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之权贵的囚笼

重生之权贵的囚笼

柠檬觅觅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路芷雨离世后,阴差阳错的重生了,变成了江亦白的金丝雀。前世,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这辈子,他依旧高高在上,而她却变为风尘女挽挽,与仇人纠缠不清。在日日夜夜的缠绵中,江亦白动心了,他想要把挽挽接回府中,可她一心想要逃离。前世灭门之仇,即便是死了一次,依旧无法化解,挽挽无法坦然的面对他,更无法接受他的爱。

主角:江亦白,挽挽   更新:2022-07-16 13:06: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亦白,挽挽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之权贵的囚笼》,由网络作家“柠檬觅觅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路芷雨离世后,阴差阳错的重生了,变成了江亦白的金丝雀。前世,他们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这辈子,他依旧高高在上,而她却变为风尘女挽挽,与仇人纠缠不清。在日日夜夜的缠绵中,江亦白动心了,他想要把挽挽接回府中,可她一心想要逃离。前世灭门之仇,即便是死了一次,依旧无法化解,挽挽无法坦然的面对他,更无法接受他的爱。

《重生之权贵的囚笼》精彩片段

冷寂的天空,寒鸟展翅高飞,震得枝头的薄雪簌簌落下,露出一朵迎风绽放的红梅。

温暖的室内,帷帐翻飞,隐约可见女子娇美的容颜此刻红晕满坨。

激情结束之后,男人翻身下床,动作干脆利落,毫无留恋。

眼神清晰,冷静,如沉寂了千万年的冰山,没有丝毫的温度。

挽挽重生醒来后,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双眼睛。

“觅向无人处,绾作同心结,以后你就是爷的女人,挽挽!”

从这以后,上京路上一月余的光景里,挽挽好似一片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浮萍,仅仅只是江家大爷的帐中人。

没人知道娇美的皮相之下,她的灵魂是前朝右相之女路芷雨,更没人知道她曾是一个现代人,二十八岁那年死于白血病,后带着记忆转世到这个陌生的年代。

可惜转世之后的她,依然逃不过命运的捉弄。

两个月前,在皇权争夺战中,身为右相的父亲突然失了官职,罪名竟是通敌叛国!最后命丧牢狱。

同一日哥哥路章被判斩首,已有身孕的嫂子咬舌自尽。

她与母亲被判流放两国边境之地——寒城,其余一众奴才奴婢们全部发卖。

诺大的右相府,与短短几日内,只剩枯草深深。

流放路上,艰辛重重。

出身贵族的母亲往日雍荣华贵,光彩熠熠,却一夜之间头发花白,双眼浑浊,全然没了一品夫人时的模样。

而她不过为母亲讨碗水喝,却不幸被官兵看中,想要强迫与她。

她自然是极不愿意的,但是如果她死了,母亲又怎么活得下去!

犹豫间,她的衣服已被扯烂。冷冽的寒风里传来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喊:让她必须以死保清白。

无奈之下,她只能跳了崖。

这一跳绝无生还的机会!

可是老天还是和她开了玩笑,让她的灵魂重生进了另一个人的身体里。

她不知道这具身体的主人是什么身份,但却莫名其妙地成了江亦白的女人!

江亦白!

这个男人她在上辈子便认识!

每每提起此人,父亲和哥哥便眉头深锁。

雷厉风行,诡谲多变。

这便是上辈子自己对他的印象。

更可笑可悲的是,这男人是自己前世好闺蜜的哥哥,更是左相的嫡子,而左相正是她父亲的政敌!

她永远记得,父亲临去前说的话。是左相伪造了证据,坐实了他们通敌叛国的罪名,害他们家破人亡!

如果有来世定要江家血债血还!

所以为什么要让她成为敌人的女人!

想到这里挽挽心里又悲又苦,却又不敢流下泪来。

“还不赶紧起来走?还要爷抱你回去不成?”

一贯清冷无情的声音,将挽挽拉回残酷的现实。

这是江亦白的习惯,他需要风情万种的女子暖床,却从不与女子同榻而眠。

“大爷折腾了数次,挽挽累!”床上的人儿回过神,被啃红了的娇唇十分艳丽诱人,声音娇娇弱弱的,“大爷让我留在这里吧!”

挽挽翻了一个身,抬眸望向男人。

这个男人,眼角眉捎,莫不是风华。又因久居上位者多年,整个人越发显得威严又内敛。

此时此刻他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周身全是压迫的气息感。


声音娇软,心下却苦涩。

有什么办法,只有依赖这个男人,她才可能混进京城。

只有进京,才可能找到让她朝思暮想的人。

而唯有那个人才能帮自己救出母亲。

“你知道爷的习惯!”男人语气森冷,棱角分明的脸透着寒气。

“回去就回去!”娇娇懒懒地起了身,盈盈美目里全是委屈。弯着纤细的腰肢,她捡起床边的衣裳,随便一套就要出门。如果不是为了讨好他,她才会说这么恶心的话!

