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一边打工一边抓鬼

一边打工一边抓鬼

伍月留白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凉原本是地府的鬼差,他们这种职业每个月都要完成任务,要抓到阎王规定的恶鬼数量。苏凉业务能力很好,但她患有懒癌,每次都是等到期限的最后一天才出手抓鬼。这次她没那么幸运,竟然遇到双生鬼,害她数量少了一个。因此,她被贬到人间受罚。而且,阎王规定她还要继续完成KPI。于是,苏凉在人间一边虐渣一边抓鬼!

主角:苏凉   更新:2022-08-22 11: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凉的女频言情小说《一边打工一边抓鬼》,由网络作家“伍月留白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凉原本是地府的鬼差,他们这种职业每个月都要完成任务,要抓到阎王规定的恶鬼数量。苏凉业务能力很好,但她患有懒癌,每次都是等到期限的最后一天才出手抓鬼。这次她没那么幸运,竟然遇到双生鬼,害她数量少了一个。因此,她被贬到人间受罚。而且,阎王规定她还要继续完成KPI。于是,苏凉在人间一边虐渣一边抓鬼!

《一边打工一边抓鬼》精彩片段

夜晚。

一个看不清脸的影子从拐角中走出,它四处看了看,在发现已经甩掉身后的人时,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什么最强鬼差,我看都是别人吹嘘出来的。这年头买来的汉堡都要以实物为准,看样子传言也都不可信。”

然而他话音刚落,正想悄无声息地离开,却发现身体不知道受了什么禁锢,让它无法挪动丝毫。

“这!这是什么!”

它奋力挣扎,逐渐变得惊慌起来。

从它‘出生’以来,还没有人能对它做到这样。

而在它对面的街角,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女走了出来。

少女大概20岁的样子,生得一张鹅蛋脸,明眸皓齿,唇红齿白,仿佛一副雕像般美丽。她一袭复古红袍,脚边还系着一颗铃铛,随着她走路发出声音,在这样的夜晚中显得格外诡异。

她眼中充满着狡黠,嘴角轻勾,显得有些俏皮。

“你不会真的以为我被你甩包了吧。”

基于反派死于话多这条定律,她顾不上和这只‘影子’再多废话,祭出腰间的金色收纳袋,将那‘影子’吸了进去。

心满意足地晃了晃沉甸甸的袋子,片刻后,她闪身来到另一个地方。

“喏,这个月的KPI,我可完成了啊。”

苏凉将那金色收纳袋往桌子上一摔,里面一阵动荡,响起一阵哀嚎。

对面站着一个全身白色的男人。

看到她后打趣说道:“哟,你这不到最后一天不完成任务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改改,万一出现什么意外怎么办。”

很明显两个人是老熟人了。

苏凉也只是坐在一旁喝水,听到对方挤兑自己连眼皮都没抬。

没办法,懒癌患者心里苦,不到最后一天没有丝毫的动力。反正只要完成任务就可以了,管她是不是掐点呢。

可突然,那男人惊叫一声,眉头紧皱,表情十分认真:“你差一只!”

“怎么可能?”苏凉猛地站起来,朝着男人走过去。“我有好好数过的。”

当她走到桌子前,看到上面躺着一个缩小版的手办,很明显缺了一块后,惊道:“居然是双生鬼!”

该死的,她居然被摆了一道。

白衣男人表情复杂:“凉凉,阎王这次可是下了死命令的,完不成任务的鬼差,他准备都送去人道历劫,感受人间疾苦百日。”

苏凉当然知道,不过她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看了眼半空中血红色的时钟,她咬牙:“我去去就回,小白你可千万要给我撑着点时间啊。”

她才不想成为人呢!

听说人界的指标更难完成。

通过心魄丝,苏凉很快就找到了剩下那半只的踪迹。

她飞身前往,身影犹如鬼魅般穿梭在夜晚的城市里,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那道蓝色的影子。

就在这时,苏凉眼尖地发现,那影子有进入住宅的打算,没有丝毫的犹豫,便跟着俯身冲了下去。

然而意外却发生了。

短暂的身体迟钝后,紧接着意识消散了。

“你个不要脸的小三!自己妹妹的男朋友也要抢!”

“你以为你是什么?你只不过是我们家领养的丑小鸭而已,居然还真的妄想登高变成凤凰了?”

“今天你要么和小澄同房,要么就这辈子别出来了!”

“贱人快点滚出娱乐圈吧!我们看着你就作呕!”

“居然靠出卖身体抢我们淼淼的资源,你这个整容咖怎么敢的啊!”

“我们联合抵制,以后只要有她的节目都不看!”

