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霍太太她每天都在掉马甲

霍太太她每天都在掉马甲

栗子兔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岑家放养在乡下的小灾星岑曦回来了,众人皆以为此次归来,她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参加岑老爷子的葬礼,可谁知没多时律师便宣布了一条重磅消息,岑家亿万家产继承人——岑曦!全场哗然,当事人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主角:岑曦,霍斯衍   更新:2022-07-15 22:4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岑曦,霍斯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霍太太她每天都在掉马甲》,由网络作家“栗子兔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岑家放养在乡下的小灾星岑曦回来了,众人皆以为此次归来,她的目的不过就是为了参加岑老爷子的葬礼,可谁知没多时律师便宣布了一条重磅消息,岑家亿万家产继承人——岑曦!全场哗然,当事人也不由得愣在了原地……

《霍太太她每天都在掉马甲》精彩片段

岑家葬礼

岑家身为云城的三大豪门之一,岑老爷子的葬礼自然是权贵云集,云城能排的上号的家族都来人了。

嘈杂的会场内,一个身穿白色T恤女孩的出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来都的人都是非富即贵,那女孩虽然长得精致漂亮,可是身上那件白色T恤实在太廉价。那衣服甚至带着破洞,跟整个会场的大牌云集显得异常格格不入。

看她朝着主家的位置走去,有人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那是谁,怎么会坐在岑家人的位置上?”

“听说是一直被流放在外的岑家二小姐,岑老爷子临终前刚叫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我听说岑老爷子去世前可是说了,要求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宣布遗嘱,我看是为了这个回来的吧!”

……

女孩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一众宾客讨论的焦点,她眼神平静的平视前方,精致的小脸上带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冷漠。

她的目光一直集中在会场最中央的岑老爷子的遗照上,谁也不知道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岑家的最受宠的小闺女,岑然在看到岑曦这幅模样的时候,忍不住跟一旁的母亲抱怨。

“妈,你说这乡下丫头怎么回事?爷爷去世了,她就不伤心也得装哭两下吧,不然待会媒体拍到会怎么想呀?让她换衣服,她也不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岑家虐待她呢!”

岑家的少夫人叶氏在听到小女儿的抱怨之后,眉头也皱的紧紧的,她觉得小女儿说的有些道理。

对于岑曦这个乡下女儿,她根本就没什么感情,回来才一天就让她不高兴。

眼下这个节骨眼上她不适合动岑曦,她打算等葬礼结束将岑曦依旧送回乡下去,省的在这里丢了岑家的脸面。

叶氏抬眸看见丈夫出现,她小声的劝慰着小女儿,“然然乖,你爹地来了,先忍忍,大事为先!”

岑然再不满也没办法在公众场合表现出来,只能忍着气吞回去。

谁也没注意,一道凝视前方的岑曦突然微微的勾了勾唇角,轻笑了一下。

岑家人没跟她相处,不知道她听力好的惊人,声音虽小,她却听得一清二楚。

她这位母亲,果真不喜欢她!!

盯着岑老爷子的照片,她的眼眸之中出现了一丝微不可见的悲凉。

痛就一定要哭出来吗?

——

岑启山缓缓的走上台,他先是一长串的致辞,顺便感叹了一下岑老爷子的伟大,最后才宣布要当众宣布遗嘱。

在场不少人都事先知道这件事情,所以并没有什么惊讶之处。

岑老爷子膝下只有一双子女,不用想也知道这岑家的财产会是谁继承,只是众人不明白岑老爷子为什么要闹这么一处,仅仅只是为了走个过场吗?

岑老爷子生前最信任的律师当场将封存的遗嘱拆开,宣读了出来。

“本人岑长明经慎重考虑,决定将名下岑氏企业所有的股份和不动产以及瑞士银行现金存款5亿华夏币,全部交由孙女岑曦继承……”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在场一片哗然。

不仅是岑家人,连在场的宾客都愣了。

岑曦??

不就是那个从小被岑老爷子流放到乡下的灾星,岑家的二小姐吗?

怎么会?

岑家的财产怎么会由他继承,所有人都张大了嘴巴,满脸的惊骇。

唯独只有岑曦这个舆论的焦点,依旧一脸的淡然,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她的目光依旧锁定在大厅中央,岑老爷子的遗照上。

她轻启薄唇,声音微不可听。

“老头,你到底想干嘛?”

