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快穿之满级大佬她下场虐渣了

快穿之满级大佬她下场虐渣了

怀桑不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越明歌本是凤凰之女,天生的灵物,她生来桀骜不驯,年少轻狂犯下滔天大错,被天道惩戒,险些神魂俱灭。将死之际,越明歌遇到了一个系统,系统告诉她,只要攻略九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她就能重塑神格。能活着自然不会选择死掉,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不过攻略区区气运之子,再简单不过。一阵天旋地转之间,她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穿越,领到的角色居然是个可怜小公主……

主角:越明歌   更新:2022-07-16 10:0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越明歌 的武侠仙侠小说《快穿之满级大佬她下场虐渣了》,由网络作家“怀桑不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越明歌本是凤凰之女,天生的灵物,她生来桀骜不驯,年少轻狂犯下滔天大错,被天道惩戒,险些神魂俱灭。将死之际,越明歌遇到了一个系统,系统告诉她,只要攻略九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她就能重塑神格。能活着自然不会选择死掉,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不过攻略区区气运之子,再简单不过。一阵天旋地转之间,她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穿越,领到的角色居然是个可怜小公主……

《快穿之满级大佬她下场虐渣了》精彩片段

一阵天旋地转之间,越明歌开始了她第一次穿越。

越明歌本是凤凰之女,天生灵物,她生来桀骜性野,却因为犯下滔天大错,被天道惩戒,险些神魂俱灭。

而就在她将死之际,却遇到了一个系统,系统告知她,只要她攻略九个世界的气运之子,她就能重塑神格。

能活着自然不会选择死掉,越明歌天不怕地不怕,不过攻略区区气运之子,在她看来,再简单不过。

“记忆传输完毕。”

越明歌查看完原身记忆,忍不住嘴角一抽,“系统,我乃堂堂凤凰之女,为什么给我安排这种炮灰角色?”

系统不敢惹这个脾气不大好的凤凰,选择装死。

越明歌忍不住摸了摸额头。

她如今的身份,是这个世界的公主,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她这个公主混得不咋地。

在皇宫里,一直十分低调,直到后来,皇帝为了打压功高震主的大将军夜常宴,抢了他青梅竹马的未婚妻,把她这个公主嫁了过去。

没多久,夜常宴忍不住起兵谋反,将皇帝杀了,迎回他的那个小青梅,她这个公主位置尴尬,最后被一杯毒酒送了西,含怨而死。

而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理所应当的,就是她这个便宜夫君了。

“叮,第一个世界已传送,加油完成奥!”

“这个世界你的身份是不受宠的公主,被皇帝当做棋子嫁给权倾朝野的将军夜常宴。”

“被攻略对象就是你的相公夜常宴,一个颇有野心的将军奥,上上上,拿下他!”

越明歌翻了个白眼给它,‘天道系统,你除了压制我的修为还有别的用吗?’

它似乎卡壳了一下随后又欢蹦了。

“不定时下发任务,主要为了督促你完成攻略呢,任务都很友好,你放心吧!”

“并不想做任务,一心咸鱼,勿戳!”

不就是烧了释迦几本佛经吗?至于把她神格都劈碎了?

还攻略完一个世界才能恢复一片神格碎片,全部攻略完才能重塑神格,不太想搭理他们呢。

“你不完成任务就没有神格碎片,没有神格碎片你就会变老然后死掉啦,碎片只能延缓衰亡状态,重塑神格才是治本的丫,确定不做任务吗?”

日奥!不干还不行了呗?

“怎么才算攻略成功?”

“当被攻略对象爱上你并且心甘情愿说出“我爱你”的通关口令就完成攻略啦!!”

啦你个大头鬼!越明歌吐槽无力,这什么鬼通关口令?