一句接一句的辱骂钻入脑海,苏凉只感觉自己脑袋一阵胀痛。

“嘶!头怎么会这么疼啊。”她下意识抚上脑袋,却摸到了一滩温热。

心下一惊,看向右手,果然发现流血了。

苏凉心中哀嚎:等她抓到那只胆大包天敢戏耍她的双生鬼,一定要回去找阎王报工伤!

要知道她平常可是最怕受伤的了。

可等她起来后却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面前正站着一个十分消瘦的男孩,他高高的个子,仅有脸蛋上还有些肉肉,浓密黑长的睫毛正一闪一闪的,乌黑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男孩见她看来,突然就咧嘴笑了,漏出可爱的小虎牙。

“姐姐。”

姐姐?

苏凉没过多纠结这个称呼,她只在好奇一件事情。

他怎么能看到自己的?

片刻后,苏凉意识到了一件事,一件她活了近千年都没听说过的事情。

她居然变成了人类。

不,准确的说是她替代了一个人类。

苏凉看着像公主在城堡里一样的房间,坐在床边翘着二郎腿焦虑地抖动。

身边的男孩看她表情不对连声音都不敢出一个。

“不行,我得赶紧告诉阎王这件事。”

说着,她就要出门,结果因为拥有了实体,和大门来了个亲密的接触。

正正好好撞到了脑门上。

“哎哟。”

“姐姐你没事吧。”男孩跑上来关切地问道,“吹吹就好了。”

苏凉咬咬牙,强忍着将这道门拆掉的想法,刚准备上前,门却被打开了。

门口站着一对中年夫妇,后面跟着一个年轻女人。

中年女人在看到她做着要出门的动作后,极为不屑地上下打量了几眼。

“哟,醒了,不装死了?”

很难想象,这是抚养原主成人的人说的话。

“我看你也不要再想着从这里逃出去了,要么退出‘星星有你’节目,退出娱乐圈,安心在家和小澄结婚,要么这辈子也别想离开这个屋子。”

这话似乎有点耳熟,但她一时间还没有想起来。

只是活了这么多年,就连阎王老儿也不敢这样威胁她,天生逆骨的苏凉偏要和人对着干。

“我要说不呢?”

没想到做了这么多丑事的人居然还能如此趾高气昂地说话,中年妇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左顾右盼就想找到棍子。

“勾引了自己妹夫,又爬上导演床的女人,怎么还有脸站在这里?”

苏凉表情无辜:“那还不是因为你们挡在这里,你们让开我不就走了。”

她觉得这女人肯定是脑子有问题,不喝二斤假酒的根本说不出这话。

“看样子是我昨晚没打服你,你还能这么跟我说话。”中年妇人抡起棍子,就想再给她点教训。

而站在身后一直不出声的苏沫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苏凉被打死了才好,最好是被打破相,这样就不会再有人和她抢旭哥哥了。


强忍着激动。

所有人都等着那棍子落在苏凉的小身板上。

可下一秒,苏凉却轻松躲开了,还将棍子一脚踹到了一边。

她快到甚至没有人看清她的动作。

“你?你居然敢躲开?”妇人脸上出现诧异。

苏凉翻个白眼,别说躲开,本来她还想还手呢,可是一想到鬼差有严明的纪律规定,绝对不能对凡人动手,她就强忍住了。

“老太婆,别蹬鼻子上脸,趁我还好好说话的时候赶紧让开。”

莫名其妙变成人的她已经很不爽了,更别提还要应付这几个蛮不讲理的东西。

“伯父,伯母,沫沫,你们怎么站在这里?”

一道温文尔雅的男声响起,打破了寂静。

苏沫听到声音后连忙将幸灾乐祸的表情收起,换上了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迅速回头,双手抱住了陈安旭的胳膊,还冲着在屋子里的苏凉暗戳戳挑挑眉。

两人一起走过来的样子,就像小说里所说的金童玉女。

“哟,安旭来啦?”

苏父和苏母也迅速换了个表情。

这陈安旭是上市公司的总经理,不但学历高,品相好,就连工作也这么优秀,两人是越看着越喜欢。

陈安旭在依次打过招呼后,最后将视线落在了苏凉的身上。

眼神有一瞬间的迟疑,但还是轻声说:“阿凉。”

陈安旭和原主是大学同学,学长跟学妹的关系,上学的时候就一直暧昧,毕业几年后终于确认关系,之后带到家里来,没想到却遭到了全家猛烈的反对。

后来终于将两人搅和黄了,陈安旭提出了分手。

原主悲痛欲绝但也无可奈何,毕竟父母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可令她没想到的是,几个月之后,原主听到陈安旭和自己妹妹在一起的消息。

这让原主怎么能接受得了?

