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顾少夫人有喜了

顾少夫人有喜了

以安兮乐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时隔三年,乔家大小姐乔安安终于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当年,她的无故失踪在全城引起了轩然大波,乔家当家人大怒,把全城翻了个底朝天。如今她的回归,更是让全城轰动。他们不知这三年女人去了哪里,可是看到她身旁那七个可爱的萌娃,大家不由得浮想联翩了起来……

主角:乔安安,顾厉霆   更新:2022-07-15 22:4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乔安安,顾厉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顾少夫人有喜了》,由网络作家“以安兮乐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时隔三年,乔家大小姐乔安安终于再次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当年,她的无故失踪在全城引起了轩然大波,乔家当家人大怒,把全城翻了个底朝天。如今她的回归,更是让全城轰动。他们不知这三年女人去了哪里,可是看到她身旁那七个可爱的萌娃,大家不由得浮想联翩了起来……

《顾少夫人有喜了》精彩片段

“乔小姐,你怀孕了。”医生淡淡地说。

乔安安樱桃小嘴惊讶地张成一个圆:“您……您没看错吧?要不再查一次?”

“乔小姐,”面对质疑,医生不耐地皱皱眉头,“我行医二十年,没误诊过。”

医院的灯坏了,光忽明忽暗,乔安安捏着化验单魂不守舍的往外走,还没走到大门口就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她熟悉的卧室里,床前围满了人,父亲,继母,继兄,继妹,家庭医生,佣人。

见她醒了,乔远峰先是眉头一松,继而怒目圆睁,把化验单往她枕边一拍,声如惊雷,怒喝:“谁的种?”

乔安安一时半会还没回过神,吓了一跳,眼睛左右瞟,只看见继母陆晴和继兄继妹都是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乔安安这才在他们的目光中慕然想起自己的“丑事”,略显心虚地拿手捂在微微隆起的小腹上。

面对怒不可遏的乔远峰,她沉默了。

关于那个男人,她还清晰记得他黑暗中盈盈发亮的深邃眼眸和粗重的喘息……

总不能说,自己怀了一个鸭的种吧。

这份沉默更加重了乔远峰的怒火,陆晴趁机火上浇油地说:“安安不想说就别逼她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乔家的孩子,喜事喜事。”

“喜你娘个蛋!”乔远峰忍不住爆粗口,“她不要名声我们乔家还要名声呢?未婚先孕,别人怎么看我们?不要脸的东西,我乔远峰的脸都要被你丢光了,传出去,别人怎么看我,谁还和我做生意?我他妈的怎么生出这么个赔钱玩意!”

他的话刀刀见血,不留余地,乔安安心里的一丝期冀也没了。

这就是她亲爸,永远都这么自私,利益至上……

她眼神变得冷冰冰的,唇角嘲弄似的扬起:“呵,我什么玩意?这不是我们家的家风吗?有你这种出轨又逼死老婆的爸,我未婚先怀孕也不奇怪吧!”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

乔安安被扇地两眼冒金星,温热的血从嘴角流下,带着一点点甜腥味。

余光一扫,看到继母陆晴脸上划过的一抹难堪,乔安安心里生出一种异常的痛快感。

“今天的事,谁都不准往外说!”乔远峰鹰一样地眼神把众人扫得一激灵,纷纷跟鹌鹑似的低下头去。

他命令乔安安:“打掉这个野种!”

说完毫不留情地离开,众人见势作鸟兽散,留她一人在冰冷的房间里,不问死活。

乔安安把头埋在被子里。

她一会想起被陆晴逼死,从楼顶一跃而下的母亲,一会又想起那个男人的脸,眉目如画,刀削般的面部轮廓干净利落。

和那个男人生下的孩子会很好看吧。

思绪纷乱之间又听见高跟鞋的声音在走廊上响起,来人站在门边却不进来,尖着嗓子和家庭医生说话:“晚上就做手术,麻醉不要打了,对小姑娘身体不好。”

继而是医生小声的推脱:“夫人,这太多了。”

“这可不是小手术,大出血这样的意外也是有的,医生您多费心。”陆晴意味深长的说。

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多。

钱多,拿钱博命。

陆晴真是狠,听得她后背发凉。

乔安安努力抑制住想要发作的冲动,她可不是母亲,绝不要被陆晴活活欺负死,只是现在她身体虚弱,硬刚可刚不过陆晴。

门咔嚓被锁死,脚步声也远去了。

待到外面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她才用纤细的手指灵活地在手机上拨通一串号码。

“您好小姐,需要什么服务?”

