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唐初南厉辰铭

唐初南厉辰铭

唐初南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唐初南厉辰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厉辰铭唐初南,讲述了:厉辰铭跟唐初南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主角:厉辰铭唐初南   更新:2022-09-10 16: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厉辰铭唐初南的其他类型小说《唐初南厉辰铭》,由网络作家“唐初南”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初南厉辰铭》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是一本已完结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厉辰铭唐初南,讲述了:厉辰铭跟唐初南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唐初南厉辰铭》精彩片段

厉辰铭跟唐初南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

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

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

厉辰铭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男人这才稍微将她推开了一点,说:“我是唐初南表弟。”

厉辰铭一顿,认真的抬起头来看着男人,那张五官分明并且有几分眼熟的脸,让她瞬间就反应过来,这位是她前男友的那位高材生表弟。

陈律。

学医的,年纪轻轻就在a市最牛逼的医院混得风生水起。是乳腺方面的专家。

上回她胸疼,他就是她的主治医生。

只不过他给她检查的那天,戴着口罩,整个人显得异常冷漠。双手在她身上某个部位检查时,眼神半分波动都没有。

检查完,也没有跟她多浪费半个字的口舌,只碍于唐初南的情面,朝她点了点头。

他像是一尊大佛,无欲无求,让人只可远观。

厉辰铭本着对医生的敬畏之心,瞬间清醒了,站直身子说:“哦,你好。”

陈律扯扯领带,说:“我给唐初南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

厉辰铭如实道:“分手了。”

陈律的眉毛又几不可查的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片刻后他才慢条斯理说:“那我送你回去。”

厉辰铭觉得他这眼神有些意味深长,但一开始也没有多想。

直到车子停在她家楼下,他没有立刻开车门,让她回过味来。

但凡想避嫌的男人,送完人早就走了。

不走,就说明有点想法。

她余光打量了男人片刻,不得不承认,精英男跟普通富二代还是很有差别的,尤其是气质,陈律实在是太突出了,简直鹤立鸡群。

“陈医生。”厉辰铭突然开口道,“要上我家坐坐么?”

陈律闻声侧目看了她一眼,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厉辰铭笑了:“我看出来了,你想睡我。”

男人沉默了片刻,然后难得的笑了一声:“对,我想,你给不给?”

……

在厉辰铭输密码的时候,陈律就从她身后抱住了她。

他衣服上带进来的寒意让她有一瞬间的后悔,总觉得跟他沾上关系并非什么好事,可帅哥有一种魔力,能在一瞬间把人点燃,后悔很快就被她抛之脑后了。

陈律技术也很好,两个人其实也还算愉快。

厉辰铭在结束休息的时候想,陈律看着斯文禁欲,但是很有可能比浪荡公子哥唐初南会玩多了。对着一个陌生女人的身子,居然都能这么游刃有余。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律起身穿好了衣服。

才几分钟,她就已经想象不出他热情的模样了。

“陈医生?”

陈律说:“医院有事,走了。”

从她的角度看去,他背影显得有些疏离。

厉辰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开了口:“我没这样过,今天喝多了。”

“嗯。他应了声,“不过女人还是得爱惜自己,光靠美貌吸引人不是长久之计。”

厉辰铭怎么会不明白他的意思。

她美,陈律是有感觉,但也仅限于此了,除了睡一觉,不可能再有其他关系。

他这样的男人眼界高,身边围绕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不可能随便折在一个人身上。

……

陈律赶去医院做了一台小手术。

换下白大褂的时候,同事蒋楠铎凑过来说:“我刚刚在酒吧看见你了。”

陈律充耳不闻。

“看见你和你表嫂亲热的抱在一起,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身体里。”准确是厉辰铭亲他的下巴,陈律让她抱着没反抗。

他手上动作这才顿了顿,淡淡:“她喝醉了,没认出我,才对着我撒酒疯。”

“你们一起离开以后,对着那么个大美女,什么都没做么?”蒋楠铎又一拍脑袋,“也对,除了国外那位,你还能对谁生出心思啊,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你专一……”

陈律道:“我们睡了。”

蒋楠铎愣住了。

“倒贴送上门的,不用负责,何乐不为。”陈律没什么语气说,“而且,唐初南就是玩玩她,谁都清楚。”

