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芙蓉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未了仙缘

未了仙缘

穆沉栩薛灵芸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直到师父带回来了个小师妹。小师妹娇憨可爱,来了不过一月,一下子吸引了凌霄峰众人的目光。而我,逐渐成了边缘人。我叫穆沉栩,是云生尊上唯一的徒弟,凌霄峰的大师姐,十五岁筑基的天才。

主角:穆沉栩薛灵芸   更新:2022-09-10 16: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沉栩薛灵芸的其他类型小说《未了仙缘》,由网络作家“穆沉栩薛灵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直到师父带回来了个小师妹。小师妹娇憨可爱,来了不过一月,一下子吸引了凌霄峰众人的目光。而我,逐渐成了边缘人。我叫穆沉栩,是云生尊上唯一的徒弟,凌霄峰的大师姐,十五岁筑基的天才。

《未了仙缘》精彩片段

那日师父历练带回来了个小姑娘,她裹着师父的白色长袍,执意牵着师父的手,而后师父纵容又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我看了他们相交的手,回神。

「师父回来了。」

穆云生愣了愣,然后对我道:「这是 阿芸,日后便是你的师妹。」

薛灵芸闻言脆生生地喊我师姐。

薛灵芸进山门那刻,我听见一道奇怪的声音。

「女配逆袭系统提示您,攻略清冷仙尊穆云生,进度百分之十,系统奖励 10 点,宿主可任意加在你需要的地方。」

「加在武力值吧,女主不是天才么,总不能我比她差吧。」薛灵芸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小师妹很讨人喜欢,整个凌霄峰不论男女都喜欢她。

自然也包括穆云生,我奉在神坛上的师父。

那日我收集山间新雪,为穆云生沏好了茶。

我知他素来爱我酿的酒,喝我沏的茶,多年来,我便也一直留着这个习惯。

云生殿内小师妹娇俏的声音很是灵动好听,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师父,你尝尝嘛,好吃的,天底下可没有比这更好吃的了。」

她拿着一块咬过的白色糕点朝穆云生嘴边喂去,穆云生拿着书,眉眼间带着淡淡的无奈,却并未阻止,那咬过半边的糕点几乎碰上了他的唇瓣。

「师父不爱吃甜的。」我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薛灵芸轻轻「噢」了一声,手却依旧不饶地举着,小声嘟囔:「真的很好吃,师父你尝尝。」

他最终还是耐不住薛灵芸,吃了那半块糕点。

我想说些什么,穆云生只淡淡看了我一眼。

「偶尔吃一块无妨。」

我于是不再说话,离开时,我听见门内娇俏的声音又响起。

「呜呜师姐的茶好苦,师父你怎么爱喝这种,难怪师父都不爱笑的,师父你笑笑,师父笑起来可好看了。」

然后便传来穆云生的声音:「别闹。」

话虽这样说,言语中却并没有责怪的意味。

我脚步一顿,似乎能想到说这话时薛灵芸的神态,整个人贴在穆云生的身上,手指胡乱摆弄着他的脸,而后我又听见了那道奇怪的声音。

「攻略穆云生进度百分之二十……」

或许是我平日不会做人,看不清旁人对我的积怨已久。

那日我进练功场,便听见众人的议论。

「大师姐平日严苛,非得要求别人和她一样,以为人人都有她这样的天赋。

「反正这修炼我是一天都练不下去了,谁爱练谁练吧。」

说话的人是 陆叙,我自小护着长大的师弟。

薛灵芸笑着安抚道:「师姐只是不懂我等平庸之辈的苦恼。」

说话的人是陆叙,我自小护着长大的师弟。

她嘿嘿一笑,陆叙被她吸引,两人脑袋几乎凑在一起。

「你想啊,这修仙的岁月无边无际,要是天天修炼那多没意思啊,我们自己给自己放几日假,想干吗就干吗,那多好啊,难不成你们修炼就是对着这些枯燥的功法嘛。」

周围 苦大仇深的人仿佛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围在一起嘀嘀咕咕。

他们一言一语地说着我平日的事情,说我平日不爱笑,看着让人发怵,说我平日严苛,比万兽山的母老虎还可怕……

我知道他们平日说我古板无趣,可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在他们眼里,如此可恶。



我冷着脸,看着人群躁动的模样,只淡淡对他道:「自己去思过崖领罚。」

我目光落在薛灵芸身上:「你们今日修炼的功法,落不到我身上,所以若是你们谁今日不想修炼,我也管不着。」

薛灵芸看着我,满脸倔强:「师姐,你不觉得你对陆叙过于严苛了吗?