“我要订一张今天去M国的机票,最近一班。”

“好的,两小时后,可以吗?”

“可以。”

挂掉电话,乔安安飞快地拿好证件,小心从二楼攀下。

一小时后,一道修长的身影出现在机场。

“那不是乔家大小姐吗?”有人认出她来。

乔安安仰头微微一笑,转身踏入检票口。

次日,报纸头条新闻——“百万寻人:乔家大小姐失踪,乔家上下心急如焚”。


三年后。

江城机场,七只头带小黄帽的圆滚滚的小团子手牵手出现在机场通道,他们后面走着一位推行里的高挑女人,女人戴着墨镜,鼻梁高挑,烈焰红唇。

正是乔安安。

“哇!好可爱啊……”

“长得都好像呀,七胞胎吗?”

“这是谁家的宝宝呀,好想偷走一个哦!”

听闻周围人的窃窃私语,乔安安嘴角微微勾起,这七只可是她的宝贝,出国后医生告诉她肚子里是七胞胎时她都惊呆了,肚子是别人的两倍大,孕期更是吐到怀疑人生,一度以为自己要和这七个崽死在手术台上,没想到竟然能把他们健康养大。

“妈咪。”小七波妞拽乔安安的裙摆,“他们在拍照。”

脆嫩的童声让她突然警醒,三年前的不告而别已经引得满城风雨,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她不能再把七小只暴露在媒体上让人八卦了!

“低头!”乔安安迅速按下七小只的小脑袋。

瞬间七小只低下头去,他们乖巧的避开人走,俨然一队训练有素的小黄鸭。

看客们有些失望地收起手机。

“大小姐,您终于回来了。”等候在机场外的林叔见乔安安出来,连忙接过行李,让他们上车。

孩子多,只有加长林肯装的下,本来七小只就显眼,加上这辆车,更加引人注目了。

“快走。”周围都是人,不是寒暄的时候,她干脆利落地对林叔吩咐道。

林叔早已按照乔安安的吩咐备好了黑色礼服。

空间还算宽敞,她拿出礼服,打算一个一个帮宝宝换衣服。

但,很快,计划就落空了,七小只早就好奇乔安安手里的新衣服什么样子,于是衣服一进入眼帘,七双小手雷霆出击,瞬间把她怀里的衣服一抢而空。

“我头太大了!”闹闹不会解扣子,自己把衬衫往脑袋上套,怎么也钻不出领口。

“妈咪,我不喜欢黑色!”波妞拒绝让黑裙子碰触到自己。

“妈咪帮我!”

“妈咪!”

“哥哥穿错我的鞋子了!”

“我没穿错!”

“妈咪帮我扣扣子……”

叽里呱啦,叽里呱啦。

乔安安一个头两个大,在国外时有保姆照顾七小只的饮食起居,她只用辅助就行,眼下突然回国,保姆跟不回来,照顾七小只的任务就落到了她一个人头上。

这个年纪的小屁孩最喜欢说话,个个都是行走的小喇叭,吵得她只想仰天长叹啊!

乔安安认命地低头收拾,叹了口气,把聒噪的小喇叭们当作是干活的背景音乐。

“好了,你是大哥,现在去帮弟弟妹妹吧。”终于解决了一个,乔安安拍拍子睿的脑袋,让他去帮忙。

子睿嗯了一声,圆圆的包子脸上神色郑重,俨然是一个沉稳大哥哥,走到唯一的妹妹波妞身边:“波妞乖乖,哥哥帮你。”

难得片刻安静,林叔见缝插针透过车镜看向乔安安,说:“大小姐,少爷和二小姐可不欢迎您回来。您回到家后可要当心了。”

“我知道。”乔安安神色一敛,用坚定的目光告诉林叔——“放心”

乔焕和乔乐清那对兄妹,巴不得她死在国外。

这次回来,怕是布置了不少“惊喜”等着她呢……

不过,她早就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乔安安了,走着瞧吧。

“对了,我爸和陆晴真是死于意外?”乔安安话锋一转,突然想到马上要参加的葬礼。

他们的死真的是意外吗?双双毙命,真够巧的!

“车祸,都这么说。”林叔沉默了一下,说道。

“一句遗言、一份遗嘱都没有?”

“没有。”林叔说。

乔安安看着窗外,若有所思。

这可就有趣了,就凭她对乔远峰那个老狐狸的了解,怎么可能不立遗嘱?

车祸,没有遗嘱,双双毙命。怎么想怎么蹊跷呵!

