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逆天神婿叶天策

逆天神婿叶天策

生在悬崖的花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叶天策是范家的上门女婿,在所有人看来,他都是一个废柴,一事无成,卑微落魄。一场意外,他得到灵天经传承,还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是某强大家族的后人。为了追查自己的身世,叶天策摘掉废婿的标签,从此治病救人,逆袭人生。且看一个被人视为窝囊废的上门女婿,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都市……

主角:叶天策,范思露   更新:2022-07-16 06: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天策,范思露 的武侠仙侠小说《逆天神婿叶天策》,由网络作家“生在悬崖的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天策是范家的上门女婿,在所有人看来,他都是一个废柴,一事无成,卑微落魄。一场意外,他得到灵天经传承,还意外发现自己竟然是某强大家族的后人。为了追查自己的身世,叶天策摘掉废婿的标签,从此治病救人,逆袭人生。且看一个被人视为窝囊废的上门女婿,如何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都市……

《逆天神婿叶天策》精彩片段

“找我还十万块钱!”

“叶天策,你怕是脑子有病吧!”

热闹喧嚣的酒吧里,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她翘起双腿,姿态高傲的看着眼前男人,语气淡漠。

“思露,我求你了,萱萱真需要这钱救命!”

看着高高在上的前女友,叶天策只能卑微的请求。

“我早说过,那钱是你补偿我和你谈了一年朋友的损失费。”

“所以,我不欠你什么。”

“你还是走吧!”

范思露脸色不耐,语气唾弃。

“思露,我求你了,念在昔日的份上,要不你先借我十万,不然萱萱真的会死的。”

叶天策不断恳求,他很屈辱,但等钱救命,别无办法。

范思露淡漠开口:“你那病痨妹妹死不死,跟我没半毛钱关系!”

她继而冷笑:“你觉得我们之间还有旧情?”

“还有,白天鹅会在意癞蛤蟆吗?”

范思露冷哼一声:“别再自作多情了!”

看着范思露,叶天策眼色愕然,他难以置信这女人竟如此刻薄绝情。

范思露是他前女友,这家酒吧也是她现男友蔡少杰投钱帮她开的。

正因如此,范思露才离开了他,投入了蔡少杰的怀抱。

叶天策,自然也受尽了众人的嘲笑。

但这些,叶天策并不在乎,他现在只担心萱萱的病情。

“脑肿瘤恶变。”

“再交不出十万做手术,你妹妹最多只能再活一个月。”

医生冰冷的话如针般扎进叶天策脑中,挥之不去。

一年前,叶天策妹妹萱萱因脑肿瘤住了医院。

很快,积蓄、借贷都用尽,却依然不够钱治病。

五年前,萱萱的单身母亲在一次车祸中为救叶天策养母苏碧宛而身亡。

为报恩情,苏碧宛收养了这个孤儿。

萱萱聪明听话,叶天策一直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

小女孩才七岁呀!

叶天策悲痛之余,更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萱萱活下去。”

为救萱萱,他无奈入赘楚家,做了冲喜的上门女婿。

在楚家做牛做马,丧尽尊严,这才换来三十万救命钱。

只是这笔钱,在医院又转瞬用尽。

现在的叶天策,全身穷得就只剩脖子上的那块旧玉了。

那是他亲生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

来之前,叶天策打电话向还在省外的妻子楚芷然求助,一说钱电话就被挂掉。

绝路之下,叶天策只得再次来找范思露。

当初范思露母亲生病,养母曾借给她家十万,分手后,叶天策多次找过范思露,都被她以当了女友一年的损失费为由,将钱占为己有。

没有证据,他如何去告。

而每次上门找范思露要钱,都会被他现男友蔡少杰等人打的半死。

叶天策空有不甘,却乎之奈何。

今天等钱救命,叶天策无论如何也要拿到钱,他不能让萱萱有事。

他已退无可退。

来时,叶天策还抱有侥幸,希望这次范思露会看在昔日情分上还了这笔钱。

只是……

他彻底绝望了。

范思露,这女人果真冷血无情。

“姓叶的,你凭什么借钱?”

