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影后娇妻有点飒

影后娇妻有点飒

百香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姜语宁因为与陆家总裁的婚约陷入到了麻烦中,后来经历过被退婚,被黑之后,她与陆景知成为了夫妻,不过他们是隐婚,所以没有太多人知道!姜语宁之所以与陆景知结婚只是为了自己的事业,这个男人娶她也不过是为了信守承诺,两个人应该是没有感情的,但是这个男人却在她遇见麻烦的时候出手帮忙!

主角:姜语宁,陆景知   更新:2022-07-15 22:2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语宁,陆景知 的女频言情小说《影后娇妻有点飒》,由网络作家“百香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姜语宁因为与陆家总裁的婚约陷入到了麻烦中,后来经历过被退婚,被黑之后,她与陆景知成为了夫妻,不过他们是隐婚,所以没有太多人知道!姜语宁之所以与陆景知结婚只是为了自己的事业,这个男人娶她也不过是为了信守承诺,两个人应该是没有感情的,但是这个男人却在她遇见麻烦的时候出手帮忙!

《影后娇妻有点飒》精彩片段

洛城,阳春三月。

一周前,姜语宁被陆氏的总裁退了婚,因为知名狗仔枯杰曝光了姜语宁涉及某大导演婚内情,逼得某导演妻儿跳楼自杀。

在妻子孕期出轨,某导演激起民愤,为了平息舆论,他牺牲姜语宁,称受到了姜语宁的勾引,一时之间,姜语宁的丑闻掀起千层风浪。

陆家闻讯,作为洛城的顶级豪门,容不下这种有辱家门的儿媳。

一周后,姜语宁被帝辰娱乐解约,因为姜语宁在合约期爆出重大丑闻,严重违约,不仅如此,经纪公司还上诉问姜语宁追要六千万的违约金……

此刻,姜语宁一无所有,不,她好像有了一份新合同,昨晚接到电话的时候,她吓了一跳。

和经纪公司解约以后,她的前经纪人,送她最后一程。

“你家里现在都是记者,而且很快要被法院查封,你还有能去的地方吗?”经纪人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染着一头银发,装扮时尚,这些年,对姜语宁,马马虎虎过得去。

姜语宁没理他,但却打开了皮包。

“如果你没有去的地方……千城时代的黄总,倒是很喜欢你,你要不要考虑去他的别墅?反正……那导演你的床你都上过了。”

姜语宁就知道,经纪人答应送她,绝不会这么简单……这是要卖她吗?

那个黄总,玩残了多少十八线?

“我没有爬过什么导演的床,那件事是怎么回事,帝辰娱乐比谁都清楚。”姜语宁终于从皮包里拿出了信封来,看到了上面的地址。

“语宁,我也是为你好,未婚夫退婚不说,还全网通黑,以后你怎么混?还要还债呢……”

姜语宁含笑婉拒了经纪人的提议:“我自己已经找好了下家,就不劳你费心了。”

经纪人皱眉不悦,眼底深处隐藏厌恶,因为他收了黄总的钱,要把这个已经名誉扫地的女人送到黄总的床上,可她现在不听话。

“不是,语宁,我们好歹合作那么多年,我总不会坑你吧?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跟了黄总,你会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而且,你看,我们已经在去的路上了……”

姜语宁听完,震惊的看着对方,下一秒,她就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我遇到一点麻烦,在去银河路的路上……”

电话那边的声音,极为的成为低沉悦耳,只是三个字,便平复了姜语宁的紧张:“知道了。”

经纪人看着姜语宁打求救电话,哭笑不得:“马上就到黄总的别墅了,语宁,你就当给我个面子,我也不容易。”

姜语宁没说话,因为她觉得恶心,早就恶心了。

经纪人强势的看着姜语宁,以为她不再反抗,毕竟,她那个电话,很有可能是虚张声势,她现在臭不可闻,不可能还有人愿意帮她。

所以,经纪人根本就没把姜语宁的那通电话放在心上,直到保姆车要驶入黄总的别墅前,一辆黑色的轿车,直接横开过来,将保姆车拦在了路口。

经纪人刚想让司机下车看看怎么回事,但却瞥见轿车的司机下车走了过来,从外面推开保姆车的车门,直接对姜语宁道:“姜小姐,有请。”

姜语宁牵起裙子起身,却见经纪人愣住了,立即伸手拽住姜语宁的手臂:“姜语宁,你不能走。”

姜语宁转头,正要说话,可坐在黑色轿车后排的男人,却缓缓的放下了车窗,并且以凛冽的目光投向经纪人,冷声对经纪人道:“谁不能走?”

