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被坑货师傅赶下山结婚

被坑货师傅赶下山结婚

王一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天跟随师傅在山上修炼多年,学到了一身的好本领,如今他十分喜欢山上自由的生活,多少年来也没有下山过。终于师傅看不下去了,连哄带骗的给叶天踹下山,让他去完成婚约……从此他开始了繁华的都市之旅,本是有点期待的,可当他看到手里的婚书时,顿时满脸悲愤。

主角:叶天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坑货师傅赶下山结婚》,由网络作家“王一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天跟随师傅在山上修炼多年,学到了一身的好本领,如今他十分喜欢山上自由的生活,多少年来也没有下山过。终于师傅看不下去了,连哄带骗的给叶天踹下山,让他去完成婚约……从此他开始了繁华的都市之旅,本是有点期待的,可当他看到手里的婚书时,顿时满脸悲愤。

《被坑货师傅赶下山结婚》精彩片段

天穹峰,绿柳林

山中翠色掩映的竹林间,坐落一座茅草屋,此时正有一老一少两道身影坐在屋前树荫下。

老人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少年神清骨秀气度不凡。

“天儿,吃完这顿午饭,你就下山去吧,此去路途,当有大机缘大福报,却伴随险恶,你自己多加小心吧!”

“不是吧师傅,您认真的?”叶天把一口泡面吸溜下肚,盯着面前的白胡子老头,满脸狐疑。

“那是自然,为师昨晚夜观天象,察觉荧惑守心之异象,唯恐天下会有乱事发生,我辈作为修道义士,当接济天下,匡扶正义,此时不出何时出?”

天穹道人手握拂尘,一袭白袍,搭配一番义正言辞的话语,顿时显得身形伟岸,高深莫测。

“……”

叶天语塞,自己从小跟在师傅天穹道人身边长大,修道学艺,已过十八个年头,空有一身本领无处施展,现在听到师傅允许自己下山,心里简直惊讶到不可置信。

“好的师傅,那我这就下山去了。”

叶天兴奋的端起空碗就要起身。

天穹道人微微压手:

“不着急,为师再叮嘱你几句”

“师傅请讲。”叶天神色一正,坐回原位。

“你的九转苍龙诀在未修到第四转之前,切记万万不可破身,不然前功尽弃,遭受功法反噬走火入魔!”

“师傅放心,徒儿记住了。”

“嗯,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师傅以前行走江湖接济苍生,结下几段善缘,顺便给你订了几门婚事,到时候是去是留你自己拿主意,这是婚书,地址上边都有。”

“啥…您给我订了几门娃娃亲?”叶天接过一沓书信,满脸震惊。

老人扳着手指一本正经的数着:“这人年纪大了脑子不太好用,我先数数啊,一、二、三……也不多,就九个而已。”

叶天踉跄一步差点摔倒:“九个?这得多大一张床才能睡的下啊!”

“师傅我能拒绝吗?”

“不能,好了你小子别磨叽了,赶紧收拾东西下山去吧。”

天穹道人摆摆手闭上眼睛不再离叶天。

叶天苦着一张脸,师傅你这可坑死徒弟了!

回到房间收拾东西,叶天想带点钱出门,震惊的发现自己的金猪存钱罐不知道给谁砸破了,里面自己这几年种庄稼攒下的四五万块钱一毛都没了。

他大叫一声,冲出门去:“师傅,我钱丢了。”

“咳咳,那个…天儿,钱师傅用来普济众生了,你包里车票师傅已经买好了,还给你留了点儿饭钱。咱们修道之人,切勿将这些身外之物看的太重!”

“可是……”

“好了别可是了,赶紧出发吧,再迟就赶不上火车了。”

叶天被师傅连拖带拽着赶出竹林,气的几乎快哭了。

原来这才是师傅急着赶自己走的真正原因,他想起山下王寡妇小卖部前几天刚提了辆新货运面包车,联想到平时两人眉来眼去的小动作,他什么都明白了!

淡了!终究是淡了!

………………

看了眼手里的一摞婚书,叶天感到一阵头大,不过师命难违,他还是打算先走一圈过场,能退的都给退了,毕竟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娶九个老婆,那可是要犯重婚罪的。

他把婚书按照距离自己从近到远的顺序排列一遍,拿起最前面一张。

“临海,叶雨柔,那就从你开始吧!”

………………

坐在前往临海市的火车里,叶天斜靠椅背,看着手里零零散散总数绝对不会超过五十块的几张毛票,满脸气愤。

“可恶啊,真是坑不死徒弟不罢休!”