“你爸失踪,祖屋也被你舅妈抢走了,你妈现在住的房子也是租的,你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没工作没收入,还带着个花钱无底洞的病痨妹妹,你拿什么来还?”

蔡少杰突然出现,他扫视着叶天策,眼中尽是不屑和嘲笑。

这个废物还真不怕死呀,打了这么多次,还敢来。

“凭什么?”

叶天策反问:“蔡少杰,你问问范思露,当时她母亲生病有难时,我妈给了她十万,她要不要还?”

提起母亲,叶天策就痛苦无比。

二十年前,义父和三岁的自己饿晕在街头,正是养母苏碧宛好心救下并收留了自己父子。

之后,义父和养母有了感情。

于是组成了一个家庭。

顾忌叶天策的感受,苏碧宛一直不愿再生小孩,把他当作自己的亲生儿子。

如此滔天恩情,叶天策如何报答!

想到养母为自己牺牲了这么多,而萱萱的母亲又是为救养母而死,现在萱萱却躺在医院等钱救命,他的心就在滴血。

“你说有借就有借呀,借条呢?”蔡少杰再次冷笑。

“你……”

叶天策一时语塞,无法回答。

当时养母信任范思露,并没有留有借条,他也很无奈。

叶天策愤怒出声:“不管怎样,今天我一定要拿到钱!”

到这份上,叶天策只能死磕到底。

萱萱的病,他拖不起。

“我好怕哟!”

蔡少杰吐了一口烟,耻笑不已。

“是呀,我们好怕呀!”

一众狗腿子也哈哈大笑,语气嘲弄。

围看众人也大笑,充满鄙夷。

叶天策给人做上门女婿冲喜一事,现在东海一带谁不知道。

这个窝囊废,穷鬼,凭什么说大话,真是好笑。

蔡少杰突然语气加重:“好,想要借钱是吧,今天老子就给你一个机会。”

叶天策眼神一紧:“什么机会?”

蔡少杰笑容玩味:“跪下,老子可以借你十万。”

“跪下!”

一众狗腿子顿时哈哈大笑,神情戏谑。

叶天策全身血液燃起,眼中愤怒加剧。

但很快,他眼神火热。

因为蔡少杰真的将十万现金提了过来,放到场中。

“啊……”

场中顿起一片惊呼!

看着金光闪闪的钞票,叶天策恢复了冷静。

他知道,现在不是逞骨气的时候,萱萱还等着钱救命呢。

扑通!

叶天策跪在众人面前,接受嘲笑。

膝盖痛!

但……

心更痛!

只要能讨回钱救萱萱性命。

这一跪,值!

真是爽呀,看到骨头很硬的叶天策像狗一样的跪在他们面前,蔡少杰等人无比兴奋。

酒吧里的人也都停止了活动,有人还拿出手机狂拍,生怕错过了这难得一幕。

“为钱入赘,见人下跪!”

“真是下贱!”

众人嘲笑不已,字字戮心。

叶天策心如刀割,忍受羞辱。

他发誓,总有一天,誓要讨回这个耻辱。

范思露扬起下巴,俏脸鄙夷:“果然是个毫无骨气的男人。”

她觉得当初离开这个废物是对的。

这时,蔡少杰不知又从哪里牵来了一只母狗。

他嘴角勾出一丝戏谑,让那只母狗撒了泡尿,倒入杯里。

“啪!”

杯子放到了叶天策面前。

“喝了这杯,钱就给你!”

“喝呀……”

众人玩味看着叶天策,癫狂大笑。

看着杯中液体,叶天策脸色发青,血液直涌。

他终于明白了,蔡少杰是存心在戏弄自己,就算真喝了杯中的狗尿,他也不会给钱。

叶天策愤怒起身:“混蛋,要我喝狗尿。”

“欺人太甚!”

他拿起杯子泼向蔡少杰。

“啊……”

蔡少杰猝不及防,一身狼藉。

“给我弄死他!”

抹着脸上的狗尿,蔡少杰疯狂咆哮。

众狗腿子一涌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叶天策被打倒在地,全身鲜血直流。

“你个废物!”

