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佛系皇后暴君夫

佛系皇后暴君夫

楼楠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争斗了一辈子,最终机关算尽,在封后典礼上,被渣男夫君手刃当场,死无全尸。重生之后,林飒只想和家人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再不想去做那什么皇后,更不会傻傻的替渣男铺路……从此飞扬跋扈、蛮横专行成了她的新标签,奈何就是有人喜欢这样的自己。

主角:林飒,司徒昊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飒,司徒昊 的历史军事小说《佛系皇后暴君夫》,由网络作家“楼楠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争斗了一辈子,最终机关算尽,在封后典礼上,被渣男夫君手刃当场,死无全尸。重生之后,林飒只想和家人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再不想去做那什么皇后,更不会傻傻的替渣男铺路……从此飞扬跋扈、蛮横专行成了她的新标签,奈何就是有人喜欢这样的自己。

《佛系皇后暴君夫》精彩片段

初夏,暮色暗淡,残阳如血,夕阳下的凤凰山美的像一幅画。林飒趴在半山腰的凉亭边,心情愉悦的欣赏着山间的美景。

这里是回宁城的必经之处,林飒之所以只带着花灵一个人偷跑到这里,就是想给大哥一个惊喜。

林飒的大哥林宗是大燕赫赫有名的护国大将军,统领着大燕近一半的兵马,这几年边疆战乱不断,林宗南征北战已经有小两年没有回京了。

他们兄妹关系极好,这次林宗匆忙赶回,就是为了参加林飒明天的封后大典。

“可是大哥已到了山脚下?”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林飒欣喜的转头,却发现并不是贴身丫环花灵。

不过待看清来人后,林飒喜的整个人飞扑了过去,“阿昊?你怎么来了?”

司徒昊,大燕国刚登基半月的新皇,是林飒在这世上最最重要的知心爱人,甚至可以说,他和大哥林宗一样,都是林飒不惜拿命相护的人。

只遗憾的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却好像有点不大对付。林宗一直很质疑林飒他们的感情,说司徒昊不堪良配,更算不上是一个明君。为此林飒和大哥没少争执,常常为此闹的不欢而散。

可现在结果怎样,事实证明还不是她对了。谁能想到司徒昊称帝后第一件事,就着手布置封后大典,迫不及待要迎她入宫,双宿双飞。

“我过来看看你......”司徒昊眼中带着醉人的温柔。

“阿昊,谢谢你,此生能遇到你,真是我林飒三生有幸。”看到司徒昊为了自己纡尊降贵的跑到这里来接大哥,林飒心中的甜蜜几乎要溢出来了,

“这下好了,一会大哥看到你亲自在这迎他,明天又准备了那么隆重的封后大典,定要对你彻底改观了。”

“嗯,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司徒昊轻叹一声,余光扫到林飒脖中那根若隐若现的红线时,眼底一丝异光闪过,强而有力的手臂一把将林飒揽进怀中。

沉浸在幸福中的林飒自然没有注意这些,依偎在司徒昊温暖宽厚的怀里,她幸福的闭上了眼睛。

只要今天能得到大哥的祝福,等明天封后大典过后,他们就能过上向往已久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幸福生活了......,林飒幸福的憧憬着。

忽然,林飒身子倏的一僵......

睁眼,就见司徒昊已冷漠退后一步,拉开些距离,眼里是林飒从未见过的疏离。

伴着一阵阵锥心之痛,后心处有温热的液体不断涌出,蜿蜒而下......,凭着多年习武的经验,林飒知道这是致命的一击。

“阿昊,你......什么意......”林飒脚下一个踉跄,手扶着栏杆勉强撑住自己,满眼震惊。

“大小姐不…不好了,奴婢刚才听到山脚下有动静,跑过去一看,就见不知从哪冒出一堆手持弓驽的黑衣人,将大少爷......”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林飒的问话,接下来是花灵惊慌失措的呼喊声。

花灵是个蠢笨木讷的丫头,慌张间完全没看出凉亭里的异常,说了一半乍然发现司徒昊也在这里,以为事情有了转机,扑通跪下就开始求救,

“皇上也在这?太好了,求皇上您快想办法救救我们大少......”