喜烛摇曳,越明歌端坐在床边,片刻之后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外而来。

“公主下嫁,本将军招待不周,还真是委屈你了。”

夜常宴俊美的面容含着讥讽的看向她,随后猛地扯落盖头。

盖头下的女人面若丹霞,仿佛人间最蛊惑人心的妖孽。

眉间一点朱红细钿,眼神婉转之间皆是万种风情。

夜常宴愣了片刻,随即想起这是狗皇帝派过来的奸细,而后摆出一副嫌弃的姿态。

“真丑。”

越明歌非常认真的看向他的眼睛,作为一只爱美的孔雀,一辈子最听不得人说的就是她丑。

刚穿越过来就受这么大侮辱,她不能忍!

越明歌收敛起脸上营业式笑意。

“这话说的,我简直快忍不住了呢。”

忍不住想打死他!

气运之子就可以不做人了吗?

她堂堂孔雀大明王,凤凰之女,要不是犯了错被天道惩罚被迫进入小世界赎罪,她能受这鸟气?!

还必须得攻略完七个气运之子才能重塑神格,这不是为难她孔雀吗?

莫名的夜常宴心中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以后恼羞成怒的冷眼看她。

“怎么?不装了?”

他早就知道夜家功高震主,皇帝视他为眼中钉。

那又如何?大景三分之二的兵马都在他的手上,到最后鹿死谁手,还上未可知。

越氏,在那个位置上可坐了太久了。

越明歌淡笑一下,在烛火映照下颇有些脆弱的感觉。

“将军何必这样呢?妾身自知不得将军所爱,下一面不知何时再见,只想记得将军的模样罢了。”

夜常宴觉得哪里不对,又找不出个所以然来,只叹服她的演技。

“将军……”

越明歌眼眸中泛着水光,如小鹿般无辜又天真的看着他,欲言又止中像是含了诉不尽的情意。

夜常宴眼神一瞬间晦暗难明,他一手背后,微抬下颌,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最好乖一点,要不然……结果你不会想要知道的。。”

说完,他低沉的冷笑一声,凑近她,捏住她的下颌,阴翳的开口。

“你那好皇兄想让你做什么?给我下毒还是套情报?”

将军功高震主,狗皇帝当然是想要他的命了。

越明歌美目低垂,红唇如血,顺着夜常宴的力道向后倾倒,胆怯的望着他。

“相公,疼。”

宽大的喜服因为越明歌的动作而散开,露出莹白如玉的锁骨与一小片锁骨。

她眉头微蹙的倒在他身下,活像是他怎么欺负了她一样。

狗男人,过来,给你次机会。

“不要妄图勾引本将军!”夜常宴的目光触及那一片白腻莫名心间一跳。

他眉头不自觉微皱,她还真是……让人生厌。

越明歌:“……”

越明歌唇角微勾,纤细柔软的胳膊揽住他的肩膀,如同小猫撒娇一样的在他胸膛蹭了下额头。

“你不要凶我嘛。”

她握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你看,真的吓到我了。”

夜常宴,是个男人你就该有点动作了。

掌下的触感温热柔软,让他一时间突然忘了要说的话。

“真是不知羞耻!”

他疾言厉色的推开她转身而去,只背影看起来似乎有些其他的意味。

看着“砰”的一声关上的房门,越明歌懒散的收敛了下衣襟,闲适的侧卧在锦榻上。

刚才的柔弱小意在她脸上退散殆尽,只剩漠然冷淡。

好,给过你机会了。

敢说她丑的人,她一定会给他一个“好下场”!

天道系统:“孔雀,什么计划?”

越明歌摆弄了下精致的指甲,淡然回复,“好戏刚开始,着什么急?”

“任务完成活命,失败你就要遭雷劈了!”

天道系统像个人贩子诱拐小孩一样对她墩墩教导。

越明歌三界六道出了名的难搞,淡淡回复了一个“哦”,就没下文了。

天道系统直想罢工,这么敷衍的吗?它尊严何在啊!

看来它有必要让她明白一下谁是儿子谁是爹了!

“限时任务(1h):一个时辰之内得到夜常宴的吻,完成活命,失败抹杀!