「刚刚那么多人说话,你为何偏偏只罚陆叙,你不觉得你有失公允吗?」

「系统提示攻略人物陆叙好感度百分之二十。」

冰冷的声音响起,我骤然回身,看向陆叙。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然后开口问道:「师姐,为何只有我一人要去思过崖。」

我蓦然感觉到一阵无力。

「陆叙……」我抿了抿唇,不知如何开口。

于是我垂下眼睛:「你不想去,那就不去吧,日后我也不会管你了。」

我看向对面的人群,他们的目光或敬畏,或躲藏,还有暗藏的一些厌恶。

我轻易捕捉到他们的情绪,唯有陆叙,他满脸惊慌。

陆叙自入山门便一直由我照看,我教他修炼,带他打妖兽,他根基不稳初入筑基时,我甚至替他挨落下的天雷。

如今旁人不过为他说了几句话,便轻易获得了他的好感。

他急急忙忙上前,拉住我的手,声音依旧是往日的撒娇姿态。

「师姐,我错了。」

我甩开他的手,眼里的厌恶不加掩饰。又是这套,犯了错永远都是这套。

「你不是小孩子了。」

他怔愣了两秒,眼里的受伤一闪而过。

他在我的承欢殿外跪了一宿,薛灵芸就撑着伞陪了一宿。

见我开了门,陆叙站起身,想要靠过来,许是跪了太久,他脚步有些不稳,摔在我的跟前。

我往回退一步,皱了皱眉,他伸手拉住我的裙子,声音微弱又可怜。

「师姐,别不管我,我去 思过崖领过罚了,别不管我好不好。」

我扯回裙子,垂眼看着他。

薛灵芸扶住陆叙,开口带着控诉与指责:「大师姐,陆叙跪了一晚上,这么冷的天,他没有使用术法,修士虽身体强健,但是总归是会难受的,你修为这么高深,明明就知道他跪在外面,却不理不问,难道你就这么不近人情吗。」

此时那声音又响起。

「系统提示攻略人物陆叙好感度百分之三十。」

我看着她和陆叙,忽然觉得有些嘲讽。

我敬重的师父,自幼护着长大的师弟,都对这个来山门不足一月的姑娘青睐有加。

与她接触下来,我也逐渐摸清了一些事情,比如,薛灵芸不属于这片大陆,她绑定了一个女配逆袭系统,而他们口中的女主,便是我。

我精通各类修炼术法,可不精人情世故,不精猜测人心。

所以我不懂为什么朝夕相处的付出与情谊,比不过他们相处的短短一月。

人心难猜,那我便不猜了。

我看着陆叙:「日后别再来这一套了,也别再来找我了。」

陆叙眼里的光暗淡下来,昏迷过去,我转身离开。陆叙与我自幼一起长大,我一直拿他当成我的亲人来看,只是他着实让我伤心。旁人说我冷血无情也罢,严厉苛责也罢,可唯独陆叙说不得。

我对他那样好,他得了好,不记得也就罢了,可总要他明白,没人该对他这样好。



在天池修炼几日后,我还是决定离开,去山下历练。

我没有方向,就想到处走走。

顾青鲤眼巴巴地看着我,嘴里念念叨叨。

「哎,等你走了,就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了,我就是那井底之鱼,就是那路边的小野花,就是那孤家寡人,只能守着这一方小小的池子……我问老天爷,谁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鱼,老天爷说,当然是你,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可怜的小鱼儿了……」

我忽然有些不忍心,便开口问道:「那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顾青鲤眼睛一弯:「好嘞。」

等他从水里钻上来时,大大小小的包挂在他身上,配着他傻兮兮的笑,我不免有些担忧,这孩子看着就傻,没见过世面,指不定就被骗走了。

他挂着大大小小的包,然后一下子收进了储物戒指。

我登时瞪大眼睛,这储物戒指……

倒不是稀奇,只是很昂贵,不过我也并未多想,只当顾青鲤有什么机缘。

顾青鲤是个娇气的,怕疼怕累又怕热,一路来都是他嘀嘀咕咕的碎碎念。

「好热啊,我要变成小鱼干了。」

「好冷啊!我要变成冰冻鱼了……」

「好累啊,小月亮你带我飞好不好……」

「我真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鱼儿了,我对小月亮誓死追随,苍天可鉴,小月亮对我不闻不问,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我问老天爷,谁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鱼儿,老天爷说,当然是你啊……」

我板着脸看着他,得亏他不是我的师弟,不然这种懒蛋,得天天给我在思过崖待着。

他见我看着他,喜笑颜开凑到我身边:「呀!小月亮终于愿意正眼瞧我了。」

一路朝魔渊走去,遇见魔族数不胜数,我术法也逐渐长进,只差一个机缘,便隐隐有突破金丹的趋势。

只叹我以前狭隘,只顾修炼,却缺少了实战,如今下山,茅塞顿开,竟然觉得手里的剑越发得心应手,恍若与我整个人融为一体。

我与他在不知名的村子斩杀了个蝶妖,那蝶妖修为极低,便是普通修士也能轻易斩杀,可偏偏在这人类村庄里为非作歹数年,掠夺人的钱财,祸害好人家的姑娘。

村子里的人朝我跪谢,抹着眼泪诉说村子里近年的事,我却只觉得心酸。

没有修士庇佑,普通人对于坏心思的修道者来说,不过蝼蚁。

而这样的事情,却发生了在大大小小的村落小镇里。

我渐渐开始明白阿爹的用意,天元大陆需要修真者,普通百姓也同样需要。

每当遇见魔族妖兽时,顾青鲤就躲在我的身后,替我加油助威,声音挑衅又带着激动。



顾青鲤冷哼一声,小声嘟囔:「吃人的店,我去皇城住也要不了十颗灵石啊。」

店小二听罢也不恼:「小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和这位仙子甚是般配,一看就不是缺钱的……」

