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傅爷宠妻超带劲

傅爷宠妻超带劲

款娘娘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外界传言,傅家三爷相貌丑陋,身患重病,而且还克妻,已经娶了六个妻子,没有一个能长久留在他身边。即将要迎娶第七个妻子,外界众说纷纭,两位当事人却非常淡定,新婚之夜,两人坦诚相待,都被彼此震惊了。不是说傅靳御丑陋无比吗?面前的俊美男子是谁,真的是她的丈夫吗?不是说第七任妻子是个土包子,长得又肥又丑吗?面前的小仙女又是谁?

主角:秦皎,傅靳御   更新:2022-07-16 15:3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皎,傅靳御 的武侠仙侠小说《傅爷宠妻超带劲》,由网络作家“款娘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外界传言,傅家三爷相貌丑陋,身患重病,而且还克妻,已经娶了六个妻子,没有一个能长久留在他身边。即将要迎娶第七个妻子,外界众说纷纭,两位当事人却非常淡定,新婚之夜,两人坦诚相待,都被彼此震惊了。不是说傅靳御丑陋无比吗?面前的俊美男子是谁,真的是她的丈夫吗?不是说第七任妻子是个土包子,长得又肥又丑吗?面前的小仙女又是谁?

《傅爷宠妻超带劲》精彩片段

夜雨滂沱。

秦皎一身嫁衣坐在床尾,手指蜷缩。

她很紧张,呼吸都小心翼翼。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却是一个人走完了所有的流程,到现在,都没有见到她那位新婚丈夫。

七日前,秦皎被从云浮镇接来宁城,进行了一番改头换面,成为了傅家三爷的第七任妻子。

传闻当中,傅家三爷丑陋无比,命格奇硬,克妻克子,前面六任妻子,尚未到婚礼,就都相继出现意外,疯的疯,死的死,失踪的失踪。

秦皎被选中,对外所言是因为她八字与傅家三爷相合,可中和了傅三爷的煞气,改变他的命格。

实际上,只不过是因为,她那位贪婪成性的父亲被傅家给的八千万所诱惑,加上舍不得自己的两个宝贝女儿受罪,便将前妻所生的女儿接了回来,代替嫁入傅家。

门外传来了响动的声音,将秦皎从思绪当中拉了回来。

她更加的紧张了起来,对那个未曾谋面的丈夫有着莫名的恐惧。

门把手被拧动,秦皎紧紧地闭上眼眸,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外婆要照顾,她不能死。

傅靳御推门进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尾处,那个娇小的人儿。

他本就凉薄的眸子更加冷了几分,呵,这个倒是命大,居然挺到了这一刻。

既然如此,他就好好的陪她玩一玩。

傅靳御走了过去,边走,还边解开了自己衬衫的纽扣,等到他走到秦皎跟前的时候,纽扣已经被解开了大半,露出了大片胸膛。

秦皎的耳朵动了动,分明听着人已经走近,却半天没有等到下一步的动作。

她悄默默的睁开了一条细缝,所看到的,就是一片光裸的胸膛。

只是,那胸膛上凌乱不堪的伤疤,却是叫秦皎瞬间瞪大了双眸。

她的小嘴儿微张,错愕地发出了一声轻呼。

傅靳御的视线一直黏着在秦皎的脸上,自然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冷嗤了一声,这样,便害怕了,果然是个没用的小东西。

秦皎听到了傅靳御的声音,这才抬起头来,朝着他的脸看过去。

只一秒钟,秦皎就再次陷入到惊讶当中。

“你长得,可真好看。”秦皎不自觉地呢喃出声,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一张脸孔的赞美。

可是,很快,秦皎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

她歪了下脑袋,狐疑地问道:“你是谁呀?”

长得这么好看,一定不是她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丈夫才对。

傅靳御眸中滑过一抹幽光,这小东西,是真单纯,还是故意装成这个模样。

他玩味地抬起手来,勾住了秦皎的下巴,指尖在她的皮肤上轻轻地摩挲,“进了我的房间,你还问我是谁?”