 


遗嘱宣布之后,岑家就乱套了。

岑启山第一时间表示了对遗嘱的怀疑,但是宣布遗嘱的是岑老爷子的御用律师张律师,而且他还拿出了岑老爷子生前的特意留下的视频作证。

并且,岑老爷子遗嘱之中注明了,若是岑家人对此提出异议,可以将岑家人直接除名,赶出岑家。

要知道岑家人现在可都是在岑氏企业当职,若是被赶出岑家,他们才算是真正的一无所知。

这下在场的来宾总算明白岑老爷子为什么要当众宣布了,这是要打岑启山一个措手不及呀。

都说岑老爷子是老狐狸了,果然厉害,临死之前还留这么一手。

只是为什么继承财产的是岑曦,她不是岑家的‘灾星’吗?

望着对面一脸淡定的姑娘,张律师第一次觉得自己看不懂一个人。

不过这些不重要,他的职业操守是完成雇主的使命。

他将遗嘱放在岑曦的面前,同时贴心的递上了一只笔。

“岑小姐,若是没有异议的话。请您在上面签字,等您签完字就能继承岑家的全部财产了。”

岑曦任由着张律师握着笔的手横在空中,愣是没有接过去。

她伸手指了遗书上一处内容,皱眉看着张律师,“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顾客的疑问,张律师准确的做了解答。

“岑小姐,这是你继承遗嘱的必备条件。岑老爷子已经跟霍老爷子达成协议,两家继承人将联姻,你们结婚那天就是这遗嘱生效之时。”

重磅炸弹就这么砸下来,在场的人都懵了!

霍少爷,那不就是霍斯衍。

三大家族之首的霍家,现在云城的首富,贵族之中的顶级贵族,庞大商业帝国的唯一继承人。

更让人惊讶的是岑曦的回答,她居然……

“不要!”

岑曦回答的干净利索,眼睛都不眨的拒绝了这份庞大的遗嘱。

弄得站在台上的张律师好不尴尬,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居然能在这么庞大的财产面前完全不为所动。

现在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岑老爷子会交代后面发生的事情,原来不是他昏了头,而是他老人家深谋远虑。

——

众人被岑曦的回答砸的晕头转向,她居然拒绝了霍斯衍。

这个云城所有女孩子都梦寐以求的对象,她怎么可以?

她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恰好霍斯衍今天也来了,众人秉着呼吸小心翼翼的朝着霍斯衍看去。

虽然吃霍家的瓜有风险,可是这么大的瓜,不吃实在难受。

男人坐在第一排的位置,穿着修身的黑色衬衫,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片冷白色的肌肤。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那张脸,俊俏立体的五官,如同精心雕刻出来一般魅惑众生。

还有那双深邃的眼眸,看似寡淡,实则冷到极致让人不敢对视。

所有人都等着这位霍家向来杀伐果决,毫不留情的继承人出手。

谁知,他脸上的表情依旧微变,只是淡淡的抬起眼眸朝着岑曦看去,便没有进一步动作。

四目相对,岑曦也猜出了他的身份。

不过,她没兴趣!

冷漠的双眸引起了霍斯衍的注意!

很好,这还是第一个跟他对视,还能毫无畏惧的人。

真是有趣,他倒要看看岑家老狐狸挑出来的这个继承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在强大的争议和舆论压迫下,张律师没办法只能将岑老爷子留下的另一份材料拿了出来,“岑小姐,这是岑老爷子留下的录音,他希望你听完再做决定!”

原本打算直接离开的岑曦伸手拿过耳机放在了耳朵里,听起了录音。

随着录音内容的播放,岑曦的眉头皱的越来越厉害。

最终,她摘下耳机,不悦的吐槽了一句。

“真麻烦!”

接着她便拿起了张律师刚才递过来的笔,在遗嘱上签上了字。

看到她签字的刹那,张律师默默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还是岑老爷子厉害,未卜先知。

签完字,岑曦被张律师带着离开交接遗嘱。

现场一片嘈杂,岑家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众人都在等着这场大戏的后续!

有人说:乡下来的孤女,怎么可能是岑家一群财狼的对手?岑曦这遗产就算到手,也是保不住!

立马有人出来反驳他:那也未必,若是那位出手,就另当别论了。

话落间,众人将目光缓缓的落到那个气场强大,让人不敢正视他的男人身上。

果然,一切都是未知数。


岑曦交接完遗嘱,来到客厅。

岑家大部分的人都坐在岑家的客厅里,见她进来,岑然第一率先开口,她毫不客气的冲着岑曦指责。

“乡巴佬,我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想要继承我们岑家的财产,你做梦!”

