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闪婚厚爱影帝夫人路子野

闪婚厚爱影帝夫人路子野

鹿小小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黎璃最新创作了一个剧本,想要邀请影帝傅潍尧出演男主角,她拿着剧本去找他时,不小心闯到了求婚现场,正准备撤退的时候,傅潍尧突然喊住她,让她扮演自己的未婚妻。原来,在求婚的前一刻,他收到了女友的分手短信,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他不能丢面子,只能求助于黎璃。两个人各有所求,一拍即合,扮演了一对假情侣,原以为只是一场戏,到后来却被告知,期限是三个月……

主角:黎璃,傅潍尧   更新:2022-07-16 15:3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璃,傅潍尧 的武侠仙侠小说《闪婚厚爱影帝夫人路子野》,由网络作家“鹿小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黎璃最新创作了一个剧本,想要邀请影帝傅潍尧出演男主角,她拿着剧本去找他时,不小心闯到了求婚现场,正准备撤退的时候,傅潍尧突然喊住她,让她扮演自己的未婚妻。原来,在求婚的前一刻,他收到了女友的分手短信,在众多媒体的见证下,他不能丢面子,只能求助于黎璃。两个人各有所求,一拍即合,扮演了一对假情侣,原以为只是一场戏,到后来却被告知,期限是三个月……

《闪婚厚爱影帝夫人路子野》精彩片段

 黎璃站在傅潍尧别墅后院的围栏外边,目光小心翼翼往里面打量着:绿草遍地、空无一人,她从这里进去,绝对不会中途被抓。

观察好地形,她挽起袖子,攀上栏杆,三下五除二翻过围栏,稳稳落地。

简直小菜一碟。

黎璃拍拍手,得意洋洋看眼身后,很快收回视线,准备去找人。

她今天来这的目的,是要找到当红影帝傅潍尧,说服他来当新剧本的男主,本来这任务并不属于黎璃,可是她主编非要卡着假期为难她。

美其名曰,工作没完成,不允许请假。

黎璃本来已经打算好,今天交完剧本任务,后天请假和男友出去玩一周,为了让他答应,她可是磨了将近一个月。

好不容易磨的他松口,黎璃说什么也不能放弃,所以在主编故意刁难时,她脑袋一热,直接答应下来。

黎璃走过后院,绕到前门,意外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

她快步上前,轻轻推开一条缝,“有人吗?”

没有回应。

黎璃胆子稍大,继续往里走,屋内装饰的非常简洁,入目所及之处,只有必要的沙发电视,看起来空荡荡没有任何生活气息。

难道说,地址是错的,傅潍尧不住这?

黎璃心里暗自嘀咕,打算继续看看,如果还没有,那就趁早打道回府。

念头刚在心间盘桓了一圈,还没落定,脚步忽然僵在原地,她错愕的看着面前满地鲜花和气球,以及墙上的marry me,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误闯进别人的求婚现场了。

整个场景,布置的非常浪漫,再加上她刚从空荡荡的客厅过来,心里竟然诡异的升起股惊喜的感觉。

糟糕……

黎璃心里咯噔一声,同时察觉到什么,缓缓转头,就看见一道身影静静站在不远处,眼神喜怒难辨。

她吓了一跳,电光火石间,率先开口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从阴影里走出来,像是电影画面般,阳光透过窗户,渐渐铺陈在他身上,给他周身镀了层温柔的金光。

显得他分外矜贵且脱俗。

视线往上,一张出众到足以让人疯狂的面容,毫无保留的呈现在眼前:眼睛是浅浅的内双,眼尾上扬,带出些许风情,以及淡漠。

鼻梁是恰到好处的高度,有微微的驼峰,搭着那略显薄情的嘴唇,好像哪里都恰到好处。

黎璃倒吸口冷气,脑袋乱成浆糊,慌乱中,结结巴巴的说,“抱、抱歉……我好像,走错门了。”

丢下这句话,她扭头想走。

“站住。”

