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致命招惹夫人又逃了

致命招惹夫人又逃了

幽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数年前,叶卿对秦衍琛一见钟情,两个人坠入了爱恨,并且很快就结婚了。婚后,叶卿沉浸在喜悦中,未曾发现他眼中的疯狂。人们只知道秦衍琛是商界霸主,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个变态虐待狂。婚后不久,他便暴露了本性,将叶卿囚禁在家中,让她失去自由,从此只能在牢笼中生活。筹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逃跑,可没想到,拥抱自由的那天,竟是生命的终结……

主角:叶卿,秦衍琛   更新:2022-07-16 16:2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卿,秦衍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致命招惹夫人又逃了》,由网络作家“幽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数年前,叶卿对秦衍琛一见钟情,两个人坠入了爱恨,并且很快就结婚了。婚后,叶卿沉浸在喜悦中,未曾发现他眼中的疯狂。人们只知道秦衍琛是商界霸主,但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个变态虐待狂。婚后不久,他便暴露了本性,将叶卿囚禁在家中,让她失去自由,从此只能在牢笼中生活。筹谋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逃跑,可没想到,拥抱自由的那天,竟是生命的终结……

《致命招惹夫人又逃了》精彩片段

 在深夜里,月亮在空中悬挂着,叶卿跑到山林里,这是她第二十次要逃跑。

月亮的光线照射在山林里,乌鸦在树林里凄惨的叫着,风的声音像是为她弹奏的哀鸣。

这一切,就如同噩梦一般,一件一件的发生在叶卿的身上。

叶卿终于跑到没力气了,坐在草地里,靠在树上休息了一下,一阵爆炸声,再一次响起,叶卿已经顾不得身体上的极限,她继续站起来继续跑着,“啊。”

随后爆炸声再次响起,叶卿一声凄惨的叫声,叶卿慌张的跑,一个没注意摔倒在地上,膝盖碰撞到石头上,鲜血瞬间往外流出。

叶卿知道,是秦衍琛,这个她多次想逃离的恶魔已经追了上来。

叶卿嘴唇已经干裂,身上也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忍着巨痛,爬到树墩下靠着,胸口跌宕起伏。

秦衍琛带着几名保镖走过来,叶卿看着秦衍琛,就跟看着恶魔没两样。

“叶卿!你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溜走。”秦衍琛声音冰冷到极致,他主导着一切。所有人都惧怕他。

“秦衍琛,我为什么不敢?你害了我全家,你会下地狱!”

叶卿用尽全力喊出来,结婚才一年,秦衍琛突然性情大变,把叶家弄的家破人亡,一夜之间,叶家不复存在。

“我害了你全家?可笑!叶卿,你最好不要惹我,要不然你的命,也不保!”

叶卿听到这里,她就笑了,“呵呵——那你杀了我啊!留着我干什么?”

叶卿的笑容是凄惨的,五年前,因为那一次舞会,和秦衍琛结识,随后过去一年,两个人瞬间恋爱,坠入爱河,原以为是甜美爱情,最后确是掉进了无尽的深渊。

秦衍琛蹲下来,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叶卿的下颚,冰冷的说道:“留着你,让你尝尽下地狱的滋味。”

随后,秦衍琛狠狠的甩开,看向后面的保镖,命令道:“把叶卿抬回去。叫修阳给她看腿。”

秦衍琛说完,保镖也毫不怜香惜玉的抬着叶卿回到了秦衍琛私人的别墅。

修阳在深夜被叫醒,他苦着一张脸提着手术箱来到别墅里。

修阳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叶卿,满满的都是同情,也不知道叶卿造了什么孽,才会被秦衍琛弄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修阳摇摇头,不再想那么多,他拿起自己的东西,给叶卿检查受伤的腿。

膝盖有很严重的磨伤,因为撞到了石头上导致的骨头错位,需要去医院接骨。

“秦总,夫人的右腿膝盖错位骨折,没有专业的工具,我的能力无法接骨,夫人需要及时去医院,要不然,右腿可能就瘫痪,甚至还有截肢的风险。”

修阳小心翼翼的说完,头一直都是低下来的,秦衍琛的脾气阴晴不定。没有人能够猜出秦衍琛下一步想做什么。

秦衍琛起身,站在叶卿面前,看着奄奄一息的她,“叶卿,只要你求我,我就会带你去医院。”

叶卿疼的已经没有力气再说话了,脸色苍白,她闭上眼睛,刚刚家庭医生的话她听的也差不多,她的右腿随时有截肢的风险。

秦衍琛见叶卿不说话,心里更加生气了,他狠狠的捏住叶卿的下颚,道:“叶卿,腿都要没了,你为什么还不求我!”

