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宠妻无度萌妻太放肆

宠妻无度萌妻太放肆

沐糖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栩栩是一只灵猫,本来正在经历天劫,哪知道天劫没有度过,反而被一道天雷劈到了凡尘,并且附身到了刚刚跳海身亡的女孩身上。就这样,她成为了木梓言,一个豪门千金小姐。原主是木家的养女,因为不想沦为联姻的牺牲品,所以逃婚。意外中,木梓言邂逅了一个帅气的男人,本以为是一段露水情缘,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再次相见……

主角:木梓言,青绝尘,栩栩   更新:2022-07-16 08: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梓言,青绝尘,栩栩 的武侠仙侠小说《宠妻无度萌妻太放肆》,由网络作家“沐糖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栩栩是一只灵猫,本来正在经历天劫,哪知道天劫没有度过,反而被一道天雷劈到了凡尘,并且附身到了刚刚跳海身亡的女孩身上。就这样,她成为了木梓言,一个豪门千金小姐。原主是木家的养女,因为不想沦为联姻的牺牲品,所以逃婚。意外中,木梓言邂逅了一个帅气的男人,本以为是一段露水情缘,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再次相见……

《宠妻无度萌妻太放肆》精彩片段

柔软的沙滩,阳光洒落,一个娇小的女孩正躺在太阳伞下喝着果汁,惬意的闭着眼睛。

忽然手机响了,本是慵懒的拿起手机,但是在接听的一瞬间就直接坐了起来,精致的小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无奈,过高的嗓门吸引了周围人的关注。

“什么?柚子你没骗我吧,我爸又派人来抓我回去结婚。”

得到对方的肯定,木梓言直接从躺椅上跳了起来,微微一转身就看到了远处正在走来的黑色西装男人,边跑边挂断了电话,同时还往身上套衣服。

她叫栩栩,是一只灵猫,本来是在经历天劫的,没想到天劫没有度过,还被一道闪电给电死了,于是等她再次醒来她就进入到了这个叫木梓言的女孩身体里,木梓言在她进来之前就已经死了,还是跳海自杀的,而这具身体正巧被她钻了空子。

刚来的时候她什么都不适应,她惊讶于这里的人不再是长袍加身,而是简洁方便的衣服,但是慢慢接受了木梓言的记忆之后,也就了解到原来她以前生活的地方是在另一个时空中。

放眼望去,这里也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只有不远处有一个游艇,看了一眼,木梓言就往那跑过去了,管它有什么事呢,先跑过去再说。

果不其然,门卫不让进,无论怎么样就是不让进,木梓言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看着渐渐靠近的抓她回去的人,心一横,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重新睁开眼睛。

废话不多说,直接动手,将一个男人摔倒在地,另一个见状,上前帮忙,瞬间也被木梓言摔倒在地。

拍了拍手,干净利落走了进去,只留下一句,“你们不让我进的。”

因为她重生过来,所以显得木梓言这个名字可以说和性格完全不适合,任谁也不会将这联系在一起,从前的木梓言确实是一个温雅安静的人,但是现在事实就是如此。

走进游艇内部,看着这摆设,这布置都挺豪华的,她就当进来蹭吃蹭喝的吧,找了一个角落里,拿起简单的小点心吃了起来。

忽然一群人突然冲了进来,为首的年轻男人一脸的怒气,“哪个小丫头刚刚偷跑了进来,还敢打了我的人,抓到你就死定了。”

如此这样,木梓言当然要赶紧跑了,几个人能打的过,一群人就不一定了。

不过很快的就被人追到了,木梓言此刻已经是气喘吁吁,这群人都追了她好几圈了,现在作为一个人,再怎么跑也不会有以前的速度。

她当灵猫的时候跑的特别快,就那种爬树什么的无师自通,有些男人都比不上,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她的性子特别野,而且还易怒易躁,但是对于现在的她来说都是虚的,唯一一个比较实一点的就是她的暴脾气吧!

扶着墙看着已经没有路的尽头,木梓言眯了一只眼,只能将目光放到了尽头的那个房间上。

手抚上门把,一拧居然开了,先伸进去一个头,扫了一眼房间,最外面这间没人,直接溜了进去,认真的观察每一个角落,然后往里面慢慢走去。

游艇的船头正站着一个男人,阳光的沐浴下,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与温暖相反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让人捉摸不透;整个人散发着一种高贵优雅的气息。

“绝尘,宴会马上就开始了,你还在这里干什么?”说话的正是刚刚要抓木梓言的年轻男子。

江晚一脸的调侃,当然换回来的回答是死无言论的沉默,只有海风吹来的声音。

江晚撇了撇嘴,这种情况他也是习惯了,从小跟这人一起长大,这人性格从来就没变过。

青绝尘径直从江晚面前走过,走进了游艇里,剩下江晚一个人站在这里,看着渐渐消失的挺拔背影,江晚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那个小女孩就真的那么重要吗,让你找了这么多年还不肯放弃。”

屋子里,木梓言已经躺在了床上,还打着滚儿,终于摆脱那些人了,不过也真是的她所谓的爸一天天的就知道派人来抓她去结婚,恐怕除了这,应该也没有其他能和她交流的事情了吧!