男人清冷又带着威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黎璃还没有完全恢复运转,稀里糊涂想着,这男人长得好像有些眼熟,脚步则是听话的止住了。

“转身。”他继续吩咐。

黎璃跟机器人似的,傻乎乎跟着指令行动。

她这幅模样,落在男人眼里,简直有些愚蠢的过头,他烦躁的拧眉,想起刚刚收到的消息,冷意从眉眼间扩散。

任谁在准备求婚之际,却收到女友分手的决定,心情应该都愉快不起来。

两人默默对视片刻,黎璃率先受不了,她张口,想问对方有什么指教。

声音还没出口,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嚣。

黎璃怔愣,没忍住顺着窗口方向看出去,隐约发现外面竟然围了许多记者,他们扛着长枪短炮,正努力霸占着有利的位置。

电光火石间,黎璃思绪终于接上正轨。

站在她身边的,不就是自己要找的当红影帝傅潍尧吗!

我滴个乖乖,没想到,他本人竟然比照片还好看。

找到正主,黎璃没有耽搁,当即提起正事,“傅先生你好,我今天来……”

“闭嘴。”傅潍尧冷声打断,拽着她的手往外走,“陪我出去演场戏,事后我会给你报酬。”

烦躁持续扩散,还伴随着淡淡的后悔,他为了给女朋友一个惊喜,早早的通知了记者,想要进行直播,可现在,简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惊喜这个词,以后就应该从他的人生字典里移除。

黎璃疑惑,“演什么戏?”

傅潍尧,“假扮我未婚妻。”

“什么?”黎璃先是震惊,随后反应迅速,直接说,“帮忙可以,但是等事情结束后,你必须来出演我剧本的男主角。”

傅潍尧心神全在如何应付记者上面,压根没听清身边女人说的什么,胡乱一点头,先答应了再说。

三言两语间,人已经走到门口。

他满脸不耐烦神色如潮水般退去,改而换上了温和跟淡淡的兴奋,非常符合刚刚求婚成功的设定。

黎璃目睹了整个变化过程,叹为观止,暗道能火透娱乐圈半边天的男人,果然有点东西。

傅潍尧察觉到视线,淡淡觑她,“好好演,演砸了,你也得倒霉。”

话音落地,他拉开门,带着黎璃走出别墅。

两人暴露在记者面前的瞬间,闪光灯霎时争先恐后的亮起,记者们举着话筒拼命往前挤。

“傅先生,看您的状态,是已经求婚成功了对吗?”

“傅先生,你们的婚期打算定在什么时候?”

“傅先生……”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傅潍尧始终含着淡淡笑意,“是的……婚期暂时没定,我和我的未婚妻,还想再享受一段情侣的时光。”

黎璃被闪光灯刺的几乎睁不开眼睛,但她惦记着剧本的事情,咬牙露出微笑,并且将脑袋轻轻靠在傅潍尧肩头。

就在她眼睛快被刺激的要流泪时,眼前忽然一暗,紧接着,听到低沉悦耳的声音从头顶落下,“各位,我未婚妻是圈外人,不太适应拍照,所以请少拍几张,见谅。”

记者们在他温和的态度下,也都非常好说话,闪光灯亮起的频率,很快减少了许多。

黎璃松口气的瞬间,蓦的听到有人轻声嘀咕,“那女的,看起来不怎么样啊,简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黎璃脸色一沉,眼神迅速扫过去,却没找到是谁开的口,她暗暗咬牙,惦记着今天来这的目的,勉强压住怒气。

好不容易等傅潍尧将所有记者应付完,她跟着进屋,迫不及待问道,“傅先生,你刚刚答应出演我的剧本,你看,具体细节,什么时候有空讨论一下?”

傅潍尧行进的步伐一顿,黎璃猝不及防,脑袋“咚”的撞上他后背。

她赶紧倒退两步,同时也没忽略掉男人脸上一闪而逝的厌恶。

黎璃眉头跳动,对他的好感降了大半,明明是他自己突然停下来,怪得了谁。

“我什么时候答应出演你的剧本。”傅潍尧淡淡出声。

黎璃不可置信,“你耍赖?”