花灵头磕了一半,就见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黑衣人,一剑刺在花灵后心,抬脚将人踢下了山崖。

“花灵......”林飒强撑着想要扑过去救人,

不料刚一抬脚,就被一双大手紧紧扼住了脖子。

“啪!”脖子一痛,颈上的红绳没了。

“朕的卧榻之侧,岂能容他人酣睡!”司徒昊扬了扬手中的白虎玉佩,那张美的近乎妖孽的脸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林飒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她不是蠢笨之人,从小饱读兵书、出身将军世家的她,此刻自然明白了眼前这位的用意。

回首过往种种,林飒只觉心痛得呼吸都要停了。

这就是她誓死相守的爱情啊,这就是她倾其所有、拿命深爱的人呀,到头来竟是一场可笑的骗局。

“司徒昊,原来这才是你真正的用意,你大张旗鼓的立我为后,就是为了把大哥骗回来除掉,然后再抢走我的玉佩?”林飒绝望的苦笑。

“没错,朕从来在乎的只有它——调动林家军的兵符!”司徒昊再没看林飒一眼,转身冷酷离去。

司徒昊说的没错,那确实不是一块普通的玉佩。它才是林家军真正的兵符。

因着林家军是由林飒的祖父母,也就是安和大长公主和林老将军一手创建,所以几乎全天下都知道这个公开的秘密,

那就是安和大长公主手中的玉佩,权利与护国将军一般无异,尤其是在护国将军不在的情况下,可以随意支配调动林家军。而一年前安和大长公主临死前,又将这玉佩传给了自己的嫡孙女林飒。

可惜的是,因着这玉佩太过机密,外人只晓得其是一枚稀世的羊脂玉佩,却始终无缘瞻仰它的真容,只有少数林家军的心腹见过而已。

“嗬,果然是我太傻太天真,我早该想到的,你之前三番两次的向我打听玉佩的下落,分明如他们所言居心叵测......”林飒仰天长叹,悔恨的闭上了眼睛。

少顷,再睁开时,眼神已恢复清明......

“只是司徒昊,你真的认为这么重要的东西本姑娘会天天带在身上招摇过世?”

林飒咬牙强撑着一点点挪到围栏边,看着司徒昊的背影,忽然冷笑,“它真的就是你手中这只其貌不扬的白虎?”

“假的?!”司徒昊停住脚,脸色大变,“你敢骗朕,那真的到底是什么?”

“哈哈哈,真的当然不是白虎,它是一只锱铢必较的睚眦,藏在一个你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你就等着林家军回京为我们报仇吧!”

林飒决绝一笑,身子往后一倒,整个人如折翼的蝴蝶般朝着山崖下跌去。

事实证明林飒说的确实没错,林氏兄妹的死讯传出后,边关林家军躁动,摩拳擦掌要回京替他们报仇。可是不待林家军赶到宁城,仅仅只隔了两日光景,就突然从天而降一支神秘的大军,疯狂攻打宁城。

城破之日,

“主子,林大小姐的尸身在崖底找到了......”

高大魁梧的男人手中把玩着一块玉佩,听到禀报动作一顿,修长的手指因太过用力而有些骨节发白,深邃的眸子亦瞬间变得晦暗不明。

“厚葬!”半晌,沉声道。

“葬于何处?”

“凤凰山顶那棵最大的凤凰树下!”

那是他和她初次相遇的地方......


大燕宁城

又是一个夏日,阴沉沉的天空,没有一丝风。

今天是永康帝六十寿诞,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辰末,一辆朱红色的马车从护国将军府出发,穿过背街小巷,一路向宫门的方向飞驰。

重生的林飒正襟坐在窗前,两眼一刻不停的紧盯着角落的沙漏,凝重的表情和她十岁的稚龄颇有些格格不入。

林飒记得很清楚,前世永康帝寿宴上庆王发动宫变,致皇后及太子一脉全部遇害,虽然最后庆王兵败也被杀,但自此大燕开始混乱的允静两王夺嫡战。

八年后,因自己对静王之子司徒昊爱得死去活来,不惜用全族势力助他问鼎,可他功成之后却兔死狗烹,灭了林家满门......

