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下堂医妃带宝炸翻王府

下堂医妃带宝炸翻王府

苏梓研作者 著

历史军事连载

余婉宁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研究院最年轻的医学院士,刚刚被授予最高职位勋章,却因为研究失败了一个病毒,搭上了自己的小命。再次醒来,余婉宁发现自己穿越古代,从一个新婚夜被废的妃子身上开始。新仇旧恨,她加倍奉还,努力查找真相,自证清白,与狗男人讲清楚,和离都不行,必须是她休他!

主角:余婉宁,宫墨涵   更新:2022-08-09 09:2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余婉宁,宫墨涵 的历史军事小说《下堂医妃带宝炸翻王府》,由网络作家“苏梓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余婉宁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高科技研究院最年轻的医学院士,刚刚被授予最高职位勋章,却因为研究失败了一个病毒,搭上了自己的小命。再次醒来,余婉宁发现自己穿越古代,从一个新婚夜被废的妃子身上开始。新仇旧恨,她加倍奉还,努力查找真相,自证清白,与狗男人讲清楚,和离都不行,必须是她休他!

《下堂医妃带宝炸翻王府》精彩片段

“王爷,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余婉宁被侍卫拖着,她的脚步踉跄,头发散乱,衣服更是凌乱不堪。

她现在的这幅样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做了什么事情。

宫墨涵的眼神如冰,他恶狠狠的瞪着她,眸中没有一丝的感情。

听到余婉宁的哭喊声,他当即挥手,“打!”

人被狠狠的摁到了地上,板子一下一下的打在了她的身上。

哀嚎声遍布在整个王府的后院,可这里的人,却没有一个对她产生怜悯,反倒是各个满含厌恶与鄙夷。

“王爷,我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啊!”

今日,本是二人的新婚夜,可余婉宁却被人发现在婚房中偷人。

原本她就是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嫁给了墨王宫墨涵,如今,又给他戴了个如此的绿帽。

堂堂战神墨王,如何能容她?

五十板子结束,余婉宁的脸色已经苍白的可怕,浑身都被鲜血染红。

宫墨涵冷着脸看着她,“余婉宁,本王今日便休了你,自此,你与本王再无瓜葛!”

一张休书被丢到了她的面前。

看着刺目的两个字,余婉宁的心都揪到了一起,痛得她难以呼吸。

“王……王爷,我真的没有做那件事,我是被人陷害的,求王爷,相信我。”

她艰难的,一路爬到了他的脚边,拽住了他的衣袍。

看到这,宫墨涵体内暴力因子瞬间被点燃。

他当即蹲下身,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

余婉宁瞬间无法呼吸,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少,她的脸也越发的白。

“余婉宁,这样的你,只会让本王觉得恶心!”

说完,直接将她狠狠的一丢。

人被重重的摔到了墙上,直接就咽了气。

“王爷,人死了!”

宫墨涵的眸子中划过一抹什么,但却快速的消失,什么都捕捉不到。

“丢到乱葬岗,喂狗!”

……

乱葬岗内,难闻的臭味四处蔓延,到处可见森森白骨。

余婉宁被人丢到了那些白骨中间,便不再理会。

随后,一场大雨倾盆而下,味道越发难闻。

而余婉宁的手,却动了动,渐渐的有了知觉。

“嘶!好痛!”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浑身的疼更是让她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睁开眼,看到现在所处的环境,她直接呆愣。

当她接受了脑子里的记忆后,她震惊无比。

“雾草!”

嘶!

扯动了身上的伤口,让她有些痛苦,可穿越带来的震惊,却让她久久无法回神。

二十一世纪高科技研究医学院的最年轻院士,被授予了最高的职位勋章。

就只是研究了一个病毒,失败了,就被搞到了这里,还……是个死人的地?

“没搞错吧?”

“格老子的宫墨涵,老娘要是不死,非要杀了你!”

她倒吸一口凉气,强忍着,爬出了乱葬岗。

可她的力气终究有限,因受了伤,失血过多,最终,她还是昏迷了过去。

闭上眼的最后一刻,她看到了四周的绿色眼睛,一双接着一双,都是狼眼。

“完了!穿越第一天,卒!”最后的想法过后,直接失去意识。


五年后——

“娘亲,我们要去哪?”

黑夜中,一袭夜行衣的女人怀里抱着个孩子,在街道上穿梭。

她的武功极高,轻功极好,落在屋顶上的动作轻巧便利,根本不会发出什么动静,更不会被人发现。

而此人呢,就是五年前的余婉宁,至于她怀里的孩子,自然就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娃了。

经过五年的成长,她的样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肌肤胜雪,气质脱俗,身形姿态无不让人羡慕。

若是此时熟悉她的人站在这里,估计都不敢认。

“楠宝,娘亲带你去玩,听闻墨王爷前段时间得了一宝,名唤紫金玉壶,你不是喜爱这些玩意,娘亲就去偷来给你,丢着玩。”

五年前,她被人丢到乱葬岗,差点被狼吃了。

好在,被师父所救,带回了云雾山。

原想着往事全消,新的生命新的开始,与过去断掉一切联系。

可怎料,一个月后,她狂呕不止,这才知道,自己竟然怀孕了!