叶天坐上车的第一件事就是看师傅给自己带了多少钱,毕竟钱是人的胆,出门在外没钱这人都不敢直起身子说话。

可是结果让他绝望,这点钱也就够自己活个几天,就是想再买张回去的车票都不够,明显的早有预谋。

叶天暗暗诅咒师傅YYDS,便把这些钱贴身放好,这些可都是他的身家性命,丢一张都会让自己的生存空间直线下降。

火车缓缓开动,列车与铁轨碰撞之间发出有节奏的“咣当咣当”声,叶天也在这有规律的声音中昏昏欲睡。

就在他半睡半醒间,突然,前边的车厢里传来一阵嘈杂,夹杂着阵阵哭声,他被这声音吓的一个机灵,人顿时清醒过来。

看着过道里许多人随着人流往前边的车厢里挤,叶天满脸好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有热闹那绝对是要凑一凑的。

他也随着人流往前边车厢挤过去,甚至有身材娇小的女生穿着热辣,蹭着叶天身子就溜了过去,感受着那一阵柔软从自己身上擦身而过,伴随着阵阵香风,叶天没来由心跳加速。

“我的乖乖,这身子也太软了吧,跟小猫似的,简直比王寡妇的身子还要软和好几倍。”

叶天心里暗暗比较,以前村里的王寡妇老调戏自己,把自己辛辛苦苦攒下的钱骗了不少,不过他也尝到了不少甜头,该摸的不该摸的他都摸了个遍。

王寡妇虽然是个寡妇,但是年纪还不到三十岁,皮肤白嫩水灵的跟个大闺女似的。后来被师傅及时发现,这才没再被继续骗钱。

只是没想到自己师傅那么高深的道行,最终还是被人给连锅端了,不过师傅的快乐自己恐怕想象不到。

叶天身形矫健,循着空隙很快到了前节车厢,一进去,那哭声骤然清晰不少,是个女人的哭声。

他抬头远望,此时在车厢前半截围着许多人,隐约可以看见一个人一动不动的躺在过道里,旁边有一个女人正无助的哭喊着求救。

一旁身着工服的列车员也一脸着急,不停的通电话联系着。

………………

此时在众人围拢的车厢里,陈梦瑶满脸无助的哭喊着:“有人吗?救救我爷爷吧!有没有医生啊,求求救救我爷爷吧!呜呜呜~”

她哭的梨花带雨,俏脸上泪水止不住的流淌,看着躺在地上脸色逐渐蜡黄的爷爷,她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本来这次她是陪爷爷出门旅游的,爷孙二人逛了很多地方,游览了许多风景名胜,满怀喜悦,却不曾想在回程中出了意外,自己爷爷不知道什么情况突然就摔倒在地,失去了意识。

“爷爷!爷爷!都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您!呜呜~”

女孩伤心欲绝,哭的人肝肠寸断,周围虽然有人想要帮忙,可是奈何自己不是医生,只能干看着着急。

就在陈梦瑶绝望无助之时,一道身影挤过人群,伸出手拍了拍她的香肩。

“美女,需要帮助吗?”

陈梦瑶惊喜地回过头看,只见一个样貌清秀的青年正站在自己身后,穿着粗布麻衣,肩上挎着一个破包。

“你……能救我爷爷?”

陈梦瑶秀眉微皱,虽然这个青年看上去没有一点儿医生的样子,但是她此时却没有任何办法,哪怕只有一丝机会,她也要试一试。

虽然已经及时联系了站台,但是距离最近的城市还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只怕那时候自己的爷爷……

她不敢再想下去,只能将希望全寄托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当然,麻烦你先让让。”叶天一步跨进人圈中,陈梦瑶赶紧让到一旁,脸上带着期待又紧张的神情。

叶天深呼吸一口,刚准备把衣服中夹带的银针取出来,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厉喝:

“住手,哪里来的混小子!你在干什么!”

叶天不快转头,就见人群中一个西装革领,戴着金丝眼镜的男人正一脸愤怒的盯着他。

“你是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眼镜男几步跨到近前,盯着叶天质问道。

“额……你看不见吗?我在救人,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

叶天无语,看着地下老人脸色逐渐暗沉下来,面如金纸,他也有些心急起来,当下就要解开老人身上的衣服施针。

“你给我停下,救什么人救人,你是医生吗?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眼镜男一把按住叶天的胳膊,不让他动手,语气恶劣,步步紧逼。

这时候周围有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惊讶的声音传来。

“这不是临海市的吴凯吴神医吗?”

“是那个中医世家吴家年轻一代的领军人吴凯吗?”