车窗外逐渐浮现熟悉的景色。

无暇多想,乔安安矮身一个个检查宝宝的服装是否穿戴整齐。

“妈咪,我们要哭吗?”子睿一脸天真地问。

外公外婆长什么样子他们都不知道哦!听说葬礼上都要哭泣?

乔安安微微一笑:“放屁,他们不配。”


“厉霆,你看……”

尤莉简单安慰过痛失双亲的乔家两兄妹后,百无聊赖地等葬礼开始。空隙间刷新闻发现一条有趣的视频,递给一旁的顾厉霆看。

顾厉霆低头就看见视频里几个黄色的小团子手拉手走路,乖乖巧巧的十分可爱,就是看不清楚脸。心下立马就知道尤莉要说什么,无奈:“妈……”

“你也老大不小了。”

果然,又是催婚催生那一套。

尤莉无视儿子的痛苦,继续苦口婆心劝说,“早点结婚,你看这些宝宝多可爱,你就不想生一个?你生两个宝宝,妈也享受享受儿孙绕膝的感觉,咱家阿姨上个月都抱孙子了,给妈羡慕的哦……”

喋喋不休的唠叨听得顾厉霆耳朵生茧子,恰好手机响了,他低头一看,趁机对尤莉说:“公司有事,我先回去。”

尤莉就知道他要躲,无奈公司的事情是大事,她也拦不住。撇撇嘴:“不孝子。去吧去吧,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

顾厉霆前脚刚走,后脚空调集团的总裁夫人莫太太就坐到她身边:“顾太太哦,你家儿子结婚了没有呀?”

“你家是闺女?”尤莉眼前一亮。

莫太太摇摇头:“听说你家儿子喜欢男人?我很开明的,我家小儿子……”

“什么!你当我家厉霆是什么人?”尤莉脸色一变,刀子似的眼神甩向莫太太,翻了个白眼,不再搭腔。

心下也是埋怨儿子:就是不结婚不生子惹的祸!顾厉霆这个混蛋儿子,真不让她省心!

什么嘛,说翻脸就翻脸!莫太太心里也气:什么玩意嘛……外边都传成什么样了,顾厉霆还不知道着急!

“装什么装,谁不知道他连女人都不碰啊!”莫太太碰了一鼻子灰,离开尤莉,没好气地自言自语。

另一边顾厉霆刚走到门外就看见一辆黑色林肯加长驶进顾家大门。

佣人上前开车门,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

他本来不想看,奈何女人的妆容太扎眼,特别是那一张性感的大红唇,妩媚至极,谁会在葬礼上画这么艳的妆?这打扮,再配朵红花,直接能去吃喜酒了!

乔安安感觉有道炙热的目光落在脸上,顺着感觉看去,就看见了一袭黑色西装的顾厉霆。

她呼吸一滞,差点吓掉下巴!

他他他他他……不是那只鸭吗!

他为什么在这里?

天呐,千万别是找她算账的……千万别认出她……她可不想在那两兄妹面前丢脸!

乔安安心里祈祷着,生怕七小只也被抢走,赶紧把车门一关。

“你们别出来!”

顾厉霆也察觉到女人别有深意的目光,啧,又是一个犯花痴的女人,这种女人他见多了。

移过视线,顾厉霆面不改色往大门边的停车场走去。

去停车场必须经过乔安安,所以从乔安安视角来看,这只鸭正朝自己走来。

乔安安心里打鼓——这只鸭,他,他要作什么!不会是认出她了吧?可是,她走的时候他还没醒啊……怎么办,怎么办?要不,直接说清楚?

头脑一热,一个霸气的想法闯入她脑海——收买他!拿钱封住他的嘴!老娘有钱!

在两人之间距离还有一米远的时候,乔安安果断出击。

“喂,停下,我有话和你说!”乔安安冷冷地说。

顾厉霆冷觑她一眼,没有停下脚步……呵,还想表白?真够大胆的!

“你,你别靠近了。”眼看他离车子越来越近,乔安安虚了,她担心车里的小崽子们说话引起他注意,索性狠狠心放下架子,自己往前走几步,堵住他的路。

顾厉霆皱着眉头看挡路的花痴女人:“让开!”

乔安安小心翼翼地瞥了眼车子,还好,里面没有大动静。

“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乔安安也是干脆利落地直奔主题。

“给我钱?”顾厉霆好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他堂堂顾氏珠宝集团,国内最大的珠宝供应者,需要别人给他钱?这个女人以为用钱就可以让他接受表白?把他当什么?

除了三年前那一晚,他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奇耻大辱!

他皱眉,冷眼看她,已经没有任何耐心:“我最后说一遍,滚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