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恃宠成婚时夫人马甲又爆了

恃宠成婚时夫人马甲又爆了

酱醋樱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在无良家人的逼迫下,沈舒歌最终还是给时家唯一继承人时北霆当了冲喜新娘。说来也是奇怪,这个在床上昏迷了五年之久的男人,在婚后第二天竟真的苏醒了过来。然后,他们便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契约婚姻。一晃三年过去了,女人本打算全身而退,可谁知这时男人却不放人了……

主角:沈舒歌,时北霆   更新:2022-07-15 22:3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舒歌,时北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恃宠成婚时夫人马甲又爆了》,由网络作家“酱醋樱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在无良家人的逼迫下,沈舒歌最终还是给时家唯一继承人时北霆当了冲喜新娘。说来也是奇怪,这个在床上昏迷了五年之久的男人,在婚后第二天竟真的苏醒了过来。然后,他们便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契约婚姻。一晃三年过去了,女人本打算全身而退,可谁知这时男人却不放人了……

《恃宠成婚时夫人马甲又爆了》精彩片段

“你就不能替这个家好好想想吗?你妹妹现在这个情况,要是真的嫁过去,时家绝对会拉着我们一家人陪葬!”王兰惠坐在木板凳上,放下手中的杯子,目光紧盯着对面的沈舒歌。

沈舒歌把书包放下,缓缓抬头。

她虽然从小生活在农村,但她的气质相貌却格外出众,哪怕是穿着宽松的老式校服,也依旧遮挡不住她妖娆的身材和姣好的五官。

她嘴角冷笑,眸底闪过一丝寒意,“时家给的价位让你无法拒绝卖女儿?”

王兰惠眼神微闪,脸色瞬间拉下来,“你说些什么话,让你一个乡下丫头嫁到豪门去还能委屈你不成?”

“那你怎么不让沈曦南去?”沈舒歌反问道。

“她才去医院检查,已经怀孕,难不成你想让时家大少爷喜当爹?”王兰惠冷冷的说着。

什么怀孕,只是借口罢了。

不过是王兰惠舍不得将沈曦南嫁给一个瘫痪在床整整五年的活死人,也不知道时老爷子从哪里寻来的神棍,非说王兰惠的女儿要是嫁给时家大少爷,那这位少爷醒过来的概率就会大很多。

时老爷子拿了不少钱出来,王兰惠自然想到把自己卖掉。

不过她在这个村子里待了这么些年,也是时候动身前往京都去调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去。”沈舒歌沉声道,“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王兰惠微愣,“什么条件?”

“既然你把我当成物件一样卖出去,今后就别再想着你还有我这个女儿,我要和你断绝关系。”沈舒歌轻挑着眉。

“你这个孽女!”王兰惠大吼着把这句话说出口,转念想着毕竟是她让沈舒歌去做冲喜新娘,况且,沈舒歌根本不是她亲生的,瞬间态度软了下来,“妈妈知道这样擅自替你的人生大事做决定你不高兴,但我也是为了你好,你这样的相貌,不给人家当少奶奶都可惜了。”

两天后,艳阳高照。

小村庄里突然出现了一辆黑色豪车,车子好不容易开进了泥泞的小路上。

王家大门口实在太狭窄,车开不进去,车里的人才缓缓下来。

看见时家这边的豪车,王兰惠立马露出笑容把人给接了进去。

女人看着王家的环境,微微皱眉,“王女士,你好,我是时家的管家,今天如约来接时家少奶奶的。”