厉辰铭在他们一票公子哥眼里就是玩具,也就她自己认为,她跟唐初南,是在认真恋爱。

第二天厉辰铭走路的时候,疼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醉后反应迟钝,好几回疼,她都没有阻止陈律。

厉辰铭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陈律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厉辰铭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陈律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厉辰铭,问陈律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厉辰铭竖起耳朵,可陈律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厉辰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陈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陈律身上逡巡。

陈律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晚上……”厉辰铭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陈律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是他的……

厉辰铭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陈律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陈律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不管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么一下他上药手法不对,厉辰铭疼的叫唤了一声。

陈律动作顿住,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厉辰铭自己都感觉到这声音有点太嗲了。连忙找话题说:“陈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厉辰铭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陈律在这儿上班。”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厉辰铭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厉辰铭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最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张喻笃定道。

厉辰铭想起刚刚在电梯里,陈律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陈律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厉辰铭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唐初南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厉辰铭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陈律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唐初南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厉辰铭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陈律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厉辰铭说:“陈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唐初南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唐初南外头的莺莺燕燕,那是数不胜数,何止一个。

但他再怎么说,也是陈律表哥。他自然不会在厉辰铭面前说唐初南的不好。

陈律只疏离的说:“他的私生活,我不太了解。”

厉辰铭沉默着不说话,也知道从他这里问不出什么,可心里头一旦有了猜测,就总是记着。张喻送她回家以后,就开始翻唐初南所有的社交平台。

结果关于唐初南本人的蛛丝马迹没翻着,倒是翻到了陈律的微博。

只能看见一条微博,五年前的,只有两个字。

渣女。

没带标点,也不知道指的是谁。

可光是平淡无波的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出浓浓的不甘,以及那种,压抑的痛苦。

陈律果然,也为女人要死要活过。

然后,才练就出现在这样,一个不过心的,高端玩家。

厉辰铭因为渣女两个字,发了会儿呆。

其实她跟陈律,很早就认识了。

五年前,她还在上大学,跟陈律一个学校。学校六级帮扶小组,就是他带的她,只不过他应该不记得她了。毕竟陈律连她名字都没有问过。每次见面就是讲题。

讲个十分钟核心内容,就走人。

倒是厉辰铭,暗恋过陈律一阵,做六级习题的时候,假装无意的说:“陈同学,我室友挺喜欢你,让我问问你喜欢什么样的。”

奈何陈律早就洞悉一切,淡淡的说:“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从那之后,她就不好意思再让他补习英语了,申请换了其他人。

后来听说,他有一个喜欢的姑娘,追了那姑娘挺久的,从高中一直到大二,追了几年。

不知道是不是陈律最近分手的这个。

……

只能说,网络上的东西即便再小心,也会留下蛛丝马迹。

厉辰铭最终还是发现唐初南跟其他女人的暧昧痕迹,是一个女网红发的一组照片,床上那张,哪怕没露出唐初南的脸,她也认出了那是唐初南。

唐初南无缝衔接没事,乱来也没有事,可她接受不了自己被绿。

厉辰铭当天就去找了唐初南。

唐初南看到她时,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对:“你怎么来了?”

厉辰铭往他身后的屋子里扫了眼,说:“你家里还有其他女人吧?”

唐初南道:“关你什么事?”

之前绿她不关她的事?

厉辰铭气得发抖,她是个好脾气,几乎不发火,所以唐初南也没有想到,她会抬手给自己一巴掌。

他懵了半晌,骂道:“你有病吧?”

“谁叫你劈腿。”

唐初南道脱口而出道:“拜托,你这不给碰的性子,还想让我为你守身如玉?我当时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价把你爸搞破产……”

话说到一半,他反应过来,顿住。

厉辰铭脸色惨白,“你说什么?”

