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重回八零带着傻夫养崽崽

重回八零带着傻夫养崽崽

月半弯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回顾前生,许嘉认为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她因为听信妹妹与母亲的挑唆,不光一心往娘家拿东西,还抛弃了满眼都是她的丈夫。后来她在母亲的安排下嫁给一个渣男,在那之后,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重活一世,许嘉回到与痴傻老公结婚后不久,这辈子,她断然不会重走老路……

主角:许嘉,段秦天   更新:2022-07-15 22: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嘉,段秦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回八零带着傻夫养崽崽》,由网络作家“月半弯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回顾前生,许嘉认为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傻子!她因为听信妹妹与母亲的挑唆,不光一心往娘家拿东西,还抛弃了满眼都是她的丈夫。后来她在母亲的安排下嫁给一个渣男,在那之后,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重活一世,许嘉回到与痴傻老公结婚后不久,这辈子,她断然不会重走老路……

《重回八零带着傻夫养崽崽》精彩片段

“病人血压在降……快送手术室……”

“有家属在么?去叫家属过来,病人快不行了。”

“病人是独居,没有家人……”

……

长久的安静过后,许嘉被一阵下腹剧痛生生痛醒。

肚子里跟细刀子在里面使劲儿钻一样,许嘉抱着肚子蜷起身体。

肚子痛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她得了绝症,天天痛时时痛,可总也死不掉。

许嘉回首一生,觉得自己真是把日子过得一塌糊涂。

嫁的明明是顾家好男人,她却偏偏听了家人的话,对他唾弃鄙视,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偷偷打掉了。可身体却留下了治不好的病痛,一辈子都没能有个娃儿。

自作自受流了孩子,惹了丈夫爷奶愤怒,被逼着离了婚。

二婚被嫁给了死了老婆的男人,她被打的死去活来,好不容易熬不容易跟人学手艺还清了债务,绝症就找上了门。到男人醉酒跟人打架摔死了,她还因为男人背了一身债务,身体差又被男人打瘸了腿。

幸好后来遇见好心老板给她工作,一点点教她做生意,许嘉见过外面的世界才明白,前三十几年都是白活了。

软弱到最后,人人都能欺负她,只有自己站起来,才能把日子过下去。

“唳——”一声尖锐的啼鸣声,彻底唤醒了许嘉迷糊的脑子。

她侧过头睁眼,看着地上成片的叶子,恍了神。

她怎么在这样一片大山里?不是应该在医院么?

肚子好像不疼了,许嘉起身,环顾四周觉得有些熟悉。

远处一连串脚步声靠近,许嘉抬头,一阵风铺面过来,带着一阵汗味儿。

男人比她高了得有两个头,眼神干净清澈,轮廓分明利落,上山的路陡峭,他似乎是跑着上来的,喘的呼哧呼哧的。

一瞧见她,眼睛都亮了,像个憨憨似的开口就是一声:“你,你在这呢!”

一边急的似乎想要上前扶她,不过伸了伸手,终究没敢,有些扭捏的把大手在身上擦了两把又放下了。

许嘉不由盯着他,眼中热泪渐渐蓄起。

段秦天,她第一任丈夫。

他不是娶了许柔移民外国了么?

不对,他不是治好了傻病了么?怎么现在看着还是傻乎乎的?

而且眼前的秦天好年轻,满头乌发,一点也没有苍老的样子。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许嘉脑子里冒出来。

“秦天?是你么?”

“哎,媳妇?”

听见这一声媳妇,许嘉才没挺住,热泪满眶流了下来,扑进他怀里。

许嘉心里风云涌动,右手下意识的紧紧贴着肚子。

一切都是真的么?她真的重新回到了从前?

“呜呜……秦天,我好想你……”

这可把后面跟上来的人都给惊呆了。

这许嘉什么时候转性了?

以前不是一见到段傻子就骂人么,恨不得离得远远的。

这是让雷给劈了?

跟在后头的段秦天堂弟段豪上前头来,一把扯开了紧贴着的二人。

“先把事儿说了,我听人说你偷偷带着药来上山吃来了?”段豪拳头捏紧,为堂哥愤愤不平。

花那么多钱娶个媳妇图了个啥,天天作妖,怀着孩子还要千方百计打掉。

堂哥是傻子又不是早不知道,当初收钱嫁过来的时候怎么没说嫌弃,这女人简直坏的冒黑水了!