记忆里,原主跟宫墨涵早就已经圆房,不然那男人也不会同意娶她。

她在二十一世纪就是孤身一人,来了这里,她想着,生下个孩子与自己作伴也是不错的。

于是,她拼死拼活生下了楠宝,却差点死在那,她简直是恨死了那狗男人。

如今终于武功有所成就,她这不就来报复来了。

他不是极其喜爱那紫金玉壶嘛,她就偷来给自家宝丢着玩。

他不是极爱那太傅嫡女嘛,回头她就给人牵姻缘线去。

心疼死那狗男人,气死那狗男人。

“娘亲,师公说过,偷东西是不对的。”

“我们不要去偷好不好?”

楠宝像是个瓷娃娃似的,眼睛大大的,很有神采。

只需一看,就觉得像是那年画娃娃一般,让人心生喜欢。

余婉宁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给他解释,“宝,别人的东西我们自然不会偷,但他的,我们可以随便拿。”

“送你把完,他该高兴。”

“好了,乖,我们快到了,你要抱稳了啊!”

她再次运起轻功,没多久就来到了墨王府。

墨王府内,张灯结彩,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看到这一幕,余婉宁的火气当即就窜上来了。

“好你个宫墨涵,这是又要成亲了?好得很啊!”

她怕是忘记了,自己还有个没死透的结发妻!

“娘亲,这墨王爷今日要娶妻呢,这里好热闹呀。”

呵,呵呵!

热闹?

当年原主的婚礼,他草草了事。

如今,竟然给那太傅嫡女一个如此盛大的婚礼。

这可真是太赞了呀!

“走,我们也去凑个热闹。”

她说着,直接抱着楠宝落到了后院。

这里,就是当年原主被打死的院子。

此时,院落已经荒废,地上到处都长满了荒草,无人清理。

余婉宁看到这里,只觉得很是讽刺。

“我记得,出了这个院子,拐两个弯就能到他的书房了。”

“那么贵重的东西,肯定在书房。”

她的脚步很是轻盈,几个起落,就离开了院子。

只是,此刻,正有一双眼睛,紧盯着他们二人。

一路跟随,目视着他们朝书房而去。


来到书房后,余婉宁就开始在一旁的置物架上翻找着,可一样样的翻过去,却并没有见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让她有些烦躁。

“娘亲,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吗?”

“实在不行,我们就算了吧。”

“这里可是王府啊,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就糟了。”

余婉宁才不想听。

要说其它的地方,她可以放过的,可偏偏就是这里,她绝对不能放过。

想到当年的事,她就觉得身上哪哪都疼。

她要化悲愤为力量,绝不会轻易放手。

“这个狗男人,到底把东西藏哪去了。”

“这翻遍了书房,怎么就是找不到呢?”

她小声的嘟囔着,手上的动作不免也有些松缓了下来。

她对宫墨涵并不了解,唯一能够想到的,也就是将自己代入进去,想想那东西会放到哪里。

“你要找的是不是这个?”

一个盒子被送到了余婉宁的面前。

她的眼睛一亮,当即接了过来。

打开一看,可不就是自己要找的紫金玉壶嘛?

她转身就要拿给自家儿子看,可身子却忽然僵住。

刚刚……给她送到眼前的那人,是……

“啊……你你你……宫墨涵!”

墨王的脸庞有些冷凝,眼神与鹰隼般盯着她看。

她快速的往后退,想要带着楠宝离开,可他的动作更快,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他的身影刚刚一直隐在暗处,她看的并不真切。

可如今,照耀在了月光之下,她竟是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身形。

这人,还如五年前一样,一身冷冽的气势,给他加分不少。

健硕的身材,是很多女人都会喜欢的类型。

身高一米八以上,面容俊朗,刀削般的容颜,让人看了就沉迷不已。

“余婉宁?”

他的声音中,丝毫没有任何的感情。

完全想不到,他还会记得五年前的一个废妃。

可他就是记得很清楚,甚至还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一丝寒意。

“呵,是啊,我是。”

“我没有死,王爷是不是很惊讶啊?”

既然被识破了,余婉宁也不想再藏着掖着。

既然躲不过,那就正面迎击。

who怕who啊!

楠宝被吓得瑟瑟发抖,他鼓起勇气,跑到了两人中间,奋力的捶打着宫墨涵的腿。

“你这个坏人,你放开我娘亲,你放开我娘亲。”

余婉宁担心宫墨涵会伤害自己儿子。

她的眼神陡然变得凌厉,另一只手快速出击,朝着宫墨涵的心口处打去。

刚刚,他有想过伸手去抓楠宝。

但现在,给他的选择有两个。

第一,被余婉宁打中,她可能会带着儿子跑。

第二,他阻拦余婉宁的攻击,暂时放过那个孩子。

宫墨涵是个聪明人,自然是选择了第二条。

“余婉宁,你竟然生了孩子?这孩子是你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