顾青鲤眉心舒展开来,店小二又开始乐呵呵推荐。

「我们这边有很多招牌菜,吃过的都说喜欢,小公子要不要来一份啊,舟车劳顿,小公子体力强健,可身边这位仙子到底是姑娘家,想必会感兴趣……」

我赶忙摇头:「我早已辟谷,不需要……」

可顾青鲤不知怎么,傻咧咧开口:「要,多少灵石?」

店小二眼睛一弯,伸出两根手指:「二十颗灵石……」

顾青鲤随手丢了个袋子:「给这位仙子准备。」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一来一往。

「民间的东西都这么贵啊。」回房间路上,我忍不住小声问了顾青鲤。

顾青鲤闻言满脸忿忿,又来了句:「他吃人,要不是周围没客栈,我早就走了。」

我皱眉道:「我可以睡在树上。」

顾青鲤皱眉:「我倒是可以随便往哪个小水洼一躺,但是你睡树上哪有床舒服。」

顾青鲤一进客栈,便快乐地钻进了浴桶里。

「哎呀,舒服,你是不知道这一路,我都快变成小鱼干了。」顾青鲤快乐地游了几圈,然后变成人形趴在浴桶旁看着我。

我数了数身上的灵石,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肉疼。

全身上下,一共三十五颗灵石,而今天顾青鲤便用去了三十颗。

不怪我穷,这做大师姐时,灵石都省下来给弟子买修炼心法了,哪有那么多闲钱。

顾青鲤见我一脸肉痛,表情十分慷慨大方。

「 小月亮,你是不是没钱?」他笑了笑,笑起来很是好看,又带着点得意。

「我有钱啊,我的钱随便你花。」

夜里店小二送来了他的店内的招牌菜,闻起来很香,我虽已经辟谷,可有时候也馋口腹之欲,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闻着挺香,这钱不亏!」顾青鲤起身,衣服上的水瞬间干透,恢复如初。

他笑着揭开盖子,然后表情骤变。

我察觉不对劲,凑过去看,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一盘清蒸鱼,一盘看起来很好吃的清蒸鱼。

顾青鲤眉毛跳动了下,然后表情委屈起来,默默钻回了浴桶。

他似乎很伤心的样子,存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我尝了尝,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鱼肉入口即化,好吃,好好吃。