“把衣服穿好!”一字一顿,不缓不慢,却让人透不过气。

依照往日,挽挽一定大气也不敢出,但今日实在是被江亦白弄烦了。

“衣服穿得挺好的。”她不冷不热地回顶了一句,掀开粘帘,就要出门。

“想留下来就睡那儿。”男人拔高了声音。

挽挽知道这厮是生气了,她转身顺着对方的目光望去,是客栈的坐塌。

“挽挽告退。”吓得一个激灵,挽挽赶紧收拾好身上的衣服。想要溜之大吉,可身后的男人却并不放过她。

“爷让你留在这儿,你想去哪儿?”不知何时,江亦白已经走到挽挽身后,长臂一伸,便将人困在了怀里。

呼在耳后的气息灼热烫人,可说出的话却冷清的没有一丝温度。

“大爷,这里又硬又冷的,挽挽不睡!”挽挽有些后怕。她怎么忘记了江亦白从来不是什么好性子的人。

“你不就喜欢硬一点的?”男人的眼角因手里美好的触感,一下子染上了些许轻佻的笑意。

“大爷讨厌!”挽挽企图用撒娇让男人心软,放了她出去。

“就睡这里了。”江亦白的语气依旧又冷又硬,没有半点可转圜的余地。

“大爷,”看着江亦白独自去沐浴的背影,挽挽懊恼的不行。

“过来给爷擦背!”江亦白的声音透过屏风传进她的耳朵,像是来自深渊的呼唤。

不要!挽挽在心里大吼一声,可身体却无法抗拒地移步到了屏风后面。

袅袅热气之后,是男人肌理分明的背。

纵是极不情愿,挽挽仍拿了帕子,开始认命的搓背。

“重一点。”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好似十分享受这样的服侍。

“大爷要喜欢,请个搓背的不就行了。”挽挽换了一个手,忍不住抱怨道,“人家手酸。”

“搓背的哪有挽挽的手又嫩又滑的。”江亦白拉过挽挽的手,握在手里摩挲了几下。

“可再搓下去,我的手就又粗又糙了。”挽挽把帕子扔进水里,一双盈盈美目里全是不满。

“手糙了没事,”江亦白玩味一笑,带了几分薄情,“爷再换一个女人就行。”

挽挽气的不行,想要挣脱被江亦白牢牢握住的手。却不想对方长臂一探,握住了她的腰,一下将她扯进了水里!

溅起的水花打湿了挽挽的秀发,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狼狈。

“江亦白!”这顿操作把挽挽上上辈子的脾气都激出来了。

“敢直呼爷的名讳,你是想死吗?”江亦白冷肃着脸,三两下解了挽挽的衣服,将她从后面抱住,然后……


一番用力折腾后,浴桶外面都是水。

到最后挽挽已经失了全部力气,任由男人为所欲为了。

一个时辰后,江亦白让人换了水,抱着无力的挽挽仔细清洗了一番,又帮她穿好小衣,将人抱到了坐塌上。

“大爷,我该回去了。”挽挽无力地趴在坐塌上,气息虚弱。一双白嫩的小脚刚要着地,却被男人拦了回去。

“爷刚刚说的话忘记了吗?”男人的声音一点都没有因为刚刚的亲密接触而变得柔软。

“挽挽冷...”挽挽缩在坐塌上,像一只可怜的小喵咪。

“再吵爷睡觉,就睡地上!”江亦白冷冷出声,一个翻身,背对了她。

挽挽没法,哭了一会,就卧在塌上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梦里全是江亦白化身为恶魔的样子对她折磨再折磨!

而父亲睁着腥红的眼睛,大喊着血债血还的模样,不断在脑海里徘徊,直压地她喘不过气。

一夜心惊胆战,清晨醒来的时候,挽挽依旧疲乏地很。等勉强睁开双眼,却看到了淡色纱幔在轻轻晃悠。

柔软的床铺,温暖的被窝!

她怎么在床上!

而且还是在江亦白的床上!

这个认知吓地她睡意全无,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惊慌失措地转头一看,身侧却空空如也,江亦白早不知去向了。

挽挽松了一口气,还好江亦白这厮不在了,不然她一定会被踢下床的!

“姑娘,可是醒了?”福妈在外头听到动静,问道。

“进来吧!”江亦白不在,她自然翻身做主人了。

“恭喜姑娘啊,这可是大爷第一次留人同宿呢!”福妈一进来,就高兴地恭喜道。

挽挽扯了扯嘴角,只能在心里冷笑。

这恭喜她可不稀罕,如果不是为了回京,她才懒得与这色胚周旋!

更何况昨日她明明是睡在坐塌上的。至于怎么会在床上醒来,她就不是很清楚了,但那个薄情的男人居然没赶她下床,当真让人觉得不可置信。

洗漱穿戴整齐后,挽挽觉得闷在屋子着实难受,想着下午就要进京了,可还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见到那个人。

虽然京城有一大帮她认识的人,可现在自己是待罪之人,又换了一副面孔,谁还会愿意帮她?

人去茶凉,这个道理,她一个活了两辈子的人怎么可能不懂!

挽挽在屋子里烦躁地踱步,打开房门想去外面透透气,理清一下自己的思绪。

“姑娘,大爷吩咐了,不让您去外面呢。”福妈守在门外,好言劝道。

连门都不让出,那厮真把她当禁脔了不成!

“我回自己屋子去收拾一下东西。”挽挽心里有气,但也知道这和福妈没关系,只能淡淡地回道。

福妈无法,只能跟了去。

进了自己屋子,挽挽终于忍不住伏在床头哭了起来。

她的脑海里是宁修永远温柔似水的脸庞。

宁修就是她要找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