蔡少杰上前,一脚踩向叶天策头部。

他嘴角勾起一抹狠厉;“废物,你要找死,老子成全你!”

叶天策脸色愤然,怒火上窜,却无法阻挡。

鲜血从他头上流出,渗入了挂在脖子上的旧玉当中。

叶天策当场昏了过去。

“嗖——”

一道光芒从旧玉上一闪而出。

没入了叶天策的脑中。


“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哪里?”

睡梦中的叶天策感觉自己好像在飘渺的虚空中遨游。

而他的四周,全是武道修行功诀、玄妙医术针法、风水相术、神眼之术等奇玄妙法在游走。

“我乃灵天上仙,即日起,你就是我新的传人!”

“得我灵天经和仙玉照,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一道传承声音也传入了他的耳中。

“啊!”

当那块古玉发出灵光涌入叶天策掌心时,他忍不住尖叫一声。

叶天策醒了过来。

接着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偏僻的街头,全身伤痕累累。

原来自己是被蔡少杰等人打昏迷了,在这街头昏迷了一夜。

想起事情的经过,叶天策愤怒、憋屈。

但现在,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他脑中有着庞大的信息量和传承之音正在挥之不散。

“奇怪?”

“刚才似梦又不是梦!”

嘟囔一句后,叶天策闭上眼睛,再次震惊不已。

梦境依然清晰,自己脑海中果真有一部灵天经。

“太玄幻、荒诞了吧?”

他有些不信,出于好奇,他打开脑中灵天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

下一刻,叶天策再度震惊。

他明显感觉自己的丹田中开始涌出一小股热流。

热流开始在四肢百骸游走。

所过之处,清爽无比。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九宫仙图浮现。

“这是什么?”

九宫图内外有九层图案,这些图案光芒虚浮,闪耀无比,却层层分明。

“难道这就是仙宫图?”

他想起了传承之音说的仙玉照来,于是试着传承上说的转动了仙玉照。

下一秒,叶天策惊呆了。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自身一股伤势信息。

状态,殴伤三十二处,五脏损伤,头颅震荡。

病因,暴力殴打导致。

修复、毁灭?

叶天策选择了修复。

发出修复指令后,但见古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浮光没入他的体内。

“啪——”

他的身体开始了异变。

接着他心脏狂跳,周身滚烫,血管发热,全身细胞扩散游走,血液也在体内狂奔。

他的骨骼也在啪啪作响。

一种无法想象的修复能力在他体内生成。

他的内体在修复。

半小时后,叶天策身躯一震,疼痛感彻底消散,所有的伤势也都愈合。

同时,仙宫图上面的外三层也黯淡了下来。

“这……这是修复妙手啊。”

叶天策惊呼不已。

原来,这古玉化的仙玉照能修复身体疾病。

“难道这就是灵天仙人传承给我的仙玉照?”

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

“这是天赐仙法,无上恩惠呀!”

叶天策无比激动,朝天而跪:

“这仙玉照既然能治好自己,肯定也能治好萱萱。”

他一刻也不敢多呆,快速朝医院走去。

“妈……”

到了医院,看到为照顾萱萱而憔悴的养母,叶天策热泪如雨。

“萱萱怎么样了?”

“策儿,你来了,萱萱她……”

苏碧宛也眼含泪水,几近哽咽。

“让我看看!”

叶天策朝病床边冲了过去,看着双眼紧闭的萱萱,他直接将左手放在她的头部。

一道虚形的仙宫图浮现了出来。

病因:先天性脑部神经造成。

状态:贫血、呕吐、脑神经劳损、恶变……

修复、毁灭?

叶天策毫不犹豫选择修复。

古玉一动,仙宫图靠外三层浮光全没入萱萱幼小身体。

她的身体里瞬间成了一个战场,细胞血液开始沸腾……

很快,萱萱就醒了过来。

“萱萱醒了……”

苏碧宛喜极而泣。

叶天策也是惊喜万分。

仙玉照竟然真能治好萱萱的病,实在是太好了。

缓缓睁开了小眼睛的萱萱,苍白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

“哥……哥哥!”