秦皎被下巴上传来的触感弄的很不自在,下意识地想躲,却根本敌不过傅靳御的力量。

她只能够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被傅靳御给桎梏住,这样的姿势,让秦皎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很是不舒服。

她张了张小嘴儿,语调中带着些茫然,“你的房间?可是,这是我丈夫的房间呀。”

她其实很想说,她的丈夫长得很丑的,眼前这个男人,长得比她见过的男明星还要好看,根本不可能是她的丈夫。

“难道,我走错房间了?”秦皎觉得,这个可能才比较合理。

傅靳御听着小姑娘的喃喃自语,莫名就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眼前的这个小姑娘,似乎和之前的那些个女人都不一样。

她的瞳孔干净,所有的想法都写在了脸上,天真美好的模样。

傅靳御的眸底滑过了一抹狠戾,呵,这次送来的,倒是段位高了,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让他卸下防备,简直痴人说梦。

他捏着秦皎的手指猝然用力,弄得秦皎不受控制地痛呼了一声。

只一瞬,小姑娘的眼眶就湿红了起来。

然而,这样子的秦皎没有得到傅靳御的半分怜悯,他只是更加的用力,眸底的冷狠也更加的浓烈。

他直接一把将秦皎给推在了床上,覆身压了过去,却并没有贴在秦皎的身上,而是双臂撑在她的两侧,悬在她的上方。

傅靳御说道:“知道该怎么做吗?。”

秦皎的小脸儿已经一片惨白,身子不住的在觳觫颤抖,视线却是直勾勾地盯着傅靳御,双唇轻颤。

她努力回想着过去七天所学习到的东西,如何让自己的丈夫高兴,如何让她的丈夫离不开她。

秦皎按捺着强大的羞耻感,抬起手来,轻轻触碰傅靳御的胸膛。

她的指尖落在傅靳御心口处的伤疤上,轻轻的扣弄了一下。

莫名的,秦皎觉得有一些不舒服。

伤在这个位置,真的很疼吧。

傅靳御也没有想到她居然会这么大胆,仿若被触碰到了逆鳞,傅靳御一把抓住了秦皎的手腕。

他猛地从秦皎上方弹起来,声音中都带着狠,“小小年纪没有羞耻心,回去告诉你的主子,美人计对我没有用,不想死就赶紧给我滚。”

秦皎被傅靳御突然的暴怒弄的莫名其妙,她从床上爬起来,一双眼睛澄净无辜地看着傅靳御,声音里面带着委屈,“你是不要我吗?”

秦皎垂下眼睫,小手局促地拽着嫁衣。

可是,不行的,她必须要成为傅靳御的妻子,不然,她就见不到外婆了。

想到了外婆,秦皎就仿佛被激发了巨大的勇气一般,重新抬起了眼睫,看向傅靳御,说道:“我很乖的,也很厉害的,我会很多的事情,只要你需要的,我都可以帮你做,你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

傅靳御冷着一双眸看住秦皎,分明从她的瞳孔里面看到了畏惧,却听到她如此坚定地话语。

一瞬间,傅靳御像是被定格住了一般,让他居然狠不下心来对她。

秦皎见傅靳御久久没有说话,终于,手脚并用地爬到了床边,轻扯住了傅靳御的衣摆,小脸儿虔诚坚定,“你别赶我走,好不好?”

刹那间,傅靳御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定住了一般,让他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沉默了良久,傅靳御才说道:“你最好是没有别的目的。”

秦皎一瞬间有几分心虚,想要见外婆,不知道算不算是别的目的。

她也不会因为这个目的伤害他,应该不算吧。

然而,她的细微表情还是被傅靳御给看得清清楚楚。

傅靳御的眸色更冷了几分。

好啊,他倒是要看看,就这么一个随时都能够被他捏碎的小东西,能翻出什么浪来。

目光落在秦皎樱红的唇上,傅靳御的心底翻涌起一股邪念。

既然,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

想着,傅靳御就一抬手扣住了秦皎的后脑,俯首下来吮上了秦皎的唇。

瞬间,少女的馨香沁入傅靳御的感官,让他有微微的怔神,原来她,竟然如此可口美好。

傅靳御沉寂的欲念被勾了出来,他竟然,只因为一个吻,就想要的更多。

这个意识让傅靳御恼火不已。

他猛地用力在秦皎的唇上咬了一口,才恼怒地放开她。

没有留下一句话,傅靳御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秦皎迷迷茫茫地坐在床上,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按照她被教导的那些,接下来,不是应该要把她从女孩儿变成女人了吗?

可是,傅靳御怎么就这么跑了?

秦皎小脸儿皱成了一团,好半天,像是想明白了什么,惊讶地瞪大了双眸。

不是吧,她的丈夫,原来那方面有问题呀?