“不是他还能是谁。我以前在报纸上见过吴公子的照片,没想到本人比照片上还要英俊。”

“吴家可是临海市的大家族啊,以中医为根基发展起来,据说吴家老爷子那可是一代国医圣手,为很多政要人员都看过病,尤其是家传的天心针法,那可是中医针灸的绝学,治好了不知道多少疑难杂症。

“这吴凯公子年纪虽小,却是上京中医药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在临海市中医界深耕多年,也算是名声在外,今天见到本人,果真一表人才。”

听着周围人对自己的夸赞之词,吴凯极为受用,用手捋了捋一丝不苟的头发,尾巴几乎要翘到天上去。

“小子,听到了吗?还不赶紧给我滚开,耽误了救治最佳时辰,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吴凯高昂着头,鼻孔朝天对着叶天怒喝一声。

周围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纷纷出来指责叶天。

“你小子还不赶紧起开,没看到老爷子脸色都成啥样了吗?再磨磨蹭蹭的,恐怕就来不及了!”

“就是赶紧滚蛋,把地方给我们吴少爷腾开,人家才是有真本事的,你个傻叉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了,小心一会儿给乘警抓起来!”

“乘务员呢,快把这个爱出风头的煞笔给拖一边儿去,他挡在这儿简直就是谋杀!”

众人七嘴八舌的斥责叶天,主要还是看叶天一身破衣烂衫,一看就是那种没有身份背景的穷小子。

而吴凯不一样,那可是临海如日中天的吴家子弟,都想着能在他面前表现一番,万一运气好攀上吴家,那以后可就发达了。

立马就有两个穿着工服的乘务员走了过来,盯着叶天言语不善:

“先生还请你让一下,要是待会儿因为你延误了治疗最佳时机,只怕代价你承担不起。”

说完就拽着叶天往外拖,叶天表情平淡,胳膊微微发力,两个乘务员顿时如同摸到电门一般被打的一个踉跄,爬起来一脸震惊的望向叶天。

“别碰我,我自己会走。”叶天甩甩胳膊从地上站起来“只不过这老爷子已经半只脚踩到鬼门关了,最多十分钟,要是没有我出手,他必死无疑。”

“我呸,就你还装起来了,今天有吴公子在这儿,只怕阎王爷都得给三分薄面,你小子就等着被打脸吧!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有拍马屁的这时候直接就跳出来冲着叶天的方向呸了一口,骂道。

“呵呵,真是笑话,有我吴家传人在这儿,今天谁敢说老爷子必死无疑。”吴凯脸上不屑一笑“就让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见识下什么才是真正的医术。”

说完走到叶天刚才的位置蹲下,从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掏出一个镶着金边的白玉针盒,有模有样的取出金针,替老人诊治。

叶天抱着胳膊站在一旁,只要十分钟之内自己施针救治,这老人家就能保住性命,他对自己的医术有着绝对的自信,而现在他只想看看这个听起来来头不小的家伙能搞出什么花样。

叶天这时候才有功夫打量站在旁边的女孩。女孩脸上挂着淡淡泪痕,肤如凝脂,眉眼如画,一对好看的眸子仿若一汪春水,加上那楚楚可怜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怜惜。

叶天不由得看呆了,就在这时,只听人群一阵惊呼。

“我去,还真神了,这老爷子的脸色居然真的缓过来了!果真是神医吴家啊!了不起!”

叶天反应过来眼神转到地上,果然此时地上躺着的老人面色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趋于平稳。

不过他一看老人身上扎着的几根金针,不屑的摇摇头。他刚才还真以为有人医术已经到了可以和阎王夺人的地步,现在看来就是个笑话。

“妈的,你小子摇头叹息的搞什么?被吴公子打脸了不乖乖低头认错,搁这儿作啥妖呢?”


有人见到叶天不屑摇头,马上站出来大声呵斥,瞬间所有人把目光都集中在叶天身上,陈梦瑶也不悦的抬头看向叶天。

吴凯嘴巴一咧:“呵呵,真是不知死活,刚才我要是晚出手一两分钟,这老爷子可就真的救不回来了,你小子不感谢我就算了,你摇头的恶心谁呢?”

听着吴凯的话,陈梦瑶心里也不由得暗暗庆幸,还好今天有吴家传人在,不然她要是听信了那个毛头小子的话,恐怕她爷爷就要被自己的这个决定给害死了,心中对叶天也更加愤恨,狠狠瞪了叶天一眼。

叶天嗤笑一声“真是笑话,你这也算神医?用针刺禁穴,透支身体机能强行续命,谁给你教的?这方法对普通人来说可能还有些用,可是这老爷子本就患有严重心脏疾病,现在被你针刺禁穴,只怕撑不了几分钟了!”

“你给我闭嘴,妈的,老子是市中医院的科室主任,你是个什么东西,用你个煞笔来指点老子,老爷子病情已经好转大家都看见了,你还在这儿胡咧咧,简直该死!”