她木梓言,也就是栩栩,是养女,被他们这样对待起来就真的那么理所应当吗?

在里屋的人还不知道此刻房门已经被推开,依旧躺在床上,舒服惬意着。

青绝尘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红酒,喝了一口,靠在沙发上紧紧闭住了眼睛,表情落寞不堪。

找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就是找不到,难道真的没有消息了吗?

一个陌生的叫声突然传来,青绝尘睁开眼睛,迅速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朝着里屋的位置慢慢走动,眼神中带着杀气,谁,敢来他的房间。

木梓言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的屁股,她怎么就滚到地上了呢!

“你是谁?”

低沉的声音传来把木梓言吓了一大跳,脑子都有点转不过来,不是没有人嘛,怎么忽然冒出一个男人来。

“你……你是谁,敢闯进我的房间。”

青绝尘挑了挑眉,“你的房间?”

木梓言本来还是有点心虚的,毕竟不是她真实的房间,但是看着青绝尘没有说话,原本紧张的心理就平复下来了,就当作自己是东道主的样子,炫耀似的看着男人,等着男人说话。

“出去。”

一会儿只等来这两个字,木梓言就站着不动,可是不巧的是此时江晚也走了进来,还边说着,“绝尘,你怎么还不出去,马上就……”

在青绝尘的房间里看见女人的存在是让他很惊讶的,走近看去,这女的怎么越看越熟悉,好像在哪见过似的。

“是你?好你个臭丫头居然敢打我的兄弟,看我今天不好好教训你。”作势就要去伸手去抓人。

“你是谁啊,我认识你吗?”木梓言只能装作不认识,打死不承认,承认了真让这人抓她去打一顿?

“都给我出去。”一旁沉默的青绝尘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很是烦躁。

这两个人是真的麻烦,他喜静,嘈杂的环境会让他情绪起伏不定,所以一般他也不会去参加宴会什么的。

“诶,别这样啊,我真的不认识他啊。”

然后就是被江晚扯出去,房间里只剩下青绝尘一个人,空气瞬间安静下来,手抚上眉头,轻轻地揉了揉,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你干什么,放开我。”木梓言挣扎到。

然而江晚扯着她不放手,木梓言看着扯着她胳膊的手,直接上脚狠狠的踢了一下,江晚放开手的瞬间,木梓言就跑走了,江晚捂着胳膊看着那个跑走的女人。

跑出游艇外面,就被她爸派来的人给抓住了,木梓言认命的闭了闭眼。

木家大厅里,木梓言正站在大厅正中央,家族长辈全都坐在四周等着结果的出来。

“木梓言,你又逃婚,说这是第几次了?”

说话的是木梓言的父亲木家远,面容激动,怒不可遏,死死盯着站在中央的那个女孩,等着人回答。

“我记不清了。”

“你还好意思说,能不能不要总给我丢人。”

这些话,木梓言已经听过了太多次,就她重生过来以后,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就已经听了很多次了,着实是不想在听了,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的,禁足一个月。其实她也不懂,都这个年代了,怎么还有禁足这样的惩罚,她生活的那个时空里里就没有禁足了。

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拿出电话。

“柚子,我又被禁足了。”

对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只是哈哈笑了几声。柚子,全名叫王子悠,和木梓言是高中同学,但是她们关系却十分好,想想现在她们认识7.8年了,刚过来时栩栩就发现这个王子悠对木梓言特别好,索性她也就跟和木梓言一样继续做好朋友了。

“言言,从我认识你,你已经逃了3年婚了,还逃不成功,要不你放弃得了。”

栩栩咧咧嘴,她现在是栩栩,她和木梓言不一样,怎么还可能继续逃婚失败!

“好了好了,言言,我只是说说而已。”见电话沉默了下来,柚子立马就改口道,以为木梓言不高兴,但其实是现在的木梓言出去找吃的了。

一间豪华的房间里,灯火明亮。

“绝尘。”

江晚回到房间,就看见青绝尘在那里坐着,手里拿着红酒。

“人呢?”

青绝尘挑了挑眉,低沉的出声。

“跑了。”江晚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被青绝尘给训话呢!

“查一下她。”

江晚回了一声但是又瞬间抬头说到,“什么?查刚刚那个女人?”

“嗯。”

江晚终究还是点头应了下来,只不过心里吐槽道:干嘛让我来查,我又不是你的助理白秋,这做朋友还得听候差遣,太累了也!