浴桶传来噗通的水声,我转过头,看见顾青鲤幽怨的小眼神,他趴在浴桶边,失魂落魄,黯然伤神。

他说:「鱼鱼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鱼鱼。」

<section id="article-truck"></section>

我莫名有些愧疚,仿佛吃的不是鱼肉,而是顾青鲤。

想了许久,才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花了钱的,不吃浪费。」

顾青鲤滑下浴桶,声音呜咽:「那你吃吧,我不看了。」


5

许是怕夜里有魔族,镇上百姓一到夜里就关上了门,我们来后的第三天,镇上罕见地热闹了起来。

有魔族晃荡在街上,我打开窗子朝下看去,只觉得与白日大不相同。

今夜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人群恍若还有孩童的笑闹声,与热闹集市并无差别。

店小二敲响了房门,他提着一盏灯,只朝我们道:「今日是鬼节,迷花镇今日是他们的地方,仙子若是无事,夜里还是不要出门。」

我朝店小二点点头,拱手道谢。

待人离开,顾青鲤忽然从浴桶里钻了出来,他眼睛亮晶晶的。

「小月亮,我感应到今日魔渊有好东西,你要不要?」

他说得神秘,我不免有些好奇。

他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是个好东西。」



近日发生的事情让我心烦意乱,我想着陆叙,思绪被一阵带着笑意的声音打断,我下意识朝声音那边看去。

沈渊的声音懒洋洋的。

「偷喝了酒,我告诉你师父去。」

少女带着醉意的娇哼响起:「大师兄,求求你,别告诉我师父好不好……」

她抱着沈渊的腿,脸颊红红,我闻到了空气里桃花酒的香味。

「那你打算怎么贿赂我?」沈渊抱着剑,居高临下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人。

少女顿时手脚并用爬到他的身上,然后快速吻上了他的唇瓣。

「亲你一下好不好。」说完,她咯咯笑起来,然后睡了过去,只余下身体僵硬的沈渊。

「攻略人物沈渊好感度百分之二十……」

我听着这道声音,垂下眼睛,那种无力的感觉又上来了。

我皱了皱眉,他抱着怀里的人回身,与我的目光对上。

他身体僵硬,抱着的人摔在雪里,发出砰的撞击声。

「阿栩,你听我说,不是你看见的那样。」

我朝他摇摇头:「不用解释,我看见了。」

沈渊笑了笑,忽然道:「反正你也不在意是不是?」

我有些疑惑,而后道:「我知那是个意外。」

他抱起地上醉得一塌糊涂的人,走时看了我一眼:「阿栩,你对感情一事,总是这么不放在心上。」

我愣了愣,站在原地。

我躲在思过崖的山洞里,却没有修炼,我想到了沈渊。

他是凌霄峰的大师兄,又生了一副好皮囊,在凌霄峰外也是很受人追捧。

我们的婚约是三位尊长订下的,犹记得沈渊当时很是高兴,看着我道:「能与阿栩结成道侣,是我三生有幸。」

婚事订下那日他准备了很多糖,用光了他身上所有的灵石,见人便分了一块。

我记得那日沈渊笑着凑到我面前,将满满一袋的糖塞在我的怀里,声音是藏不住的欢喜:

「阿栩,过不了多久,我们就可以成亲了。」

那日少年与今日冷冰冰的沈渊重合,我便愈发觉得心烦意乱。

自那日后,我似乎和凌霄峰的人产生了淡淡的隔阂。

薛灵芸每日同他们一起打闹,笑声都传到了我的承欢殿,可我一来,他们又止住了笑,对我依旧恭敬,却又有哪里不同。

我去找了沈渊,给他带了几壶我酿的酒,到底是朋友,我下意识想修复我们之前的关系。

沈渊看着我的眉眼松动了下,表情依旧冷冷的,我皱着眉,分不清他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不喜欢吗?」我于是开口问。

「阿栩,你真的在意我吗?你除了修炼,你还会干别的事吗?」

我愣了愣,看着他的眉眼,觉得有些陌生。

近日绷紧的神经忽然断裂,我夺过他手里的酒壶,砸在地上。

「是,我除了修炼,一无是处。」

沈渊愣了愣,似是没料到我的动作,我转身离开,甩开了他拉住我的手。

这样的情绪一直持续到了比试那天,那日薛灵芸展现了惊人的实力。

筑基初期的她打败了金丹中期的我,比试时,我又听见了那奇怪的声音。

「宿主积分是否兑换……」

「是。」

下一秒,我就被她的掌风拍得摔在地上,必赢的局面在话音落下时扭转,我听见台下弟子的欢呼,喊着阿芸的名字。

我站起身,胸口染上鲜血,像落了一朵朵红梅,我眼中那些人的样子开始重叠,耳边只听见众人的夸张和惊呼。

「小小年纪便已经突破了筑基后期,甚至打败金丹期的修士, 天元大陆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天赋异禀的人。」

他们夸着她,如同当年夸我一般。

而台下的人,喊着阿芸的名字,宛若最忠诚的信徒。

她突破了,在雷劫打下的瞬间,白衣仙人从天而降,将她揽在怀里,天雷落下得愈发厉害,落在他身上,他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系统提示攻略人物穆云生好感度百分之四十五……」

嗯,那是我最敬重的师父,是告诉我,修道之人,不为长生,万事从善的人。

民间万魔作乱,他说修仙者是为除魔卫道而生。

看着这一桩桩一件件,我忽然间明白了沈渊的话,我除了会修炼,真是一无是处。

所以落到今日,我才知,我是那样地让人讨厌。

我觉得不甘,自踏上修道那日起,穆云生便教我。

「修道者需勤勉,一个脚步一个脚步走得踏实,打稳了根基,方能成为强者,守护想守护的东西。」

于是我日日夜夜不断修炼,不曾懈怠,可都抵不过她通过别人的喜欢,便轻而易举获得的一切。

我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样。

雷劫一过,穆云生瘫软在地,薛灵芸扶着穆云生,抬头看着我,眼眶泛红。

「师姐,我……」

我取下腰间玉牌,递给她。

「你赢了,这师姐,由你来做。」

凌霄峰素来如此,能者居之。

台下弟子议论纷纷,然后不知谁带头一窝蜂地围住薛灵芸,似挑衅一般,声音清脆洪亮。

「阿芸师姐……」

那日过后,穆云生来找过我,他唇色依旧苍白,想来雷劫威力不小。

我看着他,讷讷喊了一声师父。

他目光澄净,落在我的身上:「你师妹,虽有几分天赋,但在修炼上不如你踏实,论实力她不如你,不知用了什么方式赢了,她小孩心性,好胜心强,说到底是我管教无方,阿栩要怪,就怪师父。」

我看着他,忽然道:「师父,若是旁人,师父是否也会这般包庇?」

他愣了愣,然后摇头:「不会。」

我顿时明了他的心意,然后道:「我明白了。」

他继续道:「今日之事我看在眼里,我会对她加以训诫,她性子爱玩爱闹,并不适合管教弟子。师父今日来只是问你一句,那些外门弟子,你若还愿意教,那这师姐还是由你来做;若你不愿意,那便随你心意。」