许嘉愣了两秒,面露迷茫,“什么药?”

这时候,跟着段豪一起上山来的许柔站了出来,她凑到许嘉身边,用一种劝说的语气开口道:“大姐,你千万不要糊涂了。段大哥对你多好我们大家都看见了,这个孩子可是段大哥亲骨肉,你就算……就算再不喜欢段大哥,也不能这么对孩子啊。”

“而且……而且那些药据说药力很强,你可别伤了身子。”

一派劝说的话不仅没浇灭段豪一腔怒火,反而更让他气的跺脚。

而许嘉望着周围盯着她的三人,这才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低头遮掩住了内心的波动,左手微微下移,摸到了裤兜里的那个凸起。

随即微微睁大眼睛,药还在这!

还好,她回到了没有吃下那颗药的时候!

她抬头看着许柔那张脸,不由得想到之前种种。

许柔是许嘉娘家的妹妹,就是她和母亲一起,像是吸血虫一样日日撺掇自己,先是撺掇自己为了钱嫁给段秦天,又撺掇自己把段秦天赚的钱都送回娘家去。

从前都是自己傻,如今,却是再也不会了。

“什么药?你们在说什么?我都听不懂,我是上山来捡些柴火啊。”

许嘉摸了摸肚子,“宝宝也好着呢,我很喜欢宝宝,柔柔你在说什么呢?”

段豪怒火哑了,发现许嘉眼神真挚没有半分心虚。

他反而开始虚了,刚刚听了村里婆娘说了一大堆屁话,又被许柔激了两句,一时气的没用脑子就跑来了。

许嘉不好好站着呢么!哪里像吃了药的?

许柔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许嘉虽然脸色苍白,腰也没站直,但肚里的孩子揣的稳稳当当的。

一点也不像吃了药的。

怎么会?许柔一时不察,漏出了一丝可惜之意。

许嘉将两人反应尽收眼底,弯唇笑了笑,伸出手牵着一只沉默的段秦天。

“秦天,帮我捡柴,好不好?”

“我刚刚不小心,都摔了一跤。”

段秦天被刚刚的场面镇住,这会儿低头看着许嘉牵他的手,有点害羞的摸了摸头,露出一个笑来。

一米九的大个儿笑起来,眼神单纯的让许嘉惊讶。

“好!”段秦天呼哧呼哧撸起袖子,拿起了下地干活儿的气势,帮许嘉把地上散落的柴全都捡起来了。

“嘉嘉!捡好啦回家!”段秦天背着一大捆柴火,但他却跟感觉不到重量似的,站在许嘉身边。

许嘉侧头轻飘飘看了一眼沉默的许柔,右手轻抚一下肚子,左手牵着段秦天,夫妻俩甜蜜下山去了。

段豪属实是没见过许嘉对段秦天这么好,摸了摸头更加疑惑了。

“出了奇了,许嘉咋跟以前不一样了。”说完也跟着下山去了。

唯独许柔,听完了段豪的话之后,如遭雷劈一半般,在半山腰上站了许久未动。


山下,段家一大家子住在一起,段秦天父母早早离世,因此段老爷子夫妻俩住在段老二家里,一直照顾段秦天到他娶媳妇,才跟着老大住着。

搬来搬去,其实也就几十步路的距离。

段秦天娶许嘉,几乎花光了段老二夫妻俩留下来的所有钱。

这些年秦天每年累死累活赚一点钱,她亲妈王秀荣就来掺和一脚,这些钱也都被曾经不懂事儿的她一毛不剩全都送回娘家去了。

几年过去,许家盖上了大屋子,许柔穿上了新衣服,还当上了镇上学校的小学老师。

许嘉回想这一切,心里一阵一阵的痛着。

她真的太傻了,为什么会把日子过成这个样子?还让秦天和她一起受这么多苦。

她低头看着平坦的小腹,心想,宝宝绝不能在这里出世。

现在也不算晚,她要想个法子赚钱,争取让孩子在更好的环境里出世。

土屋门口站着一对老夫妻,本来是严肃低沉的神情,在看见许嘉和段秦天甜甜蜜蜜一起下山之后,逐渐变得温和下来。

许嘉将变化收入眼底,心中苦涩。

爷爷奶奶终究还是希望她和秦天好好过日子的。最后逼着要她离开秦天,也不过是被她伤透了心。

想到这里,许嘉低头,轻柔的摸了一下肚子。

这一次,她不会辜负两位老人的心愿。

“爷,奶。”许嘉开口喊。

段秦天跟着喊,“爷!奶!”

