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霍少飒妻掉马甲

霍少飒妻掉马甲

程薏苡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直到被接回豪门,孟沐染才知晓自己的身世。原来母亲对她非打即骂竟然都是有原因的,只因为她并不是这个家的亲生女儿。如果不是遇见了组织的人,可能她根本活不过成年。被接回孟家之后,她还以为终于可以寻回失散多年的亲情,可是所有人都认为她粗鄙不堪,根本不及那位假千金的万分之一。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孟沐染决定随手扔掉些马甲……

主角:孟沐染,霍景深   更新:2022-07-16 09: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沐染,霍景深 的武侠仙侠小说《霍少飒妻掉马甲》,由网络作家“程薏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直到被接回豪门,孟沐染才知晓自己的身世。原来母亲对她非打即骂竟然都是有原因的,只因为她并不是这个家的亲生女儿。如果不是遇见了组织的人,可能她根本活不过成年。被接回孟家之后,她还以为终于可以寻回失散多年的亲情,可是所有人都认为她粗鄙不堪,根本不及那位假千金的万分之一。在经历了一次又一次失望之后,孟沐染决定随手扔掉些马甲……

《霍少飒妻掉马甲》精彩片段

豪华游轮上,孟沐染躺在船尾的内舱房里,手持书卷,整个人气息冷淡而凛冽。

一个月前,帝都孟家派人找到孟沐染,说她是孟家流落在外的千金小姐,要恢复她孟氏千金的身份。

孟沐染这才知道,养了自己十八年,对自己动辄打骂的女人跟她并没有血缘关系。

养母收了一大笔钱后,欣然同意她回孟家。

对于刻薄自私的养母,孟沐染并没有什么留恋。

从小到大,她没有享受过一天的亲情关怀,每天不是在辱骂就是在暴打中度过。

如果不是遇见了那个组织的人,她早就死在养母毒手之下了......

没想到等她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却发现自己另有亲人。

孟沐染勾了勾唇,对于孟家人,她好奇中又带着一丝期盼。

忽然间,船身一动。

一阵轻微的寒风涌入房间,孟沐染收回思绪,皱眉嗅了嗅,是血腥味。

下一秒,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闯入了房间。

孟沐染伸手去摸枕头底下,男人却快她一步捂住她的嘴。

“别出声。”

他声音冷冽,有一种不容置喙的强大气场。

虽然身上被血色侵染,一双锐利如鹰隼的黑眸却不掩他身上的威慑之气。

不等孟沐染反应,他抢过她的书甩开,掀开被子钻进去,速度极快。

紧接着,外面就传来敲门声。

砰砰砰!

“开门!”门外似乎有很多人。

男人眉峰紧蹙,松开捂住她嘴的手,另一只手却虚虚扼住她脖子,命令道:“叫。”

不用他多说,孟沐染也懂他的意思。

看样子男人现在正在被追杀,企图用这种路数逃脱。

孟沐染的手已经摸到枕头底下的刀,身上的男人却忽然低下头。

温热的呼吸落在她颈窝上,虚弱喑哑的声音有一丝蛊惑:“叫!事后我补偿你......”

话音刚落,门便“砰”地一声被撞开,孟沐染忽觉腰上一紧,下意识喊了出来。

叫声带了轻颤,极尽暧昧,听到自己的声音,孟沐染顿时浑身发烫。

门口人还不少,孟沐染瞬间权衡利弊,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叫了起来,她声音透露出一股稚嫩和青涩,听在男人耳中却是娇柔勾人。

本是做戏,霍景深的眸却黯了几分。

外面传来咒骂声:“草!他妈的大白天干事,怪不得不给开门!”

“走,去下一个房间,别磨蹭了,放走了他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乱糟糟的脚步声离去,很快就没了声音。

孟沐染听不到动静之后,面色一冷,快速抽出枕头下的刀,想要抵在男人脖颈上。

谁知下一刻,他便停下动作,半昏半醒地压在她身上。

孟沐染赶紧摸了摸他颈脉,看来是有些失血过多。

没好气地推开身上的男人,孟沐染冷静片刻,等身上热度消减下去之后,她直接撕开他的上衣。

伤口狰狞,她从角落里拿出医药箱。

“我简直是天使吧。”孟沐染嘟囔一句,开始给他处理伤口。

游轮继续前进着,海风从缝隙里吹过,霍景深缓缓睁开眼。

他本就没有完全昏过去,只是在压抑身体里游蹿的燥热,没想到这个临危不乱的少女竟然开始会为他处理伤口。

他盯着她看了半响,舔了舔薄唇,想到刚才落在耳畔的娇声喘息,指头一动。

“叫什么名字?”