还不等王兰惠开口,里屋就走出来一个人。

王兰惠看着眼前的人吓了一跳,

若不是看见那双眼睛,确定眼前的人是沈舒歌,她一定以为是家里进贼了。

面前的沈舒歌,好身材不见了,整个人穿的很臃肿,还戴着一副大大的黑边框眼睛,看上去土黑胖丑。

管家也相当意外,老爷找的这个少奶奶,长得实在是拿不出手。

她默默的把人接走。

一路上,管家似嫌弃般没有跟沈舒歌说话,沈舒歌也懒得搭理,直接闭目养神。

车子开了好几个小时才到京城。

时家是京城第一世家。时家的庄园更是在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方买的。

时老爷子只有一个孙子,昏迷多年四处求医苦无果,这些年暂代时北霆掌管时氏集团的是时老爷子的侄儿时慕川,看着亲生孙子一直昏迷,时老爷子最后相信了所谓的冲喜。

“少奶奶,老爷就在里面等你。”管家心底看不起这个乡下来的丑丫头,但表面还是恭恭敬敬的。

沈舒歌推门进去见到了时老爷子。

见到沈舒歌,时老爷子微微惊讶,虽说知道沈舒歌是乡下丫头,但长得的确太寒碜,属实跟他孙子配不上,但为了冲喜,长相家世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够让孙子醒过来。

“您好,我叫沈舒歌。”沈舒歌不卑不亢的自我介绍。

时老爷子象征性的点了点头,递给她两本红本,“这是你们的结婚证,以后就叫你舒歌。”

沈舒歌淡淡的接过结婚证,开口道,“好,我先去看看时少爷。”

时老爷子和蔼一笑,他阅人无数,这女孩身上有一股自成一派的气场,让人难以忽视,说不定,她还真能让孙子醒过来。

“我让管家带你去。”

沈舒歌跟着管家走,管家的嘴就没停过,“少爷的脑袋是因为一次意外受伤,当时医生抢救了整整三十六个小时,才把少爷从鬼门关里抢过来,虽然少爷因为意外成为植物人,但抢救的医生说了,少爷是有自己的意识和想法的。”

“少爷这些年一直都有专门的人接触,希望少奶奶待会别碰少爷。”

“还有,少爷···”

“你到底要说到什么时候?”沈舒歌目光突然盯着管家。

厚重的黑色镜框下,管家看着冰冷的眼神,竟然有些后背发凉,这乡下丫头似乎带了种高贵的气质,让人不得不发怵。

“我向来不喜欢听废话,开门。”

一打开房间就闻到刺鼻的消毒水味道。

床边放着显示生命的机器,男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你可以离开了。”沈舒歌淡淡的说道。

刚刚才被沈舒歌吓到发怵的管家自然是不爽她的,“少奶奶,少爷是需要休息的,我怕你打扰到他休息。”

“就他这样,恐怕是房塌下来都不能打扰到他休息,我何德何能能打扰到?”沈舒歌勾着嘴角说道。

管家被这话气得不行,她在时家照顾老爷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不管是谁都会给她几分薄面,这个新来的乡下丫头,刚来就在她面前耍威风。

不过是个冲喜的,真把自己当碟菜了!

“少奶奶,我在这个家多年,以后你需要我的地方还很多。”管家不客气的说道,

沈舒歌揉了揉眼,也不想在一个管家身上浪费多余的时间,笑着说,“管家,麻烦你了,现在我想跟老公单独待会相处相处感情。”

伸手不打笑脸人,管家没在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沈舒歌这才仔细观察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时北霆,因为常年关在房间里没有晒到阳光,他的脸格外白皙,哪怕是闭着眼,也能感受到他的英俊。

这张脸当真是人间绝色!

她掀开被子,纤细的手指放在时北霆的脉搏上,过了一会儿,展开笑颜,“时北霆,我知道你能听到我说话,现在只有我能把你救醒,你要记得还我的救命之恩。”

话音一落,她从宽松的衣服里拿出一包布袋,打开一看,里面都是银针。

她给时北霆的头上扎了两针,又在其他的穴位把针扎好。做好一切之后,她掐算时间取下针。

几乎同一时间,门被推开。

 


时雪曼脸上直冒冷汗,她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瘦瘦的丫头,力气竟然会这么大!