可其实什么都不用说了,她早就猜出了个大概。当时她跟唐初南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他帮助自己破产跳楼的父亲治病,她感动得不行才跟了他,没想到这根本就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唐初南皱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认道:“当时不是喜欢你么,就用了点手段。不过,你知道了又能怎么办,报复我?整个a市还不是我家最大,谁能帮得了你?你整不了我。”

……

张喻看到厉辰铭的时候,她双手上都是血。

“你这从哪打仗回来呢?”她调侃了一句。

厉辰铭这是当时太生气了,抓着一块地面的大理石砖就往唐初南身上砸,后来又挠他,双手才染上了血。

“我想让唐初南进去。”

“进哪?”

厉辰铭说:“监-狱。”

张喻的表情瞬间严肃了起来,有点难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厉辰铭:“我知道,我要让他进去。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动了手脚,他肯定还做了很多违法的事,这种人渣不应该犯了错却相安无事。”

“但是你得弄清楚现实问题,唐初南的背景你能撼动么?他那群狐朋狗友谁不怕他。”张喻想了想,说,“唯一一个不怕他的陈律,还是他自己家的。”

厉辰铭想起了陈律那张脸,以及那天晚上被她环抱住的腰身,抿了下唇:“陈律不怕他么?”

“你话说反了,反而是唐初南从小就有些怵他这位表弟。陈律虽然是个医生,但他们陈家就他一个儿子,他很有话语权。”张喻顿一顿,又警惕的说,“但是你可千万别打他的主意,陈律会乐意帮你一个外人吗?”

厉辰铭这会儿哪里听得进去呢。

她就想报复唐初南,让他付出代价。

厉辰铭实在舍不得陈律这条线,表弟表弟,又不是真正一家人,越大的家族,亲情反而越单薄。而且她跟唐初南在一起这么久,也没见他经常跟陈律见面,他俩关系绝对是没有那么好的。

指不定吹吹枕边风,能起些作用。

厉辰铭是铁了心,要拿下陈律。



陈律长得很高,167的厉辰铭在他面前,足足矮了一个头多,他看她不得不垂眸,这一垂眸也就导致他眼神里多了几分冷冰冰的味道。

厉辰铭想,他要是不说话,那可真真是个冰美人。可是说话又是斯文多情的模样,这种反差感真的是太有吸引力了。

“陈医生,我是真的想你。”她抬头含情脉脉的看着他。

陈律嘴角微微挑起,捏着她下巴的手顺着她的背下滑,揽住她的腰,颇有暗示性的说:“是想我,还是想睡我?”

男女之间感情升温的最快方式,就是那档子事情了。

厉辰铭往他怀里靠,两个人看上去抱得密不可分,她说:“都想。”

她是个南方人,声音很柔,这会儿又是带了目的接近他的,像极了一朵虚伪的小白莲。

陈律明白她有所图,也许是想攀高枝,或者想要钱。不过他不介意有人这么热情的给他送一顿免费“午饭”,他有些心不在焉的问:“你喜欢哪个酒店?”

厉辰铭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得陪我的学生,今天恐怕没时间。”

陈律露出点惋惜神色,“那明天你来医院找我。”

“嗯。”厉辰铭应着,迟疑了一会儿,垫脚在他唇上亲了一下,“陈医生,我先走了,明天见。”

她这是算计好了的,今天有个学生,陈律什么也做不了。她得吊着他的胃口,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贵了。到时候她什么便宜都占不到。

陈律在她走后,脸色的惋惜神色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去了食堂。

蒋楠铎神色古怪道:“今天你看见厉辰铭没有?陪她学生来医院,那穿的,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怪带劲的。”

陈律瞥了他一眼。

“你跟她那次,从后面来应该感觉很不错吧?”

“忘了。”他慢条斯理的端着餐盘往餐桌上走,“下次我记一下,告诉你。”

蒋楠铎的脚步就停下来了:“你们还有下一次?”