见到叶天策,萱萱眨着眼睛,高兴的喊了起来,只是声音还很虚弱。

“哥哥在这里,没事的!”

叶天策蹲了下来,轻轻把脸靠在小丫头的身上,感受着她的温度。

他热泪流淌,嘴里呢喃的念叨着:“萱萱,对不起,对不起......”

暄暄伸出小手,捏在叶天策脸上,糯糯的童音在屋中传荡:“哥哥乖,不哭哦,暄暄没事的,暄暄爱你呦。”

看到这一幕,苏碧宛鼻子发酸,热泪盈眶。

这时,收回了左手的叶天策发现,仙玉照的九宫图浮光芒只剩下最后三层了。

原来是随伤势越重,耗费的光芒就要越多。

他算是明白了仙玉照的道理。

“太好了!”

知道萱萱的病情好了,叶天策也喜极望外。

他心头的石头也终于落了下来。

只是,图中浮芒能不能恢复,要怎么样恢复,叶天策还不知道。

现在萱萱身体要紧,其他以后再说。

不久,医生来了。

好了!

检查后,医生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真的好了,不用再做手术了。”

得知萱萱没有大碍,苏碧宛更是喜极而泣。

随后,叶天策去医院前台查账,虽然现在不用做手术了,但他还想看看,账上的钱还能让萱萱在医院多调理几天。

查账时,叶天策却吃了一惊,还有十万多余额在账户上。

一查来源,才知是他的妻子楚芷然昨晚打来的。

叶天策心里涌过一丝暖意。

这女人心里还是有点良心的,不会见死不救。

不过,他还是原封不动的将十万退了回去。

现在账上剩下的三千元,够萱萱在医院先住几天了。

但后面萱萱还要钱买药,上学,养母还要安顿。

所以,范思露欠自己的十万元一定要讨回来。

在陪了养母和萱萱一段时间后,叶天策就躲在了医院一个没人的后院里练起脑中存有的武道。

一练就是近一个下午。

他发现,这武道果然不凡,自己现在打几十人应该不成问题。

到了晚上,告别了苏碧宛,叶天策打车向欢露酒吧而去。

有仇报仇,有恩报恩,大丈夫当快意恩仇。

蔡少杰范思露这对狗男友如此羞辱自己,他一刻都不愿多等,今晚就要讨回来。

“你们等着吧……”

……

“小甜甜,我发现你的胸是越来越大了,都快超过思露的了……”

“蔡少,你好讨厌哟,人家的哪有徐姐的大呀。”

此刻,欢露酒吧的办公室里,蔡少杰正在和范思露的闺蜜李甜探讨着尺寸。

两人干材烈火,已在宽衣解带。

砰!

房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

戴着口罩的叶天策出现在门口。

啊……

李甜惊叫一声,忙站起身整理凌乱的衣服。

“是哪个王八蛋?敢坏老子的好事,找死!”

蔡少杰则一边拉上裤子,一边狂怒叫喝。

“叶天策,原来是你!”

当看到摘下面罩的人是叶天策时,蔡少杰不怒反笑。

“你个废物,还挺抗打呀,昨晚这样都没有横死街头?”

昨晚打晕叶天策后,他没有送他去医院,而是将叶天策扔到一偏僻的街头,让他自生自灭。

没想到,这小子竟还敢跑来送死,真是人傻胆大呀。

“要死的人是你!”

叶天策不多废话,直接一脚踢出。

“啊!”

蔡少杰躲避不及,直接被蹿飞一米多,他整个人撞破大门,溅起血水一片,直接滚出了办公室。

“杀人啦!”

李甜尖叫一声,吓的晕了过去。

“蔡少……”

这时,听到声响的一众狗腿子们不断的涌了过来。

“敢打蔡少,找死……”

这些人手里拿着铁棍,恶狠狠的朝叶天策冲了上去。


“等等!”