我眼睛一红,却没有眼泪,只是满不在乎地朝他笑了笑。

「师父,你之前说有多大能力,便要承担多大责任,我来修炼,便是为了除魔卫道,保护无辜百姓,留在这教他们,太委屈了。」

穆云生变了,至少以前在我眼里公正无私、怜悯草木众生的师父,他也会包庇他想包庇的人。

沈渊也来找过我,他敲响我的门,将手里的药瓶放在我的门前。

我看着他,开口:「解除婚约吧。」

他一愣,气氛似乎冷了几个度。

「为什么?」这话似乎是咬着牙说的。

我看见他眼眶渐渐泛红,只道:「我与你的道不同。」

我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然后朝他笑笑:「我的道里,情爱最是不值一提。」

我被师父领进门前,曾是一个小仙门的掌门独女,我至今记得那个仙门的名字。

望月宗,因为那里,可以看见最皎洁的月,那里没有冬天。

望月宗很小,宗门里的人也不多,常年护着山下百姓。

我爹我娘也很恩爱,从未闹过红脸。

可我爹平庸,人活了上百岁,也不过金丹修为。

他常常和我说修炼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可他不能放弃,因为山下百姓需要望月宗,天元大陆需要能修炼的修士。

可我不懂,我每日跟着师兄师姐们修炼,朝他们撒娇,怕疼得很,不爱修炼,也不爱上课。

直到那日,从魔界跑来几只异兽,屠了整个村子,灭了我满门。

那时候我师兄骗我,说要和我捉迷藏,我藏在山后的天池里,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回到宗门,便只剩下满地残骸,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有。

我一直跪在宗门口哭,哭了三天三夜。

穆云生便是那个时候出现的,他问:「你要不要拜我为师。」

我哭着磕头,我忘了当时的场景,只记得他悲悯的眉眼,以及,他牵住我手时说的话。

「修道者之心,不可被仇恨覆盖,万事向善,除魔卫道,保护苍生。」

我想到薛灵芸和系统说的话,他们说我是女主,寥寥数语便概括了我的半生,满门被灭,与三位仙君纠缠半世。

好像主角不受点磋磨,便不能称为主角。

可如果可以,我不想做女主,我只想要他们活着。

我看着沈渊,笑了笑:「他们都说我严苛,没有人情味,一心只想着修炼。

「可是你知道吗?山下每天都有人死于魔族利爪之下,他们甚至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普通人想修道,真的太难太难了。

「日后这些弟子,便交给你了,他们资质平庸,若有朝一日碰见魔族,我希望他们可以自保。」

沈渊拉着我的手:「阿栩,我可以和你一起……」

我退还他送我的项链,那象征姻缘的红光闪了一闪,而后熄灭。

沈渊眼里的光也灭了。

薛灵芸赢了我的那刻,沈渊对她的好感值达到了百分之五十。

他素来爱强者,我知道,诚如我所说,我与他的道心不同。



我离开凌霄峰,只同穆云生告别了。

早年我便一直想去山下历练,只是大师姐的担子压着,叫我出门,对他们总是放不下。

他看着我没说什么,只叮嘱了两句。

他对我素来话少,我离开那日,他却罕见地说起了我刚来时候的事情。

我看不懂书,常常来闹他,他也是手把手地教。

可是不知从何时起,我再也没有闹过他了,就算自己不懂,也会想办法自己琢磨,他这个师父的用处,好像越来越少了。

我垂下眼睛,缓慢地眨了两下,心脏骤然一紧。

「你太听话,也不爱表达,所以受了委屈,总是不说。」穆云生垂下眼睛,「师父每次看见阿芸,就像看见了刚入山门的你」他话顿住,又道,「师父就在这,等你回来。」

我下山第一件事,便是回望月宗。

望月宗被草木覆盖,不仔细找,已经找不到了,山门被绿色藤蔓覆盖,显得无比荒凉。

这曾经是我的家,如今天大地大,无处可去时,第一个想到的地方便是这里。

后山的天池还在,我整个人没入水里,忍不住红了眼眶,多日来不知名的委屈倾泻而出。

我想到穆云生,想到沈渊和陆叙,甚至想到那些师弟,心脏传来针扎般的痛意。

忽地,一个有些不知所措的嗓音响起。

「你,你别哭了……」

我睁开眼睛,和贴在我鼻尖的青色小鲤鱼大眼瞪小眼。

小鲤鱼摆了摆尾巴。

「你好呀!」

小鲤鱼是个修炼几万年的灵兽。

他摆摆尾巴,然后我面前便出现了一个青衣少年。

唇红齿白,眉间一点红痣,很是好看,他眉骨落下的水珠滑过他的唇瓣。

我忽然间明白了民间那句,食色,性也。

他眼睛弯弯,将我抱上了岸。

「小月亮,你回来啦。」

这个熟悉的称呼叫我一愣,已经许多年未有人这样叫我了。

自从去了凌霄峰,得了穆云生赐名,就再也没有人叫过我月亮了。

少年眉头一皱,然后轻轻哼了一声。

「你小时候可喜欢我了。」他又变回了小鲤鱼的模样,在水里翻滚两圈,模样煞是可爱,「你说我是这里最英俊的 小鱼儿。」

这话叫我勾起了一丝回忆,彼时我还是望月宗最小的师妹。

我不爱修炼,每次趁人不注意便跑到后山的天池玩,于是乎,我学会的第一个术法,便是避水术。

天池内不知是何缘由,灵气充沛,不过这在修真界不足为奇,里面的小鱼也多多少少开了灵识,不过像他这样开口说话的,还是第一次。

天池里的小鱼对我都很好,我已经记不清他是哪只了,只是隐隐约约有点印象。

小时候有个小鱼儿对我格外殷勤,我每次来他都会挤走其他小鱼儿,然后冲我摆尾巴,可是他不会说话,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这只。