秦皎想到了傅靳御气急败坏地夺门而出的模样,更加笃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深呼吸了一口气,秦皎决定,既然如今已经成为夫妻,那就要好好的尽到一个妻子的责任,她不能够让自己的丈夫因为这种事情而自卑。

她要治好他。


秦皎从床上爬下来,找到了自己带来的一个小行囊,翻翻找找,从里面找到了一个笔记本。

她记得,以前在和师父学习的时候,师父有专门的提到过,一个男人如果那方面有问题的话,要怎么去治疗。

不过,师父也说过,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秦皎翻了翻笔记本,果然,就看到了当时记下来的笔记,根据先天的和后天的,有不同的病因,对应了不同的治疗方式。

在先天和后天的不同原因中,又分门别类的分出了几个大类。

秦皎快速的看完了笔记以后,就有一些苦恼了起来。

要想知道真正的病因,是要亲自检测一下才可以的。

可是,她要怎么去和傅靳御提出来呢?

看他这个样子,大概率是要讳疾忌医了。

秦皎盘腿坐在地上,嫌弃嫁衣太过累赘,便将外袍脱掉,留下里面的一层抹胸小衫。

这样一来,秦皎漂亮的蝴蝶骨便暴露了出来,而她的左侧肩胛骨上面,有着一个粉色的胎记,是一个麦穗的形状,随着她的动作,隐约还真有几分随风飘荡的意思。

书房内。

傅靳御坐在班台后面,目光落在电脑屏幕上吗。

此刻,屏幕上面显示的,便是房间内的画面。

他的视线直勾勾地落在了秦皎的那处胎记上面,思绪仿佛是被击中了一般,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屏幕内,秦皎像是得到了什么好消息一般,从地上弹了起来。

她的脸上漾起了灿烂的笑,像是在给自己鼓劲儿加油一般,小手紧握成拳,用力地在自己身前一挥,“傅靳御,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傅靳御:“???”

他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毛病。

不过,傅靳御倒是有一些好奇,这小姑娘,是在搞什么鬼。

他突然就来了兴趣,倒是要看看,她究竟是打了什么主意,又准备帮她背后的那个人,做到什么程度?

房间内,秦皎制订出来了一套暂时可以不用去检查实物的治疗方案,心情都无比的美丽了起来。

这个方案,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执行,只在日常的饮食当中进行就好,丝毫不担心,傅靳御会因此而打击到了他男性的自尊心。

秦皎满意地把笔记本塞进行囊里面,拿了衣服去洗漱。

她可真是温柔体贴呀,傅靳御娶到她,是他的福气。

洗漱完毕以后,秦皎从房间里面出来。

她已经换了一身浅粉色的家居服,套头的T恤裙,将她的身材完完整整地包裹在裙子下面,加上她本来就长了一张幼气的脸庞,让她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小女孩儿。

傅靳御的视线还在电脑屏幕上面,对小姑娘在这个时间还走出房间,感到迷惑。

他的视线随着秦皎的身影移动。

秦皎才刚刚来到傅家,对哪里都不熟。

她小心翼翼地从楼上下来的样子,还透着几分娇憨可爱。

傅靳御身子往后靠在老板椅上,兴味很浓地看着小姑娘东摸摸西瞧瞧的样子。

下一秒,傅靳御的神色凌厉了起来。

客厅内,秦皎才判断出厨房大概的方向,正要抬脚走过去,就被突然从沙发上窜出来的一道身影给吓了一跳。

她方才只顾着让自己动作放轻,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丝毫没有注意到,沙发上有人。

此刻一看,是个一身酒气的男人,与傅靳御长得有几分相似,却不如傅靳御那般好看,尤其是,他的脸上还有一道拇指长的伤疤,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可怖。

秦皎不自觉地就往后退了一步,小腿装在了后侧的花盆上,发出一声闷响。

男人的目光审视地将秦皎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继而邪恶地笑了起来。

他大步朝着秦皎走近,将秦皎逼到一个死角处,无路可逃。

“你就是那个废物娶的新妻子,啧啧啧,成年了没有啊,就这么着急送上门,要不要先和老子试一试啊,老子的能力可比那个废物好多了。”男人说着,一只手就已经朝着秦皎伸了过来。

秦皎听着他的话,心说果然啊,傅靳御那方面不行。

还好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不然,现在听到这个男人的话,怕不是要难过一下下了。

任谁也不希望自己的丈夫不行啊。

不过,秦皎也就只感叹了一瞬,她对这个男人的语气和话语实在是本能的厌恶,加上他朝着自己伸过来的手,就很想要让她把他的手折断。

秦皎快速的在脑海里面斗争了一番,才刚刚进门,就使用暴力,是不是不太好。

可是,怎么办,真的很讨厌这只手。

男人没有注意到秦皎的表情变化,还在说着不堪入耳的话,还在拉踩傅廷御不行,而他有多么的威猛生风,那只手也已经要触碰到秦皎的脸颊。

秦皎暗暗地深呼吸了一口气,本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之的原则,在那只手就要落到脸上的那一刻,秦皎猛地抬手反握住男人的手腕,一个用力,便将毫无防备的男人旋转了个身,抬脚照着他的腿窝一踹,便让男人跪在了地上。