经纪人循声望去,见到对方的面容,大惊失色:“陆……二爷。”

紧随黑色轿车的,还有四辆神秘部门的机车,那是随时保证陆景知安全的警卫。

经纪人咽了咽口水,手心也开始冒汗……

“上车。”冷酷之极的男人,没再搭理经纪人,而是对姜语宁低声的吩咐。

说完以后,他升上了车窗。

“等等。”姜语宁轻启薄唇,然后转身,对着经纪人,抬手就是一巴掌,“这是我还给你的礼物,至于黄总,你留着慢慢享用。”

经纪人被姜语宁的这一巴掌,直接打蒙了。

他要是知道姜语宁找好的下家是陆景知,他就是死也不敢打姜语宁的主意,别怪他害怕,在洛城,没有谁不怕陆景知。

神秘莫测,权势滔天,在洛城有很多可怕的传闻。

他也是前两年,陪姜语宁去陆家家宴,才有幸远远的见过一眼。

姜语宁的前未婚夫,是陆家的三少爷,有他罩着姜语宁的时候,她就算是犯再大的错,经纪公司,也会看在陆家的面子上,既往不咎。

可是,陆家三少爷最近和一个影后勾搭上了,就串通公司故意设了导演那个局,趁机把和姜语宁的婚事给退了,经纪公司也是当机立断,和姜语宁解约,可他们哪里知道,姜语宁和三少爷解除婚约以后,和陆家的二少爷陆景知,又搭上了关系。

随后,是陆景知的司机过来严厉的警告,经纪人哪有这个胆子随便乱说啊?

只是这豪门,也太有意思了吧?

弟弟才刚宣布不要的破鞋,哥哥马上就捡回去穿上。

……

黑色轿车上,姜语宁用余光偷偷的打量身旁的男人。

他内着西装,外面穿着黑色的风衣外套,手里拿着黄纸文件袋,手腕带着银色名贵手表,整个人散发着让人不敢抗拒的威严。

这个男人,高大、俊逸、五官棱角分明,立体得犹如西方男人。

熨烫得整齐而干净的西装,显露出了他多年未改的强迫症,他还是他,高不可攀的陆景知。

“刚才那巴掌,打得很好。”陆景知直视姜语宁的眼睛赞扬,让姜语宁的心有些发烫。

“陆二哥,其实……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包……”姜语宁最终没能把那个养字说出口,虽然她和前未婚夫之间,没有任何男女感情,只是因为多年前,爷爷订下的娃娃亲,可她名义上,到底做了别人多年的未婚妻,而这个人,还是陆景知的弟弟。

像陆景知这样的天之骄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作为陆家的继承人,他享受崇高的地位。没有人知道他就职什么单位,但就连洛城最大的人物,也对他敬畏三分。

所以,昨晚当她收到陆景知六千万的支票时,她也很震惊,陆景知让她清债以后,搬到御珑廷和他住在一起。

姜语宁知道这意味什么,但是,她答应了。

听到姜语宁的询问,陆景知睁开双眼,极具占有欲的握着姜语宁的下巴,道:“从今天起,你要开始适应新身份。”

姜语宁呼吸有些不畅,被陆景知身上的禁欲气息麻到浑身轻颤:“什么身份?”

陆景知渐渐的靠了过去,在斑驳的光影中,捉住她的目光:“我的女人。”

妈呀,姜语宁要炸了,被电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可我曾经是你弟弟的未婚妻……”


姜语宁并不畏惧外界的流言,她早被黑习惯了,可是,陆景知身份尊贵,和她沾染关系,难道就不怕阻碍前程?