蔡少杰一抹嘴角鲜血,将手下喝住。

今晚,不能轻易放过叶天策,要在弄死这个废物之前,慢慢玩死他。

蔡少杰让人搬来一张椅子,然后坐了下来,气焰很是嚣张,他手指叶天策:

“废物,先跪下,向老子先磕一百个响头道歉,然后喝完十杯狗尿,不然……老子不仅要弄死你,还要弄死你老妈女儿,再强了你老婆。”

想起被称为东海四美之一的楚芷然的那美妙身材,蔡少杰忍不住吞了一口水,脸露邪光。

要是不能睡上这个美女一回,他会死不瞑目。

很快,就有懂事的狗腿子去取了十杯狗尿过来。

蔡少杰喜欢让人喝狗尿,所以,酒吧里每天都有备好的狗尿。

看热闹的几个漂亮女人虽然抿着鼻子躲着臭味,却也双手怀抱,掩嘴轻笑:

今晚有好戏看了。

这傻子脑子发热,竟敢打蔡少,下场肯定会惨不忍睹。

蔡少杰大手一挥:“来人,先给这个废物灌狗尿。”

“找死……”

没等众狗腿子靠近,叶天策主动出击。

“啪!”

“啪!”

“啪!”

叶天策看都没看,直接三巴掌将想要拿住他的三人扇飞。

那三人各自飞出三米,伏在地上,口鼻溢血,昏了过去。

全场寂静无声,全都呆住。

谁都没有想到,叶天策竟这么厉害。

赶来的范思露也张大了嘴,好像不认识叶天策一样。

“一起上吧!”

叶天策朝呆若木鸡的众混混勾勾手指,笑着出声。

一顿出手后,他发现自己力量很大,自然信心十足。

“你他妈的找死!”

二十多个狗腿子与保镖吼叫连连,朝叶天策冲去。

叶天策没有废话,抬腿出拳。

“啊……”

随着连连的惨叫声,众人一个个从叶天策身边飞出。

这些人全部断手断脚,鲜血直冒,倒在地上哀嚎不已。

全场震惊!

几个漂亮女人难于置信看着叶天策,怎么也没想到,“这废物这么能打?”

“怎么会这样?”

范思露也是惊呼连连。

她是要看叶天策跪地求饶的,而不是要看他大杀四方。

看到围来的众人,满脸惊骇,甚至有些崇拜看着叶天策时,范思露心里更是不爽。

被她甩掉的叶天策,本是一无是处的废物呀,怎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这不可能呀?

范思露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

不过很快她又不屑:“能打又能怎样?现在的社会,光靠蛮力已经过时了。”

“没有背景、人脉,金钱、权力,你叶天策这一辈子依然庸庸碌碌,废物一个。”

自我安慰一番后,范思露心情才好了一些。

蔡少杰也难以置信看着叶天策:“不会吧,这废物什么时候这么能打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叶天策没有理会蔡少杰的惊诧,直接将他从椅子上踢飞,然后一脚踩在他的脸上:

“说,你是主动喝尿,还是要我帮你?”

“小子,你在找死!”

蔡少杰很是憋屈,从来都是自己踩别人,现在竟然被这个废物踩在脚下,这让他如何能够接受。

他不甘,却也不失强势,“小子,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我叔……”

蔡少杰混于黑道,他堂叔蔡东豪是东海最大集团远江集团老大顾封侯手下的红人,有了这层关系,蔡少杰自然嚣张跋扈。

“你叔?”

“后果?”

叶天策一脚踩在蔡少杰右手上。

“啊……”

蔡少杰一声惨叫,右手骨折。

叶天策右脚再次压在蔡少杰脸上:“告诉我,什么后果!”

“叶天策,我***……”

蔡少杰一边惨叫,一边怒骂,依然强横。

“敢骂我妈,嘴够臭呀,看来是真想喝狗尿了。”

叶天策眼神一冷,放开了蔡少杰,直接从前方拿来一杯狗尿,快速的灌入了蔡少杰的口中。

“咕噜……”

“啊……”

被灌入大半杯狗尿的蔡少杰咳嗽数声,脸涨的通红,一边咳嗽一边呕吐。

“叶……叶天策……”

“你…你……”

他怒不可遏,却再不敢开口问候叶天策的母亲了。

扔开杯子,叶天策拿来纸巾擦擦双手,淡淡的一笑,“看你这样,好像很享受这种味道呀。”

“你个混蛋,我叔一定会弄死你的。”

蔡少杰双目喷火,狠不得生吃叶天策的肉。

“住手!”