“哎,行了知道你心疼媳妇,快回去吧,都晚饭时候了。”老太太斜眼看许嘉。

许嘉立即接话,“奶放心,这就回去了。我炒个菜蒸个蛋,我俩都补补身子。”

老太太一下子态度就软和下来,点头说好,拄着拐走了。

许嘉望着那边段豪匆匆跑到老太太跟前,低声说些什么。

一进院子,她就钻进了阴暗的厨房里,借着塞柴火的时候,顺手往锅炉里扔了个小黑丸子。

呼——

幸好,没吃下这颗药丸。

不过,为什么她觉得,许柔有点不对劲。

或许是前世她开了十几年的店,见了太多人,许嘉总觉得刚刚看见的许柔很不正常,尤其是她的眼神,跟前世这个时候的许柔也完全不一样。

许嘉刚想找个法子试一试许柔哪里不对劲,结果第二天,她自己就上门来了。

还带着两人亲娘王秀荣,比起许柔眉眼间间的淡淡哀愁,娘几乎是把苦闷两个字刻在了脸上。眼皮下垂,眼角朝下,几乎一天到晚都看不着她脸上带点笑。

娘嫁给许红水之后,前五年过得都是老黄牛一般的日子,在老许家穷的叮咣响的时候,接连生了两个女儿。

许嘉出生后,时常看见奶奶打娘,家里不仅没人帮忙,有时候连她也一起打。

后来她天天被奶奶灌输男人是天的思想,女人吃糠咽菜,也要让家里男人们出人头地,去城里读书。

多傻呢?

前世她遭了那么多苦,家里人有谁帮过一把么?二婚为了几百块钱,把她嫁给远近闻名的醉汉,真的是在为她好么?

她真傻啊,为这样的家人掏心掏肺几十年。

“大丫!你听娘说话了么?”

许嘉惊神,问:“什么?”

“我说,你弟跟朋友出去耍,人家看不起他脚上穿的皮布鞋,你看能不能给康康买一双鞋,我听人说红旗牌的鞋子就挺好,不然你带你妹去买了吧。”王秀荣说着,脸上愁苦更甚。

“啊?行,那娘你把钱给小柔吧,我去给康康挑鞋子。”许嘉低头给段秦天缝着开线的衣服。

王秀荣愣了,尴尬的低了低头,半晌说:“大丫,家里没钱,你弟弟不能叫人看不起啊,这鞋子你能不能先……”

下一刻,许嘉抬起头,眼眶红的要滴血一样。

“呜……娘啊,我也没办法啊,我也穷啊,我肚子里的娃饿的叫唤,我也没钱买点好的吃啊,昨天秦天他爷奶还问我咋不花钱买点鸡蛋补补身子,我……我硬是说我吃了啊。”

“秦天赚的钱我都给你们了,再掏钱,我跟秦天怕是没米下锅了。”

许嘉委屈的捏着针哭着,外头刚回来的段秦天听见媳妇哭泣声音,把锄头往地上一扔,跑进来就抱着许嘉轻声哄着。

段豪跟在后头进来,段老太太也踱着步子来了。

一时间小屋子里站了六个人,许嘉也不收功,反而改成了低声哽咽着哭,更显得委屈得不行。

“这是怎么了?”段老太太开口问。

王秀荣说不出话来,怎么说?当娘的来找出嫁的女儿要钱给儿子买鞋?她也知道这事儿丢脸,更是咬紧了牙关不说。

“没事儿,大丫怀着娃娃,好哭些了。”

许嘉抬头怯怯看一眼王秀荣,一头扎进段秦天怀里呜呜哭的更大声了。

许嘉从前就觉得妹妹许柔聪明,总是能轻易得到别人的善意帮助。后来才渐渐懂了她的机灵,用年轻人的话来说,叫合理的示弱。

既然许柔能因此得利,那她有为什么要一味地老实?