想起前世惨状,林飒心口忽然一阵绞痛,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既然苍天垂怜给了重生的机会,为了亲人,今天就必须保下太子。以太子和祖母的亲厚关系,只要太子平安登基,林家定能继续顺遂无忧,司徒昊等人也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嘎......”林飒正凝眉筹谋着,伴着一个急刹,

“扑通”一声,没有防备的她一头栽过去,狠狠撞在了马车壁上。

“坐都坐不好!”对面祖母的斥责声传来。

林飒捂着额头爬起来,迎着祖母火辣辣的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坐下去。

林飒的祖父早逝,父亲林海是戍边将军,祖母安和长公主是永康帝惟一的胞妹,这次父亲能带着他们举家归京,就是为了贺寿。之前因为祖母和母亲关系不睦,林飒十岁之前从未回过京。

可能是失而复得的缘由吧,林飒现在觉得所有亲人都弥补珍贵,连向来严厉苛刻、性情古怪的祖母,现在看着竟也比前世多了几分亲切。

“我不是都同意进宫了吗?为什么还要拦我的路?”身旁伴着魏嬷嬷打开车窗查看情况,外面一阵嘈杂声扑面而来,

“你们究竟还想我怎样......”

是一个愤怒又无助的声音,听着年龄并不大,好像还有几分耳熟。

“哥哥您误会了,昕儿没有别的企图,更不会抢您的风头,昕儿就只是想随您进宫,到花萼楼给皇上磕几个头拜下寿而已,昕儿虽是庶出,但毕竟血浓于水,还望哥哥能够成全......”

马车里,林飒由于刚才被撞,脑子本还有些七荤八素,但随着这惨兮兮的声音传过来,犹如一剂清心针,整个人不由得为之一震:

我去,不能吧?明明耽搁了这么久,怎么会还是撞见了?!

林飒起身凑到窗边,循声望去......

就见不远处的十字路口,一个长相娇美的少女穿着一件略有些褪色的淡紫色衣裙,凄凄惨惨跪在一匹高头大马前,和对面鲜衣怒马的少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人身后的不远处,是巍峨雄伟的宁国公府大门......

这两人林飒自然认识,一位是宁国公嫡长子叶伽成,另一位是宁国公庶长女叶昕然。

此时因着这里是十字路口,再加上两人这一番争执,就见四周已聚了不少人,站在那里指指点点,

“天哪,原来这位就是宁国公的嫡子呀,看着长得一表人才,没想到人品这般差劲!”

“谁说不是呢,亲妹妹都这般哀求了还无动于衷,传说中的铁石心肠也不过如此吧?”

“我说,怕是你们还不知道吧。其实这叶大少爷是在他外祖江宁李家长大的,看这嚣张跋扈的劲,怕是那李家家风也不怎么样......”

“嘘,你们小声着点,当心宫里那位盛宠的容妃听到,回头要了你们小命......”

大家议论纷纷越说越难听,马车里的林飒听见了,马上的叶伽成自然也听到了。

尤其是听众人话里话外连李家人都捎带上了,叶伽成彻底恼羞成怒,挥鞭朝着拦路的叶昕然抽去,“少拿血亲来说事,谁和你个小妇养的是兄妹,再不滚开,信不信小爷现在就抽死你......”

天,果然和前世一模一样!看着叶伽成挥下去的马鞭,林飒无语的抚了抚额。

如果她记得没错,今天也是叶伽成亡母的生忌,可是叶家为了讨好容妃非逼他进宫,直把这厮弄成了斗鸡模样。

当然了,这些也是林飒事后才知晓的。要知道前世看到这恃强凌弱的场面,她可是脑子一热就冲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两败俱伤的两人都没能赴上宴不说,自此还结了仇。

不过此刻林飒更好奇的是,如果这世自己不再出手,叶昕然一会要如何收场呢?看着眼前这番热闹景象,林飒好整以暇的想道。

不料,她这念头刚一闪而过,

“住手!”就听伴着一声大喝,车窗外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林飒心里咯噔一下,“我去,大哥怎么凑上去了......”