青绝尘的眼眸隐晦不明,刚刚那个女人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而且她身体的味道和他曾经闻到过的味道一模一样,可是同时却又给他一种模糊的感觉。

此刻躺在床上的木梓言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给盯上了,正绞尽脑汁思考着怎么出去呢!

一阵敲门声传来,打断了木梓言的沉思,原以为会是奶奶来,可是看到真的来人是木梓欣的时候,原本洋溢着笑容的脸庞瞬间消失。

“你来干什么?”

木梓言自顾自的重新坐到了床上,木梓欣也毫不客气的坐到床上。

“怎么,好妹妹,姐姐我当然是来看看你呀!”

木梓欣一脸的嘲笑,接着说到,“怎么样,逃婚这么多次还不死心啊,你该认命了。”

木梓言只是“哦”回了一声就转过身去看自己的手机。从小她和木梓欣的关系就不好,她说过的话她基本上就当作耳旁风。

其实她在这个家里跟谁的关系都一般般,关系最好的莫过于爷爷奶奶,至于其他的不是不好就是很僵,还有很多都是一般般的。

“说完了吗,那就出去。”

木梓欣脸都气红了,都被关在家里了,还好意思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真是不可理喻。

“好姐姐,我最近脾气不太好,需要我送你出去吗?”

木梓欣气不过走的时候还将门“咣当”关的特别响,不过玩手机的木梓言眼睛抬都没抬,依旧玩着她的手机。

夜晚,木梓言从床上爬起来,将床底下的背包拿了出来,背在身上,将窗户打开,自己小心翼翼的抓住窗户的边缘的树慢慢的往下走,以前的木梓言从来没有逃过,几乎永远都是逆来顺受,但是今天她还就要爬窗户了。

不过幸好她的房间这里有一个大树,真的给了她方便了,现在木家别墅的不远处,扭头看了一眼这里长大的地方,即便心中不舍爷爷奶奶,可终究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别墅里的一间怀旧的屋子里,一个老人带着眼镜,正站在窗户前,看着别墅不远处慢慢行走的人影叹了口气,无奈的说到,“这丫头终究还是这么做了。”

老太太醒来发现身旁没有人转身看见老头现在窗户旁边,打了一个哈欠,“絮絮叨叨什么呢?”

老人眼中复杂隐晦,透露出一种不知名的情绪游荡在空气中。

同时,正在走的木梓言打了一个喷嚏,皱了皱眉,又继续往前走,她应该提前叫一个车的,结果现在靠她的腿把这段路走完,这着实很困难,要知道木家的别墅可是在郊区,她要去市区,从郊区到市区这段路途任重而道远啊!

渐渐走着走着,木梓言就觉得自己头有点晕,走路的姿势变得摇晃起来,不知道到底往哪里倾斜,她觉得所有的东西都在她的脑袋里打转,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该往哪走,又该到哪去。

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看的东西越来越不实际,脑袋彻底跟不上,整个人晕倒在了路上……

不一会儿的时间,一辆汽车停下,青绝尘从车里走了下来,慢慢走近晕倒在地的女孩,仔细盯了她良久,在众人都已经总裁要走了的时候,竟然弯下腰身,将女孩抱在怀里,重新回到了车上。

跟着来的几个人早已经目瞪口呆,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白秋也是连车都忘了开了。

“马上开车。”

听见青绝尘的话,才开始开车,开车的路途中偷偷往后瞄了好几眼,结果都被青绝尘给瞪了回来。

黑夜中,汽车的灯给路途添加了一些光亮,就犹如木梓言的到来,给青绝尘的心中也增加了一道色彩。


一张大型双人床上,木梓言就那么静静在那里躺着,忽然就在那么一瞬间,睫毛颤了颤,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皱着眉头看了看四周,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这是哪儿啊,我怎么在这里?”

一个中年妇女端着一杯牛奶走了进来,看见原本在床上的人已经醒来,高兴地说到,“小姐,快把牛奶喝了吧。”

“你是谁?”

张妈还没说话,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木梓言看着男人慢慢走了进来,眨眨眼睛,这人看着怎么这么眼熟啊!

“是你。”

“嗯。”青绝尘已经做到了沙发上,慵懒的看着眼前的女孩一惊一乍的,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的人在他面前这么麻烦早就已经被他扔出去了,但是眼前的女孩不会让他有这种感觉,反而更想的是亲近。

木梓言看着清闲的男人,自己憋的火气瞬间爆发出来,“都是因为你,要不是你把我赶出去,我怎么会被那群人带回家,结果还被罚禁足,现在又要我自己可怜巴巴的逃出来。”

她以前在那个时空的时候谁敢关她禁足,可是现在居然这么倒霉。

木梓言是表现的能有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她还就不信了,这男的不会愧疚,果然不是她木梓言长的太美,是她想的太美,这男人还真是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就连一句道歉的话语都没有。

“木梓言小姐,你三年逃婚次数已经超过100次了,每次以失败告终,所以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吗?”