“要我求你,除非我死。”

叶卿也只是微微皱起眉头,下颚被他捏疼了,但是再疼也没有她的心疼,膝盖疼。

秦衍琛再次甩开叶卿,他看向保镖,道:“开车,送叶卿去医院。”

随后,叶卿被送去医院急救。

别墅外面,有一男子在门口被保镖拦住:“秦衍琛!叶卿呢?秦衍琛!”

秦衍琛在楼上看着下面的男人,保镖递给他一个大喇叭,他冷漠说道:“叶卿已经死了,司祁,你走吧。”

司祁并不相信秦衍琛的话,更不可能相信叶卿会死,以他对叶卿的了解,她的生命力很顽强,不可能那么快就死。

“秦衍琛!你少说这些胡话,我告诉你,你快把叶卿放了,当年的事情,跟叶家根本就没有任何关系,叶卿一家都是无辜的!”

司祁一说完,秦衍琛也来气了,他眼眸透着寒冷且危险的气息:“无辜?那指纹会无辜?顾家会无辜?到死,阿璇还拉着我的手,说是叶卿!你要我怎么相信叶家是无辜的?”

“可是——”

“够了!”司祁没有说完,就被秦衍琛眼里的呵斥回去,“司祁,你走吧。”

司祁推开保镖,说道:“秦衍琛!你会后悔的!”

秦衍琛看着司祁离开后,下一刻,修阳走过来,给秦衍琛深鞠一躬,说道:“秦总,夫人……哦,叶小姐在医院手术很顺利,腿也已经处理好了。伤的不重,休息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这个女人的命还真大!走,去医院。”

秦衍琛冷讽着,放下喇叭,保镖开着车,载着秦衍琛来到医院里,叶卿躺在病床上,膝盖上被打着厚重的石膏。

“叶卿啊叶卿,看来你的命真大。膝盖差点就要截了,可真的是可惜了。”

秦衍琛说的,满满都是挑衅的韵味。

叶卿没有说话,她已经身心俱疲了,她累了,真的累了,想在睡一会。

“怎么,之前逃跑的勇气呢?”

“秦衍琛,那你杀了我啊。我求求你,杀了我吧!”

叶卿这是第一次求他,但是她求的,却是死。

“杀了你?你觉得你配我杀了你吗?杀了你,阿璇也不可能再回来!”

“叶卿,你不知道的是,司祁来找过你。”

“万万没想到,司祁都是站在你这边,叶卿啊叶卿,没想到你还把司祁迷的五迷三道啊。”

叶卿和司祁是校友关系,司祁是她的学长,也是她的知己。

叶卿忍着疼痛,但眼泪没有掉下一颗,因为她哭够了,眼泪已经哭不出了。

 


 叶卿醒来后,只感觉到眼睛的酸痛,秦衍琛已经离开了,叶卿默默地穿起自己的衣服,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来到洗手间里打了一盆凉水,狠狠的擦拭自己身上每一处。

秦衍琛碰过哪里,叶卿就疯狂的擦,都已经掉了一层皮了,叶卿还要擦。

被秦衍琛碰过的每一个地方,她只会觉得恶心!