沈舒歌居高临下的望着她,嘴角微微上扬,“我相信你是听到了,今后懂礼貌就行了,现在你出去,你哥哥需要休息。”

说着,直接把人给扔了出去,整个过程,相当轻松。

在门外的时雪曼疼的嗷嗷大叫,“管家,你快去找爷爷。”

听到喊叫声,管家回过神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出去,平常趾高气昂的时小姐,此时却无比狼狈的坐在地上掉眼泪。

楼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时老爷子是听到的,他匆匆赶上来却见到疼爱的小孙女红着眼委屈巴巴的说着,“爷爷,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给哥找了个什么样的嫂子,没想到嫂子直接动手打我,还将我赶出去。”

见孙女脸上的红通通的,他不由得皱眉,这是他从小疼到的孩子,他自然是心疼,但沈舒歌毕竟第一天来,场面话还是要说的,“这是你嫂嫂,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就站在门口的沈舒歌看到这一幕,率先说道,“我是乡下来的,从小事情做得多,力气是大些,刚刚我只是想告诉时小姐,不要在房间里大吵大闹,我老公是病人,需要休息,可能当时力道没有控制好。”

时老爷子也不傻,知道时雪曼是什么性子,满脸不悦,“胡闹,我跟你说过,不要随便在你哥房间里大吵大闹,要是再让我知道你随便进出这个房间,我饶不了你。”

吃了瘪的时雪曼只能沉默,平日虽然她要什么有什么,但对于爷爷,她很忌惮,眼下只有先吃下这个闷亏,等到以后再慢慢跟这乡下丫头算这笔账!

等人一走,时老爷子慈祥一笑,“舒歌,你别介意,曼儿这孩子是被我宠坏了。”

“我不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的。”她来这儿是有目的的,“爷爷,北霆在这儿躺了这么久,平常都用哪些药,我小时候跟村里的一个老中医学过点医术,想跟北霆看看。”

时老爷子平日里是看不起这种乡下老中医,但这个孩子是大师找来的,说不定对北霆真有用,“好,我待会让管家给你送上来。”

晚上,楼上传来一声惊呼声!

管家眼里满是惊恐,“怎么回事,少爷怎么会没有呼吸了?!”

她本是来给沈舒歌送饭的,可一进来就看到床头柜上的仪器屏幕上是一条直线,她吓得把饭菜都扔到地上,听闻惊呼声进来的佣人见到这一幕纷纷傻了眼。

管家吩咐道,“快,快去找老爷···”

管家目光一瞥,见到沈舒歌脸上没有一丝慌张,淡定的坐在一旁的沙发上。她心底发出阵阵冷笑,没想到这位冲喜新娘才来一天,就把少爷给弄死了,白天才打了老爷疼爱的孙女,现在少爷没了呼吸,这位新娘铁定是要给少爷陪葬的!

匆忙赶来的时老爷子眉眼间透着着急,“管家,怎么回事?”

管家言语哽咽道,“我来给少奶奶送吃的,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仪器已经没有显示少爷的生命特征,老爷,这些年来,少爷一直都好好的,一定是这个丫头,一定是她杀了少爷!”

时老爷子面色一沉,用力推开面前的管家,直冲冲朝里面走去。

他一眼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沈舒歌,跟白天见时一样,穿着宽松的衣服,带着黑色眼镜,此时的她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眼神。

目光一转,他看向床上的时北霆,床头柜上的仪器已经成了一条直线,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他自幼喜爱的孙子就没了!

他走过去探了探时北霆的鼻息,是真的没了呼吸!

时老爷子神情悲怆,“你到底对我的北霆做了什么?明明白天都还好好的,现在怎么成了这样?!”

本就在家的时雪曼,知道这件事后,急急忙忙的赶来房间,“爷爷,我第一眼见这女人,就知道她是不祥之人,一定是她谋害了我哥!”

的确,不过短短几小时,这几小时只有沈舒歌一直在这里,现在自然是唯一的谋害人!

时老爷子红着眼眶,他很后悔,不该相信那些江湖神棍的话,说不定那些神棍就是时家对手派来的,而他这个错误的决定,竟然害死了他唯一的孙子。

他满心疼痛,声音嘶哑的说着,“你害死了我的北霆,我一定会让你陪葬。”

所有人都很慌张,只有沈舒歌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脸上没有一丝慌张,黑色眼镜下,那双眸中无比淡定。

时雪曼掏出手机,“爷爷,我们还是报警,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时老爷子微微点了点下颔。

管家颐指气使的吩咐下人,“快把这个杀人凶手给我绑了,等警察来了就交给他们。”

得到命令的下人准备动手,一直保持沉默的沈舒歌缓缓从沙发上起身,她平静的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只需要给我一分钟的时间。”

所有人:?