刚还很悠闲的越明歌:就很秃然。

“你这么狗的吗?”

“呵呵,彼此彼此。”

深吸一口气,越明歌不得不在天道的淫威之下狗狗祟祟的走向夜常宴的书房。

面容俊美硬朗的男人坐在书桌后一手支着额头陷入浅眠。

行军打仗多年的警惕让他在越明歌一进门时就察觉到了。

猫儿一样的脚步声停在他面前,夜常宴袖子里的手悄然握住匕首。

原来是想对他下手吗?真是不怕死的女人!

越明歌看了下这张脸,斜眉入鬓的也算人模狗样,她好像也不亏。

那就……再给他次机会?

就在夜常宴如猎豹一般蓄势待发之际,一只柔若无骨的手突然抬起他的脸。

猝不及防之下,一个极轻的吻落在他的唇间。

夜常宴:!!!

居然是这种下手吗?还是……她的任务其实是对他色诱?

难不成她已经看出他在假寐了?

“任务完成,小孔雀,继续加油哦!”

越明歌瞥到装的一本正经的夜常宴,突然给自己加个戏。

她轻缓的把毛领斗篷披在他的身后,幽幽叹息一声,低头一个虚虚靠近他的姿势。

“宴郎……宴郎啊……”

女人如兰的气息喷洒在他的颈侧,夜常宴终于忍耐不住的一把握住她的柔荑。

一条钢铁般有力的臂膀揽过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压向他的胸膛。

“呀!”越明歌配合的惊呼一声,双手撑在男人的肩膀上。

脸上是做坏事被发现的窘迫,灯下美人,娇颜羞怯,眼中都是他的倒影。

莫名其妙夜常宴的心跳漏了一拍。

“深更半夜的,公主殿下就这么饥渴吗?”

天道系统幸灾乐祸:“孔雀,玩飘了吧?求爹,爹救你。”

越明歌一点不想搭理它,看着夜常宴的面容愣了一瞬,随后像是下尽决心一样牵着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带上。

男人,这是你最后一次的机会。

 


“将军,今夜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啊。”

夜常宴眼神晦暗,喉咙不自觉的滚动了下,就在越明歌以为他要化身禽兽的时候。

只见他一副厌恶至极的样子一把推开她,看着她的眼神暗含轻蔑。

“想色诱本将军吗?呵!”

他什么把柄都不会让他们逮住的!

这个气运之子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

越明歌都惊呆了,这么刚的吗?

夜常宴放在桌下的手不自觉的摩擦了下,指尖似乎还停留着那温软的触感。

他面上一派冷肃,一手拿起兵书做出挑灯夜读的架势,斜觑了她一眼。

“滚。”

越明歌低眉敛目,水润的眼眸中泛起泪光,好像夜常宴做了天大的坏事一样。

她等了半天,那个狗男人也没来扶她,半晌只听一声又冷又沉的男声。

“来人,扶夫人回房。”

越明歌:“……”

她真的好服气!

夜常宴是吗?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没机会了,她要开大了。

你怕吗?

晨光熹微,精致如妖的女人坐在梳妆台前慵懒的描眉,今天该是回门的日子了。

小厮进门,低头支吾的开口。

“将军说……他今日事忙,让您……让您先走一步。”

越明歌心下叹息,一起走都不愿意,真是个难搞的男人。

这具身体母妃早亡,如今回门只用见皇帝一人。

她一推开门,只见越千岚穿着明黄龙袍背对着她。

那身姿倾长消瘦,颇有些文人的书卷气,一开口却是压不住阴郁邪气。

“怎么,还真的爱上他了不成?”

男人回头,眼神雾沉沉一片,“你忘记寡人让你嫁过去的目的了吗?”

出嫁前一天越千岚交给她一瓶剧毒,目的不言而喻。

然而目标尚未攻略,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夜常宴死的。

越千岚作为第一大反派,与夜常宴的势力分庭抗礼,只不过越千岚是个疯批而已。

越明歌叹息,拿出一早做好的桂花糕,银针穿插而过之后马上黑了半截。

“皇兄,明歌知道你不信任我,也罢,明歌当着你的面让他吃下,可好?”