孟沐染瞥他一眼:“王翠花。”

这么危险的男人,她当然不会傻到报出真实的名字。

霍景深皱眉,“王翠花?”

“是,有什么问题?”孟沐染双眸冷冷地。

“今天的事对不起,答应会给你补偿。”

霍景深毫无预兆地转移话题,上下打量着她,然后从衣服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到她手上,“以后碰到什么问题,拿着它到帝都霍家,会有人帮助你。”

孟沐染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没听清他后面那句话。

还以为他会老土地捞出一张支票来让她填,没想到是一快怀表。

还挺旧的。

孟沐染接过怀表,对他笑了笑:“就当这是我救你的报酬,我还没要你占我便宜的补偿。”

说罢,她当机立断,不等他反应,朝着他脖子后面猛劈了一下。

拍拍手,孟沐染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昏倒过去的男人:“手痒死了,要不是不想横生枝节,连你跟那些黑衣人,我全都干趴下!”

说完,孟沐染迟疑一会儿,用银针在他脑后扎了一下。

游轮靠岸。

船尾内舱房内的男人慢慢醒了过来,心腹和私人医生都在旁边。

“霍爷,属下来晚了!”

霍景深一动,扯得身上的伤口一阵撕裂的疼,脑后也有轻微的痛感,他摸了摸后脑,低头看到自己胸前用绷带系上的蝴蝶结,眉头一皱,低声道:“是你叫人给我包扎的?”

“不是,属下来的时候就这样了。”心腹迟疑一下,面色也有些不正常,这蝴蝶结出现在霍爷的身上简直太违和了。

“霍爷不知道是谁给你包扎的吗?”

霍景深微微晃了晃头,记忆慢慢回笼,所有的画面都分毫不差,可却偏偏记不起那个女孩的脸。

面色一沉,他冷道:“去查,是谁在背后捣鬼,还有,订了这间舱房的人是谁。”

“是!”


孟沐染下船时,看到身穿黑礼服白手套的管家等在码头。

“孟小姐,先生和夫人派我来接你。”

孟沐染淡淡“嗯”了一声,刚要弯身上车,就瞥到管家皱了皱眉头,看眼神,似乎对她非常嫌弃。

“孟小姐,孟家是大户人家,规矩多,可别把你的那些乡村坏习惯,带到孟家来,凡事要跟大小姐多学习。”

孟沐染动作一顿,回头看他:“大小姐?她没走?”

管家眉头皱得更深了,似乎认为她这个问题非常不该问。

“是的,先生和夫人都舍不得大小姐,大小姐虽然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以后她也会一直留在孟家。”

管她叫生疏的“孟小姐”,却亲切地管那个人叫“大小姐”。

孟沐染眸色一凛,而后一言不发地坐进了车里。

反正她回帝都,只是因为下一个任务需要长时间在帝都停留,回家只是顺便......

这么告诉自己,心还是隐隐难受。

车子缓缓驶向孟家。

站在别墅门口,孟沐染眯起双眸,仔细打量着眼前漂亮的欧式联排小别墅。

据她所知,这栋别墅,是她母亲陪嫁过来的。

如今,却易了主。

走进大门,一位打扮极为贵气的女人,上下打量着孟沐染,眼中带着笑。

“这位就是沐染吧?”

她声音温婉。

“是的,夫人。”管家毕恭毕敬地点头道。

这位应该就是她的继母,吴珊珊。

当年,母亲去世后,她的父亲孟建林就迫不及待地将她娶回家。

想想,还真是讽刺。

“快进来吧。”吴珊珊温柔地笑着,招呼道,“你父亲早就在等着你了。”

等着她?孟沐染心生冷嘲。

而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甜美的声音,“是姐姐回来了吗?”

一道倩丽的身影,迈着很轻快的步调朝着孟沐染走来。

洁白的公主裙,价值不菲的昂贵首饰,打扮的就像是精致的瓷娃娃一般。

当然,身后还站着一名中年男人,神色冷厉,面容严肃。

这应该就是她的父亲,孟建林。

目光冰冷,看见亲生女儿,脸上也没有开心之色。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也许,在他看来,她只是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并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她甚至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中,地位是多么尴尬。

“这是你的妹妹,孟楚楚,以后跟她好好相处,好好照顾她。”

孟建林对着孟沐染说道,神情里有种说不出的嫌弃。

听起来,还真是可笑,可悲。

“爸爸!我已经是大人了,可别把我看得太娇气了!对了,姐姐这次回来,不是因为婚约吗?”孟楚楚挽住孟建林的胳膊,满是撒娇地说道。

霍家少爷?命里带煞,传闻已经克死了好几位妻子,据说长相也是又老又丑还是个残疾。

孟楚楚的话适时地提点了孟建林,他点点头:“不错,沐染你比楚楚年长些,自然是你嫁过去,再说了,霍家这么有钱,你过去,也算是享福了。”

就因为孟楚楚不愿意嫁给这个又老又丑的男人,才着急把她找回来?