傅潍尧眉毛高挑,眼尾带出抹讥诮,“耍赖?正常成年人都知道,口头约定不作数,我跟你既没有合同签订也没有正式要约,算起来,还算你私闯名宅吧?”

一通抢白,噎的黎璃无话可说。

怒火好像烧沸的水壶,在脑海里呜呜直叫,各种脏话在嘴里过了一遍,最后冷笑着说,“行,今天算我输,谁让我没想到堂堂大明星,也是这么厚颜无耻之人。”

丢下这句话,黎璃转头就走。

失算,真是失算,早知道就应该拒绝帮忙,祝这姓傅的以后糊穿地心!

她糟心的诅咒着。

“等等。”

傅潍尧冷淡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黎璃走了两步才停住,心里“咯噔”一声,莫名狂跳起来。

难不成,她刚刚心里想的东西,被他知道了?

黎璃强撑着镇定,慢慢转身,“有事?”

傅潍尧单手插兜,站在原地定定看了她片刻,这才信步上前,“你刚刚说的事情,我可以答应,不过我也有条件。”

黎璃“哈”的一声,冷嘲热讽道,“可千万别,回头您再给我来句不作数,我得多吃亏啊。”

说完一句,连带着积压在胸腔处的怨气也泄露了几丝,“大明星,刚刚是我疏忽,让你给骗了,但是同样的套来两次,你当我蠢还是傻?”

傅潍尧好像没听见她的讽刺,又或者说,听见也没在意。

他兀自道,“只要你答应当我三个月未婚妻,我就接下剧本,这次可以签合约。”

黎璃听完要求,先是觉得惊喜,转而便觉得荒诞,当未婚妻?他是有什么毛病吗,喜欢随便抓个女人当老婆?

等等。

她脑袋转了两圈,黎璃忽然反应过来,如果没猜错,他应该是有未婚妻的,可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出现。

现在话放出去了,新闻也马上要铺天盖地的宣传,要是最后不见其人,那估计要被网友看尽笑话。

不过……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抱歉,我不答应。”黎璃拒绝,“我有男朋友,这么做,会让他造成误会。”

傅潍尧皱眉,大概是觉得这件事有些难办,须臾,最抬眼看她,“我给你三天时间考虑。”

“没必要,不可能。”黎璃皮笑肉不笑,直截了当的拒绝。

这回,顺利出了门。

折腾了一通,时间已经跳向五点,再过半小时,就到下班时间,赶回公司毫无意义。

黎璃干脆直接往家赶。

车到半路,遇上高峰期堵车,喇叭声此起彼伏,勾杂交错,惹得人心烦意乱。

随着天色渐晚,路灯渐次亮起,投下淡淡光影,黎璃额头抵着车窗,想到今天主编提的 要求,脑袋生疼。

傅潍尧那边走不通,主编又态度坚决,难道真要放弃出去旅游的机会?

没等想出解决办法,汽车先抵达目的地,黎璃付完钱,推门下车。

回到家,却发现衣服凌乱的堆在地上,一路蜿蜒进房间,黎璃纳闷,颜翰难道今天回来得早,在收拾出行的行李?

念头刚起,房间里隐隐约约有奇怪的声音传出来,黎璃瞬间意识到不对劲,她快步走过去推开门。

“啊……用、用力……”

女人高到有些尖锐的声音伴随着男女抵死纠缠的画面霎时冲击到黎璃视网膜上。

她脑袋“嗡”的一声,骤然空白,全身血液尽数倒流,四肢变得冰冷,只觉今天真是收了份大惊喜。

更让她作呕的是,床上那女人,竟然是她公司同事林媛雯。

平时两人明争暗斗,没少起冲突,白颜翰出轨也就算了,居然还找她死对头。

黎璃抓紧门框,堪堪稳住身形,她阖眼,几秒过后,理智回笼,怒火升腾。

她二话没说,将包拎在手中,走上前劈头盖脸就狠狠砸下去,“王八蛋,狐狸精,我让你们鬼混!”