想必昨夜将军府的细作什么都跟他说了,越千岚将信将疑的颔首。

这是他找高人调配的剧毒,服下之后一月以内必定暴毙而亡,而且查不出任何原因。

直到晌午,夜常宴才姗姗来迟。

越明歌与越千岚坐在桌边,一桌山珍海味,越明歌独独给他夹了桂花糕。

夜常宴一看就有猫腻儿。

“这……”

他刚说一个字,越千岚笑吟吟的脸一下冷了。

“怎么?嫌弃明歌的手艺吗?”

在越千岚的地盘,这鸿门宴他无论如何都得应。

越明歌低眉,一副伤心的样子。

狗男人,皇帝让你吃你敢不吃吗?

“臣怎么会呢。”

夜常宴恭敬吃了一口,看不出任何不满。

然而回府之后马上请了府医来,坐在高位的男人一身黑衣暗绣,俊美的脸上冷如寒霜。

越明歌坐在他下首,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

“将军,属下无能,看不出任何问题。”

说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夜常宴根本不相信狗皇帝会什么都没做。

他看向越明歌,几步走过去逼迫她抬头看他。

“再不说实话,信不信本将军让你‘暴毙’在府中?”

女人看着他似乎有话要说,良久开口,“解药是我皇兄的血。”

“离毒发还有多长时间?”

越明歌颤抖了两下,有眼泪滑下,灼烫了夜常宴的手。

“三天。”

男人冷笑一声,他就知道,这女人与那狗皇帝不过是一丘之貉!

“来人!把她带下去!!”

越明歌欲言又止的看着他,一路被人踉跄着拖进地牢里。

阴暗潮湿的地牢里,女人无助的抱膝蜷缩在角落里。

天道系统在她脑子里狂吼:“你真打算毒死任务目标吗?!你想要干什么啊!!”

越明歌歪头,天真的笑了下,极轻的说道。

“当然是逼他造反了。”

怀柔策略对他既然没用,那她可不得改变策略吗?

天道之子固然受到小世界天道庇佑,但他遇上的可是她越明歌啊!

女人指尖微动,几只丝毫不显眼的小麻雀跳跃在她的指尖,眼珠子不灵不灵的泛着蓝光。

她的修为被狗系统压制了九成九,但只有一点点,也够用了。

正与幕僚商量造反大业的夜常宴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谋划已经被几只鸟监视了。

少顷,鸟儿飞回来跟越明歌汇报,女人眼含笑意的用鸟儿把信息传递给越千岚。

天道系统迷惑:“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让他跪着吻我,当然要先打碎他的傲骨了。”

让他沦为阶下囚,再收入掌中施加调教,不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过程吗?

“真是……疯批女人。”

越明歌懒散一笑,端的是万种风情,然而眼中却冷淡如冰。

她是孔雀大明王啊,生来,就是没有感情的。

既然是她要攻略别人,那就必须她来掌控。

不仅如此,她调教完夜常宴,最后还要他感恩戴德!

天道系统:“孔雀,你在想屁吃吗?那可是气运之子!!”

美艳的女人掩袖一笑。

“你忘记了吗?我可是凤凰之女,闹翻三界的越明歌啊!”

她到是要看看,她与夜常宴,究竟是谁,更胜一筹!

靖康十一年,将军夜常宴造反兵败,受制孔氏。

越明歌被接出,锦衣华服容貌妍丽的与越千岚并肩站在高台上。

她看着夜常宴铠甲残破,浑身血迹的被压着一步步走上来。

越千岚虚扶着越明歌的肩膀,“此一举,多谢皇妹的照应了。”

台下的男人如猛兽般迅速抬起头,死盯着那娇艳如花的女人。

是她!

为这一战他谋划多年,本应万无一失,没想到……

“呵呵!”