陈律不言不语,没做解释。

“你该不会,对她上瘾吧?”蒋楠铎的眼神有点复杂。

陈律淡道:“跟她做感觉一般,但她那张脸,还算能看。“

“陈律我劝劝你,你跟她走得越近,跟国外那位就更加没可能了,你们多少年了,别赌气。”

陈律的声音冷了点:“她的男人恐怕更多。”

“你这,该不会是在报复国外那位吧?”蒋楠铎道,“她占有欲那么强,估计能被你气个半死。今天一大早,她还来找我聊天了,那能是为了找我么,分明是想打探你的消息。”

“分手是她提的,你认为她还会想着复合?”陈律没什么语气道。

蒋楠铎哑口无言,但是也不意外,毕竟那位之前可是被陈律给宠坏了,陈律是什么人呀,天之骄子一般的人物,还不是都能跪下来给她换鞋。

只不过,那位之前再怎么闹,也没有提过分手。

这次,是第一回。

……

厉辰铭第二天按时去了医院。

陈律在给人看病,她坐在他办公室外的长椅上,正对着门,他询问病人病情的时候,微微抬眼,余光就看见了她。

她穿着黑色连衣短裙,黑色将她整个人衬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闺秀的坐着,朝他腼腆的笑了一下。

说是腼腆,在她那张脸上却很欲。

过路来来往往的人都会看她两眼。

陈律内心,半点波动都没有。

说实话表现得尺度没有把握得很好,显得有些刻意,起码没能吸引到他,还不如那天喝醉酒撩拨人。

陈律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厉辰铭要是知道陈律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厉辰铭乖乖的在外边等着陈律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陈医生。”

陈律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厉辰铭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厉辰铭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陈律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厉辰铭心下一咯噔,没了陈律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唐初南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陈医生。”厉辰铭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陈律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厉辰铭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调情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陈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陈律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陈医生,一起下楼?”

陈律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陈律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

陈律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厉辰铭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陈律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厉辰铭这会儿要是被唐初南看见了,他或多或少会猜到点她的意图,肯定会阻止自己的。

陈律却半点紧张的神色都没有,似乎完全不在意被外头的人看见。

“陈医生。”她不得不恳求他。

陈律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发白的脸色,将她往下摁。

厉辰铭受不了这种亲密,被迫低低叫唤了一声。

他凑到她耳边跟她咬耳朵,语气清冷:“害怕他看见?”

她缩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跟前男友的表弟好,是什么感觉?”陈律在心里思索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况,“刺激?”

确实。

她到了好几次了。

“你说他要是看见了,该怎么办?兔子都不吃窝边草,你还来招惹他的表弟……”陈律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厉辰铭觉得他就是使坏,明明他伸手就能关上车窗,可是他就是不关,非逼得她手足无措的开口恳求。

外头的唐初南隐隐约约觉得声音有点熟悉,而后脸色微微一变。

下一刻,车窗彻底关上了。

“陈律,那女人我是不是认识?”唐初南开口问道,“听着有点耳熟。”

“嗯。”里头的人应了一句,却再也无话。

唐初南有些纳闷,却也没有偷窥的爱好,耸了耸肩,转身先进了陈律的住处。

车里,陈律的嘴被厉辰铭那双白嫩的手捂得死死的,她生怕他在刚刚就出卖了她。

男人的双眼清醒的很,半点欲望都看不见,根本不像在办事。

对陈律而言,这次的感觉显然也没有多棒,也不会有足够浓烈的快意让他惦记着下一次。

他顺了她的意,让她上车,不过是做完手术之后疲惫,想解解闷。

厉辰铭则是很累,整个人像是没骨头,靠在他胸膛一动不动。

“陈医生,这次我可不可以加你的微信?”她小口小口的喘着气。

陈律琢磨了一会儿,这次倒是没有拒绝,随手翻开二维码给她扫。

随即又觉得办事麻烦,到头来他还得把人给送回去。本来是为了解乏,为了送她开车来回,或许会让他更累,着实不划算。

陈律不太想再有下一次。

不过这回,他还是主动送她回了家,又很体贴的把准备好的避.孕药给她。

厉辰铭说:“谢谢。”

陈律颔首,很快就开着车走了。

厉辰铭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起点,有了微信,联系陈律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她没有想到,陈律会立刻去国外进行一个为期三个月的培训。

厉辰铭有些焦急,三个月的时间一过,什么暧.昧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陈律身边那种不缺女人的,绝对早就把她抛在脑后了。

事实证明,厉辰铭也没有想错。

陈律真的完全没有想起过她,她就像是待在他脑子的一个废弃角落里,他没再问津。

他这样的男人太吃香了,哪怕是在国外,也有不少女人爱约他。

给他培训的一个华人教授的女儿,天天下课,就会来找他,同为医学生,不懂的问题,都会来问他。

问到最后,尺度越来越大,最后光着身子问他生物相关的问题。

“陈医生,你觉得我这具身体怎么样?”