包面镶嵌着铆钉,砸到身上,钝痛瞬间抵达神经,将白颜翰从快感中拉离,他痛叫出声,慌忙扯过被子遮挡。

“阿璃……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他慌忙问道。

林媛雯则拼命躲藏,“黎璃,你给我住手!”

还有精力叫,看来是她打的不够狠。

黎璃怒火中烧,使出吃奶的力气,专挑他们的脸打,“死渣男,不要脸,你们俩给我凑一对去吧。”

尖叫声、怒骂声、东西倒地声……噼里啪啦奏出一曲交响乐。

黎璃越听越上头,打的毫不留情。

直到白颜翰忍无可忍,一把抓住包带,狠狠道,“够了!”

黎璃失去武器,冷冷看眼他,白颜翰暗松口气,刚要说话,就见她随手抄起床头水杯,朝自己扔过来。

他瞳孔骤缩,几乎来不及躲闪,只听“啪”的一声,额头中招,温热血迹沿着眉骨淌进眼角。

白颜翰倒抽一口冷气,捂住额头,“黎璃!你找死?”

“砰——”

当事人早已经摔门离去。

白颜翰脸色青黑,憋了半晌,气急败坏的骂道,“艹……”

黎璃冲出家门,沿着道路暴走了十来分钟,直到捏在手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才勉强停住脚步。

她抬手,发现是陌生来电,想也没想,直接挂断。

安静没两秒,电话再度打过来。

黎璃磅礴怒火瞬间找到喷发口似的,重重按下接听键,劈头盖脸骂道,“没钱、不买房、不办卡也不办业务,再打我直接过去拧断你狗头!”


 电话那头,可能是没想到职业生涯会遭到如此浩劫,很是停顿了一会儿,直到黎璃失去耐心,想挂断之际,才淡淡出声,“是我。”

黎璃在线暴躁,“我管你是谁。”

“……”

对方哽住。

黎璃懒得再废话,准备挂断。

突然,她一个激灵,断开的理智再度重连,信息交接之际,黎璃瞪大眼睛,如果……如果没记错,那道声音,好像是傅潍尧的?

黎璃动作僵住,以极缓慢的速度将手机贴回耳朵,正巧听到对方问,“合作的事情,考虑的如何?”

黎璃脱口就想拒绝,但还没来得及发声,忽而想到,她现在反正是单身,答应好像也没什么。

“就三个月?”她问。

傅潍尧,“嗯。”

能让他出演主角,对她工作方面,绝对有很大帮助,既然没有顾虑了,黎璃没有犹豫,“好,我答应。”

傅潍尧仿佛早有所料,“一个小时内,来我家看协议。”

黎璃答应,走到路边拦车,刚准备挂断电话,里面再度传来傅潍尧玩味的声音,“拧断我狗头?”

“……”

很好,难怪刚刚没在意,是打着秋后算账的主意。

“管我是谁?”嗓音好像变得危险起来。

“……”

黎璃怀疑,再说下去,他可能随时准备顺着电流过来算总账,为了避免自己横死街头,她做了一个自认为当下最明智的决定。

“师傅,去香榭山庄。”黎璃挂断电话,跳进出租车后座。

“嘟嘟嘟……”

傅潍尧听着忙音,冷笑一声,掐断电话,将手机丢到桌上,敢挂他电话,等着。

……

从家里赶到香榭山庄,照样花了不短的时间,当然,这次倒是能光明正大从前门进了。

进了门,傅潍尧领着她走到沙发落座,随手将一份协议丢到她面前,“这是我们单独签订的协议,你看看有哪里需要补充。”