盯着孟建林的目光,写满了算计。

孟沐染的身体微微一颤,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我不愿意!”

“不愿意?这嫁还是不嫁,选择权可不在你,别忘了,向来疼爱你的爷爷,还在医院里,你想让他继续活命,那就嫁,不想的话,那么.我可以随时让医院停止治疗”

此时,孟建林声音低沉,冷血无情的模样让孟沐染浑身无力。

“行了,我答应了。”

孟沐染此次回来,是要调查母亲的死因。

回来之前她找人鉴定过,她确实是孟家的孩子,只是当年妈妈难产而死,到底是不是另有隐情,还是要好好调查调查。

见目的达成,孟建林索性也不饶弯子,“对了,明天孟家有个慈善拍卖会,你好好表现。”

孟沐染扬了扬唇角,冷笑两声。

孟楚楚笑着,装作一副好意的模样:“那些都是爸爸妈妈的朋友,还有一些是生意上往来的伙伴,作为孟家女儿,是必须要去的,姐姐别怕,我会照顾你。”

她的声音变得温柔,神情里带着嗜血的兴奋!

就算孟沐染是孟家千金又如何,可这一切,终究会属于她!

“是啊,以后这就是你的家,想要什么,缺什么,都告诉我,我帮你置办。”吴珊珊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

“对呀,姐姐,我带你去楼上房间看看,带你看看,我跟妈妈一起给你布置的房间。”

孟楚楚笑眯眯地说道,伸手欲要拉着孟沐染。

吴珊珊满是宠溺,对着孟建林道:“看看这两个孩子!”

孟建林对孟楚楚更是赞赏有加。

这一幕,彻底刺痛孟沐染的心,明明是父亲亲生的孩子,却被厌弃,被当成工具人嫁给霍家的残废。

她冷冷地甩开孟楚楚的双手,先行回到房间。

这里,她一棵独呆不下去。

刚进房间,就接到一条消息,是苏言,“老大,一周后有个金牌编曲奖颁奖大会,你被受邀其中,要去么?”

孟沐染漠然的脸上,才有了几分神色,回道:“嗯。”

次日,孟楚楚早早地就醒来,穿上漂亮的衣服,化上漂亮的妆容,挑选了一款最新季的潮流服装,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笑容。

想到今日孟沐染要在众人面前出丑,那种场面,真是让人浑身舒爽。

慈善拍卖会很快就开始了,孟建林跟吴珊珊高调出场。

孟家也算是圈内豪门,这一次慈善拍卖有很大成份在作秀。

王太太是吴珊珊的圈内好友,昨日就听说她认了亲生女儿,今日就趁着这拍卖会的势头,过来看看。

“王阿姨上午好。”孟楚楚脸上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

“王太太!来来来,坐坐坐!”吴珊珊走上前,招呼道。

“楚楚出落得更加漂亮了!”王太太笑着,跟吴珊珊寒暄了好半天。

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孟沐染,忍不住问道:“姗姗啊,那个小姑娘,是刚找回来的?”

吴珊珊心里咯噔一声,表情微微僵住,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良久才回了个嗯。

孟沐染面色淡漠,满是慵懒地坐在现场,浑身上下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姿态。

“还真是好看啊,你啊,都是人生赢家了,有两个漂亮女儿咯!”

王太太笑着说道。


吴珊珊心中一阵烦躁,心里对孟沐染更是暗暗嘲讽。

好在拍卖会即将开始。

“很感谢各位出席孟家的慈善拍卖会,接下来我们就拍卖这拍卖会的重磅—饕餮簋。”

主持人的话,激情昂扬,孟沐染并不感兴趣。

孟楚楚嘴角勾起一抹不为人知得意的笑,好戏即将开始。

“大家对于这宝物有所了解,现在开拍,一百万起步!”

饕餮簋刚刚呈上来的那一刻,竟然全盘粉碎。

众人惊呼!

“这.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是啊,怎么突然间成为这样了?”

孟建林跟吴珊珊的脸上更是挂不住,好不容易安排的慈善拍卖会,在这个时候出乱子,简直是荒唐胡闹!

“妈妈。我看到姐姐好像去过后台,不过,肯定不是姐姐做的。”

孟楚楚低声说道,委屈巴巴,小心翼翼。

听完,吴珊珊有些无奈地看向孟建林:“建林,这”

孟建林更是气急败坏,这个女儿,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眼看这个残局无法收拾,他更是将孟沐染拎起来,气急败坏道:“我让你来参加这次拍卖会,不是让你胡闹的!你知道这个东西多贵吗?就被你给摔碎了!这些善款可都是要捐到慈善机构给那些贫困孩子读书的!”