给她一分钟的时间?

时雪曼见她还想装神弄鬼,“呵,给你一分钟的时间,你就能够让死人活过来吗?我哥这几年虽然昏迷不醒,但一直都好好的,你一来就害死了我哥!”

沈舒歌轻蹙眉头,眼里泛着丝丝冷意,“你凭什么说我老公死了?”

被这样一问,时雪曼微愣,随即反驳道,“我凭什么?你没长眼睛吗?没看到仪器上分明显示我哥没了生命体征?”

沈舒歌不屑的轻笑,“就这台破机器,就能断定一个人死了?我说我老公还活着。”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大言不惭的说这种鬼话,真当我们都是傻子吗?”时雪曼说着。

“嗯,你的确是傻子。”

“你!”时雪曼被这话给气得双脚跳,这个杀人凶手竟然还敢在自己面前嚣张,“爷爷,快把这人送去警察局,让她杀人偿命!”

时老爷子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孙子,心底十分痛楚,他吩咐着,“来人,把人给我绑了送到警察局去。”

就在下人准备动手的时候,床上的人发出微弱的声音。

好多双眼睛朝着床那边看了过去。

那闭眼整整五年的人,突然睁开双眼。

所有人都惊呆了。

时北霆躺在床上,眸底深处带着寒意和戾气,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忽近的气场,让人看了忍不住心底直发怵,常年躺在床上的人,皮肤白的近乎病态。

 


坐着的男人黑曜石般的眸环顾四周,最终把眼神定格在沈舒歌身上,他伸出手指向她。

“来我这里。”

沈舒歌知道男人是在叫她,但她却丝毫没有要动的意思。

时老爷子很兴奋,躺了五年的孙子终于醒了,他连忙走过去,上下打量着这个昏睡了五年的孙子,“北霆,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让医生给你看看身体情况。”

“爷爷,我的身体我清楚,你们先出去,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时老爷子很激动,他的孙子北霆终于回来了,哪怕是坐在床上,他身上强大的气场也依旧抵挡不住。

“你们全部人都出去。”时老爷子吩咐道。

此时,沈舒歌站在角落,神情慵懒的靠在墙上。

时老爷子轻声柔和的说着,“舒歌,你也出去吧。”

这话一出,沈舒歌刚准备出去,床上的时北霆出声,“这个女人留下。”

时老爷子张张口解释,“北霆,这是你的···”

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她是我老婆。”

磁性的男声说着把扎在手上的针头拔掉。

等人都走后,时北霆目光紧盯着眼前的沈舒歌。

昏迷这五年,他有意识,他自然是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怎么来到家里的。

“是你让我醒过来的。”时北霆笃定的说着。

沈舒歌开口,“当然,时少也不用太过感谢我,毕竟我是冲喜新娘,这是我的责任。”

时北霆见她神情淡漠,穿着虽然土里土气,但他的第六感明确的告诉他,眼前的女人绝对不简单,很少有人在面对他能够做到如此淡然。

此女绝非池中之物。

“过来。”这次他的口吻中带着些许温和。

沈舒歌依旧没有要动的意思。

“不了,时少才醒过来,我长的又丑又胖,万一再把你给吓晕过去,我怕真是要把牢底给坐穿。”

感觉到兜里手机在震动,她继续道,“你才醒过来,需要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休息,先走了。”

说完,她就朝门口走去。

时北霆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一个字,只是眸底全是兴致,没想到一睁眼,还能给他送来这么有意思的老婆。

此时,身后传来声音,“少奶奶,老爷叫你去书房。”

她挂断电话,淡淡的说着,“知道了。”

管家在一旁带路,在沈舒歌旁边,她心底觉得惊慌,少爷昏迷五年,这人一来就醒了,这女人很奇怪。

走到书房,沈舒歌走进去。

“舒歌,你来了,刚刚是我太急了,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我理解。”沈舒歌笑着道。

“舒歌,你要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时家能做到的都会去做,毕竟北霆要没有你也不会醒过来。”时老爷子慈祥的说着。