大闹了几场,结果彻底和家里闹掰了。

不仅如此,从小就有着明星梦的苏沫,在原主因为上街意外被经纪人看中签约后,一直求着原主想办法让自己进娱乐圈。

原主照做了。

就在她接到的第一部电视剧里。

她冒着自己被除名的危险陪导演吃饭。还灌了很多的酒,更是差点被潜规则。

可她的好妹妹非但不感恩,还将图片保存了下来,在和苏家彻底闹掰后,雇人买她的热搜,就为了让她退出之前签约的新型恋爱综艺。

原主沦落到全网唾骂,从冉冉新星变成了陪睡资源咖,所有人都让她滚出娱乐圈。

顶不住双重压力的原主,又想到了陈安旭。

毕竟在她的心里,陈安旭是她20年来唯一喜欢过的男人,是属于她的一道光。

所以在昨天,陈安旭接到原主要自杀的电话,找来家里,两人越说越激动之时,苏家其余三口回来了。

全家大骂原主不要脸,勾搭自己的妹夫。

然后原主被打得三魂七魄仅剩两魄的时候,苏凉出现了。

她撞到了原主身上,居然成为了她。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原主也叫苏凉。

苏凉突然想起来这些记忆了。

也知道原主并非苏家亲生。

她小时候被领养回来,只是为了给苏家那个痴傻儿童苏澄当童养媳,也就是她恢复意识之后一直拽着她叫姐姐的那个男孩,对外一直称女儿抚养。

其实原主也是一直这么以为的。

而昨天这家人才暴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强迫她跟苏澄同房,还让她给苏沫让路。

果然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

苏凉在心里呸了一声。

再看那陈安旭一眼,瞬间恶心的起了个鸡皮疙瘩。

斯斯文文的戴个眼镜,指不定心里藏着什么坏心眼呢。

正常人怎么可能和女朋友分手后转身就和她妹妹鬼混在一起?

因为这样的男人寻死觅活,原主可真是想不开。

可显然苏沫将两人的对视看成了藕断丝连,暗地里颇有些不快地掐了一把陈安旭的胳膊。

后者吃痛,这才将差点黏在苏凉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

但也因为外人在场,苏母这棍子肯定是不能再打了。

苏家怎么也算个小有资产的家庭,对外十分好面子,最不喜让别人家看笑话。

所以苏母给苏沫递了个眼色。

“沫沫,别让安旭在这傻站着啊,快让他到沙发上坐着去,再洗点水果。”

然后转头瞬间就换了个语气,冲着苏凉横眉竖眼,怒吼道:“你还不给我滚回屋去?再这里丢人!我当初就不该捡你回来。”

“是吗?那真巧了,我也是这么想的。”苏凉双手怀揣在胸前,十分随意地倚靠在门边,丝毫没有畏惧地直视苏母的目光。

见她看来,还挑衅似的挑了挑眉。

苏母果然受不了这样的故意激怒,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前随着她的呼吸极大起伏着。

而一旁的苏父也开始帮腔:“你滚!你个不孝女!就当我们从来没收养过你,从今以后,你和我们没有半毛钱关系!”

“真的?”苏凉终于站直了身子,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苏父以为是他的一番话终于让她知道害怕了,心里便有了谱。

他就说从小看这个人长大,对方什么尿性他还不知道吗?骨子里那么一个看重亲情的人,只要自己说断绝关系她就害怕得不行。

不仅如此,他还故意加码。

“当然了,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吗?还有我给你的那些银行卡,你也全都给我还回来!”

说完,他还抬了抬下巴。

因为知道这下苏凉肯定就要乖乖听话了。

果然苏凉不出声了。

他趁机开口:“如果你不想离开这个家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和小澄结婚,你就还是.”

“喂?警察叔叔,你们听到了吗?这有人非法监禁我,并且他亲口叙述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及领养关系,我的地址在.”


等苏凉挂断电话,这一家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你疯了吗你报警?”

苏母这次真的忍不住动手了,可这时候门铃恰巧却响了。

苏沫跑去打开门,正是接到报警电话寻过来的警察。

出警这么快还要感谢苏家房子位置选的好。

他先是出示自己的证件,而后严肃地说道:“我们是公安局的,哪位是苏桥和张芳芳?”

苏家夫妇俩都是本本分分的生意人,哪里遇到过这种场面,瞬间气势就小了许多,声音都有些隐隐约约颤抖:“我们是”

“有人报案你们涉及非法监禁。”

苏母忙不迭笑着解释:“警察,我们都是良民啊,误会了,是我们家孩子不懂事,跟我们吵架这才报警,你们可千万别信小孩子说的话啊。”

非法监禁,这可不是什么小罪名。

苏凉知道轮到自己出场了,连忙举手,穿过两人中间,跑到警察面前。

“警察叔叔,我报的警,他们不但监禁我,不让我出这个屋子,还有蓄意伤害!”