秦皎四下瞄了一眼,确定没有任何人在,抬脚就照着男人的腿间踹了过去。

“你很行哦,敢拉踩我老公,我看你以后还怎么行。”秦皎又踩了两脚,控制着力道,既能让他痛不欲生,又不会让他真的被废掉。

毕竟她才刚刚进门,还不想要惹是生非。

不然,她非要叫这个家伙好看。

男人的痛嚎声响彻在客厅,瞬间就惊醒了已经休息了的众人。

秦皎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现场,做成一种是这个男人自己喝醉了走路不稳,撞到了痛苦处的假象,把自己完全的摘了出来。

随着脚步声的靠近,秦皎挪到了一旁,无措地站在那里。

傅家老爷子在管家的搀扶下从楼梯上下来,第一眼便看到了秦皎小脸儿惨白,惊慌失措的模样。

秦皎像是刚刚才听到声音一般,顺着声音看过去,对上老人家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更加慌乱了几分。

她张了张口,乖巧地叫人,“爷爷。”

既然已经嫁给了傅靳御,那她这样称呼傅靳御的爷爷,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傅老爷子对这个称呼也没有什么异议,只是问道:“这么晚了,你在这里做什么。”

秦皎老实巴交地说道:“阿御饿了,我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这话一出,却是叫傅老爷子多看了她两眼。

秦皎察觉到了傅老爷子眼神儿的不对,立刻又补充了一句,“我也饿了。”

傅老爷子点了点头,倒是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皎立刻就露出了一脸茫然的表情,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刚下来,就看到他倒在了地上,是不是喝得太多了,看不清路啊。”

她说的一板一眼,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儿一般。

傅老爷子的目光在秦皎的脸上停留了片刻,倒是没有继续询问秦皎,而是对一旁的管家说道:“老岑,去把廷钧扶起来。”

秦皎这才对上这个男人的身份,傅廷钧,傅靳御的二哥,传闻当中,傅家最可怕的男人。

她瞬间就有一些惊慌了,自己把傅廷钧给打了,他会报复自己的吧?

那她要怎么做?

去抱傅靳御的大腿行不行?

也不知道傅靳御会不会给她抱大腿。

早知道,她就不收着力道了,把他给打废了,也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傅廷钧被岑叔扶了起来,来到了傅老爷子的跟前。

他的脸上还满是痛苦,豆大的汗珠从额间砸下来,砸在地面上。

剧烈的疼痛,让他此刻完全说不出话来。

傅老爷子在沙发上坐下来,指了一下一侧的沙发,让秦皎坐下来。

秦皎是个惯会看眼色的,虽然,傅老爷子方才的眼神儿有一些吓人,但是,她还是看得懂,傅老爷子并没有真的和她生气。

她立刻就乖乖巧巧地坐在了沙发上面,一派端庄淑女的模样。

傅老爷子的视线不由得在秦皎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

这倒是新鲜,云浮镇那个地方,贫穷落魄,很多人就连吃饭都是一个大问题,自然是不可能在意仪态举止。

而这丫头,不但出落的水嫩标志,行为举止更是丝毫不输精心栽培的世家小姐,这般端庄的模样,怕是连傅家的小公主都要比不上。

想到那个小丫头,傅老爷子就有一些头疼,也不知道这外面是有什么吸引力,让她一天天的不着家,满世界乱晃荡。

收回了思绪,傅老爷子这才重又看向秦皎,说道:“丫头,你来给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秦皎坐的更加笔直板正了一些,目光清澈地看住了傅老爷子,说道:“爷爷,我也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走路,居然会把自己撞成这个样子,不过,他的身上酒气这么重,应该就是喝多了,有一些神志不清吧,爷爷,您还是提醒提醒这位先生,没事儿不要喝这么多的酒了,这好歹是在家里,伤到自己还有人照应,这要是在外面,万一出了大事,可就不好了。”

“你他妈放屁!”傅廷钧这会儿已经恢复了不少,听到秦皎的这番话,气得也顾不上疼痛,直接就从沙发上弹起来,扬起手就要抽向秦皎,“老子他妈的是被你打成这样的!”

