚要说是自家女儿用神药治疗的,抬眼就看见黛玉在给他使眼色,看那个样子是不让他说出去。

他会意地眨眨眼,对太医道:“或许是见到女儿的缘故,我觉得这心里一下子舒畅了许多,活着都有盼头了。”

御医:……

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夫,竟然不知道心理治疗的作用会如此强大。

回头看一眼黛玉,这么养眼的女儿,要是他生病看了也会痊愈的,实在是令人羡慕啊。

黛玉:……

“从林老爷这脉象来看,医治康复的希望还是很大的,只要慢慢调理,假以时日便会和常人无异,大家无需过多忧虑。”御医很肯定的说道。

御医的话就像一剂强心针,令林府众人欢呼雀跃起来。

真是天佑林家啊,老爷的病要是能好,他们都不用再重新找东家了,大家都就有活路了。

看向黛玉的目光添了更多的感激。

黛玉……

她要是不说点什么,都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么欢好的场面。

“父亲生病期间承蒙大家照顾,黛玉在此多谢了,”黛玉对春伯等人道:“这么多年没在父亲眼前尽尽孝,这次回来,我便不再回去了。”

贾琏一惊,欲言又止。

回来之前老太君特意叮嘱他要将表妹再带回去,可是如今她说不回去了,这可怎么办。

黛玉好像知道贾琏在想什么,行了个礼道:“麻烦表哥替我到老祖宗面前解释一下,”

“黛玉自小离家,从未在父亲面前侍奉过汤药,实在不配为人子女,如今见到父亲体虚至此,心内十分的不舍,只想留在家里给父亲侍疾,”

“还望老祖宗理解,等父亲痊愈以后黛玉定会随父亲去给老祖宗请安的。”

这话说的没毛病,贾琏还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

郊外,别院。

船上的那名男子此时坐在书桌前,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手里捏着一枚棋子,凛冽深邃的眸子玩味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哦?这么说这位琏二爷暂时还不打算回京?”

黑衣人忙道:“是,琏二爷说是还不放心林老爷的病,怕万一回去了又出现反复,到时候还得再跑一趟,就不如先留在这里等等看再说。”

“属下已经安排人手跟着琏二爷,看他在扬州的日子里还会和什么人见面,一有异动,定会禀报主子知道。”

男子将手里的棋子放下,盯着棋盘看了一会,突然问了句:“林如海的病真的是见了他女儿就好了?”

黑衣人的表情也带了疑惑,道:“林府众人都这么说,属下无能,暂时还没打听到真正的原因,但是林如海确实是在他女儿进去说了会子话之后突然好转的。”

说起来这件事情确实蹊跷,从没听说过一个行将就木的人,转眼间就能好起来的。

要么是他没病装病,要么就是他遇到神医了。

神医!?

想到这里,男子和黑衣人同时瞪大了眼睛!

尤其是男子,一向波澜不惊的眸子里竟然有了希翼的光。

“盯紧林府,尤其盯紧林如海和林姑娘,一经发现古怪,立刻向我禀报。”

“是。”

……

林府。

林如海终于睡了一个好觉,醒来就见屋子里只有黛玉一人,正好他心里有疑惑,便问道:“神医不能说,为何神药也不能说?”

黛玉想了一下,小声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林如海诧异,忍不住转头打量了一下自家女儿。

小小的一个女孩儿,就有如此深的领悟,怎不让他心里宽慰。

而黛玉这边,已经在想着该怎样给林如海继续治疗了。

刚才趁着林如海睡觉的空档,她又检查过一次药箱,刚打开就傻眼了,里面的东西变成了吊瓶,还有听诊器。

她苦笑,这药箱令她捉摸不透,每次都能走在她的前头,让她想不治都不行。

拿出吊瓶,黛玉向林如海走去。

林如海正在闭目养神,听到脚步声过来,睁眼就看见女儿拿着一个奇怪的装满水的瓶子,垫着脚尖往高处挂。

“这是什么东西?”林如海问。

“给您打的药水,要用针输入您体内。”黛玉边忙便说道:“打针的时候您再闭眼休息一会,一定要少耗心神。”

林如海觉得挺奇怪,心想这可能又是那个神医教会女儿的,淡淡地瞧了一会,又闭上眼睛睡觉了,没过多一会,就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一直到这瓶药打完都没有人进来,黛玉暗暗点头,看起来春伯将家里管理的还算严厉,主人家不许靠近就都离得远远的。

黛玉将吊瓶拆下来装到药箱里,顺手拿出听诊器来挂在脖子上,准备等林如海醒来以后替他听听心跳。

梁上落下一抹尘,黛玉皱眉躲了一下,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

房子打扫这么干净,哪来的灰尘差点落到脸上?

一声猫叫传来:喵呜……

“玉儿,”林如海又睡醒了,声音比刚才有中气,但是对比正常人,还是显得很虚弱:“让小厮过来守着为父就行,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行了这么长时间的路,从进家门就没停歇过,你这身子骨一向弱,千万不要累出毛病来。”

“快去歇着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