听到这个次数,木梓言自己都是惊讶的,她已经逃了这么多次了,不过这个男人是怎么知道的?

“你好,青绝尘。”

青绝尘主动介绍自己,还伸出了右手,这对别人来说都是十分大的荣幸和荣耀,不过对于木梓言来说吧,她可不这么认为,她又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将手伸了出去,装作要握手的姿势,瞬间拍飞了青绝尘的手,还专门得意洋洋地做了一个鬼脸。

看着被拍飞的右手,青绝尘只是淡淡勾了勾嘴角,重新走了出去。

诺大的房间又重新剩下木梓言一个人,端起刚刚那个阿姨送来的牛奶尝试喝了几口。她是不喝牛奶的,但是她好饿,这房间里好像就只有这杯牛奶,但是唱了几口后,直接将一杯都喝了下去,这个牛奶绝对比木家的奶好喝几十倍。

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就来到了客厅,青绝尘正坐在客厅里看文件,木梓言看着那个英俊的身影,从她的方向看正好是青绝尘的侧颜,不知不觉她竟然呆了,犯起了花痴。

张妈从厨房出来就看见木梓言在那里站着,一动不动的盯着先生所在的方向,疑惑的走过去,还时不时的看看青绝尘那里,“小姐?小姐?”

忽然出现的声音让木梓言回神,扭头看着旁边的张妈,“怎……怎么了?”

张妈摇摇头,疑惑说到,“小姐我就是看见你在这里站了很久也不动,过来看看。”

木梓言点点头,“哦,这样啊,我没事,没事,您去忙吧!”

张妈走了以后,拍了拍自己的心口处,深深呼出了一口气,这个张妈真的是吓了她一大跳,转身就往厨房里走了,她下来是找吃的的。

本来是想走的,但是想了又想,她一出去肯定又会面临着被木家抓回去的风险,既然如此,那她就厚着脸皮蹭一下住的地方吧,再说要不是青绝尘那天让她出去,她也不会被抓回去,说不定她就逃婚成功了呢!

木梓言已经自动的将错误推到了青绝尘的身上,自己就是一个受害者,殊不知她是将对象完全搞反了。

沙发上坐着的青绝尘发现不远处的人影消失后,扭头看着刚刚女孩站的那个方向,不自觉的嘴角上扬了起来。

木家。

木梓言在家里失踪了,又逃跑了,谁都有各自的小心思,最为明显的就是木梓欣。

木梓欣坐在沙发上,一脸的难受和害怕,“妈咪,妹妹她又逃跑了,这可怎么办啊,和吕家订婚的日期马上就要到了,我不想嫁过去啊。”

木母替女儿擦了擦眼泪,一边安慰,一边告诉她没事,看着在走过来走过去的木家远,“家远,这欣欣说的对啊,这怎么办啊?”

“别着急,可以把这丫头找回来的。”

木家远的脾气虽然暴躁,但是却是十分宠溺妻子和女儿,当然是木梓欣。这也是当初二老为什么将木梓言交给他来扶养,但是最后却让人失望了,因为木家远所宠爱的只不过是他的妻子和女儿,并不是他的养女,不过还好待遇却是一样的。

“别找了,该谁嫁就谁嫁过去吧!”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

木家的老太太扶着老爷子走了过来,原本沙发上坐的三个人都自动起身让了座,让老人坐在沙发上。

木家远如此宠溺女儿,笑着说到,“爸,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老爷子“哼”了一声,带着怒气,“谁告诉你我说的是玩笑,这桩亲事本来就是给欣欣订的,还是你自己去订的,现在看不上人家反悔了,就要把言言嫁过去,你这么做你好意思吗?”

木家远被老爷子说的脸青一阵白一阵的,只能站到了旁边,默默低下了头,老爷子说的都是事实,所有这一切都是他做的。

木母看见丈夫不说话了,撇了他一眼,走上前来,柔声的说到,“爸,妈,家远他不是那个意思,他只是……”

“不是那个意思那是哪个意思,我告诉你们,你们刚干嘛我都清楚,别以为我老了就那么容易糊弄,当初我把言言交给你们,是让你们好好来照顾她的,结果呢,孩子不仅没有受到好好的照顾,反而离家的心思越来越重,万一哪一天这丫头不回来了,我要找你好好算账。”

回到房间里的两个老人坐在那里,老太太看着老爷子,“我们是不是太过分了?这样会不会发生误会啊?”

老爷子拍了拍老伴的手示意她安心,那一家三口什么样的人他还是挺清楚的,不会随意就和整个家族闹掰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