黎璃拿起协议,里面内容不多,只有两条。

一个是要求她在协议期间,需要配合傅潍尧所有活动,尽好当妻子的义务,等协议结束,她可获得五千万现金和一幢别墅。

第二个则是写明了,她协议期间,在别墅内的活动范围仅限于自己房间和楼下客厅,需要任何东西,都可以吩咐佣人。

这些条件对黎璃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宽松。

她没有异议,只不过,她提道,“你没有写明,作为交换条件,你来出演我剧本男主角的内容。”

傅潍尧说,“现在加上。”

话落,拿起笔,在末尾处唰唰添了两笔,随后率先落笔签字。

黎璃看完,确定没有任何疏漏,也跟着写上名字。

协议一式两份,各自保存一份,做完这些,傅潍尧起身道,“今晚你就住在这里,洗漱用品我已经吩咐阿姨准备好,缺的明天再去买。”

“就这样,我先睡了,你随意。”

他交代完,很快上楼。

黎璃目送他消失在眼前,整个人颓靡的窝进沙发里,不时拿起协议看眼内容,心里充满荒诞和不可思议。

就在今天上午,她还在满怀喜悦的筹划着和男朋友出去旅游,还不到十二个小时,她却成为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协议妻子。

果然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黎璃苦笑间,看到阿姨从房间里出来,正有些好奇的看着她,“小……太太,你有什么需要吩咐吗?”

黎璃有些不适应的扭扭身体,她道,“不用了……啊,等等,家里有酒吗,麻烦你送一些到我房间。”

“酒?”阿姨迟疑,“你要哪种呢?”

黎璃答,“都行,度数高点就好。”

阿姨应声,让她去房间等会儿。

黎璃正好也感觉到疲惫,先前光顾着教训渣男贱女,事后还狂走了好久,这会儿精神放松下来,浑身上下每处神经都开始叫嚣着要休息。

她按照阿姨指示,找到属于她的房间,将自己重重抛在床上,眼前开始闪现今天看见的一幕幕。

即便心里胃里翻腾,却怎么也止不住,就好像自虐一般。

“咚咚。”房门轻响。

黎璃起身,道,“请进。”

阿姨端着各式的酒放到她面前,“不知道太太喜欢哪种,所以每样都拿了点,您……最好别喝太多,伤身体。”

“好,谢谢。”黎璃颔首。

阿姨很快退出房间。

黎璃低头研究着送来的酒水,发现有大半是没见过的,她平时算得上是乖乖女,出格的事情基本不碰。

喝酒这种在家长眼里排的上前三名的事情,更是敬而远之。

所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样喝,干脆凭感觉选了一瓶出来,狠狠灌了一大口。

冰凉液体滑过喉咙,激的黎璃打了个寒颤,随后,苦涩的味道后知后觉返上来,她嫌弃的整张脸差点皱成包子样。

黎璃抱着酒,趴在床沿怔怔发呆片刻,眼泪毫无征兆的砸落。

“呜呜呜……渣男,居然背叛我。”委屈挤满胸腔,黎璃哽咽几乎止不住,“那林媛雯有什么好的!”

“她长得丑、心眼小,就知道欺负我,有什么好的。”

“还说这辈子只喜欢我,要娶我,假的,都是假的!”

黎璃仰头,又给自己狠狠灌了一口酒。

她压根没碰过酒,稀里糊涂给自己灌了两三瓶,神思已经变得恍惚,整个也有些轻飘飘的感觉。

被男友背叛的悲伤,似乎也跟着消散许多。

黎璃晃晃悠悠站起来,摇摇已经空掉的酒瓶,随手丢到脚下。

她打了个哈切,开始犯困,可是喉咙里有些干,想要喝水,她歪着脑袋想了想,一步三踉跄的往外走。

出了房间门,黎璃发现周围环境有些陌生,她这是在哪儿?

黎璃拧着眉头,费力思考片刻,隐约想起自己好像是住在别人家,难怪觉得不太对劲。

还是别给人添麻烦了。

她扶着墙面,慢慢往回走,可是一时间,又忘记自己的房间是在哪里,她眯着眼睛细细辨认片刻,就近找了间门推进去。

躺下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身边还有另外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