她不是死笨的人,她也能学啊。

段秦天抱着媳妇头发,气呼呼喊:“出去出去,坏人出去,不买鞋不买鞋!”

许嘉一顿,秦天竟然听到了?

买鞋?段豪是个朋友多的,十里八乡同龄人都玩得好稍微一想就知道了。

“哦我知道了,你是来喊我嫂子给你那个败家子儿许康买鞋子的吧?”段豪呸的一声,“就许康那个败家子还买什么鞋?他上个月不是穿了双新鞋么?五块钱一双呢!咋滴他啃鞋啊!一个月造一双鞋?”

许嘉不由在心里给段豪竖起大拇指。

这孩子戳人气管子真是快准狠。

许嘉从段秦天怀里抬起头,瞅了一眼王秀荣。

果然,气的浑身发抖又不敢回怼。

这就是她以前胆小又老实的样子么?太怯懦了。

她再也不要做那样的人了。

“姐夫放心,我娘不是来找姐姐要钱的,是我娘给姐姐做了双布鞋。”许柔站出来打圆场,从自己包里拿出来一双鞋子,送到许嘉手里。

她还非得站在段秦天跟许嘉中间,挤得段秦天后退好几步,无辜的睁眼看着媳妇。

许嘉接过鞋,心里想着对策。


许柔贴近许嘉耳边,低声说:“姐,别让咱娘难堪。”

许嘉愣了愣,随即装作懂了一样,点点头。

“是我的错,动不动就哭。”许嘉哽咽,眼泪顺势滑落,她又一吸鼻子,更显得委屈。

为了证明这鞋子是王秀荣给她做的,许嘉愣是挤出一个微笑来,搬来小凳子坐下,脱下了右脚上踩着的布鞋,就要穿上去。

许柔再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心里大骂许嘉是个蠢货。

许嘉看着小了足足一码的鞋子,眼中闪过一丝失望,随即茫然抬起头,迅速看了一眼王秀荣。

“娘?怎么小了这么多?”

王秀荣磕磕绊绊,下不来台。

“这……我拿错了,这是给二丫做的鞋子。”

许嘉脱下鞋子,做出一副不知道说啥的样子,把鞋塞进许柔怀里去了。

许柔也被许嘉这看着蠢但又很正常的行为弄得不知如何是好。

而且她还看不出来许嘉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总感觉大姐和以前蠢得感觉不一样了。

就好像以前是真蠢,而现在是装出来的。

布鞋还给了许柔,王秀荣只觉得自己脸上似乎被甩了几个巴掌,臊得慌,也不想留在这里叫段家人盯着看。

许柔却以要照顾怀孕的许嘉为理由留了下来。

姐妹俩从前就没有多深的感情,许柔一颗心想嫁城里去,一直就看不起老黄牛一样的大姐。

许嘉对她这种没良心的行为感到憎恶。

可惜面上暂时还不能表露出来,妹妹许柔到底目的是什么,她还不知道。许嘉打算先按兵不动等着看。

要是她敢闹出什么幺蛾子,自己是绝对不会蠢到等着上套了。

家里多了一个人,许嘉指了指厨房旁边的小房间,叫许柔去那里睡觉。

许柔睁大眼看着那阴暗的屋子,一脸的抵触。

“姐,我跟你睡吧。”

许嘉摇头,“不行,你姐夫不抱着我睡不着。”

似乎是听见了这话,段秦天跑过来抱着许嘉蹭一蹭,像只小狗一样,“抱着媳妇睡觉!”

“香!”