他也不在意,得意洋洋地说自己是整个池子里最厉害的小鱼儿,整个池子里,只有自己修炼成了人形。

他又变成了人形,弯起眼睛,贴着和我坐一起,很是殷勤。

「小月亮,一下子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

他身上没有鱼腥味,反而带着池子边长的白残花的淡淡香气。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落在我的脸上,我忍不住皱眉,他却倏然笑了,唇红齿白,宛若漫山遍野山花烂漫。

「小月亮,我叫顾青鲤。」



在天池修炼几日后,我还是决定离开,去山下历练。

我没有方向,就想到处走走。

顾青鲤眼巴巴地看着我,嘴里念念叨叨。

「哎,等你走了,就再也没有人和我说话了,我就是那井底之鱼,就是那路边的小野花,就是那孤家寡人,只能守着这一方小小的池子……我问老天爷,谁是这世界上最可怜的鱼,老天爷说,当然是你,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可怜的小鱼儿了……」

我忽然有些不忍心,便开口问道:「那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顾青鲤眼睛一弯:「好嘞。」

等他从水里钻上来时,大大小小的包挂在他身上,配着他傻兮兮的笑,我不免有些担忧,这孩子看着就傻,没见过世面,指不定就被骗走了。

他挂着大大小小的包,然后一下子收进了储物戒指。

我登时瞪大眼睛,这储物戒指……

倒不是稀奇,只是很昂贵,不过我也并未多想,只当顾青鲤有什么机缘。

顾青鲤是个娇气的,怕疼怕累又怕热,一路来都是他嘀嘀咕咕的碎碎念。

「好热啊,我要变成小鱼干了。」

「好冷啊!我要变成冰冻鱼了……」

「好累啊,小月亮你带我飞好不好……」

「我真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鱼儿了,我对小月亮誓死追随,苍天可鉴,小月亮对我不闻不问,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我问老天爷,谁是天底下最可怜的小鱼儿,老天爷说,当然是你啊……」

我板着脸看着他,得亏他不是我的师弟,不然这种懒蛋,得天天给我在思过崖待着。

他见我看着他,喜笑颜开凑到我身边:「呀!小月亮终于愿意正眼瞧我了。」

一路朝魔渊走去,遇见魔族数不胜数,我术法也逐渐长进,只差一个机缘,便隐隐有突破金丹的趋势。

只叹我以前狭隘,只顾修炼,却缺少了实战,如今下山,茅塞顿开,竟然觉得手里的剑越发得心应手,恍若与我整个人融为一体。

我与他在不知名的村子斩杀了个蝶妖,那蝶妖修为极低,便是普通修士也能轻易斩杀,可偏偏在这人类村庄里为非作歹数年,掠夺人的钱财,祸害好人家的姑娘。

村子里的人朝我跪谢,抹着眼泪诉说村子里近年的事,我却只觉得心酸。

没有修士庇佑,普通人对于坏心思的修道者来说,不过蝼蚁。

而这样的事情,却发生了在大大小小的村落小镇里。

我渐渐开始明白阿爹的用意,天元大陆需要修真者,普通百姓也同样需要。

每当遇见魔族妖兽时,顾青鲤就躲在我的身后,替我加油助威,声音挑衅又带着激动。

「小月亮,打他……」

「小月亮,揍他……」

「小月亮,他好菜……」

半年后,我们到达临近 魔渊的一个小镇,镇子里诡异地安静,偶尔有妖兽从街头窜过。

我和顾青鲤找了家客栈,人很少,店小二蔫蔫睡在椅子上,见到我们瞬间精神起来。

当他口中吐出一个晚上十颗灵石时,我转身就走,只觉得人间物价飞涨。

顾青鲤拉住我,丢了十颗灵石,模样阔气:「开一间房。」

店小二一边拿出钥匙,一边笑呵呵解释:「这位仙子啊,这边靠近魔域,方圆百里,可就我一家做生意的,十颗灵石不贵了。」

顾青鲤冷哼一声,小声嘟囔:「吃人的店,我去皇城住也要不了十颗灵石啊。」

店小二听罢也不恼:「小公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和这位仙子甚是般配,一看就不是缺钱的……」