护士走进来,看见叶卿身上都脱皮了,就赶紧走过去,拦住叶卿,

“叶小姐,你再擦下去,皮肤就会红肿的。”

叶卿听见了,也没有要松开的意思,而是继续擦着,直到护士把叶卿手里的帕子拿走,叶卿这才停下来。

护士把叶卿扶着送回床上,然后掀开叶卿的衣服,给她擦药,这是新上加旧伤,叶卿到底经历了什么。

擦药的过程中,叶卿不管再疼,她一声都不吭。

护士离开前,特意嘱咐叶卿不要再碰冷水,待她离开后,叶卿躺在床上。

就这样看着天花板,她不知道该做什么,要做什么,能做什么。

好像做什么都是无能为力。

秦衍琛对她,只有恨意。

嗝吱——

门被打开了,司祁带着一个花篮子走进来看着病床上的叶卿,膝盖上打着厚重的石膏,也就知道了叶卿到底经历了什么。

“小卿。”司祁叫了一声,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心疼,他把叶卿的思绪拉了回来。

“司祁?”

“小卿,你受苦了。”

“呵——”叶卿苦笑一声,“苦。是啊,顾璇自从死了以后,我就没有甜过。”

叶家的十三口人,还有她刚刚满月的弟弟,还有她那个痴傻却拼命对叶卿好的姐姐,都死已经死了。

“小卿,我知道,小璇不是你害死的,我一直都相信你。”

在那次顾家一夜之间,所有的人都离奇的死亡,司祁一直都在调查,调查的过程中,最能够排除的就是叶家,但是为什么秦衍琛一直都坚信是叶家做的,这还是个疑问。

“谢谢你司祁。”

忽然,司祁拉住叶卿的手,眼神很坚定的说…“小卿,要不要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里。”

叶卿听着他的话,看着他。

跑;她已经跑了二十次了,每一次都被抓回来,关进有蛇,有蟑螂,有蜘蛛,有老鼠的小黑屋里。

她已经身心俱疲,再也不想逃了。

“司祁,我跑不动了。”叶卿的眼泪从眼角流下。

“小卿,相信我!我一定会带你走,等你的腿好了之后,我会联系我海外的朋友帮忙,你我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

“为什么?司祁,你为什么要帮我?”

对于叶卿的问题,司祁停顿了一会,说道:“因为你值得。”

“司祁……”

“小卿,等我安排好了之后,我一定会带你走。等我。”

司祁信誓旦旦的说着,轻轻地放下叶卿的手,就离去了。

她值得吗?一个劣迹斑斑的女人,值得司祁这样帮助她吗?

秦式集团高楼大厦的最高层,秦衍琛坐在转椅上,眼睛冷酷桀骜。

助手走进来,打开多媒体。恭敬的说道:“总裁,今天在您走后司祁少爷来看望过夫人。”

秦衍琛看向大屏幕,看着叶卿和司祁说说笑笑,眼睛微微眯起,叶卿可以和所有人笑,为什么就不能对他。

放下手里笔,起身道:“准备.”还没有说完,又坐下了,“你安排几个人守着叶卿,注意司祁的来往,每次看望的人不得超过三个人,时间不得超过五分钟。”

助理点点头,就离去了。

晚上,秦衍琛来到病房里,看着熟睡的叶卿,又想起今天她和司祁说说笑笑的,一股火气,由内而外。

秦衍琛伸出手狠狠的掐住叶卿的脖子,叶卿睁开眼睛,想掰开他的手,但是力气的悬殊,叶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秦衍琛,你放开我。”叶卿痛苦的挣扎着,脸已经铁青的,下一刻就快要窒息一样。

秦衍琛随后甩开叶卿,冷冰冰的说道:“怎么,和司祁说的那么开心,对我就像是对恶魔一样。叶卿,你别忘的,你的命是我的!”

咳咳――叶卿咳了两声,她右手护住自己的脖子,看向秦衍琛说道:“秦衍琛,司祁他从未伤害过我,而你,害死我全家。我恨你骂我恨不得生吞活剥了。”

叶卿心里的怨气早已经爆发出来,但是能力太弱小,自己压根就不是秦衍琛的对手。

秦衍琛听着叶卿的话,只是冷哼一声:“呵呵——叶卿,当初可是司祁把我介绍给你的,你不应该恨的是司祁?如果不是他,你现在活的还自由自在。”

“够了!秦衍琛,你别给自己找说辞了,你就是恶魔,我已经说过很多次,当年顾家的事情,跟叶家没有任何关系。你为什么就一定要听取顾璇的一面说辞呢?”叶卿对他已经彻底的死心,即使自己说的再多,秦衍琛只愿意相信一个死去的人。