许嘉笑出声,亲昵的靠着段秦天。

一转头,许嘉看见了许柔盯着段秦天的眼神,脑海里冒出了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许嘉借口家里没盐跑去段老太太家里借点盐,实则是跑出去又从小路上绕回来,躲在院墙的缝隙里往里看。

果然许柔看她不在场,从怀里掏出一块手帕,跑到呼哧呼哧劈柴的段秦天身边,抬手刚要碰到段秦天额头。

他就跟弹簧似的,一把扔了斧子跳二米高。

好巧不巧,那斧子正倒在许柔脚边,实木做的斧柄敲在许柔脚背上,许嘉光是听着声音都觉得痛。

许柔捧着脚坐地上,又怕喊出痛惊了两边的人家,因此脸都憋红了。

她蹲地上一步步挪着往段秦天那边靠近,边挪还边喊着痛。

“姐夫……我好痛啊……”

段秦天一脸惊讶的站在一边,许柔靠近他一步,段秦天就后退一步。

“你别动!”

许柔全当听不见,还一个劲儿的撒娇扮弱,可惜他不知道,段秦天平日里看村里妇女跟丈夫打架,看多了也就知道一些道道儿了。

丈夫看漂亮姑娘,媳妇生气!丈夫摸漂亮姑娘,媳妇提棍子追着揍!丈夫亲了漂亮姑娘小嘴儿,媳妇提刀……追着砍!

段秦天后背一阵发凉,举起手捂着嘴巴,两步并一步跑了。

扔下砍了一半的柴搁院子里。

许嘉心里暖洋洋的,这秦天真的对她太好了。

许嘉迅速借了盐,刚出段老太太家门,没走两步,后头追上来一个满头大汗的傻子。

“媳妇不见了!奶奶家没有。”段秦天接过许嘉手里的盐,真是一点东西也不让许嘉拿。

许嘉拍拍乖丈夫头,“我呀,看村儿里小媳妇打男人去啦。”

“啧啧,男人看漂亮姑娘,让媳妇追了三条田埂,可惨啦。”

段秦天耸起肩膀,凑到许嘉耳边,乖乖表明衷心。

“我乖,不看不摸不亲嘴儿。”

许嘉噗呲一声笑出声,合着她嫁了个三不好男人呐。

再回去,许柔已经没有任何异常了,除了高高肿起来的脚背。

“脚怎么了?让石头给砸了?”许嘉装似不经意间问。

许柔慌乱点头,抬头去找段秦天,谁知大傻子一心想媳妇表示自己乖巧,已经早早蹲在锅炉口边上,磨拳霍霍准备点火做饭了。

许嘉确定了许柔目标是秦天,心里疑惑更大了。

前世许柔跟秦天在一起,是媒人介绍的,那时候许柔第一任丈夫是个喜欢打老婆的,许柔几经辗转离了婚,后来才跟秦天在一起了

可为什么这一世,这么早就贴着秦天了?

难道说……她也……

这想法让她心中震惊,可惜许柔表现出来的异常太少了,许嘉还不能确定,只能先警惕着。

反正她这次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一家人永远不分开。

别看秦天傻乎乎的,但在许嘉看来,可比那些个正常男人好太多了。一切以她的指令为准,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又疼媳妇又顾家,没有不良爱好。

可这道理,许嘉历经千辛万苦才知道。

天一亮,许嘉没顾及许柔起没起床,匆匆热了粥,夫妻喝完赶忙跟着段老太太一起走了。

说是秦天一个挺出息的远方亲戚今天娶媳妇,段老太太要许嘉带着秦天一起去,是因为那个新媳妇认得省医院的脑科医生。

段老太太一心惦记秦天能不能恢复正常,托人四处打听,这才找到这么一个关系。

请客在城里的国营饭店里,整整五桌酒席。

这时候不兴搞什么婚礼主持表演节目啥的,就找新郎新娘双方父母上台讲讲话,单位领导上台给个祝福就能开席。

可不知为啥,许嘉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新娘还是没出现。

安抚好秦天,叫他乖乖坐椅子上不动。

许嘉借着自己女人身份,挤到了新娘在的小屋子外头,伸耳朵听着。

这好日子,可别闹不开心。

“把我的化妆品毁成了这样,我还怎么化妆上台?我说了别碰我的化妆品,这都是我从深城花钱买回来的外国货!”

新娘子气的直哭,脸蛋上擦的白粉混合着眼泪,跟泥浆似的往下流,吓人得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