男人冷笑两声,他这是百密一疏,败在了一个女人身上吗?

越明歌掩袖一笑,“臣妹应尽之责。”

阴翳的男人笑笑,轻蔑的看向阶下之囚夜常宴。

“皇妹以为如何处置这逆臣贼子是好?”

越明歌不在意的看了他一眼,那眼中没有丝毫情绪。

“反正他也没几天活了,不如把他赏给臣妹玩几天?”

越千岚看着她眼中的冷意,想到她被夜常宴冷待又羁押在地牢中,恐怕她是想出出气。

男人唇角微勾,原来他那柔弱没主见的皇妹也能有这种心思。

他大手一挥,“赏你了。”

在夜常宴深沉如夜色的眼眸中,越明歌牵狗一样拽着他走向自己的寝宫。

“我若不死,必要尔等性命!”

越明歌笑笑,眼里神色不明。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夜常宴冷冷的看着她,越明歌混不在意,她斜卧在美人榻上,指挥宫人。

“带他下去清洗干净,等会本宫要‘用’他。”

宫人们神色暧昧的把夜常宴带下去,他神色间是又羞又怒。

系统点评:“迷之操作。”

越明歌但笑不语,不久高大挺拔的男人长发湿漉漉的被带过来。

 


越明歌屏退宫人,淡笑着看向夜常宴。

“过来。”

夜常宴不动如山,眼神冷沉,讥笑一声,“你又想做什么?不妨直说。”

越明歌涂着漂亮寇丹的手指轻巧的解开发髻,长发如瀑的倾泻在她圆润的肩头。

“夜常宴,要我。”

男人眼里有野兽苏醒,又凶又狠厉,他单膝跪在她身侧,声音里是毫不掩饰的恶意。

“越明歌,这是你说的。”

言罢,修长有力的手指一把扯落床帷,帐暖生香,花蕊吐露。

受制于人,夜常宴这一夜对她堪称是粗暴折辱。

怒火与欲火交织着的男人丝毫没有察觉到身体里的毒因为交欢而过渡到越明歌身上一些。

某系统:“你就是为了这个?你逼他搞颜色也没用啊!”

“必须要他真爱并且心甘情愿的说出“我爱你”你才算通关!

它简直头秃,“我们的目的是让他爱你爱的要死要活,不是让他恨不得直接把你弄死!”

越明歌轻轻抚摸着沉睡中男人的眉眼,声音如清风浅淡。

“着什么急,好戏刚开始。”

想到什么,她突然低笑一声。

“他的结局我突然想到了,狗天道,我要送他上皇位,然后让他……孤独终老。”

空荡荡的屋子里一声女人的娇嗔笑意,“谁让他说我丑呢,我可是非常记仇的。”

天道系统闻言突然一阵胆寒,这女人惹不起!

晨光熹微的时候,夜常宴悠悠转醒,宫人端着洗漱用具鱼贯而入。

越明歌眼中媚态横生,光滑的长腿暴露在外。

锦被堪堪遮住胸口,暴露出大片白腻的肩膀与胸口。

夜常宴听到脚步声下意识把她盖严实,回想起昨夜的疯狂耳垂不自觉染上微红。

男人疾言厉色一声,“浪荡!”

越明歌抵唇而笑,眼波流转间如艳鬼勾魂。

“你昨晚不是挺开心的吗?”

男人脸上羞赫间掺杂着怒气,宫女伺候着越明歌穿完了衣服,她靠在床头,对夜常宴颐指气使。

“给本宫穿鞋。”

男人高大的身影矗立在越明歌身前,闻言毫不动作。

给女人提鞋,他打死他都不会做的。

越明歌一只手搭在床头矮柜上,指尖拨弄着玉瓶中的牡丹。

他一眼过去,竟然分辨不出玉与她的手哪个更绝色。

她斜睨了他一眼,毫不在意的开口。

“告诉我皇兄,罪臣夜常宴触怒本宫,将他那誓死效忠的副将斩了给本宫消气。”

此言一出,男人挺拔的身躯顿时僵硬住。

“不必了。”

他低哑的一声,止住宫女的脚步。

高大的身姿沉默的弯下,一手提起那只绣花鞋。

越明歌躲过他伸过来的手,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态度强硬的抬起他的头。

“如果这就是你的命,夜常宴,你认吗?”