顾青鲤眉心舒展开来,店小二又开始乐呵呵推荐。

「我们这边有很多招牌菜,吃过的都说喜欢,小公子要不要来一份啊,舟车劳顿,小公子体力强健,可身边这位仙子到底是姑娘家,想必会感兴趣……」

我赶忙摇头:「我早已辟谷,不需要……」

可顾青鲤不知怎么,傻咧咧开口:「要,多少灵石?」

店小二眼睛一弯,伸出两根手指:「二十颗灵石……」

顾青鲤随手丢了个袋子:「给这位仙子准备。」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一来一往。

「民间的东西都这么贵啊。」回房间路上,我忍不住小声问了顾青鲤。

顾青鲤闻言满脸忿忿,又来了句:「他吃人,要不是周围没客栈,我早就走了。」

我皱眉道:「我可以睡在树上。」

顾青鲤皱眉:「我倒是可以随便往哪个小水洼一躺,但是你睡树上哪有床舒服。」

顾青鲤一进客栈,便快乐地钻进了浴桶里。

「哎呀,舒服,你是不知道这一路,我都快变成小鱼干了。」顾青鲤快乐地游了几圈,然后变成人形趴在浴桶旁看着我。

我数了数身上的灵石,平生第一次感觉到了肉疼。

全身上下,一共三十五颗灵石,而今天顾青鲤便用去了三十颗。

不怪我穷,这做大师姐时,灵石都省下来给弟子买修炼心法了,哪有那么多闲钱。

顾青鲤见我一脸肉痛,表情十分慷慨大方。

「 小月亮,你是不是没钱?」他笑了笑,笑起来很是好看,又带着点得意。

「我有钱啊,我的钱随便你花。」

夜里店小二送来了他的店内的招牌菜,闻起来很香,我虽已经辟谷,可有时候也馋口腹之欲,不过很少有人知道罢了。

「闻着挺香,这钱不亏!」顾青鲤起身,衣服上的水瞬间干透,恢复如初。

他笑着揭开盖子,然后表情骤变。

我察觉不对劲,凑过去看,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一盘清蒸鱼,一盘看起来很好吃的清蒸鱼。

顾青鲤眉毛跳动了下,然后表情委屈起来,默默钻回了浴桶。

他似乎很伤心的样子,存着不能浪费的原则,我尝了尝,于是一发不可收拾。

鱼肉入口即化,好吃,好好吃。

浴桶传来噗通的水声,我转过头,看见顾青鲤幽怨的小眼神,他趴在浴桶边,失魂落魄,黯然伤神。

他说:「鱼鱼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鱼鱼。」

我莫名有些愧疚,仿佛吃的不是鱼肉,而是顾青鲤。

想了许久,才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花了钱的,不吃浪费。」

顾青鲤滑下浴桶,声音呜咽:「那你吃吧,我不看了。」




直到师父带回来了个小师妹。

小师妹娇憨可爱,来了不过一月,一下子吸引了凌霄峰众人的目光。

而我,逐渐成了边缘人。

我叫穆沉栩,是云生尊上唯一的徒弟,凌霄峰的大师姐,十五岁筑基的天才。

那日师父历练带回来了个小姑娘,她裹着师父的白色长袍,执意牵着师父的手,而后师父纵容又无奈地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我看了他们相交的手,回神。

「师父回来了。」

穆云生愣了愣,然后对我道:「这是 阿芸,日后便是你的师妹。」

薛灵芸闻言脆生生地喊我师姐。

薛灵芸进山门那刻,我听见一道奇怪的声音。

「女配逆袭系统提示您,攻略清冷仙尊穆云生,进度百分之十,系统奖励 10 点,宿主可任意加在你需要的地方。」

「加在武力值吧,女主不是天才么,总不能我比她差吧。」薛灵芸脆生生的声音响起。

小师妹很讨人喜欢,整个凌霄峰不论男女都喜欢她。

自然也包括穆云生,我奉在神坛上的师父。

那日我收集山间新雪,为穆云生沏好了茶。

我知他素来爱我酿的酒,喝我沏的茶,多年来,我便也一直留着这个习惯。

云生殿内小师妹娇俏的声音很是灵动好听,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

「师父,你尝尝嘛,好吃的,天底下可没有比这更好吃的了。」

她拿着一块咬过的白色糕点朝穆云生嘴边喂去,穆云生拿着书,眉眼间带着淡淡的无奈,却并未阻止,那咬过半边的糕点几乎碰上了他的唇瓣。

「师父不爱吃甜的。」我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薛灵芸轻轻「噢」了一声,手却依旧不饶地举着,小声嘟囔:「真的很好吃,师父你尝尝。」

