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邪王嗜宠二嫁医妃不好惹

邪王嗜宠二嫁医妃不好惹

苏卿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因为一场意外,使得末世隐世家族继承人——鬼医南絮莫名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成了被算计致死的废柴少女南如月。初来乍到,她并没有一丝胆怯,面对恶人的挑衅,她毫不犹豫地选择回怼。而她的精彩逆袭,瞬间吸引了某男的注意……

主角:南絮,南如月,沈决   更新:2022-07-15 2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絮,南如月,沈决 的女频言情小说《邪王嗜宠二嫁医妃不好惹》,由网络作家“苏卿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因为一场意外,使得末世隐世家族继承人——鬼医南絮莫名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成了被算计致死的废柴少女南如月。初来乍到,她并没有一丝胆怯,面对恶人的挑衅,她毫不犹豫地选择回怼。而她的精彩逆袭,瞬间吸引了某男的注意……

《邪王嗜宠二嫁医妃不好惹》精彩片段

海沧大漠,东南交接处,是一大片刚被发现的神秘古墓群。

大雨已经下了一天一夜,豆大的雨滴将沙土打的坑坑洼洼,泥泞不堪。雷声巨响中还有粗如臂膀的闪电破空而下,像大蛇般在墨空中张牙舞爪番悄然不见。

半旧的吉普冲破雨雾,在噼里啪啦的雨声中慢慢停了下来,车门开合间,下来几个男男女女。

南絮一脚踏地,长靴上立刻就被混杂了雨水的沙土污的斑驳,她抬手抹去了脸上的雨水,嗅到空气里灼热而又腐朽的烟尘味,飞快地紧了紧身上的雨披,跟着同伴,步入古墓。

这个古墓群,是在三个月前被徒步穿越海沧大漠的人发现的,专家猜测这是不知名朝代一个帝王的陵墓。

古墓群里黑漆漆的,静的令人恐惧。

要不是专家预测这里有结束末世的契机,请求她务必来此,南絮根本不会来这里。

她跟着同伴穿过前陵,拐过矮而幽深的暗道,手电筒微弱的光扫在石壁上,隐约可见古朴神秘的文字,那些文字像是幽谧空间里的眼睛,无时无刻都在盯着擅自闯入的人。

南絮莫名觉得不舒服。

几个人走走停停,极为小心地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主陵。

此时棺盖已经被小心地移开大半,南絮靠近金棺朝里看去,这似乎是帝后的棺木。

只是细看之后,她就知道错了。

这奢华的金棺里只孤零零躺着一具早被岁月腐朽了皮肉的骷髅,只有那包裹着骷髅的金缕衣上五指翻腾的金龙才昭示着这人的身份。

南絮将手电筒往里深了深,眯着眼细细探看,她的目光从骷髅顶上的紫金冠上扫过,神色渐渐凝重。

后背突然被人重重撞了一下,她动作迅速的躲开了身后再一次的偷袭,目光锐利的看着同伴。

“你们干什么?”

“基地有人不想你回去。”

同伴眼里早染了杀意,纷纷对南絮使了杀招。

南絮平日里向来低调,不怎么参与基地势力争斗,这次如果不是为了全人类的未来,她也不会被说动参与这次活动。哪知道他们这么费尽心思的鼓动自己,只是因为这是他们为自己找的埋葬地。

凌厉的杀招里,南絮胳膊不慎撞在棺盖上发出咔的声响,顷刻间“砰”一下,沉重的棺盖竟然开始移动,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缓缓立了起来。

南絮脸色微变,在众人惊恐的尖叫声中,看着前方愣住了。

黄金做就的棺盖内侧,嵌了个暖玉雕刻的女人玉石像。

那人形貌昳丽,体态窈窕,纤眉若柳,明眸如星。薄唇略略牵着,唇边浮着浅浅笑意,如萧萧月下竹影,淡而清殊。

所有人都看向南絮,如果忽略玉石像那古时才有的衣饰装扮,这个女人,活脱脱是南絮的模样。

再一想,众人不禁手脚冰凉,从心头涌起无限恐意。

这个陵墓的主人,竟然和棺盖内侧雕刻的玉石像,遥遥相看了不知道多少年。

“快走!”