“秦衍琛,我突然发现你好可怜,可怜到跟蝼蚁一样。”叶卿说着就突然的笑了,这个笑容很让人心疼。

但是,秦衍琛不会管这里,在他的眼里,顾璇才是他此生的唯一,他只愿意相信顾璇的话,却从未相信过她的话。

“叶卿。”秦衍琛叫了一声,慢慢逼近她,寒气从他身上发出来。

叶卿现在并不害怕。她已经恨透了秦衍琛。

“呵呵——叶卿,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吗?”秦衍琛嘴角微微往上扬,下一秒,他用力扯开叶卿的衣服,瞬间就把衣服撕成两半,叶卿极力抗拒,奈何自己并不是他的对手,“秦衍琛,你也只会做这样的事情,你就跟懦夫没两样。”

不管叶卿如何说他,秦衍琛都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反而还更亢奋了一样。

第二天,叶卿醒来,秦衍琛已经不在医院了,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他撕的不成样子,不一会,护士拿着一套衣服走进来,道:“小姐,这是秦总吩咐送来给您穿的。”

叶卿冷笑着,这衣服可是限量款的,每个两三万是不能买到这样昂贵又华丽的衣服,他会那么好心?既然他愿意送那她就愿意穿。

叶卿穿上衣服,衣服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她的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是伤口,每一道伤口都是秦衍琛亲手折磨她的痕迹。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司祁一直都没有消息,叶卿现在最害怕的是,司祁的计划会暴露,也很害怕秦衍琛对司祁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出院时,将近十个保镖护送着叶卿,上次,叶卿跑出去,就是因为保镖人数不够,叶卿这才跑出去。

回到别墅后,叶卿被送到自己的房间里,窗户也被木板钉的死死的,也是防止叶卿跑出去。

这段时间,她一直都无法联系到司祁,在这栋别墅里,唯一能够通讯的,不是秦衍琛的书房的电话,那就是客厅里的座机电话,不过客厅里的电话一直都是有张嫂接听,叶卿也一直都不能接触电话。

秦衍琛路过叶卿的房间,他敲了敲门,说道:“你最好老老实实在这里呆着,要不然下一次可不就是腿摔伤那么简单地事情了。”

叶卿往门口方向去看,秦衍琛和另外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一起,手还拉着手。

陌生女人得意的笑了笑。

随后,他带着陌生女人来到旁边的房间里,过了一会,隔壁的欢爱的声音传到她这间卧室来了,叶卿就感觉很想吐,他不爱着顾璇吗?为什么还会愿意和别的女人上床?难道,他对顾璇的爱就是那么低贱的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位陌生的女人衣衫不整,光着腿走进来,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嘲讽:“叶卿,衍琛现在是我简艾的男人,识相的就感觉跟他离婚。”

叶卿并不是很想理她,但是心里是可怜她的,又是一个被秦衍琛玩弄感情的可怜人。

不过,简艾似乎并不知道是秦衍琛不愿意离婚,看得出,秦衍琛骗了她。

就像当年,秦衍琛装作深情的骗她,那时候叶卿并不知道秦衍琛和顾璇恋爱的事情。

“简小姐,我也想离婚,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也可以好好劝劝秦衍琛,让他同意离婚!”

离婚这个词,叶卿已经提了无数遍,每一次提出,换来的却是无尽的羞辱。

简艾握紧拳头,都一个失宠的女人,为什么还那么高傲?她哪里来的自信。

秦衍琛以前给过她承诺,一定会离婚,然后风风光光的迎娶她,只是叶卿一直霸占着秦太太这个名号不愿意离婚。

“叶卿,你怕是不知道吧,我怀了衍琛的孩子。”

简艾把最后的底牌亮出来,她已经怀孕一个月了,这期间她没敢告诉秦衍琛,因为秦衍琛以前明确说过,他不会跟简艾生小孩子。

如果不幸怀孕,引来的却是堕胎。

叶卿心里也咯噔一下,她早已经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

这一时间,叶卿突然怜惜起死去的顾璇,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居然还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顾璇啊顾璇,你死前拼命冤枉叶家,不也是白费力气,最好你自己又得到了什么,秦衍琛和别的女孩生小孩子?