细微的光散落在他晦暗不明的眼眸中,冷峻的男人意义不明的淡笑一声。

“越明歌,要我认命,除非黄土掩白骨。”

他以为这女人会嘲讽他,结果没有,她只是很轻的勾了下嘴角,毫无情绪的给他一句。

“记住你说过的话。”

越明歌莲步轻移的走向门外,抬手招呼狗一样招呼他。

“过来我带你去见见你那些忠心耿耿的属下。”

那些人因他而入此境地,夜常宴手指握紧,一声不吭的跟上她的脚步。

几人一路走过幽暗潮湿的地下长廊,腐烂混着血腥味儿扑面而来。

越明歌对此略微皱起秀美的眉头,在尽头是一处水牢,里面困着十数个狼狈的男人。

都是夜常宴手下的校官,一瞬间,他咬紧牙,下颌绷起一道陡峭的弧度。

贵气文弱的皇帝靠在圆椅上,侧头看过来,一派言笑晏晏的名门公子样。

“明歌来了,怎么还带着他,晦气。”

他冷眼扫了越明歌身后的夜常宴一眼,贵公子的伪装顿时撕裂,露出里面阴邪的真面目。

越明歌温柔的走到越千岚身后,技巧性的给他揉捏肩膀,小女孩一样撒娇。

“他敢把我关在那种地方,我当然要好好‘回报’他了。”

第四章 是狼是狗?

“让他亲眼看着昔日部下一个个惨死,难道不好吗?”

越千岚愣了下,没想到他这妹妹之前不声不响,原来还是个心狠手辣的角色?

真真是最毒妇人心!

夜常宴跟他对着干那么多年,折磨他就是越千岚最开心的事。

他畅怀的笑了下,“明歌有心了。”

夜常宴看着那女人的身影眼眶微红,里面皆是穷凶极恶之色。

她让他过来,就是这样吗?

越明歌转身瞟他一眼,不止如此呢。

她娇笑着给越千岚出主意。

“皇兄,明歌想射箭了,不如让这几人做明歌的猎物如何?”

“这……”

越千岚犹疑,他看似信任越明歌,但是想起她的转变还是对她有所怀疑。

之前只以为越明歌空有美貌没有脑子,现如今一看她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天道系统提醒她,“他怀疑你了。”

越明歌一把坐进越千岚的怀里,如莲藕般白皙的手臂环住男人的脖颈,撒娇的蹭着他的胸膛。

“皇兄,我想玩嘛。”

越明歌是真绝色,世间罕有的娇媚容颜,她一撒娇,鲜少有男人扛得住。

越千岚目光不经意间落在她丰润的红唇上,目光晦暗难明,再开口,声音已经带着沙哑。

“别闹,明歌,起来。”

越明歌委屈的扁着嘴,凑在他的脖颈间撒娇的请求,无人看见的暗香从她腰间香囊传入他的鼻尖。

“真的不可以吗?”

越千岚仰起头,那香味让他沉郁的神思莫名安稳,想要满足她的一切愿望,鬼使神差的吐出一个字。

“好。”

越明歌施施然起身,她察觉到一股灼热如火的视线,抬头对上夜常宴的双眼。

里面怒火中烧,仿佛岩浆上的热焰,半晌他嘲讽的勾了下嘴角。

“水性杨花,不知廉耻。”

越明歌软软的斜靠在越千岚的椅子上,懒散的开口。

“夜将军闲了呢,来人,带他下去,嗯……”

她想了下,美目流转像有月光浮动其中,美的惊心动魄。

“就让他去给本宫打扫狗舍好了。”

听到这话,夜常宴与他的部下瞠目欲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