范思也愤怒出声:“叶天策,你闯大祸了,快跪下喝狗尿道歉,不然你会后悔的……”

同时,她也眉头一皱,蔡少杰喝了狗尿,以后死也不能再和他亲嘴了。

她感觉胃好像在翻涌,这也太恶心了。

“我问你,服不服?”

叶天策冷冷的逼视蔡少杰。

蔡少杰没有出声,眼中如在喷火,怨毒的看着叶天策帆,却再也没敢吭声。

他不是怕被打,是怕叶天策再灌他狗尿。

这小子,竟然比自己还狠。

“叶天策,还不快放开蔡少。”

范思露要被气死,在她眼里,只有蔡少杰能教训叶天策,何时轮到他肆虐蔡少杰。

叶天策用鞋底擦着蔡少杰脸蛋:“告诉我,我闯什么祸?有什么后果?”

蔡少杰无比憋屈,但最终咬牙,“好,你牛,我认栽了,你想怎样?”

叶天策放下脚:“跪下自罚三杯狗尿,自扇十个耳光,再还钱。”

“叶天策,你别逼人太甚!”

蔡少杰快要气疯。

“不喝狗尿就废了你,你二选一。”叶天策沉声喝道。

“你做梦……”

蔡少杰那里还肯再喝狗尿,这比杀了他都难受。

“这么有骨气,那我就帮你选了。”

叶天策眼神一冷,右脚就要向蔡少杰xiati踩去。

“不要……”

蔡少杰只吓的魂不附体,要是自己废了,这以后还怎么去找会所嫩模。

比起今天的羞辱,还是命根子重要的多。

而且从叶天策凌厉的眼神中,蔡少杰已经发现,这人再也不是以前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废人了。

“先忍一忍吧,改天再请叔叔来弄死这个废物。”

蔡少杰脑海中转动着念头。

捕捉到蔡少杰眼中的怨毒,叶天策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念头一转,转动左手仙玉照。

一行信息涌现在他脑海。

状态:梅毒,全身多处骨折。

病因:酒色过度,被人殴打。

修复,毁灭?

叶天策选择了毁灭,一片黑色光芒注入蔡少杰的体内。

“啊——”

蔡少杰又惨叫一声,滑落在地。

梅毒晚期,蔡少杰最多也就只能再活几个月,离死不远了。

“扑通!”

随后,蔡少杰向叶天策跪下:“对不起……”

他扇了自己十个大耳光,硬是喝了三杯狗尿。

然后边呕吐边冲向洗手间。

“蔡少……”

范思露看到蔡少杰喝了狗尿,也差点呕吐起来。

“还有你!”

“还钱!”

叶天策一指范思露:“范思露,你这个无情的女人,我今天也不想和你多说什么,但我妈借给你的十万你今天必需还!”

“叶天策,你有病吧,昨天我说过,那是我该得的!”范思露脸色一变。

叶天策没有和她废话,又将蔡少杰从洗水间拖了出来,一脚将他踢倒,“给不给!”

他不想打女人,只有拿蔡少杰威胁。

“啊……”

蔡少杰大叫一声,他爬起来朝范思露喝道,“给他!”

“蔡少……”

范思露不情不愿。

看到叶天策眼中的寒光,蔡少杰怒骂,“贱人,快给钱!”

他是真的怕了叶天策。

无奈,范思露只得拿出手机朝叶天策转账。

在确认了收钱信息后,叶天策冷哼一声,“好,今天就饶了你们!”

然后,在众人惊异的眼光中,从容的离开了酒吧。

看着叶天策背影远去,范思露差点瘫倒在地。

蔡少杰也眼中无比怨毒:“小子,等着瞧,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