陆景知放开姜语宁的下巴,将她的耳发别到耳后,嗓音低沉让人迷醉:“那不是你应该担心的事。”

她不是担心,她只是好奇好吗?

陆家人,什么时候轮得到她担心?

“我就说嘛……”姜语宁嬉笑着想蒙混过关,“你应该很忙吧……”

她想把初夜糊弄过去。

“是很忙,但……”陆景知深深的看着姜语宁,“驯服你的时间,还是有。”

姜语宁微微发怔,她果然不可能是陆景知的对手。

今晚就今晚,在娱乐圈那么多年,她还不信了,周旋不了这个禁欲的男人。

事实上,姜语宁还抱有一定的侥幸心理,毕竟,陆景知高冷严厉、神秘禁欲,想来眼光也极高,应该不至于强迫他人吧?

但是,当她进入御珑廷28号别墅大门的那一瞬间,姜语宁就知道,自己完了,因为她在门口,就被陆景知打横一抱,直奔卧室的大床。

姜语宁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连忙改变了主意:“算了,不洗了,我点个蜡烛有情调……”

陆景知趁机抓住姜语宁的手腕,直逼她的目光:“你觉得,这样拖延时间,就能让一个男人放过你?”

“我喜欢你。”

陆景知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她。

“我从小就喜欢你,真的,所以,我不想我们的开始这么糟糕。”

喜欢他还做了陆宗野那么多年未婚妻?

陆景知不信。

但还是松开了她,带着一抹嘲讽,一声不响的从卧室消失。

姜语宁往床上一坐,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下来,因为她赌赢了,陆景知的习惯还和从前一样,对轻易得到的东西,总是充满怀疑。

不过,兜兜转转一圈,她居然做了陆宗野那个人渣的嫂子,真是刺激。

……

翌日清晨,姜语宁从灰色的大床上醒来,房间里没有陆景知的身影,卧室门外,是佣人恭敬的询问。

“姜小姐,醒了吗?”

姜语宁开门,却见门外站着一个消瘦的中年女人,皮肤黝黑,面含微笑:“您可以叫我梁姐,陆先生让我照顾您,并且让我把这纸条交给您。”

姜语宁接过纸条,但见上面的字迹苍劲有力:“三天后归,到时候,我要看到你喜欢我的证据。”

小气的男人,果然不相信。

“姜小姐,陆先生还给您留了一部手机,他已经将自己的号码存在了上面,以及一辆代步车。”

“明白了。”姜语宁从梁姐的手中接过手机。

“另外,请姜小姐务必在晚上十一点前回家,想去哪,都可以让司机接送。还有,您的行李,已经从原先的住所搬到了御珑廷,衣帽间就在您和陆先生卧室的隔壁。”

她现在算什么?陆景知的情人,作为情人她当然要恪守自己的本分。

不然,怎么对得起陆二哥的六千万?

“我哪也不去。”姜语宁乖得很。

反正,坐在家里,报复计划,照样可以开始。

说到五年前,姜家还没有没落,姜语宁也曾经是世家小姐,只因为姜家和陆家的关系不错,所以,她爷爷和陆家爷爷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替她和陆家三少爷陆宗野定下婚约。

有段时间,陆宗野也算对她上心,只是多次想利用未婚夫的身份,强占她的身体,但是,都被她拒绝逃脱,久而久之,陆宗野也就厌倦了她的保守,和娱乐圈的各种艺人有了暧昧关系,最近还和一位影后谈起了真心,所以才那么迫不及待的把她踹掉,联合她的经纪公司,设计了抓奸导演的那出好戏。

可是,姜语宁从来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她表面上看着清纯无害,但其实,她是一只无比狡诈的小狐狸。