吴凯脸色阴沉,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了毛,愤怒的指着叶天大骂,也顾不上什么绅士风度。

陈梦瑶脸色也很难看,被人几次三番的说自己亲人活不了几分钟,任谁都不可能保持镇定,即便是她这个从小就学习礼仪优雅的豪门小姐。

她气的脸蛋鼓鼓,就要开口斥责叶天。

突然地上躺着的老人身体一阵痉挛抽搐,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嘴巴大口吸气,却是出气多,进气少,生死只在顷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车厢里的所有人都大吃一惊,明明刚才已经都快要苏醒的老人现在居然到了生死边缘,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陈梦瑶被吓得花容失色,急忙冲着吴凯大喊:“吴公子,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快救救我爷爷,这是怎么了啊!”

吴凯急忙上前查看,只是越看脸色越差,额头上也渗出细密汗珠,最后整个人脸色苍白,冲陈梦瑶有些心虚的说:“陈小姐,老爷子没…没心跳了!您节哀!”

“不!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啊!爷爷~呜呜呜~吴神医,求求你了,救救我爷爷吧!真的求求你了!”

陈梦瑶泪水瞬间如同决堤的洪水倾泻而下,哭声悲切,小脸苍白,拉着吴凯的手哀求道。

吴凯此刻面色也很难看,他今天之所以会出手救人主要还是他认出了这爷孙二人的真实身份。

那可是临海首屈一指的豪门大家陈家的老爷子和其孙女,他曾经跟着家里长辈在一次慈善晚会上远远见过,今天没想到在火车上碰见了,他正愁没有途径和陈家搭上线呢,机会就出现了。

本想趁机展示一下自家的独门医术,却没想到搞成这样,要是陈家的人追究起来,自己只怕凶多吉少,吴家虽然也算大家族,但是跟临海陈家比起来,那还真有些不够看。

他想到这件事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后果,不禁有些腿脚发软,身上出了一身冷汗。

吴凯心思急转,一瞬间想了很多,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话,只能对陈梦瑶做了个比哭还难看的无奈表情。

在众人心思各异之时,就见叶天突然启动,一个箭步跨到老人跟前,一把将吴凯推开,手掌一挥间那些刺在禁穴上的金针纷纷掉落,然后自顾自从衣服中摸出几枚银针,扎在老人膈俞、膻中、心俞等穴。

吴凯本来就被吓得腿脚发软,被叶天一推之下直接滚了出去,他正要开口大骂,却发现刚才一直在旁边恶心自己的穷小子居然在有模有样的给陈老爷子针灸,差点儿乐的颠儿过去。

这他妈还真是老寿星上吊——找死!

他刚才都仔细检查过,陈老爷子心脏已经停止搏动了,绝无再有生还可能,这煞笔居然这个时候跑上来还想着装逼打自己的脸,简直是上赶着要当背锅侠。

吴凯强忍住笑意,不动声色,只等陈家老爷子彻底凉透,自己再跳出来把锅全甩给这傻帽,到时候人证物证都有,可就没他什么事儿了。

叶天的突然行动让众人吓了一跳,陈梦瑶也被吓的脸色煞白,哭声都被吓的停住,张着嘴巴看着叶天认真诊治的侧脸,突然有些微微失神。

她看着眼前少年那坚定的目光和行云流水的动作,已经凉了半截的心突然又生出了一抹生机,莫名的有些激动起来,这个少年似乎真的可能救活自己的爷爷。

车厢里刹那间寂静无声,众人心思各异的看着少年默默施针的身影,也没人再出声嘲讽,仿佛都在期待一个奇迹发生。

叶天却没想那么多,对他来说,一个急性心肌梗死完全不在话下,刚才只是有些看不惯周围那些人的丑陋嘴脸,现在时机到了,他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苍龙真气通过银针传导进老人体内,疏通阻塞血管,让原本坏死的心肌细胞重新生活,然后用真气裹住心脏,修复心脏上的病灶,让心脏重新搏动。

做完这一切,叶天感受到老人心脏开始有力跳动起来,长长吐出一口气。虽然十拿九稳,但是真气的消耗还是让他有些劳累,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就站起身来。

“好了!”

“嗯?”

众人被叶天随口而出的两个字搞得发懵,怎么就好了,老爷子不还凉凉的躺在地上吗?

吴凯趁机抓住机会,直接从地上跳起来指着叶天的鼻子大骂:

“好你个傻缺玩意儿,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这儿演戏,把人家老爷子给搞成这样,大家快过来把他摁住,别让他跑了,待会儿到站就送他到衙门去,非法行医就是谋杀啊!”

吴凯说的义愤填膺,慷慨激昂,周围发懵的人这时候也反应过来,几个乘务员率先朝着叶天扑过来。

“咳咳”

一声苍老的咳嗽在这时响起,犹如晴日惊雷,所有人如同见鬼一般瞪大眼睛,原本已经被吴凯宣判死亡的陈老爷子居然在这时悠然转醒。

“这不可能!”

吴凯睚眦欲裂,一双眼睛瞪的滚圆,满脸骇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