陈律倒是从容淡定,客观的分析道:“还不错。”

“那你有没有兴趣试试?”她笑了笑,说,“我房间正好有红酒,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女生大胆热烈,整个身子几乎都要贴到他身上来。

陈律倒是没主动挥开她,也没有主动,视线在她的起伏处扫过,淡淡道:“我不喜欢喝酒。”

“你这拒绝的态度可算不上强硬。”女生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了然的笑,“只有狠狠的把我推开,才算是拒绝。”

“像这样?”他伸手慢条斯理把她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女生的脸色难看,脸上隐隐有几分被拒绝的羞恼:“陈律,送上门的你也不要?”

陈律道:“你也得替你父亲的名声考虑考虑,没必要跟那些轻贱自己的女人一样。”

再者,像厉辰铭那样的,能偶尔图个乐,可眼前这位,一旦发生关系了,十有八九得结婚。

陈律可不打算就这么葬送自己的婚姻。

女生最后红着眼睛跑了。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女人倒是很快想通了,再次见面,她就是一副正义凌然的模样:“陈律,你说的对,我不该替我父亲抹黑,我想过了,既然我对你有好感,就该好好追求你。”

陈律挑了挑眉。

女生信誓旦旦:“我一定会追到你。”

这辈子追陈律的人很多,但没有人敢这么笃定的说一定会追到他,这让他还真来了几分兴趣,想知道她能坚持多久,又有什么本事。

他有些心不在焉的反问:是么?”

细细听去,他这两个字的语调其实带着几分引.诱和鼓励的意思。

玩弄美人计,女人们再厉害,又哪里比得过陈律呢。他是禁欲是纵欲,全看他自己有没有兴致。

女生热烈的像是一朵看得正盛的花,娇俏而又充满活力自信:“总有一天,你会求着睡我,求着我嫁给你。”

跟陈律一样,她也是学医出身,很快就做好了决定要跟他一起回国,教授听完女儿的决定以后,很是赞成。

“乐琪就交给你照顾了。”教授嘱咐道,又说,“不过,她在专业上也算有点水平,指不定能让你刮目相看。”

语气之中毫不掩饰自豪感。

陈律当下就明白了几分,苏乐琪恐怕在工作上,是真的有几分本事。

有本事的女人,当然能让人高看一眼。陈律也欣赏这种女人。

等到培训期结束,苏乐琪就跟着他一块飞回了国内。

……

厉辰铭知道陈律回国的事情,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

还是通过张喻,两个人吃饭的时候,她无意中提了一句:“那天出差回国,我在机场碰到陈律了。”

厉辰铭自己也是给陈律发过微信的,但她发的是一句“在不在”,并没有得到回复。

据说他们这类人,一般有事直接说事,是不会回答这些无聊的话题的。

厉辰铭其实不是舔狗,可是她太想让唐初南付出代价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父亲因为破产差点自杀成功,她就恨不得让唐初南去死。

她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到了周一,厉辰铭还是主动去找了陈律。

她在去陈律办公室的路上,碰到了蒋楠铎。

“来找陈律?”他直接说,“陈律这会儿在手术室里。”

“好的。”她感激的笑了笑。

“你怎么想着跟陈律的?你应该知道,光凭你跟唐初南处过,陈律就绝对不会给你女朋友的身份,他们两家不可能弄出兄弟抢一个女人的丑闻的。”蒋楠铎给她剖析现实问题,“陈律这人,很现实的,他就是玩玩你。”

厉辰铭没有吭声。

“他回来就没有去找过你吧?说明他现在连玩玩你都不想玩了。”蒋楠铎道。

厉辰铭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道女声响起:“陈律,你做手术的模样也太帅了,真想把你摁倒在床上。”

厉辰铭抬眼望去,就看见陈律身边站着个女人,长得高挑且身材火辣,两个人站的近,垂在身侧的手几乎要握在一起。

苏乐琪说:“那我给你打下手的模样呢,好看吗?”

认真的女人也很有吸引力,他漫不经心说:“很性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