跟她同声一气的还有岑家最小的儿子,也就是岑曦的弟弟,岑诚。

他是岑家唯一的儿子,原本岑家的一切都要留给他的,现在全部落到了岑曦的头上,这让他怎么能接受?

他从一开始就看不起岑曦,觉得她就是一个没文化的乡下丫头,现在居然继承了岑家的财产这让他怎么受得了?

他直接找到了母亲叶氏,拉着她的手,抱怨道:“妈,你可不能让这灾星继承我们家的财产,你快点让她放弃,滚回乡下去!”

岑家人都知道岑曦是个灾星,就因为她是灾星,所以在小的时候才会被岑老爷子流放到乡下去。

她出事没多久,岑老夫人就去世了。法华寺那位主持说了,这是相克,命里带煞的灾星呢!

岑曦的母亲叶氏对于这个女儿也是半点感情都没有,她抬头眼神狠厉的朝着岑曦看去,毫不客气的指挥她。

“岑曦,你听到你弟弟说的没有?你现在立马找张律师,放弃岑家的财产,转交给你爸继承。我会让你爸给你点钱做补偿的,过两天你就回乡下去。”

岑曦平静的接受这一切,仿佛是一个旁观者一般。

在叶氏说完之后,她缓缓开口,声音清晰而平静。

“好!”

“只要你们有本事,尽管拿去!”

她回答的如此干脆,让在场的人都有些震惊。

她居然没有犹豫跟留恋?

所有人只听到岑曦的“好!”

对于她后面半句的冰冷的警告,完全不以为然。

毕竟在他们看来,若是连岑家人都拿不走的财产,更别说一个乡下丫头了。

反应最快,最高兴的还是岑然,她脸上洋溢的灿烂的笑容,满眼的得意。

“算你还识相!”

在岑然看来,岑曦不过是一个没文化甚至没读过书的乡下人,就算岑氏到她手上也留不住,还不如干脆的吐出来,省的他们动手。

说完之后,岑然又找到了叶氏,“妈,你还等什么,快点让张律师来。把字签了,省的夜长梦多。”

还没等叶氏找人,岑启山便从外头进来大声说道:“不行,这遗嘱不能改!”

听到他的话,岑然他们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她甚至不顾形象直接惊呼了起来。

“爸爸,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这乡巴佬继承岑家的财产?”

面对小女儿的质问,岑启山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他也不想,可是他也没有办法。

他侧头朝着一旁的岑曦看去,看她身上依旧是那件破洞的白T恤,他的眼神之中闪过一抹嫌弃之色。

“岑曦,你也累了一天了,上楼去休息吧!”

岑曦知道,岑启山这是故意让自己离开。

她没有犹豫,抬脚朝着楼上走去。

背身过去的那一刻,岑曦精致的如同洋娃娃一般的俏丽脸庞上多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少女明亮的双眸之中全是讥讽和不屑。

等人走远,叶氏才主动发问:“启山,为什么不让那丫头将财产转移到你的名下?”

因为嫌弃,叶氏甚至连女儿这样的称呼都不愿意给岑曦。

岑启山摇头的叹了叹气,满脸的无奈。

“爸的遗嘱之中明确写道,若是岑曦放弃继承,那岑家的财产将全部捐献给慈善机构。最重要的是霍斯衍已经答应了联姻,现在岑曦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

霍家他们得罪不起,而且他父亲的遗嘱也明确要求了。所以在岑启山看来,要想保住岑家财产,只能暂时让岑曦继承,再想别的办法拿回来。”

两个重磅消息砸下来,让岑家人一片震惊。

岑然不敢相信的瞪了了眼睛,她满脸惊骇的看着父亲,“爸爸,你在开玩笑对不对?霍斯衍怎么可能答应娶那个灾星……”

岑启山也知道小女儿一直对霍斯衍有意思,可眼下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然然,爸爸也无能为力!”

听到父亲的话,岑然跌坐在沙发上,脑子一片空白。

她根本不敢想象,短短一天内居然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

她原本唾手可得的庞大财产现在飞了,连她心仪多年的对象,也成了别人的未婚夫。

这一切都拜岑曦所赐!

她的双手不断的握紧,眼神里面出现了浓浓的戾气和愤怒。

岑曦我恨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