做个黑红,是因为她要维持热度,话题都是枯杰帮她炒的。

深陷导演的丑闻,是因为她故意让陆家借题发挥,这样可以彻底从陆家的婚约抽身,远离陆宗野那个人渣。

臭不可闻没关系,娱乐圈就没有洗不白的艺人。

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除了陆景知,是个意外。

……

上午十点,帝辰娱乐,副总裁办公室。

帝辰的副总此刻正在接见贵客,那就是陆家的三少爷陆宗野,以及他的新欢飞天影后霍雨溪。

“陆总,有什么事你只管吩咐一声,实在不必亲自跑这一趟。”帝辰的副总很是狗腿的对陆宗野恭敬的道。

“姜语宁还欠你们六千万,是吧?”陆宗野一身蓝色条纹西服,搂着霍雨溪坐在沙发上,一头乌黑的头发,被造型师抓得时尚而又漂亮,陆家人的脸面,没有差的。

“没错,没错。”副总忙不停的点头。

“你联系姜语宁,告诉她,只要她同意陪我指定的人睡一夜,你们就不再追究那六千万。”陆宗野想当然的吩咐。

帝辰的副总听完,有些震惊:“陆总……姜语宁已经是臭不可闻了,我们还需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因为我和雨溪要订婚了,所以我要用姜语宁的丑闻来转移大众的视线,毕竟,雨溪是影后,她的名誉很重要,区区一个姜语宁,怎么和她相提并论?”陆宗野傲然的道。

“那……我马上派人联系。”帝辰的副总,连忙答应。

谁让姜语宁惹到了陆家的少爷呢?

……

午后,姜语宁正在阳台午睡,忽然接到前经纪人的电话。

“语宁,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公司不要你支付违约金了……”前经纪人故作兴奋,虽然这样,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公司这么好吗?是不是有什么条件?”姜语宁也故装天真。

“额……公司有个黑人客户,点名要你作陪,你就去做做样子,六千万就一笔勾销了,你觉得怎么样?”

呵,黑人都玩出来了。

“这次又是谁想玩我呢?”

“我实话告诉你,你千万别报复我啊!你那前未婚夫,马上要和影后订婚了,想利用你的丑闻当挡箭牌,转移公众的视线。”

“转告副总,陪他M!”说完,姜语宁火速的挂了电话。

帝辰娱乐已经自身难保了,还在接陆宗野的生意呢?


随后,姜语宁给枯杰打电话:“哥,我们的计划,可以开始了。”

“下午五点,我会开始放帝辰艺人的黑料,有特别恨的吗?”电话那边的男人,兴致盎然的询问。

忘了介绍,枯杰本名姜穆阳,是姜语宁的堂哥,从小受姜父的资助,将姜父视如亲父。

“恨的那么多,你看着办,就是一定要把沈茹和那个副总算上。”姜语宁指定人选。

这两贱人明暗里,可没少给她苦受。

“知道了……”电话那边的男人,轻声的点头。

五年前,姜父失踪,姜语宁的母亲,和别的男人私奔,为了照顾重病的爷爷,姜语宁进入娱乐圈闯荡,而这时候,姜穆阳为了照顾妹妹,跟着入了圈子,做了一名狗仔。

这些年,两人一直配合,本以为有了热度,帝辰娱乐会给姜语宁更好的资源。

没想到,公司跪舔陆宗野,对她诸多胁迫和羞辱,就因为她不肯当陆宗野的玩具。

既然如此,那就鱼死网破呗,反正她现在输得起。

下午五点,姜语宁准时打开家里的电脑,然后,看到了X社鲜红的标题,《帝辰娱乐丑闻包,当家花旦身材好。》

很快,帝辰娱乐以及艺人上了热搜。

其中为首的就是沈茹陪酒帝辰副总的照片,那尺度……简直和出去卖的没有两样。

一个星期前,姜语宁为娱乐圈奉献了大瓜,吃瓜群众还没歇上一口气呢。

现在帝辰娱乐都被爆出连环黑料,那就是被枯杰盯上了呀。

帝辰娱乐的高层焦头烂额,马上召开紧急会议,并且一手联系枯杰,询问对方意图,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枯杰利用变声器回答对方:“你们把我最喜欢黑的姜语宁给踹了,我有点生气,不如你们求她回来?我就考虑停止爆料你们帝辰的其他艺人。”

这什么奇葩理由?

“这是开玩笑吧?”帝辰娱乐负责沟通的人,都气笑了。

“试试看你就知道了,不然,明天我还会继续。”说完,枯杰挂了对方电话。

姜语宁在家里看着热闹,心情极为舒畅。

如果帝辰娱乐,不是一直利用她、压榨她、为陆宗野威胁她、出卖她,她根本不会做到这一步。

不过,正当她一个人在家里喝红酒庆祝的时候,陆景知的电话,打了过来。

姜语宁看了一眼,有些烫手的接通:“喂?”