因为不想父亲像前世一样赴宴归来受重伤,林飒早膳动手脚将父母绊在了府里,导致现在进宫的队伍里只有他们兄妹和祖母三人,这也是祖母此刻脸色格外差的原因......

只是林飒疏忽了,他们兄妹从小在无拘无束的塞外长大,一个个早就练就了侠士热肠,前世自己看不下去的,大哥自然也会拔刀相助。

“不行,不能让大哥蹚这趟浑水......”林飒起身就要下去追,

“坐下!”祖母狠瞪了林飒一眼,“别人家的事,你一个姑娘家往前凑什么!”

说完不待林飒反驳,转头冲着窗外冷声道,“长福,你去把大少爷带回来!”

“是。”外面长福轻应一声,闪身挤进了人群。

“你是谁?”另一边,人群正中间,叶伽成看半路杀出个陌生少年,不禁怒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能当街欺负人,更何况对方还是......”林宗挡在叶昕然前面,一板一眼的劝说道。

不想刚说了两句,就被追过来的永安拉住了,“大少爷,清官难断家务事,别人家的闲事咱们还是不掺和了吧?”

“可是他们这......”林宗看了看地上的叶昕然,很有些不放心。

“时辰已经不早了,老夫人和大小姐还在车里呢......”永安瞟了眼不远处的马车,隐晦提醒道。

林宗会意,再一想祖母出门时那张阴翳的脸,及如坐针毡的小妹,只好妥协道,“那......好吧,我随你回去就是。”

不料林宗说完,这厢人刚转过身还没走几步......


不料林宗说完,这厢人刚转过身还没走几步,就见地上弱不禁风的叶昕然一骨碌爬起身,急忙追了上来,

“这位公子,刚才真是太感谢您了,既然您赶时间,那就赶紧走吧。”

叶昕然捂着被抽伤的脸,摆出一副息事宁人、顾全大局的架势,强颜反劝起林宗道,

“您尽管放心,这位是我大哥,他没有欺负我,也就是打几下而已,昕然从小到大挨的多了,其实早就习惯了......”

我去,说的多好听,竟然挨习惯了?

既是习惯了,那你故意在这大街上闹什么闹?看叶昕然这一脸无辜、口是心非的模样,林飒心头的火蹭一下就上来了。

不行,这么个蛇蝎美人,可不能让她缠上大哥。这紧要关头,如果大哥和叶伽成大打出手再误了赴宴的事,那自己这几天的努力就全泡汤了。

林飒想着,也顾不上看祖母的脸色了,跳下马车就往人群里钻。

“什么?挨习惯了......”另一边人群里的林宗一听叶昕然这话,果然当即就不愿意走了,“不行,这事我没碰着就算了,今天既是撞上了就必须管一管,这也太过分了,身为哥哥的,怎么可以如此欺负自己的亲妹妹......”

这边林宗上了火,不料那厢叶伽成也正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撒,“嗬,想当救美的英雄是吧?行啊,那就先问过本公子手中这根鞭子再说吧......”

“打就打,小爷今天还就要给你点教训,让你也尝尝被人抽的滋味......”林宗一返手夺过长福手里的马鞭,咬牙道。

双方互不相让,眼看剑拔弩张就要打起来,

“住手!”

林飒气喘吁吁挤到跟前,喝住两人,二话不说拉着林宗就往外挤,“大哥咱们走,今天没空打架!”