帝王陵突然开始震颤起来,他们是想要南絮的命,可不想自己丢命。

众人对视一眼,同一时间出手,将南絮整个都击向了金棺。

南絮心神都被金棺中的玉石像吸引,猝不及防被击中,整个人撞飞在了玉石像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

血沫飞溅在玉石像上,蜿蜒着下移,游过眉眼,路过薄唇,最终在玉石像颈间挂着的血麒麟状玉佩处停落。

有个声音悠远的似是跋涉千年而来,诱惑着她靠近。

翻滚的声音及影像从相触的地方,以鲜血为媒介,汹涌的闯入脑海。

落寞独坐宫殿看不清脸的男人,渐渐成型的玉石像,血肉横飞的战场上被万箭穿心的将领,从高台上大笑着坠下的女人……

血麒麟形状的玉佩上,红光越来越盛,猛地将南絮包裹。

在失去意识前,她听到有个声音在耳边拂过,“我要你眼里只看得到我,永永远远,生生世世……”即便我死后入土,哪怕千年万年。

 


春夜,东临国乾帝二十年。

都城长安。

肃王府最偏远幽静的“星月轩”内白幡遍布、灯火通明。

偌大的金丝楠木棺横陈厅内,里面躺着一个已被盛装收敛了尸身的女子。

女子十五六岁的年纪,俏脸因为失血而泛着如纸的苍白色,右边额角大刺刺一块青紫色的血疤,无比明显的昭示着存在感。

“哇,小姐!小姐你快睁开眼看看小桃啊!”跪在地上的丫鬟悲痛的扑到棺材前,俯身握住她的肩膀不住推搡,奢望她能醒过来。

立于棺材边的四小姐南如雅看着小桃悲伤难抑的痛哭着,眉梢眼间都是喜意,她勉强抿了抿微翘的红唇,假模假样的凑过去扶着棺木,哽咽着,“三姐……不过是个误会,好好解释便是,你怎么就这么想不开,你这又是何必呢……”

“怎么回事?院子里怎么挂满了白幡,这里怎么还有棺材?简直胡闹!”

老肃王南坤脸色难看,大步踏来。

尚在假哭的南如雅嫉妒的脸都气歪了,直到低垂的眼睑处,落进来一双绣着麒麟的锦靴,她才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偷偷瞧了眼跟在南松身后进来的俊美男子,那是当今圣上长子,也是棺中女子南如月的未婚夫婿萧意明。

南如雅立刻起身,哽咽道,“祖父,三姐她,她把人认错成了大皇子,差点和人有了肌肤之亲,她……她一时想不开,撞柱自尽了!”

“什么?”

南坤脸上的怒色僵住了,他眼中终于有了慌乱担忧,怒吼出声,“怎么不找太医!”

“已经找了府中大夫,祖父,已经晚了,大夫说三姐姐没气了,让我们准备后事……”

“来人,去请太医,快!”

南坤根本没理会南如雅,几步走到棺木前,直接将人从棺中抱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一旁平坦之处,握着南如月的手输送内力。

“如月,你醒醒,是祖父啊,你快醒醒!”

他苍老的眼中满是关切,这让南如雅看了,恨的死死咬牙。

同是庶出,凭什么……

恍惚中只觉得掌心握着的手一颤,南坤愣了愣,旋即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惊喜,疼爱的孙女正虚弱地睁了眼怔怔看着自己。

“如月,你醒了!”

南如雅脸色都变了,她明明亲眼看到南如月断气的,怎么会……

她掐了掐掌心,换了策略,凑上前佯装关切,“三姐姐,你醒了!真的是太好了,你看,大皇子也来了,他还是在意你的……”

萧意明俊美的脸上此刻已是阴云密布,他愤愤的甩了甩袖:“南如月,你不守妇道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不说,如今竟还敢以死欺瞒本殿下?”

南如月本怔悚的表情因他的声音终于回神,她慌的挣脱开南坤,手脚并用的拼命朝萧意明爬去:却因为右臂无力,整个人以一种狼狈的姿势滚到萧意明脚下,“殿……殿下……如月没有,您说相约黄昏后的,如月不知道那个人不是殿下,那个人怎么就变成了别人呢……”

她边爬还边哭着求南坤,“祖父,您帮如月劝劝殿下啊……”

南坤皱了下眉,下意识看向萧意明。

南如雅心中恼恨,担心南坤真的开口,她眼珠一转,凑前说道,“还请殿下收回成命,这次是三姐姐运气好,活了过来,下次可就……”

“南如雅!”

南坤怒喝出声,脸色十分难看。

萧意明果然被气的脸色黑沉,大怒道,“大胆,你们肃王府欺人太甚!想塞给本殿下一个水性杨花的贱人不说,还敢威胁本皇子?”

小太监拿着早写好的退婚书捧到萧意明跟前,萧意明看都不看,随手扔在了南如月面前:“从此你我婚约作罢,南如月,日后休要出现在本殿下面前!”

“本殿下看到你的脸,就觉得恶心!”