苏母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面对警察审视的目光连忙摆手。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然后转头指向苏凉,“你不要在这里胡闹了行不行?”

见势头不好,苏沫也赶紧走了上来。

她素来说话温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是和苏凉有攻势的美丝毫不同的感觉。

虽然不如苏凉漂亮,但胜在小家碧玉。

“警察先生,这是我姐姐,小时候受过伤,所以意识不太正常,医生也确诊过她有精神问题的,这真的只是家庭吵架而已。”

眼见着警察就要被她的话说服,苏凉突然低头。

“后脑勺就是她给我打的,我有证据!”

本来准备说是她自己磕的的苏沫,却在听到她说有证据后慌乱地瞟了苏父苏母一眼。

而后者也不敢相信,苏凉什么时候这么精明了,多半是在唬人。

听到有证据,那警察的气势突然变得更凶狠起来,拿出胸前的对讲机,呼叫同伴。

“来人来人,这有刑事案件,嫌疑人涉嫌非法拘禁及蓄意伤害。”

三人一听瞬间着急了,纷纷求情,可却一点效果都没有。

这要是被带到警察局定了性,以后就是有案底的人了。

苏沫急得都快哭出来了,泫然欲泣娇滴滴的模样看得陈安旭徒然升起了一阵保护欲。

作为男人的责任瞬间赋予到他的肩膀上,猛地站起身子,拽住一旁装晕的苏凉,极其大力地甩了一下。

“够了,苏凉,你闹够了没有?”

陈安旭甚少生气,尤其是对苏凉。

记忆里仅有的几次发火后,苏凉都会屁颠屁颠地来哄自己。

“你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伯父伯母都成什么样了,难道给家里闹得鸡犬不宁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他觉得自己说话苏凉一定会听。

就凭她深爱着自己。

可没想到,苏凉压根鸟都没鸟她。

捂着脑袋一副更严重的样子,“警察叔叔,这个人威胁我,我好害怕啊,能把他一起带到警察局去吗?”

陈安旭脑海中一道惊雷闪过。

不过虽然苏凉表演的有些浮夸,可陈安旭确实不再敢说什么了。

最后一家人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多亏了苏凉手机中的录音,这苏氏夫妇可以在局里待个几天了。

苏凉只简单被女警包扎了一下就离开了,从警局出来之后恢复了生龙活虎。

迫不及待地就直奔没人的地方去,想试试自己的法术还在不在。

趁着没有人注意,她闭上眼睛,屏息凝神,集中注意力。

再次睁眼时,她出现到了熟悉的地方。

看到熟悉的黑白脸,她差点激动地要哭出来。

结果感情刚酝酿到位,就被打断了。

“凉凉,你等等,快跟我们走。”小白的语气显得十分急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苏凉一脸懵圈。

小黑五官都堆在了一起,虽然他平常就不苟言笑,但显然今天更不一样,“阎王要见你。”

高台之上,一个身穿黑色袍子的男人正坐在椅子中央器宇不凡,他用一言难尽地表情看着苏凉。

眼尖地发现绷带,“你受伤了?”

苏凉摆摆手,“没事,不严重。”

“小阎阎,你做什么这个表情,地府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苏凉没想到自己仅仅一天没回来就出事了。

看着阎王好像便秘好几天的表情,就知道这次的事情不小。

“阿”他将即将出口的称呼收了回去,“苏凉,你昨天晚上去哪了?”

苏凉未察觉今日阎王的不同,没有隐瞒地将昨天的事情十分细致地讲了一遍。只是将自己被双生鬼摆了一道的事仅用一句话概括了。

“你不会是要扣我的绩效吧!我这次KPI没有完成真的是有原因的!”

“你确实是没完成任务,但不会扣你绩效的。”阎王的声音清冷,还夹杂着些空洞。

苏凉突然想起昨晚小白提醒的话,“你不会是要贬我去人间历练百日吧?”

要是这样的话还不如扣她的绩效呢。

阎王叹了口气,“也不是。”声音似乎恢复了些温度。

“那就好那就好。”苏凉松了一口气。

她就知道阎王是疼她的,怎么会舍得给她这个地府最佳员工下这么重的惩罚呢!

“但你确实要维持一段时间的人类生活。”

苏凉:.

心中一道惊雷闪过。

她悲愤喊道:“为什么!”

阎王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你只说了你昨晚捉鬼的事情,有没有想到那个被你撞散魂魄的人类去哪了?”

苏凉这才意识到,似乎这次的事情有些大条。

“仅剩的一魄我们会帮你保存,但是她丢失的其他魂魄要由你负责找回来,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她的魂魄散了之后可能被附近的鬼捡了便宜。”

鬼最好食人类的魂魄,这也是他们地府要抓鬼的最大原因—保护人间秩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