“喂,你又是哪根葱,我们男人之间的事你一个女人瞎搅和什么......”眼见着刚找到的出气筒就要开溜,叶伽成自然不能愿意,拦着两人不肯让步。

“我说这位叶大少爷,敢情你是没长脑子,还是真缺心眼啊?”见叶伽成仍是这副混不吝的做派,林飒气不过,劈头盖脸就骂了起来,

“想找人打架什么时候不能打,有必要非在这么个节骨眼,众目睽睽之下丢人现眼吗?你是嫌你这名声不够坏,还是给你外祖李家抹的黑少呀?”

“这......这位小姐,你不要这样说我大哥,我大哥他......”林飒骂完,这厢叶伽成还懵在那里没反应过来,那叶昕然倒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又凑了上来,“他也就是贪图玩乐、性子暴躁、喜欢动手了些,别的真没......”

“你闭嘴!”林飒本就看这叶昕然不惯,此刻哪能任由她继续混淆视听,遂冷笑着揭穿道,

“拜托叶小姐你也不要说的这么可怜,好似自己多委曲求全似的。单说今天进宫这事,你生母赵姨娘现在不是打理着宁国公府吗,你想进宫去找你姨娘备辆马车就是,干嘛非缠着别人没完没了,他一个大男人骑着马,你是能坐马头呀,还是马尾啊?”

“这......这......,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女子,真的什么都不知晓......”

叶昕然还想继续装可怜,又被林飒冷嗤一声打断了,“呵,能晓得去花萼楼磕头拜寿,你这宫进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人还是要善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真以为大家都傻就你聪明呢,只哭几声不是苦肉计,那叫白莲花!”

“我......我......”被林飒这么冷不丁将心思昭然于众,叶昕然顿时语塞,一张小脸也涨得通红。

“小......小姐,您怎么在这里,真是让奴婢一通好找......”正难堪处,只见一个小丫环从人群中跑出来,利索的将叶昕然给拉走了。

而随着两人离去,周围那刚才看热闹议论的最起劲的几人,也一眨眼的功夫全消失了个一干二净。

“少爷,小姐,咱们回去吧,老夫人都等急了!”见周围人群散去,长福又从旁催促道。

“对,赶紧走,赴宴可是大事!”林飒反应过来,拉着林宗就往马车走。毕竟一会进宫还有一场恶仗等着自己呢,她可不能在这耽搁太多时间。

不料两人刚走了两步,又被人拦住了。

“你又要做什么?”林飒狠瞪着面前的叶伽成,冷声质问道。

“你…你刚才是在帮我?”叶伽成脸憋的通红,半晌方不自然的确认道。

毕竟也是侯门贵府里泡大的孩子,到了这会叶伽成哪里还看不明白刚才的猫腻,要知道从小到大,他吃的最多的就是这种言论的亏了。

“你想多了,我是在帮我们自己,麻烦叶公子让下路,我们赶时间!”林飒没好气的回完,拉着林宗头也不回的走了。

可能是前世留下的后遗症吧,林飒看这叶伽成,仍莫名的觉得哪哪都不顺眼,莫名有种冲上去再打一架的冲动。

“飒儿,大哥今天好像又鲁莽了,只是刚才你是怎么看出破绽的?”眼看到了马车边,后知后觉的林宗终于也醒过味儿来,不由得好奇问道。

“哈,你妹妹我是谁呀,那可是洞庭湖上的麻雀,什么大风大浪......”林飒眨了眨眼,一脸的得意。

不料这边炫耀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听一个严厉的声音从车厢里蹦出来,“雕虫小技!快点上车!”

“哦!”林飒乖乖应了声,冲林宗扮了个鬼脸,转身小心爬进车厢。

接下来一路无话,车马飞驰,三人很快到了皇宫,下了马车换上软轿,在一众宫人太监的引领下往花萼楼赶,

眼看就要到地方,岔路口忽然和几个身着靓丽宫装的女子遇上了。

为首一位四十多岁长相清丽的妇人,乍一见来的只有林飒他们三人,还愣了一下,不过情绪一闪而逝,很快就恢复如常笑着迎上来参拜。

“坏丫头,连你也来打趣我......”见到此人,安和长公主难得露出笑脸,无比亲切道。

此妇人不是别人,正是叶伽成亡母的堂姐容妃......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