一脸伪善的脸,让孟沐染轻笑道:不是还有其他宝贝么?”

听闻,孟建林气的半天没回过身来,该死的!他就不应该让她来参加这次家宴!这个混账东西,简直丢死人了!

“你知道这个饕餮簋多少钱吗?你一个从乡下里的孩子懂什么?”

孟建林冷冷地说道,对这个女儿,他实在没太多的好感跟耐心!

“我知道饕餮簋很贵,可惜,这个饕餮簋在市面上只有20块钱,说不定还包邮价格。”

这狂妄的口气,让孟建林更是火冒三丈:“你懂什么!这是我从外面花四十多万买回来的!怎么就20块钱了?”

“外面?哪个外面?”

孟沐染扫了一眼台上的东西,啧啧两声:“还真是黑心!”

孟建林看到冥顽不化的女儿,拂了他面子,气的骂道:“不管怎么样,你现在上去,跟所有人道个歉!”

他满腔愤怒,花费了这么长时间才准备好的家宴,现在被她搞砸了!他一定要收拾孟沐染!

“爸爸,其实我也有错,看到了都没有制止,我上去替姐姐道个歉吧!”

孟楚楚见孟建林气急败坏,她可怜兮兮地朝向他。

好大一朵白莲啊,不仅甩锅到她身上,还能赚一波同情。

话音刚落下,不少人都议论纷纷。

“明明都不是她摔坏的,还主动说要去道歉!”

“是啊,这乡下来的野丫头,确实毫无教养啊!

“弄坏了东西也不道歉,真是丢了孟家的脸!”

一句句流言蜚语,让孟建林跟吴珊珊的脸色更加难看。

“道歉?这么贵重的东西说值20块钱?真是口出狂言!”

孟建林越想越气,“你.”

他刚想一巴掌闪过去,却被一个力道反弹回去,大的惊人。

他怎么都没想到孟沐染会有这么大的力气,制止他!

“这本身就是赝品。”

孟沐染冷笑。

所有人更是一片哗然。

“你给我住嘴!”孟建林气急败坏,要不是看在她还有点用的份上,他根本不会将她接回来!

“有没有人告诉你,如果不识货,这种东西就不要买!”孟沐染冷笑一声,走到主持台上,戴着手套,举着碎片,晃了晃:“之所以说饕餮簋是赝品,原因有三,首先,底部无铜锈痕迹,其次,纹饰简单粗疏,最后,上面的兽首,不似饕餮,亦非貔貅,不甚明了。”

慢条斯理地解释,所有人听得有些震惊。

难道这乡下来的姑娘真的懂这些?

“我说建林,你可别听她乱说,她什么都不懂,现在只是为自己辩解而已,从乡下出来的孩子,能懂这些?”

吴珊珊的一番话,瞬间让孟建林从话中清醒过来,该死的!

“看样子,应该是骗子,小小年纪,怎么会知道这些?”

“我真是呵呵了,孟家这个慈善拍卖会怕是要砸在这个乡村小姑娘受伤了!”

“就是就是!我差点被骗了!”

孟建林深吸一口气,瞬间慌了神。

“这个分明就是假的,这款饕餮簋在三个月前,是被一名MK集团的总裁拍走,根本没有流通在市场里,这颜色跟底部,根本不是陈年旧物,这个赝品也就刚出炉一个月。”

一番话,让在场的人更是惊呆了,过了好一会,有人问道。

“你有什么证据?”

“是啊,说都是虚的!证据呢?”

孟沐染微微眯起双眸,从手机上搜了一条新闻,迅速投屏到荧屏上:“看看新闻,如果你拖人买的,恐怕是你朋友骗了你。”

孟建林看完照片跟新闻,差点没晕过去,这才相信,应该是助理买的赝品忽悠他的!

一旁的吴珊珊更是不可思议地看向孟沐染。

为什么?她会懂这些?不是高中没毕业吗?这一切是巧合吗?

孟楚楚更是心烦气躁:“妈妈,姐姐肯定不会懂这些的,是不是她瞎猜的?”

孟建林仔细端详眼前的女儿,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看多了。”孟沐染不以为意地收起手机,关掉荧屏。

这么说,他的女儿也是为他好,这饕餮簋真的拍卖出去了,毁的可是孟家的名誉,“那今天这事就到此算了,慈善拍卖会总要继续的.”

原以为这事就这么算了,可孟沐染冷冷地出声道:“饕餮簋不是我打碎的,我没有去过贮藏室。”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