傅老爷子朝着岑叔示意了一下,岑叔立刻就拽住了傅廷钧,把他摁回到了沙发上面。

秦皎像是被傅廷钧的怒火给吓傻了一般,小脸儿登时一片惨白,血色尽失。

她的眼眶里蓄起了泪花,却是连呼吸都秉住了,不敢往下掉落。

傅廷钧瞧见秦皎这副样子,更加的冒火。

她居然还真有脸装的这么委屈,方才打他的时候,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手下留情。

傅廷钧根本不知道,秦皎方才已经控制了力道,否则,他此刻根本不可能还有力气朝她耍狠,此刻,他就会躺在救护车上,奄奄一息。

然而,此刻的傅廷钧,是被牢牢地摁在沙发上的,岑叔的手指在他的肩膀上稍稍的用力,提醒着他,不要在爷爷面前造次。

傅廷钧也的确是没有那个胆子,对于爷爷的手段,没有人比他更加的了解,万一,让爷爷请出了家法来,就得不偿失了。

只是,傅廷钧仍旧难消心头怒火。

他看向傅老爷子,用最诚恳的语气说道:“爷爷,你相信我,我虽然喝了酒,但是没有醉的不省人事,真的是她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你也见过我真的喝醉是什么样子,我怎么可能连路都走不利索。”

傅老爷子的眸光如鹰般落在傅廷钧的脸上。

诚如傅廷钧所说,他自己看着长大的孙子,又怎么可能不清楚他的性子。

他是混蛋,却不是蠢。

这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傅老爷子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只不过,傅老爷子开口却说到:“廷钧,你是当我老头子年岁已高,头脑混沌了吗?你看看秦皎的细胳膊细腿儿,她哪里来的力气能够打的倒你,再者说,你若是真的挨了打,还能不还手吗?”

傅廷钧闻言,简直被气得要背过气去。

他直接朝着傅老爷子吼道:“爷爷!你不要被她给骗了!”

然而,不论他再怎么愤怒,却仍旧半点儿没有改变傅老爷子的想法。

傅老爷子摆了摆手,说道:“我看你是酒精中毒,出现臆想了,等明天让人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脑子,年纪轻轻,净说胡话。”

“爷爷!”傅廷钧无力地怒喊,却丝毫无济于事。

他恶狠狠地看向秦皎,眼里满是杀意。

秦皎缩了缩脖子,做出一副惊恐的模样。

她的小脑袋瓜里面在快速的转动,来判断傅老爷子是真的相信了她的话,还是在做戏。

她隐隐的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直觉告诉她,一切,没有这么简单。

正思考着,秦皎就听到傅老爷子问她,“丫头呀,你方才说,是阿御饿了,所以才叫你下来弄吃的。”

秦皎没有立刻回答,直觉告诉她,这个问题,是一个大坑,如果不把这个问题回答好了的话,那之前所演的戏,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就在这时,秦皎听到傅廷钧仿佛是找到了什么重要的纰漏一般,兴奋地说道:“爷爷,你听到了吧,她就是在说谎,那个废物从来都不吃夜宵,怎么可能在这个时间饿了要吃东西,她就是故意埋伏在这里,把我打成这个样子的。”

秦皎朝着傅廷钧看过去,就对上他一双得意的表情,那模样,就好似在说,“看吧,被我找到把柄了吧,你死定了。”

她身体里的暴力因子正在快速的聚集,怎么办,有一些按捺不住了,真的很想要照着这张可恶的嘴脸挥舞拳头。

她的拳头硬了!

好在,傅老爷子的声音分散了秦皎的注意力。

傅老爷子怒喝道:“傅廷钧!阿御是你弟弟,你若再敢如此称呼他,就给我滚出傅家!”

傅廷钧当即没有了声响,即便他心底恨透了,却也不敢再傅老爷子面前继续造次。

秦皎瞬间看懂了局势,傅老爷子在傅廷钧和傅靳御之间,是偏疼傅靳御的,如此一来,身为傅靳御的妻子,她也是被特别偏向的。

这样一想,秦皎就更加的有了底气。

她看住傅廷钧,说道:“我是不知道我丈夫从前吃不吃宵夜,但是,他今天的确是饿了,至于为什么饿了,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想要补充一点能量,这很合理吧,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秦皎故意将话说的暧昧露骨,新婚之夜,什么事情会消耗大量的体力,答案不言而喻。

傅廷钧闻言却是更加的亢奋了起来,指着秦皎就骂道:“你他妈的还真的是满嘴瞎话,那个废物他能消耗体力?他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说着,傅廷钧朝着傅老爷子看过去,原本是想要向他证明,这死丫头的确是说谎了,可是,他对上的却是傅老爷子冷鸷的目光,身子不由得一凛,气焰霎时间就被浇灭了不少。

他的拳头不自觉地攥紧,眼底滑过一抹阴毒。

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就这么向着那个废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