沈舒歌淡淡的说,“爷爷,现在时少也醒了,我也不用时刻都守在他身边,我想去B大读书。”

时老爷子面露为难,但想着这丫头救了时北霆一命,还是答应下来,“行,不知道舒歌想学什么专业。”

“医学专业,那这件事就麻烦爷爷了。”沈舒歌说完缓缓离开。

回到卧室,沈舒歌看着醒过来的时北霆相当头疼。

她睡觉可不想带着妆,穿着厚重的衣服睡,但现在这情况,不然趁他睡着的时候,给他扎一针,让他昏睡。

这是最好的办法。

沈舒歌转悠着眼眸,冷光从眸底闪过。

她将提前准备好的针剂藏于身后,遮挡在宽大的衣服下,抬手,正打算朝着男人的脑户穴扎去。

忽然,男人猛的转身,吓得沈舒歌一个激灵。

她快速收回手上的针剂,装出一个没事儿人的模样,一脸淡定。

“有事?”

只看见时北霆猛的站起身,朝着沈舒歌投去打量的目光。

越是接近沈舒歌,他越是觉得这个女人让他捉摸不透。

如此气派和沉稳的作风,绝不是一个寻常人家的乡下女子。

还有,那双澄澈的眼眸……这么美的眼睛,绝不应该是出现在这样的面容上。

他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妻子,眸底划过一起饶有兴趣。

感受到男人一步一步的逼近,沈舒歌心中暗叫不妙。

她冷着脸,“时少,请注意一下距离。我长得如此丑陋,还是不要污了时少的眼比较好。”

说着,沈舒歌伸出手,就打算一把推开时北霆。

不过,手刚碰到男人,就被他一把抓住。

时北霆眸色渐深,勾唇,低声笑了笑,道:“之前不还一口一个老公,这会就变成时少了我们都领了证,这样是不是太生疏了?”

他俯身,温热的气息打在沈舒歌的脖子处,弄得她身子一紧。

沈舒歌挣扎,想要甩开时北霆。

但是忽然发现,不管她怎么使力,依旧毫无反应。

沈舒歌这才意识到一点,她根本就不是眼前这男人的对手!

一时之间,看着面前的时北霆,沈舒歌心底隐隐有股危险的感觉。

救了时北霆,到底是对,还是错……

她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眸,直视着时北霆,眼神没有半点闪躲,清冽的嗓音响起。

“时少,虽然咱俩领了证,但是我们毕竟也是刚认识。而且,我对自己有自知之明,我这样的女人配不上您,您是人中龙凤,我只是一个乡下野丫头罢了。”

“乡下野丫头?”时北霆伸出手,一把抬起沈舒歌的下巴。

他眼中兴致浓厚,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只是一个区区野丫头,他才不信。

他嘴角微微上扬,“既然已经领了证,我自然不会嫌弃你。”

“行了,睡觉吧!”

接着,一个动作,直接将沈舒歌拉到床上,躺在时北霆的身边。

沈舒歌瞪大眼睛,浑身都在抗拒。但偏偏,又不敌时北霆!只能这么躺着。

她就这么硬生生的一个晚上没有卸妆,差点没被憋死。

第二天,时氏集团继承人昏迷五年,今日终于苏醒了。

这个消息一出,直接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就连京城几百公里以外的小山村里,也知晓了这个消息。

“妈,你快看!”

沈舒棉拿着手机,快步走到王惠兰面前。

一张好看的小脸上,闪过嫉妒和不甘。

“妈,这不就是沈舒歌嫁过去的那家子人吗?这个时北霆都已经醒了!他长得好帅啊!”

“让我看看!”

王惠兰接过,目光扫过。

“还真是啊。”

沈舒棉撇了撇嘴,咬牙,“妈,这桩亲事原本是我的,现在好了,倒是让那个沈舒歌捡了便宜。”

越想,她的心里面更是觉得不平衡。

眼看着,她已经有机会一跃豪门,成为少奶奶!

没想到,白白送给了别人。

王惠兰转悠着眸子,一脸精明样。

“别急,舒棉。”

“妈有法子!”

说着,只见她眸底闪过些许冷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