“睡了?”陆景知才刚下会议桌,忽然想听她的声音。

“没……”姜语宁有些心虚,不想让陆景知知道自己耍小聪明。

“帝辰娱乐,是你从前的经纪公司是吧?”陆景知忽然出声问。

“嗯?”姜语宁不解,他还关心娱乐圈的事?

“没什么,早点睡。”说完,陆景知挂了电话,然后,对身后的秘书道,“这个公司歪风邪气,找个理由,三天内,我要看到他们破产。”

“明白,校长。”秘书点头。

秘书这么叫,是有原因的,陆景知,489集团学校校长,国/家特别部门,研究超自然现象,隶属防御科最神秘的分支,履历档案上打着绝密二字,日常护卫开道,和一般的富家子弟有着本质的不同。

他……是个传奇。

这就挂了?姜语宁疑惑的看着自己的新手机。

好吧,虽然只是短暂的两句对话,但是,姜语宁也知足了。

她是真的喜欢陆景知,从小一直暗恋,只是小时候不明白那种对天神一般的崇拜,竟然是一份足以致命的喜欢,等到她明白那份喜欢的时候,她和陆宗野,已经有了婚约,这些年,她一直把这份暗恋藏在心底,也从未想过,还能和陆景知有所交集。

所以昨晚对她来说,像是做梦一样。

小酌以后,姜语宁跳回大床上,闻着上面属于陆景知特殊的香味,不自觉的嘴角上扬。

一切,好像都朝着好的方面发展,而今晚,对于帝辰娱乐的人,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爽啊。

深夜,帝辰娱乐的会议室还灯火通明,一群人坐在椅子上,头疼不已。

姜语宁是他们在陆宗野的授意下,设圈套陷害的,而且这些年一直压榨利用,好不容易给踹了,现在要找回来?怎么可能?

但是现在枯杰紧抓着帝辰不放,谁也不知道他手里还拽着多少猛料,如果不照他说的做,到明天会更加不可收拾。

两害相权取其轻,帝辰娱乐的高层,决定暂时安抚姜语宁,所以,又命令姜语宁从前的经纪人,给她打电话,先把人给找回来。

他们还要脸吗?

中午才要姜语宁为了六千万卖身,现在又要求她回来?

经纪人觉得公司比他还要无耻,但电话还是得打。

……

三月的阳光,温柔得不可思议,而姜语宁在她的早餐时间,又接了前经纪人的电话。

“姜宝贝,你住哪呢?总裁想见你,我去接你好不好?有好消息,钱不用你还了,客户也不用你陪了……只要你能回来,留在公司就行了。”

姜语宁听完以后,忍住笑意:“公司是不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你可能也看到新闻了,枯杰威胁公司,只要你回公司,他就停止爆料,现在高层正头疼呢,如果你帮了公司这次,公司一定会记你的恩情。”

“是吗?那可太好了。”姜语宁笑出了声,“你过来接我吧,我去公司详谈。”

“好,我很快到!”

放下手机以后,姜语宁低笑了起来,公司得去呀,因为她要报仇啊。

马上看好戏。

上午十点,姜语宁在前经纪人的迎接下,进入了帝辰娱乐的公司大门。

这个前几天,才被公司轰出去的艺人,今天却像个英雄一样,被请回了公司。

也不知道枯杰脑子是不是有病,专黑姜语宁,把姜语宁轰走了还不乐意。

不同于上次被鄙视,姜语宁在一片复杂的神色中,进入了帝辰副总的办公室。

“语宁,你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连续约的合同都给你准备好了,你看,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副总又是端茶,又是倒水,把绅士风度发挥得淋漓精致,但是,姜语宁可没有忘记,这人昨天还为了陆宗野要卖了她去讨好黑人客户。

姜语宁暗暗的勾着唇角,从前经纪人的手中,接过了钢笔,可就在她刚要签名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不行,我……还是不签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