“很好,我同意离婚,如果可以,你叫秦衍琛把离婚协议书拿过来,我立马签字,我净身出户”

叶卿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就好像这件事情给不了叶卿什么刺激。

“简艾。”

隔壁门打开了,秦衍琛从那里走到简艾旁边,顺势搂住她的肩膀,简艾立马换成衣服楚楚可怜,小鸟依人的样子,依偎在秦衍琛的怀里。

“衍琛,我就是过来看看叶小姐,我没想到,叶卿这么不欢迎我,还对我恶语相向。”

说着,简艾的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下来,秦衍琛的眉头也紧凑,他看向叶卿,“真的?”

面对秦衍琛的反问,叶卿并不想回答,要说简艾的演技,很适合去做演员,至少影后级别。

“对,秦先生的女朋友,来到我的房间,难道我还要双腿跪地,双手捧花欢迎她?”

叶卿的膝盖还打着石膏,不过,很快就可以拆开了。

叶卿的理直气壮,彻底激怒了秦衍琛,他走到叶卿面前,一巴掌打在叶卿的脸上,手指印清楚的印在叶卿的脸上。

嘴角也流出血渍。

“蓝飞!”

蓝飞是秦衍琛的贴身保镖。

“总裁。”

“把叶卿扔进地下室!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放出开!”

“呵——秦衍琛,你会下地狱!”

叶卿被蓝飞带进了地下室,这里很黑,有蟑螂,有蛇,有蜘蛛,还有蜈蚣。

叶卿很害怕,以前只要秦衍琛不开心了,她就一定回去现在地下室,曾经哭着喊着求着秦衍琛把她放出去,代价就是,在叶卿的身上,弄出一道疤痕。

以至于,叶卿现在身上的疤痕,已经数不尽数。

叶卿弱弱的蹲在角落里,双手背着双腿,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司祁,你在哪里?为什么一个月了,还没有你的消息。司祁,你是不是也反悔了?”

叶卿哭着,哭的很伤心。

她真的好希望,司祁能够快点把她带走,不管去哪里,只要离开了秦衍琛,不管多困难,她都可以生活下去。

这一关,就是五天,叶卿虚弱的躺在地上,浑身都在发热,脸颊是红的,嘴唇却是惨白的,打开门的那一边,光线照射进来,多么温暖的光啊。

叶卿伸出手,想抓住那一丝温暖的光,但是,秦衍琛的脸庞出现在叶卿的眼前,叶卿迫使收回了手。

秦衍琛伸出手,触碰叶卿的额头,很烫很烫。

“叶卿,五天了,你居然还能够活下来,到是出乎我意料。”

以前秦衍琛关叶卿,也不超过一天。

叶卿没有回话,也没有力气说话,她只感觉脑袋要炸裂一样,“秦衍琛——”

叶卿虚弱的叫了秦衍琛的名字,就没有了意识,晕过去了。

“蓝飞,把叶卿送到房间里,把医生叫过来,看病!”

秦衍琛吩咐完蓝飞,便离开了地下室。

蓝飞看着倒在地上的叶卿,心里也多了一丝怜悯,当年他作为最强保镖,每天也都会在野外训练,蛇这些之类的经常遇到。

但是,叶卿一个弱女子,能够活下来,也是很坚强。

蓝飞抱着叶卿,离开了地下室,来到了叶卿的房间里。

修阳也是匆匆忙忙的跑过来,她看着遍体鳞伤的叶卿,就知道秦衍琛对她做过一些什么事情。

叶卿的膝盖虽然是打着石膏,原本快好的膝盖,又开始恶化,地下室里的环境很潮湿。

修阳给叶卿凉了温度,38度整。

高烧。

“蓝飞保镖,来帮我把叶小姐腿上的石膏拆下来。”

蓝飞找做了,按照医生的指示,把石膏敲碎,叶卿膝盖上的伤口,已经化脓发炎了。

“修阳医生,叶小姐的伤口——”

修阳点点头,“还好发现的早,只是化脓发炎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