他最终还是耐不住薛灵芸,吃了那半块糕点。

我想说些什么,穆云生只淡淡看了我一眼。

「偶尔吃一块无妨。」

我于是不再说话,离开时,我听见门内娇俏的声音又响起。

「呜呜师姐的茶好苦,师父你怎么爱喝这种,难怪师父都不爱笑的,师父你笑笑,师父笑起来可好看了。」

然后便传来穆云生的声音:「别闹。」

话虽这样说,言语中却并没有责怪的意味。

我脚步一顿,似乎能想到说这话时薛灵芸的神态,整个人贴在穆云生的身上,手指胡乱摆弄着他的脸,而后我又听见了那道奇怪的声音。

「攻略穆云生进度百分之二十……」

或许是我平日不会做人,看不清旁人对我的积怨已久。

那日我进练功场,便听见众人的议论。

「大师姐平日严苛,非得要求别人和她一样,以为人人都有她这样的天赋。

「反正这修炼我是一天都练不下去了,谁爱练谁练吧。」

说话的人是 陆叙,我自小护着长大的师弟。

薛灵芸笑着安抚道:「师姐只是不懂我等平庸之辈的苦恼。」

说话的人是陆叙,我自小护着长大的师弟。

她嘿嘿一笑,陆叙被她吸引,两人脑袋几乎凑在一起。

「你想啊,这修仙的岁月无边无际,要是天天修炼那多没意思啊,我们自己给自己放几日假,想干吗就干吗,那多好啊,难不成你们修炼就是对着这些枯燥的功法嘛。」

周围 苦大仇深的人仿佛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围在一起嘀嘀咕咕。

他们一言一语地说着我平日的事情,说我平日不爱笑,看着让人发怵,说我平日严苛,比万兽山的母老虎还可怕……

我知道他们平日说我古板无趣,可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我在他们眼里,如此可恶。

我忽然觉得心寒,看向陆叙,对他们道:「凡人修仙需踏过 鬼门山,摄魂阵,锁妖塔,还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块阶梯,才有万分之一困难得到这个机会。」想了想,我又道,「修仙岁月的确漫长,但修仙就是为了长生,那才是最没意思的事。」

陆叙看着我,讷讷息了声,小声道了句:「师姐。」

我冷着脸,看着人群躁动的模样,只淡淡对他道:「自己去思过崖领罚。」

我目光落在薛灵芸身上:「你们今日修炼的功法,落不到我身上,所以若是你们谁今日不想修炼,我也管不着。」

薛灵芸看着我,满脸倔强:「师姐,你不觉得你对陆叙过于严苛了吗?

「刚刚那么多人说话,你为何偏偏只罚陆叙,你不觉得你有失公允吗?」

「系统提示攻略人物陆叙好感度百分之二十。」

冰冷的声音响起,我骤然回身,看向陆叙。

他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然后开口问道:「师姐,为何只有我一人要去思过崖。」

我蓦然感觉到一阵无力。

「陆叙……」我抿了抿唇,不知如何开口。

于是我垂下眼睛:「你不想去,那就不去吧,日后我也不会管你了。」

我看向对面的人群,他们的目光或敬畏,或躲藏,还有暗藏的一些厌恶。

我轻易捕捉到他们的情绪,唯有陆叙,他满脸惊慌。

陆叙自入山门便一直由我照看,我教他修炼,带他打妖兽,他根基不稳初入筑基时,我甚至替他挨落下的天雷。

如今旁人不过为他说了几句话,便轻易获得了他的好感。

他急急忙忙上前,拉住我的手,声音依旧是往日的撒娇姿态。

「师姐,我错了。」

我甩开他的手,眼里的厌恶不加掩饰。又是这套,犯了错永远都是这套。

「你不是小孩子了。」

他怔愣了两秒,眼里的受伤一闪而过。

他在我的承欢殿外跪了一宿,薛灵芸就撑着伞陪了一宿。

见我开了门,陆叙站起身,想要靠过来,许是跪了太久,他脚步有些不稳,摔在我的跟前。

我往回退一步,皱了皱眉,他伸手拉住我的裙子,声音微弱又可怜。

「师姐,别不管我,我去 思过崖领过罚了,别不管我好不好。」

我扯回裙子,垂眼看着他。

薛灵芸扶住陆叙,开口带着控诉与指责:「大师姐,陆叙跪了一晚上,这么冷的天,他没有使用术法,修士虽身体强健,但是总归是会难受的,你修为这么高深,明明就知道他跪在外面,却不理不问,难道你就这么不近人情吗。」

此时那声音又响起。

「系统提示攻略人物陆叙好感度百分之三十。」

我看着她和陆叙,忽然觉得有些嘲讽。

我敬重的师父,自幼护着长大的师弟,都对这个来山门不足一月的姑娘青睐有加。

与她接触下来,我也逐渐摸清了一些事情,比如,薛灵芸不属于这片大陆,她绑定了一个女配逆袭系统,而他们口中的女主,便是我。

我精通各类修炼术法,可不精人情世故,不精猜测人心。

所以我不懂为什么朝夕相处的付出与情谊,比不过他们相处的短短一月。

人心难猜,那我便不猜了。

我看着陆叙:「日后别再来这一套了,也别再来找我了。」

陆叙眼里的光暗淡下来,昏迷过去,我转身离开。陆叙与我自幼一起长大,我一直拿他当成我的亲人来看,只是他着实让我伤心。旁人说我冷血无情也罢,严厉苛责也罢,可唯独陆叙说不得。

我对他那样好,他得了好,不记得也就罢了,可总要他明白,没人该对他这样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