 


这些话对于一个女子来说,太过恶毒。

尤其是对一个真心实意喜爱他的女子来说。

就连向来忠君的老肃王南坤都看不过去了,眉头一皱,沉声道,“殿下……女子名节堪比性命,您这是要逼她去死不成。”

萧意明抬了抬下巴,“老王爷年纪大了,倒是慈和起来,难道要为了这个贱人,至肃王府其他小姐名节不顾,于本殿下为敌不成?”

南如雅通红着眼抬头,哭的梨花带雨,“祖父,虽则三姐姐认错了人,但确实与其他男子有了肌肤之亲,抱在了一起。”

“我与大姐姐她们,都还未嫁……”

她说的可怜,边说还边去看萧意明的脸色。

两人心照不宣的露出一丝笑意,很快收回,重又一人可怜,一人盛怒。

“老王爷,本殿怜肃王府简在帝心,给肃王府一个面子,老王爷若能约束南如月不对本殿下百般纠缠,本殿下就对外说明,与肃王府三小姐是和平退婚,如若不然……”

他未竟之意,满含威胁。

老肃王南坤看着从接到那纸退婚书后,就变得失魂落魄起来的南如月,满眼都是心疼。

但他不止一个孙女,还要为其他孙女和肃王府考虑,他悠悠叹了口气,怜惜的揉了揉南如月的头,“罢了,以后祖父再为你寻一门好亲事,你先好好休息,外头怕是会有些风言风语,你先别出府了!”

他说完,像是瞬间苍老了十几岁,叹着气走了。

南如雅和萧意明这才满意,两人做戏般的跟着离去。

丫鬟小桃本是满心欢喜自家小姐的苏醒,此时看着她捧着退婚书一副天都要塌下来的样子,不由担心的蹲在她面前,“小姐,您一心为大皇子,为此还遭了大罪,大皇子实在配不上您。”

她似乎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大逆不道的话,只一心为自家小姐鸣不平,“王爷一定会为小姐寻一门好亲事的,小姐未来的夫君,定会比大皇子好一千倍,一万倍。”

看出这丫鬟属实词穷,正绞尽脑汁的安慰人。

本失魂落魄,泪眼婆娑的人随手抹了抹眼泪,站了起来。

“把这退婚书好好收起来吧。”

她足尖轻轻踢了踢那纸退婚书。

小桃一愣,傻傻抬头看她,总感觉小姐有些不一样了。

自从小姐受伤成了废人后,她的性子就变了,可这一刻,她好像又变回以前那样如春水般温和冷静淡然。

南如月垂眸看着这傻丫头,“还不去?”

她淡淡一笑,“这东西要没了,大皇子反口一咬没退婚,我还是他未婚妻,我可就还在火坑里哦。”

小桃被她说的心中一跳,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奴婢这就把退婚书藏好,谁来都不给!”

绝不会让小姐再入火坑。

一时之间,小桃根本没去质疑大皇子会吃回头草这回事,对自家小姐的话,完全深信不疑。

南如月看着她蹦跶着找地方藏退婚书的背影,无奈轻笑。

其实,她并非真正的南如月。而是历经末世十数年,厌倦了打杀的现代灵魂。

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真正的南如月死去的那瞬间,被帝王陵墓里那尊玉石女像的血麒麟拉入了这具身体。

想到了原身的遭遇,她不由幽幽叹了口气。

这傻姑娘,因为皇帝赐婚,而对未婚夫一见钟情,继而情根深种,几乎是把心都剖给了人家。

可萧意明身为乾帝长子,早就觊觎皇位,又怎么甘心皇子正妃的位置被一个没落王府的庶女霸占,在三大家族之一的张家嫡女对他倾心后,他便想尽办法要退婚。

即便原身在萧意明与她商谈退婚之事时救了他而受了伤变成残废,萧意明也不会感动,只觉得她冥顽不灵,瘌蛤蟆想吃天鹅。

他不断明示暗示的羞辱嫌弃原身,只想她主动退婚。

早就觊觎大皇子妃位置的南如雅便献了这条毒计。

她教唆原身约大皇子出来好好谈谈不要退婚的事,却安排了个身形和大皇子相似的男人,黑灯瞎火间,原身便中了计。

哪怕原身很快推开了抱上来的人,却还是被大皇子亲眼看到了。

她不堪心爱之人那如同看恶心之物的眼神,一时想不开便撞了柱。

“你放心吧,真心待你的家人,我来护,你的仇,我来一笔笔跟他们算!”

被那莫名其妙的金玉棺血麒麟带来东临国,她并不想回去。

毕竟那个末世只有尔虞我诈和不断的打打杀杀,她早就厌倦了,如今只想平平淡淡地过一生。

星月轩东边偌大梧桐树上,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男人唇角微微挑了挑,“想不到偶尔出来一趟……倒还能免费看一场好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